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思思啊,這個話咱們還是少說,萬一被人聽見了可不好啊。」王明宇趕忙咳嗽一下提醒道,這玩意被軍統的聽見了他倒是沒有什麼,聶思思可能就有危險了。

「怎麼啦?你看看咱們這麼辛苦跟日本人打仗,他們難道還來刁難我們嗎?這樣的話,何苦跟著他們賣命呢?」聶思思反問道「這個理自然是這樣,但是人與人之間哪裡有那麼容易相處,今天的敵人或許就是明天的朋友。」王明宇有點無奈的解釋道,因為這個時候跟聶思思解釋這麼多也沒有用,聶思思根本就沒有誰是誰非的概念。

王明宇這就有點瞧不起聶思思了,聶思思也知道國民-黨與共產-黨之間的區別,聶思思就特別的討厭國民政府宣傳共產-黨什麼共產共妻的理論,聶思思是受過教育的知識分子,自然知道那一套騙人的把戲,所以聶思思才有那一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理論。當然加入共產-黨是王明宇內心深處的想法,在外人看來王明宇就是一個標標準準的國民-黨軍官。而且是一個很有前途的國民-黨軍官。

王明宇也不和聶思思多做細說,只是說了幾句就跟聶思思、張德恩等人一起前往斷橋處,情報科的人員已經將路線給88師擬定好了,原本打算強行進入的88師,這個時候也是坐享318旅的勝利果實,他們甚至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輕鬆進入羅店的防區。這是88師沒有想到的一件事情。

說起88師,淞滬會戰期間,也是主力部隊。8月11日,京滬警備司令張治中將軍率第87、第88師到上海楊樹浦及虹口以北布防,中國空軍主力也開始由華北向上海方向集結。13日,日海軍陸戰隊首先由虹口向天通庵車站至橫浜路段開槍挑釁,再以一部向寶山路、八字橋、天通庵路進攻,被第88師擊退。張治中的第9集團軍從15日起,向日軍發起多次圍攻。第87師攻佔日本海軍俱樂部,第88師沖入日本墳山陣地。19日,從西安調來的第36師投入戰鬥,於21日攻入匯山碼頭,嚴重威脅日本海軍陸戰隊。22日,日上海派遣軍先頭部隊開始在楊樹浦附近登陸。第9集團軍側翼受到威脅,反擊作戰遂告中止。

這個期間88師基本上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傷害,建制還算齊全,本來蔣委員長的意思就是撤下88師,但是王明宇的突然冒出,使得蔣委員長對於淞滬會戰的影響也有了一些想法,畢竟現在318旅給國民政府的正面形象提升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這個時候在畏畏縮縮的話,他老蔣實在也是當不得統帥的料子了。

第88師是原原國民警衛第2師改編,於去年年底完成的整編,去年十月份授旗儀式舉行。師長孫元良,副師長馮聖法,參謀長張柏亭。淞滬會戰期間,第264旅黃梅興少將為國捐軀。演繹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戰史詩。

這次師長孫元良受蔣委員長的命令和張治中將軍的委託,前來增援88師,說起來88師能這麼準時的到來的確是看在蔣委員長和張治中將軍的面子。說起孫元良這個人,王明宇實在是太熟悉了,這個哥們可是活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人物。就在王明宇穿越的前幾年也就是2007年才去世。此外,王明宇最熟悉他得就是他得外號了,人稱「飛將軍」,這個飛將軍可不是打仗勇猛的意思,相反卻是逃得飛快的意思。因北伐期間臨陣脫逃,且屢次有擅離部隊獨自逃跑的經歷,所有榮獲綽號「孫飛將」,諷刺他不以逃跑為恥。孫元良還曾被贈言:成功雖無把握,逃跑卻有決心。

可以說88師的到來對於羅店來說是福是禍尚未可知。但是王明宇知道,如果88師守羅店,此刻孫元良估計早已經飛到十萬八千里之外,誰讓他正好又姓孫呢?孫元良曾經就差點被蔣委員長一氣之給槍斃了,最後還是薛岳、劉峙等人的勸說下,那個時候的孫元良才逃過一劫。

王明宇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因為現在他們是以援軍的身份出現,所以王明宇表面文章還是要做好的。否則到時候說起來反倒是王明宇占著有那麼點軍功就自視甚高,看不起黃埔前輩云云了。

淞滬會戰期間,88師作為德式師主力之一,首當其衝沖在了最前面。

國難當頭,孫元良倒也賣力,88師將士用命,奮力拚殺。可惜由於整個戰役戰術的失誤,遲遲未能攻下日軍陣地。反而是日軍依託火力優勢和堅固工事,固守待援。隨著日軍的增援,國軍不得不轉入防禦。在這僵持狀態下,孫元良貪財好色的本性開始顯露。財政部為88師撥了26萬元國防工事費。不過閘北有的是倉庫、鋼鐵,以及老百姓逃亡后留下的空屋。孫部就地取材修築工事,未花分文。所撥經費基本落入孫元良的腰包。結果由於材料質量不合格,工事防禦效果低下,以至守軍士兵往往未見敵寇一面,就在這劣質工事中葬身於日寇炮火之下。

要知道,後來鎮守四行倉庫的謝晉元的八百壯士就是這位大名鼎鼎的孫元良孫師長提議的,其這麼做的目的只是為了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對中國抗日戰爭的同情心。而孫元良居然能夠憑藉這樣的事情因功晉陞中將。這不得不說是一個諷刺。 王明宇看著臉色還有點發白的孫元良說道:「我們先到旅部的作戰會議室去吧,這裡著實有點黑燈瞎火的,我們到那喝喝茶,聊聊天!」

孫元良一行人趕忙點點頭,孫元良此時有點想拉攏王明宇的意思,於是笑呵呵的說道:「王老弟太客氣,那我們就聽王老弟的?」,說完,孫元良轉頭過去看了一眼,旁邊的無不點頭稱好,畢竟現在羅店外面的情況實在讓這幫子整天高高在上的御林軍有點受不了。

穿過幾座民房和兩條街道,王明宇等人進入了一座面積比較大的民房之內,這就是通往羅店地下指揮部的位置。然後孫元良等人以為這民房就是作戰會議室,心中不僅有點慌張,畢竟他們也是被日軍飛機摧殘過的人,就這麼呆在這地方也實在是太不安全了。雖然現在是晚上,但是很惜命的孫大師長在美人面前也拉不下面子說這裡不安全,這不是顯得他太貪生怕死了嗎?

