“……”

“太空梭那邊怎麼那麼多人?”

齊格正和機器人討論着如何逃跑避難之類事情的時候,遠處走過來了一高一矮兩個女生。

穿白衣服的女大學生名叫韓依諾,個子較高,長着白白淨淨,扎着兩隻小辮,穿黃衣服的那位名叫劉昕,個子較矮,一頭短髮也顯得很精神。

這兩個女生前天晚上來過遊樂區,今晚上無聊又晃悠過來了,她們前天晚上過來的時候,韓依諾穿的是紅衣服,劉昕穿的是綠衣服,今天顯然都換了衣服。

“對啊!還有人排隊。”

“不會是今天在做活動吧?遊樂區經常做對摺活動。”

“兩百塊錢,打對摺我也不玩!那小老闆腦子有病!”

纏情霸愛 “說不定一折呢?”

“五塊錢一張票我就坐!”

韓依諾和劉昕一邊說着話一邊向太空梭小跑了過來,無論如何先看看熱鬧再說。 韓依諾和劉昕是附近雲豐醫學院的學生,北郊公園遊樂區裏的其他項目全都玩過了,唯一還沒玩過的就是這艘太空梭了。

前天晚上過來的時候,她們原本想要試坐一下的,結果發現電子屏上的定價是兩百,兩人對小老闆無比地鄙視,然後就離開了。看起來小老闆肯定是知道自己犯了錯,今晚把價格降下來了,所以現在生意突然好了,而且,還有不少人排隊要玩。

能排這麼長的隊,價格肯定降得很低,如果一張票二十元以下的話,韓依諾和劉昕倒是考慮可以進去玩玩,身爲一名醫學院學生,她們深知玩手機對身體很不好,所以在晚上的時候很少象別的同學那樣玩一整晚的手機,而是經常結伴出來尋找些比較安全的樂子,北郊公園的遊樂區就比較適合她們。

“不會吧?還是兩百塊?”韓依諾個子高,先看到了電子屏上顯示的價格。

“怎麼可能?兩百塊錢還能排這麼長的隊?這些人的腦子都進水了吧?”劉昕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就在這時候,太空梭的大屏幕上出現了剛剛進去體驗的鄭小易和葉聰聰二人的表情,他們時而緊張、時而微笑,有時候又會發出尖叫和慘叫聲,從那近乎陶醉的表情來看,就象是在享受某種極致樂趣一樣。

“找來的託?”劉昕有些信心不足地向韓依諾嘀咕了一句。

“不知道。”韓依諾搖了搖頭,前天晚上回去之後,她和劉昕在寢室裏還討論過這太空梭爲什麼會定兩百元的價格,最後一致認定小老闆腦子裏灌了水,但現在看起來,事情似乎有些蹊蹺。

“那邊有人在議論,我們過去聽聽。”劉昕把韓依諾向旁邊推了過去。

“簡直太好玩了!現在的瘋狂過山車(2級)可以選城市了,我剛纔玩的是航州,在上面就象看航拍航州最後的秋色,秋染層林冬已近,簡直讓人美醉了!”正在很激動興奮向其他人說着話的,顯然是剛從太空梭裏出來的朱妤。

“2級能看到全國各地的景嗎?”徐晨很好奇地湊了過來。

“當然能看到,雖然一晃而過,但航州的景我幾乎全都看到了,白堤、蘇堤、楊公堤、茅家埠的蘆葦小道;靈隱路、龍井路、還有玉泉路的紅楓;臥龍橋、拱宸橋、西湖雲影、花圃蒔花廣場;雷峯塔、六和塔、太子灣的大風車、西溪溼地、大金球……”朱妤如數家珍一般,一邊回憶一邊用手指清點着。

“五分鐘的時間怎麼可能看到這麼多景?就算時速達到三百公里,也不可能在五分鐘內做到吧?”徐晨不太相信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但這些景我確實都看到了!絕對沒有騙你!”朱妤信誓旦旦的表情,要知道全程她都睜大了眼睛什麼都沒錯過。

