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別瞎猜了,進去看看不就都清楚了。”

張誠打開車門下了車,徑直朝着大門走去,夏嵐連忙跟上。

有警官證在手,門口的兩個保安也不阻攔,直接打開門讓他們進去。

進門之後是一棟三層小樓,一樓是一個大廳,旁邊有不少窗口和診室,幾個護士百無聊奈的趴在桌子上玩着手機。

穿過大廳,後面就是一條道路,路左邊是個小花園,右邊則是運動場,幾個身穿病號服的人在裏面溜達,清一色都是老人。

張誠看了看路邊的指示圖,發現這家療養院還分成三個區,1區是門診大樓這一塊,2區是普通病房,3區則是加護病房。

張誠掃了一眼,發現3區那棟樓的陰氣格外重,心中頓時有了譜,直接擡腳走了過去。

3區位於整個療養院的後面,二人直接穿過2區的小樓,很快就被一道鐵柵欄給攔了下來。

鐵柵欄中間有一道鐵門,一個保安守在門口,皺眉打量着張誠和夏嵐。

夏嵐直接掏出警官證,要求保安開門,保安雖然看上去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磨磨蹭蹭的按下開關,打開了鐵門。

不過等張誠他們進去之後,保安立刻拿起對講機說了幾句,因此張誠剛走進加護病房的大廳,一個四十多歲,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就迎了出來。

“二位,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姓姜,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們的?”

夏嵐從兜裏掏出那張視頻截圖,在姜院長面前晃了晃,“我們現在懷疑有一名通緝犯躲在你們醫院,請你配合一下。”

“通緝犯?”姜院長一愣,連忙擺手道:“警官,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們這裏是醫院,怎麼可能會有通緝犯。”

“有沒有不是你說了算的!”夏嵐一點都不客氣,“事關重大,如果你想阻攔,那我只有以妨礙公務罪起訴你了。”

姜院長看着夏嵐,突然笑了起來,“警官你這是哪裏話,配合警方調查是每個公民的義務嘛,你們儘管查,想查哪查哪,我絕對配合!”

夏嵐哼了一聲,目光看向張誠。

張誠點點頭,揹着手順着走廊朝前走,一邊走一邊感知附近的鬼氣,很快就有了發現。

“把這間打開。”張誠突然停下腳步,伸手指了指一樓角落裏的一間病房。

姜院長眼角一抽,呵呵笑道:“警官,這間病房沒人住,是空的……”

“讓你開就開!廢什麼話!”夏嵐一瞪眼。

姜院長搖搖頭,掏出鑰匙打開了病房門。

張誠跨進去一看,發現病房裏的陳設十分簡單,靠牆有一張單人牀,牆角有一張書桌,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傢俱。

而且房間地面上積了很厚一層灰,牀上也沒有被褥,看起來的確很久都沒人住了。

“看吧,我都說沒人了,這裏是加護病房,門禁很嚴,絕對不可能有通緝犯跑進來,要不我帶二位去別的地方查查?”

張誠沒理姜院長,在房間裏走了幾步,伸手指了指厚重的窗簾,笑道:“以前住在這裏的病人不會是怕光吧?居然用這麼厚的窗簾。”

姜院長聳了聳肩,“這棟樓裏很多都是精神有問題的病人,市醫院住不下了才轉到我們這兒來的,精神疾病在臨牀上表現不一,畏光也是其中一種。”

“呵呵……”張誠笑了笑,這間病房裏還殘留有微量的鬼氣,剛纔肯定有鬼魂躲在裏面窺視自己。

見張誠不停在房間裏東張西望,姜院長抱着膀子靠在門上,眼中流露出一絲譏諷,緩緩說道:“這裏就這麼點大,一眼就能看完,難道你們找的通緝犯還會隱形不成?”

“閉嘴!”夏嵐瞪了姜院長一眼,湊到張誠身邊低聲問道:“怎麼樣?”