待到王明宇領著他們進入羅店地下指揮部的時候,孫元良鬆了一口氣,立刻精神抖擻起來坐在平時王明宇坐的位置上,然後端起一杯茶示意眾人坐下,抿了一口茶道:「此次委座特命我中央軍第88師前來支援羅店,從而減輕羅店守備之壓力。本人倍感惶恐,但是軍令如山,不由得我不來,這次委座讓我來和王旅長配合,我也是感到榮幸之至啊,王旅長國家棟樑、黨國人才,也正是我黃埔人的驕傲嘛。現在我88師團級以上軍官都在這裡,雖然有點擁擠,但是也還湊合,畢竟是戰時需要嘛!」

王明宇笑了笑道:「原本來的就急,所以只能先弄個臨時的湊活湊活,我想等明天是不是擴大一下這個地下指揮部?」

孫元良擺擺手道:「不用,我88師指揮部,我準備另外在弄一個,這個還是留著給318旅的兄弟們繼續使用好了。」,孫元良的心思就是把他的指揮部弄的往後面去一點,這樣即使逃跑他也覺得安全點。說完,孫元良叫讓自己的警衛員去交代下去,迅速選址開始動工。

王明宇又道:「既然孫師長執意如此,我也不好強求,呵呵,自我318旅守備羅店,已經歷經了大小數場戰鬥,孫師長您看?」

孫元良眉毛一挑心道:「這王明宇還真夠直接的,我還想著讓他多出出力呢,他現在就開始給我上眼藥了?」,於是他笑笑道:「王旅長這個事情不急不急,你看看我軍一路舟車勞頓,是不是要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在去陣地上看看?」

王明宇道:「日軍目前把他們奪過去的陣地讓出來,這是一個天賜良機,我們可以趁著夜色加緊構築工事…」

孫元良沒等王明宇說完道:「好了好了,王旅長,這個事情就按我說得辦,等我兄弟們休息好了再去也沒有事情。」

王明宇一聽等你兄弟休息好了再去也不遲,心中一涼,這日軍暫時性的退讓,肯定是在等待援兵,不想坐無謂的損失,只有現在搶佔先機,才能有可能頂住日軍強大的攻擊。畢竟他88師在牛,能牛的過自己的318旅?王明宇覺得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有這樣的師長,88師的戰鬥力可想而知!如果不是仗著武器裝備精良,他們也配成為精銳?隨便把他們的武器丟給川軍什麼部隊,估計打的都能比他們好。

孫元良看王明宇沒有說話,於是道:「王老弟,你放心吧,你先給我說說現在是什麼個情況,一會我們再討論這個問題。」

王明宇心想,看來之後略帶欺騙性的告訴他了,於是道:「日軍整個第三師團已經被我軍消滅殆盡,目前日軍第三師團兩萬六千餘人,僅剩下不到四千人苟延饞喘…」

孫元良又打斷了王明宇的話說道:「什麼?日軍兩萬餘人被你們318旅消滅了?你確定?」

旁邊的張德恩不樂意道:「我說長官,難道你剛才沒有看見外面躺著那麼多鬼子的屍體嗎?」

孫元良一陣無語,這他媽-的也讓人不可思議了吧,孫元良之所以這麼囂張是因為他仗著人多,裝備精良能夠在正面戰場上和鬼子拼一拼,但是遇到這麼能打的他還真是頭一次遇見。怪不得委座能夠下狠心把他得88師調到這麼個鬼地方。原來是準備以318旅為核心,自己策應的啊。虧當時出發的時候孫元良還以為318旅被日軍圍住,讓自己救援來著呢。

不過孫元良轉念一想,318旅僅僅憑藉這麼點兵力就能和這個第三師團抗衡,是不是這伙鬼子都是新兵組成的?也是孫元良對於日軍根本不了解,只要他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日軍的第三師團有多麼的出名了。現在孫元良滿腦子就是那剩下的幾千小鬼子,他想如果他把這些小鬼子都給幹掉的話,那麼在委座和那些個最高統帥部的人眼裡還不是人中之龍了?他知道以前他的名聲不太好,現在一個可以把他抬高到民族英雄的機會就擺在他的面前,他孫元良能不心動嗎?

剛剛還精蟲上腦的孫元良此時正在思索著如何把318旅已經消滅掉的這麼多鬼子搶一點功勞過來,於是孫元良道:「我記得王旅長好像只上報了兩次大捷吧?」

王明宇不知道孫元良的意思於是說道:「不錯,委座都明碼通電全國的!」

孫元良低沉道:「我記得好像兩次加起來也不過萬餘人,怎麼現在就消滅了兩萬多人呢?」

張德恩道:「長官,難道我們昨天一天和鬼子浴血奮戰到剛才是白乾的?我們的那幾千兄弟是白死得不成?」

王明宇呵斥道:「張團長注意你的言辭!」,然後轉頭笑了笑對孫元良說道:「讓孫師長見笑了,我們這個張團長是個直脾氣,忘孫師長不要見怪!」

孫元良呵呵一笑道:「不見怪,不見怪,性情中人我很是佩服啊!」,其實孫元良之所以不生氣,是因為他得到他想得到的信息,從張德恩的話語中可以看出,從昨天到現在318旅又創造了輝煌的戰果,雖然內心很嫉妒,但是不得不承認,這支隊伍實在是很厲害,日本人不是老鼠,不是想殺就殺,想滅就滅的。但是孫元良現在已經盯著剩下的幾千名鬼子了,孫元良迎難而上可能做不到,但是痛打落水狗的好事,一定是要做的。

