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葉浪此話,鄧於盤心中一喜,急忙點頭,然而,突然感覺一道冷冽的目光看著自己,回過頭,發現正是楊涵,當即一哆嗦,急忙搖頭「葉先生開玩笑了,這頓飯算我請您的,以後您每天來都沒問題,我買單!」

「此話當真?」

葉浪眼前一亮,看著鄧於盤說道,鄧於盤心中突然咯噔一下,按照這情況,一頓飯二十萬,每天來?自己買單?開什麼國際玩笑,家裡有礦也玩不起啊,但奈何事已至此,鄧於盤只能咬牙道「當真……」

「哈哈,爽快,沖你這句話,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明天錢絕對會送到!」

葉浪哈哈一笑,拍了拍鄧於盤的肩膀,鄧於盤擦著額頭的冷汗,吞了一下口水!

「行了,狗蛋,你該忙你的忙你的去!」

葉浪擺擺手對著鄧於盤說道,鄧於盤點頭了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楊涵,悄悄的鬆了一口氣,旋即轉身躬身退下!

而蘇霸霸卻偷偷的竄了上來,低聲說道「你這孫子,你是不是傻?腦袋被驢踢了?那可是二十萬啊,人家不要了,你非要給?說好啊,我沒錢,要錢沒有,要命更不給,你看著辦吧!」

葉浪狠狠的瞪了一眼蘇霸霸,忍不住氣道「馬蛋,那還不是你鬧的,你好意思說……還有,你以後跟我說話,別每次都像是罵人好不好?」

「我景泰發誓,不報此仇,我誓不為人……」

景泰咬牙切齒的嘶吼著,對葉浪的恨意,早已無法消滅!

葉浪一瞪眼,當即就要上前,旁邊眾人實在看不下去了,景泰已經頗為凄慘了,葉浪若是在打下去,景泰都被打成狗了!

「兄弟,兄弟,你聽我說,不能再打了,在打下去會出人命的,你不在乎,也得在乎一下小涵,不,你女朋友家的酒店吧?是不是得注意一些影響呢?」

一名富二代,小心翼翼的攔住葉浪,不敢說什麼硬話,畢竟這小子很邪性啊,一不留神可能會挨揍啊!

「哎,其實我這個人吧,就受不了別人說軟話,你看,你們勸我兩三句,我心裡就不是滋味了,我醉討厭這種打打殺殺的了,有話可以好好說嘛,大家一看都是講道理的人……」

「是,是是……」

眾人嘴角一陣抽搐,尤其是看到景泰這凄慘模樣,討厭動手還打成這樣?這若是不討厭動手?景泰還能不能有命活?

「有本事你跟我出去,別躲在女人後面……」

不知何時,景泰顫顫巍巍的站起身形,目光憎恨的看著葉浪,好似用盡全部力氣在說話!

「哎呦,這個叫板啊,去哪都沒問題,我等著你!」

葉浪嗤笑一聲,葉浪怎麼不知道,這是楊涵故意為之,拿自己當了擋箭牌,對於楊涵,葉浪並不反感,只是這景泰嘴巴著實討厭,連自己父母都罵,若是揍他一頓,那還是葉浪?

楊涵眼神閃爍,她本意是想要景泰閉嘴,卻沒想到事情發展成這樣,見到葉浪答應出去,急忙說道「葉浪……」

「行了,男人家的事,女人別吵吵,歇著!」

話落,葉浪雙手一背,溜溜達達的走了出去,楊涵心頭一緊,攥著拳頭急忙跟了出去!

