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司厲霆沒有說一句話,但林均卻能夠感覺到此刻他身上的冷漠。

這一次徹底將他給惹怒了! 沉醉不知愛歡涼 而且顧錦那邊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線人只說了她如常拍戲,甚至還加了幾場夜戲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離開。

南宮熏將她送到了酒店,兩人的確是一同回同一家酒店的。

司厲霆歸心似箭,就算他乘坐的是飛機還嫌速度太慢。

「爺,你著急也沒有用,還得飛十幾個小時呢,你熬了這麼久,你還是休息一會兒。」

林均看到司厲霆這個樣子也忍不住勸道,司厲霆為了顧錦已經付出得夠多了。

當他知道顧錦的真實身份,這一年多就沒有休息過,他那麼努力也只是為了配的上顧錦。

之前讓顧錦懷孕他確實是存了一點小心思,想要借著孩子來拴住顧錦。

司厲霆到底要比顧錦大一些,想得事情更加深遠,他知道將來有可能會受到很多阻力。

有個孩子即便是有人想要拆散他們也會顧及著孩子,誰知道顧錦現在的體質不能受孕。

司厲霆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南宮熏出手,這個男人會比南宮墨危險一百倍。

才出現一天就直接宣告地位,而自己顧及這那,考慮的越多反而沒有達到目的。

要是以前的他肯定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也許他會做得比南宮熏更狠。

可他有了最大的弱點,這個弱點就是顧錦!

他捨不得讓她受一點委屈,一切都是以她為主。

她以新的身份回來,他就配合她作戲,做得一切都是為了她。

人一旦有了弱點就容易讓人有機可趁,很早之前林均就提醒過他。

他有什麼辦法,愛一個人就會情不自禁想要為她想而想,恨不得將一切都給她。

就算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想的還是顧錦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畢竟前一晚顧錦都沒有任何異樣,如果她對她不是真心,又何必丟下一切特地來辦公室找他。

她茫然失措站在門口的樣子司厲霆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顧錦遇上了什麼麻煩,她一天沒有聯繫自己,難不成手機在南宮熏手中的緣故?

畢竟是和自己經歷了這麼多的女人,司厲霆第一反應不是懷疑。蘇蘇,我信你,你也要信我。 顧錦也就只休息了幾個小時又接著回了片場,南宮墨特地將她的戲份全都排在了前面。

她也就只剩了幾場戲而已,從午後一直拍到天黑,念完最後一句台詞。

惡魔,我會永遠記得你 南宮墨看到她臉上的疲憊也有些心疼和於心不忍,走到顧錦身邊,「你的戲完了,先好好補一覺,等我忙完了其它戲,咱們劇組好好聚一聚。」

顧錦點點頭,這兩天她確實有些累,累得除了人之外還有心。

「等我休息好了再聯繫。」顧錦換了衣服,她已經等了兩天,沒有任何人出現。

「小姐,你看你黑眼圈都出來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回頭見。」顧錦此刻也顧不得想其它,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覺。

南宮熏已經在外面等候,南宮墨親自將她送出來。

「我先走了,你還有戲要拍,不用管我。」

「那我就不送你了,反正有我大哥在。」南宮墨還是很希望顧錦能夠成為他大嫂的。

「小錦,我先送你回酒店,看這天好像要下雨了,今晚你可以安心睡一覺。」南宮熏少見的溫柔道。

顧錦點點頭,「好。」

她正準備上車,一道聲音響起:「蘇蘇。」

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聽到這道聲音,顧錦腳步一頓。

說不上為什麼要停留,分明那人叫的是蘇蘇又不是她的名字。

停下腳步完全是身體的本能而已,顧錦下意識的朝著身後那人看去。

在路燈下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金髮藍眸,和照片上的人一樣,他是司厲霆。

心臟在快速跳動,只是因為他的到來。

南宮墨如臨大敵,而南宮熏更是神色冷清,他上前一步攔在了顧錦的身邊。

「小錦,上車吧。」

「蘇蘇,過來。」司厲霆聲音冷冷道。

就算來之前他已經知道顧錦身邊有了南宮熏,此刻看到兩人站在一起,僅僅還只是站在一起而已,他便已經妒火中燒。

顧錦看著那渾身冷氣的男人,蘇蘇,他是在叫自己么?

「小錦,你拍了兩天的戲,現在需要休息。」南宮熏很聰明,沒有選擇直接和司厲霆杠上。

「他好像在叫我。」顧錦眨了眨眼。

「不必理會,他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男人而已。」南宮熏伸手去拉顧錦。

顧錦閃開,「我自己走。」

「顧錦,你再動一步試試看!」司厲霆看著顧錦就要上車,心情十分煩躁。

他疾步朝著顧錦走去,發現顧錦看他的眼神有些漠然,彷彿從來沒有見過他一樣,還帶著幾抹探究。

「司先生,你找我有事嗎?」顧錦友好的回答。

「你叫我司先生?」司厲霆咬牙切齒的問道,從他認識顧錦的那一天起就沒有聽她叫過這個稱呼。

「那……我應該怎麼叫你?」顧錦對上那一雙快要噴火的雙眼,她的心莫名有些慌亂。

她可以確定之前一定認識這個男人,可他是自己愛的人嗎?

