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算是沒看見,我就算是沒證據,但我很肯定就是你做的,在這個家,跟過不去的就只有你唐小芯一個。」

「我想在這個家跟你過不去的不只是我吧!如果就僅僅因為這個,你就可以判定是我乾的,那我還會說我被子別澆了水就是你乾的呢!」

杜美華一聽,心驚膽戰,「唐小芯你不要亂說,秋怡哪會幹這種事。」

她略略心虛偷偷瞄了幾眼席建立,生怕席建立會因此來質問秋怡。

畢竟這件事真是秋怡做的,秋怡肯定也經不起追問,到時讓席建立知道了,那挨打的就會是秋怡。

唐小芯雙眸閃過一抹嘲弄,反唇相譏,「媽你讓我不要亂說,難道她就可以亂說了嗎?無憑無據就說我潑屎尿在她被子和衣櫃里,這對我公平嗎?」

「我也很想問秋怡,你就單單憑你自己跟小芯的關係不好,你就說這事小芯乾的,這對小芯公平嗎?小芯今天被子被人澆了水,她都沒一口咬定就是你乾的……」

席建立的話還沒說完,席秋怡就冷哼說道:「這就是唐小芯高明之處唄,靜悄悄的,什麼話都不說,然後偷偷把事情給幹了,給自己出氣唄!」早知道,她就不該只是澆水,她也該往唐小芯的被子潑屎潑尿。

「荒唐!你有證據證明事情就是小芯乾的嗎?如果沒有,那就閉嘴!」

「爺爺你就會偏幫著唐小芯,這件事除了她就沒人敢這麼做。」席秋怡內心深處湧現一股委屈,自己才是爺爺的親孫女,唐小芯不是,憑什麼爺爺就偏幫著唐小芯,憑什麼呀!她不甘心,她有哪裡比不上唐小芯了,不,也該說,她哪裡比不上唐小芯,比不上席麗瓊了。

「今天小芯一回房間,知道自己被子濕了,二話不說就把棉被搬到外面來曬,然後就去了老張家,一直待到現在,你說她哪有什麼時間去端屎端尿去潑你房間衣服和被子。」

席秋怡還是一口咬定:「就是她乾的,她跟老張家的人關係這麼好,指不定她偷偷回來了,我們都不知道,然後老張家的所有人都幫她撒謊,總之這件事就是她乾的。」

唐小芯完全就是有種將席秋怡指責的話,當成了廢話來聽的感覺,淡淡看著席秋怡。

今天下午的時候,她將棉被拿出去曬,她就趁大家都出來在院子里坐著,她端著的屎尿就潑了席秋怡的衣櫃和床上,然後再蓋好被子,當沒人動過一樣。

要不是把一個尿桶放到門上面難度太高,以及要花費的時間比較長,今天就不止是潑了屎尿在床上和衣櫃而已,而是席秋怡一推開就被屎尿淋一身。

哼,讓你往我棉被淋水,這下讓你嘗一嘗屎尿的味道。

以席秋怡那性子,那柜子里的衣服和被子肯定都不會再要了,至於床的話,那應該也想換了吧!

這下也挺好的,可以讓杜美華大出血,給自己出口惡氣。

「老張家的人沒必要撒謊,都是幾十年的鄰居了,紅雲和你媽都在家裡,難道家裡來人,她們都會不知道嗎?」席建立轉問杜美華和陶紅雲,有沒有看見唐小芯回來過。

陶紅雲忙不迭搖頭說沒有。

杜美華不出聲,那也表示了唐小芯並沒有回來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媽……」席秋怡氣惱跺著腳,哪怕沒看見,那也要說看見呀!這件事除了唐小芯會幹的出來就沒別人了。

「我問你!」席建立肅穆看著席秋怡,「今天小芯的被子淋了水的事,是不是你乾的?」

「我……」她的事都沒找到唐小芯的麻煩,現在反而讓她爺爺來質問這件事了。

就在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時,杜美華搶了過去,「爸,秋怡跟她同學出去玩了,又不在家,哪會做出這樣的來。」

