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霆哥哥,如果是我受傷了你會怎麼樣?」顧錦嚴肅的看著他。

如果是她受傷的話,光是一點小傷口司厲霆也會弄得滿城風雨。

顧錦一邊處理著傷口,一邊溫柔道:「厲霆哥哥,將心比心,我受傷了你會心疼,那麼你受傷了我也會心疼。」

以前的蘇錦溪天真爛漫,現在生過寶寶以後的她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母性的光輝,尤其是在司厲霆和寶寶面前更是柔情似水。

「蘇蘇,我是怕把你的手弄髒了。」

「手髒了可以洗,你受傷感染了怎麼辦?以後不許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這一年你又清瘦了不少。」

司厲霆每天很辛苦,還每天對顧錦和寶寶牽腸掛肚,他怎麼可能胖得起來。

「蘇蘇,我是男人沒有那麼嬌氣,只要你和寶寶好好的我就滿足了。」

「厲霆哥哥,我們是一家人,你的身體也很重要,要是再這麼輕賤自己我就不理你了。」

「好蘇蘇,我知道錯了。」

顧錦放下毛巾和藥膏,「好了。」

司厲霆一把將顧錦拉回懷中,抱著他的大小寶貝他心情才會變得很安穩。

剩下的幾天顧明珠和顧苒就像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顧苒更是借著找耳環的名義每天都過來,雖然沒有見到史密斯幾面,在她心中覺得自己是不同的存在。

她卻忽略了一件事,到現在為止她連家門都沒有進去,每天就在偏廳吃飯。

至於顧明珠邀請史密斯共進晚餐,司厲霆答應赴約,這可將顧明珠激動死了。

顧大伯知道她要和史密斯用餐的消息也很是開心,「明珠,你明天可要好好打扮一下,一舉將他拿下。」

「爸,我知道的,像是顧苒那隻蠢豬史密斯怎麼可能喜歡她?有眼光的人都會喜歡我這種工作女強人,我才能帶給他更大的利益。」

「好樣的,等你嫁入史密斯家爸就能揚眉吐氣。」

「爸,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

為了晚上的約會顧明珠準備了整整一天,特地從頭到家做了一個美容。

晚上她化著精緻的妝容,聯繫了媒體,外面穿得風風火火要和顧家聯姻,她就要坐實這件事。

司厲霆準時赴約,他瞄了一眼角落中隱藏的相機,嘴角微微勾起。

既然顧明珠這麼費盡心思,他自然要好好配合她演完這齣戲。

正餐還沒有上來,司厲霆公事公辦和她談好了合同,顧明珠見自己的提議司厲霆都接受了心裡也就鬆了一口氣。

「史密斯先生,聽說你打算和顧家聯姻,這件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是真的。」司厲霆毫不避諱。

「那你看我……」

司厲霆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好,我馬上過來。」

顧明珠還想要繼續話題,司厲霆已經起身,「抱歉,我有事得先走了,顧小姐請用餐,賬單算在我頭上就好,祝你用餐愉快。」

這番話他說得十分紳士卻又毫不給人拒絕的餘地,顧明珠只得起身相送,「沒關係,那我們下次再約。」

顧明珠雖然心裡有些失落,不過她並不想在這個男人面前表現出她不好的一面,只好表現得落落大方。

司厲霆毫不吝嗇轉身離開,見他走出大廳,顧明珠快步走向角落一人。

「拍到了嗎?」

「放心我可是專業的,顧小姐你可以檢查一下。」

顧明珠看了一下記者拍攝的畫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史密斯的側臉,柔和的燈光下兩人面對面而坐,氣氛怎麼看都有些曖昧。

「這一張就很好,文案知道該怎麼發吧?」顧明珠十分滿意這次的照片。

「顧小姐請放心。」

顧明珠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自己座位上,搖晃著紅酒杯優雅喝下紅酒。

司厲霆應付完顧明珠回到車上,拉開車門一把抱住了顧錦。

「蘇蘇,我好想你。」

「面對一個大美女你就不動心?」顧錦收起電話,顯然剛剛的電話是她打的。

上一秒在外面還是高冷衿貴的少爺,這一秒就變成了一個大抱熊。

司厲霆抱著顧錦不撒手,頭靠在她的肩膀上,「蘇蘇,你明知道我愛的人是你,面對其她人我一分鐘都呆不下去。」

顧錦嘴角微微上揚,「我知道,晚上我已經安排好了,今晚錦諾和我哥睡。」

「蘇蘇最乖。」司厲霆抱著她蹭了蹭,「好久都沒有過我們的二人世界了。」

「是啊,好久都沒有過了。」

以前都是司厲霆安排,這一次換做顧錦,司厲霆倒是有了些期待。

顧錦定在山上的度假別墅,初夏的夜帶著一些涼意,這裡的山谷可以清楚看到天上的星星。

她和他並肩躺在草地上,「厲霆哥哥,這一輩子我們都要好好的在一起,再也不分開。」

「會的,蘇蘇,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的後福就是有了錦諾,剩下的我們就是幸福。」

