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佛,好啊,老夫勸你半天,你整天說不為五斗米折腰。原來你骨子裡,也是諂媚之人,居然給什麼楊大師做菜,你簡直愧對你們祖上。」

「如今這個社會,有幾個錢就了不起嗎?從根上都爛著,什麼東西。」溫天成就看不慣剽竊之事,尤其看到熟悉的蔡佛給豪門世家做飯,更是氣的渾身顫抖。

「溫伯父,你說什麼?楊總怎麼了?」

蔡佛推著銀色的小車,上面只有八盤菜,被銀色盅盤扣著,不過一縷縷特殊的香味,從盤子當中散發出來。

「別跟我說話,你不配跟老夫說話,你們蔡家菜,從你這一代,就算毀了。」溫天成一甩衣袖,就要推開蔡佛。

「溫老,要走可以,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金鯉農場沒有剽竊任何東西。狗屁的R國技術,我們不需要,我們就是獨一無二的。蔡佛怎麼了?我能給蔡佛最完美的食材,我們金鯉農場的東西,就是獨一無二。」

「愛吃不吃,不送!」楊柏依舊淡淡的坐著,說完這句話,直接朝著蔡佛揮手說道:「上菜,菜就是給人吃的。」

「楊總,這,這?」蔡佛畢竟知道溫天成,那是一代美食家。不過此時的蔡佛也是相當激動,要知道蔡佛品出野豬肉之後,就已經徹底興奮起來。

「好咧,楊總,八個菜,第一道,羽靈耳!」蔡佛猛的端起一個盤子,猶如流水一樣,從手中滑出,穩穩的落在盤面之上。

蔡佛的速度很快,只是輕輕一借盅盤,就看到一道五彩之光,從盤子當中反射出來。同時一道誘人的香味,撲鼻而來。

這種香味,夾雜肉香,果香,菜香,甚至聞到這股味道的人,好像鼻尖凝聚一道水滴而已。水滴之上,那種複雜的香味,讓人忍不住留下口水。

盤子當中,不知道蔡佛如何製作,弄出一道五色豬耳。豬耳晶瑩剔透,要知道野豬的耳朵相對很小,都是層層脆骨。這些脆骨經過蔡佛的烹調,居然猶如水晶一樣。

「這是野豬耳?」方中傑有點傻眼,石家的人也都傻眼,從來沒有聞到這樣的香味。而此時楊柏也是吞了吞口水,也被蔡佛弄出的羽靈耳給嚇到了。

「那什麼,大家吃!」楊柏深吸一口氣,拿起筷子夾了一口,頓時唇齒留香,入口即化,讓楊柏目光都亮了起來,尤其隨著豬耳進入腹中,一縷縷稀薄的靈氣進入其中。

「果然,野豬肉蘊含一絲靈氣,常年吃這個絕對能夠延年益壽。」楊柏不出聲了,而方中傑等人已經拿起筷子,仔細品嘗。

頓時這些人驚呼連連,不敢相信的看著楊柏和蔡佛。而此時的石老吃了一口,也是一愣。石老可是後天強者,只是一道菜就讓石老從裡頭感受喝靈酒的感覺。

「楊大師,這個野豬,也,也跟南果梨酒一樣?靈性之物?」石浩然的話,讓石靈兒猛烈的點頭,猶如小鳥一樣,嘴裡都不閑著,朝著羽靈耳又一次夾了過去。

「石老,當然,吃我們農場的野豬肉,延年益壽,是不是石奶奶?」楊柏殷勤的把一份豬耳寄給石奶奶,惹得石奶奶眉開眼笑,尤其沖著石靈兒點了點頭。

「孫女,你看看人家楊大師多好,你趕緊給楊大師夾菜啊?」石奶奶有點鬱悶,石靈兒怎麼就知道吃,這可是關鍵時刻。

就在眾人正搶著豬耳的時候,溫天成卻悶聲說道:「一份豬耳,至於被你們吃成這個樣子?」溫天成居然沒有離開,眾人好像也忘記房間內還有這個美食家。

