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看到方梅雨笑著寒暄,心想應該是認識的朋友。

可在封嬈的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

她和方梅雨永遠都不可能是笑著噓寒問暖的朋友!

封嬈走到了方梅雨的面前,眼神下意識地往下移,看了眼她的肚子,然後抿了抿唇,開口問道:「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事情要和你談。」

方梅雨笑著說:「好啊,樓上有一家咖啡店很不錯,我們過去坐著聊。」

看到方梅雨這樣若無其事的樣子,封嬈的心裡更像是有一把火在燒。

她強壓下心中的憤怒:「那就走吧!」 兩人一前一後的來到了樓上的一家咖啡店。

方梅雨看起來是熟客,一進來,經理就笑著迎了上來:「方小姐,您來了,還是老位置嗎?」

「嗯。我和朋友聊聊天。」方梅雨隨意地說著。

「好的,這邊請。」

店裡的客人有人認出了方梅雨,封嬈路過的時候,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

「快看,那個不是小花旦方梅雨嗎?我聽說她被戰氏集團的總裁戰御宸包養了!」

「我聽說不是包養,是小三上位,懷孕了,成功擠掉了原配呢!」

封嬈的手無意識地攥緊,加快了腳步往前走。

方梅雨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彎了彎唇角,仰頭挺胸地走過去。

她們走進了一個環境清幽的包間,經理問道:「請問兩位要喝點什麼?」

「果汁。」封嬈隨口說道。

方梅雨勾了勾唇:「我要一杯白開水,要純凈水的那種。」

「好的。」經理走了出去,把包間門關上了。

方梅雨看向封嬈,語氣柔柔地說:「我現在特殊時期,不能喝別的,一般出門都是喝白開水,哎,真是沒辦法。」

封嬈直視著方梅雨,方梅雨也面不改色地看著封嬈。

兩個女人之間,暗波洶湧。

封嬈凝了凝黑眸,先開口:「剛才你買東西,用的是戰御宸的卡?」

方梅雨慢悠悠地回答:「你看到了啊?沒錯,是御宸哥的卡。」

封嬈的手微微緊了緊,又問:「你怎麼會有他的卡?」

她和戰御宸是夫妻,結婚這麼久,戰御宸雖然也給過她卡,可是沒想到,戰御宸竟然還給了方梅雨卡。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直都以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卻不想原來這種「獨一無二」戰御宸也給了別人。

方梅雨彎了彎唇角:「這件事情,你應該去問御宸哥吧?他願意給我卡,給我錢花,我也沒理由不收啊,再說了,這原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封嬈的瞳孔一縮,什麼叫天經地義?

這時候,服務員敲門進來,端來了一杯果汁和白水,分別放在了她們的面前,然後再出去,關上了包間門。

封嬈再次開口:「你說天經地義是什麼意思?」

她連自己都沒有發現,她在問這句話的時候,連聲音都在微微發顫。

難道真的是傳言的那樣嗎?

因為方梅雨懷孕了,所以戰御宸打算給她一個名分?

方梅雨端起白水,淺淺抿了一口,然後放下杯子,淡然的開口:「是啊,就是你想的那樣。」

當時戰御宸提出送方梅雨出國,方梅雨死活不肯走。

她每天都要死要活的鬧自殺,戰御宸實在被鬧煩了,就乾脆給了她一張卡。

說她要是實在難受,就去買東西。

在戰御宸的眼裡,能花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方梅雨自從得了這張卡,便每天出來招搖過市的買買買,在簽單的時候,寫戰御宸的名字,讓她有一種戰御宸是她男人的錯覺。

很快,方梅雨發現自己懷孕了。

這個孽種是當時強-暴她的流氓留下來的,她肯定不會要。

可就在她打算打掉孩子的時候,忽然心生一計。

雖然她和戰御宸都知道,這個孩子不是戰御宸的。

但是別人不知道啊。

如果把她懷孕的消息宣揚出去,滿世界都知道的時候,戰御宸會不會因為緋聞而對她負責呢?

畢竟,當時封嬈不就是靠著緋聞和戰御宸結婚的嗎?

她現在的情況更加有力,她有了一個孩子!