「可是我……擔心有個人。」顧錦皺了皺眉。

「你說愛麗絲?」

「對,她是一個難纏的對手,上一次她的妒忌差點害死我的寶寶。」顧錦還是有些后怕。

這幾天她一直在防著愛麗絲,本以為會發生什麼事情,偏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才讓人覺得可怕。

「該說的我早就和她說清楚,至於她要如何我奉陪到底,要是再敢傷害你,我要她百倍奉還!」

「厲霆哥哥,她會不會在我們的訂婚宴上搞事情?」

「蘇蘇,這一次訂婚我勢在必得,就算愛麗絲來又如何?我沒有碰她一根頭髮,更沒有拿她家裡一點好處,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要向老天爺爺祈禱,這一次的訂婚宴不要再出事,好事不過三。」

司厲霆親吻著她的額頭,「放心吧蘇蘇。」

在山裡兩人度過很美好的一夜,因為放心不下孩子,兩人早早就起來回家。

路上顧錦窩在司厲霆懷中看著新聞,如同司厲霆所料,顧明珠肯定會做手腳。

新聞頭條就是他和顧明珠一起吃飯的照片,照片中兩人雖然沒有親昵的動作,不過現在的人們看圖說話很厲害。

一張照片,加上之前的消息,顧家和史密斯聯姻的消息徹底坐實。

「兩大家族強強聯手」等字眼出現在眼前。

顧錦放大了圖片,司厲霆瞥了一眼,「蘇蘇,不要看這些東西。」

雖然他就是坐了幾分鐘,被人扯上關係,司厲霆還是不太情願的,更不想要讓顧錦看。

顧錦卻是摸著下巴道:「原來厲霆哥哥就算戴著再普通的面具也掩蓋不了身上的氣質,瞧,這個側面還是挺帥的。」

司厲霆颳了刮她的鼻子,「也就只有你覺得帥。」

「厲霆哥哥,你說要是顧明珠和顧苒知道你就是當初她們奚落的那個私生子,她們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顧苒看到這條新聞的表情。」司厲霆邪惡一笑。

他根本就不用吹灰之力就收拾了兩人,這兩人一定會將彼此視為眼中釘,這條新聞一出來更是會刺激到顧苒。顧苒會坐以待斃?顯然不會,不用司厲霆動手那兩人都會自己先打起來。 收拾了顧明珠以後其他人則是顯得乖巧了很多,一個個再沒有之前的囂張,低眉順眼相當的恭敬。

顧錦攜著司厲霆落座,二舅舅看著兩人親密的舉動,再看看老爺子竟然沒有絲毫反對。

這不太對勁啊,之前老爺子不是很討厭司厲霆的嗎?怎麼會在短短時間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錦兒,你現在就和司先生在一起了,那南宮家呢?我們和南宮家世代要好。

我並不是反對你和司先生的事情,只是有些擔心,你和司先生在一起不就是打了南宮家臉嗎?」

顧錦表情淡淡道:「此事二舅舅就不用操心了,我和南宮家已經講和。」

「講和?怎麼可能!」顧苒第一個就不相信,南宮家是什麼人,南宮熏又是怎樣的霸道,他會讓顧錦和司厲霆在一起?這不是狠狠傷了他的自尊心?

顧苒覺得自己的情緒似乎是太激動了一點,趕緊緩和了一下口氣,「我只是有些擔心南宮家表面講和,背地裡就會對妹妹使絆子。」

「表姐,這就不用你擔心了,南宮老爺子的話還是管用的,這樁婚事取消,以後我顧錦和南宮熏再沒有任何瓜葛。」

原來也沒有,只是被老爺子強行組了個CP而已。

顧老爺子也緩緩開口道:「錦兒沒有說錯,我們已經和南宮家說好了。

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不對,如果不是我在沒有徵求錦兒的同意下就擅自作主要給她訂婚,事情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好在我們只是口頭約定,還沒有真的訂婚,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以後錦兒的男朋友是這位司先生。

今天請大家過來就是為了宣布這件事,大家互相認識一下,司先生也就是我們顧家的一員了。」

「司先生,之前多有得罪的,我敬你一杯。」

老爺子都發了話,大家自然而然都開始對司厲霆示好。

結束了晚宴,親戚們也都離開了,顧錦心中的大石頭終於落下。

「錦兒,外公也就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別看著這些人表面上同意了,其實都是牆頭草。

顧苒和顧明珠沒有放棄,她們隨時隨地在等著倒戈相向。」

「外公,我知道了。」顧錦點點頭。

「時間不早,老爺子我扶你上樓休息。」司厲霆倒是很懂事的討好老爺子。

如果不是他有先見之明將老爺子搞定,兩人的事情哪有這麼容易?