周圍的同學們急忙上前,勸說景泰「景泰啊,這就是一個瘋子,你跟他計較什麼,算了,不要搞出事情……」

景泰卻一把將勸說之人推開,喘著粗氣,紅著眼睛「不要在勸我,誰在勸我,誰就是我的敵人……」

眾人呼吸一滯,景泰向著前面走去,然而沒走兩步,便跌倒在地,眾人急忙將其扶起,說是走出去,實則幾乎是被人抬了出去……

楊涵跟在葉浪身後,猶豫片刻,忍不住拉住了葉浪的衣角「葉浪,那個景泰的背景不簡單……」 葉浪腳步一頓,回頭看向楊涵,楊涵同時一愣「怎,怎麼了?」

葉浪微微一笑,半開玩笑的樣子,並沒有責怪楊涵的意思「你是我女朋友嘛!」

話落,葉浪便繼續向著前面走去,楊涵心中一突,難道葉浪早就看出來了,楊涵急忙追上葉浪「葉浪,我本意不是……」

「噓,有我在,沒意外!」

葉浪沖著楊涵微微一笑,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楊涵呼吸一滯,此時的葉浪離自己非常近,甚至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漆黑的眸子,臉上掛著自信的微信,充滿著男人味!

如此近的距離,楊涵心裡如小鹿亂撞一般,噗通噗通個不停,那絕美的臉頰上,莫名的掛上了一絲紅潤!

就是這個男人,在自己絕望的時候,就如彗星撞地球一般,從天而降,救了自己,那一刻的楊涵,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也是從那個時候,這個男人,一發不可收拾的闖進了自己的心裡,並且上了鎖!

大大咧咧,什麼事都不在意,永遠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臉上擒著微笑,好似沒心沒肺的活著,楊涵知道,這一切都是葉浪的表面,這個男人的內心,或許需要一把鑰匙才能打開,這個走進自己內心的男人,楊涵沒辦法再忘記,無論找到這個鑰匙需要什麼代價!

想到這裡,楊涵急忙跟上葉浪,背著手,有些俏皮的在葉浪身後問道「葉浪,你是不是發現景泰喜歡我,然後你吃醋了?」

葉浪微微一愣,對著楊涵問道「景泰是誰?我打的那個男人,他喜歡你?哦,我覺得他配不上你!」

話落,葉浪便加快腳步離開,留下一臉錯楞的楊涵!

「大小姐,我已經通知下去,全部解散了……」

這時,氣喘吁吁的鄧於盤跑到楊涵身後,急忙說道!

楊涵恨恨的說道「再通知他們集合起來……」

「啊?景家的人已經來了么?」

鄧於盤心中一突,急忙問道,誰知楊涵卻哼了一聲「我要打葉浪,打死他,這個混蛋!」

「額……」

紫禁市,六朝古都,雖已入夜,卻繁華無比,酒醉燈紅,車水馬龍,來往絡繹不絕,充滿了現代化的都市!

夜,如每天般熱鬧,又如每天般平常,而此時,在光芒集團旗下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一方氣氛有說有笑,另一方卻壓抑無比,眼神惡毒的死死的盯著另一方!

葉浪,蘇霸霸,楊涵,鄧於盤,一行四人,另一側,景泰被兩人攙扶著,站在另一側!

醫手遮天:狂君噬情 葉浪叼著煙捲,蹲在馬路邊上,一手拖著腮幫,一手拿著煙捲,吐出一縷青煙,對著不遠處的景泰問道「唉,你的人什麼時候過來,能不能快一點啊?」

這已經是第三次詢問了,囂張,無比囂張,明知道景泰的人馬上就來,還如此囂張,眾人不禁想到,這個葉浪,是不是以為傍上了楊家,就可以肆無忌憚了?不過楊家確實有這個能力!

景泰面色陰沉,恨不得生颳了葉浪,可奈何葉浪的武力值超過自己太過了,等自己的人來了,一定要讓葉浪好看!

時間一長,楊涵倒是有些不安起來,忍不住說道「葉浪,你就先走吧,後面的事,交給我來解決!」

葉浪看向楊涵,偏頭對著景泰問道「那個,沒事我就先走了?」

景泰心中一緊,急忙道「怎麼著?你怕了?慫了?你剛才不是很牛比么?」

葉浪攤了攤手,看向楊涵,楊涵美眸一蹙,剛想說些什麼,葉浪便出聲道「我不死跟你說了,男人的事,讓男人自己解決,女人別插手!」

「可是……」

楊涵心中焦急,楊涵知道葉浪身手不錯,但雙拳難敵四手,景泰叫來的人能少?萬一葉浪出了什麼問題,那楊涵一定會後面無比!

