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新的娛樂活動應運而生,所以董卓就發明了三國殺,無聊的時候,就把華雄等人叫到府上,殺他個天昏地暗。

起初,呂布等人還不願玩這種文縐縐的卡牌遊戲,結果殺了幾把后,個個上癮,吼得比誰都厲害。

之後,呂布和司馬懿講解起遊戲規則。

他雖是武夫,卻深愛自己的那個角色,竹片上的呂布畫得極為神俊,躍馬持戟,威風十足,他的卡牌技能叫做『無雙』,一張殺別人得出兩張閃,一個決鬥別人得出兩張殺,猛地一匹。

司馬懿很聰明,幾乎一點就透,很快便將規則牢記於心。

「仲達,你可得小心些,荀公達這傢伙看起來老實木訥,實際上一肚子壞水兒!當內奸的時候,演得比我這忠臣都還像忠臣!」呂布從旁提醒,顯然之前沒少吃荀攸的算計。

「就是就是,溫候說得沒錯,他們這些玩戰術套路的人,心都是髒的一匹!」

華雄跟著大倒苦水,有一次他當主公的時候,生生被李儒演得砍死了自個兒的忠臣,棄光所有手牌。

那種感覺,比吃了敗仗還要難受憋屈。

「廢話少說,來來來,開整開整!」 數日後,北海相孔融派使節入京朝貢。

董卓記得,以前小的時候,課本里就有一篇『孔融讓梨』的文章,主角就是這位仁兄。課文裡面的孔融,謙遜低調,在選擇梨果的時候,主動把大梨讓給兄長,自己只拿了個小的。

別人問起他時,孔融則說:我小兒,法當取小者。

三字經中也有提到『融四歲,能讓梨』。

這種謙遜的品德,很是令人欽佩。

然則穿越過來之後,董卓才發現,這位孔太守根本沒有課本里說的那麼好。

討董失敗之後,由於沒有糧食,孔融在回北海的路上,沿途劫掠百姓,以充軍糧。

期間,還發生過一件事情。

孔融在路上看見一個男人在墳墓邊哭泣自己的亡父,因為男人擠不出淚水,神情也不夠悲傷,於是孔融將此人殺了。

此等行徑,實在難與仁義二字掛鉤。

有時候董卓就在想,要不要搞個報社啥的,找些喜歡八卦的文人納入麾下,沒事就讓他們寫寫文章,把這些諸侯的黑歷史拿出來晒晒,通報全國,保管讓他們酸爽得雅蠛雅蠛!

不過嘛,來者是客,作為東道主,董卓還是很厚道的在相國府里擺設酒宴,也將麾下一眾文武喚來,排開陣勢,算是給足了面子。

然則當北海使節過堂時,這傢伙卻態度高傲,不僅沒有先自報家門,還高抬起頭顱,似是在等著董卓出來恭請自個兒入座。

董卓見狀,頓時樂了,這尼瑪哪來的奇葩?

既然你不作聲,那我也不鳥你,你就這麼站著吧!

穿著褐色深衣的青年等了好一陣子,沒能等來董卓的躬身相迎,反倒看見董卓招呼一眾手下開始吃喝,堂內的氣氛霎時熱鬧起來。

青年心頭微怒,暗道這董賊簡直欺人太甚,連最基本的折節下士都不明白,口中言語相譏:「可惜啊,偌大的一座相國府邸,卻連一個人也沒有?」

青年的聲音不小,堂內許多人都聽見了。

「喂,我說你是眼瞎了還是怎地,我們這麼多人,你小子瞧不見嗎?」華雄將手中酒卮往桌面重重一放,瞅向青年,語氣不滿的說了起來。

見有人搭理自個兒,青年心中道了聲『計劃通』,臉上卻是故作驚詫模樣:「哦?爾等也算人乎?」

聽到這話,堂內不少將領霎時猛地而起,臉上顯露出憤色,有的甚至擼起了袖子,顯然是想好好教訓這個口無遮攔的狂妄青年。

「請教閣下,我等不是人,那又為何物?」小司馬拱了一禮,順勢接過話語。

畢竟來者是北海使節,若是就此動手打人,實在不太適合,今後傳了出去,也會有損相國府的形象。

司馬懿作揖見禮,青年卻不買這個面子,冷哼一聲,嗤笑起來:「吾觀爾等,一群跳樑小丑而已!」

「你說什麼!」

前夫,愛你不休 坐在前排的呂布陡然而起,回頭望向青年,虎眸中已然多了幾許戾氣。

你說其他人是辣雞可以,說我呂某人,就是不行!

