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想北冥夜這麼做到底是什麼目的。

她隱約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開始擔心起張有晴來了。

畢竟北冥夜這個人太過腹黑,太過喜怒無常,被他看上了可不是什麼好事。

張有晴是她同學,怎麼說也應該提醒她。

於是顧九九趁著張有晴說得口乾舌燥,喝水中途休息的時候,隨口問了一句:「張有晴,你現在人在哪裡啊?」

「在醫院。」張有晴無意識地回答了一句。 「醫院!?」顧九九驚訝地問:「你怎麼好好的進醫院了?」

張有晴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一口水被嗆到,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

「你沒事吧?」顧九九擔心地問。

「咳咳咳,沒事沒事。」張有晴拿紙擦了擦嘴,故作輕鬆地說:「我就是昨天太高興了,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啊?摔傷哪裡了?」

張有晴心裡很氣憤,不耐煩地說:「沒多大事!」

眼睛一轉,又覺得她是來找顧九九炫耀的,放軟了聲音繼續說:「四少知道我摔傷了,不知道多心疼,一大早就派人來看我,噓寒問暖的,後悔他沒有把我親自送回家。可我是個矜持的女生,哪能第一次約會,就讓他送我回家呢!」

「沒事就好。有晴,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說。」顧九九猶豫半天,還是覺得應該提醒她。

「怎麼?你想說什麼儘管說,等以後我當了北冥家少奶奶,看在我們同學一場的份上,少不了你的好處。」張有晴舒舒服服地躺在病床上說。

「你了解北冥夜這個人嗎?」顧九九開口說:「他不是什麼好人,聽說他這個人脾氣暴躁,喜怒無常,是個很可怕的人。我覺得他不適合你。」

「呵呵呵!」張有晴笑得花枝招展,不小心扯到了受傷的地方,捂住又是一陣疼痛,差點痛得緩不過氣來。

過了好半天,張有晴才理順了氣,慢悠悠地說:「顧九九,直說吧,你這是在嫉妒我是嗎?」

「……!」顧九九簡直無語,她好心提醒竟然會被說成是嫉妒。

張有晴輕哼了一聲,說:「我知道你也認識四少,甚至比我先認識四少。不過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四少是真心喜歡我的,不然昨晚也不會花那麼大的功夫來追求我。」

「不是這樣的。」顧九九剛想說什麼,就被張有晴給打斷了。

「你也不用嫉妒我的好運氣,以後我當了北冥家少奶奶,有合適的高富帥我也會幫你留意的。」

顧九九努力勸說她:「北冥夜真的不是個什麼好人,你還是再多考慮考慮吧!」

「你怎麼知道呢?」張有晴反問。

「我……」顧九九一時語塞,她總不能說她現在人就在北冥夜的家裡吧!

她和北冥夜,和容若之間的事情,她也不想告訴任何人,畢竟這件事情牽扯到他們幾個人的感情。

「我也是聽別人說的。」顧九九的語氣有些弱。

「你是聽別人道聽途說,你又沒有深入接觸過四少,你怎麼會了解他呢?他這個人不知道有多溫柔,不知道對我有多好!」

「可是……」

「我都說了少不了你的好處了。」張有晴有些不耐煩地說:「好了,我現在有電話進來,就這樣吧!」說完她就掛了電話。

顧九九一陣無語,她總覺得北冥夜不會這麼簡單,一定在搞什麼陰謀,她應該提醒張有晴。

可是張有晴好像很迷戀北冥夜,她怎麼勸說都聽不進去。

過了幾分鐘,張有晴的電話又打了進來,她直接了當地開口:「九九,我兩天後要去電視台錄製節目,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顧九九有些驚訝。

