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明茜靠在元康帝懷裡,一臉不滿的樣子。

元康帝摟緊了歐明茜的細腰,笑道:「愛妃不可任性。少夫人是朝廷命婦,理應給予尊重。」

歐明茜晃著元康帝的手臂,「可是她欺負我。」

歐明茜一副小姑娘求長輩做主的模樣。

元康帝哈哈一笑,「少夫人怎麼會欺負你。是你調皮了吧。私下裡就算了,當著朝廷命婦的面,不可調皮。」

歐明茜不太甘心地應下,「臣妾遵旨。」

轉眼歐明茜又一本正經地對宋安然說道:「少夫人,之前是本宮不對,你多體諒。」

「娘娘折殺臣婦了。是臣婦愚笨,不明白娘娘的言下之意。」

歐明茜暗自冷哼一聲,宋安然到這個時候還不忘給她挖坑。這死女人,狡詐。

果不其然,元康帝聞言,就略有深意地朝歐明茜看去。

歐明茜露出一個燦爛又純真的笑容,「臣妾以前就和少夫人認識,這次請少夫人過來,就是想敘敘舊。陛下不會為了這點小事就生氣吧。」

元康帝哈哈一笑,「愛妃要找少夫人敘舊,這是好事。只是以後不可再大聲吼叫。」

「臣妾遵旨。」

歐明茜背著元康帝,狠狠瞪了眼宋安然。該死的女人,打亂她的計劃。不過也沒關係,反正該安排的早就安排下去了,了不起就是再找一個替罪羊。

宋安然不知道歐明茜是想讓她做替罪羊,不過宋安然從一開始就防備著歐明茜,倒是沒出什麼大的漏子。

元康帝對宋安然還有小周氏等人說道:「你們都退下吧,朕和愛妃還有話要說。」

「遵旨!」

宋安然躬身退下,離開之前又朝大殿內睃了一眼。歐明茜整個人都已經貼在了元康帝身上,恨不得現在就和元康帝來一發。至於元康帝自然是樂呵呵地享受歐明茜的伺候。

因為兩人要干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就連劉小七也跟著退出了大殿。

宋安然裝作和劉小七不熟的樣子,客客氣氣地說道:「公公辛苦了。」

一個荷包悄無聲息地送到劉小七的手裡。

劉小七收下荷包,露出笑容。在旁人看來,就是宋安然賄賂劉小七,劉小七給宋安然三分臉面。

「少夫人客氣了。這都是咱家該做的。」

宋安然看著劉小七,劉小七這幾年的變化相當大。年齡不大,但是早已褪去了青澀。尤其是那雙眼睛,像是飽經滄桑的老人,早已經看透了世間的一切。

宋安然有心想關心幾句,奈何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

劉小七已經不需要她的關心,劉小七憑藉自己的本事爬到今天的位置上,只能說這人就是個人精。

宋安然轉念又想通了,她不麻煩劉小七幫忙,就是對劉小七最好的關心。

宋安然笑道:「保重!」

「少夫人也保重。」

劉小七從宋安眼的眼神里,看懂了宋安然未出口。他心裡頭有一絲暖意滑過。

當兩人錯身而過的時候,劉小七悄聲對宋安然說道:「不用擔心明妃,我會替你解決。」

宋安然腳步沒有停頓,神情沒有變化,繼續往前走。她嘴唇微微張開,好像說了一聲謝謝。

而她的內心,滿是激蕩和感激。她想告訴劉小七,不必為她冒險。可是她沒機會說出這番話。

當宋安然忍不住回過頭,再次朝劉小七看去時,劉小七已經移開了目光,開始訓斥身邊的小內侍。但是他同時又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唯有宋安然能夠看懂的手勢。

宋安然回首,嘴角含笑。

劉小七的手勢,是在告訴她不用擔心,他一切安好。

宋安然會心一笑,終於放心下來。

宋安然同小周氏一同走在御花園。

宋安然率先問道:「太太怎麼來了?」

「見你那麼久沒回來,我就擔心你。本想找人的,沒想到會遇上陛下。陛下聽說你在延禧宮,就帶著我一起過來了。」

小周氏說得很簡單。

宋安然心頭卻有諸多疑問。她眨眨眼,想問問元康帝是不是認出她來了,認出她之後怎麼沒點反應。可是仔細想了想,宋安然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

小周氏的真實身份,大家都心照不宣。

元康帝身為永和帝的兒子,認出小周氏也不算稀奇。而且從周皇后這邊的關係來算,小周氏還是元康帝的姨母。

宋安然猜測,元康帝估計也是默認了小周氏的歸宿,只當她是娘舅家的親戚,順路照顧一下。至於旁的,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不該知道的自然永遠都不能知道。

