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笑非笑的看著她,「你現在都會拿孩子當擋箭牌了。」

可他,就是拒絕不了,是怎麼回事。

他沒在說話,而是低頭,頭靠在她的小腹上。

「叫爸爸……」

秦騁他,竟然會有這樣的一面嗎?

宋晴暖的一顆心,沒來由的漏跳了拍。

壓制下凌亂的呼吸,她閉上眼睛,暗暗的告訴自己,不能再深陷了!

秦騁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比她想象的順利。

她以為秦騁會拿借口搪塞她,沒想到這個男人還親自送她去公司。

甚至,主動拉著她的手,兩人走進辦公室。

可想而知,裡面的人有多麼震驚。

但秦騁的威壓擺在那裡,除了震驚,他們哪裡敢多說一句八卦?

直到宋晴暖被秦騁帶去自己的辦公室,她才隱約從門外聽見驚呼。

「秦騁,你這是變相宣布我的身份嗎?」宋晴暖無奈地看著他。

秦騁沒回答,坐在沙發上處理工作。

「你這段時間就在我的辦公室,哪裡都不許去。」

宋晴暖被他這種霸道的模樣氣的不行,偏偏沒有辦法反駁,只能道:「我有時候,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在關心孩子,還是在關心我。」

「一天胡思亂想什麼呢。」秦騁抬頭,視線涼涼的從她臉上颳了一下,繼續處理工作。

她也懶得去和秦騁爭論這些,只坐在辦公室的另外一邊,處理些秘書的工作。

午休時,秦騁出去開會。

原本倚靠在沙發上的宋晴暖,瞬間睜開眼睛。

百葉窗緊閉,隔絕外面的一切。

她走到門邊,特意將門反鎖,然後打開了秦騁的電腦。

秦騁的電腦從來不會設置密碼,大概是因為沒人敢動。

她點進去名為「暗」的文件夾,顧不得看裡面的東西,直接拿出備用U盤,複製進去。

和秦騁在一起兩年,若不是秦語這件事讓她徹底醒悟,她不會這麼做。

拒她所知,「暗」是秦騁的底牌,如果她能夠掌握。

「叮」的一聲,複製成功。

一切進行的太順利,宋晴暖甚至來不及開心,門外響起門把轉動聲—— 將電腦關上的同一時間,秦騁進門。

她臉上的慌張,一覽無遺。

秦騁眸色黯了黯,走到她身邊,「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事,只是有點無聊,你這個地方看電影舒服。」

宋晴暖朝前輕點下頜,那電腦下面可不就有手機在播放電影。

不疑有他,秦騁坐在她身邊,「覺得我陪你的時間不夠?」

他眉梢輕挑,眼角都帶著笑意,迷人的不像話。

暗罵了一聲妖孽,宋晴暖趕緊收回視線。

「沒有的事,你該忙忙你的,反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霸婚,蓄謀已久 畢竟,兩年都是這麼過來的。