“你們說的是那個太空梭嗎?裏面可以看風景?”劉昕忍不住湊上前去問了一句,她很喜歡旅遊,可惜學業太忙沒什麼空閒時間。

“是的,如果不是這小老闆死腦筋,一天只讓玩一次,我一定要再進去多玩幾次,每次都會有很不一樣的感受!甚至還有一些你根本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朱妤說到這裏的時候,神情在一瞬間甚至變得有些恍惚起來。

有件事,朱妤從太空梭裏出來之後一直沒開口向任何人提起。說起來那件事纔是讓她出來之後,讓她心情最難以平復下來的,甚至比過山車的驚險刺激對她此時心情造成的影響更大。

就是她在過山車最後快結束的時候,出意外從高空中摔了下來,但落地後並沒有摔死,當她爬起身來的時候,居然在落地處的街邊看到了她一位小學同學!

這位小學同學是朱妤當時最好的朋友,兩人關係親密到幾乎形影不離,有好吃的東西一起吃,衣服也互相換着穿,比親姐妹還要親。但是,在朱妤即將搬家到雲豐市之前的幾天,兩人爲了一件小事吵了架,賭氣好幾天誰都不理誰。

朱妤坐上了去機場的車子、車子在即將發動的時候,這位小夥伴出現在了街邊,小夥伴躲在電線杆後面呆呆地看着車子裏的朱妤,朱妤也坐在車子裏呆呆地看着這位小夥伴。

朱妤當時很想叫停父親,然後推開車門下去拉住那位小夥伴的手對她說,她不生她的氣了,她想和她和好,要和她繼續做最好的朋友。但是,她猶豫了,只猶豫了那麼一小會兒,然後,車子就發動駛離迅速分開了兩人的視線。

不久後,這位小夥伴也搬了家,兩人徹底失去了聯繫。

上大學的時候,朱妤才從一位小學同學那裏打聽到,這位童年的小夥伴,在中學的時候出了意外,人行橫道上過馬路的時候,被一輛酒駕的車子撞成重傷,重症監護室躺了三天沒能搶救回來。

朱妤聽說這件事後偷偷哭了很多次,她無比悔恨當時自己搬家離開的時候,沒有主動向小夥伴道歉、跟她和好,總覺得以後還會有機會,誰知道再聽到她的消息的時候,已經天人兩隔了。

這件事成了朱妤的一個心結。

如果上天再給她一次機會的話,她一定會主動尋找到這位小夥伴,並向她說聲道歉,說她很思念也很珍惜和她的這份友誼,希望和她仍然做最好的朋友。

可惜,沒有機會了。

讓朱妤萬萬沒想到的是,她體驗航州過山車的最後一刻,居然看到了這位童年時最親密的小夥伴,雖然兩人都長大變了模樣,但朱妤還是一眼認出了她來,從小夥伴眼中的驚訝和驚喜,朱妤知道小夥伴也同樣認出了她來!

朱妤強撐着無比疼痛的身體,踉蹌向小夥伴走了過去,小夥伴也很高興地向她跑過來並向她伸出了手,但是,就在她的手剛剛抓住她的手的時候,一輛跑着s形的黑色小車高速衝了過來,直接把朱妤撞飛了出去。

黑暗,然後,遊戲結束。 “他的票價還是兩百?沒打折嗎?”韓依諾聽到朱妤的話之後不由得有些納悶,多玩幾次?按照電子屏上的價格,一次兩百,多玩幾次不是要破產了?這些遊客一定是拿到了優惠票,比如網上團購之類的,所以一定要問清楚纔是。

“打折?兩百元很超值啊!你們玩過就知道了,同樣的體驗,如果是在國外,沒有幾千塊錢想都別想!”徐繼超替有些分神的朱妤回答了兩位女生。

“兩百塊錢啊?還超值?”

“對啊!能和國外幾千塊錢的項目比啊?說得也太誇張了吧?”

