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驚小怪,那葉飛豈是你能比,他的天際自然不會一般,不過你無需擔心,葉道友的戰力,本座十分有信心,一個小小的一重天劫而已,不礙事。」

楚青雲掃了一眼四周,隨即直言開口道。

他可是深知,那位葉門老祖,戰力暫且不談,單單是手中的仙寶,擋住幾道天劫,那不是隨隨便便之事。

「是,是嗎。」

「可是老祖,您看那天邊的紅雲,怎麼讓弟子都一陣心神顫抖。」

後方,周小於此刻稍有遲疑,聲音不免有些低顫,此刻抬手指像遠處的半空,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

「紅雲?什麼紅雲?」

「嘶!不好,那是抹仙劫,這怎麼可能。」

前方青石旁,楚青雲稍有一愣,便是隨之瞬間反應過來,他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盯著遠處的天邊,心神不禁動容。

身為四重劫境巔峰強者,又有一代宗門老祖,他豈能不知此劫的恐怖。

那可以連五重劫的強者,都能輕鬆抹去的必殺之劫,古往今來,能夠度過之人,幾乎還是屈指可數,而且無一不是站在武道巔峰之輩。

只不過那些人,多半是五重劫境之後,才會面對抹仙界,而這第一重劫境,就直接出現抹仙界,這樣的事情,楚青雲也是從未聽聞。

「你,可有辦法幫他?」遠處山谷內,此刻一道聲音傳來。

隨之,一道倩影陡現,已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正是閉關與谷內的天蘭無疑。

「蘭……蘭妹妹。」

「此事包在楚某身上,葉道友渡劫之時,在下誓死為其護法。」青石旁,楚青雲見到來者,頓時精神一震,那是連忙開口道。

遠處,周小於見此情景,隨即上前抬手抱拳。

他加入葉門,其身份儘管高於一般的門中弟子,但面對葉門老祖級別的存在,那也是必須上前行禮。

前方,半空之中,天蘭掃了前方二人一眼,最終目光落在楚青雲的身上,她忍不住俏眉微皺。

「只是護法嗎,這還需要你相助?」天蘭眸光一閃,聲音中透著幾分冷意。

這裡是葉門,門中弟子無數,在整個了三門五宗之後,劫境強者可謂不少,單單是護法的話,自然不是什麼問題。

「額,蘭妹妹有所不知。」

「若是普通的天劫,楚某定會出手與葉道友共同抵抗,但這抹仙劫,哪怕是真仙降世,在渡劫之人沒有完成天劫之前,那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楚青雲此刻面露為難之色,隨之直言開口說道。

前方,天蘭聞言,臉上露出思索之色,稍有遲疑之後,她的身形隨之消失在了原地。

不多時,一道聲音,同時傳遍整個葉門。

「葉門弟子聽命。」

「老祖渡劫,本門封山,山門之外百里之內,有任何人踏入殺無赦!」那聲音來自於天蘭,體內夾雜著靈識,瞬間傳遍整個宗門。

葉門之內,門下弟子紛紛反映過來,隨即均是抬手一拜,臉上露出了堅韌之色。

說罷,天蘭的身影在半空之中劃過,瞬間出現在了葉門山門之外,她顯然是準備親自鎮守在此,不讓任何打擾到葉飛渡劫。

葉門內,那處上古前,楚青雲見此情景,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了幾分。

「小於子,隨本座鎮守山門。」

「碧雲宗劫境以上的武修,全部給本座出來,你等在敢摸魚,本座打斷你們的腿。」這楚青雲無疑是向著,乘這個機會好好表現一般。

在其說完之後,體內的靈力凝聚,隨之身形踏空而起。

下方,周小於見此情景,不禁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便是召集了碧雲宗長老,在傳達了老祖的法旨之後,一行人隨即向著葉門護山大陣而去。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隨著葉門後山祖地的氣息橫掃,整個葉門全部陷入了戒備狀態。

