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你還不服,那就去死吧!」

眾人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你敢殺我?」

何蕭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然後高聲喊道:「陳天,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我師父是李太白,你今天要是敢殺死我,我師父肯定會滅你全家的!」

「李太白算個什麼東西!」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輕輕舉起自己的右手。

「陳公子!」

曹天嘯看見這一幕以後連忙大喊了一聲。

陳天扭頭看向了曹天嘯的位置,淡淡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陳公子,這個人是李高人的徒弟,李高人可是咱們華夏第一武道高人啊,您可要三思而後行啊!」曹天嘯擔心此時陳天若是真的殺死了何蕭,自己以及歐陽家可能也會被牽連,所以連忙高聲勸道。

「無妨!」

陳天輕聲回道。

曹天嘯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瞬間無語了,連忙扭頭看向了歐陽玖的位置,高聲喊道:「歐陽小姐,您快點勸一勸陳公子吧,如果陳公子真的殺死了何蕭,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歐陽玖愣了一下,然後連忙上前一步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天,我也聽過李太白這個名字,那種人不是咱們能夠惹得起的!他可是咱們華夏武道第一人啊!」

「他是華夏武道第一人?」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如果沒有我,他可能是,但是既然現在有我了,那他就不是了!」

「好大的口氣,陳天你是不是以為你打敗我了你就天下無敵了?」何蕭躺在地上高聲喊道。

「就算沒有打敗你,我也是天下無敵!」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右手凌空一指。

一道寒芒閃過。

寒光直接擊穿了何蕭的腦袋,在額頭處留下了一個手指大小的傷口。

何蕭身體抽搐了兩下以後,直接失去了生機。

眾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因為誰都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堅決,說殺了何蕭便真的殺死了何蕭!

「陳……陳公子,竟然真是殺死了何蕭……」

李一葉呆愣楞的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驚慌。

雖然李一葉跟陳天接觸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在李一葉的眼中陳天並不是一個喜歡濫殺無辜的人,或則說陳天根本不屑於對普通武者痛下殺手,但是此時陳天竟然真的殺死了何蕭,這是李一葉沒有想到的。

而歐陽玖此時臉上的表情彷彿就更加恐懼了!

因為在歐陽玖的印象之中,陳天一直都是一個生性涼薄的人,就算是當初嚴寧等人一再挑釁陳天,陳天也不曾真的對這些人進行報復。

如若不然,按照陳天的身手,他若是真的想要報復嚴寧等人,那簡直比殺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

但是此時的陳天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殺死了何蕭。

「完了,陳公子這次可算是惹上大麻煩了!」

曹天嘯躺在地上表情異常驚慌的喊了一聲。

歐陽澤跟歐陽玖兩人呆愣楞的站在,他們兩個此時已經不知道應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其實如果是尋常情況,陳天也許會念在何蕭能夠有如此修為不容易的份上,不會對何蕭痛下殺手,但是當何蕭想要毀掉整個葯神谷的時候,陳天便對何蕭下了殺心。

在陳天的眼中,何蕭這種人根本就不配活在這個世上。

「何公子竟然……竟然死了!」

宋飛宇結結巴巴的喊了一聲,然後表情惶恐的看著陳天的位置,高聲說道:「你竟然殺了何公子,你知道不知道他是李高人的徒弟,你竟然殺死了李高人的徒弟……」

「我叫陳天,你轉告李太白,他若是想要給他徒弟報仇,我在這裡等著他!」

陳天扭頭看了宋飛宇一眼,語氣隨意的說道。

「……」

宋飛宇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瞪著眼珠子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你不殺我?」

歐陽玖等人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也都愣住了,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不解。

畢竟此時陳天已經殺了何蕭,但是似乎並沒有打算對宋飛宇動手。

「殺你?」

陳天聽到宋飛宇的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這種人也配我動手嗎?」

宋飛宇愣了一下,然後連忙跪在了地上高聲喊道:「對對,陳公子您說得對,我這種人不配讓您動手,我這種人不配……」

陳天眼神不屑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宋飛宇,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原本擋在葯神谷入口位置的石頭直接被陳天挪到了一邊。

「滾吧!」

陳天看著宋飛宇的位置淡淡說道。

「多……多謝陳公子不殺之恩,多謝陳公子不殺之恩!」

宋飛宇跪在地上沖著陳天連續磕了幾個頭,然後連忙帶著自己的人轉身奔著葯神谷入口的位置跑去。

「不要忘了,把我之前的話轉達給李太白!」

陳天輕聲說道。

「……」

宋飛宇聽到這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猛然抬頭看了陳天一眼,高聲說道:「陳……陳公子,您放心吧,我肯定會如實轉達的……」