「哎呀,溫老,你沒走?你趕緊嘗嘗,這太好吃了。」方中傑實話實說,可是對面的溫天成卻冷哼一聲,不屑說道:「蔡家的羽靈耳,老夫三十年前就吃過,也不過如此。」

溫天成當然吃過羽靈耳,可當時羽靈耳可沒有這樣的香味。看著眾人大快朵頤,溫天成相當不屑。

「溫伯父,這次不一樣的,你還是嘗嘗?」蔡佛還是希望溫天成坐下,而此時的溫天成卻依舊怒目而視。

「別跟老夫說話,以前就吃過,還能有什麼不一樣?」

溫天成說死就不坐下,也不離開。畢竟溫天成的鼻子不是擺設,當然能夠聞到那特殊的香味,這讓溫天成只能夠堵在門口。

「老蔡,上菜!」楊柏依舊沒有搭理溫天成,沖著蔡佛又一次一揮手,而這一次,蔡佛也興奮起來,猛的揭開第二道菜。

「各位,飛龍在天!」隨著蔡佛的話,眾人看到盤子當中,一條五彩之龍盤踞在盤子當中。那是一條整塊的裡脊肉,被蔡佛雕刻出來,化為龍騰之勢。

尤其經過蔡佛精緻調製的湯汁,在豬裡脊肉當中熱氣升騰,彷彿真有一條神龍隱藏在雲霧當中。

隨著這股雲霧,更加濃郁的味道,充斥的房間當中。這些人看到五彩之龍,頓時都不客氣起來,夾起一塊豬肉就放進嘴裡。

「楊大師,這根本不是豬肉,這簡直就是天生的龍肉,我怎麼感覺渾身全是力氣?」韓秘書也吃過野豬肉,常年陪伴在方中傑旁邊,常年熬夜,本來就相當疲憊的身軀,吃了這口豬肉,居然感覺渾身力大無窮。

「嗚嗚嗚,楊柏,這個太好吃了,這味道絕了!」石靈兒也興奮的夾著,全然忘記奶奶的囑咐,給楊柏夾菜。

「嗯嗯嗯,好吃,當然絕了,這可是蔡佛做出來的。」楊柏也沒有吃過,夾了一塊龍頭,正堵在嘴裡。

「區區一條飛龍在天,就讓你們如此。哼,看來你們真沒吃過什麼好東西,中傑我沒有說你,我是說這些人。」

溫天成說了半天,居然沒有任何人抬頭看著自己,這些人都在吃著野豬肉哪有功夫搭理這個美食家。

溫天成也情不自禁的吞咽一下口水,鬱悶的看著眾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溫天成在糾結,身後站著的秦宏偉卻揉了揉鼻子,使勁的想要拽溫天成出去。可是就在這時候,第三道菜被放在桌子上。

那是一道綠霞,從盤子當中而起。蔡佛利用農場的翡翠黃瓜,讓黃瓜片薄片如紙,組成一道綠色拱門。

而在拱門的下方,四方五花肉真升騰熱氣。一股更加濃郁的肉香,完全佔有了房間。只是在這肉香當中,翡翠黃瓜的香味,讓那種濃郁平添一份柔和。

「老闆,你也知道野豬身上都是精肉,很少有五花肉的。這唯一的五花肉,花費我三個小時。每一寸,都融入三種配方,你趕快嘗嘗?」

蔡佛興奮的說完,剛想讓楊柏嘗嘗,結果卻看到七八雙筷子,齊刷刷的朝著五花肉而去。就那麼巴掌大小的五花肉,被眾人分吃而無,誰也沒給楊柏留。

「我嘗什麼?」楊柏鬱悶的看著身邊的石靈兒,這個傢伙就知道吃,一點都沒給自己留。

「嗚嗚,你看什麼看,這是你請我們吃飯,回頭讓蔡佛天天給你做。楊柏,給我生態園留給別墅,我要搬過來。」

石靈兒的一句話,讓石浩然和方中傑眼睛一亮。生態園風景秀麗,裝修獨特。加上在這裡,如果能夠天天品嘗如此美食,那絕對延年益壽,尤其楊柏農場生產的一切,都能夠在這裡得到。