葉門,山門大陣前,天蘭,葉方,以及楚青雲等劫境強者,此刻聚集了差不多十位之多,在護山大陣前,形成了一道人形防線。

半空之中,楚青雲找穩住身形之後,便是連忙站到了天蘭的身旁。

「蘭妹妹,你看這花,是不是像你一樣的美麗動人。」楚青雲一臉的賠笑,此刻手中的那朵蘭花,竟是仍舊保持完好。

他此言一出,原本緊張的氣氛,隨之變得古怪起來。

四周的眾人,紛紛轉頭來,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憋紅。

「額……周某不認識他。」碧雲宗周小於,此刻滿臉的尷尬之色,他的臉皮本身極后,但與宗門老祖相比,卻是完全沒有可比性。

只是在這個時候,那樣的話語,他是完全說不出來的的。

「宗主英明,那位前輩,我等也不熟。」半空之中,碧雲宗的那幾位宗門長老,此時也是連忙開口。

說罷,這幾人均是下意識地,向著後方退了兩步,努力讓自己等人與前方的楚青雲,此刻拉開距離。

……

葉門護山大陣前,天蘭此刻轉過來,臉上不免露出不耐煩之色。

她本想要開口,但卻是忽然眸光一閃,轉頭望向遠處的天邊,臉上的神情隨之變得冰冷起來。

「有人來了。」

「諸位,小心。」天蘭輕喝一聲,三重劫境之力,隨之轟然爆發。

一旁,楚青雲見此情景,那可謂是一馬當先,連忙閃身擋在了天蘭的前方,體內的力量同時凝聚。

「蘭妹妹放心,有楚某在任何人,都別想踏入葉門半步。」楚青雲此刻氣勢如虹,抬手之下,那口古銅巨鍾,已然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儘管此鍾,曾被葉飛一指之力穿透,但不得不說,仍舊是一件防禦力逆天的寶器。 除去神域之術,想要破開此鐘的防禦,那至少需要五重劫的強者,此刻全力一擊才能辦到。

下一刻,前方半空之中,只見有四道流光閃過,隨之前方四人的身影,很快出現在了半空之中,此刻踏空而立,周身氣勢不凡。

這四人,但論氣勢,最差的都有著四重劫境之力。

為首的那位男子,氣息更是隱約達到了五重劫境,相比起前方葉門這把而言,此刻忽然出現的四人,整體實力無疑要更強一些。

「瀟門老祖,瀟勇。」

「林門老祖,林雨,我二人來此為葉道友護法。」前方為首的兩人,此刻隨之上前一步,便是同時開口低語道。

那位擁有五重劫境之人,正是瀟門老祖瀟勇無疑,他此刻親自來此,可見其對於葉飛的尊重。

「呵,飛花宗老祖,花非花,不請自來,還望天蘭姑娘不要介意。」遠處半空之中,同屬五宗之一的飛花老祖,此刻輕笑著開口說道。

「靈柩宗,楊宏。」

最後一人,乃是一位灰袍老者,此刻沒有多言,只是抬手抱拳。

這四人,分別是三門五宗的幾位老祖,如今能夠忽然出現,可見是在之前,均是敗於葉飛之手,為了宗門的未來,他們不得不得來。

這幾人都不是愚笨之輩,一旦那葉飛有生死危機,最後時刻為了解決後患,定會輾碎他的神魂烙印。

「切,原來是你們這幾個老東西,本座還以為三大古宗的人前來搗亂了。」前方半空之中,楚青雲此刻低語一聲,身上的氣勢隨即收斂。

國潮1980 葉門眾人見此情景,此刻均是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有這前輩在,老祖渡劫,可謂還是萬無一失,就算有不軌之人,面對三門五宗的巔峰之力,那也定是要忌憚三分。

「天蘭代表葉門,在此謝過。」

前方,山門大陣前,天蘭此刻上前一步,隨之抬手回禮道。

一番交談之後,前方四位強者,隨之加入護法陣營之內,此刻葉門山門前的陣容,怕是放在任何地方,那都是佔據一方的勢力。

其中四重劫境強者佔了一般,更是有著一位五重劫境,同時還有諸多三重劫境強者,此刻可保葉飛渡劫無礙。

……

後方遠處,此刻葉門祖地。

「砰,轟隆!」

一聲悶響,隨之橫掃四周。

眾人視線所致,只見一道流光,此刻衝天而起,那一襲淡袍無風自動,長發隨風,手持九彩仙劍,周身氣勢如虹。

此人,正是葉飛無疑。

經過半月對體內靈力的穩固煉化,此刻的他已然達到全盛狀態。

半空之中,此刻天地變色,那恐怖的靈壓之力,隨之時間的推移,隨之在不斷地加重,遠處天邊的紅雲,顏色變得越發鮮艷。

放開這個王爺 葉門,護山大陣前,三門五宗的老祖,此刻見此情景,均是不禁面色微變。

「這氣息……那血紅劫雲,果然是傳聞中的抹仙劫!」

「他能抗下嗎?」

「此子,當真是一代天驕之輩,若能抗下此劫,我等三門五宗,今後心甘情願歸順葉門。」

山門前,此刻半空之中,方才來此的四人位老祖,臉上此刻均是不禁露出震驚之色。

「哼,一群沒見過世面的傢伙。」

「抹仙劫而已,待本座踏入五重劫境之時,多半也會經歷此劫。」前方半空之中,楚青雲掃了前方眾人一眼,隨即大聲開口道。

可見在天蘭面前,這楚青雲那是時時刻刻都向著表現一番。

一旁半空,天蘭聞言,不禁白了前方之人一眼,身形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與那楚青雲拉開一定的距離。

「蘭妹妹,楚某所言,絕無虛言,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若是楚某的第五道天劫,也是那抹仙劫的話,你就嫁給我怎麼樣?」