韓依諾和劉昕搖了搖頭,雖然二人家庭條件還可以,每個月都有兩、三千塊錢的生活費,但兩百塊錢玩一次這種太空梭,實在是太奢侈了。

“兩位美女,我在之前也和你們同樣想法,但進去體驗過之後就不這麼想了,我覺得我這輩子做得最正確的事情,就是進去體驗了一把,以後我要把別的方面開支省下來,爭取每個月能多進去玩幾次!”徐晨插了話進來,他昨天黑轉粉之後,總是不遺餘力地幫太空梭做着宣傳。

“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啊?”劉昕也有些猶豫了起來,很顯然已經有了買票進去體驗的衝動了。

“再看看吧,誰知道真的假的?”韓依諾內心當然也已經動搖了,但兩百元一張的門票,仍然在提醒着她要更理智一些。

“唉……我還要等多久啊?”海盜船的老闆程世欽數着他前面的人數,不停地哀嘆着,每次聽到旁邊的人說起太空梭裏有多麼精彩、多麼的驚險刺激,對他的精神就是一種極大的折磨。

就象一個男人,經歷了青春期數年的躁動和等待,終於長大成人找了個女友,然後女友也同意了滾牀單的事情,但每次剛到快要進去體驗的關鍵時刻,就被人給打斷了,總是感受不到那最精彩的一幕,始終處於極度飢渴之中,這感覺簡直太煎熬了。

十幾分鍾過去了,朱妤一行人全部體驗完了瘋狂過山車(2級),因爲無法買到第二張票,只能意猶未盡地約着一起找ktv唱歌去了,程世欽前面的兩名遊客也已進入了太空梭,再過五分鐘,就要輪到程世欽了。

此時程世欽的心情無比地激動,人生的漫長歲月,能如此激動興奮的時刻不會太多。

“可千萬不要再發生什麼變故,讓我體驗了再說。”程世欽雙手合十在心裏向老天禱告了一番。

不過程世欽的禱告顯然沒什麼效果,就在他前面兩名遊客進入到太空梭後兩分鐘,而他還有三分鐘就要進去體驗的時候,不知從哪裏突然衝過來了五、六號壯漢,把齊格的工作臺給團團圍住了。

“就是這裏了!”

郭允帶着幾個壯漢去而復返,向齊格伸手指了指,一臉即將開始報復社會的爽快表情。

“很好!今天要大幹一場!”五名身形魁梧、長相很彪悍的男子一起看向了齊格。

“你不是說這時候可以逃去廁所的嗎?被包圍了咋整?”齊格向機器人問了一聲。

“你可以先放倒一、兩個,就有機會逃去廁所裏了。”機器人觀察了一番形勢,然後回答了齊格。

“就我這細胳膊細腿的,你覺得我能放倒哪兩個?”齊格對機器人的主意不怎麼贊同。

“買票!掃碼!五張!”

郭允拿着手機走了過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身邊有幾個壯漢助威,此時他的表情顯得很是霸氣。

“買票?”齊格有些詫異地看向了郭允,不是帶人來砸場子的嗎?

“怎麼?不賣啊?”郭允眼睛一橫一臉不爽的表情,他現在回來就是要報復社會,但首先要買五張票才行。

“一人一天只限一張。”齊格想了想把規則向郭允唸了念。

“你點點,這裏不夠五個人嗎?我是給他們買票!”郭允指了指他帶過來的那些壯漢。

“好吧,五張票……”齊格打印着票券,電子屏上也顯示了一千元的支付二維碼。搞了半天,這位郭公子剛纔臨走時說的讓他等着、他要帶人過來是這個意思?帶人來一起玩太空梭?

……

二十分鐘之前。

郭允被瘋狂過山車嚇了個半死,從太空梭裏出來之後一心想要報復社會,他一邊往公園外走一邊拿出了手機,心裏尋思着要怎麼報復……很快他就有個合適的人選。

“沈老闆吧?啊哈……我老郭啊!”

“喲!是郭公子?今晚很閒啊?”接電話的沈老闆名叫沈琳翔,是郭允從小長到大的死黨、鐵哥們兒,公司就在北郊公園旁邊那棟寫字樓上。

“對啊!今晚很有空,要不要聚聚?”郭允看了看公園大門邊公告的遊樂區營業時間,晚上要到九點鐘才收班,報復社會還來得及。

“好啊,你請客?”

