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在樊城停止前進,主要還是襄陽的事情,他使人渡江至襄陽,召劉琮相見,使者的言語頗為傲慢嚴厲。

劉琮畢竟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一個人從來就沒有出過遠門的官二代,以前有劉表的庇護,自然可以囂張跋扈,但也只是欺善怕惡。

他想起傳言中曹操的厲害,因為畏懼而不敢前往樊城。蔡瑁、張允多次催促前往,劉琮皆不改變主意,反而讓二人前去探路。

曹操這樣做,自然是要給劉琮一些臉色看,同時也試探一下他的真心,曹操也怕他是詐降。

劉表的心腹手下王威,見曹操如此不待見劉琮,心中甚是不平,就偷偷告訴劉琮,讓他於險處伏擊曹操,只要能抓住曹操,就能威震天下。

劉琮小孩子心性,膽小怕事,哪能做得了如此大事,又對名震天下怦然心動,不敢定奪,密告蔡瑁,差點讓蔡瑁殺了王威。

蔡瑁見劉琮不敢去見曹操,畢竟人家才是名義上的荊州之主,也不敢相強,只得與張允同至樊城,拜見曹操。

蔡瑁見到曹操,辭色甚是諂佞,有問必答,曹操大悅,當場加封蔡瑁為鎮南侯、水軍大都督,張允為助順侯、水軍副都督。

曹操要收買荊州人心,給兩人的封賞不薄,二人大喜拜謝,又代為劉琮謝罪。

對劉琮的抗命不從,曹操心中非常不喜,但畢竟荊州還在劉琮的手上,也不能苛責,免得節外生枝,就安撫道:

「劉景升既死,其子降順,吾當表奏天子,使永為荊州之主。」

蔡瑁、張允一聽曹操這話,就吃下了一顆定心丸,歸見劉琮,轉告曹操答應保奏他永鎮荊襄的話語。

劉琮聽了大喜!次日,他還是不敢獨自前往,與母蔡夫人齎捧印緩兵符,親自渡江到樊城拜迎曹操。

曹操在劉琮的引領下,領兵渡江進駐襄陽,至州牧府坐定,蔡瑁等人已經把荊州官員召集在一起。

曹操對眾人非常客氣,分封蒯越、傅巽、王粲等人為候爵,所有來人,無論官職大小,均有封賞提升,眾人皆大歡喜。

惟有劉琮永鎮荊襄一事,曹操也沒有食言,對劉琮很是勉勵了幾句,說是要等皇上的旨意。

曹操在襄陽住下,第三日就有聖旨到來,劉琮並沒有永鎮荊襄,而是被遷為為青州刺史,並沒有開府建衙的權利,而且要求即刻起程。

劉琮聞命大驚,這等於是一個虛職,和劉備的豫州牧是一個意思!再三推辭,想要留在荊州,曹操以聖旨不可違為由,不許劉琮停留。

劉琮只得與母蔡夫人同赴青州。只有故將王威相隨,其餘官員俱送至江口而回。

荊州未定,曹操殺害劉琮或許有些顧忌,但只是催讓他上任,卻沒有什麼。

在封賞劉琮之前,曹操已經把劉琮手下的官員全部封賞,就是要先把他們全部變成了自己的手下,再把劉琮的荊州牧改成青州刺史,就再也沒有人替劉琮說話了。

至於所謂的聖旨,那還不是曹操一句話的事情。如果先把劉琮改為青州刺史,很會給荊州官員一個「食言而肥」的印象,也可能就要引起其他變化了!

一轉眼,曹操在襄陽停留十餘天之久,而劉備還在往江陵進發。荀攸首先有些沉不住氣了,向曹操進言道:「江陵乃荊襄重地,錢糧極廣。劉備若據此地,急難動搖。」

曹操笑著說道:「此事我豈能不知,只是前面的道路狹窄,且路崎嶇難行,大軍難以展開,還容易被埋伏,賈文和早就安排好了探馬,反正劉備隨百姓而行,腳程不快,我們索性遠遠吊著就行了!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荀氏叔侄和劉曄、徐庶等幾個謀士,雖然不是外人,但有一個共同特點,對漢室非常顧念,要是討伐孫權還沒有什麼,但對以仁德聞名於世的劉皇叔,他們就難以下手了。

賈文和如此算計漢室宗親劉皇叔,曹操也怕他們幾個抹不開情面或者看不慣賈詡的所作所為而透露內情。

因此,曹操並沒有把賈文和的謀划透露給他們,就算到了現在,他還是含糊其辭。

正說話間,好像在印證曹操的話語,賈詡派來的探馬報告說:

「劉備帶領十餘萬百姓,日行止有十數里,這十餘日下來,只走了三百餘里,但張飛殿後,防備很嚴,難以近前,估計還有數日,就能進入當陽縣長坂坡。」

聽到「長坂坡」三字,曹操就知道,該自己領兵前去參與賈詡精心設計的那場圍殲盛宴了!