現在的日軍就是強弩之末,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時機。俗話說的好,脫毛的鳳凰不如雞,現在的日軍就是這麼個情況,再後來孫元良又聽到了日軍的野戰重炮已經被王明宇摧毀,心中更加的篤定。

當然王明宇可沒說野戰重炮被自己給弄過來了,這麼愚蠢的事情他王明宇怎麼會做呢?現在的王明宇已經基本了解了孫元良的想法,王明宇知道孫元良之所以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究其原因就是這份沒有上報的功勞,可以幫助他孫元良由少將變成中將。短期內王明宇是不可能在升了,至少王明宇是這麼認為的,其實分一點功勞給孫元良王明宇如果在沒有見到孫元良之前的話,倒是也無所謂,現在真正看見本人的時候,王明宇有一種相當倒胃口的感覺。

尤其是他對聶思思那種赤-裸裸的眼神,讓王明宇從內心裡感到不舒服,而且雖然和聶思思兩人之間沒有真正的表白,但是王明宇已經把聶思思當做自己的親人,或者說是女人了。王明宇也知道,像孫元良這種有事有人無事無人的人是靠不住的。所以王明宇決定不讓孫元良有這個機會搶那些為抗戰英勇犧牲的318旅戰士們的功勞。

於是乎,王明宇低聲的在林文耳邊說了幾句,然後又笑呵呵的走了回來道:「孫師長是不是要打日軍?」

孫元良道:「我軍既然來到羅店就一定要讓日軍給我留下點深刻的印象,否則他當我們國-軍好欺負的呢?我是這麼想的王老弟,你看這次行動是不是就交給我們88師來做呢?」

王明宇當即點點頭道:「孫師長放心,孫師長作為黨國優秀的高級將領,如此真心誠意的為黨國付出,我怎麼能夠拒絕孫師長的一片好心呢?」

孫元良大聲笑道:「王老弟就是痛快,放心事成之後也有王老弟的一份功勞!」,孫元良的話意思很明顯,你王明宇沒有報上去的功勞要我們兩個分了,而且他孫元良要佔大頭。

王明宇連忙稱:「不敢不敢!」,心中冷笑,就這鳥樣,搶起功勞來到也不含糊,可惜註定是想不到的了。因為王明宇剛才已經命人給南京發電,把88師來之前的情況都報給了委座。到時候即使孫元良翻臉,王明宇也有推托之詞,那就是王明宇並不知道,是底下的情報科長擅自給委座報喜的。到時候在唱出雙簧,愣他孫元良在牛,也翻不出他王明宇的五指山。 羅店地下指揮部內,氣氛一片祥和,88師師長和318旅旅長兩人『親切』的交談著,此時的孫元良心中如有萬千螞蟻一般的煎熬著,現在日軍就有殘部不到四千人在那,而且剛剛和318旅打過,88師宜將剩勇追窮寇的作風是不是要顯現出來呢?現在最大的誘惑就是只要全殲這批日軍,孫元良可以說就會成為徹頭徹尾的民族英雄。

孫元良記得剛才王明宇是這樣說的,鬼子已經不足四千人了,而且還有不少是輜重隊,現在鬼子已經不敢衝鋒了,他們身後可是他們的軍火庫,一旦軍火庫完蛋了,鬼子也就完蛋了,而且據情報顯示,日軍這不到四千人當中有第三師團的師團長藤田進中將,有下面的一個旅團長野堪一郎少將,還有這數不清的大佐中佐少佐,只是我們318旅已經連續打了好幾天了,現在急需調整,所以我們就不參加這次88師的行動了。

孫元良動心了,以前再怎麼打仗都是小打小鬧,什麼時候有過消滅鬼子千人以上的戰績的?現在一個巨大的軍功就擺在面前,就好像318旅在吃桃子,之前的摘桃子、洗桃子都已經讓318旅給弄完了,現在88師一過來就撿到一個現成的,這能不讓孫元良激動嗎?孫元良從軍也是被*無奈,說到底他骨子裡還是一個讀書人,像民族英雄這樣的稱號對他的誘惑力那是相當的巨大的,雖然孫元良很貪財,但是此時要是有人拿十萬大洋和一個民族英雄的頭銜出來問他要什麼,孫元良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民族英雄,孫元良知道名與利是分不開的,有了名想死都難,以後不敢發生什麼事情,只要今天的戰績一曝光,之後就是委座要看自己的腦袋,也要看看全國人民答應不答應。

孫元良這樣想的確也沒有錯,雖然王明宇很看不慣他這種人,但是王明宇想著如果你要真有能耐把這些鬼子給吞了,送你這份大禮又何妨呢?誰讓你來支援我了呢?但是這四千多鬼子是這麼好對付的嗎?能夠在敵我拼殺這麼激烈的戰場上生存下來的士兵,肯定絕大部分已經屬於日軍精銳中的精銳,這也就是越往後面打,出現的傷亡越少的原因。

不但孫元良心動了,就連他旁邊的馮法聖和張柏婷也心動了,王明宇給他們畫的那個蛋糕實在太誘惑了,他們兩人想著即使孫元良吃肉,最後少不得他們兩個也得有點湯喝喝吧?孫元良也看出其他幾人的意動,然後站起來一臉嚴肅的說道:「王旅長,這個事情我也徵求一下我們參謀長和馮師長的意見,你看如何?」

