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至寶,那可是傳聞中的東西啊!

太白天存在了多少年沒有知道,可是在太白天的歷史上真正有記載的混沌至寶卻是一件都不曾出世,甚至,太白天還曾經出現過一位媲美仙帝級彆強者的記載。

但是卻沒有混沌至寶的記載,可見這混沌至寶是何等的珍貴,何等的讓人心動啊!

「你,你在開玩笑?」

陳天雲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了,盯著林逸有些哆嗦的質問道。

混沌至寶啊!

一旦他能夠得到,那好處,光是想想都讓陳天雲整個人激動的有些顫抖了,哪怕他現在貴為整個太白天的主宰,也無法搞到一件混沌至寶啊!

「呵呵,我林逸從來不開玩笑,只要你能夠做到我說那些,我自然不會違背承諾!」

林逸聞言,卻是淡然一笑道。

「呼呼,呼呼……」

一陣急促的呼吸聲不斷的在鎮龍山上響起,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上竟然也飛過來了幾片浮雲,似乎如陳天雲的心情一般,變得有些凝重複雜了起來。

足足過了七八個呼吸之後,陳天雲目光激動的盯著林逸大笑道:「好,本少答應了,只要你真的有混沌至寶的下落,我保證不但不會找齊家的麻煩,而且也會給你一個痛快,讓你安心的死去如何?」

林逸聞言,神色平靜的點了點頭,而後,破軍三件套便悄然漂浮在了他的面前,三件套裝如之前陳天雲的到那破軍靴一樣,都無比的古老,驟一出現就散發著一股強大到了極致的氣息,瞬間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如果不是現在的陳天雲實在太逆天了,光是這三件先天至寶恐怕都足以讓無數人為之瘋狂拚命。

林逸聽著陳天雲那有些激動的聲音,被血痂覆蓋的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冷意,而後,三件先天至寶便直接朝著陳天雲飛了過去。

「好!」

陳天雲見狀,眼眸一亮頓時面色大喜,幾乎是本能的抬起手臂朝著那三件先天至寶抓了過去。

「嗡!!!!」

突兀的,一陣詭異的波動驟然在陳天雲的腦海後方蕩漾開來。

而後,一隻體型巨大,金光燦燦的大蚊子狠狠的朝著陳天雲的後腦勺殺了過去,這蚊子的嘴巴簡直就像是最鋒利的刀刃,在虛空中閃爍著讓人頭皮發麻的寒光。

「哼!雕蟲小技,也敢在本少的面前賣弄?你可真是該死啊!」

正準備去接收破軍三件套的陳天雲感受著背後的勁風,頓時不屑的冷笑了起來,而後,心念一動。

「砰!!!!」

哪一隻來頭不凡,跟隨林逸多年的金色大蚊子直接被恐怖的天地之力壓成了一團血霧炸開。

可下一秒。

又有幾隻金色的蚊子如同鬼魅一般接二連三的出現在了陳天雲的背後,全部都像是不要命了一般瘋狂的朝著陳天雲的腦袋上刺了過去。

「螻蟻一般的東西,找死!」

陳天雲感受著林逸的手段,一點慌張的意思都沒有,他現在根本不需要動用靈氣,在這種超然於世的狀態下,他要做的很簡單,只需要心念一動即可。

他要這天有雲,這天就必須要有雲彩。

他要讓這大地震動,這大地就必須要震動,試問,林逸的這些手段又有什麼用處呢?

「砰砰!!!」

又是幾道悶響,虛空中又綻放出了幾團猶如玫瑰花一般血霧,除此之外沒有對陳天雲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林逸,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招式!」

陳天雲鄙夷的嘲諷道。

只是他話音剛一落下,整個人也愣住了。

靈晶!

漫天的靈晶!

