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鯉農場還真免費送,那一筐筐翡翠黃瓜,就這麼限領。拿著黃瓜的人吃了一口,就興奮的不得,畢竟這以前可是吃不到的好玩意,鳳縣的小白樓一根就好幾百,光聽過根本就沒有吃過。

而此時的綠風農場,當然也得到消息了。韓龍穿著白大褂走進農場後面的實驗室當中,裡頭正有七八名人員正在調試著什麼。

「怎麼樣?翡翠黃瓜已經徹底穩定下來了吧?」韓龍對著從D市專門請來的科研人員問著,韓龍為了能夠研究出翡翠黃瓜,可是貸款三百萬,專門請了基因專家出手。

「如果光靠基因,是無法培育出這樣的黃瓜。翡翠黃瓜蘊含的營養太強了,不過通過一部分嫁接,韓經理你也看到了,三畝地翡翠黃瓜已經徹底嫁接出來。並且通過我們的快速劑,縮短的培育周期,這次的一部分無土摘培十分成功。」

戴著口罩的男子十分興奮,這次事情結束已經準備帶著樣品返回實驗室當中,好進一步研究翡翠黃瓜。

那就好,聽到專家的話,韓龍興奮看著瓶罐當中的各個形態的黃瓜苗。而這時候手底下的人,拿著電話,來到韓龍身邊。

韓龍掃了一眼,趕緊諂媚的接過,對著電話那頭的肖八爺興奮說道:「八爺,你有什麼事,你就直接吩咐,楊柏已經徹底慌了,黃瓜都免費開始送了,哈哈哈哈,他這個二愣子,根本就什麼不懂,這時候免費送翡翠黃瓜,就是給我宣傳的。」

「韓龍,我只關心你的黃瓜跟楊柏一不一樣?」肖青山冷冷的聲音,讓韓龍一個激靈。趕緊指天發誓道:「放心,八爺,樣品也給你送過去了,你應該知道,除了味道稍微差一點,功效上應該有一定的差別,不過總體上我們的翡翠黃瓜還是不錯的。」

「是嗎?那就好,翡翠黃瓜這個商標你已經註冊了,看來你果然有準備。金鯉農場的已經被我封鎖下,多麼好的機會,我一定要讓那個二愣子明白,殺人有時候是不見血的,哈哈哈。」

肖青山的話,再次讓韓龍低下頭來,這一次跟肖八爺的合作,韓龍也是忐忑的,自己完全賭上身家性命,要不是用了手段還真的研究不出來翡翠黃瓜。

「楊柏,我們走著瞧吧,你欺負我的每一次,我都會記住了。我會讓你重新成為窮光蛋,我讓你跪倒在我的眼前,我要收購你的金鯉農場,哈哈哈。」

韓龍放下電話,興奮的大笑起來,而此時的身後的人,趕緊再次說道:「經理,他們這麼免費送,我們這幾天的諮詢電話也多了起來。」

「那是,我們的廣告已經鋪天蓋地,我會讓所有人知道,翡翠黃瓜是我們的,哈哈,什麼狗屁的金鯉農場,免費送,我讓你們免費送。」

韓龍已經朝著黃瓜基地走去,看著先出來的三畝翡翠黃瓜異常的興奮,這裡的每一根都是上百的價錢,這可多少錢了,如果都賣出去,韓龍就會有上千萬的收入,這簡直讓韓龍興奮的想要嚎叫。

「楊柏,哈哈,我看你怎麼辦?沒了翡翠黃瓜,你得罪了肖八爺,還有葉家,你們農場會一日不如一日。等我預售會上簽訂合同,哈哈,我會請你過來,看看什麼是飢餓營銷。」

「去,給楊柏送個請帖,請他後天參加我們的預售會。」 「不過當時的陽光,肯定不是這玩意兒散發的。當時那太陽還要高一些,如果就這光芒強度,可沒有當時的那個效果。」

聽到二青的話以後,姜辰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加了一句。

「嗯。」

聽完姜辰的話,二青認同的點了點頭。

當時的陽光可是跟白天的太陽光照射的感覺沒什麼區別,眼前這個火球,可達不到那種效果。

「老大!」

正在姜辰兩人在這裡對著半空中的火球評頭論足時,一個熟悉的女聲突然響起,直接拉回了姜辰的注意力。

「冷月?」姜辰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只見一個貌美女子直接一臉喜意的朝自己奔跑過來,姜辰頓時笑了起來。

這不是冷月又是誰。

女人就要狠 「你沒事吧?」

待到冷月來到身邊,姜辰立馬關懷的詢問道。

冷月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什麼事,然後便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警惕的眼神投向了姜辰身前不遠處的五個人。