王明宇笑道:「這是你們88師的事情,我就不好發表意見了,我就在這裡先祝你們旗開得勝!」

孫元良瞬間嘴笑的跟菊花一般的燦爛,對著兩人問道:「不知兩位…」

張柏婷首先站起來說道:「這批鬼子已經是秋後的螞蚱,我同意師座的意見!」

馮法聖站起來點點頭道:「我也同意!」

雖然兩人表現的很淡漠,但是其內心的想法又有誰知道呢?何況打仗也輪不到他們打,即使失敗了也有孫元良頂著,成功了雖然功勞少點,也足以陞官了。

孫元良也道:「兩位和我的想法不謀而合,看來這次我們88師又要和日本人死磕了啊!」

王明宇拱拱手道:「此次羅店大捷定有諸位長官一番豐功偉績啊!」

孫元良看著王明宇如此上路,心中也是高興,盡然很給面子的不再用猥瑣的目光看聶思思了,但是王明宇知道,狗改不了吃屎。

王明宇又道:「孫師長,之前我們提到的先前日本人奪過去的陣地,你看?」

孫元良這個時候當然不在含糊道:「這個王旅長放心,這些陣地是我軍守備羅店之根本,定然全力改造,一定讓羅店固若金湯,不辜負委座的期望!」

王明宇道:「那是自然,88師的威名,早已深入人心,孫師長出馬定然馬到功成!」

孫元良笑眯眯道:「哪裡哪裡,王旅長的成績讓黨國無數將領汗顏啊!」

王明宇擺擺手道:「實在是趕巧了,運氣使然運氣使然!」

孫元良道:「那王旅長先帶隊休整,我現在去會會這幫小日本?」

王明宇道:「那好,我等著孫師長和88師得勝歸來的好消息啊!」

孫元良笑道:「客氣,儘力而為,儘力而為!」,雖然現在孫元良滿腦子都是軍功,但是跟王明宇這一番客氣還是很有必要的,畢竟自己報上去的軍功沒有王明宇幫自己報上去來的令人信服。

孫元良不知道,王明宇已經在內心裡給他判了死刑,王明宇難道還會幫這種人?顯然不會,王明宇知道別看自己打日本人打的這麼利索,換成88師未必就能行,日軍是那麼好打的嗎?王明宇是用了那麼長時間的艱苦訓練才帶出這一批隊伍的,而且318旅的直屬隊立功不小,如果沒有直屬隊的完美髮揮,想要和這些日本人硬拼?省省吧。

這些孫元良不知道,他就是覺得318旅才幾千人就能幹翻這麼多日本人,那麼他手下一萬多人,對付這區區幾千日本殘兵,而且還是沒有重武器的殘兵,那還不是手到擒來?所以現在孫元良為了儘快結束戰鬥,已然選擇了最為不妥的強攻。88師在國-軍中屬於精銳,但是在日軍眼中還是有點不夠看,現在的日軍所害怕的是整體素質高於他們的318旅,而不是別的隊伍。

藤田進知道支那軍援兵到來的消息,才主動撤離了戰場,但是隨著而來的第二封電報,詳細的闡述了88師的主要構成,和戰鬥力狀況。看了這封電報,藤田進的心中又開始活絡了起來。藤田進知道,他不想面對的是318旅,而不是這個88師,如果現在的88師來守備羅店,藤田進有信心,讓現在剩下的不到五千日軍拿下羅店。但是現在援兵到來是不是意味著換防?這個情報部門沒有給出正確的答案。

但是藤田進知道就是換防也不可能這麼快,而且藤田進也知道自己這次最主要的目的不是進攻,而是也等待援兵。沒有想到318旅這麼頑強,藤田進本來以為現在已經在羅店裡面睡大覺呢,誰知道現在這麼憋屈。

這個時候一個士兵進來說道:「師團長閣下,支那軍現在正在向我軍剛撤退的陣地上襲來,有一部分支那軍正在陣地上構築工事,另外一部分緩緩向我軍方向*近,開始構築臨時工事!」

藤田進霍的一下站了起來問道:「是哪個支那軍?」

這個士兵一愣,哪個支那軍?支那軍還分哪個?看著這個士兵疑惑的眼神,藤田進才想起來他並沒有把羅店援兵到來的事情告訴他的那些手下,於是道:「好了,你先下去,通知各位大佐前來開會!」

藤田進不著急的原因是因為他現在冷靜一下已經知道,這個時候還有力氣攻擊的不可能是鎮守羅店的318旅,肯定是前來支援的援兵。藤田進反而鬆了一口氣,被318旅搞的幾乎整個第三師團都被滅了,現在的藤田進內心裡肯定惱火萬分。現在這個時候,一支戰鬥力不如日軍的支那軍過來,正好讓藤田進有了一個發泄的地方。

但是藤田進唯一擔心的就是318旅是否趁此機會來攻擊自己,不過藤田進現在已經無力反擊,只能被動防禦,所以也沒有太過擔心。畢竟攻堅戰和防禦戰是兩個不同類型的概念。不過藤田進內心還是期望318旅現在不要參與進攻,一旦第11師團到來,那麼他的底氣就足了。現在藤田進處於一種很矛盾的心理。他既希望318旅不參與進攻,又希望318旅不要走。

實在是被318旅搞的頭疼不已,藤田進自知現在想報仇又沒有那個實力,只能等第11師團過來,然後替第三師團報仇了,畢竟先是因為第11師團的清池聯隊被滅,自己才主動請纓的,也算是為清池聯隊才將第三師團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一眾日軍軍官進入了第三師團的臨時作戰指揮部。藤田進把剛才的情況說了一遍,日軍的那些軍官現在已經不管是誰了,只要是支那人的軍隊,他們就覺得必須消滅他們。現在雖然人數不佔優勢了,但是支那軍的援兵比之318旅弱了不止一籌,現在的日軍軍官才知道,真正的支那軍軍隊應該是像88師這樣的,而不是像318旅這樣的。

通過這麼多天的了解,日軍才漸漸明白,像318旅這樣的軍隊,實在是支那軍中得異類,很不幸就被第三師團碰到了,藤田進暗嘆自己倒霉的同時,也知道,經過這一仗洗禮之後剩下的帝國士兵,已經有一種完全意義上的蛻變。藤田進眼中充滿了對新第三師團的期望。 88師還沒有來得及安營紮寨,就被通知要準備開打,讓這些88師的戰士們叫苦不迭,但是沒有辦法,誰讓上面下了命令了呢?所以他們不管願意不願意,都要打足精神要和日軍開戰。雖然戰士們叫苦不迭,但是一聽要和小日本干仗,88師的士兵們還是充滿了熱情。

