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湧上一股恨意,蘇涼暖沖著慕洛琛的背影大喊:「慕洛琛,為什麼你每次都對我這麼冷酷無情!我喜歡你,我喜歡了你那麼多年,為什麼你從不正眼看我一次?」

「你不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會變成現在這樣嗎?好,我告訴你,是被你逼得!當初你喜歡蘇瑾年,我喜歡你,每次我強顏歡笑,看著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心都在滴血!」

「可這些你都知道嗎?你不知道!你只催著我去找個男朋友,我最後找了知寒,我好不容易喜歡他一些,可蘇家怎麼對我的?他們讓我嫁給梁柏松,梁柏松本來要娶的是瑾年,可就因為瑾年一句,她不想嫁,所以他們逼著我,讓我嫁給了梁柏松!」

「你以為我當初想背井離鄉嗎? 與君謀情:嫡女爲後 我不想!是他們逼著我走的,我哭著走的時候,你和慕知寒在哪裡?你們都在陪著蘇瑾年,沒一個人關心我過的怎麼樣!我嫁到美國,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每天被梁柏松變著花樣折磨的時候,你們又在哪裡?」

「你們沒一個人問我過的怎麼樣!現在問起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了,慕洛琛你有什麼資格!」

「我告訴你,蘇瑾年她就該死!當年綁匪殺了她,太合我的意了! 帝少絕寵迷糊小妻 是她把我推進了火坑,連老天爺都不放過她!」

慕洛琛腳下一頓,驀地轉過頭來,「蘇涼暖,你根本不配說起瑾年!」

蘇涼暖哈哈大笑了起來,「在你眼裡,我還有什麼配得上的?慕洛琛,你們誰都瞧不起我!」

慕洛琛緩緩地說道:「沒人看不起你,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你說當初蘇阿姨、蘇叔逼迫你,可你對他們說過一句『你不願意嗎』?瑾年從你嫁人後,每天都在擔心你,給你打無數的電話,你有曾回復過一通嗎?」

「哦,我忘了,你是說過一次,你說你病了不舒服,她立刻辦了簽證去看你。」可到了那裡,卻看到你光鮮亮麗的在參加新片的開幕會,對她千里迢迢去看你,你只說了一句——我好好的,昨天是騙你的。」

「當時她被人偷錢,身上只剩下二十刀,連回國的機票都沒有,想跟你借錢,你聽完,連機票錢都沒給,就讓工作人員把她請出了發布會現場。」

「蘇涼暖,別人對你的關心,你總是忽略,還反過來控訴,別人對你不聞不問,你落到現在的地步,只能說是你咎由自取。」

慕洛琛不想再跟她一個字,扭頭對保安說:「把她扔出去,她若是在門口自殺,打電話通知醫院和媒體,她死了,我慕洛琛負責她所有的喪葬費用!」

最後一句話出來,蘇涼暖的臉色一片慘白。

她沒有再哭鬧,只是看著慕洛琛的背影,一片怨恨。

保安上前,想要把她拉開,可蘇涼暖忽然自己往外走,邊往外走邊對著慕洛琛的背影說:「慕洛琛,你今天對我這麼絕情,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

她說話的聲音很低,卻讓人感覺到莫名的徹骨的涼意。

往回走的路上,慕洛琛側首對周文達說:「監視她的人都安排好了嗎?」

「已經安排好了,一旦她有所行動,會在第一時間,把她發布出去的消息和接觸的人全部控制住。」

「嗯。」慕洛琛點了點頭。

快到門口的時候,慕洛琛忽然扭頭說:「找人保護下木木,蘇涼暖有意圖傷害到他的生命,及時阻止。」

「好,我立刻去辦。」

周文達說完,扭身往外走。

慕洛琛回到客廳,抬眸看到簡汐抱著西西下來,冷硬的臉色瞬間柔和了。

走到他跟前,葉簡汐唇瓣動了動,猶豫了下,問:「洛琛,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在瞞著我?」

剛才她去找西西的時候,在二樓透過窗戶,看到他和蘇涼暖在門口說著什麼,蘇涼暖情緒激動,身上甚至在不停地流血。

再加上今天慕洛琛再三叮囑,她要好好的待在家裡,怎麼看怎麼覺得蹊蹺。

慕洛琛直視到她眼底,說:「能有什麼事情?」

葉簡汐望著他平靜的面容,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瞞著她的,擰了眉頭:「蘇涼暖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聽到蘇涼暖的名字,嘴角一抿,淡淡地說:「她傳出了醜聞,現在我們公司要跟她解約,她不樂意,就過來鬧了,小事一樁。」

