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子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難道你林洛不知道嗎?」歐陽玉嫣嬌笑著看著林洛說道。

聽到歐陽玉嫣的話,客廳裡面的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歐陽玉嫣沒有笑,徑直走到了周冬梅和林國兵的面前,先問候過了倆人,又看著坐在他倆身邊的黎貝貝說道:「這位美女可是黎貝貝小姐嗎?」

聽到歐陽玉嫣的話,黎貝貝站了起來,對著她笑了笑,說道:「我就是,這位姐姐是?」

「我是勝天國際的歐陽玉嫣。」歐陽玉嫣說著話,伸出了自己的手。

黎貝貝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和歐陽玉嫣的手握了一下,對著她說道:「沒有想到在這裡碰上你,你的大名在我們京城可是很有名呀,今天見到你,才知道果真是名不虛傳呀。」

聽到黎貝貝的話,歐陽玉嫣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林洛站在一邊聽著倆人的談話,聽到歐陽玉嫣直接的交出了黎貝貝的名字,好象還知道她的來歷,不由得對於勝天國際的能力有了更加的了解。

就在眾人準備吃飯的時候,賀為民又打來了電話,他告訴林洛,已經派了車出來接他,讓他準備下,同時告訴林洛,黎老讓黎貝貝先在他家住上幾天。

聽到賀為民的電話,林洛只好抱歉的向餐廳裡面的眾人道歉,接著上樓換了一套衣服下來。

聽到是黎老請客,所有人都沒有意見,倒是黎貝貝看到林洛下了樓,悄悄的躲到了周冬梅的身後,害怕他把自己拉著去一塊兒吃飯。

林洛好象沒有看到黎貝貝的動作,和大家又打了聲招呼,就出了別墅。

不過等了半天,林洛卻是沒有等到賀為民派來接他的車,他這才想起來自己搬了新家以後還沒有給賀為民說過,於是他急忙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賀為民的手機,給他說了自己搬家的事情。

賀為民聽完林洛的電話,笑著說道:「改天一定前去看看林洛的新家。」然後問清楚了林洛新家的具體位置,就掛了電話。

由於這樣一個小插曲,林洛趕到黎老他們吃飯的地方,已經遲了半小時。

看到林洛進來了,房間裡面除了黎老以外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

看著滿房間的人,林洛倒是都認識。西南省省委書記黃耀華,省長賀為民,還有就是趙勝利和張教官以及王教官,不過今天王教官穿了一套便裝,大爺顯得很有女人味。

黃耀華第一個走到了林洛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緊緊地握住了林洛的手說道:「沒有想到呀,診室英雄出少年,你林洛一出馬,就把那些危害多時的沙漠匪幫給趕走了。」

林洛聽到黃耀華的話,朝著王教官和張教官看了看,他倆臉上都露出了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就是,沒有想到呀,林洛老弟,以前有些誤會,不過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就不要放在心裏面。」趙勝利也走到了林洛的身邊,主動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說道。

「好了,等會兒有的是時間閑聊,現在我的肚子有點餓了,咱們就一邊吃一邊談吧。」黎老看著幾人還要寒暄,就插話說道。

聽到黎老的話,幾人這才坐到了已經擺好了菜的餐桌旁。

今天吃飯的這家酒店是蓉城市有名的素菜館,他們做的菜沒有一點肉,這倒也很符合現代人的養生,所以生意也很好。

這一頓飯,大家主要就是吃菜聊天,沒有喝酒,因為一喝酒這個素菜的滋味就嘗不到了。

吃完了飯,黎老看著黃耀華和賀為民以及趙勝利說道:「你們三位父母官先回去吧,我今晚上要到林洛家的新房去看看。」

聽到黎老的話,黃耀華和賀為民以及趙勝利就告辭走了,臨出門的時候,三人把林洛叫出了房間,把黎老的安全託付給了他。

王教官開著車帶著黎老和張教官以及林洛回到了林洛的新家,這裡的飯還沒有吃完,幾個美女正坐在餐桌旁互相鬥酒,而且酒桌上還多了兩個人,一個是鄭柔鄭老師,還有一個竟然是秦心,她們幾女喝的還是林洛家裡面最好的茅台酒。而林國兵和周冬梅竟然坐在一邊微笑著看著幾個美女,還不時的為喝不下去酒的打氣鼓勁。

