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不用緊張,咱們都是一家人,雖然我跟陸青是師徒的名分,可我卻從來沒有把他當成外人,尊敬,放在心裡就行了,不管花多少錢,把這個女人留下來,她是福星。」

林逸哈哈大笑道。

福星這種事情可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有的人,單一的話他做事可能不會有什麼太出色的成績,可如果遇到合適的人,兩人在一起的話,那她便會給另外一個人帶來好運。

在主持拍賣會的這個女主持人便是如此,她的現在的工作雖然不錯,卻算不上有什麼太大的成就,不過她的命格卻是極為少見的福星,跟楊慧研相當匹配。

只要能夠留下來,將來楊慧研定然會水漲船高,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楊慧研一聽,馬上激動的點了點頭,林逸在她眼中那可是仙人一般的存在,既然他開口了,那下面的主持人,絕對能夠給她帶來好運。

「諸位,現在拍賣會正式開始,雖然咱們這是一場慈善拍賣會,不過楊總也決定讓諸位賺一筆,所以第一件拍賣品,就是來自深海的寶箱。」

主持人激情澎湃的說道。

深海寶箱。

多麼專業的女人。

一句話就讓人們的腦海中自然出現了一個金燦燦寶箱的畫面。

「這寶箱是在公海中打撈出來的,裡面有什麼東西沒有人知道,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諸位,這個寶箱存在了兩千年以上。」

主人自信滿滿的笑道。

「什麼?兩千年以上?」

坐在下面的客人一聽,頓時躁動了起來。

兩千年以上的東西,那簡直是價值連城了,就算是裡面的東西已經破損,光憑藉這個木箱子,也能換取不少錢啊!

更何況,這次可是慈善晚會,募捐所得將會全部用來做慈善,人們頓時熱情高漲。

「底價一百萬,每次加價不低於一百萬!」主持人說完,後退一步,一名穿著同樣紅色旗袍,模樣甜美的模特,掀開了展示台上面的紅布。

頓時,一個看起來黑漆漆,被海水侵蝕的都要腐爛的箱子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林逸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便明白,這箱子的確是存在了兩千年以上,而且其中還有三把鑲滿寶石的匕首,這東西的價值怕的確是無法估量。

匕首在海水中浸泡了兩千年,不但沒有任何的損傷,反而還光彩依舊,光憑藉這一點,這三把匕首的價值便可以用驚人來形容,甚至可以稱之為國器。

「兩百萬!」

「三百萬!」

「五百萬!」

……

一名名土豪紛紛不斷開始高聲喊價。

林逸也再次見到了土豪們的瘋狂,彷彿一百萬,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塊錢,兩塊錢一樣,隨意的報價。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價格竟然一路勢如破竹衝到了五百萬的高價。

可上升的勢頭卻依舊沒有停止,一直到了一千萬左右的時候,這報價的速度才稍微慢了一些。

汪紅侖坐在大廳里,眸光無比的陰沉,抬頭,一臉挑釁的看了林逸一眼,而後,抬起了自己的手臂,神色平淡的笑道:「兩千萬!」

「什麼?我的天啊!竟然出兩千萬?」

「瑪德,這是誰啊!太有錢了啊!」

哪怕這裡土豪雲集,此時所有人的目光也同時看向了汪紅侖。

要知道,他們競爭了半天,到現在,最高出價也才不過是一千萬左右,可汪紅侖竟然一上來就直接翻了一倍,這是何等恐怖的手筆啊!

不少前來打獵的妹子,看向汪紅侖的目光更是變了,那討好的樣子,簡直恨不得直接衝到汪紅侖的懷裡。

「呵呵,小畜生,竟然敢跟我們汪家作對,我倒要看看你這個中江市第一人有多大的本事!」汪紅侖嘴角含笑,靜靜的享受著周圍眾人那討好,羨慕的眼神。

「呵呵,找死嘛?」林逸咧嘴殘忍的獰笑了起來,隨後輕輕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淡然笑道:「四千萬!」

「什麼?四千萬?」

坐在客廳里的所有人都是眼睛一瞪,扭頭看向了坐在露天陽台上的林逸。

這個價格實在太瘋狂了,竟然直接翻了一倍。

不過很快就有人認出來了林逸的身份,也明白了林逸為什麼要報如此高的價格。

感情是有仇。

這個價格便是汪紅侖也是微微一怔,顯然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如此瘋狂張嘴便是四千萬的恐怖價格,更是比他之前出的價格高出了一倍有餘。

這可不是一塊兩塊的翻啊!這一張嘴那可就是兩千萬啊!