冷月的這一聲呼喚,讓姜辰把注意放回了地面,姜辰這才看向最開始發出聲音的那個人。

看著這個有些熟悉的面孔,姜辰卻有些想不起這人到底是誰。

「怎麼?不認識我了?」

年輕男子看著姜辰的樣子,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翹。

剛才姜辰哥二青沉迷於觀察半空中的火球,無視了他的時候,他也沒有生氣,只是默默等待。

現在看著姜辰一臉的疑惑迷茫,一副認不出他的模樣,他也只是笑了笑。整個人給人的映像,就像是優雅紳士一樣。

看著男子這個樣子,姜辰反而更迷茫。

「我可不記得自己得罪過這樣的人啊。」

姜辰輕聲嘟囔,腦海中的疑惑更甚。

按理說,像年輕男子這種性格的人,應該很容易當姜辰的朋友才對。

但是姜辰不記得自己有這樣的朋友,再加上看著這人背後的劉勇和漢斯兩人,他一下子便明白眼前這個男子應該是自己的某個仇人。

但是姜辰疑惑的就是這個,他根本就記不起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能不能給個提示?」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后,姜辰便直接厚著臉皮出聲詢問了。

「姜先生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年輕男子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他身後的劉勇突然開口道。

「我倒是覺得有些眼熟,但是我還真的不記得你老大是誰。」

姜辰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說道。

他是真的認真想了,但是真的想不起來了。

看著年輕男子的面孔,姜辰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也許自己當初認識這個年輕男子的時候,這個人年紀還小,在自己失蹤的這幾年,男子長大了,所以樣子便有了一些變化。

姜辰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推斷應該沒錯,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姜辰覺得男子的面孔和聲音都有些熟悉,但是他卻記不起來了。

「別賣關子了,你直接攤牌不好嗎?非得讓我猜猜猜,我可猜不出來。」

姜辰眯著眼睛再次打量了年輕男子一眼,然後頗為無語的說道。

「我家隊長,他姓袁,幾年前你們在蓉城見過。」

聽到姜辰的話后,劉勇先是眼神示意詢問了一下年輕男子,待到男子點了點頭以後,他才開口回答道。

「袁?幾年前蓉城……」

姜辰聞言陷入沉思,腦海中早已被封塵的記憶,突然又被他重新翻找了出來。

「袁言泓?」

姜辰的腦海里突然浮現這個一個名字。

「姜先生終於想起我了啊,這讓我簡直是喜不自勝啊。」

聽到姜辰叫出自己的名字,男子直接笑了起來。

不過姜辰看著男子臉上的笑容,卻不禁覺得有些彆扭,因為這笑容實在是有點假,越看越假。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啊。」

姜辰再次認真打量了一下袁言泓,然後臉色古怪的回答道。

本來他還以為眼前這個是什麼厲害的人物,結果沒想到是當初的那個紈絝。

當時姜辰第一次遇到眼前這個人時,便好好的教訓了一下這個人的手下,不過後來卻差點被人給暗殺弄死了。

現在想想,那個人很有可能便是得到了眼前這個人的授意。

所以姜辰對這個熟人的感官並不算好,哪怕這個人如今看起來像個優雅紳士。

其實姜辰誤會了袁言泓,當初袁言泓並沒有派人追殺過姜辰,追殺姜辰的是另一伙人。

只是姜辰剛好撞上了,反而吸引了另外一伙人的注意。而且後來姜辰也遇到了暗殺他的那個人的同夥——雲從舟一行人。

不過由於姜辰並不知道這些內情,所以他現在看著眼前這個嘴角含笑的袁言泓,是越看越討厭,越看越想把其暴打一頓。

「當初見你的時候,你毛兒都沒長齊,現在倒是還有出息了啊。」

由於對袁言泓的感官並不算好,所以姜辰說起話來,頗有些夾槍帶棒的意味。

「哼,你嘴巴最好放乾淨點!」

姜辰的話音剛落,袁言泓身後站著的劉勇突然黑著臉威脅道。

「嗯?」 本是不相見,卻嘆此緣匪淺 姜辰聞言一笑,「我怎麼不尊敬他了?」

「我這是在誇他長大了,你曲解我話的意思,看來你的想法不純啊,你是不是早就想罵你老大了?」

「你……」

在聽到姜辰的這一番話后,劉勇的臉色瞬間大變。

然後劉勇便直接黑著臉朝著姜辰走開,一副打算動手的樣子。

不過他的腳才剛動,便直接被袁言泓給伸手攔下。

「這麼多年過去了,姜先生還是老樣子。」

袁言泓的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似乎並沒有把姜辰的話放在心上,頗有點笑面虎的意思。

「我可不是老樣子,我當然變了,你沒發現嗎?」

聽到袁言泓的話以後,姜辰突然笑著說道。

「哦?」袁言泓聞言奇道,「怎麼講?」

「你看我的樣子,可比以前還要帥多了啊,怎麼可能沒有變化呢?」

「噗嗤……」

姜辰的話音一落,一個女子的笑聲便突然響起。

這讓姜辰倒是有些尷尬起來,不過他臉皮厚,瞬間便不放在心上了。 不去!這是顧忘的第一想法,他不想再和那個黛兒再有任何的瓜葛,他只想趙以諾在一起過著屬於自己的小日子,可是他又怎麼會知道,這所謂的小日子,背後又有很多人在不停地攪亂。

