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員微笑道:「這位先生不要著急,這兩人是分開拍賣的。」

「哪裡來的土鱉,當這是菜市場買菜呢?還買一送一。」

拍賣員保持著職業的專業素養,「先生要是有這個實力一起拍下也是可以的。」

顧柒捂著胸口,「還有這種操作呢!」

新一輪的競拍開始,顧浣已經拿著刀放在自己的手腕,「柒爺,你要是再拍,我就割腕自盡。」

「要是不夠的話,我也以死明志。」鄔湄也不同意這個敗家娘們。

顧柒見競拍價已經提到了四千萬,她著急壞了。

她轉頭看向身邊的男人,之前他說他是第一次上來,從頭到尾,不管男女他都沒有動心。

就連這樣的絕色美女他都沒有叫過一聲價,顧柒打量了一眼男人的穿著。

不管了,他應該是個好男人,給他總比其他禽獸的好。

她一把抓起了男人的手舉起號碼牌,「一個億,他出。」

男人:「……」

他能號碼牌砸死這隻該死的麻雀嗎!

顧柒在他耳邊道:「老哥幫幫忙,有錢了我會還給你的,這兩個小姑娘太可憐了。要不你先拍回去,就算不動放著也好看啊!」 什麼叫擺著不動也好看?她是花瓶嗎?雖然好像長得是有幾分姿色。

可他上船來也不是為了做這種事,他對男女之事沒興趣,更不可能要這上面的女人。

顧柒見他猶豫,「老哥,你看看小姑娘哭得多可憐啊,你就發發慈悲,看你也是個不差錢的,救救小姑娘吧,我代表小姑娘謝謝你了。」

一億多倒是不多,不過他能拿去做很多事情了,至於將錢花在這種事情上?男人眼眸略冷。

周圍的人已經起了意見,「臭小子,你別在這渾水摸魚,要叫價也是別人親自叫價。」

「就是,你要在這哄抬物價,管理何在,還不趕緊將他叉出去,看他的樣子那一億也是拿不出來的,還不如重新拍。」

「對,叉出去,這個小混蛋就是來搞笑的。」

其他人都不想對上顧柒這個愣頭青,不管別人叫什麼價格,她都會出更高的價格壓下去。

他們最害怕這樣的人,上船是為了找樂子,但也不代表自己的錢是大風刮來的。

這上面的女人男人都只是玩物,既然是玩物,誰又會捨得花大價錢?

穆南樞眸光一冷,招了招手,阿旺立馬過來。

場面越來越混亂,那些想要得到女人的男人們一個個都恨不得推翻結果重新拍。

大家同仇敵愾一致對外,紛紛嚷著要將顧柒給叉出去。

顧柒叉著腰,「你們這些老東西,人拍了就是小爺的,想要就出十個億啊!」

明知道他們捨不得,顧柒故意這麼說。

「坐地起價,奸商!」

「說得你自己好像不是一樣,沒錢就別說話。」

「你還沒有付錢,管理員,結果不算,我們重新再拍一次。」

「把他叉出去。」

「對,叉出去。」

大家義憤填膺,很快保安就帶隊過來了。

「把誰叉出去?」

「她!」叫得最凶那人得意洋洋道。

「帶走。」為首的保安隊長直接帶走叫囂那人,「從今天起,永遠剝奪你上船的資格,現在請你下船。」

男人都懵了,「不是應該叉走他才是么?」

「你擾亂秩序,違反規矩,我們已經安排好快艇馬上送你離開。」

「你有什麼資格讓我走?我可是這船上的高級會員,叫你們老闆過來。」

「抱歉,你還不配見我們老闆,勸你現在就離開,要是晚了,我家老闆生氣,你想走就走不了。」

男人當然不信這個邪,「呸,不就是一個黑船,知道我是誰嗎?」

說著他將臉上的面具一摘,「實話告訴你們,老子也是道上混的,青龍你們認識吧,是我哥。」

上這艘船的人有個規矩,那就是戴著面具,船上的人職業有很多。

有商人,有政要,也有道上的人。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很多人都不想露臉,就是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穆南樞冷冷一笑,「青龍是么?那就斷了他的尾。」

