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逸天在轉頭的那一霎那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於是連忙回頭一看,哪還有那名年輕人的影子?竟見他已經跳窗逃了!

當下方逸天顧不上那麼多,直接從車窗上跳下,追趕那名年輕人去了! 「轟隆!」

大戰,瞬間爆發!

天仙境戰場,最先開啟!

天庭投入五十位天仙境高手,對面再度冒出一百位,這是新生之力,直接轟殺到一起,撼天動地!

與妖同萌:腹黑學院煉妖傳 這一戰,開啟之前兩方便都在調集最強之力。

極為瘋狂!

而今,正式展露,等不到戰場上的勝負,瞬間加入進來。

一百位高手,剛一湧入便直奔崔慶蔣鑫等人而去,目的依舊是要斬殺他們。

關鍵時刻,唐雯終於突破!

一瞬間氣勢衝天,直接斬殺一位頂級天仙境強者,重創兩位!

終究還是讓對面一群仙王境高手臉色陰冷的不行。

這是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但卻一次次的出現。

「無論如何,斬殺他們!」一群仙王境高手發狠,不斷傳令,誓要斬殺一群人,饒是他們也擔心,也怕。

這麼一群猛然,一旦成長起來,無人可擋,無人可敵!

此刻天仙境,還不算太強,他們還有辦法。

真到了仙王境,非帝尊出手,基本不可為了!

頓時,成群的天仙境強者捨棄其他人,直接對著崔慶蔣鑫等人圍殺而去。

見狀,根本不需要天痕仙王等人吩咐,戰場上一位位天庭強者爆發而出,以兩位帝子,天賜和戰為首。

「擋住他們!」天賜怒吼!

「殺!」戰沉聲。

他們一直都是天庭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而今也是天仙境的領軍人物,並不比崔慶他們弱上多少,實力超強。

校花之無敵高手 這一刻,以他們為首,奮起攔截。

哪怕是崔慶蔣鑫等人再強,真若是十幾位天仙境強者,乃至更多的聯手,一次性轟殺之下,也是超級危險之事。

連仙王境都要退避三舍,更不要說他們。

有著眾人的拚命阻攔,幾人的戰團依舊。

壓力還在,但他們更強,一次次的展露實力。

從一開始的被壓制,到勢均力敵,到現在,甚至已然開始了反殺。

越殺越勇,越殺越強,這就是他們這一群人的特性!

地仙境戰場,庚俗徐江龍等人第一時間抽身而退。

當然,在退走之際,再度爆發屠戮一番,十二人,前後殺了超過五十位地仙境的天驕人物。

臨退時,更是嘲諷大笑,罵的讓一群仙界本土勢力的仙人境強者們大都臉色鐵青。

什麼不要臉,什麼無恥,什麼膽小如鼠……

反正是,什麼難聽的話,什麼刺激性的話,都給罵了出來。

十二人,殺到他們的大軍都殺了出來,自然是逮住了機會,使勁的大罵。

天庭這邊,無數仙人境強者也紛紛跟隨,齊齊大笑大罵。

對面,他們想反駁,但奈何他們反駁不出來。

缺少一群庚俗金星他們這種人物。

罵不出來,也不會罵人……

一個個的,憋了一肚子的氣,自然是都認準了庚俗等人。

但可惜,一群人自然不傻,第一時間逃遁後退,十二人,自然沒有那個膽子和人家七八萬仙人境大軍廝殺。

不過,當趕到天庭大軍之中后,一群人頓時來了底氣。

這些仙人境中不乏大群地仙境高手,此刻看向這麼一群人,都激動不已。

簡直是看偶像的感覺!

太強了,太厲害了!

若是能表達出來,這群人肯定要說這麼一句話!

牆都不扶,就服這群人!

隨即,在十二人的帶領下,仙人境的大軍直接衝殺而出。

這個時候的團體大戰,自然有戰陣,林楠之前在地球傳授的戰陣,便是在這種戰場上所學而來。

這一刻,緊隨天仙境戰場上的大爆發,這裡也爆發開來。

轟擊,撼天動地!

