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青衣咯咯一笑,「好了!別胡思亂想了!你還有傷在身,快回去休息吧!」

與此同時,另一間房間內,張君正面色鐵青地坐在沙發上。兩個心腹愛將,鳳影和熊坤就站在他的面前,兩人都有些沮喪的模樣。

張君看了兩人一眼,沒好氣地道:「計劃這麼周密!怎麼還會失敗?」

熊坤一臉懊惱地道:「那個駱青衣,比傳說中的厲害得多!她最後展現出的力量比宗師級的超能力者也差不多了!六個從日本黑龍會請來的影子刺客居然被她一擊殺死,而老妖怪也僅僅能逃得一條性命,不過一條手臂卻報廢了!我見事不妙,就趕緊撤了回來!」

張君皺了皺眉頭,「駱青衣!」隨即有些懊惱地道:「這麼出色的女人為什麼不屬於我呢?」頓了頓,陰笑道:「也許有辦法!」

看向鳳影,沉聲問道:「你那邊又是怎麼回事?」

鳳影冷冷地道:「那個叫陳雲峰的小子!他救了薛秀雅!狼人四兄弟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趁機出手,也沒能得手!」

「哼!又是那個小畜生!不宰了他難消我心頭之恨!你去給我調查清楚這個人的背景,有機會就給我宰了他!」

鳳影點了點頭。

張君對熊坤叮囑道:「趕緊把所有痕迹都給我抹掉!決不能讓人查到我們頭上來!」

第二天早上,陳雲峰離開房間,來到薛秀雅的房間外。正巧老鄧從裡面出來了。

陳雲峰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眼,「老鄧,你怎麼像個沒事人似的?」

「一點皮外傷不算什麼?你的傷怎麼樣了?」

陳雲峰摸了摸傷口處,「好像沒什麼大問題了!」

老鄧笑道:「你們超能力者恢復力往往遠勝常人!我想你小子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陳雲峰呵呵一笑,看了一眼老鄧背後的房門,「咱們的大小姐怎麼樣了?」老鄧回頭看了一眼,眼神居然出奇地溫柔,「大小姐傷得不輕!不過已經沒事了!」看向陳雲峰,笑道:「說來,我們整個薛家都應該感謝你!要不是你的話……」

陳雲峰擺了擺手,沒好氣地道:「說這些做什麼!咱們是朋友!」

老鄧重重地點了點頭,「傑斯*尼古拉斯和張君正在看望大小姐,你等會兒進去吧!」

陳雲峰點了點頭,和老鄧閑聊起來。

片刻之後,房門打開了,傑斯*尼古拉斯和張君走了出來。傑斯*尼古拉斯看到陳雲峰,友善地點了點頭,陳雲峰也很自然沖他點了點頭。傑斯*尼古拉斯笑了笑,離開了。張君走到陳雲峰的面前,一臉感激地道:「這一次真是多虧了你啊!我代表整個薛家謝謝你!」