秦騁那麼聰明的人怎麼會不明白她的意思,頓時失笑,「好了,我以後會多陪著你。」

宋晴暖沒說話,暗嘆秦騁撩人的本事越來越厲害。

如果不是之前發生那麼多的事,她可能真的會感動……

秦騁坐在一邊,當著她的面打開電腦。

視線里,電腦下方彈出最近瀏覽記錄。

心登時漏跳了拍,她趕緊起身,輕「啊」了聲。

秦騁被她聲音嚇了一跳,回頭擔憂的看著她:「怎麼了小暖?」

「沒,沒事,就是剛剛好像感覺肚子在動。」

說出這話,宋晴暖都恨不得把自己舌頭給咬掉了。

這才幾個月,哪裡來的胎動。

秦騁卻對此深信不疑,古井無波的臉上難得出現緊張。

「我帶你去醫院。」

說著,他不等宋晴暖反應,就直接將她攔腰抱起來。

「秦騁……」宋晴暖不大情願的拉住秦騁的胳膊,「真的沒事,你不要這麼小題大做。」

心裡卻忽然想到一事,她看著他,「為什麼,你對這個孩子這麼緊張?」

不對勁,秦騁這幾天做的事情都太反常。

宋晴暖感覺到,抱著她的身體,明顯的僵了一瞬。

但轉眼,秦騁就恢復冷清,開口,「都做母親的人了,還胡思亂想什麼。」

對於別的,他一概不做解釋。

也對,秦騁這樣驕傲的人,能做到這些已經讓人意外。

隨著他的步伐,她被他抱出去。

「別,外面那麼多人看著呢,我自己可以走!」

宋晴暖臉瞬間通紅,掙扎著就要從秦騁的身上下來。

偏偏秦騁的大手鉗制的很緊,沒有一點放手的意思。

兩人這麼掙扎間,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秦總,您爺爺……」

許弋的話說到一半,生生卡在嗓子眼,瞪大眼睛看著裡面他家總裁和夫人兩人曖昧的抱在一起。

特別是夫人的手抵在總裁的胸膛,那姿勢,別提有多曖昧——

宋晴暖嚇了一跳,趕緊從秦騁的身上掙脫下來。

「爺爺。」她小聲問好。

「不成體統!」秦老爺子一張臉又黑又紅,恨恨的瞪著宋晴暖,想要說什麼,卻因為考慮到許弋還在,憋了回去。

「秦騁,我不來公司,這都讓你弄成什麼樣子,真的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跟我來,我有事找你!」

老爺子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狠狠的剜一眼宋晴暖。

宋晴暖低著頭,始終沒有說話。

直到他們出門,她才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離開秦騁的辦公室。

路過休息區,裡面有聲音傳出。

「宋晴暖……」 宋晴暖腳步一頓。

她站在那,透過門縫,聽見裡面若有似無的說話聲。

「這個宋晴暖,還真看不出來,平時不聲不響,想不到和總裁竟然是那種關係。」

「秦語可好幾天都沒有來公司了,估摸著傷心了。」

「她呀,肯定是早都知道,沒看平時那麼針對宋晴暖。」

對於公司人的八卦,宋晴暖並沒有多少興趣去聽。

她轉身準備離開,卻沒想到,裡面人繼續道:「你們還不知道吧,秦語這幾天不來,聽說是談了個大合作,這合作要是談成了,聽說秦家人會給她個好職位!」

「怪不得她這幾天這麼淡定,感情是憋著大招呢。」另外一道女聲開口,未了忍不住問她,「哎,你怎麼知道的這麼詳細,這事情靠譜嗎?」

「那肯定的,我現在可是秦鳳暘的女朋友,這點事情還能胡說八道?」

宋晴暖離開之前,視線看向那個女人,眼中有抹光閃過。

秦鳳暘,秦家旁系的表親。

不過……她最關心的是秦語的那個合作案。

秦語想要趁著這個時候在秦氏有立足之地,目的可想而知,她自然不能讓她如願。

只是,到底是什麼合作案呢?

第二天上午,宋晴暖費了番功夫,才將秦鳳暘約到公司。

辦公室里,她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

以前只在家宴上聽說過,傳言十分風流,在外面給秦家抹黑了不少。

他身材清瘦頎長,外表是那種當紅小生般的俊,滿臉都透著不羈。

他同樣在不客氣的打量宋晴暖,未了不禁暗嘖了聲,「果然,秦騁娶回來的女人,長相是過得去的。」

秦鳳暘從懷中掏出根煙準備點燃,宋晴暖趕緊制止他:「我現在不方便被動吸煙,還是說正事吧。」

秦鳳暘視線掃了眼她的肚子,理解的聳了聳肩。

「說吧,嫂子這麼大費周章的把我找來,還瞞著秦騁,是要幹什麼啊。」依舊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