「我現在紅了,要參加很多節目。我看你反正也沒什麼事情,不如你暫時當我的經紀人吧!」張有晴理所當然地說。

顧九九搖頭:「我不懂娛樂圈的事情,我做不了你的經紀人。」

困獸進化場 「真是!」張有晴嘀嘀咕咕罵了一句「爛泥扶不上牆。」

然後又退而求其次地說:「那你就陪我去吧,充當我的助理。我現在暫時還沒有經紀人,如果我一個人去,會顯得很掉價。」

顧九九轉眼一想,她正好趁這個機會好好勸說張有晴,於是就答應了下來,和她約好了時間去電視台。



過了兩天,顧九九和張有晴一起去了電視台。

因為時間很趕,張有晴一去到化妝室就開始化妝,顧九九也只好等著她忙完再找機會和她談。

張有晴化妝的時候,顧九九就默默地坐在角落。

張有晴這一次參加的節目是一個綜藝節目,這一期的主題和音樂有關,請的都是這個行業里的人。

張有晴本來沒資格參加的這樣段位的綜藝節目的,就因為她沾了北冥夜的光,在微博上風頭正勁,所以電視台為了收視率就請了她來。

這是張有晴第一次參加電視台的綜藝節目,志在必得,想要出盡風頭。

沒過一會兒,化妝室的門又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帶著黑超墨鏡,揚著下巴的女人。

她是時下最紅的大提琴演奏家丁玲,她一出現,就如同眾星拱月般,化妝室的人都笑著和她打招呼。

丁玲不僅長得漂亮,家世好,而且還是古典大提琴演奏家,剛剛辦過個人演奏會,現在很受追捧,網上都說她是「古典女神」。

這一次的綜藝節目,她也是被邀請參加的嘉賓。

丁玲的為人向來冷傲,並沒有理會別人的招呼,徑直走進了化妝室,在一個化妝台的面前坐下。

馬上就有化妝師過來,很熱情的和她打招呼,她還是冷冷淡淡的。

直到她取下了黑超墨鏡,用手攏了攏頭髮,突然從鏡子里看到旁邊坐著的女人,眼睛的瞳孔一下子縮了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的移開視線。

張有晴先化好了妝,這是她第一次上電視綜藝節目,希望能給觀眾留個好印象,於是就跑出去找導播討論了,顧九九也一起走了出去。

顧九九在經過丁玲身邊的時候,愣了一下,她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女人。

可還沒想起來,張有晴就開始催促她快走,於是只好作罷,跟著張有晴去找導播。

等到張有晴走出去之後,化妝室的幾個女人就開始八卦了。

一個化妝師一邊給一個演員化妝,一邊說:「看到沒,剛才那個張有晴,聽說就是四少的新歡。」

「我說呢,她一個校園選秀歌手,有什麼資格上我們這個節目。」立刻有人接話。 「那可不是,榜上了四少,背靠大樹好乘涼啊!」有人滿是不屑地回應。

「這回好像玩得還挺大,都上了新聞頭條了,昨晚四少包下了一家餐廳跟她表白,連記者都拍下來了,又是送玫瑰又是放煙花的。」有人八卦道。

聽到這裡,一直閉目養神的丁玲微微睜開眼,從鏡子里盯著那幾個八卦的女人,懶洋洋地開口問道:「你們說的四少,可是帝豪集團的總裁嗎?」

誰也沒想到丁玲會在這個時候插話,先是愣了愣,接著有人反應很快地回答:「是的,丁姐,就是帝豪集團的總裁。」

丁玲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脖子上青筋都爆了出來,盯著那個化妝師問:「你說昨晚的表白是怎麼回事?」

