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為了你毀了自己的右手,斷送了自己最熱愛的東西,你還要把他一生都毀掉,才甘心嗎?」

「對不起……」

溫如意嗓音撕裂。

唐南楓搖了搖頭,說:「不用跟我說對不起,對不起如果有用,那還要國家的憲法幹嘛?你自己想想自己拖累了多少人,容子澈,容家上下幾百口人,還有慕家,我四哥……包括明珠,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那麼多的性命,你難道就為了你所謂的愛情,要繼續下去?」

「你不要以為,我讓你離開容子澈,是為了我的私心。以前我的確想過,拆散你跟他,讓你跟我四哥在一起。可現在,我看過容子澈的下場,我不想再讓我四哥跟你有一丁點的牽扯。我不想他重蹈覆轍。」

「如果你願意離開容子澈,我可以幫助你離開,也會出面擺平顧明輔,甚至在王家對容家下手時,我也可以幫助容家度過難關。」

唐南楓話說到這,溫如意死死地攪住床單,沒有說一個字。

唐南楓輕輕的嘆息,聲音低了下去:「或許你覺得我殘忍,可只要你離開,一切都會恢復原狀。我最好的朋友,我親近的四哥,還有你最愛的容子澈,他們都不用再鬥爭下去,所有人都好好的,難道你不希望看到那樣的局面嗎?」

「你好好考慮我的話,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你決定離開的話,到時候給我電話答覆。」

唐南楓把自己想說的都說完,往病房外面走。

溫如意看著她走出去,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從床上坐了起來。

「南楓,我離開了,你真的可以把一切恢復原狀嗎?」

「嗯,我保證。」

唐南楓背對著她回答。

「那好……我答應你,三天後,送我離開吧。」

「好。」

唐南楓應了一聲,走出了房間。

而在她走出房間的剎那,溫如意軟綿綿的躺回了床上。

眼裡死寂一片。

*********

葉簡汐守在門口,在唐南楓出來的那一刻,從長椅上彈跳了起來。

唐南楓目不斜視。

掠過她,徑自走了。

葉簡汐看著她一會兒,進了病房。

看到溫如意的第一眼,葉簡汐就注意到她額頭上的傷口,心頭像是被人戳了一刀,疼得難以忍受。

硬生生的把眼淚逼回去,葉簡汐道:「如意,你別怕,會好起來的。我、子澈……我們都會陪著你。」

「我不怕,到這一步了,還沒什麼可怕的。」溫如意抬手握住葉簡汐的手,「簡汐,我只是感覺到累了,記得以前我們上學那會兒,說的什麼嗎?我想自己開家咖啡館,想做個小老闆娘。可一切都變了,我覺得自己離以前的溫如意,越來越遠了……我不想再這麼辛苦下去了,簡汐,我真的好累。」

眼裡一股溫熱衝出,葉簡汐哽咽著說,「如意,你別這麼說,好不好?再苦再累,咬咬牙就熬過去了。」

「我熬不過去了……」

溫如意聲音輕微到聽不見。

葉簡汐卻聽的一清二楚,只頓時心如刀絞。

她這輩子,所愛的人一個個全都離她而去。

父親、母親、奶奶、女兒……

他們都不要她了。

她以為如意會陪著她一輩子。

可現在如意也說,她走不下去了……

她該怎麼辦?

該怎麼做,才能讓如意挺過這一關。

葉簡汐痛的無法自抑。

「別哭,簡汐。」溫如意抬手輕輕的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我有件事,想要拜託你。」

