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掌中,箭矢隨之破開而出,那恐怖的力量,此刻直指前方的封陣屏障。

「再凝。」

葉飛的臉上,此刻露出果斷之色,掌中弓玄拉滿的同時,他身上的氣息隨之轉變,只見一道靈光箭矢,再一次凝聚成型。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隨之一箭祭出。

「呼,呼嘯。」

「轟……」

誅魔大陣,在第一根箭矢落下之後,便是已然有了支撐不住的跡象。

前方半空半空之中,那滄海門的幾位五位弟子,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噴出一口鮮血,臉上的表情變得蒼白其起來。

「不可能!」

「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王不已此時,身形略顯微顫,他的臉上更是露出難以置信之色,那一箭之力的威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那絕非是一個五星天魔所能擁有的力量。

而幾乎是不給滄海門弟子反應的時間,第二箭隨之破開而來。

「砰。」

「咔,咔嚓!」

誅魔大陣,其上出現了裂痕,緊接著如同蜘蛛網一般蔓延而來,短短几息之間,便是布滿了整個大陣封鎖屏障。

下一刻,封陣崩潰,前方半空之中,滄海門的五人再度噴出鮮血,他的身形同時被震退的數丈之遠,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前方不遠處,葉飛抬手之下,掌中的長弓收起,此刻嘴角泛起的淡笑。

「冰界,封。」

周身氣息凝聚,空氣中溫度驟降,半空之中一道冰凌天幕出現,那恐怖的寒冰之力,瞬間襲卷了前方五人。

而沒有封陣之力,這五人幾乎無法阻擋,隨之被凍成了冰雕。

「結束了。」

「再見……」

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隨之泛起了寒芒。

話音落下,他的身形閃動,九玄劍脫手而出,帶出凌厲的劍芒,直指前方五人而去,此刻葉飛的攻勢,那可謂是行雲流水一般。

這一劍之力,幾乎是無法閃躲。

「砰。」

冰雕碎裂,滄海門的五人,身形隨之瞬間消散,正如之前的那些幽影一般,連氣息都消失無蹤。

葉飛手持仙劍,此刻踏空而立,他的目光悠遠,抬頭望著遠方的天空,他深知那五人不會死去,此刻應該已經被傳送會了魔仙堡。

……

魔仙堡內,此時第一峰山頂平台,那處巨型古境之上,此刻爆出幽芒。

下一刻,以王不已為首的,那五位滄海門弟子,此刻均是一臉茫然地望著四周,臉色還略顯蒼白,顯然是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哈哈,哈哈。」

「滄瀾老兒,老夫方才說什麼了?願賭服輸,古器拿來。」

此刻看台之聲,南宮邪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這一開口,前方那塊巨型古境之上,王不已等人也是逐漸回過神來,五人的臉上均是露出難看之色,隨之抬手向著前方抱拳一拜。

「師叔祖,弟子等人無能。」

王不已此刻心中也是一陣悔恨不已,若是早知那葉飛戰力如此恐怖,他們五人說什麼也不可能一開始就去圍攻此人。

若非如此,也不會這麼快被淘汰。

「哼,一群廢物。」

「回宗門后,你等百年之內不得下山。」前方看台之上,滄瀾此刻面色鐵青,忍不住低喝一聲。

這試煉之地的事情,各大宗門的同道,此刻都是看在眼中,他在來此之前,也是萬萬沒想到,他滄海門居然是第一個被淘汰的。

而且還淘汰的如此此地,門下五位天驕,一個不剩的出局。

「嘿嘿,滄瀾老兒,你也別動怒,你看身旁這下傢伙,他們門下的弟子,多半一會也是同樣的下場。」南宮邪,此刻一臉的得意之色。

此時忍不住故作好人地,安慰起身旁之人。

看台之上,四周眾人此時,也是忍不住瞥了南宮邪一眼,似乎都不願與之有過多的交集,只是輕哼一聲后,便是開口多說些什麼。

而看台的最上方,魔仙堡的三位白衣老者,此刻其中的一位,確實不禁睜開的雙眼。

「落雲弓。」

那白袍老者,望向前方的古境內,低喃一聲之後,他便是再度閉上了雙目,很快恢復的往常的模樣,四周的眾人,沒有一人注意到。

朕甚惶恐 ……

試煉之地,此時葉飛身上的氣息,隨之慢慢收斂。

他的身形落下,深處盆地平原之上,只見他抬手之下,眼前有幽光閃過,那道功勛天幕,隨之再度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而其內,王不已等五人的名字,已然消失無蹤。

