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溫暖已經忍不了了,「路野,你把我放下來!你趕緊鬆手……嘔……」

胃裡又一陣翻江倒海的,中午沒消化的食物全都一股腦兒吐了出來,溫暖朝著路野手打腳踢的,既覺得羞辱又覺得憤怒,「你瘋了,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路野肯定是不會瘋的,但她一定會瘋。

見她這樣不要命,路野也沒有再堅持,只沉著嗓音說道:「別動!我放你下來。」

溫暖聞言,立刻就不動了。

路野小心翼翼地將溫暖放下,不等他完全鬆手,溫暖突然用力地推開他,飛快地朝著路邊的垃圾桶跑去。

她一手扶著旁邊的樹榦,另一手難受地捂著胸口,那一股難聞的酸臭味兒,不停地從胃裡往外竄,就連膽汁兒都快吐出來了。

路野忍不住皺眉,連忙從車裡拿出紙巾和礦泉水,「先把嘴擦一下!」

說著,他將手裡的紙巾遞過去。

溫暖頭也不抬地接過紙巾,似是想發泄心裡的不滿,用力地擦著嘴角。

等了一會兒,路野又將擰開的礦泉水瓶遞過去,語氣依舊溫柔:「水,再漱漱口。」

這一次,溫暖難得地抬起頭,幽幽地睇了他一眼,「謝謝!」然後又將礦泉水接過去,漱了好幾次口之後,她總算覺得舒服了一些。

可,讓路野猝不及防的是,溫暖徑直朝著路邊走去,連招呼都沒有跟他打一聲。

路野冷不丁皺眉,面色稍微沉了沉,連名帶姓地叫她:「溫暖!你給我回來!」

溫暖充耳不聞,繼續往前走,看到有計程車朝路口駛過來,她也不管是不是空車,伸手就去攔,惹得那司機不耐煩地對她破口大罵。

刺骨的寒意滲透了她身上單薄的衣物,臉頰也凍得通紅,可溫暖卻絲毫不顧這些。

路野眯了眯眼,幾步衝上去,牢牢地抓住她的皓腕,再用力一拽,溫暖沒有半點防備,整個上半身不受控制地朝著一個方向倒去。

下一秒,她一頭撞入一個結實的胸口,瞬間覺得眼前發黑,暈頭轉向的。

等溫暖回過神來,恨不得一巴掌扇向路野,可,她終究什麼也沒有,只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路野微不可見地皺眉,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扶你回車裡。」

溫暖忽然笑了,雙手圈住路野的頸脖,一雙深眸微微眯起,呵呵笑著問道:「路野,你倒是跟我說說,那個叫陳未央的女人跟你是什麼關係呀?」

「……」

路野微怔,眼底一閃而逝的冷芒,他垂了垂眸,不著痕迹地說道:「我之前不是告訴過你,我跟她只是多年的好友。」

溫暖微揚起妝容精緻的小臉,紅唇勾起笑意,眼神依舊迷離,又有些飄忽,「多年的好友?僅此而已嗎?路野,我要你摸著你自己的良心告訴我,你沒有騙我,你跟陳未央就只是多年的好友。」

見懷裡的人兒一臉執拗的樣子,路野似是明白了什麼,他捉住溫暖的一隻手,將她的手掌心抵在自己的心口,然後很認真地說道:「溫暖,我的心在這裡,你好好聽著,我沒有騙你,我跟陳未央只是多年的好友。」

像是被燙到了似的,溫暖猛然一震,下意識地想要將手縮回去,卻不想被近在咫尺的男人緊緊地攢住。

溫暖瞬間紅了眼眶,倔強又執拗地瞪著他。

視線與那一雙水濛濛的眼眸撞上,路野只覺得心臟一痛,像是被一雙大手狠狠地撕扯著,鮮血淋漓。

旋即,他笑了,笑得格外滿足,嘴角微微勾起,他一把將溫暖緊緊地抱著,說話的聲音低低沉沉的,又透著一絲得意:「暖暖,我沒有騙你,我跟陳未央只是多年的好友。」

溫暖沒有動彈,似是傻掉了,眼睛睜得大大的,她,她剛才說什麼?

