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四處一看,發現眼前又是一片巨大的空間,不少廊道分佈其中,縱橫交錯,就像迷宮一樣。

不過妙嚴大師此時修爲暴增,神識也更加龐大,操控着一朵朵白蓮在廊道里來回穿梭,很快就找到了正確的道路,踏進右邊的一條廊道,徑直朝仙府中心走去。 人剛纔走了進去,林芳就指着她,劈頭蓋臉的罵道:“蘇薇兒,你太令我失望了,怎麼回事?她方雪嫣雖然跟你關係一直不對付,但是你們身爲LK國際的藝人,理應互幫互助。現在把事情弄成這樣,你知不知道會給公司造成極大的損失?”

說到底,方雪嫣是LK國際的好苗子,突然被曝光出這種新聞,後果不堪設想。

“你過來,過來看看。”

林芳將披在身上的外套隨意的搭在了大班椅倚靠上,踩着高跟鞋噠噠噠走到她面前,一把揪住她的胳膊,霸氣的將她拽到了落地窗前,指着外面說道:“看看,看看你做的好事。現在所有的娛樂媒體全都來公司門口守着,就是想知道方雪嫣的事情。看見沒,那一批批的,還有方雪嫣的忠實粉絲。你不僅害了方雪嫣,還在把你自己往火坑裏推!”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她根本想不到蘇薇兒的報復心理如此嚴重。

蘇薇兒透過落地窗看向樓下大廈的門口,當真是很多人,烏央烏央的,陣勢有些駭人。

她抿了抿脣,嘆了一聲,“如果,我說那信息不是我發出去的,你信嗎?”

雖然知道林芳不會相信,可她還是將實話說了出來。

“八點十五分,我來公司沒多大一會兒就在你這兒來了,怎麼可能有時間在發信息?真的不是我。”

蘇薇兒看着林總,眼神誠摯嚴肅,不像是騙人的。

聽她一言,林芳柳葉眉斂了斂,疑惑道:“真的?”

所以,這麼一問,是對她還抱有一絲信任?

蘇薇兒有些感激。

點點頭,“真的不是我。如果是我,我也不會那麼蠢的拿我自己的賬號自找麻煩。方雪嫣的舅舅是陳辛格,執掌着LK國際,我這不是給自己斷後路嗎?我真的有這麼蠢?”

事實上,她不可能蠢到這種地步。

這件事情,她真的被人算計了。

林總疑惑地眼神落在蘇薇兒的身上,眼眸微微眯縫着,審視打量着她,“真的?”

她又問道。

“當然! 醫妃藥翻天 我蘇薇兒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我做過的事情一定會承認,沒有那麼慫。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

“那,你剛纔打方雪嫣幹什麼?”

林芳緊接着問道。

蘇薇兒撇了撇嘴,沒想到事情這麼快傳到了林芳的耳中。

她別過臉看向別處,精緻面龐染上憤怒神色,“方雪嫣她犯賤,知道我父親癌症晚期,居然找人去把事情告訴他,還罵我爸罪有應得。”

那是她最敬重最喜歡的爸爸,不容任何人來欺負。

“這……”

林芳欲言又止,對於方雪嫣和蘇薇兒兩人的事情着實有些無力從心。

隨後,又問道:“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既然消息不是她曝光出去的,那又會是誰?

“不知道。”

“算了算了,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趕緊處理這件事情。”

林芳轉身走到了辦公桌前,撥打了內線,“讓公關部經理過來。”

這件事情鬧大了,現在只能請公關處理。

“林總,這件事情不管怎麼說,跟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想去調查這件事,給我自己一個清白。”

蘇薇兒雖然不喜歡方雪嫣,但也不願意揹着莫須有的罪名,讓人詬病,閒言碎語。

剛纔打開微博的那一瞬間,雖然只是看見了自己發佈動態的內容,可實際上,當她目睹了下面粉絲們的留言,不免會心痛。

那些人,依仗着辱罵人不犯法,不停地在下面各種辱罵,言語難聽到了極致。

“你調查?這件事情有什麼好調查的?發生了就已經發生了。即便是你現在查到了真相,你覺得粉絲不會覺得那是公關手段?你現在要做的就是保持低調,不要那麼張揚。”