張誠搖搖頭,深深看了姜院長一眼,嘴角一挑說道:“動作還挺快,不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還不信它能長翅膀飛了!” “媽的,竟然是這麼回事!要不是老子技高一籌,還真備不住被對方算計,恐怕還會損失慘重!”此時,在血祭的小院外,管家正呆在那些!他已經將蕭晨和黃老太爺的話全都聽進了耳朵裏!

聽說了在今天晚上過後他們就會因爲詭異的鐘聲失去記憶之後,管家就知道,要不是自己擁有主人賜予的力量,能夠得知院子中的談話,到了明天,那麼不僅僅是情報的問題,甚至就連被蕭晨坑一把他也認了,但是最關鍵的是他將會忘記主人賜予他的使命!

主人的命令就是一切!如果他將主人的命令忘掉了,那麼即使是自己活過了這次任務,那麼也將會被主人收走自己的靈魂!幸運的話,主人還會賜予重生的機會,要是趕上主人生氣,那麼他很可能會受到永世的折磨!

想到這裏,管家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看最快更新就得上無憂中文網他知道主人的手段,當初自己的一個隊友,就是因爲反抗主人,結果不僅僅是被主人殺掉了,就連靈魂都被送到了主人創造的地獄之中!在那裏承受着永世的折磨!

而自己,因爲幸運的擁有親近黑暗的體質,所以才能活下來,並且被主人賜予了高貴的血脈,成爲了主人的僕人!管家從來都以這個身份驕傲,因爲在詛咒世界中,有多少人想要獲得這樣的機會都沒有呢!

蕭晨在經歷了黃家大院地底下的詛咒之後,就趕緊起身離開了黃家大院。因爲雖然他成功的將身體中的詛咒力量驅除了。但是那只是暫時的。那股力量的強大,遠遠不是蕭晨現在能夠抗衡的!就算是帝王殭屍,也沒有給他這麼大的壓力!在他看來。也只有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給過他這樣的壓力,也就是說,這個詛咒的源頭將不會弱於一隻低級惡靈!

而且要知道,詛咒的源頭還是處於被封印的情況下,而且雖然血祭失敗了,但是畢竟也有那麼幾個人利用血液驅動了詛咒之物,加深了封印。但是即使這樣詛咒依然不弱於低級的惡靈。蕭晨不敢想象這個詛咒的源頭到底有多麼的強大!因爲他從來就沒有遇見過這樣強大的詛咒!

蕭晨離開黃家大院之後。就火速趕往巨鍾所在的地點。現在已經十一點了,還有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會到達凌晨。而那個時候。也正是巨鐘敲響的時候!

本來,要是血祭成功了的話,那麼巨鍾就不會被敲響了。隱山鎮中的鎮民也正是利用這樣的方法控制詛咒的。否則的話隱山鎮早就不復存在了!但是由於血祭失敗了,所以蕭晨斷定巨鍾還會敲響。而且在今天晚上一定還會死人!

正常來說。蕭晨現在要做的不是關係巨鍾,而是關心一下手中的書。這些書纔是終結任務最關鍵的地方,要是沒有這些書,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任務中詛咒的真實情況,那麼也就談不上找到詛咒之物,更別說終結任務了!

但是,對於蕭晨來說,即使是終結任務。也沒有東方小白重要!血祭沒有完成,地下的詛咒衝了出來!今天晚上巨鍾那裏有一定會有重大的變故!而東方小白就在巨鐘的邊上守候着。要是她真的出了事,那麼自己這麼拼命爲了什麼?

自己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險獲得殭屍分身血統,還不是爲了快些成長,然後拯救東方小白?要是東方小白死了,那麼他就算是完成了任務又有什麼用?

所以,蕭晨顧不得去看那些書,而是趕到巨鍾附近,去照看東方小白。反正在他看來,書什麼時候看都可以,但是東方小白現在可能正處在危險之中,要是不去救她,說不定就再也見不到她了!這可不是誇張,在詛咒世界中,最不缺少的就是生離死別!