顧錦不動聲色的關注著兩人的表情,表面上仍舊裝作懵然的樣子。

南宮熏的手段她已經見識過,還有一個南宮墨,她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南宮墨扮演的什麼角色。

而這位司先生她只是覺得熟悉而已,是不是自己愛的人還不能確定。

在記憶沒有恢復以前,顧錦不敢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自己,按兵不動才是最好的辦法。

「顧錦,在我面前你何必再演戲?」司厲霆眼中有些許受傷的神色。

他以為顧錦是被人挾持,可是看現在的情況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這樣。

就連他都看不懂顧錦心中在想些什麼,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自己?這樣會讓她覺得開心嗎?

「我沒有演戲。」顧錦認真的回答,看到司厲霆眼中受傷的神色她有些愧疚。

「司先生,她連著拍了兩天一夜的戲,她很累了,有什麼話以後再說,她需要休息。」南宮熏涼涼提醒。

司厲霆這才發現顧錦臉上有些疲憊的神色,他有些於心不忍。

「蘇蘇,跟我走。」他一把抓住顧錦的胳膊想要將她帶入懷中。

「司先生,你要帶我的未婚妻去哪?當真以為我死了不成?」南宮熏拽著顧錦另外一隻手。

旋風百草4:愛之名 兩人的力道讓顧錦皺眉,南宮墨不忍看到她這樣。

「夠了,你們要鬧要吵我管不著,小錦兒身體本來就沒有恢復,為了趕戲,她連著拍了這麼多場戲。

她需要休息,而不是像個抱枕一樣被你們扯來扯去,趙粒,送小姐回酒店休息。」

「好的。」趙粒從震驚中醒悟過來,接過南宮墨遞過來的車鑰匙,「小姐,我送你回去。」

兩個男人同時鬆手,顧錦這才鬆了一口氣跟著趙粒離開。

「蘇蘇!」背後傳來司厲霆的聲音,顧錦下意識就要停下來,她告訴自己現在絕對不能停下來。

既然放手,就別回頭 司厲霆看到她毫不猶豫離開的背影,沒有抱歉,沒有解釋,連正眼都沒有看上自己一眼。

這和他來時想的畫面截然不同,她究竟怎麼了?

司厲霆心中也產生了懷疑,他沒有錯過南宮熏想要拉她手被她避開的細節。

顧錦很不對勁,司厲霆也是十分聰明的人,他已經覺察出了顧錦有些奇怪。

南宮墨說了一句她的身體還沒有恢復,看她的模樣不像是哪裡受了傷,這件事處處透著古怪。

在沒有弄清楚原因前貿然做出一些舉動起不了任何作用,司厲霆只能看著她越來越遠的身影。

等到趙粒開車送顧錦離開,南宮熏才收回視線看向司厲霆。

「司先生,我想在電話中我已經說得很清楚,她是我的未婚妻,以後你不要再來糾纏。」

「你的未婚妻?呵……早在一年多前,我和她就領了結婚證,舉行婚禮。」

「司先生要清楚一件事,和你結婚的人叫蘇錦溪,早就死了。

她是顧錦,顧家大小姐,執掌G集團的總裁,顧家和我南宮家世代交好。

小錦是顧老爺子親口許諾給我的未婚妻,等她回美國我們就會結婚。

司先生和她過去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從今往後,她只能是我的未婚妻。

司先生是個聰明人,該知道知難而退,小錦對你已經沒有感情。

我知道司先生這一年多在美國有一些產業,如果你自動放棄,我不介意和司先生成為朋友,幫你開拓美國市場。

當然司先生要是不同意,那就不要不要怪我心狠。

到時候落得個玉石俱焚的下場,希望你不會這麼傻。」

南宮熏搬出顧家來壓迫司厲霆,甚至還用司厲霆的公司來威脅。

這個男人比資料上更是一個狠角色,司厲霆身上的氣場只強不弱。

藍色和紫色雙瞳冷冷相對,司厲霆一字一句道:「南宮熏,你讓我放棄什麼都可以。

唯獨顧錦,哪怕是死我也不會放開她的手。想威脅我?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不會放過你,南宮家如何,百年世家又怎樣。

只要我還活著一天,我與你南宮家不死不休!誰毀誰勝我們拭目以待!」

「好,希望司先生的生意也如你一般有著底氣,我等著看你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帝國被我摧毀,到時候你是不是還有這樣的魄力。」