「才九點多,不是挺早的,霆小子你過來陪我下兩局五子棋。」

老爺子對五子棋的痴迷程度已經達到了一種可怕的境地,司厲霆也只好答應。

顧南滄拍了拍顧錦的肩膀,「這一仗是打勝利了,現在該放心了吧?」

「哥哥,謝謝你。」

「傻丫頭,我只想要你幸福就好,走,回房間陪哥玩遊戲,以前咱們就是因為遊戲認識的。」

顧錦勾唇一笑:「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和司厲霆的關係終於明朗,顧錦等這一天等了多久,以後她再也不用擔心什麼了。

剩下的日子就是選擇一個好日子和司厲霆訂婚,她今年23,也可以訂下婚事,明年或者後年再結婚。

司厲霆進來的時候顧錦還沒有睡下,她裹著浴袍手中端著紅酒杯。

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的夜色,優雅的喝下一杯酒。

司厲霆不動聲色的從背後抱住了她,「在等我呢?」

「是啊,我的司先生。」顧錦從容的反過身抱住了司厲霆的脖子。

兩人的婚事一直都像是一塊石頭砸在了心裡,這下終於可以解脫了。

「很開心?」

「嗯,厲霆哥哥,我等這一天等了很久。」

「我也是。」

兩人相視一笑,這一路走來有多辛苦只有他們才知道,好在他們終於走到了一起。

南宮老爺子的生日就在今晚,顧錦一早就拉著司厲霆去選購禮物。

雖然兩邊已經講和,但是顧錦還是希望和南宮家維持一如既往的好關係。

「厲霆哥哥,你那麼聰明,你肯定知道給老爺子送什麼最好。」顧錦親密的挽著他的胳膊,一看就是戀愛中的小女人。

「我只研究過你家老爺子的喜好,至於別家的……」

顧錦的小臉有些失望,還以為司厲霆也知道,這樣的話就可以對症下藥了。

看到小東西臉上失望,司厲霆話鋒一轉,「別家的我也有些研究,小東西,你以為作為我頭號大敵的南宮家我會不事先打聽好?」

「厲霆哥哥,你怎麼能這麼優秀!」顧錦對他是真的甘拜下風,怪不得他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衛少,寵妻無度! 這樣的人是朋友就很可靠,要是敵人的話就太可怕了,在下手之前他已經調查好了所有,事無巨細,又怎麼會失敗呢?

司厲霆颳了刮她的鼻子,「還不是被你逼的,要是不優秀一點怎麼配得上你。

你這麼好,有那麼多男人想要搶走你,我只得更加努力才能保護好你。」

「有你在,任何人都搶不走我的。」

「小東西。」他寵溺一笑,「南宮老爺子喜歡玉石,尋常的玉石入不了他的眼,你若是想要討他歡心必須要找到特別的玉石。」

「特別的玉石?」

「嗯,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收集玉石,尋常的玉石他應該都收集得差不多了,所以你要送的肯定是他沒收集過的。」

顧錦對這方面還真的不太熟悉,「那什麼地方能夠找到那種玉石呢?就只有今天一天的時間,怕是不太夠。」

「夠了,我知道一個地方,不過也要碰碰運氣能不能找到好的玉。」

「厲霆哥哥,我怎麼覺得你像是百事通?」

「這是一個優秀伴侶的基本操作,上車,我帶你過去。」

「好。」顧錦開心的上了車,有司厲霆在她身邊她什麼都不用擔心。

司厲霆帶顧錦去的地方是一個玉石原料地,也就是說還沒有開採出來的玉。

兩人運氣不錯,竟然真的找到了一種水色很好的翡翠料子。

再梳洗打扮了一番已經是日落西垂,兩人驅車趕往酒店。

南宮家是百年大家族,來得的人那是相當多,就連門口的豪車都是絡繹不絕。

顧錦今天穿了一條暗紫色的露肩長裙,而司厲霆則是選擇了一套暗紫色西服,兩人穿的是情侶裝。

紫色在兩人身上發揮出來最好的價值,神秘而又高貴。

司厲霆紳士的牽著顧錦下車,顧錦挽著他的胳膊緩緩入場。

南宮墨今天似乎特別開心,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怯生生的女孩兒,他在不停的戳著人家的腦門。

顧錦認出來那個女孩兒是那部電影的女二號,看這南宮墨的表情似乎對人家挺有意思的。

「南宮。」顧錦淺淺的招呼。

「小錦兒,你來了,你今天真漂亮。」南宮墨開心道。

旁邊的秋葵有些不好意思的打招呼:「艾琳娜,不,應該是顧小姐,好久不見。」

顧錦點了點頭,認真審視著秋葵,今天她精心打扮后的十分可愛靚麗,就像是一隻小兔子。

「好久不見。」

秋葵可能覺得戲都拍完了還和南宮墨在一起很尷尬,「那個……我,我是南宮導演租來的女伴。」她手足無措的解釋道。

顧錦一猜就知道某人是拿著什麼把柄要挾秋葵,否則他怎麼會將人從國內帶過來。

Views:
10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