「對對對,我出去玩了,家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

哼,反正她一口就咬定不是自己乾的,唐小芯和她爺爺都沒證據,也奈何不了自己。

席建立好歹也是活了這麼多年,光是看席秋怡那雙閃爍的眼睛,他便知道這件事就是席秋怡乾的。

至於席秋怡衣櫃里和床鋪是不是小芯乾的,他就不好說了。

但是,哪怕是小芯乾的,那也是讓秋怡給逼的,要不是秋怡淋濕小芯棉被,那也不會有後面發生的事。

「真不是你乾的?」席建立又一次問她。

淋濕小芯棉被的事,秋怡必須要認了,他了解秋怡性格,衣櫃和床鋪被潑了屎尿一事,就不會善罷甘休,非要追究到底。

倒是逼了秋怡承認了這件事,那麼反過來,就不好再追究潑了屎尿的事。

「我沒做過,那沒做過,爺爺你要我說多少次你才會相信呀!」

「你發什麼脾氣,沒做過就是沒做過,好聲好氣說話,現在是大過年的。」席建立板著臉說她。

「我……」

「秋怡你不可以對你爺爺這麼沒禮貌。」杜美華連忙制止她。

「媽,爺爺他擺明就是不相信我,接著爺爺肯定就說唐小芯棉被是我淋濕的,對不對?」

「秋怡!」杜美華讓她不要發脾氣,知道她性格,要是萬一把事情給暴露了,那就等著挨罵了。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席秋怡生氣撅起嘴,一直這麼問,她就已經看得出爺爺根本就不信她剛才說的話。

「你倒還有理了,事情是不是你自己做的,你自己心裡還沒數嗎?我不過就是問幾句而已,你急啥了?你這不是心虛,那是什麼?」

「對對對!就是我乾的。」 神武帝尊 反正無論她再怎麼否認,她爺爺還是都知道事情就是她做的,那好呀!大不了她就承認了,大不了就是挨罵,而她跟唐小芯之前的賬就得繼續算了。

報告皇上,王妃要和親 「好你一個杜美華,你就是這樣偏袒女兒的?做錯了事,你還要包庇她,再這麼下去,她就廢了。」席建立直接把矛頭指向了杜美華。

杜美華雙眸埋怨看了一眼席秋怡,「爸,這大過年的,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下次她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

唐小芯靜靜看杜美華不斷跟席建立求情,她冷笑,目光冷淡投向席秋怡,不愧是豬隊友,要是席秋怡還稍微應付幾句,說不定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偏偏席秋怡心高氣傲,經不起席建立的追問。

不過呢,這主動承認,看起來接下來又要將潑屎尿一事說到她身上來了。

「下次?」席建立重重哼了一聲,「她呀!我早已經對她失望透了,她這個樣子,我都懷疑她能不能考上高中,都這麼大的人了,這麼不懂事……」他還想著接著往下說,但又想到自己都已經說過席秋怡這麼多回了,席秋怡半點都沒改過,他再說,他自己都覺得煩了。

「算了,你愛啥寵著她都行,反正以後你就對她負責就行了,我不會管。」

「小芯,給我泡茶去。」他要喝杯茶消消火氣。

「好。」唐小芯點頭,剛要走,這時席秋怡不依不饒開口,「那我的事呢?難道就這麼算了嗎?我的房間潑了屎尿就是唐小芯乾的。」

「你有證據嗎?」唐小芯坦然對視她,「反而是你,你淋濕我棉被的事,是你自己承認的,我都還沒找你算賬,你還要咬著我不放。」

我只能穿越一半 「唐小芯你少在這裡裝腔作勢,事情就是你乾的,你不要不承認,你撒謊也只有騙我哥和爺爺還行,你是騙不了我。」

「夠了!」席建立喝斥席秋怡,「你有證據是小芯干再說,沒有,你就給我收斂一點,不然等過了年後我再來收拾你。」

說完,席建立讓唐小芯先進去,自己隨後也進去。

「媽!」席秋怡頓時覺得自己特別的委屈,這件事明明就是唐小芯乾的,為什麼爺爺還是偏幫著唐小芯,不給她討回公道。

想著想著,眼淚就涌了上來。

「好了,別哭了!大過年哭喪氣,不哭了,乖!」杜美華安慰她。

「現在我怎麼辦呀!房間那麼臭,現在都不能住人,我今晚睡哪呀!還有那些我新衣服,我被子……」

「你先進去把窗戶打開,慢慢打掃乾淨,我再去找點艾草薰一薰,就沒事了,還是可以睡的。」

「我不要睡原來的房間,臭!」

相愛恨晚時 「你這孩子,我們家都沒房子了,你不睡那,還能睡哪呀!」

「我要睡唐小芯的房間。」

聽到這,陶紅雲不禁翻白眼,唐小芯是分家而已,但是這房子還是有份的,多的不說,最少目前這個房間還是屬於唐小芯的,席秋怡要是敢去搶,那還不得讓唐小芯找到機會管杜美華要錢。

「不行!」

「媽!我還是不是你女兒呀!你也幫著唐小芯,這是我們家,我要睡哪就睡哪!」

「好了,你再鬧,我就不給你壓歲錢,你新衣服也別想買了。」杜美華是想到席建立那個死老頭子說的,她要是把唐小芯趕出去,可以,那是必須要給唐小芯錢,建房子。

現在她是恨不得一毛錢掰開當一塊錢用,哪啥得給錢唐小芯呀!