比天仙境戰場更恐怖!

人數太多了,十幾萬的仙人境大軍,也就這種頂級大勢力才能湊的齊。

庚俗等人也在大軍之中,拚命廝殺,一次次的爆發。

一直到將彼此的戰陣轟碎之後,肉搏戰開啟,十幾萬仙人境的戰場一瞬間延綿方圓數千里之遙!

一個個小的戰陣組建而成,繼續廝殺。

也有單獨的廝殺!

這個時候,地球一脈的十二人,以趙小娜關鐵凝兩大至高屬性規則高手的帶領下,組建了一個十二人的戰隊!

一瞬間,再一次展露出他們的獠牙!

速度超快!

攻擊力超強!

反應能力更是無人能媲美!

哪怕是遇到百人戰隊,依舊能夠直接轟開,然後進行突破!

太強了!

得到仙王境強者的命令,一群群仙人境高手飛蛾撲火的朝一群人進攻轟殺。

但都無用!

在這種大混戰中,他們十二人的隊伍超級靈活。

速度之快,往往百人戰隊還沒有定位到他們的存在,便遭到了滅頂之災!

屠戮!

對他們而言,斬殺普通的仙人境高手,和屠戮沒什麼區別,太簡單了一些。

短短十分鐘,大戰還在繼續,但是但凡關注到他們的強者,這一刻臉色都超級難看!

十二人屠戮的仙人境高手過千人!

一次性的轟殺,超強。

少則數人被屠戮,多少數十人被鎮殺。

無人可擋!

他們也有巔峰地仙境強者,但不夠。

最強的,先前已然被一群人屠戮掉了。

夢境直播系統 殺到最後,讓無數仙人境強者膽寒了,看到十二人的隊伍殺到之際,直接帶著恐懼,落荒而逃,根本不敢抵抗分毫!

哪怕是好不容易聚集了一支千人戰隊,但卻捕捉不到他們的蹤跡。

相反,在天庭一支千人戰隊的配合下,輕易轟破了這支戰隊,然後進行屠戮!

更方便!

戰場周圍,這一幕真的讓圍觀之人震動。

獠牙的展露,太嚇人了!

「太可怕了他們,真的一群無敵之師。」天庭一位仙王境強者自語了一聲。

其他人,全部點頭。

「我天庭若是能有這麼一支無敵之師,哪怕只有區區萬人,足以平定整個仙界!」一位仙王境感慨。

饒是天痕仙王雷霆仙王也是如此。

這一戰給他們的觸動比之前還大。

就連坐鎮高空的東方帝尊和北方帝尊二人看向下方戰場上的一群地仙境之人,這一刻也有些動容,有些不小的觸動。

帝尊,都是從弱者一步步崛起的。

他們更清楚崛起之路需要什麼。

「只要不死,他們能成為下一個天庭!」北方帝尊沉聲。

不過很快,又覺得不妥。

「不,比天庭更強大!」 干小偷這一行的,不單要手快,腳也要快,否則正在例行公事時一不小心被人發現了,一旦跑不掉那便唯有被抓住扭送到公安局的命運。

冷凝傾城 那個年輕人的腳也很快,他一個縱身從車窗上跳下后眨眼的功夫已經跑開了二十幾米外,其速度不得不讓人咋舌。

對於逃跑能力年輕人對自己可是很自信的,有那麼幾次他失手了被人發覺后正是靠著他這靈巧而又迅速的跑功相安無事的。

影後有雙,初心唯一 所以,這一次這名年輕人也認為自己逃脫了,成功的把那精美的錢包收入囊中!

不過他想不通的是他當初下手那麼隱秘怎麼就被車上那個顯得俊朗陽剛的年輕男子識破錢包就是他偷的呢?

老實說之前在車上他被對方識破的時候他的一顆心差點跳出來了,幸好他靈機一動騙了過去,然後跳窗逃跑了!