剛剛看向汪紅侖的目光,在這一瞬間,齊刷刷的落在了林逸身上,甚至一些膽大的女生,直接都對著林逸丟起了飛吻。

為了一個不知道裡面裝著什麼的箱子,隨意便丟了四千萬出去,這樣的人在她們眼中那才是真正的土豪,真正能夠值得她們付出的人。

反正也就是一夜而已,可她們能夠得到的好處,那將會是很多人奮鬥一輩子都無法賺到的,如果不是林逸坐的太高,說不定都有膽大的女人衝上來了。

「既然你想玩兒,那我就陪你玩兒,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汪紅侖咧嘴殘忍的獰笑了起來,這種目光驟然從他身上轉移到林逸身上的感覺讓他非常的不爽。

就像是原本的聚光燈,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可現在,突然,聚光燈轉移,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林逸身上,而他這個汪家的大少爺,則一下子變成了醜小鴨,被人遺忘在了角落裡一般。

「四千一百萬!」

汪紅侖抬手,淡淡的說道。

「八千兩百萬!」

林逸直接開口笑道。

男主的惡毒前妻 眾人還沒有來得及扭頭,目光就瞬間再度林逸再度吸引。

八千兩百萬啊!

普通人如果擁有這麼一比恐怖的財富,就算是吃利息,都足以讓他每天都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了。

「八千三百萬!」汪紅侖咬著槽牙,一臉瘋狂的吼道。

「兩億!」

林逸似乎還是那輕飄飄的樣子。

可汪紅侖的呼吸卻在一瞬間變得急促了起來,整個人的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扭頭殺機凜然的鎖定了旁邊的一名下人,「你不是說他現在上手最多只有一個億的現金嘛?」

那名負責調查林逸的下人,一看到汪紅侖那彷彿要吃人的眼神兒,頓時身體一抖,急忙惶恐不安的解釋道:「大少爺,根據,根據汪家掌握的信息來看,他,他應該就只有一個億的現金才對。

「pia!」

汪紅侖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那名下人的臉頰上,他本身也是一名武者,盛怒之下,這一巴掌的力量簡直大的可怕,竟然當場就把下人一張臉打的腫了起來。

周圍眾人的目光終於落在了汪紅侖身上,只不過這些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鄙夷。

在很多人眼裡,這可是上流社會一種聯誼的方式,在這裡,因為競拍不過,而動手打自己的下人,簡直沒品到了極點。

「那個,諸位,還有超過兩億的嘛?如果沒有的話,那麼這第一個寶箱就落槌了啊!」珠圓玉潤的主持人,神色平靜的笑道,彷彿根本沒有察覺到汪紅侖在發脾氣一樣。

「呵呵,我是不要了,兩億買個不知道有什麼東西的破箱子,這簡直就是腦殘行為,不過本少想要知道,如果事後競拍的人沒有辦法拿出足夠的錢,你們會怎麼處理呢?」

汪紅侖直接站了起來,盯著主持人冷冷的問道。

他這此帶了不少錢,可今天晚上有一件東西,他是必須要搞到手的,所以,在那件東西沒有搞到手之前,他也不敢胡亂花錢。

畢竟,如他們汪家這樣的家族,這次可不止來了一個人,每個人可都盯著那件真正的寶貝,一旦讓別人拿到手,那對於他們汪家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呵呵,這位少爺您請放心,如果真的有人敢在這拍賣會上搗亂,擾了大家的興緻,我相信,就算是我們拍賣會不出手,諸位也應該會一起滅了他的家族吧?」主持人淡淡的笑道,可話中卻蘊含著可怕的殺機。

眾人一聽,都微微點頭,他們現在都是參與者,自然不希望有人在這裡搗亂。

而且,攜著正義的名頭,滅掉一個豪門,賺取一筆驚人的財富,這種好事兒他們何樂而不為呢?

