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風自然也是知道的,韓楉樰和容初璟的情況,現在可是不容樂觀的,可是,只要人活著出來了,那就是一件好事了。

因為韓楉樰之前的時候說過,讓衛風他們,七天之後,還沒有見到他們回來的話,就帶著人,進去迷霧鬼林裡面救他們。

今天,正好是第七天,可是,衛風也等不下去了,一大早的,就帶著人,到這裡來等著了,打算,要是天黑的時候,還不能見到韓楉樰他們出來,他們就要進去迷霧鬼林裡面了。

幸好,在天還沒有黑下來的時候,韓楉樰就帶著容初璟出來了,衛風他們,也就不用進去了,可是,他們兩個人,卻都昏迷了起來了,也不知道,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衛將軍,我們現在怎麼辦?」

一個手下過來,詢問著衛風,容初璟倒是好辦,可是,韓楉樰是一個女子,而且還是王妃,他們就知道要怎麼辦了。

「這個,還是先將王爺和王妃帶回去再說吧。」

衛風自然也是知道自己手下心裡的顧慮的,可是,這個時候,可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了,看韓楉樰和容初璟的情況,很顯然,不是很好的樣子,他們必須快點回去,讓軍醫給他們看看。

要不然,恐怕韓楉樰和容初璟,都是會有生命危險的,所以,這個時候,衛風也只有冒犯了。

等將韓楉樰和容初璟帶回來了之後,衛風就馬上讓人去將軍醫給請過來了,畢竟,在這樣的地方,也就只有軍醫的醫術是比較得好的了,他們也只能相信他了。

「張軍醫,王爺和王妃怎麼樣了?」

為了方便軍醫給容初璟和韓楉樰治療,所以,衛風將他們兩個人,一起給放在了一個屋子裡面。

這會兒,見軍醫給韓楉樰和容初璟把完了脈,臉色卻是有些不好看了,衛風心裡一緊,有些住不住的,開口詢問了。

「衛將軍,王爺身體之中的毒素,很是複雜,應該是王妃用了歸姝草,將這些毒性都給壓下去了,這個,我也沒有辦法,能夠解決。」

軍醫的話,衛風還是有了些心裡準備的,畢竟,就連韓楉樰都沒有辦法的毒藥,他應該也不可能會解決,只是,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那王妃呢,王妃怎麼樣了?」

哪一種愛不疼 既然容初璟已經是這樣樣子了,衛風只能希望韓楉樰沒事,這樣的話,說不定,她可以想到辦法,將他給救了。

而軍醫見衛風問起了韓楉樰的情況,臉色儘是無奈的神色,對著他搖了搖頭。

「衛將軍,王妃身上的傷倒是不嚴重,可是,王妃懷了身孕,有受了傷,加上勞累過度,已經動了胎氣,甚至,出現了流產的跡象了,我的能力有限,不能將王妃給醫治好了。」

要是韓楉樰只是有其中的一樣的話,軍醫還是很有把握的,可是,這個時候,她的身上,重重的重傷,就有些危險了。

「怎麼會這樣的,難道,張軍醫就沒有辦法了嗎?」

衛風聽了張軍醫的話之後,臉色就變得蒼白了起來了,很是擔心著韓楉樰的情況。

他不知道,要是韓楉樰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容初璟要怎麼辦才好,衛風可是知道,他們是有多麼的在乎對方的。

而且,容初璟體內的毒,還要靠著韓楉樰,才能夠有辦法,要是她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衛風覺得,他們就真的是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衛將軍恕罪,在下實在是有些無能為力了,不過,我可以先開一副方子,將王妃的身體給養著,可是,這個,也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的。

張軍醫對自己的能力還是很清楚的,對於容初璟和韓楉樰這樣的情況,他是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得。