「容許小子來為閣下介紹,這位將軍乃是溫候呂布,也是太師義子,武力神勇,乃太師麾下頭號猛將,有『塞北飛將』之名,虎牢關前大顯神威,可謂神勇蓋世!」

在司馬懿的一通猛誇之下,呂布這才收起殺機,不悅的哼哧一聲,重新坐回位置。

「溫候下方的這位將軍,姓李名傕,乃飛熊軍之統領,馳騁縱橫,實力強悍,生平難逢對手。」

「這位將軍,名謂華雄,曾於諸侯聯軍之前,連斬三將,震懾諸侯如履薄冰!」

「這位將軍年歲雖小,本領卻不容小覷,西涼羌人視若神明,呼之為『神威天將軍』,乃當朝太僕卿馬騰之子,馬孟起是也!」

說完了將領這邊,司馬懿又說文官。

「這位乃太師女婿李儒,曾任尚書令一職。太師入主洛陽之前的首席謀士,機深智遠,縱使蕭何、陳平再生,也不及也。」

「旁邊這位乃是荀氏公達,出身名門,河東大破白波賊寇,便是他的謀划,其胸中良策,何止千萬!」

一番話下來,司馬懿絲毫不吝讚美之詞,把在場所有人誇了個遍。

這也是他平日里深受眾人喜歡的原因之一。

「呵,我還以為是些什麼厲害人物,不過爾爾!」

聽完之後,青年神色更為鄙夷,他手指著在場諸人,與司馬懿嗤笑連連:「你說的這些人,我盡皆知曉。呂布可謂世間孝子,李傕可使磨刀鑄劍,華雄嗓門兒粗大,可以在市集叫賣吆喝,馬超可使擊鼓鳴金,李儒可以看墳守墓,荀攸可使弔喪問疾,你嘴皮子不錯,可去白詞念賦。至於其他之人,更是衣架、飯囊、酒桶、肉袋耳!」

短短几句話,便得罪了在場所有人。

不得不說,一般人還真沒這本事。

「誰都別攔我,老子今天非砍死他不可!」

華雄氣得已經拔刀,準備上前砍人,好在旁邊的人及時將他拉住,太師還沒發話,人可不能亂殺。

「說了半天,閣下又是何人?」

李儒收縮眼瞳,將一雙眸子深藏。

眾人皆是不知青年身份,董卓這會兒反而品出來了。

嘴巴這麼毒的,放在漢末,估計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來。

這傢伙的身份肯定沒得跑了,必是三國頭號鍵盤俠、國服第一噴子,禰衡是也!

果不其然,青年報上的名號,正是平原禰衡。

「閣下既瞧不起我等,倒不妨說說,你又有何本領?」荀攸呡了口酒水,是個人都有脾氣,別人都指著鼻子開罵,再不反擊,就真成縮頭烏龜了!

禰衡似是料到會有此問,挺直了腰板兒,臉上表情顯得尤為自負,章口就來:「吾自幼熟讀經史子集,天文地理,無一不通;三教九流,無所不曉;上可以致君為堯、舜,下可以配德於孔、顏。豈與爾等俗子共論!」

你這麼牛批,咋不上天呢!

董卓心中吐槽,不過既然你想裝逼,那我還是要給你這個機會。

「閣下既然號稱無所不知,那本太師也有個問題想要請教。」

說完,董卓還特意離席,拱手做出虛心請教的模樣。 兩人相視一眼,心中都在打鼓,關在裡面的可是誅神的頭號敵人,泰斗的一龍一虎的譚龍啊!

見到兩人沒動作,龍魂大怒,當即低喝道「沒聽到少主說話?」

「少主?」

兩人一陣迷茫,轉念一想,戰部只聽一個人的命令,那就是總閣主!