「你別糊弄我,她真的鬧緋聞了,你們公司的公關團隊早就處理好了。」葉簡汐正了臉色,抓住他胳膊問,「是不是因為之前在醫院的事情?」

若只是因為醫院裡的事情,把蘇涼暖弄得身敗名裂,未免有些過了。

但她倒不會為了蘇涼暖擔心,她擔心的是慕洛琛。

害怕他為了她,做事情太絕樹敵太多,對他終究不是好事。

慕洛琛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是,她借著我們公司的明目,偷稅漏稅,現在被揭發了,我們公司沒辦法保住她。」

葉簡汐有些分不清他說著話是真是假,不過,明星偷稅漏稅的確挺嚴重的。

「別多想了,我做什麼都有分寸,你不用擔心。」

慕洛琛笑著,伸手想要把她抱在懷裡,可摟到一半,才想起來,她懷裡還有西西。

低頭對上西西圓溜溜的大眼睛,慕洛琛無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

小傢伙有時候還是會礙事的。

「好吧。」葉簡汐點了點頭,選擇相信他。

慕洛琛俯首,親吻了下她的額頭,「這樣才乖。」

話分兩頭,各表一枝。

蘇涼暖從慕家離開后,就回了醫院,醫生給她處理好傷口,建議她住院修養,可她沒聽,直接回了家。

家門口依舊有很多記者在堵著,蘇涼暖像是沒感覺似的,在家裡坐著休息了一會兒,就拿起手機給那個人打電話。

電話接通,蘇涼暖直接說:「我可以給你更多慕家的資料,甚至把我所有的財產都給你,只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可沒等她把事情說出來,電話那邊說,「蘇小姐,對不起,我們的合作終止,雖然前段時間和你合作很愉快,但現在你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了,我沒辦法再跟你繼續合作下去。」

「我……」

蘇涼暖張嘴,剛說了一個字,電話便被掛斷。

嘟嘟的聲音傳來,蘇涼暖愣了兩秒,反應過來,再撥打回去,電話那邊已經是空號。

就像當初,他憑空打過來電話那樣,他這次消失的也很徹底。

蘇涼暖捏著電話很久,咬牙切齒的說:「賤人,你以為沒你們的幫忙,我就不能為自己報仇嗎?」

蘇涼暖說完,站起來走到電腦前,打開了電腦後,又走到書櫥,從裡面一處暗格里,拿出一張納米U盤,回到電腦桌跟前,把U盤和電腦連接。

U盤順利的打開,她調出其中一個文件夾。

打開,文件夾里瞬間展開了許多的照片,赫然是之前章子芩收到的那些照片!