「先生,要動青龍?」

「我記得上個季度的分成他只給了三成。」

「是這樣沒錯,不過他上個季度……」

「既沒按照規矩來,就按照規矩動手。」

「是,先生,那青龍這個弟弟如何處理。」

穆南樞把玩身上佩戴的玉飾,慵懶道:「既然那麼喜歡將人叉出去,那就叉出去喂鯊魚吧。」

阿才和阿旺對視一眼,那人不過說了顧柒一句,這先生不僅要他的命,還連累青龍。

可見這顧小哥在先生的心裡有多重,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讓先生護短成這樣。

阿旺對著耳麥里的人說了幾句,隊長臉色一變,繼而對那囂張的人道:「先生,現在你不用走了。」

那人還一臉得意,「早這樣不就好了,要是得罪了我哥,我哥分分鐘搞定你們。」

「不,先生你誤會了,我們老闆的意思是將你丟入海中餵魚,將他捆起來。」

「什麼!你們竟然敢!我哥是青龍!」

「呵,在這裡,只有我們老闆說了算,青龍又算什麼?拖出去。」

「放開我,我要見你們老闆。」

「你還不夠格,對了,剛剛老闆吩咐了,在他身上多劃幾刀,鯊魚喜歡血腥。」

顧柒看到那人被五花大綁,猶如畜生一般被刀割,這種血腥的畫面。

顧浣抓住了她的手,「柒爺,好可怕,我不想呆在這。」

「別怕。」顧柒到底要淡定許多。

雖然有很多人,場中卻無一人給他求情,上船就要經過精密的儀器檢測,不能攜帶任何武器。

那人就像是案板上的魚肉,毫無還手能力。

很快他就被拖了出去,無一人敢去看,大廳中也是一片安靜,聽到重物墜海之聲。

好可怕……

顧浣嚇得瑟瑟發抖,「柒爺,我想下船。」

「乖,別怕,我們沒事的。」顧柒雖然沒說什麼,她的心中已經給自己提了一個醒。

很顯然老闆就在船上,她們所有人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得很清楚。

她絕對不能做出太過出格的事情,否則就會和那人一樣的下場。

可是她怎麼有一種感覺,覺得那個老闆做事風格和穆南樞很像。

那人在這船上?應該不太可能吧,他要是在又怎麼可能放走自己。

不過顧柒總有一種被人保護的感覺,這人也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不就是說要趕走自己,居然喪了命。

