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雨晴晃著身子,腳下沒站穩,一下撲到了他的懷裡。他一把接住,緊緊的摟在懷裡,嘴裡哈哈笑,在她的頭髮上印下一吻。

站起身子,莫雨晴嗔怪的打在他身上,「你就壞去吧,占我便宜!」

顧邵霆說:「什麼佔便宜,分明是我愛你的表現!」

遠處有傭人的說話聲,莫雨晴立即端正身子,假模假樣的,不想讓外人看出異樣來。

回到樓上,莫雨晴對他說:「那個,去你房間坐坐吧。」

顧邵霆挑眉說:「好啊,歡迎。」

莫雨晴朝他笑笑,跟著進了他房間。

剛一進來,顧邵霆就把她抱在懷裡,抵在門板上,笑著問:「這麼懂事啊? 與鑽石富豪的祕密愛情:純情寶貝 知道在外面不方便。」

莫雨晴在他溫暖寬闊的懷裡,呵呵笑的說:「什麼呀。」

顧邵霆低頭,輕輕的親上她的唇,柔軟的觸感讓他心裡一動,繼而慢慢加深這個吻。莫雨晴認真的回應著他,但心裡卻沒忘記正事。

一吻結束,她摟著他的脖子說:「帶我參觀一下你的房間吧。」

顧邵霆顯然是沒嘗夠美味,掐了掐她的臉,說:「房間有什麼好參觀的?你又不是沒來過。」

「那就帶我去看看你的衣帽間吧,行嗎?」莫雨晴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他說。

顧邵霆帶著她進到衣帽間,莫雨晴心裡清楚他的衣服會很多,可沒想到會這麼多!西裝,休閑裝,皮鞋,休閑鞋,領帶,腰帶,袖扣,墨鏡,東西一應俱全,種類繁多,整齊的擺放在該有的位置上。

「哇塞!我的天哪!」莫雨晴轉頭看了他一眼,「這麼多啊?」

「還好吧。」顧邵霆坐到皮凳上,說:「這有什麼好看的呢?你喜歡的話,給你騰出一個房間做衣帽間。」

「算了吧,我可沒有這麼多衣服。」

「沒有我們就買。」顧邵霆胳膊一伸,把她摟在懷裡,坐到了她的腿上。

莫雨晴掃視一圈,好奇的問:「親愛的,你阿瑪尼的西裝掛在哪個位置?我能看看嗎?」

「阿瑪尼……」顧邵霆看了看,朝斜前方的位置揚了下下巴,「那裡。」

莫雨晴單腿站起,就想單腿蹦過去。看著前面一列列西裝,怎麼才能知道哪套是經典款啊?

「為什麼要看阿瑪尼西裝?有什麼事嗎?」顧邵霆好奇的問。

「啊,沒有。」莫雨晴轉頭對他說:「只是覺得阿瑪尼是西裝中的翹楚,想在它身上找下靈感。看看對我設計鞋子有沒有什麼幫助。」

莫雨晴都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

「聽說阿瑪尼的經典款版型很好,哪套是?我想看看。」莫雨晴胡謅的問道。

顧邵霆扒拉了幾下,拿下一套舉到她面前說:「這套。不過,我覺得很一般。」

莫雨晴皺眉看著,就這一套西裝,看著哪裡並沒有很特別的地方,卻要幾十萬,真是貧窮,限制了她的想象。

「邵霆,我想喝果汁,你能幫我拿一杯上來嗎?」莫雨晴打算支走顧邵霆。

顧邵霆點頭,問:「蘋果汁,還是西瓜汁?還是什麼?」

「西瓜汁吧。」莫雨晴朝他笑笑,「謝謝親愛的。」

「客氣什麼呢?」顧邵霆在她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聽到關門聲,莫雨晴掏出手機來,立即對著西裝正面,反面,側面來了個全方位的拍攝。怕照片不立體,又錄了小視頻給寧嘉發了過去。

「寶貝兒,我看這西裝也沒什麼特別的,做一套應該看不出來。」莫雨晴發了語音過去。

寧嘉發來一個OK的手勢。可能又開始忙起來了吧?