方萌萌看樣子已經有些不勝酒力了,滿臉通紅,看到林洛和黎老他們幾人走了進來,她幾步走到了林洛的面前,對著他說道:「老公,她們幾人欺負我,爸爸媽媽也不管。」說完話,她的腿一軟,直接跌倒在了林洛的懷裡面。

聽到自己兒媳婦的話,林國兵和周冬梅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嘴裡面發出了一陣「嘿嘿」的笑聲。

林洛對著身後的黎老和張教官以及王教官笑了笑,把方萌萌扶著上了樓,來到了她的卧室,把她安頓好,這才下了樓。

黎老和王教官以及張教官三人這時候也坐到了餐桌邊的椅子上,加入了斗酒的行列中,而且看黎老的樣子,那裡還有一點曾今的國家副主席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大孩子一樣,輸多了,他就開始賴賬,引得在座的眾女不時的發出一陣接一陣的嬌笑聲。

看到林洛下來了,黎老把輸掉的一大杯白酒端到了他的面前讓他幫忙喝掉,而幾個美女卻是不願意了,黎貝貝走到了林洛的身邊,奪過了他手裡面的酒杯,走到了黎老的身邊,一定要讓黎老把這杯酒喝完,不然她就準備揪住黎老的耳朵把這杯酒灌進去。

看著爺爺和孫女倆人的樣子,餐廳裡面的氣氛更加的高漲了,鄭柔和秦心也走到了黎貝貝的身邊,幫助她抓住了黎老的胳膊,讓黎貝貝把白酒灌進黎老的嘴巴裡面。

看著眼前這個情景,林洛不由得微笑著,坐到了上官玉兒的身邊,看著她低聲的問道:「這幾天沒有什麼事情吧?」

上官玉兒看了一眼林洛,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不過看到別人都在那裡玩鬧著,她低聲的對著林洛說道:「等會兒再說。」 一頓飯在熱熱鬧鬧的氣氛中吃完了,黎老由於高興,也喝了不少的酒,從餐桌邊起身,黎老就告訴林洛,他今晚要住在這裡。

林洛吩咐周媽收拾出來了三間連在一起的卧室,中間的有黎老住著,而旁邊的兩間則是由張教官和王教官住著,而他自己則住在了黎老卧室的對面。

安排好了住處,看著幾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去睡覺了,歐陽玉嫣則是來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要求自己也要有一間卧室,今晚上她也要住在這裡。

林洛只好讓周媽再收拾出來了一間卧室,讓歐陽玉嫣住下了。

終於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林洛看到整棟別墅就剩下了自己一人了,他才邁步來到了上官玉兒住的卧室門口,輕輕的敲了敲卧室門。

手工業清脆的聲音傳進了林洛的耳朵裡面:「進來吧,房間門是開著的。」

林洛推開了卧室門走了進去,上官玉兒正坐在自己的電腦前面看著淘寶網,現在淘寶購物已經成為了平常人家的必選。

「師姐,你說的家裡面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林洛走到了上官玉兒的身邊,在她的床沿上坐了下來,問道。

「最近不知道誰放風出來,說是大師兄和二師兄為了黑市主人的位子,已經聯手準備對付你,爹爹為了這件事情,讓大師兄和二師兄回來解釋清楚,可是倆人都沒有回來,爹爹正準備派遣人手前往大師兄和二師兄那裡強迫兩人回來,倆人要再不回來,黑市這一次內訌是肯定要發生了。」上官玉兒看著林洛,滿臉擔憂的說道。

