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星寒眼神寵溺地看著女孩,任由她拉著自己的胳膊走了。

剩下的幾個跑環任務都很簡單,盛雪落在完成了前面幾個沒有節操,喪心病狂的任務后,做起來簡直就毫無心理壓力。

拉著孟星寒在外面浪了一天,當盛雪落終於把十個跑環任務都做完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點開了商店兌換系統,兌換了那枚可以就換解除降頭術的藥丸。

盛雪落拿到解藥,馬上就給盛英奇打電話。

她的計劃是把盛英奇喊出來,二話不說,直接把解藥塞他嘴裡,先把降頭術給解了,再給盛英奇講這件事情的經過。

可盛雪落沒想到的是,她儘管已經交代了讓盛英奇一個人來,可吳宛瑜那個跟屁蟲還是跟著來了。

盛雪落滿臉的不爽,恨鐵不成鋼地看著自己的哥哥。

盛英奇尷尬地笑,說不放心吳宛瑜一個女孩子在家,所以就帶著她一起來了。

吳宛瑜挽著盛英奇的哥哥,看了一眼盛雪落,笑著說:「咦,怎麼沒看到孟先生呢,該不會已經先走了吧?」

盛雪落:「你好像對我男朋友很好奇?」

吳宛瑜微微一笑:「我這不也是關心你嗎?」

盛雪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剛要說點什麼,就聽到男人低沉迷人的聲音:「雪落。」

孟星寒高大修長的身影出現,他把盛雪落攬在懷裡,然後抬起深邃幽深的眼眸,看向吳宛瑜,嘴角挽出了一抹嘲諷的弧度。

他開口聲音淡淡的,漫不經心地問道:「吳小姐,你昨晚給我發簡訊約我,到底是有什麼事情?」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同時愣了愣。

孟星寒微微挑了下眉,一本正經地說道:「因為很晚了,實在是不方便,所以我沒出去見你,不知道吳小姐大晚上的約我見面,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呢?」

盛雪落微微側目看著孟星寒,心想吳宛瑜昨晚約過他嗎?

昨晚……他們不是一直在滾床單嗎?

那他說的簡訊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他出去買套套,遇到吳宛瑜了?

孟星寒的話音落下,頓時陷入了一片沉默。

孟星寒的表情是漫不經心,盛雪落的眼神是茫然,盛英奇的臉上是疑惑,而吳宛瑜的一張臉則是又紅又白!

還是盛英奇先回過神來,他先是有些尷尬地笑了一下,試圖緩和了下僵硬的氣氛,才開口道:「孟少爺,你是不是搞錯了,宛瑜怎麼會晚上發簡訊約你出來呢?」

「是啊,我昨晚很早就休息了。」吳宛瑜已經調整好了情緒,她挽著盛英奇的手臂緊了緊,一臉委屈地說道。

盛雪落呵呵,昨晚她在酒店走廊上看到的那個人難道是鬼嗎!

孟星寒微微挑眉,語氣加重了些,「你的意思是我弄錯了?」

盛英奇迷之自信,他昨晚回去和吳宛瑜大戰了一場,就抱著吳宛瑜一起睡覺了。 吳宛瑜又怎麼可能給孟星寒發簡訊,約孟星寒出去呢?

這麼想著,盛英奇的底氣更足了。

他其實也看得出來,妹妹不喜歡吳宛瑜,連帶著孟少爺也不喜歡吳宛瑜。

可是他們這麼說吳宛瑜,讓他覺得完全不能忍!

這時候的盛英奇壓根不知道自己中了降頭術。

因為降頭術在身體里的作用,他是半點也聽不得別人說吳宛瑜的壞話,哪怕那個人是他的親妹妹和未來妹夫!

「應該是誤會吧,我和宛瑜昨晚回去很早就休息了,再說她也沒有孟少爺的電話吧?」盛英奇看了吳宛瑜一眼,道:「如果你們不信,可以讓宛瑜把手機拿出來看。」

盛英奇因為太想證明吳宛瑜的清白,反而不知不覺的給吳宛瑜挖了個大坑。

軍婚的祕密 他特別溫柔地看著吳宛瑜,道:「宛瑜,把你的手機拿出來看看吧?」

盛雪落心裡其實也有點不爽,吳宛瑜什麼時候給孟星寒發的簡訊,她怎麼不知道?