簡直就像是狂風驟雨一般不斷的從天空上落下。

一塊塊靈晶閃爍著迷人的光芒,大量的靈氣在這一刻也如同海浪一般急速朝著四周瀰漫開來。

整個鎮龍山上所有人的心神在這一刻都被這多到無法言喻的靈晶吸引了。

沒辦法,靈晶對於修士來說實在太過重要了,很多人窮其一生,所做的也不過是為了賺取一些靈石而已,更不用說這些珍貴的靈晶了,他們的珍貴程度可遠在靈石之上。

這就好比是天上突然掉一下了一塊塊金磚一般,那種視覺衝擊,便是陳天雲都微微的錯愕了千分只一個呼吸。

就這千分之一個呼吸足夠了。

「刺啦!」

林逸身上的衣衫以及依附在體表的結痂在這一刻,都直接炸開,兩條稚嫩如同嬰兒一般的手臂也急速生長出來。

「老大,弄死他!」

神府咬著槽牙,仰著腦袋瘋狂的怒吼道,林逸被弄成這個樣子,他也是憋屈的不行了,心中的憤怒,簡直猶如四海之水一般,傾之不絕。

林逸聞言卻是沒有絲毫的廢話,他承受了無數的痛苦,甚至是以齊家子弟的死亡為代價,才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嘗試一次的機會,自然不可能分心。

稚嫩的雙手揮動,六道輪迴圖幾乎是在瞬間就凝聚在林逸的面前,猶如一個三五十米大小的磨盤一般在緩緩的轉動。

同時,功德輪,封天劍法,體內四百多萬的龍之力在這一刻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瘋狂的朝著陳天雲激蕩而去。

恐怖的力量猶如一掛天河在虛空之上激蕩,帶起滔天的氣息,下方几萬名修士,在這一刻一個個也都是一臉的震驚之色,他們一生之中見過很多離奇,堪稱是驚悚的事情。

可以往所有的震驚加起來,也沒有現在多啊! 陳天雲成為了神,執掌著整個太白天,一言斷眾生生死。

現在,林逸就更加的恐怖了,不過只是區區聖人之境的修為,竟然爆發出了堪比戮仙之境三層的恐怖實力。

甚至,此時虛空上那恐怖的波動,便是真正的戮仙三層之境修為的修士也未必能夠爆發出來啊!

這完全就不應該是屬於聖人爆發出來的力量,可偏偏他的的確確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該死,給我鎮壓,通通鎮壓!」

陳天雲咬著槽牙,神情無比怨毒而瘋狂的怒吼道。

「轟隆隆!!!!」

不知有多高的蒼穹彷彿真的感受到了陳天雲的怒火,竟然緩緩的轉動了起來。

「這是以天地為磨盤,這,這林逸死定了,死定了啊!」

突然,有驚世大能瞪著眼睛發出了驚呼。

眾人聞言,一個個也是毛骨悚然急忙抬頭朝著天空上看了過去,果不其然,只見整個天空在這一刻都彷彿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磨盤,在緩緩的轉動,一股股浩瀚到無法抵抗的偉力不斷的從蒼穹之上墜落而下。

「不好,這壓力,這壓力是無差別的,我們也被攻擊了?」

有人面色大變,再度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他們可沒有林逸這麼逆天的戰鬥力,一旦這蒼穹真的鎮壓下來,到時候,他們肯定是會死的。

霎時間。

一片驚慌跟哀嚎之色,每個人都慌了神兒,都如同瓮中之鱉一般焦急,只是,蒼穹已經把所有人都籠罩在其中,不管平日里他們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貴跟強大,此時,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都無法逃脫,宛如困獸一般,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恐怖的壓力不斷的落下。

「諸位,你們說的不錯,這是無差別的攻擊,如果你們不想死,就都給老子朝著陳天雲殺過去,否則,一旦蒼穹真的落下,爾等必死無疑!」

林逸閉著眼睛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

「滅神雷!」

「嗖嗖!!!!」

成百上千的滅神雷就像是不要錢一般直接朝著陳天雲殺了過去。

「雷種給老子爆!」

神府高亢瘋狂的聲音也猶如魔神一般驟然在天地間蕩漾開來。

轟!

轟轟!!

轟轟轟!!!

一道道衝天的爆炸不斷響起,虛空在震蕩,大地在顫抖,空間出現裂痕,空間風暴在肆虐,彷彿一下子真的進入了世界末日一般。

在這各種各樣無比恐怖的爆炸聲中,每個人都喪失了理智,現在所有人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活下去,不管其他的,都瘋狂的催動自己的法寶,靈寶,各種符寶,一股腦的朝著陳天雲殺了過去。

「哥哥,救我!」

鄂兒看著那幾乎把整個天空都鋪滿的道法神通,整個人的臉色也在瞬間蒼白到了極致啊!