「楊大師,給老夫也留個!」

「楊大師,回頭我跟姑姑說聲,讓姑姑別在什麼療養院了,就來你們生態園,你看如何?」方中傑更是精明,直接就想讓方老過來。

「我這還沒開業呢,你們想的也太多了。蔡佛,趕緊弄菜。」楊柏好笑的看著眾人,趕緊讓蔡佛把剩下的菜都打開,這根本就不夠吃。

一份豬蹄爪,猶如熊掌一樣,經過特殊的烹制,那種香氣從走廊之上都能夠味道。

猶如黃金球的野豬丸,居然裝在黃金塔當中,每一個黃金塔都是楊柏的水果玉米組成,蔡佛利用牙籤,弄出一個高大無比的黃金塔,每一層都有不同風味的野豬丸。

紅色猶如燈籠的紅果王湯,閃爍一種耀眼的光芒,猶如九天之上的仙露一樣,喝完這樣的湯,眾人都發出舒服的哼聲,掃除一切疲憊,解除一切油膩。

最後一道主食,那是蔡佛最認真的蛋炒飯,不過這次蛋炒飯,是用靈米,加上肉粒弄出來的,就是這一盤子飯,讓眾人已經瘋狂起來。

「咦,老夫怎麼沒見過這樣的蛋炒飯?」就在眾人搶著蛋炒飯的時候,溫天成實在忍不住了,朝著飯桌走去,就要嘗一口蛋炒飯。

「溫老,我們走吧,有什麼可吃的。」秦宏偉嘴角留著哈喇子,可依舊想把溫天成弄走,結果卻看到溫天成怒目而視。

「有你什麼事?老夫沒有吃過這樣的蛋炒飯,沒有聞到這樣的美味,他們這些人懂什麼,只有老夫才能夠品嘗出來。」

溫天成雙眸有點血絲了,那完全是控制不住。可就在溫天成想要動筷子的時候,楊柏卻敲了敲碗,淡淡說道:「溫老,這是蔡佛給我的客人準備的,你還是去吃R國的黃瓜吧。」

「什麼?你不給我面子?」溫天成兇狠的看著楊柏,別人請自己吃飯,請都請不來,只要自己吃了楊柏的菜,哪怕自己寫幾個字,就能夠讓楊柏的生態園名揚天下,結果這個傢伙敢這麼跟自己說話。

「我為何要給你面子?你都不知道什麼是正宗,什麼是剽竊,你算什麼美食家。」楊柏淡淡的說著,而此時眾人哪有空管楊柏和溫天成,就連方中傑也被靈米吸引,吃了一口,渾身火熱,彷彿年輕幾歲,渾身都舒服無比,精神百倍。

「你,你什麼意思,你,你讓我嘗一口,蔡佛,讓我吃一口。」溫天成實在忍不住了,肚子里的胃都在跳動,飯桌上的美味,聞著都讓溫天成受不了。

「溫伯父,我得聽老闆的,我只能夠說,金鯉農場的一切,都是獨一無二的。什麼狗屁的R國,他們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東西,你如果要吃過真正的翡翠黃瓜,你就明白,還是有差別的。」

蔡佛實話失火,利用楊柏的野豬肉,做出這樣的菜,這讓蔡佛相信,只要自己以後堅持,蔡家菜將要成為最頂級的菜系。

「楊柏,那什麼,我花錢,你讓蔡佛給我做一份,就這個蛋炒飯就行。」溫天成已經看到盤子上,只有一小部分蛋炒飯,實在忍不住了。

「給錢?不好意思,其他的菜都有價錢,這個蛋炒飯,是我們農場特供,無價之寶。是我楊柏奉送的。」

楊柏都沒有抬頭看,也趕緊把口中的飯吞下,剛要卻盛最後一份蛋炒飯。就看到溫天成也不管那些了,那速度相當的快,直接就把盤子給端走了。

眾人正吃著飯,有人把盤子端走了,頓時惹得眾人怒目而視。這麼多人,這麼多兇狠的目光,讓溫天成感受到什麼是萬眾矚目。

就算溫天成老臉一紅,可是卻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蓓蕾,抓起蛋炒飯就吃了起來。每一口,都讓溫天成發出舒服的哼聲。