南宮墨看到那劍拔弩張的兩人,弱弱的開口:「我承認小錦兒是很漂亮很優秀,但她就是一個女人,你們至於要拿出整個家族來玩?」

「閉嘴。」兩人異口同聲朝著南宮墨冷斥。

南宮墨:「……」這兩人才是兩兄弟吧,說話都是異口同聲的。 南宮熏用手指抬起顧錦的臉,燈光下她的眼眶明顯紅紅的一片。

「是誰欺負你了?」南宮熏冷冷問道,剎那間身上散發出冰冷至極的氣場,彷彿誰要是欺負了顧錦,他必要血洗那人。

顧南滄也注意到了這點,臉色由擔心變成了嚴肅,「錦兒,你告訴哥哥,誰欺負你,我給你報仇。」

「對啊小錦兒,你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訴我們,我們不會讓你白受委屈的,看我的天馬流星拳。」

「沒有人欺負我,我只是觸景傷情,你們不要擔心我,我沒事的。」

顧錦勉強笑了笑,顧南滄看到她手心拽了一條手巾,那手巾分明是男人插在胸口口袋上的。

之前她給自己發了一條信息,裡面也是含糊不清。

「這麼久了,你在哪裡?我們四處都找不到你,電話也是無法接通狀態,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嗎?」

「對不起哥,我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在一起聊了會兒天,我們回家吧。」

見顧錦不想再說什麼,幾人也並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默默將顧錦送上了車。

南宮熏倚在車邊淡淡道:「如果有麻煩,任何時候你都可以聯繫我。」

「好,我知道了。」

顧南滄關上了車門,和幾人道別。

直到車子開走,顧南滄這才開口:「錦兒,剛剛你見的男人是誰?唐茗還在國內,別想著拉他出來擋槍。

至於南宮熏和南宮墨都一直在我身邊,你的老朋友會是誰?」

「哥,我見了誰有這麼重要嗎?」

「妹妹,你要知道以你的身份很多男人不懷好意,我是怕你被人騙。

況且你大著個肚子,要是有一點閃失我怎麼給外公交差?」顧南滄苦口婆心道。

顧錦見他一臉嚴肅的樣子,心中知道他肯定是想歪了,這才認真解釋道:「我見的史密斯。」

「就是之前在飛機上遇到的那個男人?」

「是的,他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就在一起聊了會兒天,我們聊的很投機。」

「那為什麼你的手機沒有信號,你又為什麼會哭?」

「因為我們在天上看煙花,天上信號不好,加上煙花爆炸我也沒有太關注手機,讓你擔心了。」

顧南滄皺了皺眉,「天上去看煙花?」

「嗯,他的身世和我一樣,也是失去了最愛的人,所以我們才會聊得那麼投機。

他不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這一點我是能夠肯定的,而且以他的身份你覺得會貪圖顧家?

我們只是聊得很投機,從頭到尾他也非常紳士,沒有做出半點出格的事情。

至於為什麼會哭,就是之前我說的那樣,看到那煙花我想到了厲霆哥哥,所以才……」

見顧錦說的都很正常,但顧南滄卻覺得這裡面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他的名字是什麼?」

「這個我倒是忘記問了,只知道他的姓氏,總之我能感覺到他是個好人,哥,你要信我,他不會傷害我的,而且我們也就是隨緣遇到。」

「見你這麼維護他的樣子,我都要以為你愛上他了。」顧南滄十分無奈。

「不會的,說不上來是種什麼感覺,在他身邊莫名我就能安心,他很紳士,談吐也不錯,我和他可以成為朋友。

關鍵是他和別人不一樣,他有喜歡的人,所以我和他在一起才會聊得來。」

「傻錦兒,你知道一個男人要接近另外一個女人會安全嗎?那就是說他有女朋友從而會讓人放下戒心。」

「哥,我一個孕婦,和他加起來也就只見過兩次面而已,他怎麼可能會對我有所圖。

而且我管他要電話號碼的時候人家可沒有答應,也看得出他很愛他的心上人。」

「總之你自己小心一點。」

「嗯。」

顧錦看著外面飛馳而過的夜景,她趴在窗邊吹著風,「哥,三叔曾說會給我一場盛世煙火,你說今天的煙花有沒有一個可能是三叔放的?」

「如果是他為什麼不來見你和寶寶?明知道你那麼想他……」

「煙花落幕之時寫的是等我,如果真的是三叔,他一定遇到了什麼麻煩。」

「如果他還活著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顧南滄嘆了一口氣,司厲霆回來顧錦才能徹底開心起來。

如今的顧錦不吵不鬧,相比以前沉默了太多。

司厲霆是她活下去的源泉,他回來就皆大歡喜了。

Views:
8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