陳雲峰和老鄧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表現弄得愣了愣,陳雲峰乾笑了一笑。

待張君離開后,陳雲峰一臉驚詫地道:「我剛才是不是在做夢?或者他犯毛病了?」

老鄧哈哈一笑,「你救了大小姐,他對你友善也是應該的!我說你究竟要不要進去啊?」

陳雲峰在老鄧的陪同下進入了薛秀雅的房間,發現妖女師傅也在。梳著馬尾,穿著職業女褲和女式西裝,顯得格外精神。

「妖女師傅,你也在啊?」

「廢話!」

陳雲峰呵呵一笑。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大小姐,好些了嗎?」

薛秀雅笑了笑,「我沒事!」頓了頓,真誠地道:「謝謝你!」

陳雲峰笑著摳了摳腦袋。

駱青衣調侃道:「秀雅你只需給他開張支票!他就能笑得合不攏嘴了!」

陳雲峰鬱悶地道:「我也不是總是看錢吧!」

三人笑了起來。

陳雲峰好奇地問道:「大小姐,究竟是什麼人想要殺你啊?」

薛秀雅微蹙秀眉,「我們薛家在道上得罪的人不在少數!那些人都有可能!」搖了搖頭,「一時之間也不好確定究竟是什麼人乾的!不過這件事沒完!不管是誰,都要付出代價!」說最後一句話時,薛秀雅的氣質變得非常嚇人!『不愧是黑道女王啊!』陳雲峰在心中感慨道。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薛秀雅雖然一直都在尼古拉斯的山莊里養傷,不過卻一刻不停地遙控著薛家的行動。在這幾天時間裡,薛家的相關人員頻繁與里昂家族和歐洲各大勢力商討著薛家進入歐洲博彩業的具體事宜。雖然薛家出人意料地贏得了進入歐洲博彩業的入場券,不過歐洲人卻並沒有放棄阻撓薛家的意圖,他們想方設法設置各種障礙,談判進行得非常艱難!然而這些問題卻都在薛秀雅出色的智慧和魄力面前相繼解決了!這件事讓歐洲黑道勢力領略了薛秀雅出色的領導手段和氣質!從現在起,歐洲黑道對薛家的認識,除了薛老爺子,又多了一個薛家大小姐!

陳雲峰薛秀雅的房間,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哇!這麼多鮮花啊!」隨手拿起一束花,看了看,名片上用英文寫著『我是萊恩*湯姆斯,很希望能與小姐認識!』陳雲峰看了一眼滿屋子的鮮花,笑道:「大小姐,你的仰慕者可真多啊!」

此時,薛秀雅正站在穿衣鏡前整理服飾,一身黑色的女式西裝,黑色的西裝下是白色的襯衣,秀髮盤在腦後,整個人除了驚艷的美麗之外,還給人以特別清爽幹練的感覺!

薛秀雅轉身走了過來。從陳雲峰的手中接過那束鮮花,看都沒看便扔到了一邊,微笑道:「我們該走了!」隨即朝門外走去。

眾人陸陸續續登上轎車,由山莊主人傑斯*尼古拉斯準備的十幾輛小轎車都坐滿了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兩天前剛剛趕到義大利的薛家精銳,其中還有四名戰鬥經驗豐富的超能力高手!在經過了不久前那場驚魂刺殺之後,薛家老爺子顯然不敢再掉以輕心了!

車隊在傑斯*尼古拉斯等人的相送下駛離了山莊,朝幾十公裡外的那個私人機場駛去!

陳雲峰沒有和駱青衣、薛秀雅坐在一輛車上,而是和老鄧同車。坐在副駕駛上的老鄧朝陳雲峰遞過來一張支票,「小子,這是大小姐讓我交給你的!」

陳雲峰趕忙接了過來,一看,愣住了。

通過後視鏡看到陳雲峰神情的老鄧開笑道:「小子,你傻了?」

陳雲峰迴過神來,又仔細看了看支票上的數字,確定無誤之後,一臉疑惑地問道:「老鄧,大小姐是不是搞錯了!這太多了點吧!」

老鄧伸過手來,沒好氣地道:「你小子嫌多就給我!我還給小姐!」

陳雲峰連忙收起支票,笑道:「不嫌多!一點都不嫌多!」

老鄧笑道:「你小子,真跟妖女說的一樣!拿著支票了,就笑得合不攏嘴了!」

陳雲峰正色道:「這可是人類的自然反應!」

老鄧哈哈一笑。

車隊在保鏢們的高度戒備中駛入了私人機場,隨即眾人轉乘公務飛機飛往羅馬。在羅馬,一行人登上了飛往臨海市的國際航班。

一位金髮空姐回到休息間。這些隸屬於羅馬航空公司的空姐身著特製的粉紅色的制服,容貌美麗,身材迷人,是客機上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金髮空姐拉上了帘子,轉身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坐下休息起來。另一位黑髮空姐拉開帘子進來了,轉身又拉上了帘子。這個黑髮空姐的頭髮雖然是黑色的,不過容貌氣質卻是典型的白種人。