「你說,無論什麼事情,我都幫你辦到。如意,只要你能振作起來……」

葉簡汐握住溫如意的手,眼淚越來越多。

「幫我看著子澈,他這個人發起瘋來,就不管不顧的,我怕他想不開。」

葉簡汐聽她這話,像是在交代遺囑,心裡刺痛難當:「容子澈不是我什麼人,我為什麼要替你照顧他?你不放心他,就等好起來,自己親自照顧他!」

溫如意知她說的是氣話,平靜的望著她說:「我說的就是,在我戒毒期間,把他託付給你。你不幫我照顧好他,那我也沒辦法放心去。」

「真的?你真的願意接受戒毒?」

葉簡汐眼裡充滿了懷疑。

「當然是真的。你不相信我,那我不去好了。」

溫如意笑著說。

葉簡汐哪裡肯放過一絲機會,當即放軟了聲音說:「不許不去,你如果肯去,別說幫你照顧容子澈,整個容家我都幫你照顧。」

「謝謝你。」

大小姐救贖手冊 溫如意輕聲說了句。

葉簡汐說:「我不要你謝謝,如意,只要你不放棄自己,無論什麼事,我都可以幫你做,我只要你好好的。」

「嗯,我會好好的。」

溫如意眼裡帶著笑意,心底卻默默地說了聲對不起。

因為她知道,自己根本沒把握熬過這一劫。

她不想再拖累所有人了。

當初若是她當斷則斷,容家和顧家或許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是她害了所有人。

暗夜豪門:爹地我要帶媽咪走 現在她已經窮途末路,再無法給自己一個明確的未來,只能放手,成全所有人。

至於子澈……

他還有容家,哪怕她走了,眼下容家的狀況,也不允許他像上次一樣,那麼任性了。

挺過最難挨的一段時間,他會過的好好的……

葉簡汐見溫如意在發獃,伸手在她眼跟前掃了一下:「如意,剛才唐南楓跟你說了什麼話?」 第1007章王家來人

「沒說什麼,我問問她,唐南適的情況。」

溫如意沒把實話說出來。

在唐南楓來之前,她原本想告訴簡汐一切,讓簡汐去告訴子澈實情。可之後她改變了主意,顧明珠的父親已經被抓進去,所有都成定局。

她說出來或者不說出來,有什麼區別呢?

顧明珠知道了真相,亦不會收手。

顧家下定了決心,對付容家,子澈如果不全力以赴,最後的輸家只會是容家。

她不能看著容家幾百個人的前途白白葬送。

說她自私也好,沒良心也罷。

她最後一次保護容子澈了。

至於顧明輔,那個人渣,南楓會去處理……

所有的恩恩怨怨,都會隨著她的離開而掩埋。

葉簡汐覺得如意有事情在隱瞞自己,可想著她現在心情不好,問也問不出,便沒有再問。

只要如意答應去戒毒所,重新開始。

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延後。

陪著如意又說了會兒話,溫如意精神便有些打不起來,昏昏沉沉的要睡覺。

葉簡汐沒再出聲,讓她好好的睡覺。

溫如意睡著了之後,葉簡汐起身走出了病房,給周文達打電話,讓他去查A市有哪家戒毒所是比較好的。

周文達應了下來。

葉簡汐收好手機,放回了衣兜里,望著窗外簌簌落下來的雪,心頭沉甸甸的,像是壓了幾座大山。

*********

人民醫院。

醫院的走廊里,醫生和護士形色匆匆。

顧老太太站在門口看了一眼,沒等到希望等到的人,心裡五味陳雜。

明珠說,今天王景炎會親自過來。

讓她在門口等著王景炎。

她不喜歡王景炎,想到明珠要嫁給這個暴力狂,就忍不住的噁心。

可她不得不來迎接王景炎,甚至要好聲好氣的對待他。

因為如今慕家和容家又對顧家下手了,她失去了丈夫、兒子和兒媳婦,現在只剩下一個孫女,還是在生病中。

她無依無靠,只能借著王家的勢力,來把顧家扶持起來。

顧老太太想到今天早上,正在用早餐時,紀檢委把兒子帶走的情形,眼眶不由的有些發紅。

抬手想要把眼角的淚水抹去,餘光里卻注意到,有人走了過來。

顧老太太愣了下,抬眸朝著那人直直的看了過去。

視野里出現王景炎那張魅惑眾生的臉,顧老太太眼睛一眨,淚珠順著眼角的皺紋落了下來。

韓少的億萬甜心 王景炎大步走到顧老太太跟前,紅唇微開,露出裡面貝殼似的皓齒,「顧奶奶,你見到我不用這麼開心吧?都掉眼淚了,讓景炎我誠惶誠恐。」

他說著,拿出手帕,直接抹去顧老太太臉上的淚痕。

顧老太太心裡暗恨,這王景炎家暴也就罷了,偏偏又生性風流,上至八十歲老太太,下到五歲稚童,他都會用這種輕佻的態度去對待。

實在是可恨之極。

顧老太太忍住想把王景炎轟出去的衝動,道:「景炎,你大老遠的跑來一趟不容易,別站在門口說話了,先進去吧。」

「還是顧奶奶心疼我。」

王景炎嘴上跟抹了層蜂蜜似的。

顧老太太垂著眼帘,不發一言,請他進病房裡后,自己跟了進去。

顧明珠坐在床上,聽到王景炎說話的聲音,從床上坐了起來。

沒多會兒,便看到王景炎精神煥發的走了進來。

比起上次在帝都見到他,他的似乎更加艷麗了一些。

用艷麗這個詞來形容男人,或許讓人覺得有折辱的意思,可除了這個詞,顧明珠想不到別的詞來形容王家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王家的男人慣娶美女的緣故,王家的子孫幾乎都是俊男美女,尤其到了王景炎這一代,無論是男是女,都精緻的像個瓷娃娃般。