陳天看著宋飛宇的位置沒有說話。

而宋飛宇也許是擔心陳天可能會改變主意,所以連忙快步奔著葯神谷入口的位置跑去,根本不敢有任何一絲停留。

李一葉目光不解的看著宋飛宇等人離開,猶豫了兩秒鐘,咬著紅唇走到了陳天的身邊輕聲說道:「陳公子,您就這樣放走了宋飛宇,萬一那個李太白真的過來報復咱們怎麼辦啊?」

「我就是在等這個李太白過來報復!」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我既然敢讓宋飛宇離開,那我就肯定有打敗李太白的把握,我做事不喜歡拖泥帶水,今日我殺死了他的弟子,已經跟他接下了血海深仇,與其讓他背地裡想法設法的找到我,還不如直接讓他過來!」

李一葉呆愣楞的看著陳天,心中異常震撼。

這得是多麼自信的人才能夠有如此囂張的行事風格? 「屏蔽大法好啊!」

聽到風玫這句話,系統幾乎想要吐血……當然,若是它有血的話。

屏蔽!除了第一個世界之後,宿主從未主動屏蔽過它,所以它竟然將這一條給忘記了!當初宿主不適應它的存在,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它的監視之下,所以它很貼心地給了宿主一項屏蔽它的許可權。

而且!

為了讓宿主安心,它移交的是永久的,不可收回的許可權!

它能再說一句:只怪當年太年輕……嗎?

就在它快要郁猝時,風玫含笑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應該慶幸我沒有每個世界都把你屏蔽到底,不然……憋死你。」

憋……憋死!系統還沒從這嚇人的兩個字中回神時,風玫又繼續道:「其實當初拿到這個許可權時,我真的有這個想法的……」

只是後來習慣了它的存在,也就再也沒有屏蔽過它。

只不過把它懟下線和屏蔽也沒什麼區別就是。

【宿主!你怎麼能有這麼可怕的想法呢?!你想想啊,這麼多世界,若是沒有我你多孤單啊。你開心了,我陪你高興;你難過了,我陪你哭泣;你生氣了,我替你發怒;你無聊了,我陪你聊天……哎呀,突然發現自己好偉大,我都要被自己給感動哭了。所以說,宿主,這麼有用的我,你怎麼捨得屏蔽呢。】

「……」風玫滿臉黑線,我信了你的邪了!除了能陪她聊天,其他沒一句靠譜的。

不過她還是柔了目光:「嗯,不捨得的。」

是啊,沒有它,她該多孤單啊。懶人聽書

穿梭於各個世界,她終究只是一個過客,始終陪著她的,也只有它了。

知道自家宿主總愛欺負它,所以系統以為自己還需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讓她大小那個可怕的主意呢,沒料到竟是這麼的容易,一時有些沒反應過來。

「網上情況現在怎麼樣了?」風玫拋開這個話題,還不知道微博崩潰的她想著不知自己「放鴿子」的行為此時已經發酵到什麼程度了。

系統早已忘記自己下載的那些東西了,更是顧不上之前什麼『啪啪啪』的好奇心了,見風玫不再說要永久屏蔽它,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立即狗腿道:「網上現在可好玩了,宿主等一下哈。」

為了哄自家宿主開心,系統直接修復了微博崩潰的數據……

微博技術部的人一臉懵逼,這次的崩潰太嚴重了,他們正手忙腳亂著呢,突然之間,所有的數據都恢復了正常。

雖然不解,總歸是好事。

可是,當進行檢測時,臉上剛湧現的喜色瞬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一時間臉上的表情竟是說不出的怪異……

這邊系統恢復了微博之後立即主動為風玫打開系統數據:「宿主快看!」

系統聲音里有著掩不住的興奮,之前它一上線立即聰明地做的事情,終於能夠在宿主面前求表揚了。

風玫看向眼前的屏幕。是她的微博主頁,還是她熟悉的那些內容,並沒有系統所說的什麼好玩的。

【宿主看。】

不用她動手,系統主動為她轉換頁面,一邊為她講解著自己的「豐功偉績」。

風玫臉上的表情寸寸龜裂,聽著系統嘚瑟的聲音,她只想打死這丫的! 而歐陽澤歐陽月等人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震驚,因為他們能夠感覺到,陳天之所以會這麼做,其實無非就是根本沒有將李太白放在眼中而已!

整個華夏又有幾個人能夠如此囂張,連排名第一的武道高手都不放在眼裡。

「可是,陳公子那個李太白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啊,他是咱們華夏的第一武道高人,已經拿了三屆全國武道大會的冠軍,而且李太白手底下有很多的徒弟,隨便拿出來一個那都是威震四方的存在,今日您殺死何蕭,真的不是明智之舉啊!」

曹天嘯低聲說道。

「今日我不殺他,我便要將葯神谷拱手讓他,而且區區一個李太白在我眼中根本算不上什麼,他若是真的想給他徒弟報仇,那就讓他來好了!」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

曹天嘯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但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陳天淡淡看了一眼何蕭的屍體,然後扭頭看向了歐陽澤的位置,輕聲說道:「現在何蕭死了,咱們也該算一算之前你想要殺死我的那筆賬了吧?」

歐陽澤聽到陳天的這話,心中駭然,嚇得連忙咣當一聲跪在了地上,然後結結巴巴沖著陳天喊道:「陳……陳公子,這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不知道您竟然有如此本事,如果我要是知道的話,我萬萬不敢對您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啊,我求您了,您就把我放了吧,我……我知道錯了!」

歐陽澤一邊說話,一邊沖著陳天的位置磕頭。

一個連李太白弟子都殺的人,歐陽澤哪裡來的膽子跟陳天作對啊?