「參見總閣主!」

好在兩人反應不慢,急忙躬身對著葉浪喊道,葉浪擺擺手示意沒事,偏頭看了一眼龍魂,示意龍魂不要這麼凶,龍魂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兩人有些傻眼,對於總閣主,沒想到今天能在這見到,也沒想到葉浪這般年輕,也這般的和藹可親,那種感覺就像是戀愛似得!

感覺到兩人目光的灼熱,葉浪無奈揉了揉額頭,吐出一縷青煙「可以打開門么?」

「啊,可以,總閣主,我馬上開門!」

錯上冷傲特工妻 兩人如夢初醒,急忙上前快速開門,開門之前敲了敲門,大聲喊道「給我老實點,我們總閣主要見你!」

屋內的譚龍好似認命一般,點了點頭,一直低著頭,看不清臉上的任何錶情,葉浪眉頭一挑,給了龍魂一個眼神,龍魂當即明白,悄悄的移動到兩人身後!

與此同時,兩人將門打開,對著譚龍說道「老實點,我們總閣主在,好好表現……」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向譚龍,兩人一左一右的向著譚龍走去,準備將譚龍架出來!

就在兩人架起譚龍的一瞬間,譚龍猛的抬起頭,雙手握成拳,手臂彎曲出力!

「嘭嘭……」

兩道悶聲傳來,兩人直接橫飛了出去,譚龍面色猙獰抬起頭看向葉浪,大喝一聲「葉浪,受死!」

「嗖!」

譚龍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間便竄到了葉浪近前,然而,龍兒,龍龍,卻一臉淡然,就連葉浪自己,還很悠閑的吸了一口煙,吐出一縷青煙!

一時間譚龍感覺到了不對勁,卻已然出手,開弓沒有回頭箭,只能全力一拳轟出,譚龍準備一招制服葉浪,然後挾持葉浪離開誅神,帶回去見泰斗,絕對是大功一件,這不是自大,而是譚龍對自己的戰鬥力有自信!

倒是躺在地上的兩名誅神的兄弟,徹底慌了神,一人急忙拉響了警報,另一人大吼道「保護葉少……」

這一聲警報,跟大吼,驚醒了整個審問區,人員快速集合!

事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短短几秒鐘發生了許多事,就在譚龍的拳頭快要打在葉浪的腦袋上的時候!

「啪!」

一道手掌,牢牢的抓在了譚龍的手腕上,這一隻手掌就如鐵鉗一般,牢牢的不可撼動,譚龍偏頭看去,正是一臉淡然的龍魂!

「撒手!」

譚龍用力拽了拽,卻發現紋絲不動,高手,譚龍對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但是碰到龍魂這裡,明顯有些不夠看!

「找死!」

譚龍反應也是極快,回手用另一隻手攻擊龍魂的腹部,龍魂卻是腳步向後一撮,譚龍身子自然而然的向前傾斜,龍魂用膝蓋頂住譚龍腰間,止住了譚龍下墜的身形!

「我曹……」

這譚龍性子也是很裂,剛要坡口大罵,但是龍魂可沒有打算給他開口的機會,當即快速一個掃蕩腿,直接將譚龍掃的身子離開,橫飛在空氣中!

「嘭!」

與此同時,龍魂的膝蓋狠狠的撞在譚龍的腰間之上!

「咔嚓……」

「啊!」

一聲慘叫傳來,伴隨著骨頭斷裂的聲音,這一肘下去,譚龍的肋骨都不知道折了多少根!

「嘭!」

譚龍狠狠的摔在地上,身形劇烈的抽搐一番,那種痛,無與倫比!

「額!」

當兩名被譚龍打倒的兄弟跑出來后,卻發現譚龍已經躺在了地上,而高大的戰部部長龍魂正站在譚龍身邊!

「王八蛋!」

譚龍悶哼一聲,雙手撐地,咬牙竄了起來,這譚龍也是個漢子,肋骨折了咬著牙不喊,居然還想繼續戰鬥!

龍魂從審訊椅上拿起特質的鐵鏈,向著譚龍走去,譚龍也是個狠人,不退反進,主動向龍魂發起進攻!