她第一眼見到王景炎,覺得他男生女相,太娘氣了,沒一丁點的男子氣概。

事實證明,她看錯了。

王景炎不只是個男人,還是個心狠手辣的男人。

「小明珠,你看你這張小臉憔悴的,真是我見猶憐。我跟你認識這麼久,還沒見過你這麼虛弱的時候。」

王景炎笑著,走到顧明珠跟前。

顧明珠聞到他身上淡淡地古龍水的味道,鼻子皺了下,隨即恢復了正常。

沒先跟王景炎說話。

她看向房間里的顧老太太,道:「奶奶,我有些餓了,你幫我準備些早餐吧。」

顧老太太知道她要支走自己,瞪著眼睛不肯離開。

王景炎看著兩人鬥眼神,笑嘻嘻的說:「顧奶奶,你放心,我不會把明珠吃了的,我心疼她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欺負她?」

顧老太太聽到他的甜言蜜語,鐵青了一張臉。

轉身出了病房。

待顧老太太走後,顧明珠才將目光落在嬉皮笑臉的王景炎身上。

「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我,是不是覺得我又帥氣了?心動了?早告訴你了,看男人不能只看臉,要看內在。我對你可是一見傾心,再見傾神,讓你當初不選我,現在被那個人渣整治了,知道後悔了吧?」

王景炎把自己誇上了天。

顧明珠冷漠以對:「王景炎,你是什麼貨色,我心知肚明,別跟我說那些廢話。我只要顧家好好的,現在我父親也被他們弄進去了,你不止要把我爺爺救出來,還有我父母,我要他們也好好的。」

王景炎見她不買賬,收斂了笑意,變得正經了起來:「你爺爺的事情好辦,他們遞交上去的資料有造假,只要把資料中作假的部分揪出來,那控訴的罪名不攻自破。我們還可以利用這個,來反告他們污衊。你父母親的事情有些麻煩,你父親的那些資料,我不知道不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造假的最好,跟你爺爺的事情,做同樣的處理。可如果是真的,那就要費一番周折。至於你母親的你母親的案子證據確鑿,想要推翻,除非找到證據,證明不是她做的。」

「這些不用你說,我都知道。我說了,我跟你在一起,只要結果。至於怎麼做,是你要考慮的部分。」

王景炎聞言,摸了摸下巴:「嘖嘖,明珠,你還真是無情。」

顧明珠瞥了他一眼,「跟你這種人談感情,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

王景炎聞言,也不生氣,笑眯眯的說:「我就喜歡你鐵石心腸的模樣,你放心,你父母的事情,我會在半個月內解決。剛好能趕上我們下個月的婚禮。在這半個月內,你好好的修養身體,我可不想讓賓客們,看到你病歪歪的模樣。」

他說著,寵溺的颳了她的鼻子一下。

顧明珠因為他親昵的動作,冷漠的臉上露出一絲嫌棄。

王景炎注意到了,非但沒退開,反倒更加親近她。

俯首貼到她的臉跟前,眼裡滿是深情的說:「珠珠兒,你既然決定跟我在一起,那夫妻之間的親昵是少不了的。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都要接受是不是?你總不能,讓我娶你回家,就是為了守活寡的吧?」

顧明珠盯著近在咫尺的臉,說:「王景炎,你有那麼多的女人,怎麼會守活寡?」

「可她們都不是你啊,我最愛的還是你,珠珠兒,這三年來,我可是對你昭思暮念,想的心肝都碎了。」

「你……」

顧明珠開口,想讓他說話別那麼噁心。

可只說了一個字,唇瓣上忽然多了一抹溫熱。

她看著王景炎那張吃到雞的狐狸般的面容,瞬間明白,剛才他偷襲了自己,頓時一股噁心感涌了上來。

抬手狠狠地擦了擦嘴。

顧明珠沉聲道:「王景炎,別用你那張無數女人親過的嘴碰我!」

王景炎嘴角的笑容滯了片刻,之後重新綻開了明艷的笑容,道:「珠珠兒,你這般嫌棄我,可不怎麼厚道。別忘了,你跟容子澈也上過床,在別的男人眼裡,你可是二手貨,跟我有什麼區別?」

言下之意,誰也別嫌棄誰。

顧明珠臉色難堪。

Views:
10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