小周氏也對宋安然眨了眨眼,這其中的含義有些多啊。

宋安然抿唇一笑,含義很多,宋安然也看明白了幾點。

小周氏的身份應該在元康帝那裡過了明路,元康帝也不打算追究小周氏嫁給宋子期的事情。再有就是,小周氏估計還在元康帝那裡得到了某些承諾。

奈何小周氏不肯告訴她,宋安然也不好多問。

宋安然朝小周氏看去,兩人相視一笑,自有默契。

兩人一起回到偏殿,略坐了一會,就有內侍來通知,宮宴快要開始了。請諸位命婦小姐前往舉辦宮宴的大殿落座。

宋安然代表晉國公府,所以獨得一席。

其他人要麼帶著閨女,要麼帶著媳婦坐一席。

小周氏坐在宋安然的對面,同宋安然遙遙相望。

古明月同吳國公夫人坐在一席,就挨著宋安然。

古明月沖宋安然笑了笑,趁著宴席還沒開始,她靠過來悄聲問道:「明妃娘娘沒有為難你吧。」

宋安然笑著搖頭,「沒有。明妃娘娘很好說話。」

古明月笑了笑,笑容含義豐富。分明是不相信宋安然的說辭。

宋安然也跟著一笑,她也就是嘴上這麼說說而已。

古明月悄聲對宋安然說道:「明妃娘娘還不算什麼。一會你見了陸麗妃,才知道什麼叫做氣焰囂張。」

宋安然越過古明月,朝前面的吳國公夫人看去。宋安然突然想起,吳國公夫人的娘家貌似同寧家有拐著彎的親戚關係,古明月能知道宮裡的情況,也就不算奇怪。

不過古明月倒是提醒了宋安然,一會陸麗妃要來了。

宋安然抬起衣袖聞了聞,然後對古明月說道:「你幫我看著,我去去就來。」

「你去做什麼?」

古明月很是好奇。

宋安然笑道:「衣服髒了,我打算換一身。」

「我也去。」

古明月成親后,性子不改,依舊活潑跳脫。

古明月同吳國公夫人說了一聲,就跟著宋安然走了。

兩人來到供大姐梳洗歇息的偏殿,宋安然在喜秋的伺候下換衣服。

古明月就坐在一旁,好奇地問道:「無緣無故的,你怎麼突然想起換衣服。」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之前經過御花園,衣服不小心弄髒了,當然要換。」

古明月狐疑地看著宋安然,「真的是因為衣服髒了?」

宋安然笑著點頭,「當然是真的,難不成我還能騙你。」

宋安然看了眼換下來的衣服,尤其衣袖部位,暗自冷笑一聲。歐明茜想要算計她,也要看她願不願意跳坑裡。

其實宋安然並不知道歐明茜到底在算計什麼。她此舉全憑直覺,就是覺著歐明茜當時靠近她的時候,有些不同尋常。想著小心無大錯,乾脆將歐明茜碰過的衣服換下來,以防萬一。

換下來的衣服交給白一,由白一拿出處理乾淨。

然後宋安然又和古明月一起回到大殿上。

寧皇后還沒來,其他娘娘倒是陸續來到了大殿上。

宋安然近距離地觀察淑妃,賢妃,德妃幾人,還有跟在她們身邊的兩位小公主。

之後李嬪來了,一副嬌嬌弱弱的模樣,恭恭敬敬地給三位娘娘請安。再之後,歐明茜來了。

歐明茜笑嘻嘻,腰身晃啊晃,難怪世人都說她是狐狸精。歐明茜這魅惑男人心的功夫,真是越髮長進了。

只是歐明茜這番做派,明顯惹怒了賢妃她們。

賢妃開口,不輕不重地呵斥了一句。歐明茜笑呵呵地回應了兩句,賢妃頓時變了臉色。

歐明茜仗著元康帝的寵愛,她是有恃無恐。除了寧皇后需要她尊重外,其他人她都沒放在眼裡。 全才奶爸 至於陸麗妃,儼然成了歐明茜的眼中釘。

歐明茜和賢妃她們鬥了幾句嘴,最後德妃調停,總算結束了爭鬥。歐明茜在李嬪身邊坐下,然後一眼就看到坐在席上的宋安然。

歐明茜沖宋安然含蓄一笑,眼中帶著讓人無法忽視的邪氣。

宋安然回了她一個笑容。

歐明茜用團扇遮掩嘴唇,當即冷哼一聲。

歐明茜第一眼就注意到宋安然換了衣服,心想宋安然還挺警覺的嗎。她扭過頭,沖李嬪笑了笑。

李嬪看著歐明茜的笑容,頓時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覺。

「明妃娘娘,您笑什麼?」

歐明茜樂了,「我看妹妹花容月貌,所以就笑了。」

李嬪心頭不安,下意識地離歐明茜遠一點。心想明妃娘娘真是越來越變態了。這一切全都是陸麗妃懷孕刺激的。

李嬪不由自主地朝歐明茜的腹部瞄了眼。這一眼,就被歐明茜給記恨上了。

歐明茜心頭大怒,心想你個賤婢,竟然也敢來嘲笑我。原本想要留你一命的,如今你自己找死,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等會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李嬪完全不知道,自己只朝歐明茜的腹部看了一眼,就被歐明茜列入了死亡名單。