曹操立即擊鼓聚將,安排各部精選數千鐵騎,合計五萬步騎,都是精兵,星夜前進,限一日一夜,趕上劉備大軍。

因為是非常辛苦的追擊戰,曹操留下曹仁和眾位謀士守襄陽城,他親領大軍追擊劉備。

劉備不足兩萬的兵馬,保護十數萬百姓前行,一程程挨著往江陵進發。

趙雲還是領一千兵馬保護諸將的老小,張飛領三千精兵斷後。

豪門遊戲:搶來的新郎 孔明隨劉備而行,隨行保護的人馬由陳到統領,也有兩千精兵,走在隊伍的正中間。

正行間,一陣寒冷的山風吹來,諸葛亮沒來由出現一種不祥之感!

他猛然想起了長坂坡那段十餘里地的開闊地,如果被曹操的騎兵追上,前面又沒有兵馬接應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諸葛亮打了一個寒顫,想起了劉琦接應的兵馬,不由問道:

「雲長往江夏搬救兵,去了十餘天,絕無迴音,不知若何。」

劉備也有一種心驚肉跳之感,聽了諸葛亮的問話,劉備在心裡懷疑:

「莫非是因為雲長到了江夏,表現太過強勢,讓劉琦心中不快,沒有求來救兵,反而自己陷入險境?」

劉備知道關羽是寧折不彎的性子,越想越有可能,不由對孔明說道:

「敢煩軍師親自走一遭。劉琦感公昔日之教,今若見公親至,事必諧矣。」

孔明允諾,便同劉封引五百軍,先往江夏求救去了。 劉備自與簡雍、糜竺、糜芳同行。天色將晚,頂替劉封在前面開路的傅彤派人來報:

「前面到了景山,過去就是長坂坡,那是一條康庄大道,過了當陽河,不遠就是與劉琦回合的地點。」

劉備一聽,心中稍定,看到景山腳下,南面有好大一塊坡地,地勢不錯,便教軍兵、百姓,均在此山的南坡扎住。

劉備久經戰陣,紮營之前還是需要考察一番,以免夜晚被火燒水淹。

他對這個地勢非常滿意,但沒有藏身之地,這樣的地勢,唯一害怕的是被曹操的騎兵追上,那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劉備親自騎馬到了最後的隘口,見到張飛以後,鄭重吩咐道:「一旦曹操追上來,三弟要死守隘口,在高處瞭望,一定要等我方軍兵、百姓,全部過了當陽河以後,才能領軍撤退。」