不過,能讓韓楉樰堅持多一點的時間,算是多一點的時間,畢竟,這個世界上的能人還是有很多的,說不定,她多了這樣的一些時間,就多了一些機會,等到了能夠救她的人了。

「嗯,你快去寫吧。「

衛風縱然是不甘心,可是,也沒有辦法了,只能先這樣做了,張軍醫,是這裡,他能夠找到的,醫術最好的人了。

要是他都沒有辦法的話,衛風也不知道,應該去找誰了,所以,這會兒,也只能多堅持一天是一天了。

而韓楉樰和容初璟的運氣也確實是不錯的,可能,也是因為,張軍醫的葯,讓他們多堅持了一些時間的原因。

在三天之後,就在衛風都急的不行,眼看著韓楉樰越來越虛弱,而且容初璟的面色,也越來越痛苦的時候,就得到了一個,讓他高興的消息了。

「衛將軍,外面來了幾個人,說是來找王爺和王妃的。」

這個時候來的人,衛風自然是不想讓他們進來的,畢竟,這個時候,韓楉樰和容初璟,都躺在了床上,也不方便見人。

可是,想到,這個時候,還能找上韓楉樰和容初璟的,而且,這樣明目張胆的上門的人,說不定,真的是有什麼急事,就多問了一句。

「他們有說,他們是何人,找王爺和王妃有什麼事情嗎?」

不管怎麼樣,衛風還是要將來的人,是什麼人,什麼身份,給問個清楚的,要不然,要是來的人,對韓楉樰和容初璟他們有什麼威脅,那可就不好了。

「他們說,他們一個是鬼手毒醫,一個是叫半夏,還有一個叫明霞。」

那個手下,自然是將來的人的身份給打聽清楚了的,畢竟,現在可是關鍵的時候,來的人是誰,自然是不能出了什麼紕漏的。

「你說什麼,來的人,是鬼手毒醫!」

衛風聽了手下的回話之後,馬上驚訝的從凳子上面做了起來了,臉上也浮現出了一股驚喜的表情來了。

當初,可是衛風和容初璟一起,去容楚越的密室裡面,將鬼手毒醫給救出來的,而且,他也知道,半夏和韓楉樰之間,可是有著聯繫的。

就連明霞的身份,衛風也是很清楚的,那可是容初璟的堂妹,而且,她和韓楉樰之間的情分,也是不淺的。

不說這些,就單單是鬼手毒醫的名號,對現在的衛風來說,也不亞於救命的希望了,畢竟,現在的韓楉樰和容初璟,可是再也拖不起了。

「回將軍的話,來的人,確實是這樣說的。」

那個屬下說著,他也是從他們的口中問出來的,就進來和衛風說了,不過,他卻是不能肯定的,畢竟,他也沒有見過鬼手毒醫,和他身邊的人啊。

「趕快去將人給請進來。」

不管來的人,是不是鬼手毒醫,衛風都是要將人給請進來的,畢竟,這個時候,也只有他,才能給韓楉樰和容初璟,帶來一線生的希望了。

而且,衛風有預感,這次來的人,肯定就是鬼手毒醫他們了,要知道,知道鬼手毒醫和半夏,還有明霞在一起的人,可是不多的。

那個屬下得了衛風的話,馬上就跑出去,將那個,自稱是鬼手毒醫,和來找韓楉樰的人,都給恭敬的請進來了。

衛風的態度在那裡擺著,那個小兵,也是個很會看人臉色的,自然是不會對鬼手毒醫他們,態度惡劣的。

「真的是前輩來了,這可真的是太好了!」

在見到了被小兵給領進來的人之後,衛風就激動了起來了,來的人,真的是之前的時候,他在韓楉樰那裡見過幾面的鬼手毒醫。

而鬼手毒醫的身邊,還跟著半夏,和明霞郡主,這讓衛風更加的激動了,臉上的笑容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楉樰丫頭,還有容初璟在哪裡?」