孫元良的命令很快就傳達到了這營,88師的總兵力約為一萬四千人,在之前與日軍交戰的時候損失了兩千多人,後來蔣委員長又補充了一千兵員給88師,目前88師的總人數也是達到了一萬三千人之巨。所以對於此次圍剿這些日軍的殘兵,孫元良和馮法聖、張柏婷等人都是充滿了信心。

孫元良的命令很簡單,就是不惜一切代價將這些日軍消滅在羅店。這個不惜一切代價的意思顯然很明顯,就是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他孫元良要看的就是結果。88師的各位團長聽見師長的命令,都開始開會研究作戰命令,現在的88師除了三千人開始在羅店前沿陣地上構築工事,擺開防禦之外,其餘的人分成兩個方向向駐紮在羅店前沿陣地三公里之外的日軍緩緩而去。

理解了孫元良意思的各支部隊,現在才知道,孫師長的意思就是強攻,和日軍硬碰硬。顯然這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是在這狹小的空間之內,要說運用各種戰術,顯然很是不合適的。孫元良的這一招反倒是和野堪一郎衝擊羅店的一招可以相提並論,也不失為一個好的方法。但是現在孫元良以為日軍只有三千多一點人,哪裡想到日軍還有四千多人呢?所以說情報的準確性對於戰場是多麼的重要,其實王明宇也知道日軍差不多剩下多少戰鬥力。說起來真正的日軍人數可能有超過五千,但是日軍還有一些傷員什麼的也算在內了。

真正的日軍戰鬥力只有四千多,只不過現在這剩下的四千多日軍都是一些有經驗的老兵,即使是新兵很幸運的活下,那也能代表這些新兵的運氣是相當的好,誰知道他們的運氣是不是會一直好下去呢?藤田進不敢保證,但是同樣也不懼前來進攻的支那軍。藤田進甚至覺得支那軍有點得寸進尺,把第三師團當成軟柿子捏了。

88師可不管日軍是怎麼想的,他們已經開始了他們的第一輪衝鋒,88師的戰鬥素質明顯和318旅不是一個檔次的,經過幾分鐘的試探之後,無論是藤田進還是日軍都發現,這次衝上來的支那軍明顯戰鬥力下降了不止一個檔次,藤田進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原裝支那軍來了,這才是他藤田進喜歡的支那軍。有了這不到五千的戰鬥力,就憑這種戰鬥力的支那軍,即使一萬人,藤田進也不放在眼裡。

戰場之上,88師的一個團正在瘋狂的攻擊著日軍一側,但是日軍強大無比的火力壓制,讓88師的這個團都抬不起頭來。

「團座,這幫小鬼子的火力實在太猛了,我們還是請求支援吧!」一個團副對著這個團長說道「放你娘的炮,全師基本上都他嗎的參與進攻了,這個時候求個屁援啊,難不成還讓人家打了好幾天的318旅來支援我們不成?人家一個旅就把鬼子弄成殘廢了,我們現在打這些個殘廢的日軍難不成還需要人家在支援我們嗎?給老子沖!」團長氣急說道「是…是,團座!」這個團副心中苦笑,開始命令發動又一輪的進攻。

看著這個團里的士兵不斷的倒下,不斷的衝鋒,團副心中是苦澀的,但是沒有辦法,軍令如山倒,即使這個命令不合理,也需要不折不扣的去完成它。

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戰鬥,日軍依然堅挺,而88師已經有點乏力的跡象。孫元良看著傷亡統計數字,臉色鐵青。原以為是輕鬆的活,沒有想到居然已經損失了兩千多人。而日軍那邊的傷亡更是誇張,一百多人,而且還是估計一百多人。一比二十的傷亡!孫元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318旅和日軍的傷亡比例,一比五!!!這是什麼樣的對比?難不成一個318旅的士兵能比得上我88師一百人嗎?

孫元良暫停了進攻,緊急召開了師部作戰會議。

孫元良一改以往的脾氣,摔了茶杯就對著下面的團長說道:「你們他嗎的都是吃草長大的嗎?一比二十的傷亡比例,你們也能夠打的出來?看看人家318旅的和日軍的傷亡比例一比五!而且是318旅是一,鬼子是五!難道你們不覺得羞愧嗎?不覺得可恥嗎?318旅的旅長是剛剛從中央軍校畢業兩年的新兵蛋子。而你們都是能征善戰的好手,你們說說,你們連一個半拉大的娃娃都比不了嗎?要是覺得自己不能幹趁早給我滾蛋!」

一個團長站起來苦笑道:「318旅是守,我們是攻,日軍的火力實在太猛,我們強攻造成的損失的確是很難避免的!」

孫元良一拍桌子怒吼道:「夠了,我在這裡聽你給我找理由的嗎?休整一小時之後給我全力進攻,我就不相信,我們88師干不過這些小鬼子的殘兵敗將!哼」

張柏婷說道:「師座你先消消氣,日軍戰鬥力之強悍我們也是知道的,之前的確看到318旅輝煌的戰績,卻讓我們也覺得我們和日軍打也會是一樣的戰績,這是一個誤區!」

馮法聖也道:「現在看來不得不承認318旅打仗確實有一手。消滅了兩萬多日軍真的是很輝煌的戰績,放眼整個中國,恐怕也找不到第二支!」

孫元良繼續陰沉著臉道:「那是不是讓318旅也參與一下進攻?」

馮法聖搖搖頭道:「剛才師座已經拒絕了王明宇,還沒有過兩個小時就又開始反悔,我恐怕覺得不妥啊!」

張柏婷也道:「別看這個318旅的小旅長年輕,為人處世很有一套,還是委座看重的人,我看不給他們充足的休息時間,到時候他隨便給委座說上一兩句,你們吃不了兜著走啊!」

馮法聖道:「師座,我看是不是我們改變一下策略?日軍龜縮不前,我們拿他們也沒有辦法,我們是不是來個圍而不殲?生生耗死他們呢?」

孫元良眼睛一亮道:「這個方法不錯,就按你說得辦,讓這群小鬼子也嘗嘗被我們88師包圍是個什麼滋味。只要圍上他們一兩天,他們還有力氣跟我們打嗎?到時候,嘿嘿!」,孫元良的意思很明顯,既然要軍功,也不在乎這一天兩天了。

但是孫元良就沒有考慮到,日軍既然敢拿剩下的這些部隊繼續圍住羅店,那麼他們肯定還有後手,只是立功心切的孫元良現在滿腦子裡只有立功、陞官、發財,哪裡還會去考慮其他的這些事情呢?