沒一會兒,顧邵霆端著西瓜汁上來了。之後,倆人在他房間里直到待到吃晚飯。

從樓上慢慢的下來,顧邵陽聽到動靜,看過去,急忙的走過去,扶著莫雨晴的另一邊,笑嘻嘻的說:「出院怎麼都沒和二哥說一聲呢?」

莫雨晴意有所指的說:「你那麼忙,都找不到你人哦。」然後又小聲的問:「找到你那個女員工了?」

顧邵陽在底下比劃了個OK,又朝她點了點頭。

顧邵霆看不過去,胳膊一展,把莫雨晴強硬的摟在懷裡,對顧邵陽說:「保持距離。」

顧邵陽還一愣,問:「我又不是外人,保持著哪門子距離啊?」

顧邵霆眼神森冷的看著他,讓他一下就反應了過來,指著他們倆人哦哦了半天。

「哦什麼哦。」顧邵霆沒好氣的說:「吃飯去。」

顧邵陽朝莫雨晴眨眨眼,臉上帶著促狹的笑。

一個月後,莫雨晴的傷基本上已經都好了。星期一,莫雨晴要去上班了。

顧老太太也從大佛山回來了,餐桌上莫雨晴依舊坐在邊上,低頭默默的吃飯。

「邵霆,這怎麼從我回來后,就沒見思語過來玩啊?今天晚上把她帶回來,奶奶還真有點想她了呢。」顧老太太對顧邵霆說。

莫雨晴不動聲色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眼睛不在意的瞟了他一眼。

顧邵霆端起咖啡,淺喝一口,對老太太說:「奶奶,我和思語就是好朋友,我們倆並沒有在一起,以後你老人家就別惦記了。」

「你說什麼?沒在一起?可我看思語並不是這麼認為的啊。還是說,你們倆吵架了,你故意這麼說的?」顧老太太顯然不願承認他的說辭。

顧邵霆放下手裡的雜誌,站起來說道:「我再說一遍,她不是我女朋友,就是朋友。好了,我先走了。」轉身走的時候,給莫雨晴使了個眼色。

莫雨晴接收到他的眼神,把手裡的麵包塞進嘴裡,拍了拍手,急匆的說:「我也吃好了,上班去了。」 在顧邵霆身後一路小碎步的跟著,直到上了車。

「怎麼沒讓王叔開車?」莫雨晴轉身拽過安全帶,隨口問道。

顧邵霆啟動了車子,輕快的說:「咱倆就早上這麼點單獨相處的時間,還有別人在,你覺得這樣好嗎?」

莫雨晴笑嘻嘻的口是心非,「沒什麼不好的呀,我覺得挺好的呢。」

「哦?是嗎?」顧邵霆挑眉斜睨,「既然我們晴寶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我也不再好掖著了,讓你再小瞧我,那明天就讓王叔繼續送我們吧。不過,我可不保證我會在車上情不自禁的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到時你別怪我就好,讓你小姨知道了,你也別說是我害的!」

莫雨晴嬌嗔的打了他一下,「你怎麼那麼討厭呢?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讓王叔送的良苦用心了,你都是替我著想,我謝謝你了,這樣行了吧?」

顧邵霆帶著得意的笑,把臉往她那邊湊了湊,「那還不表示表示?」

莫雨晴身子往後躲,一臉的難以置信,「顧邵霆,你現在的臉皮是怎麼練就的?怎麼就這麼厚呢?和我之前認識的那高冷刻薄的顧邵霆還是一人嘛?」

「那你看呢?」顧邵霆說:「快點,我這臉還等著呢。」

莫雨晴下意識的看了眼窗外,說:「不要,會被別人看到的。」

「看到就看到,怕什麼?」顧邵霆理直氣壯的說,「你是我女朋友!」

莫雨晴看他,還是搖了搖頭。

顧邵霆坐直,可憐的嘆了一口氣,「好吧,還得我來。」

「你來什麼?」莫雨晴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他快速的把車停靠在了路邊,隨後胳膊一撈,把她攬入懷中,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莫雨晴稍稍一愣,感受到他的熱情,隨即開始回應著他,投入進去。

一吻結束,顧邵霆眼含笑意的看著她,用手指擦去嘴邊的口水,戲謔的問:「還要嗎?」

莫雨晴本就臉色緋紅了,又被這麼一調戲,臉上的紅暈更深,哎呀了一聲,轉過了身說:「要你妹!快點走,等下我要遲到了。」

顧邵霆就喜歡看她這羞答答的樣子,聳著肩膀呵呵的笑,又啟動了車子。

車子里放著快節奏的外文歌,他心情大好的跟著歌曲輕哼。莫雨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車窗外。 花顏策 腦子裡還在回憶剛才那個纏綿的吻,心還在砰砰砰的亂跳。這就是戀愛的感覺的嗎?接吻后的甜蜜會一直揮散不去的啊。

「想什麼呢?」顧邵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一下,輕聲問道。

莫雨晴的心又重重的跳了一下,故作鎮定的說:「哦,沒想什麼。」

顧邵霆看了她一眼,又說:「對了,陸天恆的衣服我讓人給他還回去了。這都多長時間了,你怎麼不記得還呢?還有啊,以後別穿別的男人的衣服,現在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別讓人誤會。」