她同樣也沒有陳天雲的恐怖手段,這麼恐怖的攻擊一旦落下,以她現在的修為跟實力,恐怕會在瞬間被撕裂成齏粉。

「該死!」

陳天雲聞言,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咆哮了起來,他想不通,為什麼明明都已經成為定局了,怎麼現在突然間又鬧的如此沸沸揚揚。

「封!!!」

陳天雲咬著槽牙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轟!!!」

漫天的道法神通幾乎在是在瞬間就詭異的靜止了下來,甚至很多烈焰都還保持著往前衝出去的姿態,可它們的確是停止了,就像是一幅畫壯麗的畫卷一般,以無比詭異的姿態停止在了半空中。

「給老子開!」

神府見狀,咬著槽牙,怒瞪雙眸瘋狂的怒吼道,隨後,他這些日子繼續的力量以及從吞天雷王洞府內得到的雷種再也沒有了絲毫的保留,一股腦兒瘋狂的炸開。

「轟轟轟!!!!」

可怕的波動,就像是幾百座火山同時爆發一般,那種驚天的波動,簡直無法形容,鎮龍山上所有的生物,在這一刻都彷彿變成了螻蟻一般。

不管你是教主之境的蓋世強者,還是荒古之境的後起之秀,此時,都無法穩住自己的身形,爆炸產生的餘波,亂流就像是狂風一般,直接把這些人刮的如落葉一般,不斷的在天空中打轉兒。

而在這無比動亂狂暴之中,林逸卻有如幽靈一般頂著狂暴到極致的風暴急速前行,他只有一次機會。

現在,他底牌盡出,動用了一切的手段,為的就是不斷的衝擊陳天雲的心神,讓他疲於應對,讓他無法在短時間內做出其他的想法跟抉擇,唯有這樣他林逸才有萬分之一活下去的機會。

這麼多珍貴至寶同時爆炸,那產生的威力是無法言喻跟估量的,就算是陳天雲真的成為了這太白天的主宰,可他畢竟還只是一個普通人,還只是一個修士,他的軀體能夠承受的力量也一定是有限的。

而林逸現在就是要撼動他這有限的承載能力,讓他疲於應對,從而尋找一擊必殺的機會。

一千米。

八百五十米。

七百六十米。

三百二十米。

一百八十九米。

兩人之間的距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急速逼近。

當終於到五十米的時候,正在操控天地之力的陳天雲似乎終於有所察覺猛的扭頭看向了閉著眼睛急速前行的林逸。

「哼!你也的確是不俗了,竟然能夠用如此多的手段來干擾本少,只可惜,你依舊功虧於潰,要死在本少的面前!」

陳天雲盯著林逸冷笑,而後心念一動,一股滔天的力量就像是幾座數百萬斤重的巨大鐵山一般,瞬間就壓在了林逸的身上,使得他整個人的面色變得無比難看起來,甚至是骨骼都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發出一陣陣嘎吱嘎吱的聲響。

絲絲縷縷的血跡也從內臟之中被壓迫出來,順著嘴角溢出,而且,那一股偉岸磅礴到到無法形容的力量更是死死的把林逸固定在半空中。

雖然他現在距離陳天雲只有不過區區的五十米,可這五十米卻彷彿永遠都無法逾越的深淵。

陳天雲猶如神王俯視眾生,靜靜的盯著眼神漆黑空洞的林逸冷笑道:「你想殺我?」 「呵呵,我做的不夠明顯?」

被困在半空中的林逸,冷漠反問道。

陳天雲聞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上那無比絢爛多彩,強大到連他都有些心驚膽顫的波動,心裡是由衷的佩服林逸啊!

這也就是遇上他了,如果是換一個人,不管對是什麼修為跟實力,今天恐怕都死定了。

甚至,可以不誇張的說仙帝不出,這等規模的攻擊,無人能夠擋住!