想到這這名年輕人忍不住咧嘴笑起來,不單單是因為成功的逃脫出來更因為是今天又賺了一大筆,因為那錢包。

或許那錢包裡面正如夏冰所說的只有幾百塊錢,可是管他呢,他想要的是那個錢包本身。

因為當他觸摸到那個錢包的時候便判斷出這是一個高級精美的真皮錢包,這麼一個錢包在市面上至少上萬塊錢,而他偷過來再度出手至少也能賺上幾千塊錢,想到這他當然開心。

他在保持著高速奔跑的同時稍稍回頭看看後面有沒有人追來,其實他認為自己回頭看是多此一舉,照他這速度怎麼可能有人能夠追趕過來?

可是由於職業病的緣故他還是回頭看了一眼,一看之下他的一顆心又差點跳出來,就像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了一個鬼般!

他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還以為自己的眼睛里出現了幻覺,所以他使勁揉了揉眼睛,然後再回頭一看,這下是看得清楚了,他的臉色也被嚇得蒼白如紙。

因為,他赫然看到方逸天就在十米開外奮力的追趕著他,而且方逸天那冰冷如刀般的凌厲目光深深的刺入了他的心窩,於是他嚇得扭頭就跑,有多快就跑多快!

「他、他到底是人還是怪物?!!」

年輕人腦海里不住的浮現出這個問題,與此同時他把吃奶的力、把今天吃早餐的粉條外加兩個茶葉蛋的力全都使了出來,於是他的雙腿就像是裝了個風輪一般急速的奔跑著,沒命的奔跑著,惹得街道上路人的連忙閃躲以及差異的眼光!

他不敢再回頭往後面看,生怕一回頭又看到方逸天那冷峻的面目以及那兩道凌厲的目光。

約莫跑了兩三分鐘左右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左肩肩膀被人拍了拍,不輕不重,當下他心中一陣疑惑,怎麼會有人拍他的肩膀呢?而且他還是在急速的奔跑當中!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難不成是遇見了鬼?

雖說心裡驚怕無比可是那個年輕人還是朝左轉頭一看,一看之下他的胃部一陣的收縮,有種忍不住嘔吐的感覺,因為他赫然看到方逸天就跟在他的身後,相距不過二三十厘米遠,更可恨的是方逸天臉上是一副輕鬆懶散的笑意。

年輕人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想起了楚留香——武俠大師古龍筆下的盜帥楚留香。

他大小就看過很多金古兩位大師的武俠小說,尤其對古龍筆下的楚留香印象極其深刻,因為楚留香的輕功是天下第一無人能及的,他做夢也想擁有著楚留香那一身天下第一的輕功,這樣他在偷東西逃跑的時候可以瞬間擺脫追趕的人。

在他印象中每當楚留香施展輕功追上別人的時候總會不緊不慢的跟在這人的身後,然後伸手輕輕的拍拍這人的肩膀,彷彿是在說——你別再跑了,我追上你了!

此刻這名年輕人覺得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的方逸天正是楚留香的化身,讓他難以置信的是他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可是後面的方逸天似乎還是氣定神閑的樣子。

其實這名年輕人也不笨,要是笨他早就不做賊了,他知道再這麼跑下去他首先就要累死了,所以他突然間停了下來,不再跑了。

他一停下,後面的方逸天也停了下來。

年輕人累得不行,直接坐在過道上,大口喘著粗氣,胸口起伏不平。

而方逸天臉上依舊是那懶散而又不失優雅的笑意,他看著眼前的年輕人,開口問道:「不跑了?」

「不……不跑了!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怎、怎麼跑得比狗還快?」年輕人喘著氣,說道。

方逸天聞言后忍不住笑了笑,說道:「我是什麼人?哈,你這問題還真把我給問住了,有些人說我是流氓,也有些人說我是混蛋,不過還有些人說我是兄弟……嗯,少數人說我是色狼,我都不知道我是什麼人了!」

「哈哈……」年輕人聞言后也忍不住笑出聲來,半晌才問道:「接下來你肯定扭送我去公安局,對吧?我陳候今天也認栽了,說真的,我陳候出道至今還沒服過誰,不過今天栽在你的手裡我心甘情願。」