黑髮空姐用義大利語懊惱地低罵了一句,「那個死變態!」

金髮空姐好奇地問道:「怎麼了?」

黑髮空姐怒氣沖沖地道:「頭等艙有一個老頭!我從他身邊經過,他竟然捏我的屁股!」金髮空姐笑著調侃道:「誰叫你這麼迷人呢?這可不一定是壞事!這頭等艙的客人哪一個身份簡單?要是那個老頭看上你了,你就可以享福了!」

黑髮空姐哼了一聲,「那個老頭就是再有錢,我也不跟他!」

「真的?」

黑髮空姐猶豫了一下,「到時候再說吧!」隨即神秘兮兮地道:「我發現這頭等艙里有一批客人很不簡單的樣子!」金髮空姐立刻點頭道:「你說的是那群中國人吧!他們中間的那個年輕人好像很有來頭的樣子!周圍那些人應該都是他的保鏢!」

黑髮空姐咯咯一笑,「原來你也注意到了!」扭頭透過帘子的縫隙朝頭等艙內看了一眼,雙眼放光地道:「按照中國人的說法,他一定是一個公子!」

金髮空姐調侃道:「你想勾引他?」

黑髮空姐瞥了金髮空姐一眼,「你難道不想!」隨即一臉激動地道:「聽說中國人都很怕老婆!要是能夠能夠嫁給他……」

陳雲峰百無聊賴地翻看著根本就看不同的義大利雜誌,唯一能夠引起他一點興趣的就是雜誌上風情各異的時裝模特!這些模特,說實在的,單就相貌和氣質來說與陳雲峰認識的幾個女人相比簡直天差地別,不過卻有一種別樣的異域風情,非常吸引人!

一位黑髮空姐推著裝滿食物飲料的手推車從空姐休息間出來了。沿著過道,一邊向旅客發放各種義大利的特色食物及飲料,一邊用溫柔的話語低聲回應著旅客們提的各種問題,自始至終,臉上都掛著迷人的微笑。 黑髮空姐推著手推車來到陳雲峰身旁。在這位黑髮空姐的身後,有兩個白人男子回頭看了看她的背影,流露出驚嘆之色,他們顯然是在驚嘆這位黑髮空姐火爆迷人的身材!

「先生,您須要食物或者飲料嗎?」黑髮空姐輕柔地問道,那聲音聽著讓人非常舒服。

陳雲峰扔掉手中的雜誌,看了看手推車中的食物,用半生不熟的英文問道:「有什麼好吃的?」黑髮空姐連忙用流利的英語推薦了幾款,顯得非常熱情的模樣。

陳雲峰要了幾樣食物。黑髮空姐手腳麻利地將那幾樣食物裝進一個白色的盤子,遞給了陳雲峰。隨即拿起一罐飲料,「先生,你不要喝點什麼嗎?」

陳雲峰點了點頭。

黑髮空姐的美眸中流露出一抹異樣的韻味。從小推車下取出一隻玻璃杯,隨即打開飲料罐,將飲料倒進玻璃杯中。

「先生!」黑髮空姐雙手托著玻璃杯遞給陳雲峰,美眸盯著他,流露出動人的韻味。

坐在陳雲峰旁邊的駱青衣皺了皺眉頭。

陳雲峰伸手去接。突然,黑髮空姐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一個踉蹌,玻璃杯中的飲料瞬間潑到了陳雲峰的褲子上,而且位置很不巧地就在要害部位上!那模樣就像是尿濕了褲子似的!