「這就出局了么。」

「嗯……我的排名。」

葉飛盯著眼前的榜單,眼中此刻有精光閃過。

他此刻的排名,有再一次回到了第一,除去他自己封印的幽影之外,似乎那王不已等人,在之前的貢獻點,在這幾人被淘汰之後,便是全部加在了他的身上。

此刻試煉之地,一處峽谷岩壁之上,一位身穿黑衣,手持血劍的男子,同時打開了功勛排名榜,在看到第一個的位置,他的名字被擠下之後,此人眼中不禁泛起寒意。

「葉飛。」

「該死的,你當真要與我魔劍門作對嗎?」此人顯然正是魔劍門的大師兄,那位兩次向葉飛出手未果的血劍一無疑。

他在冷哼一聲后,便是收起功勛榜單,其眼中滿是殺氣,手持血劍向著前方谷內衝去。

此刻,可見那峽谷之內,有著黑壓壓的一片幽影怪物,血劍一此時一人衝上前去,很快陷入了殺戮之中,他的劍似乎對這怪物有克制只用,原本沒有實體的幽影,竟是能被此人斬殺。

而幾乎是在同時,試煉之地其他的天驕弟子,在看到功勛排名榜單上的變化時,均是忍不住心中暗驚,倒吸了一口涼氣。

「葉飛!」

「又是此人,這第一的位置,我等看來是爭奪無望了。」

「他的功勛點,好像忽然增加了數倍之多……」

一時間,眾位天驕心中,都是忍不住有些猜測。 要知道,在頓時間內,想要提升數倍的功勛點,單單是一塊擊殺魔影,那無疑是不太能的,這其中端倪,這些天驕之輩,心中豈能不知。

如此同時,試煉之地那處盆地邊緣,葉飛已然收起功勛榜單。

「就在前面了。」

盆地之上,葉飛低喃一聲,身形隨之帶出一道流光。

他通過榜單的感應,距離他要尋之人,已然是越來越近,若是不出意外,以他的速度,半刻的時間便是出現在此人面前。

……

試煉之地,昏暗的天空之中,始終透著無比壓抑的氣息。

一處盆地平原,此刻某處中心位置,有著一大片天然凹陷的地區,彷彿被一個巨大的隕石砸過一般,形成一個圓形的大坑。

大坑之內,狂暴的力量橫掃,無數魔影瀰漫。

「焚音鈴。」

「護體……」

大坑的中心,只見一道赤光閃動,隨之出現了一個封鎖三丈之地的赤色屏障,有如一口大鐘模樣,將其其內之人護住。

四周,魔影嘶吼不斷,同時在不斷的衝擊著巨鍾。

「砰,轟隆!」

沉悶的爆響聲,夾雜無形的反震之力,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但這股力量,對於魔影似乎起不到半點作用,隨之時間的推移,大鐘之上赤色光芒,開始慢慢減弱,其內之人更是面色慘白。

「呵,要出局了么。」

「真不甘心。」

大鐘之內,那是一位身處長裙,長發披在腦後,相貌親和,帶著一種獨有安靜之感的女子,她此刻嘴角已然溢出了鮮血。

此地的魔影,似乎對她有著克制之力,使得其根本無法反抗。

「咔,咔擦……」

大鐘的防禦屏障,已然出現了裂痕,其內女子露出慘笑。

而就在這時,天空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道閃動的雷幕,隨之轟鳴之聲不斷,數百道雷霆之力,此刻從天而降,瞬間布滿了整個大坑區域。

雷霆之力,儘管不能盡數清除這些魔影,但卻是能夠將其震懾。

「封。」

遠處之中,隨之一聲低喝傳來。

緊接著,只見一道流光閃過,一位手持羅盤,身穿淡袍,神情冷峻的青年,已然出現在了那口大鐘的前方。

「葉……葉師弟!」

大鐘之內,那女子見到來者,頓時臉上露出激動之色。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逍遙門,逍遙碑排名第二的喻素青無疑,她對於此地的魔影,似乎毫無辦法,對於陣法之道,只是略知一二。