方逸天聞言后輕輕嘆了口氣,看著陳候,問道:「你為什麼要幹這一行?難道你不知幹這一行一旦被兇狠的人抓住了要剁手?」

陳候聞言后一愣,神色也落寞起來,悲愴道:「我知道,可是不幹這一行又能幹哪行?當初我隻身來到這個大城市準備打工掙錢,豈止被騙進了一家黑廠,這廠里的老闆兇狠歹毒,每天都要逼迫我們幹活十二個小時以上。當初說管吃管住,一個月一千五塊錢,進去后是管吃管住了,不過住的是陰暗潮濕的地下室,而且十幾個人擠在一個小屋裡面,睡覺只能側著身。而吃的則是白菜蘿蔔,沒有半點油水,更可惡的是月底說好的一千五百塊錢拖了又拖,根本不發,為的是不讓廠里的員工跑走。」

「你說,這樣的生活叫我怎麼過?我可是來打工掙錢拱我弟妹上學的啊!」陳候說到激動處后忍不住大聲起來,接著繼續說道:「有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一戶人家的房子是開著的,而且裡面沒人,於是我溜了進去,把裡面值錢的東西偷了拿去賣,得了不少錢。第一次嘗到甜頭后我就萌發了偷東西的念頭,此後一發不可收拾,以偷東西為職業,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說到最後,陳候語氣中透露著一股難掩的悲哀。

方逸天聞言后一語不發,沉默不語。

「這次被你抓住了對於我來說或許是件好事。送我去公安局吧,對了,這個就是那個小姐的錢包,交還給你吧。」陳候說著便把一個精美高貴的錢包遞給了方逸天。

方逸天接過錢包,雙眼看向陳候,他從陳候的雙眼看到的是無奈與真誠,當即他拍了拍陳候的肩膀,說道:「我相信你,相信你說這麼多都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而不是為了博取我的同情而故意瞎扯。」

陳候聞言后眼中閃過一絲感激之色,他輕輕說道:「謝謝!」

「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要把你送去公安局。」方逸天淡然說道。

「什、什麼?」陳候忍不住詫聲道。

「你要是進了公安局那麼你的弟妹怎麼辦?」方逸天緩緩說道。

「可是,可是我、我……」陳候有點語無倫次起來。

「我相信你是一條漢子,我也不會看錯人。這樣吧,我看你的手挺靈巧的,我這有張名片,你照著這張名片去找這個機械加工廠,直接去找這個廠的老闆,他看到這張名片後會留你在廠里幹活的。」方逸天頓了頓,又道:「不過,你剛進去開始什麼都不懂,所以進去后要從最基本的學徒做起,慢慢的跟著師傅學技術,這有點辛苦,學成之後你好好乾,每個月至少有兩千塊錢的工資,不知你願不願意?」

陳候聞言后不可置信的看著方逸天,半晌才顫聲道:「真、真的?!」

「當然真的,不過當學徒這段時期有點辛苦,不知你能不能忍受得住?」方逸天說道。

「能,能,只要能夠學到一技之長我什麼苦都能吃!」陳候一臉堅定道。

「好,那麼你拿去吧!」方逸天把手中的那張名片遞給了陳候。

陳候接過名片后一種莫名的感動湧上心頭,別人抓住小偷之後不是打就是罵,然後再扭送公安局。

然而方逸天竟是如此的不同,完全能夠體諒並且聽信他,更重要的是還給他一個改過的機會,給他提供一份工作讓你不僅能夠脫離小偷的苦海而且還能學到一技之長!

想到這陳候的咽喉一熱,不禁熱淚盈眶,他突然雙腿一曲,正要對方逸天跪下,方逸天見狀后連忙扶住了他,喝聲道:「你這是幹什麼?」

「大哥,請受小弟一拜吧,我無以為報,只有磕頭拜謝了!」陳候聲音哽咽道。

「一個大男人的動不動就跪下,像什麼話?快起來,快起來,要是你把我當做朋友的話就起來,起來!」方逸天拉著陳候起來,說道。

「大哥,你的姓名我還不知道呢!」陳候起來后問道。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