楚青雲那是不放過任何機會,此刻連忙開口道。

此言一出,四周的眾人,不禁再度面色一愣。

「咯咯,楚前輩,若您的第五重天劫,不是那抹仙劫又當如何?」遠處半空之中,飛花宗的老祖,此刻忍不住咯咯一笑,輕聲開口笑道。

前方的四人,此刻也都是不由地來了興緻,目光同時落在了楚青雲的身上。

這話一出,楚青雲面色不禁有些憋紅,他儘管戰力不凡,可以媲美五重劫境,但那抹仙劫他還真沒有什麼把握自己碰到。

就算碰到了,那也不一定能夠安全度過,既然有抹仙之威,又豈是凡人能渡。

只是話已至此,顯然是覆水難收。

「若……若不是抹仙劫,楚某往後歲月,願一直留在葉門,放下身份親自培養門宗弟子。」

「楚某這畢生之力,同樣無怨獻給葉門,手中三件仙寶一併送出……」楚青雲深吸一口氣,此刻臉上露出堅決之意,連連開口說道。

此言,無言是賭下了他所有身家,若非是他的神魂被葉飛限制,多半也會加上自己的神魂烙印。

前方四人聞言,此刻不禁愣在原地地,看那楚青雲的神情,顯然是認真的。

但那抹仙劫的恐怖,豈是什麼人都能渡過的,哪怕當真如他所言,當抹仙界降臨之時,這楚青雲的武道一途,多半也是走到了盡頭。

「老祖,您藏有三件仙寶?」後方半空,碧雲宗的宗主周小於,此刻臉上露出驚訝之色。

他的關注點,似乎有些不對。

「臭小子,給本座滾!」楚青雲低喝一聲,此刻面色略顯漲紅。

而此刻,前方不遠處,天蘭在稍有遲疑之後,隨即緩緩轉過身來,她抬頭望向前之人,目光凝聚在了此人的臉上。

「此事,道約為證。」

「我與你賭了。」

天蘭輕聲開口,那悅耳的聲音,隨之傳遍四周。

她此言一出,前方的楚青雲,頓時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隨之掌中迅速掐訣,從眉心處扯出一道血魂,同時抬手一指蒼穹。

「道約為證。」

話音落下,以稟天地,契約已成。

若是將來有一方為約,定當面臨天地之罰,不光今後武道一途不會有所精進,武道根基同樣很有可能被直接回去。

此刻,隨著這二人的道約,葉門大陣門前的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古怪。

遠處,那位飛花宗老祖,更是忍不住捂嘴輕笑,她也是第一見到,一位四重劫境巔峰強者,這般隨意的祭出道約。

而就在這時,四周空氣之中,天空之中傳力的靈壓之力,隨之更為濃郁了幾分。

「轟,轟隆!」

遠處,葉門祖地半空,一道震耳的悶響傳來。

葉門護山大陣前,此刻眾人不在多言,連忙轉頭望去,其目光凝望遠處半空。

……

天空之中,黑雲密布,滿是壓抑的氣息,其內時而有天雷之聲出來,遠處的天邊,那處血紅劫雲的凝聚,隨之越發的加快了幾分。

「今日,葉某要入劫境。」

「封身古印,開!」

祖地半空,葉飛臉上露出狂笑,隨之大喝一聲。

下一刻,他陡然抬手,隨之一點自己的眉心,霎時間體內的靈力同時暴漲,僅僅是在瞬間,就達到了一重劫境的程度。

如此同時,天空之中,一道無形雷幕出現,隱約有雷獸低吼隨之傳來。

雷界真身解封,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沒有被封鎖的冰界真身,隨之鋪成天幕,兩道界脈真身齊聚。

「五行界脈,開。」

只待片刻,半空之中,狂暴的靈力,隨之從葉飛的體內爆發。

五彩光芒,隨著遮掩天地,他身上的氣勢,更是在不斷攀升,竟是已然達到了二重劫境的程度,一旦渡過天劫,葉飛的整體實力還會暴漲。

這一出手,就是七道界脈之力,而起五行界脈更是詭異的相融,這樣的情景,已然讓此刻葉門護山大陣前的眾人,均是忍不住一陣目瞪口呆。

「他……他當初與我等一戰之時,根本沒有使出全力。」

「好強!」

三門五宗內,那四位老祖,此刻臉上的表情,不免有些變化不定。

「原來如此。」

「老夫一直好奇,他一個半步劫境,是如何引來抹仙劫的,沒想到此子體內,竟然有數十道封印之多。」葉門半空之中,瀟門老祖此刻忍不住開口。

他是此地,唯一一個實力達到五重劫境強者,話語可謂分量十足。

「瀟前輩,依您老看,那葉飛能不能渡過此劫?」此刻半空之中,一旁的幾位劫境老祖,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此事,可是關係到他們神魂可否保存,眾人臉上的神情均是極為緊張。

「不好說。」

「抹仙劫,自古以來,被稱之為真仙之下第一劫,想要抗下豈會是容易之事。」瀟勇此刻暗嘆一聲,隨之直言開口道。

葉門護山大陣前,眾人聞言神情均是露出複雜之色。

此時,空氣略顯安靜,已然沒有人在有多問,紛紛將目光掃向遠處的天邊。

……

葉門祖地半空,隨著葉飛體內的封印解開,他周身的氣勢,達到了一個極致,遠處那片血紅色的劫雲,隨之瞬間凝聚成型。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