「好吃,這,這是什麼米,這上面的紅色,我知道是西紅柿染上的,可這味道,不對,老夫的身體,怎麼感覺身輕如燕了?」

溫天成就這麼端著盤子吃,而此時方中傑也無奈的看著楊柏,就怕楊柏動怒。石浩然等人看著溫天成這個樣子,猶如餓鬼一樣,也都互相笑了笑。

「吃完了嗎?」就在溫天成把最後一口飯吃下的時候,楊柏喝著茶水,淡淡說道。

「吃完了,太少了,蔡佛把那幾個菜給我弄點,太好吃了。」溫天成指著旁邊的菜,那些菜都剩了一點,溫天成還沒有吃到呢。

「吃完了就出去,今天看在方中傑的面上,讓你嘗了嘗我們農場的靈米。現在,請你立刻出去。」

楊柏慢慢的說著,制止了方中傑的話,就這麼冷冷的看著溫天成。

「出去?你知道老夫是誰?我為什麼要出去?這麼多好吃的,我要親自嘗嘗。」溫天成晃著頭,根本不看身後的秦宏偉都要哭了。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那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個地方,我只給我的朋友準備。請你出去!」

楊柏的話,讓溫天成老臉徹底紅了下來,尤其剛才搶了黃瓜片,就一口,的確跟R國的黃瓜一號有差別。

「楊柏,那什麼,你知道不是剽竊?」溫天成這句話剛說完,就看到楊柏已經沖著楊芹說道:「讓他出去,叫保安。」

「我的伯父啊,這麼好的東西,他們R國怎麼可能有。我都說了,我們金鯉農場的食材都是獨一無二的,你現在吃的野豬肉,可是老闆親自培育出來的,無論是翡翠黃瓜,還是紅果王。看到沒有,這個黃金塔玉米,都是經過老闆的手。」

蔡佛沉聲說著,這讓溫天成臉部都在抽搐,看著楊柏馬上要趕自己走,頓時都要哭著說道:「中傑,石老,你趕緊跟楊柏小友說說,我錯了,老夫真的錯了,讓老夫好好吃口飯,回頭我天天給你們生態園寫美食評論還不行嗎?」

「天天美食評論?」楊柏的眼光開始轉動起來,看到溫天成哭喪著臉,旁邊方中傑也都無奈的沖著楊柏笑著。

「楊大師,算了,溫大師也不知道具體情況,被人蒙蔽了。給大師一個面子,溫大師趕緊坐下,金鯉農場真的很神奇,你以後就知道我們這個楊大師的能力,絕對能夠震驚世界的。」

「好了,你坐下吧,蔡佛,我也沒吃夠,在弄點過來。」楊柏點了點頭,看到溫天成已經跟自己道歉,也就放過溫天成。

「好嘞,老闆,放心,后廚還有,我立馬給你弄過來。」蔡佛相當開心,看到楊柏已經原諒溫天成,也趕緊去準備。

「楊大師,我,我也道歉,我也想吃吃。」秦宏偉真的哭了,沒有想到這個溫天成臉皮這麼厚,居然為了吃的跟楊大師道歉。

「你也能夠寫評論?你也是美食家?」楊柏都沒有抬頭看著秦宏偉,滿桌子的人有幾個在乎這個自來水老總的。

「我,我不會!」秦宏偉弱弱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方中傑也臉色陰沉下去,畢竟秦宏偉剛才冷言冷語,完全沒有給楊大師的面子。

「那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出去!」這一次,楊柏才不會客氣,秦宏偉這樣的小人,楊柏才不會結交。

「啊?大師,領導,我,我?」秦宏偉還想賴著不走,而韓秘書已經站了起來,讓人把秦宏偉給轟了出去。

「楊大師,你到底怎麼做到的?老夫幾十歲的人了,從來沒有吃到這樣的美食。」溫天成沉浸在美食當中,根本就沒有發現秦宏偉被趕走了。

「溫老,你以後就會知道,楊大師不僅戰力驚天,一身種田本事更是奪天地之化,成天靈之物,相當神奇,但凡楊大師弄出來的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楊大師,聽說你這還有南果梨酒?」