蘇涼暖看著照片,嘴角浮起一抹詭異的笑,「慕洛琛,你毀了我,我也要毀了你愛的人!我倒要看看,這些照片發出去,你還會不會那麼愛她!」

話說著,她打開一家網站,將照片一張張的放上去。

放到第四張的時候,門口忽然傳來咚的一聲,蘇涼暖嚇了一跳,往門口看了一眼,見到黎曼帶著人闖進來,她連忙點擊滑鼠,想要確定發送,可越急越亂。

就在她點擊的剎那,黎曼抓住了她的肩膀,將她往後狠狠地一扯,扭頭對旁邊的人,說:「把照片全部刪除,網站的數據清空。」 第275章動家法,懲治內宅

「你們擅闖民居,我要告你們!」蘇涼暖怒吼。

「安大明星,等你從監獄里出來,再提起訴訟吧,我等著!」黎曼反手擰住蘇涼暖的手,立刻有人那手銬銬住了蘇涼暖的雙手。

黎曼放開了她后,將U盤拔了下來,然後將電腦全部格式化。

「帶她從後門走。」

不到短短十分鐘,所有人退出了蘇涼暖的房間。

慕家別墅。

周文達把蘇涼暖抓住的消息告訴了慕洛琛,慕洛琛面上沒露出半點放鬆的神色,「跟她通話的人的地址找到了嗎?」

「沒有,對方很會把握時間,在我們剛開始追蹤,就掛斷了電話。」周文達說道。

慕洛琛眉頭緊皺,「在她家裡發現了蛛絲馬跡了嗎?」

周文達搖了搖頭,蘇涼暖家裡空空如也,陳一峰後來帶刑偵專家,去了蘇涼暖家裡地毯式搜索了兩遍,依然沒有任何發現,只有黎曼衝進去,蘇涼暖拿的那個U盤,可以做證據。

「沒有找到,也立刻開始起訴,讓公司的律師團,務必將她的罪行判到最大年限。」

「是,我會立刻讓人著手辦。」

慕洛琛微韋德點頭,起身邊往外走邊繼續說,「黎曼現在在哪裡?」

「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周文達說。

「讓她別過來,直接去老宅。」慕洛琛沉聲說道。

周文達給黎曼打電話。

兩人走到樓梯口,葉簡汐剛好從卧室里出來,看到兩人要出去的模樣,開口說:「你這是又要出去?」

「嗯,我出去一會兒就回來,等下晚餐一起吃。」慕洛琛走到她跟前,摸她的手有些涼,忍不住說,「手這麼涼,怎麼穿這麼少的衣服?」

「我剛洗了手。」葉簡汐有些心虛,其實是她不想穿那麼厚,她天生手腳偏涼,偏偏慕洛琛摸著她的手,非要她穿多一些。

可現在都初春了,天氣漸漸的回暖,她的肚子也像吹氣球一樣鼓起來,再穿厚衣服,整個人笨拙的可以。

所以……

她每次趁著他不在的時候,就怎麼舒服怎麼穿。

「等下多穿點衣服,天氣晚了,你早點休息。」慕洛琛絮絮叨叨。

葉簡汐看著他認真的模樣,在心底嘆了聲氣,「慕先生,你再這麼下去,就要發展成慕老太了,話這麼多。有事情,就趕緊去辦吧,早去早回。」

「好心當成驢肝肺。」慕洛琛笑了笑說。

葉簡汐揮了揮手,「拜拜~」

慕洛琛輕笑著轉身,往樓下走。

葉簡汐看著他的背影,往卧室里走,待到窗口,拉開了一條縫隙,窗外慕洛琛和周文達行色匆匆,兩個人不時的低聲說著什麼,神色都很嚴峻。

葉簡汐的眉心漸漸的皺在了一起,雖然這段時間慕洛琛極力裝作什麼時候都沒有發生,但她依然能感覺到異樣。

他每天都回家吃飯,但其他時間都很忙,電話也越發的頻繁,每次她不小心瞥到,他都會刻意的避開,這是以前沒有的情況。

還有,他這兩天,都讓她和西西待在家裡,甚至連家門口都不讓出,家門口也多了很多保安,電視換成了付費頻道,網路沒辦法打開……

怎麼會沒事?

慕洛琛是在刻意隱瞞她事情,她不傻能感覺得到。

葉簡汐摸著肚子,踱步回到卧室,想了想,還是按耐住了好奇心,既然他不想讓她知道,那她便不去問。

等他主動告訴她吧……

周文達開車向著慕家老宅出發,待到達目的地,黎曼已經在等著了。

看到兩人,黎曼將手裡的U盤遞給了慕洛琛,說:「慕總,U盤裡的資料都在,安馨電腦里的內容已經被刪除了。」

「嗯,我已經知道了,辛苦你了。」慕洛琛拿過U盤,神色淡淡地說,「接下來還要勞累你一段時間,讓蘇涼暖說出指使她的人。」

「都是我分內的事情,不辛苦。」黎曼恭謹的說,「如果總裁沒其他事情,我先去警察局。」

「去吧。」

慕洛琛說著將U盤,放進了自己的衣兜里,踱步往慕家老宅里走。

黎曼看著兩人進去,轉身上了車,往警察局的方向開。

穿過前廳,走到後院,慕洛琛停在了慕老太太的房門前,叩響了門后,房間里沒有響動,正準備去找傭人的時候,走廊里匆匆的跑過來一個女傭說,「琛少爺,老太太請你去祠堂一趟。」

「嗯,我這就去。」

轉身,往祠堂的方向走。

離祠堂還有一段距離,便聽到了裡面哭天喊地的聲音,慕洛琛冷著臉,面色無波的走進去,入目所及的是慕家所有的傭人,無論粗使的還是貼身的,都規規矩矩的站在院子里。

而在他們前面,幾個老傭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馮梓雲也跪在下面,臉色蒼白,但沒有出聲。

