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彥琛沒好氣的笑了笑:"你不知道我打算給朵朵一個驚喜嘛,你現在來找我,朵朵不會也過來吧?"

雲夢恬趕緊搖頭:"哎呀,大哥哥,你就放心了,我肯定不會帶著朵朵過來的,你就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裡,我說完話,立馬走人!"

路彥琛輕笑著開口:"真拿你沒辦法,好了,你要來就來吧,我在321休息室呢!"

雲夢恬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後,眸子閃了閃,突然問道:"對了,大哥哥,我小哥哥他不在你旁邊吧!"

路彥琛反問道:"你覺得呢?"

雲夢恬沒好氣的開口:"哎呀,在就在,不在就不在嘛,你倒是給個準話!"

路彥琛點了點頭:"在呢,你這急性子,什麼時候能改一改,而且,你問的這不是廢話么,他不在我旁邊,你覺得他能去哪裡,朵朵生日,你覺得他會不來么?"

雲夢恬懊惱的揉了揉頭髮:"哎呀,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總之,一會來了你就懂了!"

雲夢恬說完,立馬掛了電話。

然後,她直勾勾的看著秦未央:"我大哥哥和小哥哥在一起呢,你確定自己還要過去嗎?"

秦未央的眸子微微閃爍,隨即,她笑了笑:"這有什麼,他們是兄弟倆,在一起很正常啊,我就是過來跟他們說一件事,他們在不在一起,對我影響不大!"

雲夢恬看著秦未央這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深深地咽了口唾沫:"我不是說,這件事情對你影響大不大,我只是覺得,我們現在過去,會不會對我小哥哥造成什麼影響,畢竟,我可害怕他發火,他說了不見你的!"

秦未央聽到雲夢恬這話,心裡有點難受。

雲夢恬一再強調,路彥昭不願意見自己,可見,路彥昭對自己的深惡痛絕。

她自嘲的勾了勾唇:"小夢,你說的話我都懂,這樣吧,一會你喊你大哥哥出來,我在休息室門口,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訴他!這樣,我就不會見到路彥昭了!"

聽到秦未央這樣說,雲夢恬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委屈你了啊,未央姐!"

秦未央搖了搖頭,淡淡的笑道:"沒什麼!"

比這更尷尬的事情,她都遇見過,這算什麼呢!

一年前,她死活要進路彥昭的病房,他讓人把自己擋在外面。

當時的她,也沒有覺得有多難堪,滿心都是對他的關心。

想到這些,秦未央忍不住自嘲的笑著搖了搖頭。

雲夢恬看著秦未央這樣,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能開口道:"那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秦未央點了點頭。

只不過,雲夢恬帶著秦未央,剛走了兩步,她突然轉身,看向不遠處的葉一朵。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怎麼了?"

雲夢恬有些懊惱的開口道:"朵朵不聽我的,非要跟玉玲瓏在一起,我就這樣走了,把她一個人扔在這裡,我不放心!"

秦未央笑了笑:"沒關係的,我跟沉風來之後,沉風就去守著葉一朵了!"

雲夢恬聽到你這話,目光掃了一圈,果然一眼就看到不遠處的沉風。

她立馬咧嘴笑開了:"果然,還是你想的周到!"

秦未央搖了搖頭:"也不算周到,就是防患以未然而已,我們先過去吧,這邊你也別擔心了!"

這下,雲夢恬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直接帶著秦未央,向著晚宴的後台走去。

本來,秦未央想著,儘快找到路彥昭和路彥琛,告訴他們玉玲瓏的身份,看看他們怎麼解決這件事。

只不過,她沒想到,這倆人躲在後台不出來,還得她喊雲夢恬帶自己去找。

當然了,這些秦未央也不介意,可是,眼下她們剛走了幾步路,就被葉一朵喊住了。

秦未央轉身,一看就看見葉一朵身邊,一臉笑容的玉玲瓏。

她的心裡,立馬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葉一朵帶著玉玲瓏走過來,拉住雲夢恬的胳膊,撒嬌道:"小夢,你要去哪裡啊,怎麼都不帶著我,我生氣了!"

雲夢恬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秦未央,乾笑了一聲:"我們倆去後台上個廁所而已,怎麼?你也要跟著去嗎?朵朵,你不是要跟玉玲瓏聊天嗎?"

葉一朵癟了癟嘴:"這外面不是有衛生間嗎?你幹嘛要跑到後台去?"