她悄悄伸手在孟星寒的后腰上暗暗掐了一把。

她掐得手都痛了,孟星寒卻像是沒感覺似的,還低頭寵溺地沖著她笑了笑。

盛雪落沒法撒氣,就沖著吳宛瑜挑了下眉,開口道:「吳小姐,為了證明你沒發過簡訊,就把你的手機拿出來看下吧!」

吳宛瑜暗暗咬牙,昨晚她去酒店明明就遇到盛雪落了,現在盛雪落卻還叫她拿什麼手機!

她揚起巴掌大的小臉,一臉正氣凌然不可侵犯的表情道:「我昨天是給孟先生髮了個簡訊,那還不是因為關心你們兩個人還在吵架沒有,有沒有和好。」

盛雪落微微挑眉,看來這朵白蓮花的道行挺深,這麼一說,似乎還真是合情合理的。

盛英奇鬆了口氣,笑著道:「看吧,我就說是誤會一場吧!」

盛雪落轉而看向孟星寒,眼底似笑非笑的。

她想起昨晚吳宛瑜在酒店走廊徘徊,而那走廊不就是正好在孟星寒住的房間外面嗎?

難道說,吳宛瑜昨晚還真是想來勾引孟星寒來著?

孟星寒的語氣堅定,不容置疑,「雪落,你不要誤會我,她給我發簡訊,也不知道想幹嘛,我沒理她。」

盛英奇因為中蠱,所以有些行為已經不受控制,他聽到孟星寒口口聲聲說吳宛瑜主動求約,心裡很不爽,臉色都沉了下去。

「孟少爺,宛瑜都說了,她發短息只是為了關心你們,她作為雪落的未來大嫂,關心一下妹妹妹夫的感情問題也無可厚非吧?你一再的強調是什麼意思?」

孟星寒煞有介事地開口:「我不想雪落誤會我什麼,我和雪落之間容不得半點沙子。吳小姐昨晚……嘖嘖……」

他故意不繼續往下說了,後面的內容故意讓盛英奇去腦補。

盛英奇氣炸了,臉色越來越難看,「宛瑜怎麼了?」

孟星寒挑眉:「你不問問她?」

盛英奇轉而看向吳宛瑜,柔聲道:「宛瑜,別怕,我相信你。」

吳宛瑜忽然抬起頭,眼神凌厲地看向孟星寒,「孟先生,有些事情我想大事化了,小事化了,默默忍受不和你計較,你為什麼偏要這樣咄咄逼人?」

這話一出,又是反轉了。

孟星寒看向吳宛瑜的眼神中,已經不止是嘲諷和輕蔑,還帶上了凌冽的寒意。

盛英奇看到自己的女人被欺負,氣不打一處來,他摟著吳宛瑜,道:「宛瑜,到底怎麼回事?他對你做了什麼,你告訴我!」

吳宛瑜萬般委屈地說:「我昨晚因為擔心你妹妹和孟先生,想來勸勸他們,結果遇到了孟先生,是他攔住了我,對我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還硬把手機號塞給我。他自己心術不正,現在反而還誣陷我!」

孟星寒薄唇輕抿,先是沖著懷裡的盛雪落溫柔一笑,安撫了下。

然後,他收起笑容,轉頭高高在上地掃了吳宛瑜一眼,語氣平平淡淡的,「這話你自己相信嗎?我會把手機號給你,我眼瞎嗎?」

這動作語氣再直白不過,盛雪落的顏值那麼能打,比吳宛瑜長得好看多了,不眼瞎的都不會選她吳宛瑜。

這話厲害了,不僅誇讚了盛雪落的顏值,又貶低了吳宛瑜,還順便罵了盛英奇眼瞎,一語三關。

盛英奇像是炸毛的貓一樣,罵吳宛瑜比罵他自己還難受,他立刻去拿吳宛瑜的手機。

吳宛瑜一時不查,竟然被盛英奇給搶走了。

盛英奇憤憤然地拿走了手機,點開簡訊箱,一邊憤怒地說道:「宛瑜給你發簡訊,就是為了勸勸你好好對待雪落,這有什麼……」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就頓住了,喉嚨里就像是被人給塞了一把稻草,忽然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因為吳宛瑜的簡訊箱里,靜靜地躺著幾條簡訊。

而最上面的那一條聯繫人叫做「新目標」!

