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御宸的黑眸在她的臉上定定地看了幾秒,低沉的聲音對著電話說道:「我知道了,今天會過去。」

說完,他就快速地掛掉了電話。

封嬈以為電話是工作上的事情,就沒有多問。

她猶豫了幾秒,開口道:「我有事跟你說。」

戰御宸點點頭,拉著她的手朝著餐桌走去:「先吃點東西再說。」

封嬈看到餐桌上已經擺滿了熱氣騰騰的食物。

是她愛吃的南瓜粥和小籠包。

心口不自覺地湧上了一抹酸澀,還有一絲疼痛。

積攢了許久的勇氣,在一瞬間又泄了氣。

那些難過的事情,她怎麼也說不出口。

她細微的表情變化,黯然的神色,戰御宸全都收入眼底。

他的瞳孔收縮了一下,很快便恢復正常。

邁開長腿,拉著封嬈徑直走到了餐桌旁。

為她拉開了椅子,按著她的肩膀坐下,然後他才說:「早上空腹不好,先把早餐吃了,乖。」

他已經拿起了筷子,動作優雅地吃起來。

戰御宸吃飯的禮儀,向來就是教科書似的範本。

哪怕只是在吃一碗南瓜粥,也給人一種在吃饕餮大餐的感覺。

封嬈其實並沒有什麼胃口,但是為了寶寶,她必須要強迫自己吃東西。

她這麼想著,便也拿起了碗筷,默默地吃起來。

氣氛,莫名的壓抑。

兩個人都沉默地吃著,戰御宸看似在自顧自的吃著,其實眼角的餘光一直在打量著封嬈。

看到她喝了一碗南瓜粥,還吃了四個小籠包。

他這才停下了筷子,拿著紙巾擦了擦嘴角。

封嬈見戰御宸吃完了,她也就急忙放下了碗筷。

「我有話想和你說。」

這已經是她第二次說了。

戰御宸心裡很清楚她要說什麼,他起身,走向沙發,坐下來,倒了一杯溫水。

人在情緒受到刺激的時候,喝點溫水會有幫助。

封嬈走了過去,在他旁邊的沙發坐下,戰御宸便把杯子遞過來:「來,喝口水。」

封嬈不解,但是她還是順從地喝了。

就在她要開口的時候,戰御宸的聲音低低的響起。 爹你今天讀書了嗎 「嬈嬈。」

「嗯?」她抬眸。

戰御宸掀了掀眼皮,黑眸直直射向她:「檢查結果出來了,寶寶是畸形。」

「什麼!?」

封嬈怔在那裡,瞳孔驟然收縮著。

寶寶是畸形?

怎麼可能!

她的胸口驟然一痛,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戰御宸看到她的模樣,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卻還是止不住的心慌。

「這不可能!之前的幾次檢查明明都是正常的!」封嬈咬住下唇,深深吸了一口氣,硬是把慌張與害怕壓了下去。

戰御宸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極其殘忍的事情,可他必須要這麼做。

他輕啟薄唇,一字字地說:「因為你生病了,孩子才會變畸形,為了不讓將來出現悲劇,我們……」

他頓了頓,下了極大的決心,才從齒縫裡擠出來幾個字:「不能留這個孩子!」

封嬈的大腦嗡的一下。

戰御宸知道了?

他已經知道了?

他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她緊張得連手腳都冰涼起來,她閉了閉眼,雙手無意識地絞到了一起。

她忽然想起上次做產檢的時候,莫名多了很多項檢查,難道戰御宸那個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想到這裡,她吞了咽了口口水,雙手攥得死緊,放在膝蓋上:「是,我是生病了。但是我不是沒事嗎?寶寶也肯定沒事。對了,我還沒有告訴你,爺爺給寶寶取名字了。叫司昊,戰司昊,這個名字你說好嗎?」