化妝師見丁玲有興趣,便很殷勤地說:「昨晚四少表白的事情,今天都上了新聞頭條了,張有晴這下子可火了!」

丁玲聽了后,拿出了手機,點開微博看了幾眼,氣得啪的一聲把手機給摔在桌子上。

化妝室的幾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惹到丁玲了,都不敢再說話了。



到了節目錄製的時間,張有晴上了台,一起參加的嘉賓除了丁玲,還有幾個當紅的歌手和演員。

主持人開始一一介紹,節目很順利地錄製了下去。

在遊戲環節的時候,進行了分組。

張有晴和丁玲在不同的兩個組,節目設置的環節是,贏的隊伍用塑料道具擊打輸掉的隊伍。

到了張有晴和丁玲的時候,張有晴說:「你先吧?」

丁玲姿態端莊,禮儀優雅,懶洋洋地說:「你先。」

張有晴看她一雙細白的長腿-交疊著,黑眸為垂,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她這是第一次上電視,當然想給電視觀眾留下好印象,於是象徵性的,非常輕的用塑料道具擊打了兩下丁玲的肩膀就算過關了。

輪到丁玲了,她的笑容有一瞬間的凝滯,這讓張有晴感覺到了一絲敵意。

然後丁玲的手一抬,朝著張有晴的臉就狠狠地扇了過去。

明明主持人都給大家說好了,是用充氣的塑料道具打,可沒想到丁玲會用手打。

丁玲的手扇過去之後,聽到「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她這一巴掌實實在在地打在了張有晴的臉上。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一時間誰也沒有反應過來,連四周的空氣彷彿都凝滯住了。

還是丁玲先出了聲,她像是出乎意料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彷彿也沒有料到自己會真的打下去一樣,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沖著主持人說了聲:「對不起啊,主持人,我一時手滑了。」

主持人畢竟是電視台的老人了,習慣性的想說一句「沒關係」。

可話剛剛到了嘴邊一轉,他忽然就想到了什麼,下意識的看向了挨了一巴掌的張有晴。

張有晴現在和北冥夜的緋聞滿天飛。

要不是因為帝豪集團總裁緋聞女友的身份,她小小一個選秀歌手,根本就沒資格參加電視台的節目。

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

現在張有晴有這麼大個靠山,電視台也不能得罪了她背後的四少。

於是主持人的眼底帶著一分擔憂,問道:「張小姐,你沒事吧?」

張有晴捧著自己被打紅了的臉,萬分驚愕地瞪大了雙眼,她怎麼也沒想到丁玲會用手扇她一巴掌。

她能夠感覺到臉上刺痛刺痛的,丁玲懶洋洋地站在那裡,彷彿剛才的一切都和她沒關係,四周的人都看著她,眼底全都是嘲笑和諷刺。

「丁玲,你這是什麼意思?」

張有晴畢竟年輕,而且又自以為搭上了北冥夜,自然是誰都不放在眼裡,連主持人剛才好心問她的話都不回答,直接就沖著丁玲喊道。

丁玲眨了眨眼睛,一臉的驚訝和不可置信:「我剛才說了,我手滑了。」

她看向主持人:「要不這樣,重來一次吧!」

主持人是電視台的老主持了,在這個圈子算得上王牌主持。

雖然說張有晴在節目里挨了打,他也覺得有些抱歉,可張有晴開口這麼沖,就讓他覺得有些生氣了。

相比之下,打了人的丁玲反而顯得大家閨秀,落落大方。

何況誰不知道丁玲家裡是有名望的書香門第,絕對不是張有晴這種小地方出來的窮學生可以比較的。

主持人想了想,立刻就綳著臉對張有晴說:「丁小姐都說了不是故意的了,化妝師上來補妝,重新拍一次!」

化妝師急忙上來補妝,丁玲冷冷地斜睨了張有晴一眼,眼神里充滿了不屑。

張有晴幾乎要咬碎了一口銀牙!

可惜她只是個無名小卒,電視台的人又明顯向著丁玲,她氣得要死,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惡氣。

轉念一想,她就有了主意。

張有晴說:「等等,不好意思各位,我要出去打個電話。」

無敵升級王 眾人一愣,這裡正錄著節目呢,要打什麼電話?

主持人眼睛一轉,難道她這是要打給北冥夜?

她剛才挨了這一巴掌,難道是要找四少告狀?