「孫媳婦,你放心吧,我跟我孫子合璧,天下無敵,來再多人也不怕,你爺爺我從來不打誑語,我跟我孫兒能是怕事的人?」

蘇霸霸一拍胸脯,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說道!

楊涵瞬間無語了,這爺爺也是狂野,不攔著,還鼓勵著打架,真是沒誰了!

「來了……」

葉浪仰了仰頭,淡淡的說道!

「什麼來了?」

蘇霸霸疑惑的看去,如剛才一樣,一切平靜啊!

大約過了二十多秒,在眾人的視線內,一條打著雙閃的長龍車隊,看其模樣,足足有幾十輛,這人數少說有二百人,楊涵面色一變!

蘇霸霸更是差點跳了起來,我擦了,來了好幾百人,我滴個娘啊,一拍大腿,急忙道「孫兒,你撐住,我去叫人!」

話落,蘇霸霸轉身就跑,看著一溜煙沒影的蘇霸霸,眾人有些不真實,那麼大的歲數,跑起來怎麼能如此之快?葉浪卻淡淡的說了一句「出息!」

葉浪倒是不意外,一直也沒指望蘇霸霸能幹點什麼,這老小子典型的一個有奶便是娘的主!

「來了,你死定了,死定了……」

見到自己的人來了,景泰身形幾乎都顫抖了起來,對著葉浪狂笑著大喊道,此時的景泰,已經能看到,葉浪被打殘,跪在自己身前,不停的像自己求饒的樣子!

眾人相視一眼,看的出來,景泰這是玩真的了,二百人打起來,能控制的住場面?怕是要出事,這些人以為只是簡單的朋友聚會,誰都沒有帶保鏢出來,如今見到事情要鬧大,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幾步,生怕殃及池魚!

「嘎吱!」

為首的一輛黑色賓士吉普,直接停在了景泰面前,身後幾十輛車子也快速停了下來,緊接著便是一道道人影快速浮現,車門嘭嘭的關閉!

「少爺……」

一名中年男子從領頭的賓士車上走了下來,此人身穿西服革履,但卻遮不住那高高隆起的肌肉,頭髮梳的鋥光瓦亮,臉上有著一條長長的疤痕!

男子撿到景泰被打成這樣子,當即大驚失色,車還沒停穩便從車上跳了下來,頓時勃然大怒…… 「疤叔……」

見到此人,景泰快要哭了,一把抱住中年男子,嘶吼著「你怎麼才來!」

疤痕男子一把抱住搖搖欲墜的景泰「對不起少爺,我來晚了,這他么誰幹的?」

疤痕男子一聲大喝,將景泰旁邊的幾人紛紛嚇了一跳!

對於景泰身邊的疤痕男子,大家並不陌生,張疤子,景家的管家,張疤子在上流社會可是很出名,曾經的退役兵王,從年輕的時候就跟著景泰的父親,一起出生入死!

據說,景家的江山有一半甚至一半多都是張疤子的功勞,不禁救了景泰父親多次,還為景家做了數年牢,可謂是功勛累累,傳說光是張疤子手中的人命,怕是都有不少,當然,這些傳說,自然是無從查證,所以,上流社會,誰都想得到一個這樣的管家,張疤子在上流社會可是出名的很!

張疤子的氣勢哪能是這些嬌生慣養的富二代能承受的,眾人急忙搖頭「疤叔,這跟我們沒關係,是那個人,那個人……」

眾人心頭一慌,對於張疤子,他們可沒有勇氣在張疤子面前託大,就是他們的長輩見到張疤子也得客客氣氣的,別說他們!