「陣轉。」

「崩!」

大鐘前,葉飛微微點頭,掌中羅盤轉動。

四周的古符文印記,此刻不斷的閃動,無數道封印屏障,開始在四周凝聚,此地魔影盡數被封印殆盡,很快消失無蹤。

葉飛收起了羅盤,他的眼中此刻不免泛起一絲疲憊之色。

封陣凝聚,對於心神的消耗極大,這樣的消耗,直接影響到武道根基,相比起體內力量耗盡而言,無疑要更嚴重一些。

「沒事吧。」葉飛收起了羅盤,隨之望向身旁之人。

喻素青微微一笑,在輕輕點頭的同時,她四周的防禦屏障,隨之逐漸收縮,化作一隻赤色的鈴鐺,落入了她的的掌心之中。

「沒事,謝謝你。」

「面對這些魔影,我實在是沒有辦法。」

喻素青臉上露出感激之色,隨之輕聲開口道。

她的實力,儘管也是極強,但此地的魔影,本身沒有實體,除了封印之道,已經一些極為爆裂的力量之外,幾乎可以無視任何攻擊。

喻素青修鍊之術,多半過於陰柔,被此地的魔影克制的死死的。

「嗯,逍遙門的其他人,你可曾碰到過?」葉飛稍有沉吟,隨之低聲開口問道。

那魔劍宗的血劍一,已然是準備對他出手,而且妙音谷的雲不語,此女也是不得不防,若是聯手的話,還是逍遙門的弟子,更值得葉飛信任一些。

「不曾見到。」

「此地空間極為廣闊,就算能夠大概感知,想要越過魔影的阻攔,尋到對方絕非易事。」喻素青輕輕搖頭,隨之開口回應道。

眼前之人的出現,她已然是震撼無比,這片試煉之地,到處都是魔影,而且還需提防同道中人的出手,幾乎可以說是舉步維艱。

葉飛在聽完后,此刻也是微微點頭。

魔影他倒是無所畏懼,但若是與方才一般,再有人伏擊出手,這般消耗下去,最終怕是難以撐到最後,而且那血劍一的戰力,怕是極為恐怖。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隨之抬手,眼前有幽光閃動。

在二人的跟前,功勛排名榜,隨之出現半空之中。

「距離我二人最近的逍遙門人,需要穿過這片盆地。」葉飛感受著榜單上的氣息,此刻低聲開口道。

就在他開口之時,一旁的喻素青,盯著眼前的榜單,忽然面色劇變。

「葉師弟,你快看。」

「榜單排名……」

喻素青臉上的表情,此刻有些不變化不定。

只見那榜單之上,血劍一,雲不語,已經幾個陌生的名字,忽然一躍而起,瞬間超越了葉飛,將他的名字擠到了八名之下。

葉飛見此見此,此刻也是面色一怔。

「紫風,出局了。」

掃了一眼榜單,葉飛臉上頓時泛起了寒芒。

血劍一等人,功勛點的忽然增加,紫風的名字消失,事情已然是顯而易見,而能夠將紫風淘汰,怕是魔劍宗與妙音魔谷已經聯手。

按照紫風的性子,多半是一人行事,面對這代年輕一輩,幾乎是在站在頂端幾位強者,他僅憑一人之力,多半是難以為敵。

「怎麼可能,連紫師兄也?」

喻素青此刻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她對於那位大師兄的實力,可是有著極大的信心。

就算還是當初,逍遙門的武會一戰,她也是一直認為,若果不是掌門叫停,最終的勝利者,定會是紫風大師兄無疑。

那可是一位實打實的七星天魔強者。

「並非沒有可能。」

「血劍一等人,功勛點能夠瞬間超過我,可見紫風身上的功勛極為龐多,若是對付魔影耗費過多的力量,那幾人聯手之下,紫風出局並非不可能。」

葉飛望著眼前功勛榜,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那魔劍宗的那位,戰力極為恐怖,而且雲不語手中的那把古琴,更合適不可多得的至寶,在加上其門下的天驕弟子配合。

「葉師弟,我們需要儘快召集逍遙門的弟子了。」喻素青並非愚笨之輩,只是稍加思索,便是很快反應過來,她的臉上閃過一絲堅韌之色。

若是拖延的太久,後果不言而喻。

最終,他們逍遙門,怕是不會有一人踏入前六。

「事不宜遲。」

「立刻出發……」

葉飛微微點頭,紫風雖然落敗,但那一戰之下,血劍一等人絕對不會好受,至少在頓時間內,他們應該不會找遇到那兩大宗門的天驕聯手圍攻。

只要不陷入圍困之局,單單一兩人的話,葉飛並非放在眼中。

說罷,二人不在多言,身形隨之踏空而起,按照著功勛榜單上的感應,他們向著前方一路踏空而去,如今一刻都不敢耽誤。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一天很快過去。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