方中傑的話,讓楊柏和石浩然都笑了起來,而溫天成卻全然不知道什麼靈酒。就在眾人在生態園吃著美食的時候,鳳縣紅日鋼廠的辦公頂樓,吳學義傲氣無比的走了出來。

「葉善,我已經不同了,既然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就會解決這個楊柏,一了百了,神不知鬼不覺。」 幾個月後,孩子便出生了,而山貓和周陽也將孩子接回了自己家中。

「哎呦,瞧這個孩子,長得多好啊,多可愛啊。」趙以諾一邊逗著孩子,一邊溫柔的說著。

顧忘看到她這副模樣,臉上浮現一絲玩味的微笑。

「要不然,咱們也生一個?」他一個用力,直接將她攬進自己的懷裡,趴在她耳邊,吹了口熱氣。

一下子,趙以諾臉紅了。

「起開,說什麼呢你。」她立即推開面前的人,有些不好意思。

呦,她竟然還害羞?不是吧?這臉紅的表情,他可是好久都沒有見過了,顧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親了她的臉頰,而後轉身離開。

一旁的山貓和周陽看到后,都不自覺地笑了,就這樣,日子恢復了平靜,生活還在繼續,只是再也沒有了那麼多意外。

雖然趙以諾的記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她和亮亮還有林夫人之間的關係卻是親密了不少。

「以諾,你休息一會兒吧,別累著了。」

花園裡,林夫人看著她,表情有些擔心。

「沒事兒,夫人,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可以的。」趙以諾認真的修理著花枝。

而之前那個花店,就是在趙以諾失憶之前,和林夫人一起開的花店,早就已經被林夫人關了門。

如今,夫人看的淡了許多,不想再去搞什麼事業,只想養著自己的花兒,安享自己的晚年。

「夫人,你說,我以前是不是特別蠢,特別笨啊?」趙以諾突然問道旁邊的夫人。

頓時,林夫人蒙了,這是什麼話?她那可不是蠢,她那是善良。

「顧忘向我求婚的那一天,天翔明明將那些以前的照片給我看了,而我確實也很生氣,可是事後,我竟然又很沒有出息的回到了那個臭傢伙的身邊。」趙以諾故作生氣的繼續說著。

那還不是因為真愛嘛!

林夫人笑了笑,輕輕敲了敲她的腦袋,表情很是八卦。

「你啊,和顧忘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以前,你們倆就是很多人羨慕的一對,如今雖然你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但是顧忘對你卻還是沒有放棄。」林夫人說的很是風輕雲淡,但是她說的話,卻是很有意味。

是啊,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顧忘對自己的付出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不是嗎?趙以諾抬起頭,看著天空,滿意的笑了。

有這麼一個貼心又靠譜的另一半,她這一生,足矣!

「趙以諾!」突然,一個婦人直接闖了進來。

一下子,趙以諾被嚇到了,這是什麼情況?她們又是誰?來這裡做什麼?趙以諾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幾個人,心裡很是惶恐。

林夫人見狀,立即跑到她面前,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後,護著她。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林夫人頓時警惕起來。

她認識這幾個人,她們都是超市裡的員工,以前趙以諾還在超市上班的時候,她們一個個的就對趙以諾沒有什麼好心思,老是對她吆三喝四,要不是當時凌辰去了,將她們趕走,說不定,趙以諾早就被她們給害了。

如今,她們一起來到這裡,也一定是沒有什麼好事兒!

「哎呀夫人,咱們都是一個村裡的,你又何必這麼見外?我們這不是已經好久沒有見到趙以諾了,聽說她回來了,就趕緊過來看看。」一個年輕的婦人立即說著,表情里有一絲不屑。

嗯?合著她們的意思是,她們以前認識自己?趙以諾仔細看著面前的幾個人,心裡犯起了嘀咕,可是為什麼她對這些人卻是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我們這裡正忙著呢,沒時間和你們閑扯,你們走吧,一切,改天再說。」林夫人直截了當的說道。

她吃過的鹽,比這些人走的路還多,這些人心裡到底打的什麼主意,她心裡自然是清楚的。

「別啊,以諾,你看咱們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了,就一起出去聚聚被,一起吃個飯,好好敘敘舊。」

敘舊?真是荒唐?敘什麼舊?說她們當時是如何欺負和擠兌趙以諾的?林夫人撇了她們一眼,眼睛里凈是一股鄙夷。

「我們家以諾和你們沒有什麼好敘的,趕緊走吧,你們這樣私闖民宅可是犯法的。」林夫人緊接著說道。

這個臭老媽子,都什麼年紀了,竟然還在這裡擺譜!