「嘭!」

龍魂接住譚龍的拳頭,同時將鐵鏈扣在龍魂的手腕上,龍魂見狀另一拳打過來,龍魂身形一繞,鐵鏈滑動,將譚龍的另一隻手腕也扣住,同時用力,譚龍吃痛,放棄防禦!

龍魂腳步向前一步,接著力道順勢翻轉,將龍魂的兩隻手都背於譚龍身後,並且鐵鏈固定,隨手一頂,譚龍便坐在了審訊以上,鐵鏈也被固定在了審訊椅上!

譚龍不停掙扎,怒吼連連,抬起頭卻發現葉浪坐在自己對面,一臉笑眯眯的看著自己,譚龍看向龍魂,眼中閃過一抹慌亂,龍魂太強了,強到自己居然沒辦法反抗!

「混蛋,有种放開我,繼續單挑……」

譚龍不甘,對著龍魂怒吼道!

旁邊的兩人看的有些傻眼,這麼兇猛的譚龍,在龍魂部長手中,就如同小雞子似得,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當真是恐怖,怪不得,堂主以上,都必須到戰部去學習戰鬥力,恐怖啊!

兩人在看向龍魂的眼神,已經是眼冒金星,太強了,就跟超級英雄似得,給力!

這時,十幾名誅神的成員,急急忙忙的向著審訊室跑來,還未進門,龍龍便說道「你們守在門口,葉少在裡面辦事!」

「啊是,龍龍哥,問葉少好!」

領隊的頭目頓時嚇了一跳,總閣主在裡面,再加上龍魂六隊也在,當即便放心了下來,今天是他負責審訊室這邊的巡查,一旦出了什麼問題,自己萬死不辭,聽到龍龍的話語,頓時放心心裡,急忙開始守衛!

龍魂只是看了一眼譚龍,便不在說什麼,站在葉浪身後,守衛著葉浪!

葉浪笑眯眯的說道「譚龍?我們聊聊?你覺得呢?」

「我撩你嗎,老子……」

「啪!」

龍魂甩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的譚龍嘴角流血,而後龍魂又站回了原地,好似沒動過!

「現在可以聊了么?」

葉浪還是一臉笑容的問道!

「我撩你嘛……」

「啪!」

這一巴掌抽的更狠,鮮血橫飛……

葉浪表情一成不變,慢悠悠道「現在可以聊了么?」

「我撩……你……」

譚龍話還沒說完,葉浪噌的一聲竄了起來,大喊道「他娘的,拿我刀來,我先給他兩大嘴巴子,我也是有脾氣的人……」 董卓離席行禮的這番舉動,禰衡很是受用,至少裝比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心中暗道:你一介粗莽武夫,能有什麼難題?最多也就是有幾個不認識的字,想請教我怎麼寫罷了。

「太師有不懂的儘管說來,吾定會為太師解惑。」禰衡很是自負的說著,彷彿這天下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問題其實很簡單,相信以禰先生的智慧,肯定能夠很快給出答覆。」董卓再次給禰衡戴起高帽。

禰衡呢,本就是一個自負才華之人,從不知道收斂,此刻聽得董卓這般誇讚自己,胸中不禁有些飄飄然,道了聲那是自然。

董卓遂笑問起來:「那麼,本太師想請教禰先生,在這世上,是先有雞呢,還是先有蛋呢?」

「當然是先有……」

禰衡想當然的開口,然則話還沒有說完,聲音卻先戛然而止,好似在喉嚨里被卡住了一般。

「這個我知道,先有的雞!」

喝了不少酒的華雄在一旁大聲嚷了起來。

司馬懿笑了笑:「華將軍,這你可就說錯了,沒有蛋,哪來的雞?」

聽得此話,華雄立馬又補充起來:「那就是先有的蛋了!」

「沒有雞,又哪來的蛋呢?」

荀攸也笑了起來,太師的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實則刁鑽無比,即便是他,也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證明答案的依據。

華雄被兩人給繞暈了,大灌了一口酒,然後嘟囔起來:「那到底先有啥嘛!」

「所以太師才想請教禰先生啊!」

司馬懿面露笑容,又將矛頭指向了禰衡。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