「外面冷,我先扶你回車裡,好不好?」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不小心碰到她的面頰,只覺得涼透了,路野不由得皺起眉。

溫暖低著頭,不知道是在示弱,還是在認錯。

路野勾了勾嘴角,也不等溫暖答應,徑直將她抱進了車裡,又附身給她繫上安全帶,「乖乖的,不許下車了,我現在就帶你回去。」

說著,他退出副駕駛,將門關上,然後繞過車頭走進駕駛室。

溫暖靠著車門,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可她又很興奮,總想做點什麼出格的事情,她忽然抬起頭,笑眯眯地望著準備啟動車輛的男人,脫口說道:「路野,你為什麼要跟我領證啊?」

論美貌,她很有自知之明,她比不上那個風情萬種的陳未央,論有趣的靈魂,她也從來不覺得自己的靈魂多有趣,甚至覺得枯燥乏味。

所以,她懷疑了,她想知道答案。

路野愣了一下,偏過頭,雙手搭在方向盤上,一雙幽靜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瞧著溫暖,那銳利的目光似是要一眼看穿她的心思。

溫暖眨也不眨眼睛,就這樣直勾勾地盯著他。

見身邊的男人一直不吭聲,溫暖頓時有些不耐煩了,「路野,你啞巴了嗎?為什麼不肯告訴我?」

路野皺眉,眼底閃過暗芒,只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暖暖,你現在喝多了,這件事情等你清醒之後我才告訴你。」

「我沒有喝多!路野,我知道我酒量不好,但是沒有喝多,我就是沒有喝多。」

面對溫暖的無理取鬧,路野有些頭大,卻也不好跟喝多了的女人計較那麼多,更不能跟她講什麼道理。畢竟,在跟溫暖領證之前,他那個岳父跟她說過,不要試圖跟女人講道理,因為女人根本不會跟你講道理,女人,只要寵著就行了…… 只要寵著就行,這才是情侶和夫妻的相處之道。

想到這裡,路野忍不住笑了,抬起手,親昵地揉了揉溫暖的頭頂,說話的語氣里毫不掩飾的寵溺:「好,你沒有喝多。」

「……」

一時間,溫暖愣住了,怔怔地望著她。

路野又笑了,嘴角微微翹起,溫熱的掌心撫上溫暖的眉眼,上半身也朝著溫暖的方向靠近,嗓音低低沉沉的,又滿是溫柔:「暖暖,你要是再用這種眼神瞧著我,我可就不能保證……」

他嘴角勾起笑意,透著讓人迷惑的邪氣。

等溫暖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只覺得心裡咯噔一聲,下意識地收回目光,臉頰微微發燙,「我,我困了,要睡一會兒。」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一刻她怎麼就突然清醒了。

說著,溫暖立刻閉上眼睛,故意靠著椅背,一言不發地睡覺。

路野依舊笑得開心,不著痕迹地斂去眼底深處的那一抹痛楚,指腹略帶薄繭,緩緩地從溫暖的面頰滑過,他什麼也沒有說,很快就收回手,熟練地啟動車輛。

車外寒風呼嘯,狹小的車廂里卻溫暖如春。

溫暖是真的睡著了,長發從一側落下來,剛好遮住了半張面頰。

幫小時之後,車停到公寓樓下,溫暖還在睡,沒有半點醒過來的跡象。

路野稍微猶豫了一下,決定將溫暖抱上樓。

溫暖睡得很沉,即使被抱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不舒服的嚶嚀了兩聲,又繼續趴著路野的懷裡睡覺,然後在不經意之間她發出夢囈般的聲音:「路野,你,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那個男人,到底喜歡她什麼,她從來都不相信這世上,會有人無緣無故地對你好。

路野微怔,瞳眸微不可見地縮了縮,抱著她加快了步子朝著卧室走去。

掀開被子,小心翼翼地將溫暖放在床上,想了想,又幫她脫掉了外套和鞋子……

溫暖不舒服地翻了一個身,眉頭輕輕蹙了蹙,半點蘇醒的跡象也沒有,看著她熟睡的模樣兒,路野俯身湊上去,又小心翼翼地給她掖了掖被子。

這一天晚上,路野依舊在卧室里打地鋪。

翌日清晨,溫暖醒過來的時候,房間里就只有她一個人,她伸手扶額,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

習慣性地朝床頭櫃摸了一下,溫暖不由得皺眉,手機怎麼沒在?

溫暖皺眉想了想,昨晚上她好像喝多了,最後,最後好像是路野把她弄回家的,那,她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做什麼不該做的事情?

想到這裡,溫暖用力按了幾下太陽穴。

可,看著自己身上完好無損的衣服,溫暖自嘲地笑了笑,趿拉上一雙拖鞋下了床,走到窗戶前,伸手將落地窗帘拉開了。

明媚的陽光一瞬間照進來,她下意識地眯起眼睛,只覺得身上暖洋洋的。

溫暖在窗前站了一會兒,一陣「咕咕咕」的響聲從肚子里傳出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無奈地撇撇嘴,昨晚上吐得一塌糊塗的,連中午那些未來得及消化的食物,一併給吐了出來。

這都已經早上八點多了,她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再不吃點東西,遲早低血糖。

溫暖走出卧室,書房沒有人,客廳沒有人,廚房也沒有人,他這是上班去了嗎?