主持人嚇出了一身冷汗,臉上堆笑,聲音放柔地說:「張小姐,這個工作嘛,有時候是難免的。好吧,你先打電話吧!」

主持人示意導播,休息十分鐘。

丁玲盯著張有晴,眼睛都快冒火了!

她的大小姐脾氣也上來了,她可是北冥夜家裡名正言順介紹的相親對象,這個張有晴算是個什麼東西?

打她兩巴掌,還想找北冥夜告狀?

那就讓她找吧,看把北冥夜找來之後,北冥夜會說什麼!

張有晴走出了演播廳,從手包里翻出了唐姿的名片。

她今天平白無故地挨了打,當然不會就這麼算了。

她既然對付不了丁玲,她就準備把北冥夜搬出來。

她不知道北冥夜的電話,所以只能先打電話問唐姿。

「喂?」 高冷總裁住隔壁 那邊傳來一個悅耳的女聲。

「是唐經理嗎?我是張有晴。」

「嗯,你有事嗎?」

張有晴看了下無人的四周,壓低了聲音,說:「四少有空嗎?請你幫我轉告他,我現在人在電視台,我被人欺負了。」 唐姿那邊愣了下,然後說了句「你等下」,接著按下了hold鍵,電話那邊開始放音樂,過了幾分鐘然後才又傳來唐姿的聲音:「張小姐,四少在開會。」

「那他幾點開完,能不能到電視台來一趟?」張有晴不死心地追問。

電話里傳來唐姿輕輕的一聲嘲笑聲,然後她說:「抱歉,四少很忙的。我奉勸張小姐最好不要在外面打著四少的招牌招搖,那樣四少會很不高興的。」

張有晴氣得想摔了電話,她剛才被丁玲欺負,現在又被唐姿侮辱!

她深吸了口氣,盡量放柔了聲音:「那等四少有空了,請你告訴他,我一直都在等他的電話。」

唐姿剛才打電話到四少辦公室,剛提了一句,就劈頭蓋臉的北冥夜罵了一頓,說不要拿這種事情去煩他。

現在張有晴還這麼眼巴巴地等著,唐姿有些敷衍地說了句:「好的。」然後就掛了電話。

張有晴氣得直抓腦袋,回到了演播廳,大家都在等她一個人。

主持人面帶微笑地問了一句:「張小姐,你打完電話了?」

追夫36計:老公,來戰! 張有晴強撐著笑臉說:「不好意思,可以繼續錄製了。」

丁玲輕輕的冷笑了一聲,看張有晴面如死灰的樣子,明顯是告狀失敗了,那她更不用客氣了!

張有晴補好了妝,又繼續重拍。

如果說第一次丁玲是手滑,那麼接下來的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誰都看得出來她是實實在在的故意在打張有晴了。

丁玲現在幾乎是肆無忌憚地在打她,氣焰越發囂張。

她就知道北冥夜不可能看得上張有晴這樣的女人,不過就是想借北冥夜的名聲上位的女人,還真當自己能嫁入豪門,成為北冥家少奶奶了?

丁玲冷笑著,不過就是個隨便玩玩的女人,還敢狐假虎威?

不一會兒的時間,張有晴的臉上已經足足挨了丁玲十來個耳光。

丁玲很無辜地說:「哎,這是怎麼回事?每次都忘記拿塑料道具,估計是我太入戲了,這可怎麼辦呢?」

在場的人哪一個不是娛樂圈的人精?

個個都看出來了,丁玲這是藉機故意在整張有晴。

像張有晴這種還沒出學校,就榜上京城名少上位的女人,實在不討喜。

所以就算知道丁玲是故意在打她,也沒有人站出來為她說一句話。

「不過呢,我倒是覺得這樣顯得更逼真,綜藝節目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嘛!主持人,你覺得呢?」丁玲漫不經心地說道。

主持人看了眼張有晴紅腫的臉,覺得都有些沒法接話。

雖然他見多了娛樂圈的明爭暗鬥,但是像這樣明目張胆地打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Views:
8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