“嗯,我請!我就在北郊公園大門、你們樓下!趕緊帶幾個兄弟過來!”郭允也不繞彎子了,直接向沈琳翔提了出來。

“郭公子遇到什麼麻煩了嗎?”沈琳翔總覺得郭允的語氣有些不太對。

“沒什麼啊……這裏新開了一個很好玩很刺激的遊樂項目,我玩過之後終生難忘啊!我請客!沈老闆你不是膽兒挺大嗎?肯定會喜歡!嘿嘿,對了,把你表弟也叫上。”郭允一臉奸笑地向沈琳翔提了出來。

半個月前,郭允和沈琳翔兄弟二人一起去萬客島划船,結果被沈琳翔兄弟推下了水,不太會水性的郭允被嚇了個半死,沈琳翔兄弟只扔了個救生圈給他,然後還拿撐船的尖竹杆假裝撈他,卻不伸給他,專門捅那救生圈,硬生生把救生圈給捅漏了氣。

不管郭允怎麼哀求,沈琳翔二人死活都不拉他上去,在船上各種奚落嘲笑,直到救生圈漏空了氣,才下水把他推回了船上,把郭允嚇了個半死,這事兒他一直牢牢地記在心上,想要什麼時候報復回去。

郭允知道沈琳翔也有恐高症,而且比郭允的恐高症更嚴重。 現在郭允終於找到一個可以報復沈琳翔的機會了,一個一雪前恥的機會,當然不能輕易放過,所以,他在離開太空梭之後,很快就決定下來,要把沈琳翔喊過去到太空梭裏好好坑上一把。

沈琳翔進去之前,肯定想不到裏面會那麼真實、那麼高、那麼可怕,應該很容易就被騙進去,一旦被騙了進去想出來可就難了。一想到比自己更恐高的沈琳翔過來之後,被嚇得慘叫連連、屁滾尿流的場景,郭允心中就涌起報復社會的無限快~感來。

至於叫人過來暴打小老闆一頓的事情,郭允平靜下來之後當然不會真的去做,身爲一名有家教、有修養的富二代,仗勢欺人只會讓人笑話。

而且,話說回來,剛纔在太空梭裏的經歷雖然極爲恐怖,但現在出來之後,郭允回憶起來卻感覺沒那麼恐怖了,好象……他再次想到高空之後,恐高症都沒以前那麼嚴重了?

“什麼遊樂項目啊?”沈琳翔聽郭允這麼一說不由得有些奇怪,公司就在北郊公園旁邊,裏面的一切他都很熟啊!哪有什麼項目值得郭允郭大公子如此推薦?郭公子眼光多高啊!能被他提到的遊樂項目一定不簡單。

“就是那種太空梭裏的4d電影,很刺激很嚇人,你是不是不敢來玩啊?哈哈哈哈……膽小鬼!”郭允怕沈琳翔不上當,故意激了他幾句。

“4d電影?不會吧?這東西也只能嚇嚇你這種膽小鬼!我怎麼會不敢玩?關鍵是,我爲什麼要玩這東西?太小兒科了吧?”沈琳翔一副很不屑的語氣。

“這就慫了吧?有本事叫上你兄弟一起過來玩!我就在北郊公園門口等你們,不見不散!”

“好吧,反正我這會兒也閒着,就下樓跟你去看看吧。”沈琳翔猜不透郭允葫蘆裏賣的究竟是什麼藥,既然都到他樓下了,無論如何,還是要過去給個面子。

和沈琳翔約好之後,郭允去公園旁邊小超市裏買了條內~褲,然後找了個公廁換掉了,對於自己被嚇尿這件事,實在是太傷自尊了,現在只有把沈琳翔和他表弟也嚇尿,郭允心裏纔會稍稍平衡一些。

剛換好褲子,郭允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朱妤打過來的。

“郭大哥?”