東方小白從房間內出來,直奔村口的巨鍾走去。好在現在天已經黑了,再加上黃老太爺爲了今天晚上的血祭,而禁止黃家人外出。以黃老太爺的威信,也只有他們這些執行者能夠不放在眼裏了。所以東方小白離開黃家大院的行爲並沒有被別人發現,不過她卻是發現了另外兩個調皮搗蛋的傢伙,那就是十七號島的兩個低級執行者!

這兩個低級執行者在黃家中是一對姐弟,他們兩個都是黃偉的弟弟妹妹。而說起來東方小白的天命者黃欣然還是這兩樣個人的嫂子。但是東方小白沒有和他們一同出行的意思,因爲這兩個人在,正好能夠做她的探路石。

因爲不難看出,他們兩個正是爲了村口的巨鍾才離開黃家大院的!這兩個人傢伙和自己的目的相同,也就是說十七號島應該只派了他們兩個過來。那麼一切的主動權就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上!因爲自己可是一箇中級執行者!

兩個低級執行者,就算他們兩個都是非常出色的低級執行者,也最多每人擁有一件中級詛咒之物,但是即使是這樣這兩個人也遠遠不是自己的對手。

有兩個白撿的探路石,東方小白不用纔是傻瓜呢!當然,要是放在東方小白沒有人格分裂之前,恐怕真的會做一回傻瓜。這也是蕭晨經常感嘆東方小白被惡靈附體所出現的最好的情況了。甚至蕭晨已經決定了,即使能夠治好東方小白,也會讓她現在的性格保留下來。因爲在詛咒世界中,僅僅靠善良是不可能活得長久的!

東方小白緊緊的跟着前面的兩個人,她非常的謹慎,再加上她這個低級靈媒,不僅對感應有一手,對於防止別人的感應,也不錯!所以前面的兩個人根本就沒有發現她。

但是不得不說的是,在詛咒世界中永遠不要小看別人。尤其是小孩和老人,這句話可以說是詛咒世界中永恆的真理!就在東方小白以爲得計的時候,前面走着了僅僅十二歲的小男孩突然回過頭來看了一眼!

如果僅僅是看了一眼也沒什麼。但是他看向的方位卻正好是東方小白隱藏的地方,而且東方小白清楚的看到,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莫名的笑意!

這讓東方小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她不知道爲什麼小男孩沒有直接通過意識傳導器傳音將她揪出來,但是卻知道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東方小白重重的呼出一口氣,不再隱藏身形,直接出現在了兩個低級執行者的面前。口中則是說道:“你們兩個小淘氣鬼,在這裏幹什麼?”她現在已經成了這兩個人的嫂子!

“嫂子。你怎麼在這裏?”兩人的演技都還不錯,裝得挺像。但是東方小白能夠清晰的感覺出來,那個女子應該卻是感到驚訝。也就是說這個小男孩沒有將自己跟蹤他們兩個的事情告訴自己的隊友!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東方小白越來越迷惑了,她覺得這個小男孩就和上次任務中的老頭一樣,都不是好惹的主!而對於這種比較神祕的傢伙,儘量不要和他們做敵人!

“我看到你們兩個偷偷溜了出來。於是就跟了過來!你們兩個不是想要去巨鍾那裏吧?”東方小白露出一副盡在我的掌握之中的表情。然後說道:“這件事不是你們這些小孩子能參與的,趕快回去!”說完,就直奔巨鍾而去。

她知道,僅憑自己的兩句話是不可能打消這兩個人去看巨鐘的目的的,事實上,她也沒有想過阻止他們兩個,否則的話只需要強制將他們兩個送回家就行了。相信他們兩個的父母會看好他們兩個,不讓他們在溜出去的。

不過這樣一來。東方小白就相當於少了兩個幫手! 一朵婚花出牆來 即使這兩個人不會幫她,在危險的時候。她也不會孤立無援。不管什麼時候,都要想到最壞的情況,這正是東方小白最大的優點。

東方小白沒有預料錯誤,那兩個小傢伙在繞了一圈後,又偷偷溜了回來。因爲他們兩個必須要這麼做,十七號島弱肉強食,他們兩個作爲低級執行者,必須要聽從管家的命令!而管家由於去查看血祭的事情,所以將巨鍾交給了他們兩個。

東方小白到達了巨鐘的邊上之後,先是繞着巨鍾看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與白天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又隱藏了起來。她相信,等到一定的時候,巨鍾一定會展現出不同尋常的一面!