此時他只能希望陳天一時心軟,不去追究自己之前做的那些荒唐事!

「你現在知道錯了?」

陳天聽到歐陽澤這句話忍不住笑了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之前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讓我給你跪下,給你舔鞋才原諒我嗎?」

「陳公子,之前是我糊塗啊,是我糊塗,我現在知道錯了!」

歐陽澤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嚇出了一身的冷汗,表情十分驚恐的喊道。

歐陽月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也跪在了地上,高聲沖著陳天喊道:「陳公子,之前的是我們做的不對,看在我們是小九家人的份上,你就放過我們一馬吧!」

歐陽月這個女人非常的聰明,她清楚歐陽玖跟陳天之間還是有些感情的,所以只能利用歐陽玖的同情心博取一絲生機。

「你們還知道自己是小九的家人啊?」

李一葉在聽到歐陽月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歐陽澤猶豫了一下,連忙爬到了歐陽玖的身邊,抱著歐陽玖的大腿高聲喊道:「小……小九,哥哥我知道錯了,之前都是哥哥我糊塗了,你快點跟陳公子說幾句好話,你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哥哥姐姐就這麼死的對不對?」

「歐陽澤,現在你知道你是我哥哥了,之前你想要對我動手的時候你心裏面在想什麼?」

歐陽玖面無表情的沖著歐陽澤問道。

「小九,之前都是我糊塗了,我現在真的知道錯了,我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歐陽澤此時已經沒有了之前那副囂張跋扈的樣子,抱著歐陽玖的大腿苦苦哀求,模樣卑賤至極。

「今日我若是救了你,那你以後豈不是又要對我動手了?」歐陽玖冷笑了一聲。

「我……我不敢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以後咱們歐陽家全部都是你一個人的,我什麼都不要,我真的什麼都不要……」歐陽澤連忙大喊了一聲。

歐陽月聽到這話以後抬頭看了一眼歐陽玖的位置,輕聲說道:「小九,今日你若是能救我們兩個一命,我們兩個可以退出歐陽家,咱們家的產業以後全部都給你一個人繼承……」

「全部給我一個繼承?」

歐陽玖無奈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覺得我真的很喜歡那些東西嗎?」

「那小九你到底怎麼樣才能原諒我們?」歐陽澤表情激動的喊道。

「……」

歐陽玖看著自己腳底下的歐陽澤猶豫了兩秒鐘,輕聲說道:「你鬆開我吧!」

「小九,今天你要是不幫我求情,我是不可能鬆開你的!」歐陽澤趴在地上高聲喊道。

「你不鬆開我,我怎麼幫你求情?」

歐陽玖語氣異常無奈的喊道。

「……」

歐陽澤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連忙鬆開了歐陽玖的小腿,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小九,你是真的原諒我了嗎?你可千萬別騙我啊!」

「你以為這個世界上誰都跟你一樣啊!」

歐陽玖輕輕的白了歐陽澤一眼,然後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身邊,猶豫了兩秒鐘,輕聲說道:「陳……陳天,你放過他們兩個吧!」

也許是因為歐陽玖知道了陳天真正的身份,所以跟陳天說話的時候,語氣難免緊張了幾分。

「這兩個人之前可是想要對你動手的,你確定要我放過這兩個人?」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恩,不管怎麼樣,他們兩個人也都算是跟我有血緣關係,而且歐陽澤跟歐陽月兩人也在打理我們歐陽家的生意,我父親的年紀一天天大了,公司若是沒有他們兩個人,我們家也會垮掉的!」歐陽玖猶豫了一下,沖著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他們兩個以後萬一對你起了殺心怎麼辦?」陳天繼續說道。

歐陽澤聽到這話以後連忙高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您放心吧,現在就算給我們一百個膽子,我們也不敢對小九有什麼別的想法了!」

「陳公子,我們以後肯定不敢傷害小九了!」

歐陽月也跟著大喊了一聲。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扭頭沖著歐陽玖說道:「好,既然你想要原諒這兩個人,那我也不多說什麼!」

「謝謝你陳天!」

歐陽玖輕聲回了一句。

「不用謝!」

陳天看著歐陽玖淡淡一下,彷彿再次變成了自己那個平穩溫和的少年。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她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這個人到底都經歷過什麼事情,為什麼有的時候自己感覺陳天無非就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平和隨意,但是有的時候她又會感覺陳天就宛如神仙一般,高傲冷漠,讓人心生敬畏。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