雖然蘇薇兒很優秀,但是她最近的事情確實很張揚,總是出現在各種熱搜排行榜,不知道的還以爲她在買熱搜。

蘇薇兒抿了抿脣,還想要說些什麼,但終究沒有開口。

“那我,該幹什麼?”她問道。

“回去,坐着,什麼也別幹。” “哦。”

她應了一聲,把手機遞給了他。

“爲什麼?”

“作爲一個藝人,承載着別人的讚美,自然也有承受他人的辱罵和閒言碎語。在你沒有足夠的能力抵禦一切流言蜚語之前,不要登錄微博看任何關於你自己的信息。明白嗎?”

放養彪悍妻 他一邊說,一邊將蘇薇兒的微博給卸載了。

“好吧,說的也有道理。”

現在外界對她蘇薇兒的評價並不是很好,與其看着堵心,不如不看比較好。

“我相信你是單純的女孩,不要令我失望。”

慕行之把手機還給了蘇薇兒,“馬上要去法國參加走秀,在此之前,你還是好好做好準備工作。”

走馬上任的新經紀人保持着冷漠的態度,有板有眼的說這一切,絲毫沒有因爲兩人之間是朋友而對她縱容。

“知道了。”

蘇薇兒鬆了一口氣,儼然有一種換了經紀人,被人重視的爽快感。

思及此,又有些傷感。

原本林芳說在給她配一個助理,現在好了,出了方雪嫣的事情,她的助理也沒了……

面對當前局勢,蘇薇兒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雖然說很討厭方雪嫣,但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方雪嫣的職業生涯勢必就此結束。

若當真如此,陳辛格也不會放過她的,畢竟他是方雪嫣的舅舅。

……

“雪嫣,你真是令舅舅太失望了,既然你早早地就知道這件事情,爲什麼自己不早點解決?!”

辦公室裏,陳辛格怒火沖天,伸手敲擊着桌面,怒其不爭,“公司給了你最好的資源,把你捧紅,你看看現在你自己都作踐成什麼樣子了?郭子珉現在逃獄了,公安已經對外發聲,全世界都知道你懷着的是逃犯郭子珉的孩子。你還留着幹什麼?”

方雪嫣委屈不已,眼淚婆娑的搖了搖頭,“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是這種情況。不過,舅舅,現在郭子珉逃獄了,我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對外聲稱,說他是個沒有原則性,無視王法的人,不值得我喜歡,這樣不就可以擺脫我跟他的關係嗎?“

今天在新聞上看見郭子珉逃獄,那一剎,方雪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一直想要撇清跟郭子珉之間的關係,但一直都想不到辦法,現在終於能尋找一個合適的理由,也不算是太糟糕。

“你……”

陳辛格無言以對,“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想這個?”

他憤怒的蹙了蹙眉,又道:“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不如趁這個機會把孩子打掉,就說郭子珉罔顧法律,越獄潛逃,而你之前年輕,識人不明所以被郭子珉的表象給騙了。現在你們正式分手,這個孩子也不會留下。你這麼一說,不僅僅可以贏得讚譽,同時也不會影響到你的前途。”

身爲LK國際執行長,陳辛格對於公關方面自然有一定的能力。

“可是……可是……”方雪嫣抿了抿脣,她倒是想要按着陳辛格的說法去做,奈何……

“可是什麼?”