張飛自然知道,這次的任務很重要,看著這個險要的隘口,不由有了底氣,拍著胸脯,保證不讓曹操一兵一卒通過關口。

星球博物館 張飛不敢大意,安排兵卒挖壕溝,放鹿角,阻止敵人偷過。

劉備一見張飛安排妥當,心下稍定。

時已至秋末冬初,涼風透骨;黃昏將近,哭聲遍野。

至四更時分,只聽得當陽河方向,馬蹄聲震地而來。

劉備大驚失色,急忙上馬查看,知道是曹操騎兵,並不是突破張飛防線以後殺至,而是從前方過來,黑暗中只見火把如繁星點點,不知有多少敵兵殺到。

好在陳到治軍頗嚴,士兵們都是兵不解甲,席地而睡。

等劉備騎馬過來,陳到早已整軍完畢,引本部精兵二千餘人,隨劉備前去外面迎敵。

在閃爍的火光中,曹兵掩至,進攻的是曹操最精銳的虎豹騎,勢不可當。

劉備和陳到領軍死戰,正在危迫之際,幸得張飛引軍至,殺開一條血路,救劉備軍望東而走。

天漸漸亮了,曹純領虎豹騎,左衝右突,把劉備萬餘精兵和十數萬百姓,都沖的七零八落。

張飛因為支援劉備,放開了後面的隘口,現在曹操的後續軍隊,正源源不斷從隘口湧入,而且有不少的騎兵,開始了驅散百姓和追殺劉備軍隊。

文聘因為輕車熟路,帶的又是自己手下的荊州兵馬,習慣這裡的道路,敢於放馬飛馳,當先殺到,攔住劉備的去路。

劉備一見文聘這麼快就反戈一擊,怒氣勃發,高聲罵道:「背主之賊,尚有何面目見人!」

文聘本來是文武雙全,品行高潔,在荊州名聲一向不錯,被劉備這麼一說,羞慚滿面,引兵自投東北去了。

張飛保著劉備,且戰且走。奔至天明,敵軍的喊聲漸漸遠去,玄德方才歇馬。

張飛與劉備收攏殘兵,手下隨行之人,止有百餘騎,兩人手下近萬人折損。

昨天還浩浩湯湯的十數萬百姓、和近兩萬人馬,並糜竺、糜芳、簡雍、趙雲等一干人等,皆不知下落。

劉備悲從中來,不由大哭道:「十數萬生靈,皆因戀我,遭此大難;諸將及老小,皆不知存亡:雖土木之人,寧不悲乎!」

正凄惶時,忽見糜芳面帶數箭,踉蹌而來,嘴裡不停地都囔道:「趙子龍反投曹操去了!」

劉備聞言,訓斥糜芳道:「子方休得胡言,子龍是我故交,安肯反乎?」

張飛一見糜芳的慘相,以為趙雲出手傷他了,也幫腔道:「他今見我等勢窮力盡,或者反投曹操,以圖富貴耳!」

劉備卻說:「三弟你也知道,子龍從我於患難,心如鐵石,非富貴所能動搖也。」

糜芳挨了劉備的訓斥,委屈的說道:「我親見他投西北去了。」

張飛問道:「子方,趙雲對你出手了嗎?待我親自尋他去。若撞見時,一槍刺死!」

對自己這個三弟,劉備也沒有辦法,連忙說道曰:「翼德休錯疑了。豈不見你二兄誅顏良、文丑之事乎?子龍此去,必有事故。吾料子龍必不棄我也。」

糜芳接著回答道:「趙雲倒沒有向我出手,反而幫我阻擋了幾個敵將,但他不往這裡來集合,反而投曹軍方向而去,如果不是投降,那就死定了!」

張飛一聽這話,一下子就明白了,肯定是糜芳仗著自己是劉備的姐夫,要求與趙雲同行,保證自己的安全,趙雲不從,反而往曹軍方向而去,糜芳心中不喜,順便打了一個小報告!

張飛心中大怒,礙著劉備的面子,不想發作,但還是鼻子一哼,不輕不重的說了一句:「糜將軍好度量!子龍費力救你,你倒誣他!」

張飛轉頭對劉備說道:「大哥,這裡太過危險,你先帶人到匯合之處等待,我在這裡等待子龍回來和收攏敗兵。」

劉備一聽有理,就要多給張飛留下些人馬,但張飛不肯,只引自己手下二十餘騎,徑至長坂橋頭等待。

張飛等了一頓飯的功夫,並沒有見趙子龍返回,只有一些敗兵過來,幾乎人人帶傷,張飛手下都是騎兵,吩咐他們前行尋找劉備歸隊。

別小看了這些戰場上倖存的步兵,他們能夠在曹操騎兵的追擊中逃得性命,哪一個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

張飛在長板橋這一等,收攏了上千殘兵,後來都成為了劉備軍中的骨幹,讓劉備軍隊很快就強大起來!

張飛隱隱聽到了曹軍的追殺聲,憑自己這二十餘人,可抵擋不住,到時別說救人,自己脫身都難了,但也不能放棄趙雲這員大將和那些浴血奮戰的軍士。

張飛游目四顧,見橋東有一帶樹木,心生一計:教所從二十餘騎,都砍下樹枝,拴在馬尾上,在樹林內往來馳騁,衝起塵土,以為疑兵。

張飛卻親自橫矛立馬於橋上,向西而望,接應敗兵過橋。

趙雲自四更時分,一直率軍與曹軍騎兵廝殺,往來衝突,殺至天明,尋不見劉備,又失了包括甘夫人、糜夫人在內的一眾家眷。

趙雲心想:「自己將主公家小和一眾同僚的家眷都弄丟了,有何面目去見主人?不如去決一死戰!」這才謝絕與糜芳同行,反而向曹操軍中突進,想要找到他們。 趙雲回顧左右,只有三四十騎相隨。但他毫不畏懼,領軍在亂軍中尋覓,二縣百姓號哭之聲震天動地;中箭著槍拋男棄女而走者不計其數。