林洛聽完上官玉兒的話,好一會兒也沒有說話,看樣子黑市這一段時間因為上官無畏宣布自己為黑市未來的接班人以後,他的那些師兄們心裏面的不滿正在化為行動了。

「明天我和你一塊兒去見師傅,還有你的洛寒劍我也帶回來了,馬上又要開市了,我們一塊兒多煉製一些丹藥出來。」好一會兒,林洛看著上官玉兒說道。

上官玉兒對著林洛點了點頭。

出了上官玉兒的卧室,林洛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早就偵查到了方萌萌已經在他的卧室等著他了。

這一晚上,自然是一個消魂的夜晚。

早晨起了床,吃完了早飯,黎老就和黎貝貝出去逛街了,本來黎老的意思讓林洛也一塊兒去,但是林洛由於要去黑市,所以就拒絕了黎老的邀請。

黎老這一次純粹是陪著林洛來蓉城的,沒有任何的事情,所以他這一次也想好好的逛一逛蓉城。

黎貝貝自然是樂意陪著爺爺逛街了,長到這麼大,她還真的沒有幾次像這幾天好好的放開逛過一個地方。

王教官和張教官自然是跟著黎老和黎貝貝倆人一塊兒出了林洛的別墅,不過老人家可是說了,晚上還要來這裡住宿,還要吃周媽做的菜,還有和幾個美女一塊兒喝酒。

歐陽玉嫣也告辭走了,而方萌萌和鄭柔倆人坐了一輛車各自回到自己的學校去了。

林洛和上官玉兒帶好了自己的寶劍,開著車來到了黑市的總部。

在一間隱蔽的房間裡面,堆滿了各種藥材,林洛和上官玉兒到了以後,也和上官無畏沒有說什麼,直接就來到了這裡開始煉製丹藥了。

當看到林洛和上官玉兒準備開工了,上官無畏直接出了這間房間,跑了一壺茶水在門口坐著,慢慢的喝著茶,看著書。

一上午的時間,林洛和上官玉兒抓緊時間煉製丹藥,把這間房間裡面一半的藥材煉製成了丹藥,中午吃了點東西,倆人也沒有休息,繼續煉製丹藥。

雖然這一次上官無畏給的藥材並不是很極品,但是有了烈火劍和洛寒劍的幫忙,煉製出來的丹藥基本上都是中上品的。

下午四點鐘左右,林洛停止了煉製丹藥,他等一會兒還要回去,王教官打來了電話,黎老他們逛完了街,準備回別墅了。

看到林洛和上官玉兒倆人出來了上官無畏急忙給倆人倒了兩杯茶水。

林洛接過了茶水,一口氣就喝完了,感覺還有點不解渴,就拿過了上官無畏的茶壺,又倒了一茶杯,大口喝完了。

看著林洛喝茶的樣子,上官無畏連連的搖頭,嘴裡面自言自語的說道:「可惜了,可惜了。」

「好了,爹爹,不要可惜了,我們已經把三分之二的藥材用完了,丹藥都在裡面的瓶子裡面,你去看看吧。」上官玉兒看了咿呀上官無畏,笑著說道。

聽到女兒的話,上官無畏幾步走進了那間房間,看到裡面果真如同上官玉兒說的一樣,他的臉上露出了驚異的神色,不過他沒有問什麼,而是看著林洛說道:「林洛,辛苦了,我讓人準備一點吃的,我們爺倆好好的聊一聊。」

「不了,師傅,今天我家有一個很重要的客人,我先回家了,有事情明天我們再好好的聊。」林洛又喝了一杯茶水,看著上官無畏說道。

「那好,這幾天你們注意安全。」上官無畏說著話,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兩把精緻的手槍遞給了林洛。

林洛接過了手槍,看了一眼,突然想起了楊威那天使用過的那把手槍,在楊威死後,就好象沒有見過,那天他也忘記這件事情了,不知道百合在把楊威的屍體化解的時候見到了沒有。

「這兩把手槍留給你的家人護身,也算是我給你家人的禮物》」上官無畏看著林洛,微笑著說道。

看到上官無畏拿出了這兩把手槍,上官玉兒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一股羨慕的神色,她可是知道這兩把手槍的價值的。