汪紅侖一聽,冷哼一聲,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麼,現在第一個寶箱就歸位這位先生所有。」支持人抬頭目光看向了林逸。

「呵呵,多謝美女,直接幫我打開就行了!」林逸說完,兩根手指輕輕一抖,一張銀行卡,直接朝著對方飛了過去。

「啪嗒!」

銀行卡落在桌子上,發出了一聲脆響。

這一幕讓主持人愣住了。

銀行卡因為面積的原因,你扔出去,幾乎超過兩三米,它就會因為風的阻力而發生偏移。 這種事兒,幾乎每個人都遇到過。

便是一些訓練過的人,也最多能夠扔出數十米就了不起了,可現在,林逸竟然直接從二樓扔到了她的面前。

這距離最少也有三五十米吧!

不少如汪家一樣的大家族,此時也是眉頭微微一皺,悄悄的在心裡衡量了一翻。

結果,卻讓他們無比震驚。

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有把握,從二樓把銀行卡精準的扔到主持人面前。

每個人看向林逸的眼神兒都帶上了一絲凝重。

「好的,多謝這位少爺的關照,請問箱子直接給你送過去,還是現在打開呢?」主持人接過銀行卡,交給了旁邊,一名身段高挑杏乾的女子之後,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直接打開吧!」林逸無所謂的說道,這裡面的東西,的確非常驚人,可是只有藝術價值跟考古價值,在他林逸眼中並沒有任何的意義。

「好的,那我就親自幫林少打開好了。」主持人淡淡笑道,雖然她一直在跟林逸交談,可是眼睛的餘光卻清楚的注意著銀行卡,所以林逸的名字對她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了。

「直接砸開吧!也不要搞的太麻煩了。」林逸大笑道。

主持人再度神情一怔,在她看來花費兩億買下這東西,應該很愛惜才對啊!

可林逸,竟然直接讓她砸。

不過這東西現在是林逸的了,她倒是不敢遲疑,急忙命人找來了一把鎚子。

「簡直是無知到了極點,在海上,多是一些瓷器之類的東西,這樣用鎚子砸,一旦裡面的東西受到重力,怕是瞬間就會炸開,簡直暴殄天物。」

汪紅侖冷哼道,不過他的聲音並不小,以至於整個拍賣會上所有人都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管你屁事,你爸爸我有錢,怎麼樣?不服氣你四個億買回去啊!你天天把他頂在頭頂上老子都不管,對了,今天,你爺爺我在這裡放話了,你一件東西也別想拍到!」

林逸咧嘴,玩味的獰笑道,汪紅侖對他的殺機,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夠看的出來,既然註定是仇人了,當然是仇人不爽最為重要了啊!

汪紅侖一聽,一張臉頓時紅的像是豬肝一樣,咬著槽牙,冷哼一聲沒有再說話了。

「小畜生,我就先讓你得意一會兒,等我汪家的強者過來,今天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汪紅侖心中在咆哮。