「我今天晚上有事兒,你替我去吧。」顧忘的語氣里有一絲不悅。

這是什麼話?人家黛兒邀請的是他!山貓的臉上,一陣為難。

「怎麼?你不願意?」

當然不願意!要知道,周陽以前就警告過自己,必須遠離黛兒。

「大哥,你要是真的不想見她,直接告訴她好了。」山貓不好意思的嘀咕著。

顧忘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人,希望得到一個解釋。

「那個,周陽不讓我和黛兒小姐聯繫。」山貓低下了頭,表情有些愧疚。

頓時,顧忘明白了,周陽這是吃醋了,看來她還挺在乎山貓,這一點,倒是讓人欣慰。

「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工作吧,我來解決。」顧忘沖著他揮了揮手。

等等!中毒事件,會不會和黛兒有關係?顧忘突然謹慎起來,不對,黛兒剛回國,怎麼會有時間?

一切以證據為主。

顧忘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去。他沒有去見趙以諾,也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醫院。

婦人知道顧忘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也不會對他做出什麼太過分的事情,只是臉色很不好的問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來看看您的女兒。」顧忘笑了笑,小聲回答,緩緩走到床前,仔細觀察著床上的人的一切。

突然,他的眼睛亮了,像是發現了什麼。

「她醒了?」顧忘試探性的問道。

「沒有啊。」婦人立即慌張的回答。

婦人在撒謊!顧忘看著面前的人,眉頭漸漸皺了起來,床上女人的手指甲上還殘留著些許沒有來得及清洗的桔子汁!她一定醒了!

再走那青春 「你們所有的醫藥費和營養費,都由我來出。」顧忘緊接著堅定的說著。

「哦。」婦人點了點頭,簡單回應著,撇了一眼床上的女兒。

「都已經昏迷了這麼多天了,她怎麼還沒有醒過來?」顧忘目不轉睛的盯著床上人的面孔,故意自言自語。

很明顯,床上的人雖然一直閉著眼睛,但是她的眼珠子卻是轉了幾次,這一次,顧忘更能確定她已經醒了。

「家屬,來領葯。」一個護士走過來,對著婦人溫柔的說著。

婦人立即離開病房,緊隨護士走向藥房。

看著遠去的背影,顧忘將兩隻手放在背後,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趴在女人的耳邊,輕聲問道:「說吧,是誰讓你這麼做的。」

床上的人微微反應了一下,但卻沒有睜開眼睛。

「我知道,你已經醒了,所以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我會保你周全。」顧忘的聲音聽起來很有魔性,漸漸地,床上的人睜開了眼睛。

「麻煩你先把門關上。」接著,她又閉上了眼睛,生怕被別人發現自己已經清醒的事實。

顧忘看了看門口,立即關上門。

「你怎麼知道我已經醒了?」

顧忘什麼也沒說,只是指了指她的指甲,頓時,床上的人明白了一切,看來,他也是一個不可得罪的高手。

「好,我可以告訴你事情的真相,但你必須保證我和我媽安全。」

「沒問題!」顧忘保證。

而後,女人便開始了一段回憶……

此時的趙以諾,還在花店裡收拾,忙碌著。

「咚咚咚!」有人敲門。

奇怪,今天不營業啊!趙以諾一邊走出去,一邊疑惑著,可是當她看清楚那些敲門的人的時候,她慌了。

沒錯兒,是一些好事之徒!

「趙以諾,開門!你有本事害人,卻沒有本事承認。」

「是啊,明明你就是殺人兇手,卻讓林夫人為你頂罪!」

「白眼狼!黑心戶!!」

一瞬間,她被貼了多個標籤。

我不是白眼狼,我不是黑心戶,趙以諾雙手抱著自己的腦袋,虛弱的嘀咕著。那一張張猙獰的面孔,一個個冰冷的聲音,還有一雙雙透著殺氣的眼睛,讓趙以諾有些喘不過氣來。

她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面前的狀況,她的腦海里只有顧忘的身影,可是此時,那個心愛的人卻不在她身邊。

「咚!」突然,幾個年輕人竟然拿起路邊的石頭直接扔向花店。

趙以諾看著這一幕,眼睛里透露出一股驚恐,怎麼辦?她徘徊在前台,很是神傷。

「出來!」

「對啊,趕緊出來!」

外邊的人叫囂的很是厲害,很快,門口聚集了越來越多的路人,可是卻沒有人為她說話。

「住手!」突然,一股熟悉的男人的聲音傳到趙以諾耳邊。

是凌辰!

趙以諾獃獃的看著不遠處的人,表情放鬆了一些。

「如果你們再這樣繼續鬧下去,我就直接報警了。」說著凌辰便拿出手機,裝作要撥電話的模樣。

「你還真是好笑哎,我告訴你,就算你報警,那些警察也不會抓我們,是她趙以諾犯錯兒在先。」

面前,又陷入一場混亂之中。

這些人,還真是卑鄙齷齪啊!凌辰看著面前的人,緊攥著拳頭,表情很是兇狠。明明事情還沒有搞清楚,他們就在這裡如此蠻不講理的找茬!究竟是這個地方的治安不好,還是居民素質太差?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