可惜等了整整一個小時,也沒有出現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東方小白甚至懷疑是不是蕭晨或者管家他們誰終結了這次詛咒!但是轉念一想有覺得有些不可能,畢竟就算是終結詛咒,也需要將詛咒之物拿到手,而要是黃家人又能夠終結詛咒的詛咒之物,早就將鬼魂永久封印了,又怎麼會一代又一代的讓詛咒猖狂下去呢?

功夫不負苦心人,就在東方小白都要堅持不下去了的時候,突然從遠處走過來一隊身影!東方小白數了一下,正好是十二個!

ps:??今天就一章了,小鹽我實在是太累了!

我今天終於體驗了一回什麼叫做春運!根據車上面經歷過春運的朋友說,就算是春運好像也沒有這次這麼擠!

我沒有座,一上車之後就被擠在了兩節車廂的中間。直到到站了下車,也沒有邁過這一關,連車廂都沒有上去。而我身邊還有兩個更倒黴的,他們都有座,但是卻擠不過去!

更搞笑的是,列車員每次到站的時候開車門,都要喊兩嗓子:“往裏擠一擠!車門開不開了!”我甚至被擠得兩隻腳離地,就是不倒!

明天開學了,還不知道能不能穩定更新。但是在這裏給大家交個底,我一定會努力!至於努力到什麼程度,那就請拭目以待吧! “李成,你怎麼了,快醒醒!”在那十二個人中,東方小白赫然看到其中有李成的存在!

她趕緊通過意識傳導器聯繫李成,想要將他叫醒,而且她最疑惑的還是李成怎麼會過來?要知道,李成可是一個執行者,他不可能不知道這十二個人的後果,那是必死無疑的!

但是李成卻依然來了,他不得不來!就好像昨天晚上死去的那個十七號島的執行者一樣,也是不得不來!就算是想要逃跑,都沒有地方逃跑,他們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了!

“不行,我的身體不受控制!連詛咒之物都取不出來了,救我!”在意識傳導器中,李成的語氣甚至都已經帶上了哭聲,他是真的不想死!但是現在竟然連詛咒之物都取不出來了,即使是知道有危險,也沒有有效的手段來抵抗。

聽了李成的話,東方小白有點明白了爲什麼十七號島的那個擁有中級詛咒之物的低級執行者無聲無息的死去了,因爲他根本連使用詛咒之物的機會都沒有,那麼就算是詛咒之物再強大,也是半點用處也無!

東方小白當然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李成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不說他是自己的隊友,來自同一個詛咒之島,就算是十七號島的執行者她也會去救下來。畢竟拯救其他執行者的生命是可以獲得不少詛咒之力的。既能得到詛咒之力,又能讓別人欠下人情,有這種好事當然不能放過。

想到這裏。東方小白立即驅動了今天下午新給了他的兩張血符咒。兩張血符咒的詛咒力量瞬時爆發,立刻就將束縛着李成的詛咒力量震開了,而李成也是趁着這個機會趕緊逃出了那十二個人排成的整齊隊伍中。

但是他這一逃。就好像引起的劇烈的化學反應一樣,巨鍾竟然無風自動,開始自動的震出一陣陣的響聲。這聲音並不是很大,但是其中卻包含了強大的詛咒力量!

在這股詛咒力量下,不僅李成重新被控制住了,就連在一邊偷看的東方小白和另外兩名低級執行者也都被捲了進去!他們雖然沒有像之前李成一樣被束縛住完全動彈不得,但是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牽扯力量。就好像要將他們牽引到巨鍾之上一樣!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執行者們全都瞬間變色,李成反應最快,因爲他早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準備。這股詛咒力量太過詭異了。自己連反抗都沒有就被俘虜了,要不是東方小白現在也不能恢復。

因此,即使東方小白是個低級靈媒,他也不能完全放心對方能夠輕易的將自己救出來。所以早就已經將詛咒之物攥在了手心裏。在感受到這股詛咒力量又一次出現的時候。立刻催動了手心中的詛咒之物!