陳辛格面容嚴肅,沉着一張國字臉,問道。

“我……我……”

有些話難以啓齒,方雪嫣最終小聲說道:“醫生說,我子宮壁薄,如果流產了,以後可能會……會終身不孕。所以……所以……”

後面的話,方雪嫣沒有說,也無需在說出來。

聞言,陳辛格頗爲吃驚,斂了斂濃眉,沒做說話。

沉默了好一瞬,便道:“這件事情你還是跟你媽媽親自說一聲,我就不過問了。不過,有些事情,你可要考慮清楚。” 還好,這一路下來,再無意外發生,似乎整個仙府的防禦手段都佈置在前殿,正殿之中再無任何危險。

僅僅一盞茶時間,妙嚴大師就帶着張誠他們一羣人就來到了一座寬敞的殿廳內,殿廳上方有着一張巨大的玉牀,上面斜躺着一個巨大的身影。

衆人仔細一看,表情瞬間激動起來。

躺在玉牀上的,一隻巨大的蛇人,看起來跟外面遇到的有七分相似,但是身形卻要大上不少,從頭到尾,至少有接近二十米長。

而且騰蛇並非自然生成,而是被女蝸創造出來的,即使已經死去千萬年,此時看上去依舊栩栩如生,好像只是睡着了一半。

“這就是……騰蛇?”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玉牀上的屍身,半天回不過神來。

雖然早就知道騰蛇之名,但是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親眼目睹上古神獸,自然是心中震撼。

不過有過之前的例子,大家都不敢靠近,生怕騰蛇屍身會像檮杌一樣,已經變成殭屍。

妙嚴大師壓下心中的激動,伸手一招,九朵白蓮迅速飛到玉牀之上,金色的佛光籠罩住整個屍體。

片刻之後,妙嚴大師緩緩鬆了口氣,點頭道:“騰蛇的遺骸並沒有屍化,沒有危險。”

說完,妙嚴大師直接走了過去,跳到玉牀之上,急不可耐的查驗起屍體,試圖找到女蝸石所在。

不過騰蛇就算是死了,依舊是神獸之軀,妙嚴大師嘗試了好幾種方法,都無法破開屍身。

“好了,你們去吧……”妙嚴大師想了想,擡頭對衆人說道:“正殿裏應該沒有危險,貧僧這兒也需要一點時間,諸位道友可以去自行尋找寶物。不過在尋找時,還請諸位留下記號,之後好回到此處集合。”

妙真師太眼眸低垂,上前兩步,站在玉牀旁默默守候。

其他法師相視一眼,都是暗暗心喜。

“妙嚴大師,那我等就去尋寶了。”

一幫法師都再多留,抱了抱拳,立即離開。

進入正殿之後,一路行來都沒遇見什麼危險,所有法師也放鬆了不少,各自分頭尋寶。

華坤真人走在最後,看向張誠說道:“打仙鞭靈氣已消,貧道也去碰碰運氣,說不定能尋到上古靈藥,那這趟也不算虧了,你也四處轉轉,說不定能找到好東西。”

張誠點點頭,跟華坤真人分開,隨意挑了一條廊道走了下去。

雖然他對什麼靈藥沒興趣,但是來都來了,如果不撈一點好處,這也不是張誠的性格。

不過整座正殿,實在太過龐大,其中廊道縱橫,一不注意就會迷路。

張誠靈魂強大,就算再複雜的道路也能記住,所以一路上只管前行,毫不停留。

但是其他的法師就不行了,沒走出一段,都要停下來畫一個記號,這樣下來,速度自然慢了不少。

在廊道的兩邊,時不時會出現一個石室,但裏面堆放的,大部分都是一些骨骼製作的鎧甲武器,張誠根本看不上眼。

張誠一路走一路看,一連檢查了七八個石室,卻依舊一無所獲。

“這傢伙,好歹是神獸之一,不至於這麼窮酸吧?”

張誠漸漸失去了興趣,往前走了一段,再次進入一個石室,卻突然眼睛一瞪。

“這……”

等看清這件石室裏的擺設之後,張誠兩隻眼睛瞬間紅了。

石室之中,瀰漫着龐大的法力波動,但是一到門口就被阻隔,如果不進來,根本一點都察覺不到。

“這尼瑪,我該不會是眼花了吧……”

看着地上擺放着的一件件法器,張誠的喉結都忍不住聳動了一下,感覺就像做夢一樣。

“竟然被我發現真正的藏寶室,這運氣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

張誠目光一掃,發現房間裏的法器還真是不少,至少有十幾件,有劍有刀,還有斧頭,而且全是用珍貴的石材打造。

這些法器,雖然看上去十分古拙,但全是實打實的古器,而且上古時期製造的古器!比起法師用品市場裏那些東西可牛逼多了!