林洛看了一眼上官玉兒,笑著把手槍裝了起來。

「這兩把手槍上官玉兒知道咋樣用,就讓她教你吧。」上官無畏也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笑著說道。

又和上官無畏閑聊了幾句,林洛就和上官玉兒離開了黑市的總部,他倆的兩把寶劍可都是緊緊的抱在各自的懷抱裡面。

這一次是上官玉兒開著車,而林洛坐在她的身邊。

汽車在路上急馳著,在走到一處比較偏僻的陡峭的山腳下的時候,有兩輛拉著貨的貨車在前面慢悠悠的行駛著。

看著前面這兩輛貨車,不知道為什麼,林洛總是感覺到有危險向著他們撲了過來,他迅速的把自己的神識釋放了出去,在探尋到前面貨車裡面裝的物品的時候,他不由得大驚失色,急忙讓上官玉兒停住了車,他一把把上官玉兒推出了車門,接著他自己也跳下了車。

倆人落地的時候,林洛快速的來到了上官玉兒的身邊,拉住了她的手,向著附近的一處巨石後面奔了過去,同時他的雙腿也狠狠地踢了一下自己的車子,停住了的車子快速的向前沖了過去,沖了十幾米停了下來。

前面那兩輛貨車也停了下來,從車上跳下了十餘個蒙面人,手裡面都提著武器,其中兩個傢伙竟然還扛著機槍。

這些人一下車,手裡面的武器就對準了林洛的車子,那些槍口噴出了無數顆子彈。

林洛這時候已經拉著上官玉兒躲藏在了附近的一塊巨石後面,看到自己的車在在彈雨中很快就爆炸了,倆人的臉上的流出了冷汗,剛才要是那些傢伙早一點下車,估計他們倆人現在已經隨著車子化為了火焰。

那些人看到車子爆炸了,也沒有走,而是繼續警惕的看著車子,等到車子燃燒的差不多了,才有一個傢伙小心翼翼的來到了車子跟前,不過很快的,他就對著身後的那些傢伙叫道:「沒有人,他們跑了。」

聽到那傢伙的話,那十餘人騷動了起來。

「好了,他們跑不遠,兄弟們,給我找出來。」那個站在林洛車子邊上的傢伙大聲的叫了一聲。

那些傢伙們有兩人從自己的懷裡面掏出瞭望遠鏡,仔細的看了起來,而另外一個傢伙把自己懷裡面的一個小盒子也打開了,裡面冒出了兩個天線一樣的東西。

「把手機關了。」一直就隱藏在巨石後面的上官玉兒看到那個小盒子,急忙對著林洛說道,說完話,她急忙把自己的手機掏了出來,關了手機,而且還把手機電池也取了出來。

林洛也學著上官玉兒的樣子,關了手機,把手機電池也取了出來。

上官玉兒沒有再說話,繼續看著那些人的動作。

「老大,他們應該逃到這座山上面去了。」拿著望遠鏡的一個傢伙對著他身邊的一個傢伙說道。

「他們是怎麼知道我們會在這裡伏擊他們。」那個老大沒有回答身邊兄弟的話,而是自言自語了一句。

「老大,現在檢測不到他們手機的任何信號。」那個拿著小盒子的傢伙擺弄了半天小盒子,也對著自己的老大說道。

「我就不信他們長了翅膀了,兄弟們,三人一組,找到了儘管開槍。」那個老大聽到這話,冷冷的說道。

那些傢伙們迅速的三人一組,開始向著林洛這邊搜索了過來。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那些傢伙們,林洛把上官無畏交給自己的兩把手槍拿了出來,塞到了上官玉兒的手裡面。 上官玉兒接過了林洛遞給自己的兩把槍,對著他笑了笑,低聲的說道:「這把槍我只能用一個,這一把你拿著,我教你咋樣用。」說完話,她又把一把槍遞給了林洛。