封嬈的字裡行間,帶著試探和僥倖。

戰御宸的眼神暗了暗,然後迅速說道:「名字……很好。」

封嬈不由得暗暗鬆了口氣:「孩子不會有事的,你是騙我的對吧?」

「嬈嬈……」戰御宸出聲打斷了她。

封嬈的聲音停滯下來,眼神不解地看著戰御宸。

戰御宸伸手,從桌上取過一張報告單,推到了封嬈的面前。「這是檢查報告,寶寶的確是……畸形。」

封嬈看向那張報告單,從心底竄出來絲絲縷縷的不安和害怕,從骨子到血液,張牙舞爪地往外冒。

她根本就不敢看那份檢查報告,雙手防備地放在肚子上。

「這個孩子不能留。」戰御宸的聲音漸漸放柔:「我們還年輕,以後還會有孩子。我們拿掉這個孩子后,好好給你治病。等你的病治好了,你想要幾個孩子都可以,嗯?」

這一刻,往日溫柔的聲音,聽在封嬈的耳朵里,卻覺得格外的刺耳。

她的身體不自覺地顫了顫。

她擔心了那麼久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不僅戰御宸知道了她的病,她還害得孩子畸形,戰御宸還要拿掉這個孩子……

她整個人彷彿從萬丈高空狠狠摔下來,一瞬間就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她臉上的血色褪盡,身體搖搖欲墜,彷彿下一秒就要倒下去。

戰御宸心疼地將她摟在懷裡,不斷地拍著她的背脊,安慰道:「別怕,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手術會成功的,我已經找到了最權威的腦科專家為你治療……」

封嬈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猛地一把推開了他。

她看著他,心底的慌張、害怕、委屈、不安,在一瞬間就達到了極點。

封嬈抓著戰御宸的手,苦苦哀求道:「戰御宸,求求你別拿掉寶寶。寶寶怎麼可能是畸形呢?我們之前檢查的時候,醫生不是說一切正常嗎?」

「還說這是個男寶寶,司昊,爺爺連名字都給寶寶取好了。這是我們第一個孩子啊,他怎麼會是畸形?這不可能,求求你不要拿掉他,求求你了!」 戰御宸的沉默,讓封嬈的心漸漸冷了下去。

她全身一點點的冷下去,就像是浸在冰冷的海水中,無邊無際,找不到岸。

戰御宸沉默了許久,表情掙扎,最後吐出了幾個字:「我們還會有孩子的。」

他的話,一字字地傳入封嬈的耳中,就像是被千萬根針密密麻麻地扎過來一樣。

封嬈的嘴角努力地上揚,做出乖巧的樣子,雙手死死攥著他的袖口,懇求著:「戰御宸,你真的要這樣做嗎?哪怕……哪怕我會恨你?」

戰御宸的身體明顯震了下,定定地看著她,幾秒鐘之後,他的黑眸閃過一抹決斷:「哪怕是你恨我,這個孩子也必須要拿掉!」

封嬈抓著他袖口的手指緩緩鬆開,這讓戰御宸的心裡沒由來的爬上了一抹心慌。

就好像她放開他的袖口,就是在放開他一樣。

封嬈的眸底怒火翻滾,被戰御宸的這句話燃燒掉最後的理智。

為母則剛,她必須要保住她的孩子,不允許任何人來傷害他,哪怕那個人是戰御宸。

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她這一輩子,可能就只有這一個孩子。

封嬈的手用力地握成拳頭,因為太過用力,指甲都陷入了肉里。

「戰御宸,這是我的孩子,我絕對不會拿掉他。如果你堅持這麼做的話,那我們離婚!」

她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半點猶豫,說得是那麼的斬釘截鐵。

說完之後,她就站起來,朝著門外走去。

戰御宸在聽到「離婚」兩個字的時候,瞳孔一陣猛縮。

他沒料到她會這麼堅決。

等到她快要走到門口了,他才猛然回過神來。

他立刻從沙發上跳起來,邁開長腿,追了上去。

封嬈的手已經握住了大門的門鎖,戰御宸從後面追上來,伸出大手將打開一半的大門給用力關上。

封嬈急了,再次去抓門鎖。

戰御宸抓住她的手,「嬈嬈,你冷靜點!」

封嬈的手被抓住,便伸出腿去踹他。

她的模樣幾乎失控了,沒有了平日的乖巧溫順。

戰御宸被她狠狠踹了幾腳,索性伸手一攬,將她整個人都圈在懷裡,讓她動彈不得。

這時候,他伸手從褲袋裡拿出手機,單手快速地撥通了一個電話。

「把車開到門口來!」

封嬈聽到這話,掙扎得更厲害了,無奈戰御宸的手臂就像是鐵箍一樣,她怎麼也掙脫不開。

戰御宸強行環著她,打開車,往外走。

娶一送一:BOSS撲上癮 「戰御宸,你放開我!你這個混蛋,馬上放開我,聽到沒有!?」

司機已經把車開到了門口,戰御宸冷冷地說:「去醫院。」

去醫院?