雲夢恬沒話說了,她求救的看向秦未央。

秦未央看了一眼葉一朵,淡淡的開口:"是我喊小夢一起去的,朵朵,你跟朋友聊天吧,我去上個衛生間,然後,找個休息室休息一下,我身體有點不舒服!"

葉一朵點了點頭:"原來這樣啊,那你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玉玲瓏打斷了:"朵朵,你還沒有跟我介紹呢?這位是?"

雲夢恬也是暗夜組織的,玉玲瓏認識。

可是,面前的秦未央,她是真的不認識。

可雖然不認識秦未央,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對秦未央,卻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這種熟悉感來的莫名,玉玲瓏都不知道,它到底從何而來。

葉一朵聽到玉玲瓏讓她介紹秦未央,立馬笑了笑:"這位是……我朋友,叫秦未央,你喊她未央姐姐就可以了!"

秦未央在聽到玉玲瓏讓葉一朵介紹自己的時候,心就沉下來了。

果然,在葉一朵介紹完自己的名字之後,玉玲瓏的表情,立馬變了。

她這神情變得突然,葉一朵也看到了。

她詫異的看著玉玲瓏:"玲瓏,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意濃 臉色怎麼變得這麼難看?"

玉玲瓏趕緊搖搖頭,她下意識的看向秦未央。

這個女人,一定是認識自己的,因為季修說過,她當初就是秦未央招入修羅門的。

終極進化 而且,儘管她沒有見過秦未央,可是,只是一眼,她就敢確定,面前的這個秦未央,就是季修嘴裡的秦未央。

也只有這樣驚艷的女子,才能讓季修放在心上那麼久。

想到這些,玉玲瓏的臉色難看,心裡更是翻江倒海。

秦未央這是要幹什麼,看她的表情這般平靜,玉玲瓏才不相信她沒有認出自己。

不管怎麼樣,現在不能給秦未央和葉一朵單獨相處的機會,更不能讓秦未央去見路彥琛。

想到這裡,玉玲瓏勉強擠出一抹笑,開口道:"朵朵,我沒事,就是我也想去衛生間,正好,我們幾個一起吧,而且,我也有點不舒服,我們可以一起去休息室!"

聽到玉玲瓏這樣說,秦未央心裡的不妙感,已經無限蔓延。

她甚至不用確定,就能猜到,這個玉玲瓏,認出自己了。

秦未央的眸子閃爍不定,她正要想借口拒絕,卻聽到葉一朵說:"好啊,我也想去休息室呢,正好,我們一起,路彥琛人也不知道去哪裡了,說好給我驚喜,結果,晚宴都快開始了,人還不見蹤影!"

聽到葉一朵完全順著玉玲瓏的話,雲夢恬殺人的心都有了。

她下意識的看秦未央,秦未央的眉頭皺了皺。

她也算是看出來了,這個玉玲瓏,不是省油的燈,她現在想去見路彥琛,肯定是沒可能了。

想到這裡,她開口道:"朵朵,如果不是很想上廁所的話,忍一忍吧,我想,路彥琛要給你的驚喜,應該在開場就準備好了,我們耐心等著吧!"

葉一朵聽到秦未央這樣說,覺得也有道理。

她轉身,笑眯眯的看向玉玲瓏:"玲瓏,你覺得怎麼樣?"

玉玲瓏看著葉一朵,笑著開口道:"未央姐姐說什麼都是對的,我覺得聽她的比較好,我們最好跟著她,我覺得一切行動都沒問題!"

葉一朵聽著玉玲瓏這話,誤以為玉玲瓏是喜歡秦未央,想跟秦未央做朋友,她便點了點頭:"行吧,反正宴會上好一些人,都是路彥琛邀請的,我也不認識,我們幾個,正好是個伴兒!"

雲夢恬的臉色難看到極點,她簡直要抓狂了,神色已經不能用一般的語言形容了。

葉一朵知道雲夢恬不待見玉玲瓏,她一臉懇求的表情,伸手拽了拽雲夢恬的袖子,還可勁的朝她眨眨眼。

雲夢恬沒好氣的搖搖頭,看了一眼葉一朵:"好了,你別這副可憐兮兮的表情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你了呢!" 小妖林邊緣,崔慶被上百頭妖獸追殺的狼狽不堪。

饒是他這位自詡亂域排名前三的天人境強者,也不夠看。

上百頭的七階妖獸,一旦聯手起來,普通的仙人境強者也不敢應其鋒芒。

也幸虧他足夠快,足夠強,否則早就完蛋。

一路殺出來,被無數頭妖獸阻攔,完全是硬闖。

而今,那頭超階妖獸的怒斥聲,他聽到了,頓時臉色大變。

「完蛋了,還真惹到了這個大傢伙。」

崔慶臉色變了數遍,來不及多想,速度再度提高了幾分,他要儘快擺脫這些麻煩的傢伙,然後再度殺入其中,為這個不認識的兄弟幫幫手。

逃,不是他崔慶的作風!