林洛接過了那把槍,好奇的看了一眼上官玉兒。

上官玉兒沒有再理睬林洛,而是把槍上面彈匣取了下來。

看到空空的彈匣,林洛的臉上好奇的神色更加的濃了。

上官玉兒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彈匣,一股股真氣快速的從她的身體裡面運轉到了彈匣裡面,一會兒的時間,林洛就看到彈匣裡面的真氣竟然幻化成為了子彈。

上官玉兒這才把彈匣又裝回到了槍裡面,把槍口對準了已經距離他們不到三十米遠的那伙人中扛著機槍的那個傢伙。

林洛也急忙把自己手裡面那把槍的彈匣卸了下來,學著上官玉兒的樣子,把真氣輸進了彈匣裡面,他現在的修為比起上官玉兒不知道高了多少,所以不到兩秒鐘的時間,他的真氣就在彈匣裡面幻化成為了子彈。

「你瞄準那一個機槍手,我數三聲,一塊兒開槍。」上官玉兒看到林洛的動作,臉上露出了欽佩的神色,低聲的對著林洛說道。

林洛點了點頭,把自己手裡面的槍口瞄準了那一個扛著機槍的傢伙。

上官玉兒低聲的數起了數字:「一,二,三。」當她數到三的時候,倆人同時扣動了手裡面槍的扳機。

兩聲就好像炒豆子一樣大小的聲音傳到了倆人的耳朵裡面,接著兩顆真氣子彈歡叫著向那兩個扛著機槍的傢伙飛了過去。

被上官玉兒瞄準的那個傢伙慘叫了一聲,被槍裡面的真氣子彈結結實實的擊中前胸,而被林洛瞄準的那個傢伙則運氣好一點,被真氣子彈擊中了肩膀。

不過真氣子彈擊中兩人以後,很快的,倆人的身上冒出了一團火,而且這火燒的很快,很猛,他倆身邊的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倆身上背著的子彈袋就被引燃了,接著「轟隆」一聲,那些子彈爆炸了開來。

雖然有很多子彈被那兩個扛著機槍的傢伙的身體直接吸收了,他倆甚至於只是慘叫了一聲,身體被那些子彈打成了碎片,但是還有不少的漏網子彈向著他倆身邊的兄弟無差別的覆蓋了過去,一陣慘叫聲傳了出來,除了五六個見機快的直接趴在了地上,剩餘的都被自己的兄弟的機槍子彈擊中,相伴著去見上帝了。這中間就包括那個被叫做老大的和那個拿著小盒子的兩個傢伙。

剩餘的那五六個人一直趴在地上不敢把自己的頭抬起來,當爆炸聲停止的時候,他們才抬起了頭,看到眼前的慘象,幾人全部愣住了。

上官玉兒把自己的嘴巴緊緊地閉著,槍口對準了一個趴在地上傢伙的腦袋開了一槍。

那個被真氣子彈擊中的傢伙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來,他的腦袋就突然爆開了,一股冒著熱氣的紅白之物噴到了半空中,還沒有落到地上的時候卻是就在半空中燃燒了起來,而他的腦袋也隨之燃燒了起來。

趴在地上剩餘的幾人看到這一幕,都愣住了,張大了嘴巴。

上官玉兒又對著倆人射出了兩粒真氣子彈,一粒擊中了一個傢伙,他的下場和自己身邊的夥伴一樣,而另外一槍則是打到了那一個傢伙身邊半米遠的地方,看著自己的身邊突然燃起了大火,那傢伙一下子站了起來,朝著貨車跑了過去。