管不了那麼多了,溫暖徑直走進廚房,冰箱里還有上次買的泡麵,還有雞蛋和火腿腸,就這些東西,她就足夠把自己餵飽了。

架鍋,燒水,把火腿切片準備好。

沒一會兒,一碗熱騰騰的麵條就出鍋了。

只是,溫暖沒吃幾口,就聽到門口有鎖芯轉動的聲音,不等她起身走過去瞅了一眼,門已經從外面打開了,路野拎著一袋子早餐走進來。

「你,你沒去上班嗎?」

看到帶著一身寒意走進來的男人,溫暖不著痕迹地問了一句,昨晚上發生的事情,她大多數已經不記得了,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說過什麼不該說的話,又或者做過什麼丟人的事情。

總之,低調一點比較好。

路野將早餐袋放在餐桌上,又看了一眼餐桌上滿滿一碗熱騰騰的的泡麵,笑了笑說道:「吃這個吧!你昨晚上喝吐了,這個養胃。」

說著,他從紙袋裡拿出一碗雞絲粥,又拿出一盒香氣四溢的小籠包。

溫暖對吃的雖然沒什麼講究,但誰都不會放著好的不吃,去吃差的,一碗加了雞蛋和火腿的泡麵,怎麼比得上養胃又好喝的雞絲粥,還有這小籠包,聞這香味兒就知道,這是許記獨一份的。

更重要的是,這是路野一大早親自買回來的,她要是不吃,多少讓他沒面子。

溫暖抿唇笑了笑,「謝謝你啊!一大早出去給我買早餐。」

「多吃點,你昨晚上回家之後,又吐了幾次。」

路野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很平靜,看不出絲毫的起伏。

溫暖眼皮子一跳,艱難地吞了吞口水,昨晚上回家之後又吐了好幾次?可,可為什麼她一點印象也沒有?該不會是路野故意騙她的吧!

見溫暖一臉質疑的樣子,路野聳聳肩,故作很認真地說道:「就怕你不相信,所以我特意給你錄了視頻,你要看一下嗎?」

「……」

溫暖頓時噎住了。

好一會兒,她回過神來,氣呼呼地瞪著身邊的男人,拔高了聲音連名帶姓地叫他的名字:「路野!」

路野很自然將溫暖剛吃了一口的泡麵端過去,剛吃了一口,就聽到溫暖叫他的名字,他立刻挑眉,嘴角噙著笑意,「夫人,有何吩咐?」

全能少女被大佬寵壞了 溫暖嘴角蠕動了一下,想說什麼,卻又發現自己的泡麵已經到了路野的手裡,甚至,還看到路野拿著她剛才用過的筷子……

溫暖咬了咬唇角,瞬間不淡定了,瞪大了眼睛望著他,「路野,那是我剛吃過的。」

路野抬眼看向她,朝著她笑了笑,說道:「我又不嫌棄你。」

「我……」溫暖噎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她呼出一口氣,氣哼哼地瞪他一眼,眸光如刀般,不跟這人一般計較。

路野見溫暖說不出話來,也不敢繼續刺激她,只低頭吃著那一碗熱騰騰的泡麵,津津有味的。

好一會兒,也沒見到溫暖坐下來吃東西,路野皺了皺眉,咽下嘴裡的泡麵,狀似不經意地說道:「你怎麼不吃?是不合胃口嗎?」

「我……」

溫暖深吸一口氣,強忍下想要懟人的衝動,沒好氣地說道:「我吃!誰說我不吃的。」她才不會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呢!更何況,這早餐可是從許記買來的,她不吃的話,豈不是太浪費。

說完,溫暖伸手抓起一個小籠包,直接一口塞進了嘴裡,然後用力地咀嚼。

一旁的路野看得目瞪口呆的,旋即又笑著說道:「別只顧著吃小籠包,還有雞絲粥也要吃。」

「我知道。」

溫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

路野笑笑,很快就把那碗泡麵吃完了,然後他看向溫暖,說道:「我約了朋友打高爾夫,要跟我一起去嗎?」

溫暖一怔,毫不猶豫地拒絕,「沒空,我今天醫院有事兒。」

「既然這樣的話,那下次,下次帶你一起去玩。」

「我不去。」

溫暖再一次拒絕,一想到昨晚上那個叫陳未央的女人,她心裡就堵得慌。

路野扭頭,好整以暇地瞧著溫暖,嘴角勾起的笑意看似漫不經心的,卻又讓人覺得暖到了心窩兒,「夫人,我跟陳未央真的只是認識很多年的朋友,我對她絕對沒有半點非分之想。」

頓了頓,他又義正言辭地補充了一句:「絕對沒有,我用我的人品起誓。」

「你對她有沒有非分之想,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們領證的時候就已經說清楚了,我不會幹涉你的私生活,所以你跟陳未央……」