景泰雙手扶著張疤子,流著眼淚,顫抖著雙手「疤叔,幫我報仇!」

張疤子順著眾人的手勢看去,一眼便看到葉浪,景泰還在繼續對著張疤子說道「我要他死……死……」

張疤子面色冰冷的看著葉浪,陰揣揣的喝道「小崽子,敢動我景家的人,你是找死!」

葉浪嗤笑一聲,將手中的煙頭扔掉「我看你們景家啊,小王八蛋不懂事,老王八蛋比小王八蛋還狂,一丘之貉啊!」

「找死……」

張疤子怒喝一聲,勃然大怒,不知道已經多少年沒人跟自己這麼說話了,只見張疤子輕輕的將景泰推開,單腳踏地,身形瞬間竄了出去,張疤子雖然已入中年,但是這身手,可是從未退步!

張疤子的速度很快,快到眾人沒有反應過來,葉浪眼中精光一閃,沒想到今天還能見到這般高手!

「葉浪是我們楊家……」

然而,不知道什麼時候,楊涵站到了葉浪身前,當即對著張疤子大喝,話還未說完,張疤子已經到了近前,人都未看清,便傳來張疤子怒喝的聲音「擋我者死……」

身後的一些富二代簡直驚呆了,早就傳聞張疤子實力很強,一個人能打幾十個,這些年輕人還以為江湖上吹牛,今天算是見識了,他們的眼睛,居然跟不上張疤子的移動,這得需要多恐怖?

楊涵話音還未落,便感覺一陣勁風襲來,刮的臉生疼,哪怕是楊涵不懂江湖,不懂武力,卻感覺到了心頭上的顫意,下意識的閉上雙眼,渾身緊張了起來!

而張疤子也是一個狠人,既然已經出手了,無論是誰擋在自己面前,都攔不住!

說時遲,那時快!

「嘭!」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悶響聲傳來,在楊涵眼前響起,聽在別人眼裡只是平平淡淡,然而,聽在楊涵耳邊,就如平地炸雷一般,很是穿透的響聲,甚至刺的耳朵微微發疼!

楊涵吞了一下口水,勁風莫名的傳來,將楊涵額前的髮絲吹的亂動,眼皮狂跳!

穿成團寵大佬掌中寶 「沒想到,是個高手!」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隨之而來是葉浪淡淡的聲音,葉浪另一隻空閑的手,從口袋裡抽出一根煙點燃,深吸了一口「不是我高,是你低!」

望著葉浪這淡淡的口語,張疤子臉上抖了抖,讓那道長長的刀把,顯得有些可怕!

楊涵下意識的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張疤子的手成拳,葉浪的手成掌,就在離自己幾公分的距離前,將張疤子的攻擊攔下,楊涵當即退後了數步,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我在跟你說一遍,男人的事,女人別插手,走!」

葉浪目不轉睛的看著張疤子,而話語,卻是對著旁邊的楊涵說道!

楊涵呼吸一滯,剛想說些什麼,葉浪猛的轉過身形,不可置疑的低喝道「我說,走!」

楊涵微微一愣,旋即一臉委屈,狠狠一跺腳「走就走,幹嘛那麼凶……」

話落,楊涵轉身離開,然而,片刻后,又走到了葉浪身邊,葉浪偏過頭看向楊涵,楊涵一把將葉浪嘴上的煙捲槍了過來,仍在地上「抽,抽,抽,抽什麼抽,抽這麼勤,哼……真不是東西!」

旋即,在葉浪一臉無奈的注視下,踩著高跟鞋快步離開!

「有實力是好事,太狂妄了不好!不為自己想,也得為你家人想一想?」

張疤子眼睛射出一抹寒光,盯著葉浪,狠狠的說道!