趙雲發現有被俘虜的敗兵和家眷,就解救出來帶在身邊,到了一定數量,就派人指引到長板橋。

趙雲不停尋找,家眷收攏了十之八九,又救了簡雍、糜竺二人,趙雲親自送到長板橋,和張飛打個招呼。

張飛自然不會誤會,還是在橋上橫槍立馬,等待趙雲和其他人等過來。

有了張飛的接應,趙雲膽氣益壯,連忙反身繼續追尋失散的家眷和將士。

此時,趙雲已經是孤身一人,終於從重傷的糜夫人手中救得劉禪而回。

曹操在高處觀戰,發現趙雲在大軍中往來衝突,所向披靡,他的「愛才癖」發作,傳令不準放箭,要求生擒趙雲。

這才讓趙雲在長坂坡殺了七進七出,還能全身而退,成就了常山趙子龍的赫赫威名!

在最後突圍時,趙雲單人獨馬,懷抱阿斗,直透重圍,砍倒大旗兩面,奪槊三條;前後槍刺劍砍,殺死曹營大小將領五十餘員。

趙雲殺透重圍,脫離敵陣,血滿征袍。

趙雲得脫重圍,望長坂橋而走,只聞後面喊聲大震,原來是文聘仗著路途熟悉,當先引軍趕來。

趙雲到得橋邊,人困馬乏。見張飛挺矛立馬於橋上,趙雲高聲喊道:「翼德援我!」

張飛一看趙雲回來,側身讓趙雲過去,嘴裡喊道:「子龍速行,追兵我自當之。」

趙雲縱馬過橋,行二十餘里,見玄德與眾人憩於樹下,連忙下馬參見。

趙雲滿身血污,喘著粗息而說道:「趙雲之罪,萬死猶輕!糜夫人身帶重傷,不治身亡,雲只得推土牆掩之。懷抱公子,身突重圍,賴主公洪福,幸而得脫。適來公子尚在懷中啼哭,此一會不見動靜,多是不能保也。」

趙雲解開護心鏡一看,護在裡面的阿斗睡的正香,趙雲高興地說道「幸得公子無恙!」雙手遞與劉備。

劉備接過,並沒有查看劉禪的情況,而是隨手遞給衛士,趕緊檢查趙雲身體,見他身上並無傷口,說道:「幸得子龍無恙,為這孺子,幾損我一員大將!」

見劉備如此看重手下大將,陳到、傅彤等一干手下,都非常感動,覺得就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

……

……

文聘引軍追趙雲至長坂橋,只見張飛倒豎虎鬚,圓睜環眼,手綽蛇矛,立馬橋上,又見橋東樹林之後,塵頭大起,疑有伏兵,便勒住馬,不敢近前。

正在那兒猶豫,夏侯淵、李典、樂進、張遼、張郃、許褚等陸續來到。

看見張飛怒目橫矛,立馬於橋上,夏侯淵還好,其他將領都曾經被孔明火燒,又恐是他的計策,加上張飛勇冠三軍,都不敢近前。

在場的眾將,以夏侯淵的職位最高,要是別人,夏侯淵也許就不信邪,帶頭衝殺了。

一看守住長板橋的是侄女婿張飛,也不好意思一見面就打打殺殺的,還往後退了數十步,免得讓張飛看到以後誤會,然後扎住陣腳,在橋的西面一字兒擺開,並使人飛報曹操。

曹操聞知,急忙上馬,從陣后趕來,抬眼觀看,只見張飛睜圓環眼,橫矛立馬,堵住了長板橋。

張飛在橋上,隱隱見后軍青羅傘蓋、旄鉞旌旗來到,料得是曹操心疑,親自前來察看。

曹操急令去其傘蓋,回顧左右曰:「我向曾聞雲長言:翼德於百萬軍中,取上將之首,如探囊取物。今日相逢,不可輕敵。」

話音剛落,張飛在橋上厲聲大喝道:「我乃燕人張翼德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聲如巨雷。

長板橋下的當陽河,有一個大水潭,從昨夜四更到今天下午,整個長坂坡都在打打殺殺,動靜可不小,河裡的大小魚群受驚,全部躲在這水潭之中。

張飛這一聲巨吼,驚動了水潭裡的魚群,爭先恐後向上游逃逸,整個河水都被帶動,滾滾往上,就如同河水倒流!