與此同時的羅店地下指揮部內,王明宇正在研究著下一步的動向。

這個時候一個通訊兵進來道:「報告旅座,情報科急電!!!」

「念!」

「旅座:日軍第十一師團已經集結完畢,正朝羅店方向疾馳而去。第一批總人數約為一萬人。估計還有後續部隊跟進!」

王明宇示意通訊兵退下,然後盯著這個電報一直看,心中的想法不斷的冒出,現在的王明宇已經沒有和日軍硬拼的想法了,畢竟現在和日軍硬拼的話,實在是不太現實。這次的日軍肯定不會在像以前那麼的輕敵,那麼數倍於自己的日軍強行攻擊的話,318旅也只有完蛋一條路了。

靠88師?還是算了吧,求人不如求自己。88師這次進攻藤田進殘部還不知道怎麼樣呢,剛才的情報科已經告之,88師第一輪進攻已經犧牲了兩千多人,而日軍的死亡人數不足一百。這樣的戰鬥力,王明宇還能有啥指望?原本王明宇以為88師戰鬥力再不濟的話也能和日軍拼到個三比一左右,但是現在的結果卻是二十比一。只能說88師實在太讓王明宇失望了。

失望之後,王明宇知道,現在要做的就是趁日軍沒有趕到之前,先跳出日軍的包圍圈,然後在伺機行動,而王明宇知道,一旦自己撤退,整個羅店就將暴露在日軍的槍口之下,但是有什麼辦法呢?羅店的位置雖然重要,但是王明宇覺得也要量力而行。

王明宇對於整個淞滬戰場的意義已經不言而喻,日軍無法抽調剛剛從日本帶過來的第三師團好第十一師團,讓淞滬戰場上國-軍的壓力減輕了很多,這已經是極限了。不然日軍進攻的步伐早就加快了,現在日軍整體的戰鬥力已經下降了一個檔次,究其原因就是第三師團幾乎傷亡殆盡,作為主力師團之一的第三師團,剛到中國就被318旅消滅殆盡,不得不說,第三師團實在是倒霉透底。

更加重要的是,中國-軍隊對於打敗日軍軍隊的信心豎立起來了,而且成建制的消滅日軍的先河也被王明宇給開了。日軍的第一位少將級別的將軍片山裡一郎被王明宇擊斃。這些輝煌的戰績必將永載史冊。 王明宇的確是打算突圍了,日軍再來一個師團,不但88師全軍覆沒,自己同樣也逃脫不了這樣的下場,綜合考慮之後,王明宇下定決心找孫元良談一下,而不是打算直接突圍,畢竟這也算給蔣委員長面子,明知必死且最後結果一樣的話,王明宇是不會打算送死的。這樣的死毫無意義,還不如保存實力,去幹掉更多的鬼子。王明宇自問,自己在羅店已經做到很好了。現在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挽救被屠的三十萬南京同胞,這場歷史的悲劇,王明宇絕對不能讓他們重演。

雖然王明宇沒有辦法知道最後自己能做到什麼樣子,但是王明宇一定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只有做完這個,王明宇才能心安理得,一切的準備都是為了挽救那場瘋狂的屠殺。

突圍也要抓住時機,現在距離日軍到達羅店僅僅剩下三個小時,而88師此刻還不知道危險,依然和藤田進在那拼殺,王明宇覺得也有必要提醒孫元良一下,不然最後被滅的都是中國的國防力量。王明宇也願意看到這一幕。

王明宇直接就跑到了孫元良的師部作戰會議室,此刻孫元良等人正在商議如何消滅藤田進部,一看到王明宇到來,孫元良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畢竟他88師目前還處於劣勢,孫元良哪裡有心情呢?雖然馮法聖提出圍而不攻,但是這些都需要時間,軍功在沒有被抓在手裡的時候,一切都存在變數。

王明宇進來道:「孫師長,我想跟你商量點事!」

孫元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有什麼事,王旅長儘管講!」

王明宇道:「我部準備在未來三個小時之內撤離羅店,來和孫師長商量一下!」

孫元良一聽,愣了愣問道:「委座不是讓你我共同守備羅店嗎?為何王旅長現在要臨陣脫逃?」,說話的時候孫元良明顯臉色變了又變,孫元良本來也不在乎,即使318旅走又如何?憑藉88師的裝備,難道還不如一個318旅嗎?但是現在孫元良已經徹底改變了對318旅的看法,再他看來,318旅的戰鬥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雖然想搶軍功,但是連對方的實力都判斷不出來的話,那麼還如何談搶軍功?

王明宇道:「剛剛接到消息,日軍第十一師團一萬人已經開赴羅店,三個小時之後到達羅店,另外據我部情報人員偵查分析,日軍這一萬人很有可能只是先頭部隊,緊隨其後的很有可能是日軍的整個第十一師團,其總兵力估計會達到兩萬兩千人左右。在會同羅店這邊四千日軍…」

「什麼?日軍派了這麼多人前來?」孫元良失聲叫道,他害怕了。

「這個沒有什麼,上次日軍就是兩萬人合圍羅店,不過上次我部有這個實力硬抗,但是這次我部實在無能為力,所以我部絕對戰術調整,先行撤退。至於委座那裡,我會直接發電報給委座闡明情況。至於貴部是否撤離,就由孫師長決定好了!」王明宇淡淡的說道「王旅長消息確實?」馮法聖急忙問道「這些日軍動向,我估計一會你們就會收到第三戰區的情報!」王明宇話音剛落「報告!」一個通訊員在門外報告道「進來!」