「當然是帶你賺錢,讓你在秦家更上一層樓。」

「哦?」秦鳳暘挑眉,眼中卻並無多少興趣,「我沒聽錯吧,你可是秦騁的妻子,胳膊肘往外拐?」

「難不成你看上我了,決定甩了秦騁那個冰塊臉跟我?」秦鳳暘的桃花眼始終往宋晴暖身上掃量,眼中不言而喻。

宋晴暖嘴角忍不住抖了抖,暗道這都是什麼奇葩,面上卻保持微笑,「鳳暘幽默了,我是準備和你做個交易,只要你把秦語最近的合作案告訴我,秦家北宅的那塊地,我想辦法讓秦騁給你做。」

秦鳳暘挑眉,「還有這好事?」

北城那塊肥肉,他可是想了很久,但秦騁始終不鬆口。

他狐疑的打量她,「你和秦騁的關係,你覺得我怎麼相信你?」

這一點,宋晴暖的心中自然早有一番對策。

她瑩白如玉的指尖敲擊著大理石桌面,動作優雅又動人。

但都不及她此時臉上綻放的笑容,奪人眼球。

「你聽說過,母憑子貴嗎?」 秦鳳暘不禁重新打量起這個女人。

外表雖然看上去柔軟,但卻善於利用資源。

秦騁的女人,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幾乎沒有過多權衡,他點頭,從手機裡面調取一份電子合同,發給宋晴暖。

「既然你開口,我自然不會拂了嫂子的面子,只是……」

「放心,你的事情交給我。」

宋晴暖滿意的看著手機中的文件。

秦鳳暘不置可否,這才像大爺般的從沙發上站起來。

文件上,正是秦氏最新一期的大合作,關於進出口貿易,項目負責人是霍氏。

霍氏?

宋晴暖微微沉思,這才想起是霍江辰的公司。

說起來,自從那件事以後,她很久都沒有和霍江辰聯繫了。

她攥緊手機,想給霍江辰打一通電話,卻在撥通健那裡開始猶豫。

若是自己拜託了霍江辰,秦騁知道了以後,會給自己扣上什麼罪名呢?

可是她不能這麼坐以待斃下去——

「小暖,等得久了吧。」

霍江辰溫潤的聲音響在耳邊,宋晴暖回頭看去,餐桌的對面,男人一臉笑容的看著她。

宋晴暖收回思緒,「不久,我也是剛到。」

她將菜單推到霍江辰面前,「想吃什麼,隨便點。」

霍江辰支著手,只隨意的點了兩道菜,抬頭看她,「小暖,你找到是有什麼事情?」

如果不是有事,她怎麼會……

霍江辰想到這有些心酸,但還是強撐著笑顏,「說吧,我一定會幫忙。」

「你都不問問什麼事情嗎?」

宋晴暖有些驚訝的看他。

霍江辰混不在意,「不用,你開口的事,我一定能夠辦到。」

宋晴暖沉默了瞬,心裡猶豫不已。

不知道這件事將霍江辰牽扯進來,到底是對還是錯。

她咬了咬唇,開口,「我需要拿下霍氏和秦氏最新的合作案。」

說完,她怕霍江辰為難,趕緊補充了句,「只要你幫我引薦對方負責人就好,我自己去爭取。」

侍者將菜品陸續上齊,霍江辰輕晃了下咖啡,「就這事?」

不過她這麼急著讓秦氏合作幹什麼,難道是為了討好秦騁?

宋晴暖點點頭,「就這事,這個合作案是秦語在跟,要是讓她談成了,她在秦家更有話語權。」

霍江辰瞭然的點頭,看著面前的女人這麼在乎秦家,心裡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好,我答應你,過幾天霍氏的負責人會私下招標,到時候我通知你。」

「謝謝你,江辰。」宋晴暖滿眼感激,本想舉起酒杯敬他。

未了卻忽然想起自己現在懷有身孕,尷尬道:「我以茶代酒。」

酒被霍江辰一飲而盡,他看著宋晴暖的眼神帶著莫測。

Views:
1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