這時候,趴在地上的只有兩人了,看到自己的夥伴跑了,倆人也急忙站了起來,向著那輛貨車跑去。

林洛看了一眼身邊的上官玉兒,把自己手裡面的槍裝到了自己的懷裡面,站了起來,拉住了她的手,也向著那輛貨車跑去,那三個傢伙剛上到一輛貨車上面,還沒有開車走,林洛和上官玉兒也已經上到了貨車的貨箱上,倆人趴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貨車順著公路狂奔了起來,擠在駕駛室裡面的三個傢伙還不時的把腦袋伸到窗外看一看,就唯恐林洛他們追上來。

貨車來到了一處岔路口,拐了進去,來到了一處鄉村公路上,繼續急馳著。

來到了離公路有十餘里的一處小村子,貨車停了下來。

三人從車駕駛室下來,向著村子裡面一處房子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嘴裡面還叫著:「魔鬼,魔鬼。」

從那棟房子裡面出來了三人,看到向著這邊跑來的三人,為首的那個大叫了一聲:「楊三,怎麼回事情?」

「魔鬼,我們碰到魔鬼了。」楊三對著那三人大聲的叫道。

聽到楊三的叫聲,那個為首的快步走到了他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巴掌,在他的臉上結結實實的扇了幾下,然後有對著另外倆人結結實實的扇了幾下。

那三個傢伙不再叫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

「進去說。」那個為首的說著話,轉身又進到了那棟房子裡面。

其餘的五人也跟著走了進去。

「師姐,你認識這幾人嗎?」林洛看了一眼身邊的上官玉兒,低聲的問道。

「不認識。」上官玉兒看著林洛也低聲的回答道。

林洛又對著上官玉兒低聲的說道:「你在這裡等一會兒,我過去看看。」說著話,他的身體從車廂上站了起來,下了車,向著那棟房子走了過去。

依照林洛現在的修為,他很輕鬆的就來到了那棟房子跟前,把自己的身體隱藏在一處黑暗處,把自己的頭貼在了牆壁上,聽著裡面的談話聲。

不過房子裡面好久都沒有傳出來什麼聲音,林洛把自己的神識釋放了出去,看到了裡面的情景。

房子裡面竟然沒有一人。

林洛再一次把自己的神識的搜索範圍擴大了,這一次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對象,這個房子裡面有一出地下室,那幾人都在地下室裡面。

林洛進到了動作裡面,找到了地下室的進口,也進到了裡面。

裡面的那三個回來的傢伙正在向那三個講述著今天發生的事情,猛然看到林洛進來了,六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那個為首的傢伙從自己的懷裡面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槍對準了林洛,冷聲的問道:「你是誰?」

林洛好象沒有看到那把對著自己的手槍,而是走到了裡面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著幾人問道:「你們是誰?為什麼要襲擊我?」

「你就是那個黑市主人的弟子?」聽到林洛的話,那個為首的驚叫了一聲。

「是的,你們究竟是誰?是誰讓你們襲擊我的。」林洛看著那個為首的又問道。

「你去死吧,到閻王那裡去問吧。」那個為首的說完話,扣動了手裡面手槍的扳機。

林洛的身體沒有動彈,他把動態神瞳施展了出來,看清楚了子彈的軌跡,頭向著一邊偏了一下,那粒子彈擦著他的耳朵飛了過去。

那個為首的臉色變了,手指連連的扣動著扳機,手槍裡面的子彈歡叫著從槍口飛了出來,向著林洛射了過去。

林洛站了起來,身體奇異的扭動著,躲過了射向自己的子彈。

那把手槍裡面的子彈被射擊完了,在那個為首的再一次扣動扳機的時候,再沒有一粒子彈射出來,但是那個為首的好象不知道,還是連續的扣動著手槍的扳機。

林洛又坐到了椅子上,看著那個為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

其餘的五人臉色蒼白的看著林洛,那眼神就如同看到了魔鬼一樣。

那個為首的傢伙終於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看著眼前的林洛,臉上也露出了驚懼的神色。

「好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什麼人了吧。」林洛看著那個為首的,又冷冷的問道。

那個為首的看著林洛,突然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個紙包,把裡面的東西向著自己的嘴巴倒了進去。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