面前的一個女人緊緊攥著拳頭,咬牙切齒著。

她們也只不過是想讓趙以諾去和凌辰說說情,讓她們可以再次回到超市裡上班,不然她們可就要真的吃土了。

「夫人,您別生氣了,以諾,我承認,以前我確實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你大人有大量,肯定不會和我們這些小人計較的,對不對?再說了,都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你也應該早就忘記了以前的是非,是不是啊?」那女人故意說道。

她早就已經聽說趙以諾失憶了,所以這才趕忙跑過來做出這麼丟人現眼的事情。

是啊,她們說的,也不是沒有一定的道理。

有些事情過去就過去了,翻篇兒了,也沒有必要一直緊抓著不放,更何況,她又不是那種死記仇的女人,女人嘛,又何苦為難女人。

「你們有什麼事情,就直接在這裡說吧,你們也看到了,我們這裡真的很忙。」趙以諾直接說道。

頓時,面前的幾個女人愣了一下,而後立馬恢復臉上的表情。

「要不然這樣吧,你和夫人先忙,等你們忙完了,咱們在一起吃飯,我們等你好不好?」

這麼一番話說出來后,就算趙以諾真的不答應,在別人聽過去,也有些說不過去。

要不然,就答應了?趙以諾輕輕拽了拽林夫人的衣角,表情很是迷茫。因為對於面前的這幾個人,她真的一點兒印象都沒有,更不記得之前她們到底對自己說過什麼,做過什麼。

「明天吧,明天我和她一起去赴約,今天我們沒有時間。」林夫人看了一眼旁邊的趙以諾,大聲應著。 這頓野豬宴吃了整個下午,美食大師溫天成徹底服氣。喝著靈酒,嚼著翡翠黃瓜,一點沒有文化人之氣,反而猶如村中老漢一樣。

「楊大師,我服了,老夫這輩子,就好口舌之欲。你說的對,R國的簡直就是屎,唉,老夫怎麼被他們矇騙了。」

從楊柏那裡了解金鯉農場跟福田公司的仇怨,溫天成暴跳如雷,華國的好東西才是最正宗的,這讓溫天成終於有志氣,朝著全世界聲明。

「楊大師,你這個生態園,給我留一個包間,常年給我留一個,多錢我都給。」溫天成可是省博物館的館主,家境相當不錯。

「下個月一號開業,希望各位領導還有溫老多多捧場。」楊柏卻恢復了淡然,如今的金鯉農場已經有所超脫。農場的產品是世人所需要的,尤其那些蘊含的靈氣的產品,更是那些武道世家所需要的。

「楊大師,你放心,老夫一定過來,不光老夫過來,老夫的朋友也會過來。」溫天成吃的紅光滿面,就差跟楊柏拜把子了,惹得旁邊的蔡佛十分汗顏。

「伯父,你喝多了,你怎麼能夠跟老闆結拜!」蔡佛趕緊拉起溫天成,這也讓楊柏後退,終於明白老者為堅的意思,這個溫天成還真是性情中人。

「哈哈,楊大師,那我們這次就回去了,你放心,沒人再敢招惹生態園。」方中傑沉聲守說著,背後的韓秘書看向旁邊的吳國斌,才是的吳國斌老老實實,正襟危坐,看著楊柏無比的敬畏。

「方領導,放心,縣裡和市裡都全力支持楊大師。」

溫天成徹底喝多了,被眾人給扶上了車。眾人都一一跟楊柏告別,離開生態園。當然石靈兒離開的時候,有點不舍,那種柔情,讓旁邊的石奶奶輕輕一笑,好笑的看著兩人。

好不容易,楊柏把這些人都送走了,而背後的楊芹等人已經徹底歡呼起來,而此時劉飛卻苦著臉吼道:「楊柏,完蛋了。」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