鬼手毒醫見,來的人不是韓楉樰,心裡微微的有些奇怪,不過,對著衛風,他還是沒有表現出來的。

「前輩來的正好,我們王爺和王妃,都出了事情了,一個中了毒,一個受了重傷,快要流產了,希望前輩能夠救一救他們。」

衛風只當,鬼手毒醫和半夏他們,是恰好路過這裡,得知了韓楉樰他們在這裡的消息才趕到這裡來的,還不知道,他們出事了的消息。

「什麼,你說楉樰姐姐要流產了,怎麼會這樣的,不是說,只是璟哥哥中了毒的嗎?」

而在一旁的明霞,在聽到衛風說,韓楉樰快要流產的時候,臉色就變了,必可置信的問著,語氣裡面,是滿滿的震驚與擔憂。

鬼手毒醫他們會來到這裡,自然不是意外,而是,之前的時候,韓楉樰在得知了容初璟中了忘魂誅心丹的時候,到處都沒有查到,和這個毒藥有關的消息。

想起了,鬼手毒醫,也是用毒的高手,說不定,對這樣的毒藥,有所了解,所以,韓楉樰這才給他們寫了信,送了過去的。

而鬼手毒醫,在得知了這件事情之後,心裡也隱隱的有些擔心,不管怎麼樣,韓楉樰和容初璟,總是救了他一命,還照顧了他的徒弟半夏,那樣長的時間,他也是要報答的。

想著,他們在的地方,離韓楉樰這裡,也沒有很遠的距離,就收拾了東西,往這裡趕來了,今天才到了這裡的。

原本,以為只是容初璟中了毒了,沒有想到,這會兒,居然又聽到了,韓楉樰快要流產的消息,他們怎麼能不震驚呢。

意外贈品 「原來,前輩已經知道了,我們王爺中毒的事情啊,這其中的事,也是一言難盡,前輩還是先去給王爺和王妃看看情況吧。」

衛風聽了明霞的話之後,就知道了,他們肯定是已經得知了,容初璟中毒了的事情趕過來的。 騎馬與蘿莉 可是,這個時候,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畢竟,容初璟和韓楉樰的情況,可都是很危險的,所以,衛風想要讓鬼手毒醫他們,先去給他們看看情況再說。

而鬼手毒醫,也明白,這其中,肯定是發生了一些,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了,這些事情,他們早晚是能夠知道的,所以,這會兒,還是先將韓楉樰和容初璟的事情給解決了才是。

「嗯,你先帶老夫去看看楉樰丫頭和那小子吧。」

見鬼手毒醫也同意了,衛風自然是走在了前面,直接的,就將他們給帶去了韓楉樰和容初璟所在的房間。

來了之後,鬼手毒醫也顧不得那樣多了,先看了看容初璟的情況,見還能堅持,就馬上去看了韓楉樰的情況了。

「你馬上去打盆水來。」

鬼手毒醫在看到了韓楉樰的時候,臉色也變了變,這個時候的她,看起來,已經很是脆弱了,臉色也是近乎透明的蒼白。

都不用把脈,鬼手毒醫,就知道,韓楉樰的情況已經很不好了,所以,這會兒,也就不在耽擱了,馬上就讓衛風去打水來了。

處於對鬼手毒醫的信任,衛風聽了他的吩咐之後,什麼也沒有想的,就照做了,很快的,就端了一盆乾淨的水來了,而且,還是溫熱的。

而這個時候,鬼手毒醫,也已經開好了一張藥方了,將它交給了半夏。

「你去將這上面的要抓好,然後煎好葯,端過來。」

半夏也看到了韓楉樰的情況,並不是很好,心裡也很擔心,可是,因為相信自己的師父,所以,並沒有表現得很緊張,這會兒,聽了鬼手毒醫的話之後,馬上就下去了。

而衛風,以為鬼手毒醫讓自己去端一盆水來,是要自己用的,卻沒有想到,是他自己用來凈手的。

看到這樣的一幕,衛風的心裡微微的有些愧疚,這才想起來,自從鬼手毒醫他們進門了之後,他就馬上帶著他們來看韓楉樰和容初璟了。

就連讓他們坐下來,休息一下,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衛風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裡趕過來的,不過,肯定是很勞累的,卻什麼都沒有說的,這樣盡心儘力的。

衛風對於鬼手毒醫他們,這個時候,也只有感激了,雖然,不知道,韓楉樰和容初璟最後會是怎麼樣的情況,可是,他們肯定是儘力了的。

「前輩,王爺和王妃的情況怎麼樣了?」

衛風是真的相信鬼手毒醫的,而且,心裡也很是感激他的,可是,這個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將心裡的擔憂給問了出來了。

