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鵬立刻追上。

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剛剛那段話到底哪兒表明身份了?

Augus進電梯後接到方秦的電話。

「社長,果然不出你所料,趙純宇去找紀澌鈞了。」

「下一步,你知道該怎麼做了?」

「是,明天一早東西就送過去。」

「還有一事。」

「嗯。」

「木小姐和寶少爺被紀澌鈞帶回去了,社長,如果讓梁家的人看到這些,那會對我的計劃有……」

「與我的目的無關。」

「是。」就不明白了,那麼好的機會為何社長卻屢屢不用,社長可不是會對紀澌鈞手下留情的人,也許是留著以後再用也不一定。

……

次日一早,紀公館餐廳。

男佣端著碟子依次按桌位上早餐,今天早上的新聞頭條令紀公館氣氛變得凝重。

老夫人面無表情在吃早餐。

大家都看得出來老夫人心情不好,傭人們個個低著頭小心翼翼誰都不敢觸了這個霉頭。

「萊恩。」

站在身後的老管家上前兩三步,走到紀佳夢身後,微微俯身,「佳夢小姐,請問有什麼吩咐?」

「怎麼,紀總在房間吃早餐?」

「沒有。」

「一早就走了?」

「紀總沒有回來過夜。」管家如實彙報。

紀佳夢揮了揮手示意管家下去,遞了眼給魏勝勉。

魏勝勉立刻接了一句:「媽,鈞表哥是公司總裁,工作忙,在外過夜很正常。」

「就算再忙,那總得知道輕重吧,昨晚要見那麼重要的客人他卻不出現,有什麼工作能重要到連騰出幾分鐘的時間都不行?現在好了,才一晚上的時間,這個單子就被人搶了,到嘴的鴨子都飛了。」本來還想讓魏勝勉拿下這個單子,沒想到才一夜就被人截胡了,雖然可惜是可惜了一些,但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因為紀澌鈞沒有出現,導致丟了一個大單,這會老夫人肯定對紀澌鈞更不滿。

「媽,這事真的不怪鈞表哥,鈞表哥真的很忙,昨天我還在酒店看到他。」

「在酒店?」紀佳夢音量提高,「知道的體諒他工作繁忙,這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跑到酒店去見情.人。」

「吃早餐就吃早餐,哪來那麼多廢話。」老夫人瞟了眼一唱一和的兩個人。

紀佳夢特別委屈說了句:「媽,我還不是為了咱們紀家的顏面著想,如果他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了,到時梁家知道了這聯姻一事說不定就告吹了。」

魏勝勉的助理拿著一個白色信封袋快步進來,進到餐廳后對著老夫人鞠躬,「老夫人,早。」

「嗯。」老夫人應了一聲。

紀佳夢遞了眼對面和助理低頭接耳的魏勝勉,「媽,你看看勝勉多努力,早上一起來早餐還沒吃幾口就工作。」

魏勝勉接過信封袋,打開信封袋口,倒出一疊相片,裡面的內容令魏勝勉眼神閃過驚慌。

「勝勉啊,忙什麼呢?」對面的紀佳夢笑問一句。

魏勝勉立刻從椅子起身,「媽,外婆,我還有事先去忙了,你們慢用。」

「你這孩子,別光顧著工作,不吃早餐這怎麼能行。」紀佳夢說話的時候餘光看著老夫人,恨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魏勝勉有多努力上進。

魏勝勉拿著信封袋快步走到一樓的公共書房。

腳步剛踏入書房,一疊相片就甩到桌上,魏勝勉雙手叉腰,氣急敗壞罵了句:「這個趙純宇,上一秒說要照顧老婆,調頭就跑去找紀澌鈞告我狀,他媽的狗雜種一個!」

吳良上前一步,收拾好桌上的東西,「魏少,這件事會不會和昨天你在酒店遇到紀總有關?」

「還會不會!簡直就是!如果不是趙純宇那傢伙通風報信,紀澌鈞怎麼會跑到酒店來,我一出房門就看到他帶著一群人進來,要不是我走的快早就給他抓了個正著以各種罪名把我踢出公司。」越說越氣,魏勝勉抬腳踹向旁邊的單人沙發。

「魏少,這個趙純宇,口口聲聲說要和你合作,又在私下出賣你,這種白眼狼留不得。」

魏勝勉用手摸著下巴自言自語,「當下最重要的是紀澌鈞已經知道我跟全意的事情。」

「魏少,你怕什麼,全意的人都表示要和你合作了,你勝券在握,就算紀澌鈞知道了,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對,差點忘記了。」魏勝勉鬆了一口氣,既然這件事不用擔心,那他得好好收拾一頓趙純宇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

……

早上,七點半,半山別墅花園。

吃過早餐后,紀澌鈞正陪木小寶玩遙控飛機,費亦行就面色緊張快步走過來,「紀總。」

「去找媽咪,一會準備要上學了。」

「好。」

紀澌鈞起身抬步離開,費亦行小步緊跟其後,走到擺放休閑椅的旁邊,紀澌鈞停下腳步,目光落在不遠處木小寶身上,「什麼事?」

「紀總,今天一早全盛在官網上發布一批訂單合作的祝賀消息,交易的單子正是昨晚老夫人口中的飛機採購,早上那會老夫人打電話過來找您,當時您在房間休息,我沒敢打擾。」

紀澌鈞掏出手機播了一個號碼,帶著命令的口吻說了兩個字,「過來。」

查到新消息趕到半山別墅的姜軼洋,接到電話后加快腳步趕到花園,「紀總,剛剛收到一個消息,今早頭條的全盛公司和全意公司的社長均為同一人。」

驚訝未持續二秒,男人語氣平靜問了句:「全意社長的資料查的怎麼樣?」

「在送來的路上,你到了公司資料應該也到了。」

費亦行小聲詢問一句:「紀總,需不需要給老夫人回個電話?」

「沒這個必要。」紀澌鈞說完後轉身進屋。

紀澌鈞離開后,費亦行好奇問了句姜軼洋,「真的會是四少嗎?這個全意跟全盛雖說不是什麼百強集團,但規模也不小,以四少的資歷怎麼可能和這些人扯得上關係,洋哥,會不會咱們猜錯了,也許這個Augus和四少壓根沒關係,是紀總其他仇人呢?」