盛英奇臉色難看,手指微微顫抖的點開發給「新目標」的幾條簡訊。

「孟先生,我有些睡不著,想去酒吧喝一杯,你有興趣一起去嗎?」

「孟先生,我好像喝醉了,不太方便回去,能去你那邊住一晚嗎?」

「孟先生,我覺得你真是個特別的男人,讓我有種心跳的感覺,我忽然很想見你,你睡了嗎?」

這些撩人,讓人想入非非的話,還有「新目標」這個稱呼,哪怕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吳宛瑜想要做什麼。

盛英奇的臉上不知道是憤怒、震驚、還是失望的情緒,所有的情緒都融合在了一起,一張臉跟調色板一樣變化莫測。

最後盛英奇深深吸氣,扯出了一個很勉強的笑容,道:「就這幾條簡訊能說明什麼,只不過是宛瑜想關心下孟少爺罷了!」

孟星寒輕輕扯了下嘴角,不再說什麼,只是一臉高深莫測地看著盛英奇。

倒是盛雪落蹭的一下推開一直摟著她的孟星寒,語氣硬邦邦地道:「我不太舒服,去下衛生間。」

孟星寒看了一眼盛英奇,神情有些冷淡,他在惱怒這個沒腦子的大舅子惹火了自己的女人。 可就算再生氣也沒用,因為這個是他大舅子!

他轉身去追盛雪落了。

孟星寒亦步亦趨的跟著盛雪落,從後面摟著她,語氣還有些得意,道:「雪落,我剛才給你出氣了,你高興嗎?」

盛雪落轉過頭,孟星寒眨了下眼睛,終於發現有些不對勁了。

看小女人的表情,好像是又生氣了?

孟星寒心想,難道是剛才盛英奇對吳宛瑜的維護,讓自己的小女人生氣了?

他馬上感同身受,也氣得不行,覺得大舅子實在太沒腦子了,就算是中了降頭術,也不該只顧著那個該死的吳宛瑜,連自己的妹妹都不管了。

孟星寒氣炸了地說道:「雪落,你別難過了,我這就去把吳宛瑜給弄死。」

對於曾經當過狼,又當過雇傭兵的孟少爺來說,暴力是最簡單有效解決問題的辦法。

他才不管什麼降頭術呢,他就不信,弄死了吳宛瑜,她下在盛英奇身上的降頭術還能起作用!

盜墓筆記 他能這麼想,可盛雪落卻不這麼認為。

她雖然也生哥哥的氣,可現在哥哥的降頭術還沒有解,誰知道吳宛瑜要是突然死了,會對哥哥造成什麼不可挽回的影響?

盛雪落看著孟星寒那副義憤填膺的樣子,真是想一巴掌把他給扇到牆壁上摳都摳不下來。

偏偏這傢伙還把她給抱得緊緊的,細聲細語地哄著她,「放心,我現在就去把吳宛瑜給直接弄死,我就不信她的降頭術還能上天……」

盛雪落沒好氣地掙脫他的懷抱,掐不動他的腰,就伸出兩隻手抓著他的臉往外扯,把孟星寒的一張絕美俊臉給扯得變形,嘴裡還不住地罵道:「我讓你出軌!我讓你出軌!我讓你把你的電話給她!」

大鍋從天降,這個鍋孟星寒可不背!

他趕緊擺脫盛雪落的魔爪,再次把她拉進懷裡,讓她的腦袋貼著自己的胸膛,賭咒發誓地說:「我沒有出軌,我是為了設計她,才這麼做的,我把她的手機號拉黑了,她的簡訊根本發不進來。」

「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人,我孟星寒這輩子只要你盛雪落。」孟星寒一雙幽深的眼眸滿滿都是愛意,聲音格外溫柔地哄著懷裡的小女人。

面對忽然就情話技能MAX的孟星寒,盛雪落滿肚子的氣就怎麼都發不出來了。

彆扭之後,盛雪落的手勾著孟星寒的脖子,「我其實不怪我哥,他是中蠱了,做事情都是不受大腦控制的,身不由己。而且,我已經想到辦法給他解降頭術了。」

孟星寒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疑惑,解降頭術談何容易!