當方梅雨把懷孕的消息放出去的時候,戰御宸果然因為愧疚,沒有做聲。

他如果開口否認這個孩子不是他的,那麼外界就會猜測方梅雨這個孩子是誰的。

說不定就會挖出她被強-暴的事情,所以,戰御宸在這種情況下不能解釋。

方梅雨就像是終於抓住了機會一樣的,穿著孕婦裝,平底鞋,四處宣揚,好得到心理上的滿足。

現在,連封嬈都知道了。

方梅雨和封嬈正面交鋒了這麼多次,終於這一次讓她有了贏的把握。

「你把話說清楚,戰御宸為什麼要給你卡刷!」封嬈沒耐心再和她打轉,直接把問題拋了出來。

「你不是都已經猜到了嗎?」方梅雨從包里拿出了一張報告單,推到了封嬈的面前,慢悠悠地說:「我懷孕了,已經一個月半了。」

報告單狠狠地砸在封嬈的面前,她只用餘光瞟了一眼,整個人就如置冰窖般,冷得她連牙齒都不由自主的咯咯打顫。

一個月半?

祖傳仙醫 那不是剛好是戰御宸出差的那個時候嗎?

他們真的是那個時候好上的?

淡定爲妙 封嬈的心冷了幾分,看到方梅雨囂張的嘴臉,她卻覺得不能就這樣認輸。

方梅雨插足了她的婚姻,憑什麼這個小三這麼囂張?

封嬈心裡的那抹傷心,不知不覺的被滿腔的仇恨所代替。

她絕對不能讓方梅雨在她的面前這麼得意!

「哦,原來你懷孕了啊。」封嬈強自鎮定,強壓著心口的心疼,拿起了報告單,慢慢地看著,然後淡淡地說道:「是男孩還是女孩?現在還看不出來吧。」

報告單上的密密麻麻的字,封嬈一個字都沒有看進去。

腦子裡一團亂麻,纏繞著她的心,又好像有千百根鋼針一般,不斷地在她的心上亂扎著。

心裡已經疼到了窒息,但是她的表情卻沒有露出分毫。

「看來我以後要提醒戰御宸了,要做好措施,不然以後私生子都找上門,那就不好辦了。」封嬈淡然地把報告單推回給方梅雨。

方梅雨一直都在誤導封嬈,讓她以為這個孩子是戰御宸的。

可是卻沒有想到,封嬈竟然滴水不漏,還真有兩下子。

方梅雨淡淡一笑,說道:「你應該注意到受孕的日期了吧,這可是在御宸哥出差那幾天哦!」

這句話說完,果然見到封嬈的面色沉了沉。

看來,她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無堅不摧嘛!

方梅雨得意地說:「封嬈,你以為你這個戰太太的位置還能守住多久?御宸哥至今也沒有和你舉行婚禮,不就是為了離婚的時候不那麼費事嗎?」 方梅雨得意又囂張地說:「你應該看到新聞了吧?在R市,御宸哥為了我包下了酒店,我們在房間里七天都沒有出來。你難道不知道我們發生了什麼?」

「封嬈,你當初靠著緋聞強迫御宸哥娶你,他恨死你了。他根本就不愛你,事實擺在眼前,到了現在,你還認不清楚現實嗎?」

封嬈狠狠地抖動了下唇瓣。

這場婚姻,一開始就是一場算計。

這樣的婚姻,她又怎麼能妄想戰御宸能夠愛上她呢?

到了現在,她才知道,原來曾經有過的美好,只是一場了無痕的夢。

只是,眼前這個女人……

封嬈忽然伸手抓起了桌上的水杯,想也不想的就沖著方梅雨潑了過去。

方梅雨根本來不及反應,臉上頭髮上就被潑得全都是水。

封嬈重重地把被子放在桌上,看著獃滯的方梅雨,聲音冰冷地說:「如果你說得都是真的,那你就是活該!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

封嬈瀟洒轉身,拿起手包,踢開椅子站了起來。

服務員站在門口,看到裡面方梅雨狼狽不堪的樣子,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封嬈挺著腰脊走了出來,宛如打了勝仗的將軍一般。

只是,剛剛走出了咖啡店,她的肩膀就垮了下來。

她全身戰慄,所有的委屈都迸發了出來。

戰御宸,你好殘忍……



戰御宸回到帝苑的時候,看到房間里沒有開燈。

他眉頭一皺,剛伸手打開了燈,就看到封嬈赤著腳,抱著膝蓋,縮在沙發里,那模樣就像是一隻被人遺棄的貓咪。

戰御宸的心裡「咯噔」了一下,隨後冷漠地開口:「大半夜的,你坐在那裡做什麼,裝神弄鬼么?」

面對他的冷言冷語,封嬈的表情始終都很平靜。

眼睛還沒有適應光線,她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向眼前的男人,語氣平靜地喊了一聲:「戰御宸。」