曹操見張飛如此氣概,頗有退心,又遠遠望見河水倒流的異象,出於對上天的敬畏,他回馬而走,諸軍眾將一齊望西奔走,一時棄槍落盔者,不計其數,人如潮湧,馬似山崩,自相踐踏。

曹操因為這次出征之前,為了穩定朝堂,他又找借口殺了幾個包括孔融在內的幾個朝官。

他這等隨意殺人的行徑,有違天道,這次妄起刀兵,有干天和,在他的內心深處,也有些畏懼上天懲罰。

曹操畢竟不是等閑人物,突然見到河水倒流的異象,心神一亂,才下意識地轉身而逃,後退了數里之後,定住了心神,就控制馬匹,慢慢停了下來。

眾軍士不明所以,稀里糊塗跟隨大隊後退,在眾將領的約束下,也恢復了隊形,曹操乃令張遼、許褚再至長坂橋探聽消息。

曹操這次南征,本來就是賈詡的建議,一直也是他在謀划,可以說算無遺策。

賈詡首先從韓嵩著手,分化劉表手下的官員;其次是利用兄弟爭位,順利把蔡夫人拉倒曹操陣營,然後稍微動了一點手腳,相助劉琮上位,兵不刃血就幾乎佔領了整個荊州。

這次賈詡的謀划可以說非常成功,曹操也非常滿意!

但賈詡還是不滿足,這還不是他計劃的全部,因為曹操一直以來,對劉備非常忌憚,所以賈詡準備把劉備徹底打得趴下,永絕後患。

經過深思熟慮,賈詡的謀划,不可謂不周全,諸葛亮初來乍到,連自己的對手都不知道是誰,落到下風是在所難免的!

引導劉琮投降的布局完成以後,賈詡還不滿足,他在劉備從新野撤退就開始算計,先是想引誘他順勢佔領襄陽,然後裡應外合全殲劉備軍。

誰知道劉備是真正的愛民,因為不願意擾民,把一個唾手可得的一個襄陽城,輕輕地放棄了!

諸葛亮雖然對襄陽城的反常情況有所懷疑,但並沒有識破賈詡的計策,是劉備憑運氣躲過了一難。 賈詡雖然對諸葛亮不了解,但因為徐庶把諸葛亮傳得神乎其神,劉備不進襄陽城,在他看來,這是諸葛亮識破了自己在襄陽城內設伏的計策。

好在賈詡也沒有指望一個計策就能奏效。他已經把諸葛亮看成了勢均力敵的對手,後面的謀划,變得更外小心起來。

以賈詡的能力和目前漸趨明朗的形勢,料准劉備下一步行動並不難,他提前花了很大力氣,偷偷把八百虎豹騎運動到長坂坡。

果然,劉備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虎豹騎在長坂坡半夜發動攻擊,把劉備軍打的七零八落。

但還是人算不如天算,雖然偷襲給劉備軍隊的殺傷很大,但絕大部分都是無故老百姓和那些普通兵卒,稍微重要一點的人物全部漏網。

賈詡定計以後,他並沒有跟來,而是跟隨夏侯惇到了宛城,準備應對西涼的變局,那是他熟悉的家鄉。

賈詡悄悄離開,主要是不想貪功,但也不想背鍋!他對劉備超強的逃跑能力,也是非常佩服的,內心覺得這次長坂坡伏擊,未必就能把他打倒!

果然不出所料,即便在虎豹騎的突襲下,劉備還是全身而退,連夜跳出了曹軍的包圍圈,留下的都是普通士卒和老百姓。

張飛獨擋長板橋,見曹軍一擁而退,他本來就是虛張聲勢,自然不敢追擊,看著曹操黑壓壓的大軍,就算是張飛也有點心裡打鼓,不由萌生退意。

張飛迅速喚回在小樹林里的原隨二十餘騎,解去馬尾樹枝,令將橋樑拆斷,然後回馬欲走,卻見迎面來了一人一騎。

張飛定睛一看,原來是分別已久的知己好友馬謖。

他大喜過望,縱馬過去問道:「幼常何時至此?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想煞哥哥了!」

馬謖看到張飛高興的表情和疲倦的神情,心中也有一點歉意,因為他明明知道劉備會在長坂坡慘敗,但他還是沒有辦法提前告訴他們,因為馬謖自己也不能肯定。

雖然不能提前透露出來,但馬謖還是提前做了準備。

他在開始訓練騎兵和投槍的時候,就已經是在準備今天的事情,經過深思熟慮,才定下了這個應對之策。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