“嗯,妤妤,那個……”郭允接了電話,聽到朱妤柔柔的聲音,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郭大哥,我知道你剛纔覺得自己丟了醜,其實沒什麼,恐高症並不丟人,也不意味着膽小什麼的,別因此有了心理陰影。”朱妤很善解人意地勸了郭允幾句,她大概是意識到了先前她掩鼻子的表情傷到了郭允,所以特意打了個電話過來。

“啊,我沒事,挺好的,沒什麼心理陰影,謝謝妤妤的關心。”郭允剛纔就是因爲自己在朱妤面前丟了醜,心裏纔有些不爽,聽朱妤這麼一說,心情頓時好多了。

“另外呢,別人小老闆做個小生意也不容易,郭大哥你是受過良好教育、見過大世面的人,不會真的叫人砸人家的場子吧?雲豐市圈子就這麼大,這種事傳開了會很容易讓人看不起的。”朱妤很委婉地向郭允提了出來。

“怎麼會呢?剛纔只是一時氣話,我是做那種事的人嗎?真那麼做了,我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了。”郭允連忙向朱妤解釋了幾句,就算朱妤不這麼勸,他其實也已經打消那些衝動的念頭了。

“那就好,對了,我同事都讓我感謝你請他們玩這太空梭,回頭哪天有空了,我們請你唱歌。”朱妤聽郭允這麼一說也就放下了心來。

“好啊好啊!不過不用跟我客氣,到時候還是我請!”郭允當然是很高興地答應了下來,先前因爲過山車造成的那些不爽也一掃而空。

……

“這些人一定是瘋了!兩百塊錢一張票!一買就是五張!”韓依諾看到郭允的霸氣做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真有那麼好玩嗎?”劉昕心裏也更加好奇了。

“就這東西嗎?郭公子,你激了我們半天,就是帶我們來玩這東西?”沈琳翔在郭允買票的時候,才轉身看了看那太空梭,一臉奇怪的表情。

聽郭允說得那麼嚇人,不敢坐就膽小鬼之類的,沈琳翔還想着北郊公園裏出現什麼很先進的、他沒見過的新型遊樂設備了呢,沒想到還是這種小兒科的東西。

以前沈琳翔又不是沒在別處玩過,面前一個大屏幕,坐在安全座椅上顛來顛去,太幼稚了!怎麼能跟‘敢不敢坐’、‘膽不膽大’、‘慫不慫’之類的扯上關係了?

“有本事進去坐了再說。”郭允把沈琳翔兄弟往排隊護欄裏推了進去。

“呃……坐個這破玩意兒還要排隊……我也是醉了。”沈琳翔被郭允推進了護欄裏,沒辦法只好排起了隊來,他此時也越發好奇郭允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了,既然到這裏來了,那就慢慢等吧。

程世欽看到這一幕也終於放下心來,搞半天這些人不是過來砸場子的啊?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人打擾到他的體驗了。

很快,前面的兩名遊客一臉激動興奮地被太空梭送了出來,安全座椅也空了下來,程世欽迫不及待地衝過去在安全座椅上坐了下來。自動接送、旋轉縮進的安全座椅,坐在上面的感覺很高大上啊!很有未來科技的感覺。

程世欽心裏美滋滋的,也更加期待了,座椅收回到太空梭裏之後,右側艙門關閉,面前的大屏幕上出現了提示,同時還有電子語音響起。

終於可以親自體驗了!

“請選擇您要體驗的遊樂項目,您只需要說出相應項目的編號就可以了……”

“我現在只能體驗項目1。”程世欽回答了一句。

“您選擇了體驗瘋狂過山車(1級)的遊樂項目……”

程世欽目不轉睛地看着面前這一切,一個細節也不想放過,他就想弄清楚,爲什麼遊客進了太空梭之後都會表現得那麼癲狂。 一個頭盔從上方罩了下來,程世欽感覺着精神出現了片刻的恍惚,下一刻的時候,太空艙的艙體便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身前四十五度往上的過山車軌道!

“天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完全象是真的一樣!”程世欽瞪大了眼睛,顛三倒四地大聲感嘆了起來。

“什麼叫完全象是真的一樣?”圍觀的劉昕聽到程世欽說的話,和身邊的韓依諾嘀咕了起來,面前的太空梭就象一個魔盒一樣,牢牢地吸住了她的心。

“這感覺簡直太爽了啊!我的人生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啊!雖然還沒開始,但我已經預感到這一切會無比精彩!果然不辜負我這麼長時間的等待!值!太值了!”程世欽在過山車向上爬行的時候,看着地面距離自己越來越遠,頓時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在進來之前,程世欽仍然很有些擔心,擔心自己的期待值太高,而太空梭裏的一切並不能達到他的期待值,真正體驗過之後會感覺到後悔。

但是,現在瘋狂過山車還沒有開始,他就已經覺得很超值了,心情也無比地激盪,甚至比先前在外面等待的時候更加期待後面即將發生的一切了。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劉昕心裏更好奇了,雖然她和韓依諾一直在努力說服自己,面前這些人都是託,都是裝的,這太空梭就是騙錢的,但是,這些託也裝得太象了吧?