「報告師座,第三戰區長官部急電!」

「日軍第十一師團已經開始有所動作,估計其目標應帶是羅店方向,忘援軍之孫元良部王明宇部隨時找好準備。第三戰區長官部!」

「呼!~~~~~~~下去吧!」孫元良有點無力的擺擺手道「孫師長一切就由你自己定奪吧,我覺得雖然羅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日軍會不惜一切代價拿下羅店,就算我們多堅持一天,我們最終的下場也是丟失陣地,全軍覆沒而已,我不希望我的兄弟們這樣無謂的死去。好了,言盡於此!告辭!」王明宇現在和孫元良說話也不客氣了。

宇宙拒絕毀滅 「不送!」孫元良也有點氣惱王明宇說話的態度王明宇剛走,馮法聖就道:「師座,現在的情況你看?」

孫元良道:「先給委座發個電報,就說王明宇之318旅準備擅離職守突圍,然後在闡釋一下日軍的大軍動向,問我部是否需要緊急撤離!」

馮法聖道:「這…這樣說318旅我看不太好吧?」

「哼,難道他們沒有擅自撤離嗎?他們有經過委座和最高統帥部的允許嗎?他們有徵求過第三戰區長官部的意見嗎?」孫元良氣急道,一連串的發問,讓馮法聖啞口無言。馮法聖悻悻的離開去發他的電報去了。

南京領袖官邸。

蔣委員長現在桌子上擺著三封電報,一封是孫元良發的,另外兩封是王明宇發的。

蔣委員長看著這封孫元良的電報若有所思,手指不斷的敲打著桌面,顯然對於這封電報很是糾結。孫元良發的電報內容就是王明宇擅離職守,私自準備突圍,然後說明了日軍的動向,問委座88師是否應當撤離戰場?蔣委員長不惜代價將88師去馳援羅店,沒有想到剛剛到達羅店還沒有多久的孫元良部竟然就有一封電報過來,還要撤離戰場,難道沒有318旅的話,他們就不能守備羅店了嗎?這讓蔣委員長很是氣惱,但是他也知道,88師可是他得王牌軍隊之一,實在不容有什麼閃失,所以即使放棄羅店,他也不會放棄88師。

孫元良也是抓住蔣委員長這個弱點,才敢這麼發,蔣委員長其實內心十分的不喜這個孫元良,畢竟沒有哪個統帥喜歡庸才,喜歡貪生怕死、貪財好色之輩,無奈孫元良此人十分的會做人,和幾個高層也保持著密切的聯繫,而且這個人雖然沒有什麼能力,但是至少忠心方面不需要蔣某人*心,所以權衡之下蔣委員長才給了他這麼重要的位置。

另兩封電報的內容,一封讓蔣委員長心中甚慰,318旅憑藉那麼少的兵力,又一次重創了日軍。整個第三師團的五分之四都被318旅消滅的乾乾淨淨,這個他蔣某人現在絕對相信,因為318旅到現在也沒有謊報過哪怕一次軍情,甚至連誇大的地方都沒有。這樣的人顯然在蔣委員長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蔣委員長也是愛才之人,這樣的人才,蔣委員長怎麼能夠不重視呢?

當看到另一封電報的時候,蔣委員長實則內心既希望318旅頂住,又覺得實在強人所難。內心矛盾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王明宇在信中提到日軍對於羅店的勢在必得,他覺得不應該再在羅店堅持下去,因為會導致整個318旅的全軍覆沒,同時88師也不可能倖免。蔣委員長知道,318旅的戰鬥力和88師的戰鬥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語。別看88師裝備精良,但是淞滬會戰,88師就是撒羽而歸,然則318旅越戰越勇,近乎消滅了日軍的一個常設師團。這樣的戰績對比,讓蔣委員長不自然的就開始相信起王明宇的分析。

因為王明宇不但要保住自己的部隊,還要保住他88師。不然隨便找個理由撤出戰場,他蔣某人也無話可說,畢竟人家立下這麼大的軍功,難道能打仗的一定要打到最後拼光了為止?那麼那些打仗像個聳包一樣的人豈不是更加的得意了?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此風根本不能漲!

蔣委員長看了看地圖,又想了想88師,最終搖搖頭,還是決定同意318旅和88師撤退的提議,同時蔣委員長讓川軍部隊頂上,意圖騷擾羅店之日軍,最終形成拖延日軍進攻的目的。日軍為了實現自己的作戰意圖,從日本調來幾個常設師團。現在已經被打殘一個常設師團,對於日軍整個的計劃顯然形成了比較大的影響。各地戰場上已經開始頻頻有捷報傳來。這樣的事情,讓蔣委員長心中也很是高興,畢竟開始的時候那叫一個凄慘。

蔣委員長也知道現在能拖一天是一天,畢竟他已經開始著手準備遷都計劃。雖然他嘴上喊著要與中國共存亡,要與南京共存亡。但是口號總歸只是口號,要是日軍兵臨城下的時候,他蔣委員長抬抬屁股就走人了。

國民-黨內部的派系鬥爭太過複雜,蔣委員長為了平衡各方,使出渾身解數,但是終究還是不能使得各方滿意,在這樣的情況下,擁有強大的武力,才是他蔣某人能夠生存下去的根本,所以88師絕對不容有失。否則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慘劇肯定是要發生的。

蔣委員長叫來侍從,讓他們分別給孫元良和王明宇二人發電報,其內容就是88師調離戰場到後方休整,318旅退至寶山縣城休整,等待命令。到最後318旅的待遇終究和88師還是有了差距,即使王明宇立下這麼大的功勞,也是無濟於事。 說是到寶山縣城休整,但是怎麼可能這麼輕鬆呢?蔣委員長看到這支這麼能打仗的隊伍,即使休整也要給點事情做做,如果現在讓318旅退出淞滬會戰的戰場,那麼對於國民政府是一種打擊,對於全國人民來說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現在的318旅已經成為了淞滬會戰戰場上面的一面旗幟。就在蔣委員長接到王明宇發來的又一次超級大捷的時候,卻發現318旅的戰鬥力已經急劇下滑,他們僅僅用這麼點人就成功的消滅了日軍一個常設師團的絕大部分兵力,剩下的殘兵已經不足以成為一個有威脅的力量。