「對不起對不起!」黑髮空姐一臉慌張地想要給陳雲峰擦拭。

陳雲峰站了起來,「沒事沒事!哪有水啊?」這時,頭等艙的客人們全都看向這邊,看到陳雲峰的囧態,很多人都流露出了笑容,有的小聲議論起來。

「廁所有水,請跟我來!」黑髮空姐一臉歉意地道。

陳雲峰從行李中取出一條外褲,在駱青衣等人促狹的眼神中跟隨黑髮空姐離開了。

老鄧看著陳雲峰的背影呵呵笑道:「這小子真倒霉!」

駱青衣眯著眼睛道:「那可不一定!也許是唐僧遇到了蜘蛛精!」

老鄧沒聽明白,看向駱青衣。駱青衣只是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

黑髮空姐將陳雲峰領進廁所,歉意地問道:「還需要我做什麼嗎?」陳雲峰笑道:「謝謝你了!不需要了!你,是不是先出去啊?」

黑髮空姐看了一眼陳雲峰手中的外褲,笑了笑,「我就在外面,有什麼事,你就叫我!」隨即離開了廁所,關上了門。

陳雲峰低頭看了看被飲料打濕的褲襠,嘀咕道:「真倒霉!」脫掉外褲,打開水龍頭,用清水擦拭了一下被飲料浸潤的大腿處。

啪!就在這時,廁所的門竟然被打開了!陳雲峰嚇了一跳,連忙轉過身來。只見那個黑髮空姐竟然進來了,正獃獃地看著自己!

不等陳雲峰反應過來,黑髮空姐連忙道歉,隨即轉身準備離開!然而就在這時,她腳下的高跟鞋一崴,整個人立刻失去平衡,竟然朝陳雲峰這邊撲了過來!

陳雲峰下意識地接住了她,倒在抽水馬桶邊。陳雲峰半躺在抽水馬桶邊,那位黑髮空姐則趴在她的身上,豐滿的肉體緊緊地貼在他的身上!兩人的臉孔只隔著幾寸距離對視著!她沒有說話,美眸中似乎有些興奮的味道,而陳雲峰則在發愣!

黑髮空姐動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手竟然碰到了陳雲峰小兄弟!陳雲峰登時有一種觸電般的感覺,身體不由自主地起了反應!

陳雲峰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小兄弟不由自主地頂住了對方的小腹,不禁感到非常難堪!

然而出乎陳雲峰預料的是,黑髮空姐竟然一點都不生氣,反而一臉嫵媚地看了陳雲峰一眼。

「你,你能不能先起來?」陳雲峰問道。

黑髮空姐流露出意外之色,站了起來。隨即把陳雲峰扶了起來。「剛才真是對不起!」黑髮空姐道,雖然是在道歉,然而美眸中卻分明充滿了嫵媚的味道。

陳雲峰歪著身體,呵呵笑道:「沒事!」他之所以歪著身體,是因為某個部位還很挺拔的原因。

黑髮空姐的眼眸朝陳雲峰只穿著褲衩的大腿上瞄了一眼,流露出一個勾人的笑容。隨即她做出一個陳雲峰完全沒有料到的舉動,她竟然反手關上了廁所的門。

陳雲峰不禁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她她她想幹什麼?

黑髮空姐朝陳雲峰嫵媚一笑,隨即取下一些衛生紙,在陳雲峰面前蹲了下來!

「你要幹嘛?」陳雲峰有些驚慌地問道。

黑髮空姐笑了笑,「別緊張!我只是要幫你擦拭一下!」

「不用了!」陳雲峰連忙擺手道。

黑髮空姐根本就沒有理會陳雲峰,兀自給他擦拭起來,弄得陳雲峰就像是被萬千螞蟻趴在身上似的,很不自在!

黑髮空姐瞄了一眼那規模驚人的帳篷,流露出驚訝之色,嫵媚地瞟了一眼陳雲峰。 陳雲峰面對這樣的場面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一腳踹開她?這好像不太妥當吧!