「各位很抱歉剛剛發生了一點小插曲,咱們競拍繼續,剛剛這位先生已經叫價一億,還有人追加的嗎?」

發生了剛剛那樣的事情,誰還有心情,每個人都如履薄冰。

都說這黑船背後的老闆勢力極大,沒想到竟然大到這個地步,連青龍都不在眼中。

「沒有的話那麼這位先生就是競拍得主了,兩位先生請跟我過來辦理手續。

顧柒很快又恢復了生龍活虎,爽快的結帳,看到男人也付賬完畢。

她悄悄湊著腦袋去看了一眼男人的簽名,南宮離。

在他耳邊道:「老哥,你是南宮家的人?」

南宮離沒想到她看到自己的簽名,頓時有些惱怒。

「你是誰?」

「我啊,可是你的一個老朋友。」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顧柒神秘一笑。

雖然她戴著面具,但嘴卻是露出來的,南宮離總覺得她這抹笑容很熟悉,彷彿曾經在哪見過似的。

十多年前,顧柒跟著爸爸去南宮家拜訪,那時候兩人便見過一面。

南宮家和顧家向來交好,顧柒當天穿著一條很美的公主裙,乖巧的跟在顧爸爸身邊。

誰知道一轉眼她就溜到院子里,發現院子里有一隻很漂亮的孔雀。

當南宮離出現的時候,那隻可憐的孔雀已經被拔了一堆的毛。

這是他從小養大的寵物,可想而知南宮離有多憤怒,兩人的梁子便結下了。

當時顧柒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便揚起嘴角燦爛一笑。

「離哥哥,你長得這麼好看,生氣就不好看了。」

南宮離看著身邊的少年,老朋友?他的印象中可沒有這樣一個老朋友。

知道他的身份之後顧柒大膽了很多,南宮家的事情她很清楚。

顧爸爸天天在她耳邊念叨著他還沒有成家,想要顧家和南宮家聯姻。

還說等顧柒再大點,兩家就訂婚,可以說南宮離是顧爸爸定好的未婚夫。

顧家和南宮家都有這個意思,就是看兩個孩子的意思。

從監控器里看到顧柒對南宮離微笑的畫面,穆南樞覺得很刺眼。

這邊他們已經將南宮離的身份給了他,穆南樞看完只有一個反應。

不管顧柒喜不喜歡,他絕對不會給兩人任何發展的機會。

「阿旺,給我做件事。」

阿旺附耳過來,有些驚訝,「先生,這……」

「有意見?」「沒沒沒,我馬上就去。」 知道南宮離的身份以後,顧柒顯然更加放肆。

說實話雖然顧爸爸老是在她耳邊叨叨說南宮離有多優秀,但她壓根就沒有一點感覺。

在遇上穆南樞之前,顧柒對任何男人都是當兄弟處。

偏偏一個穆南樞讓她動了心,亂了情。

平時這個點他都在書房裡不知道忙什麼,每天晚上都是自己睡著了他才回來。

除了將自己抱在懷中,他並不會做什麼。

他的體溫偏低,她就很喜歡抱著他睡,涼涼的。

當顧柒意識到自己在想穆南樞的時候趕緊搖了搖頭,說好永遠不再回來,不會再和他見面,怎麼又無緣無故想到了他?

「兩位,你們可以領走你們的拍賣品了。」

籠子中有兩個一模一樣的少女,雖然長相一樣,但熟悉了就會發現兩人還是有所不同。

例如見兩人過來,一個少女就將另外一個護在了身後。

一人眼神就像是慌亂的小白兔,另外一人雖然害怕,在害怕中卻有一些頑強。

顧柒一眼就看中前面的那個倔強少女,她托起了少女的下巴,「以後你就跟我了。」

那輕佻的模樣,少女狠狠咬了她一口。

「啊,好疼,你屬狗的嗎!」

「柒爺,你有沒有事?都流血了。」顧浣看著一臉心疼。

「你這女人怎能如此不知好歹,要不是我家柒爺救你,你就等著被臭男人……」

「小浣熊,別生氣,嚇壞了小姑娘就不好了,小姐姐,我牽你出來。」

少女不依,顧柒倒也不著急,「你不願意跟我走,那我就把你賣給別人吧,畢竟買你花了我一個億呢。」

「混蛋!」 走馬殿 少女低聲罵了一句。

面前這個少年雖然看不清楚臉,卻一副痞氣的樣子,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我數到三,你要是不出來,我可真賣了,一……」

少女很害怕也很糾結,她身後的妹妹還楚楚可憐的看著她。

兩人根本就沒有機會選擇,不是他,還有其他人。

「姐姐,你快去。」妹妹將她推出來,她直覺至少比起那些男人,這個少年也許沒有那麼壞。

顧柒伸手攬過她踉蹌的身體,穿了增高鞋的她足足比赤腳而立的少女高了半個頭。

「放心吧,跟了我我會好好對你的。」

這句話怎麼都像是登徒子對小白花的台詞,這句話便真的是讓這個少女記了一輩子。

她永遠都記得面前這個戴面具的少年,嘴角笑容是那麼燦爛。

顧柒將她交到一旁鄔湄的手中,拉著南宮熏走到一旁。

「南宮老哥,我警告你,這小白兔我可要了,你不許趁人之危,等我手頭寬裕了我就連本帶利還給你。」

南宮離漠然的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清澈無比,並沒有骯髒的東西。

這個神秘少年似乎並不是為了那種事才拍下的,為了救人花一個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放心,我對她沒興趣,我是個生意人,替你照看多久就會收多少錢。」

他向來以生意為主,這次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這隻麻雀一說他鬼使神差就真的拍了下來。

「哼,大奸商!」

「說的你好像不是一樣。」南宮離越發覺得這個少年熟悉。

顧柒將那個膽小的丫頭拉出來,「喏,他是個好男人,不會動你的,要是敢動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

南宮離冷冷問道:「你究竟是誰?」

「等我手頭寬裕將她贖回來你就知道了,你可要好好照顧她,瞧這小可憐多可憐,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聽她的口吻,覺得她不像壞人,小聲回答:「我叫悠悠。」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