「傭人洗完就給我掛柜子里,我這腦子不好使,看不見就給忘了。」莫雨晴解釋說,「當時他給我衣服穿的時候,咱倆貌似還沒在一起呢吧?不過,以後我會注意的。」

她說完這些話,倒是讓顧邵霆先怔愣了一下,本以為她會和自己爭論一番的。

他摸摸她的頭,欣慰的說:「這麼乖? 愛情無理宣言 我還有點不適應呢?」

「既然咱倆在一起了,那就要彼此尊重,彼此信任。你不希望我做的事,在我可接受範圍內,我都會去遵守。我希望你也一樣。」莫雨晴誠心實意的說。

「這是我之前就答應過你的了,自然會做到!」顧邵霆鄭重的回道。

莫雨晴看他臉色嚴肅,也知道他們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守信,毫不懷疑的去相信他。心中一動,身子上前,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顧邵霆驚訝的轉頭看她,眼中帶著驚喜,「原來,你喜歡聽我的承諾啊?」

「喜歡看你認真的模樣!」莫雨晴狡黠的笑著說。

一路甜蜜的到了正陽集團。臨下車前,顧邵霆對她說:「晚上景言攢了個局,說慶祝一下咱倆告別單身。下班我來接你。」

「這樣啊……沒必要吧?蘇韻也會來吧?」莫雨晴有點不太想去。

「景言你又不是不知道,什麼事都想找個由子出來聚聚。」顧邵霆說:「你別告訴我你怕蘇韻,我可還記得你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給她懟的無話可說。」

「倒也不是怕,就是她一張嘴說話准沒好話,討厭罷了。」莫雨晴聳了下肩膀,「好吧,下班你來接我吧,好歹人家都是一片好心。」

顧邵霆親了她一口,「乖,走吧,第一天上班,別遲到了。」

莫雨晴進了公司,正朝著電梯走,突然有人拍了她肩膀一下,清脆的聲音響起:「雨晴!」

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是誰了。她微微笑的看向身邊人,打了一聲招呼:「嗨,關菲兒!」

關菲兒挽過她的胳膊,關心的問:「傷都好了吧?你這一個月沒來上班,我都想死你了。」

「嗯,都好了。」莫雨晴伸伸胳膊,說:「咱們現在每天都做什麼工作啊?」

關菲兒說:「有幾個同事被分到了其他部門,咱們就是每天給設計部的打打下手,下午一三五有設計培訓聽課。等到比賽結束后,聽說咱們實習的這幾個組,就要整合成設計三部。」

「哦,這樣啊,聽上去挺好的。」倆人跟在人群後面進了電梯。

擠在角落裡,關菲兒帶著艷羨的口吻小聲說:「你當然就好了,有段總在背後給你撐腰,這公司里的職位你不是隨便挑啊?」

「你說什麼呢?」莫雨晴變了臉色。

關菲兒掃了一眼電梯里的人,又悄聲說:「你和段總之前的新聞我們都看了,公司里那幾天八卦都傳的滿天飛了!反正現在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段總和咱實習二組的一個實習生在談戀愛。」

「什麼?」莫雨晴不自覺的拔高了聲音,引得有人看了過來。

「你激動什麼?有人說你是富家小姐,和段總有婚約在身,來這就是玩票了啦!」

「這些新聞不都被壓下去了嗎?怎麼還在謠傳?」莫雨晴吃驚的問。

關菲兒攤手,「誰知道了呢?我再提醒你一下,咱組裡的人現在對你可是各種猜測,你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莫雨晴輕蹙眉頭,抿著嘴沒說話。出了電梯,倆人朝實習二組走。進了辦公室,同事們看到莫雨晴,果然臉上神色都是一頓,神色迥異的看著她。她朝大家笑笑,隨後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剛把電腦打開,高主管就從辦公室里出來,拍了拍手,「都過來,開個早會。」

莫雨晴走了過去。高姐看到她,揚了下下巴,問:「來上班了?」

「嗯。」莫雨晴點了點頭。

高主管點點頭,開始開會。內容說的還是和決賽有關,然後就是些工作上的小問題。

散會後,高主管對莫雨晴說:「來我辦公室一下。」

莫雨晴不明就裡,和關菲兒對視了一眼。關菲兒輕聲在她耳邊說:「保重吧。」

進了辦公室,高主管也沒啰嗦,直接開門見山對她說:「媒體之前報道你和承軒的事我也看到了,雖然新聞被壓了下去,但我希望這不是真的——你和承軒應該沒有事。」

莫雨晴急忙應道說:「高主管,我和段總真的什麼事都沒有,您別誤會。」

高文婷說:「你的背景我也了解一些,和你小姨我們也都見過,現在你是顧家的三小姐,婚姻大事也都是家裡人做決定,我希望你能聽從家裡人的安排。」

莫雨晴就是再笨,也聽出了她話里的意思,又很鄭重的對高文婷說:「高主管,我想你是真的誤會了,我可以和你保證,我和段總真的什麼事都沒有!你放心,我不會對段總有什麼非分之想的,因為我有男朋友。」