而且這些東西藏在仙府之中已有千萬年,每一件都積蓄了龐大的靈氣。

從古器散發的法力波動來看,最靠近門口的要弱些,越往裏面越強,當初擺放的時候,應該也是按照威力放置的。

“這麼多法器,要是拿出去賣得換多少符紙啊……”張誠東瞧瞧西看看,感覺自己要不是死了,現在肯定已經口水成河了。

這些東西,就算靠近門口的也至少是七段光的古器,而且蓄靈這麼久,威力應該能跟八段光的法器媲美了。

這要是拿出一件去拍賣,價值絕對恐怖,說不定都能超過先天八陣圖解!

“發財了!這次發財了!”

張誠連忙將衣服脫下來,袖口紮緊,像土匪一樣將滿地法器全部兜了進去,一邊撿還一邊傻笑。

“這件至少是七段光的,這件是八段光的………臥槽!這東西摸着都燙手,哈哈,肯定是九段光的法器。”

隨着衣服越來越重,張誠再冷靜也忍不住一陣狂喜。

發了!

這次真的是發了!

就算不賣,把這些東西拿回去分給神君觀弟子,自己手下的實力也要上漲一大截。

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些東西實在是有點難看。

人家法師鬥法,法器都是精美絕倫,要不是寶劍要不是寶塔。

自己一幫人提着些石斧子石錘子,不知道的還以爲是cospaly山頂洞人呢……

不過張誠也不怎麼在意,打架當然是好用最重要,整那麼花哨有個屁用。

不過幾秒鐘時間,整個房間的上古法器就被張誠收刮一空,算一算自己的收穫,張誠差點沒幸福的暈過去。

除開部分因爲時間太久,自然損毀無法使用的,還有七段光的古器五件,八段光的古器三件和一件九段光的古器。

這種巨大的收穫,就連張誠都有些發懵。

要知道崑崙山作爲華夏道門五甲,數千年下來也就只有兩件九段光的法器,而且還都是後世煉製,並非古器。

被張誠毀掉一件之後,玉虛子就像是被割了肉,立即就要跟他拼命,可見有多重視這些東西。

但是現在,哪怕是一件八段光的上古法器,都能頂過杏黃旗的價值,自己這一次的收穫,幾乎比得上兩三個五甲山門加起來的家當了! “她父親得了癌症,住在第二醫院,你檢查身體也在第二醫院,那麼巧合的碰上了不可以?”

陳敏覺得方雪嫣真的是太過分了,居然一點信任都沒有。

這麼多年爲了她,屢次得罪蘇薇兒,真的是一點點都不值當。

她後悔萬分。

“呵呵,巧合?你以爲拍電視劇呢。陳敏,我不妨告訴你,想讓我相信你可以。但,你必須拿出你的誠意讓我看見。”

聽着方雪嫣的話,陳敏立馬明白了什麼意思。

懷疑的目光在方雪嫣身上打量着,眼眸微微眯縫一剎,幾不可察的輕哼一聲,“你想讓我怎麼做?”

惡魔的小寵妻 方雪嫣根本不是不相信的問題,而是她現在缺一個替她做事的人。

方雪嫣上前一步靠近了陳敏對她耳旁小聲的低估了幾句,然後站直身體,拍了拍她的肩膀,“陳姐,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你可一定要幫我辦好事情。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否則我把你的事情往微博上一說,你說,以後誰還敢用你這個經紀人?”

似乎到底還是不信任陳敏,出言威脅。

“可是,你這麼做,不等於毀了蘇……”

“那是她咎由自取。”

Views:
8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