“我x!這有一千多米高了吧?臉朝下懸停在這裏……這感覺也太恐怖了吧?怎麼一個小小的太空梭裏可以做出這麼真實的效果?太不可思議了!啊!啊啊啊啊!”程世欽繼續大聲評論着,然後很快就和其他體驗瘋狂過山車的乘客一樣,驚聲尖叫了起來。

韓依諾和劉昕互相看了一眼,圍觀了這麼久,看着一個一個的遊客進到太空梭裏,全都非常一致地發出了慘叫聲,如果是託,這表演得也太賣力了吧?那個小老闆,怎麼也不象財大氣粗到能請到這麼多託的程度啊!

不可能這麼多人一起賣力的表演,就爲了騙她們兩個小女生吧?

如果這些人不是託,那麼真相就只有一個了,那就是這太空梭裏面的節目確實很驚險刺激,而且還很真實,真實到讓遊客會害怕、會慘叫的程度,這也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吧?

就算是最先進的vr技術,再加上太空梭下方機械的震動,也不可能達到這麼刺激的效果吧?

想解開這個疑問,只能親自體驗過才知道了。

“裏面的人至於嗎?這麼叫。”沈琳翔此時也感覺有些驚奇,向身邊的郭允問了一聲。

“怕了?”郭允死死地盯着沈琳翔,反正今晚他是絕對不能讓沈琳翔跑了。

“怕個毛!我只是覺得奇怪而已。”沈琳翔一臉不屑的表情。

進個鐵盒子而已,再怎麼的能嚇到他?郭允是越活越回去了啊!這都成年人了,還玩小孩子玩的東西,現在的世界是越來越讓人看不懂了。

“帥哥,我們買兩張票,能不能優惠一點?”韓依諾和劉昕商議了一番之後,走過來向齊格問了一聲。

“不能。”齊格毫不猶豫地回答了韓依諾,雖然這女生長得白白嫩嫩,身材也很好,但票價的事情上絕不能讓步。

“老闆,我們還是學生,學生哪有那麼多錢啊?兩張票三百元怎麼樣?你已經很有得賺啦!就別這麼小氣啦!”劉昕向齊格撒起了嬌來。

“對啊!我們已經是第二次過來了,多有誠意啊!就優惠一點嘛!”韓依諾也一起向齊格發動了女生的撒嬌攻勢。

“你們都第二次來了啊?”齊格回憶了一下,好象有些印象。

“對啊!”韓依諾和劉昕一起很期待地看向了齊格,擺出各種美美的姿勢向齊格賣起了萌來。

“抱歉,沒有優惠,就算天天來也沒優惠。”齊格攤了攤手,表示自己絕不會被美色所誘~惑。

“帥哥,你這樣找不到女朋友的。”韓依諾、劉昕二人撒嬌賣萌沒效果,對齊格很有些不滿。

“沒錢確實找不到,但有了錢,很多象你這樣的漂亮女生都會倒貼的。”齊格一針見血地指了出來。

“爲什麼我這麼想揍你呢?”韓依諾很憤怒地看向了齊格。

“我和你還不太熟,你覺得光天化日之下對我動手動腳合適嗎?”齊格義正嚴辭地直視着韓依諾。

韓依諾和劉昕怒視了齊格一會兒,最終還是敗下陣來,一番商議之後,二人決定先只買一張票,由很想體驗的劉昕先進去玩,如果覺得好玩,韓依諾再買票進去體驗。

這樣如果上當的話,只上當兩百塊錢,不至於上當四百塊錢。

當劉昕買了票過去排隊的時候,前面還有七、八個人,看起來她至少要二十多分鐘以後才能探知到真相了。

“你的口才大有提升啊。”機器人突然亮起視野屏幕向齊格調侃了一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齊格瞅了機器人一眼。

Views:
6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