他的詛咒之物是一根斷指,這根手指只是一件低級詛咒之物,詛咒力量也不是太強,所以並沒有直接將他解救出來,只是緩解了他移向巨鐘的速度。另外的三個執行者也都反應了過來,東方小白立刻催動了自己的靈媒血統,而另外的兩人也都催動了詛咒之物。

可惜的是,除了東方小白的靈媒血統效果明顯。將詛咒力量震到一邊,沒有向巨鍾方向移動之外。其餘的三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向着巨鍾移動而去!

他們還算好的,畢竟擁有詛咒之物,雖然不是特別的給力,但是卻能夠緩解。那十一個一直被詛咒控制的鎮民,則是在巨鍾爆發詛咒力量的第一時間,就被吸了過去,然後一個接着一個的頭顱直接撞在巨鐘上,然後就見到整個頭顱都破裂開來,只有一點點的血跡留在巨鐘上!

東方小白等人全都震驚了,她們沒有想到僅僅是救了李成一次,就引發了這麼大的震動!要知道,這十一個人應該是在凌晨的時候纔會死的,但是現在距離凌晨還有一個多小時呢,人竟然提前就死了!而且最主要的是,巨鐘沒有發出聲音,就和平時撞它的時候一樣。

BOSS寵妻太兇勐 這口鐘實在是太過可疑了,要不是蕭晨早就從裏到外將這口巨鍾摸了一遍,已經確定這口鐘並不是詛咒之物,東方小白他們一定會懷疑的。

東方小白不再隱藏身形,站起身來,四下走動,在其他三名執行者身邊一走一過,而另外三個人的嘴裏都多了一張血符咒。而且東方小白更是要求他們將這張血符咒嚥到肚子裏去!

雖然不情願,但是爲了自己的小命,他們還是照做了。要知道,他們現在根本就撐不了多久!因爲即使詛咒之物能夠將他們的身形控制住不再向巨鍾移動,但是他們卻沒有那麼多詛咒之力唉供他們揮霍!在整個詛咒世界中,恐怕沒有任何一個人擁有這麼多的詛咒之力!就算是三巨頭加起來都不行!

在三個人將血符咒都嚥到了肚子裏之後,東方小白再一次驅動了血符咒!她成功了,成功的將三人身上的詛咒力量全都驅除了出去,讓他們恢復了自由。

東方小白此時已經明白了,巨鐘的震動並不是釋放出詛咒力量,而是引導!巨鍾放出來的詛咒力量並不是特別強大,因爲巨鍾本身並不是詛咒之物,當然不可能釋放出多麼強大的力量。

但是它卻可以引導!東方小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他們的身體中都已經被一股詛咒力量滲透了!這股力量非常強大,可以控制一個人的身體,讓人聽從指揮。

但是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東方小白竟然沒有發現身體中的詛咒力量!要知道,她可是靈媒啊!所有血統中對於詛咒最爲敏感的靈媒!

東方小白此時還不是很確定,蕭晨和管家兩個人的身體中是不是也存在這樣的詛咒力量,因爲他們兩個的實力遠超自己。要是這兩個人的身體中也有這樣的詛咒,那麼就是說,這次任務中的詛咒根源,竟然將詛咒的力量在他們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滲透到了他們的身體之中!

東方小白沒有時間多想,因爲時間不允許她這麼做!危機依舊存在,還沒有解除!

當他們身體中的詛咒力量被解除的瞬間,巨鍾再次嗡鳴出聲!然後,就看見一個又一個的亡靈從巨鐘的表面浮現!