「你做的很明顯,也做的很好,只可惜,你的命數差了一些啊!在本少面前,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窩著,說出那混沌至寶的下落,今日我給你一個痛快,否則,你應該清楚,我有一千種,乃至一萬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陳天雲壓著心中最後的耐心,盯著林逸咬牙切齒的呵斥道,如果不是為了那混沌至寶,他早就已經不想再跟林逸廢話了。

因為,林逸實在太危險,哪怕強悍如他,此時都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危險,這種感覺讓現在的他非常的不爽,甚至是厭惡。

現在,他幾乎是就是這一方天地,就是這鎮龍山,就是這太白天最強大的存在,沒有之一,可他心生畏懼了,這是何等的可笑?

所以,林逸必須要死,儘快的死,無比凄慘的死,只有這樣,他才能夠高枕無憂,只有這樣他心中的哪一點不安才能夠徹底的消散。

「既然你這麼想要見識一下混沌至寶,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吧!鬆開我!」

林逸長嘆到,只是聲音之中卻充斥著一股濃濃的玩味之色。

陳天雲聽聞之後,心頭驟然一緊,幾乎是本能的後退了了一小步,現在的他可謂是千金之體,自然不願輕易返現,只要他活著,將來註定是要名揚萬古的。

「怎麼?你現在還有手段不成?」

最佳婚聘 陳天雲站在離林逸數百米開外的位置,目光陰沉不定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你可真是貪生怕死啊!我現在都這個樣子了,還能有什麼手段呢?你實在太小心了,有關混沌至寶的下落就在我的掌心裡,如果你害怕的話,可以直接取走!」

林逸嘴角上揚,噙著一抹濃濃的鄙夷之色嘲諷道。

陳天雲一聽,東西竟然一直在林逸的手中,頓時眼睛一瞪,有些訝然,而後,心念林逸的手臂就不由自主的開始緩緩上揚,張開。

霎時間。

雷暴驟起。

狂風大作。

原本就已經恐怖絢麗的虛空上直接傳出一聲驚天巨響,而後,一道猶如蟒蛇芯子一般開叉的紫色雷霆驟然從虛空深處落下。

「這是……」

陳天雲見狀雙眼猛的怒瞪,一張臉也在瞬間變得蒼白如雪,而後,幾乎是不能的開始操控天地之力在他的頭頂上方形成一片片的防禦。

他不傻,這雷霆太過恐怖,幾乎如同滅世神雷,哪怕他的實力超強,此時也有種;力有不逮的感覺,如果大意的話,今天他很可能會死在這裡。

萬分之一個呼吸的功夫。

雷霆已經到了陳天雲頭頂上方萬米的虛空處,萬幸的是此時他的防禦也已經構造完畢,一片紫色的雲彩,厚重如同金屬一般,閃爍著金屬獨有的光澤,籠罩在頭頂上方,足足有數百米大小。

「轟!!!!」

紫色神雷落下,宛如有蓋世神王在九天之上敲響神鍾一般,一股*神魂的驚悚之音驟然在天地間蕩漾開來,幾乎是在瞬間,修為不足教主之境的強者,個個都是面色驟變,神情痛苦。

更有一些修為低下之輩,當場就被這恐怖的聲音直接震成了齏粉消失在天地間。

陳天雲凝聚出來,那如同一方天幕一般的紫色屏障也被這恐怖的雷霆之力砸的猛烈晃動,不過終究還是穩住了。

神雷雖然驚世,卻無法破開這恐怖的防禦,不過陳天雲的面色也在瞬間蒼白到了極致,顯然,也是緊張的不行了。

天地之威,凡人莫測,而這天地之威,又以雷霆之力為最甚。

雷霆之力又以這混沌雷種為尊,這一道雷霆之力落下,他的偉力簡直無法言喻,也就是林逸的境界比較低微,否則,光是以這可怕的雷擊都足以把整個鎮龍山劈成兩半。

「林逸,你手裡握著的是什麼雷種?」

陳天雲盯著林逸心有餘悸得問道,不過更多的還是好奇,充滿了好奇,對於自己的力量他實在太了解了,絕非一般人能夠招惹的。

可剛剛,混沌雷種降下的一道雷霆,竟然已經能夠撼動他拼盡全力之下凝聚出來的防禦,這太不可思議。

Views:
8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