溫暖說不下去了,索性又拿起一個小籠包塞進自己嘴裡。

路野想笑,卻又拚命忍住。

他跟溫暖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但也算了解她的性子,如果就這樣當面揭穿她,她肯定是不會承認,所以他得來一個迂迴戰術。

「夫人,你昨晚上喝多了之後……」

不等路野把話說完,溫暖幾乎是下意識地打斷他,「我昨晚上沒有喝多!」

「沒有喝多了嗎?那昨個半夜是誰一直站在窗戶前高歌?還一個勁兒地抓著我的胳膊問我,路野,我唱歌好不好聽?好不好聽?既然那歌聲跟鬼哭狼嚎有得一比,可那種情況下我能說不好聽嗎?我只能跟你說,很好聽!沒人比你唱得更好聽了。」

路野一邊說,一邊不動聲色地觀察著溫暖的臉色。

溫暖嘴角動了動,似是想反駁什麼,可路野壓根不給她機會,又繼續說道:「我原以為誇了你之後,你就會消停下來,可,沒想到你唱得越發起勁了,直到樓下的鄰居跑上來敲門……」

「夫人,自從昨晚上之後,你現在已經是我們小區的名人了,我剛才上電梯的時候還有人跟我抱怨,說昨個半夜有人在鬼哭狼嚎,吵得他半宿兒沒睡好。」

忽又想起什麼,路野又神秘兮兮地睇了溫暖一眼,嘴角勾起笑意,「夫人,你知道你昨晚上還做什麼了嗎?」

溫暖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事實上,她很想轉移話題,可對上那一雙滿是笑意的眸子,她深吸一口氣,皮笑肉不笑地問道:「我,還做什麼了?」

「你昨晚上一直抱著我,愣是沒讓我睡地上,你還說,以後都不讓我睡地上了。」

路野張口就來,絲毫不怕溫暖揭穿他。

溫暖頓時噎住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怎麼可能?怎麼會……不!這絕對不可能,她怎麼可能一直抱著他不放手,還說什麼不讓他……

見路野一直盯著她看,溫暖狐疑地蹙眉,只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路野勾了勾嘴角,強忍住想要噴飯的笑意,「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自己好好回憶一下,不過,你放心好了,我昨晚上沒有占你便宜,都是你占我……」

「便宜」兩字兒還沒有說出口,就聽到溫暖怒不可揭的聲音:「路野!你胡說八道!你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竟然還想說她占他的便宜,她才不會佔他的便宜。

溫暖氣憤地瞪著路野,眼眶都紅了。

視線與那一雙水濛濛的星眸撞上,路野瞳眸微縮,只覺得心尖兒一顫,生怕她眼眶的淚水會真的滾落下來,連忙說道:「是,是我胡說八道,你沒有占我的便宜,都是我占你的……」

「路野!」

溫暖覺得自己快要被這個男人氣炸了,但更多的是惱羞,她喝多了之後,怎麼能做出那麼丟人的事情呢!以後再也不能碰酒了。

路野立刻乖巧地閉上嘴,又伸手做了一個「封嘴」的手勢。

溫暖抬起頭,卻不想一頭撞入了一雙如漩渦般的黑眸中。

她咬了咬唇角,昨晚上的事情,她不應該喝酒的,不應該借酒消愁。

「我……路野,昨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對,不管我做了什麼,我現在都跟你道歉,我以後再也不會喝酒了,也不會給你添麻煩。」

事實就是,昨晚上的確她給路野添了很多的麻煩。

路野忽然笑了,他抬起手,親昵地在溫暖的頭頂上揉了揉,笑著說道:「暖暖,你是我的妻子,你給我添麻煩,我很高興。」

「……」

這人,這人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啊? 穿越之種田逃荒路 竟然喜歡別人給他添麻煩!

劉備的日常 雖然心裡這樣想著,但這話還是暖了她的心。

溫暖垂眸不作聲。

「不過,以後你要是再喝多了,我們別打開窗戶高歌,這樣一來,不僅有凍感冒的危險,還得被鄰居投訴,我們就關上窗戶唱歌。」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