畢竟,在沒有見到韓楉樰和容初璟好起來之前,衛風也不能那樣的肯定,他們就一定能夠好起來的。

「情況不容樂觀,要是在遲來一刻的話,楉樰丫頭肚子裡面的孩子,可就真的是保不住了,就是神仙來了,也沒有辦法,這個時候,我也只能儘力的試一試了。」

鬼手毒醫面色有些凝重的說著,韓楉樰的情況,確實是有些太嚴重了,還好,他趕來的還不算太晚,有一點希望,能夠保住她肚子裡面的孩子。

聽到了鬼手毒醫的話,衛風的心,一下子又提起來了,要是就連鬼手毒醫都沒有辦法的話,那他真的是不知道應該找誰了。

不過,既然鬼手毒醫說了,他會儘力的試一試,在沒有得到最終的結果的時候,衛風也只能抱著希望等著了。

「前輩,那我們王爺呢?」

衛風知道,鬼手毒醫既然先救了韓楉樰,肯定是她的情況比較得嚴重的,可是,心裡還是擔心著容初璟的。

「容初璟的情況,比我相信之中,還要複雜一些,這個,還是得等到楉樰丫頭醒來之後,我問過她一些情況,才能判斷。」

鬼手毒醫搖了搖頭,原本,他以為,容初璟的體內,只有韓楉樰說的,那一種忘魂誅心丹的毒藥,可是,剛剛他看了看,卻發現,並不是這樣的。

容初璟的體內,明顯的,是還有歸姝草的痕迹,而因為用了這樣的藥材,就連鬼手毒醫,現在也不能確定他的情況了,必須要問一問韓楉樰才能決定。

對於這些,衛風是不懂得,可是,他知道,鬼手毒醫不會,也沒有必要欺騙他,就點了點頭。

「前輩一路趕過來,想必也很勞累了吧,我這就去安排,讓前輩和郡主先去休息一下。」

衛風想著,既然鬼手毒醫已經出手了,那麼,韓楉樰肯定是不會有什麼性命的危險了,而且,他這個時候,可是代表著容初璟的,自然是不能失了禮數的。

之前的時候,是因為事情緊急,迫不得已,這會兒,衛風自然是要將這一切,都給安排好的。

而鬼手毒醫和明顯,也確實是有些累了,他們為了能夠早點來到韓楉樰這裡,可是沒有怎麼休息的。

「那好,等會兒,我拿徒弟,將葯煎好了之後,那就讓人給楉樰丫頭喝了,等老夫先休息一下,在起來看看情況。」

鬼手毒醫自然不是,就這樣的認下韓楉樰不管了,而是,他已經給她施針了,在加上自己的葯,要是能保住孩子,那自然是好的,要是不能保住,那他也沒有辦法了。

所以,鬼手毒醫,才會在將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後,就先回去休息去了,明霞雖然也擔心韓楉樰和容初璟,可是,她也要保持一些自己的體力,就和鬼手毒醫一起離開了。

等到鬼手毒醫休息好了,起來的時候,韓楉樰已經用過了一次,半夏煎好的葯了,他也前去看了看。

「前輩,我們姑娘怎麼樣了?」

雀兒有些緊張的問著鬼手毒醫,她已經知道了,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能夠救韓楉樰的人,她自然那是很恭敬的。

「嗯,用過了要之後,確實是好了很多了,肚子裡面的孩子,也算是保住了,可是,這接下來,才是關鍵的,要好好的養著,要不然,孩子很有可能,也是保不住的。」

鬼手毒醫點了點頭,韓楉樰的神醫總算是爭氣,用過了自己開出來的葯之後,將肚子裡面的孩子給保住了。

「真是太好了!」

雀兒聽了鬼手毒醫的話之後,臉上頓時就浮現出了放鬆的笑容出來了,她知道,韓楉樰沒事就好了至於之後的事情,只要小心一些,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轉瞬間,雀兒有想到了,到現在,還躺在床上的容初璟,心裡又是一陣陣的擔憂,將之前的那一點點的喜悅,也都給沖沒有了。

「也不知道,王爺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

雀兒是知道容初璟的身份的,也一直喊著他王爺,她也知道,韓楉樰雖然和他相愛了,可是,還沒有成親,就一直喊著她姑娘。

「應該很快了。」

鬼手毒醫的面色有些凝重的說著,在給韓楉樰看過了之後,他也去給容初璟看了看。

這才發現,容初璟體內的歸姝草,已經隱隱的有了抑制不住他體內的毒性的預兆了,所以,鬼手毒醫,還是有些擔心的,而且,他很快的,就會醒過來了。

雀兒有些不明白,容初璟能夠醒過來,不是一件好事的嗎,為什麼,鬼手毒醫看起來,並不像是很高興的樣子,可是她很明白,這不是她應該問的事情。

而在第二天,韓楉樰就已經先慢悠悠的醒過來了,在醒過來之後,看到了坐在自己的床邊的明霞的時候,還怔愣了一會兒,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楉樰姐姐,你醒了啊,真是太好了,你等著,我這就去叫師父過來。」