要是李嬪知道了真相,定要怒斥歐明茜毒婦,變態。自己懷不了身孕,竟然遷怒了所有人。這種女人,不得好死。

此時,一位宮裝絕色麗人由宮女扶著,來到了大殿上。

此人正是懷著身孕的陸麗妃。

一見到陸麗妃,歐明茜眼睛里都在噴火,恨不得上前抓花陸麗妃的臉頰。

之後歐明茜的目光又落到陸麗妃的腹部,她用團扇掩蓋微微上翹的嘴角,心裡頭有些得意。接著又哼了一聲,叫你張狂,等會沒了孩子,我看你怎麼張狂。

李嬪再次不動聲色地遠離歐明茜。這個女人太可怕。

陸麗妃同諸位娘娘請安見禮,來到歐明茜這裡,兩人對視,火花四濺,兩人周圍全是殺意。就算不知道宮中情況的人見了,也瞬間明白這二人是仇家。

陸麗妃冷冷一笑,高傲的越過歐明茜,在歐明茜的上位坐下。

歐明茜咬牙切齒。心想,先讓你得意片刻,等會你就該哭了。

陸麗妃剛剛坐下,大殿內就傳來太監一聲唱喝,寧皇后終於來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寧皇后一到,大家起身參拜。

寧皇后高居主位,心情激動。這是她被冊封為皇后以來,第一次正式的宮宴,也是她首次在命婦面前露面。

寧皇后虛虛抬手,說了一聲免禮。眾命婦眾宮妃齊聲叩謝。

寧皇后享受這種至高無上的感覺,滋味真的太美妙了。難怪後宮所有女人都想坐在這個位置上。

寧皇后率先坐下,一聲「開宴!」,宮人們端著早就做好的酒菜魚貫進入大殿。

酒菜上齊,歌舞助興。

幾位娘娘說了一通祝酒詞,命婦又齊聲恭賀。喝過三杯酒,宴席正式開始。

總裁私藏的女人 一開始大家還很拘束,後來見寧皇后說話挺和藹的,大家也都稍微放鬆了一點,吃起酒菜,欣賞歌舞。

以寧皇後為中心,後宮女人為配角,進行一場無傷大雅的宮斗。

聽著大家打機鋒,說著含蓄卻惡毒的言語,寧皇后笑了起來。

斗吧,斗吧,大家斗個你死我活,她的皇后位置才會堅若磐石。

所以不管下面的人怎麼斗,寧皇后都高高在上,不聞不問。

宮宴正進行到高潮時,突然傳來一聲脆響。陸麗妃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上,摔碎了。

陸麗妃捂著自己的腹部,表情痛苦扭曲,「我的肚子,好痛!有人要害我,我的孩子……啊……」

陸麗妃痛得朝地上倒去。

「快,快去宣太醫,快扶著麗妃。」

寧皇后心頭一突,她就知道今兒不太平,卻沒想到有人敢在宴席上動手。

歐明茜哎呀一聲,趕緊離開陸麗妃,像是生怕被晦氣沾染到。她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她就是這麼直白。

寧皇后略有深意的瞪了眼歐明茜,這個女人只怕沒那麼無辜。

這裡的動靜很快驚動了全殿的人。大家紛紛朝前面看去。

陸麗妃一出事,當即就有太監將獻歌舞的女人全部趕了下去關起來。在沒有查明真相之前,大殿上的人全都有嫌疑。

皇家就是這麼霸道。

命婦們想要靠近看一看,陸麗妃究竟是什麼情況。卻又怕沾染是非,一個個只能忐忑不安地坐在位置上。

太醫急匆匆地趕來,一看陸麗妃的情況,臉色頓時就變了。

寧皇后一見,也跟著緊張起來。

寧皇后還在想接下來要怎麼善後,畢竟這次宮宴由她主持,出了事情她肯定要負責。

寧皇后咬牙切齒,別讓她知道是誰在背後耍陰謀詭計,否則她非撕爛了對方不可。

寧皇后還在想善後辦法的時候,第一時間得知消息的元康帝已經趕了過來。

「參見陛下!」

「愛妃怎麼樣了?」元康帝一臉擔心。果然陸麗妃才是元康帝心頭第一人。

寧皇后心頭髮痛,元康帝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實在是讓人心驚膽戰。

寧皇后揮揮手,對所有人說道:「其他人都退下。」

一會不管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適合讓外人看見。

惹火甜妻:寶貝,叫老公 命婦們如蒙大赦,她們也不想參與進後宮爭寵的戲碼,尤其是涉及到下毒暗害之類的事情。命婦們被帶到了偏殿安置,目前誰都不能離開。

白一和喜秋守在宋安然身邊,喜秋悄聲問宋安然:「少夫人,我們不會有事吧。」

宋安然搖頭,「不會有事。我們離陸麗妃那麼遠,而且之前也沒接觸過,怎麼查也查不到我們頭上。」

盛世嬈香:極品妖妖 不過宋安然轉念又想起自己換下的那身衣服,她悄聲問白一:「衣服處理了嗎?」

白一點點頭,悄聲說道:「已經送出皇宮。」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