「嗚嗚嗚……」席秋怡任性扁著嘴大哭起來。

杜美華也煩了,再哄兩句,還是不收聲,索性她也不管席秋怡了。

轉身便進大廳去。

見此,陶紅雲也跟著進去。

院子里就剩下席秋怡一個人,嗷了幾聲之後,也覺得沒意思,自然就不再哭了,認命進屋裡去。 一家子都坐在大廳里喝著熱茶。

唐小芯這時從房間出來,走到席建立面前,「爺爺,新年快樂!祝你身體健康!」說完,拿出了之前早就準備好的紅包,遞給席建立。

席建立先是一怔,隨即眉開眼笑,「沒想到我還有紅包收呀!」

「嗯!」唐小芯笑著頷首。

席建立幫過她那麼多忙,封紅包,那也是很正常的。

原本是該一大早給的,結果又發生了很多事,都給忘了。

剛才回到房間,她才想起來這回事。

「那我可收了!」

席建立樂呵呵盯著她看,再伸手接過她紅包。

紅包在手,他不由感慨,同樣是孫媳婦,陶紅雲進席家都兩年多,現在算是三年了,連個紅包都沒給他。

反而是他在給陶紅雲他們。

至於杜美華,那更別說了,好東西都收起來,不讓他知道。

看著,席國強心生慚愧,今年過年囊中羞澀,就沒打算給席建立封紅包,現在連一個晚輩都不如,就算是沒多少錢,那也該封,就是封少一點。

靜悄悄起身,回到房間里。

杜美華一看他背影,便很快就知道他要幹嘛去,迅速跟著席國強。

「你這是要幹嘛?不是說好今年不封紅包的嗎?你怎麼……」

「過年,封個紅包又沒什麼。」席國強轉身就去找紅包皮,將手裡兩塊錢塞裡頭。

「是呀!是沒什麼,你這麼對你爸好,你爸知道嗎?我看他呀!現在心都已經偏向老二家了。」

「你又在嘰嘰喳喳什麼,過年就是圖個喜慶,高興,你非得要這麼鬧嗎?」

「我……」杜美華欲言又止,「那唐小芯呢?她是會做人,就只會討好老爺子,我們呢?我們還是她公公婆婆呢,她紅包有給我們一個嗎?我看是連一口水都不會給我們喝。」

「咱爸幫了她不少忙,都跟著她住到鎮上去,她發個紅包給咱爸,那也是正常的,至於我們的,她有錢就封,沒錢,那就算了。」

「哼!唐小芯那店子都不知道掙了多少錢,你知道嗎?就連隔壁張大媽張大爺都有她給的紅包。」這事還是她今天中午外出聽到村裡在討論,個個都在誇獎唐小芯人有多好有多好。

「什麼?」席國強驚異,隨即心疼錢,覺得唐小芯掙了錢就該存起來,不應該這麼亂花。

杜美華忍不住冷哼一聲,「人家唐小芯都可以把外人當成了,我們兩個她壓根就沒放在眼裡。」

席國強臉上有些不高興。

……

大廳

「爸,這是我給您過年的紅包,今年沒掙到什麼錢,來年掙到錢了,再給您封個更大的。」

席建立接過,還不忘叮囑他工作別太累了。

其實錢多錢少對席建立這個年紀來說,真的不是很重要,只要有心意就行了。

唐小芯也把兩個紅包遞給席國強和杜美華,「爸媽新年快樂!」

這是她之前就已經準備好的。

原本她忘了給席建立紅包,還打算明天再給的,後來她想了想,好像席國強和杜美華還有陶紅雲他們都沒給席建立紅包。

所以,她就特地當著他們的面給席建立紅包,為的也是提醒他們。

席國強接過紅包,他還往杜美華看了一眼,似乎就在說,看你想多了吧!