如果不是下蠱的人,或者是這方面的行家,誰也不敢輕易的說能解降頭術。

望著眼前小女人眼底閃動著狡黠璀璨的光芒,孟星寒知道她有秘密,不過在盛雪落沒有主動開口告訴他之前,他是不會問的。

他特別縱容地親了親她的臉,沒有原則地說:「好,你想怎麼做都依你。」

「嗯,我們先跟蹤我哥,等到他一個人的時候再動手。」盛雪落眨了眨眼睛。

孟星寒寵溺地一笑:「不用那麼麻煩,我已經讓霧影查到他們的住址了。」

盛雪落想到霧影對她的敵意,看著眼前絕美無雙的男人就覺得額頭的青筋跳得歡,她沒好氣地扯著孟星寒的俊臉,「我讓你招蜂引蝶!」

孟星寒心想這小女人真是太難搞了,剛才不是已經解釋過了嗎?怎麼又來啊?

他不知道,盛雪落心裡想的卻是,孟星寒根本就是男女通殺。

如果霧影的話……他們兩個誰是強攻,誰是小受呢?

盛雪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居然偷偷YY自己的男人和別的男人,她這到底是什麼惡趣味?



盛雪落和孟星寒來到了一棟小別墅,這裡就是盛英奇和吳宛瑜住的地方。

孟星寒告訴盛雪落,這個房子是寫的吳宛瑜的名字,是盛英奇買來送給她的。

盛雪落一聽就氣得不行,自己的哥哥真是被騙財騙色啊!

「你打算怎麼做?」孟星寒一臉寵溺地看著自己的小女人。

盛雪落想了想,說:「我們先觀察下情況再說。」

孟星寒什麼都依著她,自然是沒意見。

兩人身手利落地爬上了三樓,孟星寒自不必說,可看到自己的小女人身手竟然也不錯的時候,孟星寒微微挑了下眉頭。

孟星寒先翻上陽台,然後拽著盛雪落的手拉她上來。

兩人躲在陽台上朝著裡面看過去,透過窗帘,隱約看到床在動,還有一些難以壓抑的聲音傳來。

孟星寒頓時就黑了臉,伸手捂住盛雪落的眼睛。

盛雪落沒好氣地拉下他的手,小聲道:「你幹嘛啊,我什麼都看不到了!」

孟星寒抿著唇沒說話,盛雪落的耳力不如他,稍微愣了下,才聽到少兒不宜的聲音。

她一張小臉瞬間就漲紅,什麼啊,這兩人怎麼這麼快就……

她一抬頭,忽然看到孟星寒的眼底閃著幽光。

盛雪落呼吸微頓,又去掐孟星寒的臉,小聲道:「你別想太多!別忘了我們來的目的!」

然而幾分鐘后,盛雪落才知道什麼叫色迷心竅!

因為孟星寒抱著她躲在了陽台的角落裡,然後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這時候,屋子裡傳來了一聲慵懶的聲音:「外面好像有點聲音?」

接著是盛英奇猴急的聲音:「哪有聲音,估計是夜貓吧?來吧,宛瑜,我們繼續吧!」

這時候,就算孟星寒不捂住盛雪落的嘴巴,她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來,她只能用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瞪著孟星寒,怒視著他。

孟星寒感覺到掌心下面女孩柔-軟溫潤的唇瓣,不自覺的呼吸都暗沉了幾分。

而此刻,裡面又傳來了吳宛瑜的聲音:「討厭,你就知道做這檔子事。我問你,你到底是站在我這邊還是站在你妹妹那邊的?」

「宛瑜,你別這樣,雪落是我親妹妹,我肯定要疼她的。」

外面的盛雪落略感欣慰,哥哥到底還是自己的哥哥。

孟星寒輕輕放開了捂住她唇瓣的手。 孟星寒低下頭,薄唇快速地在她唇上親了一口。

盛雪落氣得不行,都什麼時候了,這傢伙還在占她的便宜!

裡面吳宛瑜又說:「你就是不愛我!」

這女人不管什麼時候,不管是否愛這個男人都是虛榮的。

裡面的盛英奇顯然是急得不行,寶貝心肝的哄著,賭咒發誓說只愛吳宛瑜一個人。

而這時候在陽台上的盛雪落已經被孟星寒暗戳戳地給親了好幾口。

盛雪落真是又羞又惱,欲哭無淚。

可偏偏她的身體在這種偷偷摸摸的環境中,產生了一種隱隱的興奮感。

屋子裡面又再次傳來了盛英奇和吳宛瑜翻雲覆雨的聲音,聽得盛雪落更是面紅耳赤。

孟星寒的呼吸聲也愈加厚重,呼呼地喘著熱氣,然後又湊到盛雪落的耳邊說:「小貓,你好甜。」

對於孟星寒最近突然就點滿了情話技能,盛雪落表示很滿意。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