東方小白從那堆亡靈中,看到了就在剛剛纔死去的十一個鎮民。其中還有一些她覺得很熟悉,但是一下子想不起來名字的人。當然,這主要是她是東方小白,而不是真正的黃欣然,所以記憶並不是很清晰。但是毫無疑問,這些人都是曾經死在了這口巨鍾之上的隱山鎮鎮民!

“快逃!”東方小白大吼一聲,然後轉身就跑。這麼多的亡靈聚集在一起,絕對不是他們現階段能夠抗衡的,不知是他們,就算是蕭晨和管家來了,也拿這麼多的亡靈沒有辦法!

或許蕭晨可以憑藉殭屍分身的不死性質保住性命,但是卻絕對不可能和這麼多亡靈對抗!

“怎麼回事?任務的難度一定是異變了!要不然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的亡靈!鬼魂在中低級的任務中不是從來都只有一隻的嗎?”十七號島的女性執行者一邊狂奔,一邊在意識傳導器中大聲的吼道,但是卻沒有人回答她。大家都在逃命,就算是能回答,也沒有時間。

但是東方小白匆匆瞥來的一眼,還是看到,在那個只有十二歲的小男孩臉上,似乎閃過了一絲不屑!但是轉瞬即逝,要不是東方小白是靈媒,不可能會出現花眼,恐怕都不能肯定自己看到的一切!

東方小白他們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逃回隱山鎮中。即使這些亡靈追進隱山鎮,鎮子中的那些鎮民也應該能夠爲他們爭取一些時間!況且,隱山鎮能夠屹立幾百年,一定有其道理,這些亡靈不一定能夠屠殺隱山鎮中的人類。

但是他們再一次失算了,就在他們矇頭向前跑的時候,卻發現眼前一閃!然後眼前的景象就不見了!那個燈光閃爍的小鎮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灰濛濛的世界!

這個世界中明明沒有太陽,但是卻依然能夠看清一切,甚至比之前的黑夜好上很多。就和陰天的時候差不多。

但是卻沒有人爲能夠看清東西感到高興,因爲他們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過恐怖!只見到遍地的屍體,這些屍體並沒有腐朽,而是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意味!

而且就在他們進入到這片空間之後,那些屍體彷彿老貓聞見了老鼠的味道一樣,一個個全都動了起來!在進入的四個人中,除了東方小白這個曾經進入過頂級難度任務世界,甚至還進入過高位空間中的人之外,全都嚇的渾身發抖!

和這些屍體相比,哪怕是之前的那些亡靈都是小兒科了!

東方小白此時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因爲這種情況就是在頂級難度的任務世界中都不常見!也都是在任務快要結束的時候,那些頂級執行者才能遇見的,而這個只有中級高等的任務中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張誠離開病房,跟着鬼氣在樓裏走動起來,一會兒左一會兒右,時不時還要回頭走上幾步。

“我說警官,你們要搜就搜,老瞎晃什麼,我還有病人呢。”姜院長跟在後面,有些不爽的說道。

“哦?”張誠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道:“我看你這家醫院規模還挺大,每年收入應該不少吧?”

姜院長愣了愣,不鹹不淡的說道:“我這兒與其說是醫院,不如說是療養院,而且地方偏僻,哪有什麼收入,勉強維持罷了。”

“呵呵……”張誠笑了起來,“姜院長謙虛了啊,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手上的表是百達翡麗吧?我剛好也有一塊,這表可不便宜啊……”

姜院長表情一僵,手腕往袖子裏縮了縮,笑道:“我這是山寨貨,充面子而已……”

張誠聳了聳肩,繼續往前走。

這棟樓不算大,只有五層,內部是一個回字形的走廊,走廊兩邊都是病房。

不過從門口的窗戶往裏看,大部分病房都沒有病人,只有稀稀拉拉幾個醫生護士坐在辦公室裏,見張誠走過,都投來好奇的目光。

張誠仔細感知着鬼氣,圍着走廊在一樓繞了一圈,最後竟然又回到了原位。

姜院長笑了笑,大咧咧的說道:“警官,我沒騙你吧,這兒不可能有通緝犯,我看你們也別浪費時間了,趕緊去別處找找吧。”

夏嵐瞟了姜院長一眼,問張誠道:“找到線索了嗎?”