……

陳雲峰迴到自己的位子上,長長地吁了口氣。

駱青衣看了陳雲峰一眼,調侃道:「小色鬼,去了這麼半天,是不是去風流去了?」陳雲峰想到剛才在廁所的遭遇,感到很不可思議,「師傅,這西方的女人是不是看哪個男人看得順眼了,就隨時隨地那個……」

正在喝飲料的老鄧差點把喝進口中的飲料噴了出來,「小子,你剛才難道在廁所里跟那個風騷空姐叉叉圈圈了?」

駱青衣眯著眼睛看著陳雲峰。

陳雲峰連忙辯解道:「怎麼可能啊?這個,那個,如果幹那種事了,哪有這麼快就出來啊!」陳雲峰有些語無倫次了,跟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老鄧一拍陳雲峰的肩膀,感慨道:「他奶奶的!你這小子毛還沒長起,居然這麼風騷!」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一臉鬱悶地道:「我長得也不差啊!怎麼就沒你那麼好命?」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我什麼都沒做!只是換了條褲子!」

就在這時,那個黑髮空姐過來了。在經過陳雲峰身旁時,悄悄地給他塞了一張紙條,並且投來一個曖昧的眼神!

老鄧拿手肘撞了撞陳雲峰,沒好氣地道:「還說沒幹什麼?我看那個風騷空姐現在都肯給你生孩子了!」

陳雲峰看了看那張寫著電話號碼和名字的紙條,感到一陣頭大,他完全沒想到自己這麼個沒有任何亮點的高三學生居然也會被人倒追?!太不可思議了!

……

飛機降落在臨海市國際機場。

眾人從機場出來,此時十幾輛轎車正等候著他們。陳雲峰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小姐,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忙!」薛秀雅毫不猶豫地點頭道:「說吧!」

今天是大年三十,臨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大禮堂內正在舉行著一場盛大的宴會,所有的醫生、護士,只要不須要值班的,都來了,現場非常熱鬧。

美艷的胡瑤是這裡當然的明星,所有男人的目光都會聚在她的身上,她顯然經過了刻意的妝扮,這使得本就美艷動人的她更加光彩照人!

然而胡瑤的注意力卻似乎並不在這裡,她頻頻向外面撥打電話。

「喂,你看胡瑤!」一個濃妝艷抹的女醫生朝不遠處正在打電話的胡瑤努了努嘴。旁邊的另一個女醫生朝胡瑤看了一眼,「肯定是在給男朋友打電話!」隨即嘲弄一笑,「我看她的這個男朋友肯定不怎麼樣!長得漂亮有什麼用?還不是找了一個不像樣的男人!」

嘟嘟……,門外傳來轎車喇叭的聲音。所有人不禁朝大門口看去,赫然看見幾輛桑塔納簇擁著一輛寶馬車駛到大禮堂門口!現場立刻議論紛紛,大家在感慨的同時也在猜測來的是誰?

寶馬車的車門打開了,一個衣冠楚楚的高富帥走了下來,現場的女人們全都眼睛一亮。有人認出了高富帥的身份,滿含醋意地道:「是鄭秀芝來了!」

眾人看見那個高富帥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一位身材高挑美麗而又高傲的女子走了下來!正是鄭秀芝!她的容貌雖然比不上胡瑤,但此刻卻也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

鄭秀芝挽著高富帥的手臂走進大禮堂! 絕世乞女 她儼然已經成為了焦點,成為女人們艷羨的對象!鄭秀芝掃視著所有人,臉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傲氣,她覺得這裡的女人與她相比根本簡直就像是癩蛤蟆與天鵝的區別!她覺得自己了不起,覺得自己就是風光無限的女王!

大家都紛紛上前與鄭秀芝和他的高富帥男友打招呼,氣氛非常熱烈。雖然很多人都心懷嫉妒,不過此刻卻一點都看不出來了!

鄭秀芝看到形單影隻站在不遠處的胡瑤,雙眼一亮,立刻走了上去。「喲!這不是胡瑤嗎?」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匯聚了過來。

胡瑤淡然一笑,「你想說什麼?」

鄭秀芝搖頭嘆氣,「哎!沒想到大年三十,你居然還是一個人!我聽說你有了一個新男友,他人呢?」

「他就快來了!」

鄭秀芝的眼中流露出嘲弄之色,「胡瑤啊,不是我說你!你也不差!怎麼會找那樣沒有用的男人?還是讓我來另外給你介紹一個吧!雖然比不上我的男朋友,但至少應該配得上你!」

胡瑤只感到好像什麼東西堵在胸口,令她感到非常氣憤,因為對方在侮辱她的男友!胡瑤冷冷地道:「我喜歡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地位,更不是他的錢財!我和你不一樣!」