高文婷一愣,隨即笑了笑,說:「那再好不過了。好了,出去工作吧。」

莫雨晴從辦公室出來,心情不是很爽,明顯高文婷是把自己看成攀附段總的女人了。她在心裡冷笑一聲,坐回了位置上。

上午做做這,做做那的,很快就過去了。中午和關菲兒一起去食堂吃飯。兩人打好了飯,找了個位置。

「早上高主管和你說什麼了?」關菲兒八卦的問。

莫雨晴低頭吃飯,說:「真是難為你這個時候才問我,憋很久了吧?」

「上午高主管給我安排好多雜活,我都沒時間問你。剛才在來食堂的路上,身邊人來人往的,說話也不方便,只有等到現在問了啊。」關菲兒嘻嘻笑的問:「我是不是很體貼?」

莫雨晴喝了一口湯,淡淡的說:「你要是不問,就會更體貼。」

關菲兒央求,「誒呀,說說嘛。」

「說什麼?沒什麼好說的。」莫雨晴可不想把這事告訴這個大嘴巴。

「公司食堂的飯,吃的還習慣嗎?」突然,有人過來問道。

倆人雙雙抬頭看去,段承軒站在邊上,看著莫雨晴。

莫雨晴急忙放下飯勺站起來,對他說:「段總好。」

「坐吧,站起來幹什麼?」段承軒問:「傷都養好了嗎?」

莫雨晴別了下耳邊的碎發,說:「都好了,謝謝段總關心。」

關菲兒在一旁壯著膽子問:「段總,要坐下一起吃嘛?」

「也好。」段承軒說著作勢就要坐到莫雨晴身邊。

莫雨晴可不想再成為輿論對象,她立馬端起餐盤,對他說:「段總,那您先慢慢吃,我吃好了。」

「誒,咱們不是剛吃嗎?」關菲兒看著莫雨晴轉身就走的背影,喊道。

段承軒也回過身去看莫雨晴,這小丫頭明顯是在躲自己。

「段總,雨晴走了,您還坐這吃嗎?」關菲兒問。

段承軒聽她這麼問,呵呵笑了兩聲,「聽你的意思,我是沖她來的?」

關菲兒沒說是,也沒說不是,默默的低下了頭。段承軒也沒再問,叫助理打來飯,坐在她對面,慢慢的吃起來。

「在二部工作的還習慣嗎?」突然,段承軒開口問道。

關菲兒受寵若驚,暗自激動,強壓鎮定,對他說:「都很好。」

「高主管工作上很厲害,對你們很嚴吧?」段承軒笑著問。

關菲兒也跟著笑了笑,「確實,不過我們很喜歡她能對我們嚴點,這樣我們會學到很多東西。」

「工作上嚴是好事。」段承軒拿過紙巾擦了擦嘴,說:「就怕平時也對你們太嚴苛,不懂風情。」

關菲兒說:「高主管很好了,有時會請我們喝下午茶的。像今天雨晴第一天來上班,她還找雨晴談心來著呢。」

段承軒眼眸一動,點點頭,沒說話。隨後又看了眼腕錶,對關菲兒說:「你慢慢吃吧,我有事先走了。」

「段總慢走。」關菲兒一臉的不舍朝著他的背影揮手道別。

嘴上嘖嘖道:「背影都這麼帥!嘖嘖,這大長腿……」

段承軒一路黑臉的出了食堂,回了辦公室。

關菲兒吃完了飯出來沒找到莫雨晴,就給她發了條信息,可也沒有回應。等了會兒又把電話打過去,沒想到響了兩聲,那邊卻給掛斷了。

「喂,你幹什麼掛我的電話啊?我都沒看是誰打來的!」莫雨晴上前去搶被他搶走的電話。

顧邵霆胳膊舉起往後,對她說:「你的同事,無關緊要的人,就不要來打擾我們的約會了。」

莫雨晴坐回來,問:「怎麼中午開車過來了啊?吃飯了嗎?你工作不忙啊?」

「忙啊,可再忙也想過來看看你,想你了。」顧邵霆深情的說。

Views:
7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