恃寵而婚:陸少的千億盛寵 「嘩啦!」

一聲脆響。

那木頭箱子畢竟在海水中浸泡了兩千年,一鎚子下去,竟然直接被砸成了稀巴爛。

一道道刺目的寶光從木頭碎片中釋放而出。

「有寶!」

所有人眼睛一亮,激動的站了起來。

浸泡兩千年之後,還能夠釋放出如此刺目的光芒,幾乎不用多想,這東西的價值絕對驚人。

「看來,林少的運氣不錯。」主持人淡淡一笑,從木頭裡面拿出了三把寶劍,每一把寶劍大概是五十厘米長,上面竟然鑲嵌了幾十顆珍貴的鑽石。

三把寶劍上面,光是那些一顆顆拇指肚大小的鑽石,都是天價了。

更不用說這還是古董,兩億雖然誇張,可林逸顯然還是賺大了。

「奇迹,三把寶劍,時隔兩千年,光彩依舊,堪稱是當世少有的神兵。」主持人說完,拿起了其中一把寶劍,看著林逸笑道:「林少,不知道是否可以試試他的鋒利程度?」

「哈哈,當然可以了,如果不是汪紅侖那個廢物沒錢,我還得不到這麼好的東西呢,就讓他見識一下好了啊!」林逸起身,咧嘴囂張的笑道。

陸青,洛兒等人一聽,一個個都是搖頭,無奈一笑。

林逸在他們心目中那可是無所不能的存在,只是這壞起來也挺狠啊!這完全是要把汪紅侖氣死的節奏啊!

果然,汪紅侖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一雙虎目,陰沉的宛如毒蛇那冰冷嗜殺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林逸怒吼道:「你他瑪德是不是想死?」

「你確定?生死戰你敢?」林逸指著汪紅侖叫囂了起來。

這樣的廢物,他林逸一個能打十個,敢跟他叫板,不是找死是什麼?

「你……」

林逸一句話直接把汪紅侖噎死了,宗師之境的強者都不是林逸的對手。

他去生死戰?

那尼瑪不是打著燈籠去廁所,找屎死啊!

「不敢就閉嘴,別像個娘們兒一樣比比歪歪。」

林逸眼睛一翻,直接坐下了,看著有些發獃的陸青等人咧嘴笑道:「當然事情不可避免的時候,那就怎麼開心怎麼來。」

「是是!」

陸青一臉汗顏啊!

這可是他的恩師,可此時,似乎更像是一個小孩子。

「林少,這寶劍不錯,不知道可否出手呢?老朽想要買一把,林少放心,不會讓你吃虧,五千萬如何?」

一名老者起身,對著林逸所在的二樓,抱拳呵呵的笑道。

「多謝老先生關照,不過你拿回去,也只是讓他在家裡,在寶庫睡覺,反而不如捐給國家算了,讓那些整天閑的蛋疼的專家們,研究一下技藝多好?」林逸趴在陽台上,看著對方輕鬆的笑道。

如果他真的缺錢,就不會一擲千金買下來了。

魏家跟薛家不但在藥材方面有著十分恐怖的收藏,在金錢方面也同樣如此。

現在的林逸身價最少在上百億,他還真不缺錢,之所以拍下這東西,最主要還是噁心一下汪紅侖而已。

敢打楊敏敏,敢不把別人當人,這樣的垃圾,他林逸就要讓他不爽。

老頭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一臉汗顏的笑道:「老朽眼界,境界不如林少,見笑了,見笑了啊!」

「呵呵,好說!」

林逸淡淡一笑,算是給足了老者面子,畢竟對方的態度還算是不錯。

「這三把劍,捐給中江市的博物館吧!」林逸看著主持人淡淡笑道。

「啊!哦,好的,多謝林少!」支持人楞了一下,隨後急忙恭敬的說道。

隨隨便便就捐出兩億的人,這是何等的大手筆啊!她工作這麼多年還真沒有見過。 「林少,您真是俠之大者啊!既然你這麼大方,那小女子也不能小氣了,錢我是沒有了,不過人我都是有一個,林少是否有興趣呢?」

林逸話音剛落,一名穿著肚臍裝,身段簡直完美到無可挑剔的女人,猛的站了起來,盯著林逸淺笑道。

很顯然,對方是經過專業健身訓練的,那腰簡直就像是水蛇,可偏偏腚卻如滿月一樣,林逸見過不少妹子,甚至韓雨菲這樣校花級別的,在身材上都無法跟她相比。

當然了這也不能說韓雨菲的身材不好,只是韓雨菲是那種天然生長的,是常年習武出來的,身材比例也很完美。

可眼前這女人,那就不僅僅是完美了,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吸引男生的目光,所以練的地方跟方法也是最致命的。

「咕嚕!」

林逸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便準備答應。

一旁的洛兒卻宛如一隻被激怒的小母老虎,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杏眼怒瞪,冷冰冰的呵斥道:「他沒興趣,他已經有女朋友了,請自重!」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