正是基於這種情況,蔣委員長才動了這樣的心思,寶山縣城的地理位置自然不必多說,這裡的爭奪也異常的激烈,但是和前期的羅店一比,又沒有辦法相提並論,羅店戰場上的爭奪可以說是異常慘烈,死傷不計其數。即使蔣委員長把自認為國-軍精銳88師派過去,也就堅持了幾個小時。日軍大批援軍就已經趕到了。難道蔣委員長不知道羅店的重要性嗎?當然不是,一個小小的羅店就牽制住了日軍的兩個常設師團,蔣委員長當然希望能夠堅持的越久越好,但是如果強行將318旅留在羅店,這樣的效果是不是更好呢?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318旅既然能夠在虎口拔牙,自然有自己的一套保命法則,像這樣的人才可以說是黨國真正的棟樑之才。比之那些所謂的黃埔精英來說,王明宇已經做到了常人所不能做到的,黃埔裡面能有誰把日軍打成這樣?而且還是在什麼都不佔優勢的情況下。蔣委員長知道目前是沒有的。但是真正要拿88師換318旅,他蔣委員長自問也沒有這個魄力。畢竟318旅已經是殘兵,88師還是一個建制比較齊全的部隊。

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88師師長孫元良是他蔣委員長一條忠心的狗,比起能力來,他蔣委員長更在意的是忠心,論能力的話早就有很多高材生陞官了,但是為什麼那些人到現在也才是營長、團長呢?就是因為他們心高氣傲不會做人,在一個就是他們的忠心程度不是令蔣委員長放心。不過蔣委員長目前也不是很擔心王明宇,因為王明宇的出身代表了他加入那邊的機會很小。但是他沒有想到共產-黨人的胸懷是如何的寬廣,這些也是導致蔣委員長對於王明宇並沒有太多嚴加防範的原因。

寶山縣城已經被日軍圍了好多天,至8月23日之時,寶山縣城國民-黨軍第6師的一個營已同日軍反覆拼殺多日,傷亡慘重,難以繼續作戰。危急關頭,駐守在長江口沿江陣地的國民黨第98師師長夏楚中決定派583團三營前往接防。相對於羅店戰場,一個營和日軍的拼殺已經是小巫見大巫了,但是細微處顯宏大,並不是參加大型戰役的就是英雄,也不是這些在淞滬戰場上參加各處小戰役的都一無是處。恰恰相反,正是這些以少打多的戰役越來越多,最後才會出現那麼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並且讓他們永載史冊,成為不朽的傳奇。

說起這個第三營,王明宇是如雷貫耳。三營營長姚子青,黃埔六期畢業的,可以算是王明宇的老前輩、老學長了。姚子青參加過北伐戰爭,是一個典型的愛國軍人,忠誠信守,具有指揮一方的能力。因此夏楚中才派這個姚子青去接替寶山縣城,但是夏楚中也知道,一個營的兵力實在是太少了,守住寶山縣城根本不可能,所以,姚子青營可以說是孤軍作戰,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後援了。

姚子青也知道寶山縣城實際上已經慢慢的被日軍分割包圍,漸漸的變成了一座孤城。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卻更加的激發了姚子青的鬥志,他不畏艱險,迎難而上,正是顯示出了當代軍人應有的風範。

王明宇鎮守羅店一個星期,現在已經是八月底。當王明宇接到上峰命令的時候,顯然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的318旅會被派駐寶山縣城,其實王明宇原本的突圍方向就是寶山縣城,現在看來倒是與王明宇的想法不謀而合。王明宇知道的淞滬會戰歷史雖然很多,但是大多都是出名的人物和戰役,比如說羅店,鎮守寶山縣城的姚子青營等,這也是為什麼王明宇要前往寶山縣的原因。王明宇覺得既然來到這個時代,就要改變一些歷史,即使改變的不多,至少也不讓悲劇過多的發生。據歷史記載的姚子青也是一個能征善戰的好手,而且還有一顆拳拳愛國之心。這樣的人值得他王明宇去救。

接到命令的王明宇沒有做過多的停留,就直接讓手下們收拾了所有的資料等東西,然後開始趕赴斷橋處,準備開始實施向寶山縣城的突圍計劃。

8月31日上午8點,318旅在王明宇的命令下開始突圍,而突圍的方向就是寶山縣城。全旅三千五百名官兵,開始向寶山方向移動。由於有三十五門重炮在手,318旅行軍的速度相對很慢,但是慢並不代表著沒有突圍的時間。

王明宇根據情報預計,日軍第十一師團到達的時間在上午十點到十點半左右,不過這次日軍並沒有兵分兩路,而是從羅店正面呼嘯而來。王明宇撤退的方向卻是斷橋方向。如果88師要撤退的話,從正面撤退很有可能遇到日軍第十一師團。就看他師長孫元良的腦子夠不夠用了。

王明宇估算了一下路程,覺得大概晚上到達寶山縣城。不過寶山縣城那邊已經是打的不可開交,不知道現在的戰況如何了。別自己去的時候,姚子青部已經全部陣亡了,那麼王明宇覺得自己就後悔莫及了。為了迅速趕去寶山縣城,王明宇在剛才開會的時候已經跟他們商量好了。王明宇決定自己率領一支四十人左右的直屬隊,先進入寶山縣城。

王明宇當然有自己的想法,如果這個時候寶山縣城岌岌可危的話,聽到有援軍的消息的話,定然可以堅持堅持在堅持,何況依靠自己這幾十名直屬隊隊員的話,堅持的時間定然可以延長,這次王明宇去寶山縣城的唯一目的就是保住姚子青營,否則即使蔣委員長讓他去別的地方休整,他也會主動請纓的,但是現在既然蔣委員長還有意讓他繼續戰鬥在淞滬戰場上,那麼他也欣然接受。雖然蔣委員長有點拿他當槍使的感覺,但是王明宇覺得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所以也沒有什麼心理障礙,畢竟這不是小孩子賭氣。

Views:
9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