杜美華在席國強看不見地方,撇了撇嘴,手指捏了捏紅包,也不知道裡面是多少錢。

她還聽說呀!唐小芯對隔壁那倆老傢伙,一出手就是五塊錢一個人。

也不知道有沒有比他們還要多。

「紅雲你呢!」杜美華見陶紅雲一點動靜都沒有,她也厚著臉皮提醒她。

陶紅雲皮笑肉不笑,「爺爺,爸媽,今年我都沒做事,就靠錦榮一個做事掙錢,我們又還要給伙食費,手頭上很緊,來年我找到了工作,我再給你們紅包。」

心裡卻埋怨起唐小芯,哼,掙了點錢,有什麼了不起的,還發紅包。

在唐小芯還沒進席家的時候,她兩個年頭都不用發紅包,反而席建立還給他們倆夫妻紅包呢!

「行了,你沒有,我也不怪你。」

杜美華見席建立都已經發話了,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麼。

不過吧!心裡不是滋味。

覺得是少拿了一個紅包,虧了!

席秋怡一進來,剛好看到唐小芯給她爸媽紅包,她厚著臉皮小跑過去,「那我紅包呢?爺爺,我紅包呢,還有爸媽,我也要。」

席秋怡是家裡最小的,又還沒結婚,自然都是有紅包收。

唐小芯也給了她一個,席秋怡也收了,心裡還是有怨氣,但她從來不會跟錢作對,反正呢,她也不會因為唐小芯給她錢,而覺得唐小芯好,反倒是覺得唐小芯給她紅包,那是理所當然的。

陶紅雲就沒給,席秋怡不高興,直接說了陶紅雲幾句,說陶紅雲小氣。

陶紅雲酸溜溜:「是呀!你大嫂不小氣就行了,我和你二哥今年沒掙到什麼錢,那也是沒辦法的,不像大嫂一樣,一家店子一年到頭都在掙錢。」

唐小芯就是一副『隨你怎麼說都行』的表情,反正呢,她又不少一塊肉,更不會少一塊錢。

杜美華眼睛賊溜溜一轉,「那要不是今年就讓錦榮和紅雲到小芯你那幫忙唄!都是自家人,省得還請什麼外人。」

「不用了,人手都已經夠了。」 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 唐小芯臉上的笑容疏離,暗忖:這個死杜美華,又在搞什麼鬼,把陶紅雲和席錦榮弄來,給她添堵,還真想的美。

席建立:「行了,小芯的事,小芯會處理好,反而是你的事,你先處理好再說吧!」

杜美華心不甘,但也不能說什麼。

她是不喜歡陶紅雲,但是,席錦榮是她最喜歡的兒子,她就是看不得席錦榮過得有半點不好。

然後又想著把陶紅雲弄過去,還可以給唐小芯添堵,沒想到不成功。

大家又坐了一會兒,唐小芯說要過去甘淑英家睡了。

棉被只是曬了兩三個小時,還沒幹,蓋不了。

唐小芯一走。

席建立也不多留,就回房間睡覺。

杜美華趁席建立一走,她立即就按耐不住把唐小芯給她的紅包拿出來,一掏出看,極其生氣,「才給我兩塊錢,這個唐小芯也太欺負人了吧!」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對唐小芯來說,給杜美華紅包,心裡可彆扭了,但是沒辦法,名義上婆婆,錢的,她還是要給,至於給多少,那也是看她的心情了。

「那也不少了。」席國強瞥了一眼,也打開自己紅包一看,也是兩塊錢。

兩塊錢加上兩塊錢就是四塊錢了。

出手可不小了,他給他爸封的紅包才不過是兩塊錢。

「唐小芯對隔壁倆老傢伙,一出手就是五塊錢。」

「什麼?」席國強錯愕看著她。

陶紅雲和席秋怡都驚異片刻都還沒反應過來。

「我可沒騙你,是張大媽跟外頭的鄰居說的,那些鄰居都還在問我,唐小芯給我封多少紅包,我要是告訴他們,唐小芯只給我封了兩塊錢,指不定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笑話我呢!」

杜美華嘴巴里雖然是很嫌棄唐小芯給的錢少,但還是將那兩塊錢放進自己口袋裡。

「這唐小芯也真太不會做人了,也太過分了!」

「爸你現在才知道唐小芯過分呀!我房間潑屎尿的事,就是她乾的,爺爺偏袒,不追究唐小芯。」席秋怡憤憤在告唐小芯的罪名。「我房間都已經是這樣了,我都不知道今晚誰哪!」

在她話一落,杜美華就順著說,「唐小芯不是到隔壁睡去了嗎?你就到她房間先住一個晚上,明天再收拾你房間搬回去。」

席秋怡撅著嘴,不說話,一旦讓她搬到唐小芯的房間睡,哼,那她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搬走了。

Views:
9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