葉浪漆黑的眸子同樣射出一抹寒光,只不過轉瞬即過「總有些王八蛋話很多,怕是死了沒話說!」

「找死,給臉不要臉!」

張疤子怒喝一聲,抽出拳頭,狠狠的向著葉浪砸去,這一拳的力道可是不輕,又如此突然,力大勢沉,張疤子認為葉浪絕對躲不開!

就沖張疤子的那句威脅葉浪家人的話,葉浪這一拳也沒想躲,雖然他不認為張疤子能威脅到自己的家人,可他用家人威脅自己,這絕對是自己的底線,不可觸碰!

這一瞬間,葉浪伸出了一根手指,沒錯,就一根,葉浪就是要張疤子為自己說出的那句話負責任,用最可怕的方式擊敗他!

只見葉浪的手指,看似輕飄飄的點在了張疤子的拳頭上,張疤子嗤笑一聲,簡直是找死!

「嘭!」

下一瞬間,兩人的攻擊落在了一起,發出一道悶響!

「咔嚓!」

下一瞬間,一道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張疤子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腳步連連後退,震驚無比的看著葉浪!

「怎麼可能?」

張疤子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只有一指,居然讓自己受傷成這樣,問所未見,見所未見!

葉浪就這麼看著張疤子,面無表情道「你只不過是坐井觀天,又憑什麼俯瞰眾生?我的底線,天王老子都不能觸碰,你更不算什麼……」 周圍眾人見到這一幕,早已驚呆,張疤子的戰鬥力自然不用多說,而葉浪,緊緊一招,不,一根手指就徹底的擊敗了張疤子,開玩笑吧?演電影么?難不成那個穿著保安服的男人,竟然是一個武林高手?

若不是眾人了解張疤子,還以為張疤子這是跟葉浪故意商量好的,給大家演戲呢!

「哈哈哈……」

誰知,張疤子突然大笑了起來,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沒想到啊,我張疤子玩了一輩子的鷹,被鷹捉了眼睛,是我眼拙了,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們家少爺敗在你手裡不冤,不過,小子,你記住了,這個世界上,不是能打就可以的……」

「哦?你劃出來個道道,我葉浪接著便是!」

葉浪微微一笑,對著張疤子說道!

張疤子眼皮抖了抖,旋即陰沉了下來「夠狂,不過這樣的人,可是活不長久!」

只見,張疤子退後一步,大手一揮,冷喝道「殺……死活不論!」

「兄弟們,上!」

聽到張疤子的命令,二百餘人可是不含糊,紛紛怒喝著竄了上前,葉浪就算再能打,能打的過二百多人?

這些人可沒什麼心理負擔,一窩蜂的嗷嗷的沖了上前,手中的棍棒可是不含糊,二百多人衝鋒著,嚎叫著,嗷嗷著,這場面,不可謂不熱鬧!

葉浪眼中精光一閃,不退反進,一個健步沖入人群,為首一人還未反應過來,沖的最快,回來的也最快,就好像被犀牛撞了一般,手中的武器脫飛,人也如蛤蟆一般倒飛了出去!

「砰砰砰!」

數道悶響傳來,十幾人紛紛倒地,一個照片,便是十幾人倒地,躺在地上哼哼唧唧,本來這些人受傷不重,但是身後好幾百人的踩踏,不死也得脫層皮!

雖然十幾人倒地,但是攻擊勢頭可沒減弱,畢竟在場的人有好幾百!

葉浪就如狼入羊群似得,一人獨戰數百人,動若奔雷,形如閃電,一陣陣慘叫聲,一陣陣怒吼聲,不時的伴隨著人影倒地,周圍眾人已經看呆了,這是他們在拍什麼武打片么?葉浪就如那常山趙子龍似得,七進七出,好不瀟洒,太他么牛筆了吧?

「咕嚕……」

那些富二代吞了一下口水,震驚到了極點!

「這個葉浪這麼能打?太厲害了吧?」

「這種人若是能當我保鏢,那這世界怕是都橫著走了!」

「擦了,我覺得超級英雄都沒他牛筆,太他么厲害了……」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