“這裏是一處陰氣節點,擾亂了鬼氣,我只能判斷那隻鬼就在這棟樓裏,但是確定不了具體位置。”

張誠皺起了眉頭,想了想接着說道:“不過陰氣的源頭都在地下,上面幾層樓就不用找了,咱們去地下室看看。”

“行。”夏嵐點了點頭,看向姜院長問道:“這棟樓的地下室在哪兒?帶我們去看看。”

姜院長皺眉說道:“地下室裏堆放的都是些雜物,平時門都是鎖上的,絕對不會有人進去,就不必看了吧?”

“少囉嗦!”夏嵐瞪眼道:“趕緊帶路!”

那些醫生護士本來就無所事事,見這兩人對着院長嚷嚷,都好奇的圍了過來,打算看看是怎麼回事。

姜院長黑着臉,大聲說道:“看什麼看!不用做事啊!都給我回去!”

這幾個醫生護士一臉的不滿,但還是轉身走了回去,不過剛進辦公室就停了下來,露出半個腦袋偷偷看着這邊,眼中滿是好奇。

張誠看着姜院長,冷聲說道:“我沒時間跟你囉嗦,你也不用再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如果你不帶路,那就別怪我動手了。”

姜院長嘴角一抽,目光閃爍了幾下,擡腳朝前方走去,打開了走廊左側一扇門。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門後是一個小房間,擺着一堆拖把掃帚之類的東西,房間右邊牆上還有一扇防盜門,姜院長掏出鑰匙打開門,後面就是一道朝下的樓梯。

“你們想看就看吧,下面真沒什麼。”

姜院長側身讓到一邊,面無表情的看着張誠。

防盜門一開,一股陰溼的氣息頓時涌了出來,還夾雜着很重的黴味。

夏嵐走到門口看了看,發現下面漆黑一片,於是伸手在門框周圍摸了摸,卻什麼也沒摸到。

“沒燈?”

姜院長聳聳肩,“下面潮氣太重,燈用不了多久就壞了,反正平時也沒人下去,所以一直沒換。”

張誠哼了一聲,擡腳就走了下去,夏嵐一愣,連忙掏出電筒,也押着姜院長跟在了後面。

癡情總裁:回頭草不好吃 下了十幾階樓梯就到了底,張誠四處一看,發現地下室不大,一共就只有一百平米的樣子,地上堆滿了各種雜物,有病牀、破舊的傢俱,還有一些醫療設備,粗略一看還真是一個倉庫。

張誠走了一圈,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棟樓只有這一間地下室嗎?”

姜院長見張誠愁眉不展,忍不住得意的說道:“這裏只有一間地下室,如果你們不信可以去城建局查圖紙,我就說這下面沒什麼吧,你們還偏要下來。”

“沒道理啊……”張誠想了想,又在地下室繞了一圈,時不時的挪動一下襬在地上的東西,當走到一臺大型器械旁邊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

別的東西都蒙上了很厚的一層灰,但是這臺儀器兩邊的把手上卻是乾淨的,明顯最近被人挪動過。

見張誠打量那臺儀器,姜院長的表情突然緊張起來,剛想說話,卻發現夏嵐正盯着自己,想了想還是把話嚥了回去。

這臺儀器有半人高,一米多長寬,看上去至少也有幾百斤,張誠剛握住把手,姜院長就忍不住站了出來。

“警官,這臺儀器很重的,你一個人搬不動,小心把腰閃了。”

張誠懶得理他,抓住把手往上一擡就將儀器舉了起來,放在了一邊。

姜院長瞬間嚇得目瞪口呆……

幾百斤重的東西隨手就拿起來了,這還是人嗎!

將儀器搬開之後,下面還是水泥地,看上去跟別處沒什麼不同。

姜院長往地上瞟了一眼,強作鎮靜的說道:“警官,你們該看的也看了,要不我們還是上去吧,這裏的儀器挺貴的,萬一弄壞了就麻煩了……”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