鄭秀芝將胡瑤的神情看在眼裡,以為自己的話戳中了對方的要害,感覺格外舒爽!這些年她一直嫉妒胡瑤,如今總算出了口氣了!鄭秀芝一把摟住身旁高富帥的手臂,依偎進他的懷中,異常親熱地道:「我們打算下個月結婚!我們打算做一次環球旅行!」這話一出,立刻引來一片羨慕的驚呼!

那位曾經追過胡瑤的高富帥也刻意在胡瑤面前表現與鄭秀芝的親熱,他似乎認為這樣可以打擊胡瑤似的! 鄭秀芝和他的男友親密地依偎著,享受這一種報復的快感。

「哇!這是誰來了?」門口突然傳來一聲驚呼。所有人不禁朝門口看去,全都驚呆了!將近二十輛賓士,簇擁著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正緩緩駛到禮堂大門口!這樣豪華的陣容,在場的人就是在電視里也沒有見過啊!鄭秀芝和他的高富帥男友不禁皺了皺眉頭,他們感覺與眼前的這個場面相比,他們剛才倒像是顯擺的土財主似的!

十幾輛轎車的車門打開,數十名體格強壯氣勢不凡的西裝墨鏡男疾步下車,在大門口與勞斯萊斯轎車之間組成了兩道人牆!

所有人都不禁把目光落在那輛勞斯萊斯之上,感覺來人的身份肯定非同小可!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車門終於打開了!所有人不禁睜大了眼睛!

一個年輕人從車上下來,相貌並不如何出眾,衣著也非常普通!大家稍稍有些意外,繼而開始猜測來人的身份,有的人認為他是某個大富豪的公子,有的則根據那些西裝墨鏡男的氣勢認為來人可能是某個黑道大勢力的人物,總之,所有人都認為這個年輕人的身份絕對非比尋常!

鄭秀芝不禁把對方與自己的高富帥男友進行對比,不禁感到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簡直就是一個鄉下土財主和國際大財閥的區別!鄭秀芝感到非常懊惱,內心不禁有了些想法!

鄭秀芝旁邊的高富帥盯著來人,帥得掉渣的臉上有明顯的嫉恨之色!

陳雲峰看了看眼前這一大群發獃的人,卻沒有看見胡瑤,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做為這次宴會司儀的一位俏麗女護士朝陳雲峰走來,做為司儀的她按理應該來迎接客人!然而還距離陳雲峰老遠,就被一個西裝男給攔了下來!女護士嚇了一跳,有些忐忑地道:「我是這次宴會的司儀!」

陳雲峰走到護士面前。墨鏡男將擋住女護士的手臂放了下來!

女護士面對著陳雲峰,顯得非常緊張的樣子!

陳雲峰笑問道:「請問胡瑤是不是在這裡?」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來人的目的了!人群中立刻響起驚呼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一個方向看去,人群自動地讓開了一條道!

陳雲峰抬頭看去,正好看見了艷麗無雙的胡瑤,登時眼睛一亮。胡瑤顯得非常激動的樣子,美眸中異彩連連。

陳雲峰立刻奔了上去,握住了胡瑤的縴手。兩人都沒有說話,然而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那濃得化不開的濃情蜜意!

所有人都用艷羨的眼神看著這一幕!每一個人的心思都有些不一樣!在這些人中,有兩人的臉色極其難看,一個是鄭秀芝,另一個就是他的那個高富帥男友。鄭秀芝自認為自己是攀上了高枝的鳳凰,然而卻突然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一隻在鳳凰面前招搖過市的小麻雀,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難堪!而她身旁的那位高富帥男友,自以為能夠傷害胡瑤,卻發現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自作多情的小男生,對方根本就沒把他當回事!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