老太太面色陰沉的站在祠堂的台階上,身邊依次站著章子芩、吳春熙、還有其他幾個慕家的人。

動這麼大的陣仗,慕洛琛心裡已經明白,是因為什麼事情了。

慕老太太盯著馮梓雲好一會兒,厲喝:「來人!施家法!」

老太太話音剛落,幾個長得強壯的男佣,上前拉住了那幾個年紀比較大的傭人,然後拿著鞭子的人,精準而狠厲的抽在了那些犯事的傭人身上,啪的一聲響亮的鞭響響起,空氣都隨著一震。

院子里除了偶爾響起的鞭聲和哭號聲,沒有人敢在說話,甚至出呼吸重一下。

一聲又一聲的鞭子聲響起,慕老太太掃了一眼在場的人,沉聲說道:「這些就是敢亂嚼舌根子的下場!誰再敢傳謠言,別怪我狠心!」

話說完,慕老太太再次看向那些施鞭子的人,「打!用力的打!我倒要看看,打完這次還長不長記性!」

聞言,鞭聲更加響。

五分鐘后,鞭刑結束,慕老太太垂眸看著馮梓雲,說:「梓雲,傳消息的人,大多出自你的院子,你是慕家的媳婦,我本應該給你體面的,可你自己院子里的人都管不好,任由他們污衊簡汐,我打你,你覺得應不應該?」

馮梓雲抬眸看著老太太,目光黑洞洞的沒任何情緒,「老太太要偏心葉簡汐,我馮梓雲無話可說。」

「你還是不認錯?」慕老太太氣急。

「梓雲無措,何來認錯?」馮梓雲咬牙堅持。

「好,你不認錯,那你身邊這些在我們慕家造謠的人,我一個都容不下,來人,立刻把他們都給我趕出去!」慕老太太指著馮梓雲身後的幾個人。

馮梓雲面色微變,但依舊沒鬆口。

院子里的哭號聲又是一片。

慕老太太看了眼在場其他人,說:「都給我下去!」

傭人聞言,立刻鬆了口氣,轉身紛紛出了院子,唯恐自己走慢了半步,就會受到處罰。

可轉身,看到慕洛琛,臉色又是一變。

慕家的家規很嚴格,但比起其他大家族,卻算不上嚴酷,進入慕家后,若非犯下大錯,老太太是不會動用家法的,就是慕家的老傭人,這輩子見到老太太動這麼大的陣仗的次數,五根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這次慕老太太大範圍的抓造謠的人,是因為有人污衊葉簡汐的清白,可說到底也是為著慕洛琛和未來的重孫。

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惹到慕洛琛。

所有人都避著慕洛琛走。

慕洛琛抬步上前,走到台階下面,叫了聲:「奶奶。」

慕老太太余怒未消,但看到慕洛琛,聲音緩和了許多,說:「事情查得怎麼樣了?」

「已經有頭緒了,現在抓到一個人,目前警察局在審訊,相信很快就有結果。」慕洛琛淡淡地說著,瞥了一眼馮梓雲。

馮梓雲臉色一變,扭頭看向慕洛琛,抓到人,抓到了什麼人?

可她想知道,慕洛琛不肯說了。

慕老太太冷冷的看了一眼馮梓雲說,「你做的好,儘快抓到犯人,給簡汐洗脫清白,也免得有些人在背後說三道四,你放心,這座宅院里,誰敢興風作雨,我絕對饒不了她!」

這話明擺著是說給馮梓雲聽的。

馮梓雲嘴角動了動,眼底的黑霧更濃。

慕老太太說,「家裡那些嚼舌根子的,我已經找到了,咱們回到書房,你跟我詳細的說一下,到底是誰害的簡汐。」

「是,奶奶。」慕洛琛頷首。

慕老太太往台階下面走,慕洛琛上前扶住老太太。

章子芩看了眼慕洛琛,想要說話,可話到嘴邊,什麼也沒說出來,難道這事又是她誤會簡汐了?

當真誤會了,她這次……只怕真的要給葉簡汐賠禮道歉了。

「大嫂,沒我們的事了,我們先回去吧。」吳春熙客客氣氣的說道。

章子芩點了點頭。

兩人從台階上下來,看也不看跪在台階下面的馮梓雲。

「三太太,我扶你起來。」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