封嬈整個人如置冰窖,難道戰御宸是想帶她去醫院打胎嗎?

不行!

她就是死也不會去的!

封嬈發了狂一樣的拚命掙扎,抓住戰御宸的手臂,一口狠狠咬了下去!

重生世子爺 戰御宸吃痛,大手不由得鬆開了一點點,封嬈趁機在他的腳上又狠狠踩了一腳,然後推開他,慌慌張張地朝外面跑去。

「封嬈!!」

封嬈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驚慌失措地跑著,生怕戰御宸抓到她。

可惜,她只跑出去幾步,就被人從後面抓住。

接著一陣天旋地轉,戰御宸就把她給打橫抱起。

封嬈急了,不停地用腳亂踢,用手亂抓。

她的指甲在戰御宸的臉上、脖子上抓出了無數道血痕。

可見得她的力氣有多大。

戰御宸悶哼一聲,大手卻將她抱得更緊了。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跟你離婚,這個孩子是我的,跟你沒關係!你沒有這個權利,你沒有!!」

封嬈聲嘶力竭地亂吼著。

司機被這個陣勢給嚇壞了,獃獃站在那裡。

戰御宸冷冷的一記眼刀掃過去:「還不去開車門?」

司機愣了一下,急忙跑過來把後排的車門打開。

戰御宸想把封嬈給塞進去,奈何她的手死死拽著車門不放。

「我不去醫院,戰御宸,求求你,你放過孩子吧?求求你了!」封嬈的聲音再次軟了下來,淚流滿面的哀求。

那種悲傷、凄厲的聲音,就算是再狠心的人,聽了也會心軟。

可戰御宸不能心軟。

如果他現在心軟的話,封嬈就會死。

他只能做個惡人,就算是她恨他,這輩子也不原諒他,他也要保住她的命!

「老王,掰開她的手。」戰御宸咬牙切齒地說。

司機猶豫著:「少爺,有什麼話好好說……何必……」

「我叫你掰開她的手!!」戰御宸憤怒地低吼了一聲。

那種恨不得毀天滅地的怒火,讓他整個人看上去猶如來自地獄的惡魔。

司機被嚇得腿軟,小跑著過來,狠心一根根掰開了封嬈緊抓著車門的手指。

也許是封嬈掙扎得太過厲害了,她的肚子突然開始難受起來。

她的手放在肚子上面,臉色因為疼痛而發白,就連額頭上都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戰御宸閉了閉眼睛,再睜開眼睛時,已經恢復了剛才的決斷。

他看著封嬈,語氣冰冷地說:「你看,你再怎麼抗拒也沒有用,還是乖乖跟我去醫院,拿掉孩子!」

封嬈的臉上露出濃濃的絕望,她的手按在肚子上,幾乎能感覺到小生命一點點流逝。

我的小奶獸換成了醫神大佬 她狠狠咬著牙,在翻江倒海的疼痛中,擠出了幾個字:「戰御宸,我恨你!」

戰御宸微微垂眸,視線落在封嬈的臉上,對上了她憤怒的眼神。

他的心口像是被一把鈍鈍的刀來回凌遲著。

然而,他很快收回了視線。

彎下腰,把封嬈塞進了汽車。

他緊跟著坐上來,語氣疲憊地沖著司機說:「開車。」

汽車還沒有開到醫院,封嬈的肚子就疼得不行了。

她死死抓著戰御宸的衣服,低聲輾轉哀求:「戰御宸,我的肚子好痛。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他……」

戰御宸一直都抱著她,大手從她的身下摸到一抹濡濕,心裡一慌。

我怎麼又隱身了 「嬈嬈,別怕,馬上就到醫院了,堅持住!」

Views:
5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