見到韓楉樰醒過來了,明霞自然是很高興的,於是,也不等她開口,就一陣風一樣的跑出去,叫鬼手毒醫去了。

因為在外行走,為了方便,和不讓人懷疑,所以,明霞都是跟著半夏一起,叫鬼手毒醫師父的,而且,她也確實是跟著他們,一起學習了一些醫術方面的知識的。

看著明霞跑了出去之後,韓楉樰才回過神來,知道,剛剛那都是真的,並不是自己看錯了,也想了起來,自己在進迷霧鬼林之前,曾經將容初璟的情況,寫信告訴了鬼手毒醫他們了。

原本,韓楉樰只是想要問一問,鬼手毒醫,有沒有見過,關於容初璟中的,忘魂誅心丹這樣的毒藥的解法,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趕過來了。

這樣一想,韓楉樰就想到了,自己和容初璟出來的時候,自己的肚子就有些不舒服了,這會兒,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了,可是,她還會是緊張的給自己把了脈。

「還好,小傢伙,你還在。」

在感受到了,自己的孩子,還在自己的肚子裡面好好的帶著的時候,韓楉樰是無比的慶幸,同時也知道,為了救自己和保住這個還是,鬼手毒醫肯定是費了一番功夫的。

對於自己的情況,韓楉樰還是知道的,所以,心裡是很感激鬼手毒醫的,而不一會兒,他和明霞,還有半夏,都一起來了。

「韓姐姐,你終於醒過來了,我好擔心你啊!」

見到韓楉樰真的醒過來了,半夏自然是很高興的,一下就衝到了前面來了,將鬼手毒醫都給擠到了後面去了。

看著眼前的少年,和離開的時候相比,已經長高了不少了,而且,皮膚也變得有些黑了,不過,看起來,卻更加的沉穩了,倒是看著自己的眼神,帶著濃濃的關心,還有擔憂和高興。

「半夏,你回來了,我讓你擔心了。」

韓楉樰的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來了,不管怎麼樣,能在這裡見到了半夏和明霞他們,她的心裡,也是很高興的。

「前輩,這次,多謝你費心了。」

和半夏說了會兒話,韓楉樰就看向了在一旁坐著的鬼手毒醫了,向著他道謝,畢竟,這次,要不是他,自己可能真的是會出事的。

從圣域開始的圣斗士生活 「楉樰丫頭,你能醒過來就好了。」 鬼手毒醫擺了擺手,他確實是費了一份心力,不過,韓楉樰能夠醒來,也是一件好事。

「老夫已經看過了容初璟的情況了,不容樂觀,你將他的事情,先和我說一說吧。」

昏婚欲墜:媽咪向左向右 既然韓楉樰已經醒過來了,而且,看起來精神還是很不錯的樣子,鬼手毒醫覺得,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先將容初璟的事情給解決了,才是最要緊的。

而聽了鬼手毒醫的話之後,韓楉樰的心裡一緊,不過,對於容初璟的情況,她的心裡也是清楚的,知道這個時候,確實是已經很危險了,於是,就將之後,他們在迷霧鬼林的事情,和他說了說。

「一開始的時候,容初璟都還好好的,還答應了和我一起回來,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對著我動手了。」

韓楉樰知道,容初璟那是毒發了,可是,卻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的毒發,之前的時候,一點預兆都沒有。

而鬼手毒醫在聽了韓楉樰的話時候,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至於半夏和明霞,他們兩個人,就是更加的不清楚了。

過了半響的時候,鬼手毒醫才面色有些沉重的開口了。

「楉樰丫頭,之前的時候,我在南疆的地區,就聽說過,有一種秘法,在結合毒藥,下在了人的身上,在下毒之人,念動了咒語之後,就會發作,我覺得,容初璟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

畢竟是聽說的,鬼手毒醫也沒有親自見過,所以,不能給韓楉樰一個肯定的答案。

不過,這個話一說出來,不管是鬼手毒醫,還是韓楉樰,都覺得,容初璟身上的毒,十有八九,就是這樣的秘法了。

而這樣的秘法,韓楉樰也是第一次聽說,之前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聽過,也沒有見識過,所以是對它一點辦法都沒有的,只能將希望放在了鬼手毒醫的身上了。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