小妖林其他地方,一些正在小妖林中磨練廝殺的通神境、天人境高手們也都聽到了小妖林深處的怒斥聲。

強大的氣息,毫無收斂,直接爆發而出。

夜少暗戀我許久 超階的氣息!

「發生了什麼,超階妖獸怎麼動了?」一些人大駭,隨即啥也不管,狼狽而逃,連忙出了小妖林再說。

超階妖獸一出,誰能阻攔?

「該不會真有人動了深處那位的仙藥園了吧?」有一些天人境高手連忙逃出的同時,一個個面面相覷。

小妖林之中,有一尊超階妖獸,這個大家都知道。

甚至很多人還知道這尊超階妖獸弄了一個仙藥園,只不過具體在什麼地方很少人知道,也難以闖入。

「我看八成是如此,否則這位輕易絕不會出手與動怒的。」

而實際上,正是如此!

此刻的山谷內,林楠依舊在瘋狂的收集各種仙藥,毫無顧忌。

哪怕是這頭超階妖獸的威壓已然臨近,依舊沒有停止。

終於,一道巨掌對著林楠一掌拍了下來,這才讓他放手。

「來吧!」

林楠自語,早已在等待著這一刻。

出刀,斬!

怒吼!

「殺!」

一道十幾丈長的巨大刀茫,直接迎了上去,與大掌相撞。

「蓬!」林楠身形倒退少許,臉色微微一白,天空中的大掌直接被擊碎!

一擊,硬撼這尊超階妖獸的一擊。

哪怕可能只是隨意一擊,一旦說出去也足以自傲了。

半空中,那尊超階妖獸先生,一副大漢模樣,但渾身的凶意滔天,看著被林楠大肆破壞的仙藥園,怒極。

「該死的人類!」這尊超階妖獸大怒,開口大罵。

「去死!」

說完,再度一掌對著林楠拍下。

林楠臉上帶著笑容,隨手再度將身前幾株仙藥收取,再度出刀。

刀,是林楠最強手段。

集全身力量於手中之刀,全力爆發。

斬!

「轟隆!」

林楠一刀,七階巔峰妖獸都要直接被斬殺,威力可想而知,此刻全力爆發,極強,直接與超階妖獸的大掌再度相撞,在這山谷之中發出巨響。

林楠再度微微後退少許,但再度擋住這頭超階妖獸的大掌。

頓時,這尊超階妖獸臉色黑漆如墨。

接連兩次被這個人類阻攔,讓它大怒。

「去死!」

這一刻,這頭超階妖獸徹底動怒,一經動手,雷霆之擊,不單單是一掌拍下,而是整個人直接壓了下來,身形閃動,速度超快。

「蓬!」

這一次,林楠再度斬出,然而卻根本沒有碰到這尊超階妖獸,反倒是直接被一掌拍飛。

仙威極強!

超階妖獸,等同仙人境強者,身上同樣帶有仙威!

「噗嗤!」林楠大口咳血,被一掌拍中,深受重創,傷勢不輕。

然而剎那間林楠站了起來,直接欺身殺了上去。

「殺!」

手中,長刀斬出。

頭頂,古皇印大爆發,對著這尊超階妖獸籠罩而去。

「轟!」

剎那間,林楠再度被一拳砸退,虎口出血。

頭頂的古皇印也飛了出去。

超階妖獸,太強!

林楠不敵!

之前能弒仙,那是靠手中的各種寶物,成功斬殺。

但此刻正面廝殺,差的遠!

一次次,林楠身形被轟飛,口中咳血的,但卻一次次的轟殺而上。

手中長刀!

兩隻鐵拳!

但凡能動用的,林楠全部使用,拚命!

壓榨!

他在以這種方式壓榨自己的極限!

短短數十個呼吸,這頭超階妖獸含怒而動,一次次的將林楠轟飛,身上也帶著一絲凌亂,甚至沾染了血跡。

只要是林楠的,但也有他的。

被林楠斬傷,出血!

這更是加大了這尊超階妖獸的怒火,對這個卑微的人類一次次的轟擊。

Views:
5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