她叫他名字的時候,沒有了以前那種小心翼翼,而是很冷淡,彷彿是在叫一個陌生人。

戰御宸的心裡莫名的有一絲忐忑,甚至還帶著一抹讓他覺得有些失落的感受。

天道藏弓 他甩了甩頭,想要擺脫掉那種極度不舒服的感覺,卻發現那種莫名的感覺如影隨形,怎麼都擺脫不了。

他有些敏銳的察覺,今天的封嬈不太對勁。

「戰御宸,你是不是給方梅雨你的副卡?你們在R市的時候是不是住在一起?方梅雨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封嬈拋出了一連串的質問。

戰御宸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走向了廚房,從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冰凍啤酒。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越來越感到不安。

他走回到客廳,在封嬈的面前坐下來。

原來,她是知道這件事情了。

戰御宸打開了冰啤酒,長長的灌下去一口,然後才開口說道:「我是給了方梅雨卡,在R市那幾天也的確和她在一起,她肚子里的孩子……」

抬眸,看到封嬈淡漠地望著自己,他抿了抿薄唇:「關於那個孩子的事情,我不能說什麼。我想,這不會對我們之間有什麼影響吧?」

穿書之女配自救指南 方梅雨懷孕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

對於外界的猜測,他不能給予任何回應。

因為這種事情永遠都是越描越黑,說不清楚的。

最重要的是,方梅雨為了救他,被人強-暴的事情絕對不能外泄出去。

他對方梅雨有愧疚,現在這件事情還只是他們之間的事情,他可以給錢給方梅雨,照顧她,捧紅她來解決。

但是,事情一旦被曝光了,方梅雨這輩子都毀了。

她是個明星,受到的輿論壓力是常人無法想象的。

這件事情一輩子都會成為她的污點。

方梅雨為了救他被人強-暴,還懷孕,到時候,他就算不想負責也必須要負責了。

所以,戰御宸考慮再三,決定這件事情要爛在肚子里,堅決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包括封嬈。

可是他這樣的回答,卻讓封嬈傷心了。

「是在你出差時候的事情嗎?既然她有了孩子,那你是不是要給她名分?」她苦澀一笑,強壓下眼眶裡的眼淚。

看到她強顏歡笑的樣子,戰御宸的心痛了一下。

「我說了,這件事情不會對我們有任何影響!」他再次強調了一遍。

他會勸說方梅雨把孩子打掉,或者讓她出國。

這一刻,封嬈忽然發現,從來都沒有看懂過這個男人。

婚內出軌,小三有了孩子,還不會對他們有影響嗎?

也對,反正戰御宸已經打算要和她離婚了,那樣的話,又會有什麼影響呢?

封嬈站了起來,幽幽地說道:「戰御宸,你上回說的離婚的事情,儘快吧。」

說完,她在自己的情緒崩潰之前,快步想要走開。

戰御宸的心立刻緊繃起來,上回他一時口不擇言說了離婚,氣消了之後,後悔不已,沒想到封嬈竟然記在心裡了?

他忽然有一種預感,如果現在讓封嬈走掉,說不定他們真的會離婚!

他幾乎是驚慌失措的,想也不想的就上前抓住了封嬈的手,嘴裡帶著一抹微微恐慌的語氣:「我不會離婚,你想也別想!」

封嬈轉頭,黑眸沉沉地看著他,那眼神中有掩飾不了的傷心難過:「那方梅雨的孩子怎麼辦呢?你不打算負責嗎?」

她的嗓音有著明顯的哽咽,戰御宸忽然意識到,她可能是誤會了。

誤會那個孩子是他和方梅雨的。

他想也不想的,一把把封嬈按進懷裡:「沒有孩子!你不要胡思亂想了。那個孩子的事情,我真的不能說,但是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封嬈猝不及防的被他按在懷裡,聞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整個人的情緒忽然就失控了。

封家的一連串事情,讓她手足無措,緊接著又爆出了方梅雨懷孕的消息。

她已經壓抑得太久了,戰御宸的懷抱,就像是最後一根稻草,忽然就將她整個人給壓垮了。

她不由自主地伸手環住了戰御宸結實的腰部,把臉埋在他的胸前,肆意的流淚。

雖然,明知道不該眷戀這點溫度,可她此刻不想放開,哪怕只有一分鐘也好…… 封嬈靠在戰御宸的懷裡,似乎這樣的話,所有的傷痛都可以暫時忘卻。

過了好久好久,她抬起頭,望進了戰御宸那雙溫柔的,灼灼的眼睛里,險些無法自拔。

戰御宸黑眸灼灼,看著封嬈的眼睛裡帶著深深的情意。

封嬈的手緩緩收緊,也許,她不能因為方梅雨的一面之詞就否定了戰御宸。

「你和方梅雨真的……」封嬈頓了頓,緩緩吐出一口氣,才接著問:「真的沒有上床?」

「沒有!從來都沒有過!」

戰御宸知道封嬈誤會了。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