「你問我,我問誰?」姜軼洋瞥了眼費亦行后,抬步離開。

「沒禮貌的傢伙。」對姜軼洋態度不滿的費亦行嘀咕一句。

……

周寧興和平常一樣去上班,剛走到前台就看到一個身穿旗袍氣質高貴的貴婦。

「你好,我找梁淺。」聶曉雲笑著對前台小姑娘說了句。

「請問你有預約嗎?」

「你好,你是梁淺的媽媽嗎?」一聲疑問從身後響起。

聶曉雲轉身就看到一個年齡和梁淺相仿身穿職業裝的女人,「你是?」

周寧興望著這個與梁淺面容相似的貴婦,開始自我介紹,「啊姨你好,我叫周寧興,是梁淺大學同學,畢業會,我遠遠見過啊姨一次。」

「你好,你好。」

「啊姨,梁淺這個點應該在辦公室,我給你帶路吧。」

「麻煩你了。」

到了梁淺的辦公室,辦公室里沒有人,周寧興比了一個請坐的手勢,「啊姨,梁淺她可能出去了,我去找她,啊姨你在這裡稍坐一下。」

「謝謝。」

周寧興出去找人,看到回辦公室的梁淺快步過去,在周寧興追到辦公室門口時,進了辦公室的梁淺已經和聶曉雲碰上面了,儘管如此,但周寧興還是不會放過任何巴結梁淺的機會,抬起步正準備進去就聽到聶曉雲嘆了口氣,「啊淺啊,你可是JS集團的總裁夫人,你怎麼能幹這種粗活呢?」

JS集團的總裁夫人?周寧興像是聽到什麼重要八卦,立刻收回腿,偷聽。

「媽,八字還沒一撇呢,讓人聽到笑死我了。」

「什麼沒一撇,我剛剛看到你爺爺讓人準備東西,有可能一會就去紀家商量婚事了。」

「真的?」梁淺激動到眼睛瞪大。

聶曉雲的手搭在梁淺胳膊,壓著聲音,「你爺爺給你三叔打過電話,你三叔沒接,也不回來解釋,但是聽小棟說,你三叔跟你那閨蜜的感情很不錯,還替你閨蜜接送孩子上下學,看來這事是真的。」

梁淺的閨蜜,有孩子的,那就只有木兮了,周寧興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

上學那會,大家都覺得梁淺的背景特別神秘,因為梁淺上下學都有車來接送,不管大家怎麼打聽就是沒梁淺家裡情況的半點消息,而梁淺也守口如瓶不透露半點家裡的情況,現在想來,能嫁給紀澌鈞做總裁夫人,那肯定是門當戶對,那梁淺的三叔必定也是有錢人,一想到這裡,周寧興更加不順氣。

帶著拖油瓶,在公司又勾三搭四居然還能找到那麼好的男人,老天爺一定是瞎了眼。

「媽,這是好事啊。」

「好什麼好。」聶曉雲語氣很不滿,「我跟你說,如果木兮真的跟你三叔在一塊了,那對梁家來說有個不檢點黑歷史的兒媳婦那是羞恥,還有,雖說你跟紀澌鈞要結婚了,但咱們梁家畢竟家大業大,這樹大招風,如果不多拉攏一些勢力,一旦上面有個風吹草動,咱們一大家子都得完蛋,這事我已經想好了,新上任的外交部千金就不錯,到時讓你三叔跟……」

「媽,我簡直是受夠了你這些陳腐的思想。」梁淺不耐煩推開母親的手從凳子起身去拿杯子喝水。

「你三叔的事我不說,那你的事我總能說說吧,剛剛我接到紀澌鈞姑姑的電話,從她話里我就聽出來了,紀澌鈞在外面有可能有女人,你當下最重要的是懷上紀澌鈞的孩子,抓住紀家女主人的位置,聽懂沒有?」

「媽,紀總不是那樣的人,我相信他。」在梁淺心裡,紀澌鈞是個完美的男人,怎麼會跟外面那些到處留情的男人一樣在私底下養女人。

「做人還是要實際點,別說我不提醒你一句,你跟你閨蜜好歸好,在紀總這事上還得有界限,萬一她嫁不成你三叔,搶了紀總,到時你就……」

越說越離譜,梁淺不耐煩說了句:「媽,我警告你,別用這種眼神看木兮,她不是那種女人,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你再這樣說她,別怪我跟你翻臉。」

在外面偷聽的周寧興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發笑,看著高貴慈眉善目的貴婦,沒想到在私底下卻是個有心機的女人。

周寧興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立刻找地方躲起來,沒一會,兩個身形高大的身影從面前經過。

辦公室里傳來聶曉雲的笑聲:「真不好意思,打擾紀總了,還讓你百忙之中抽空出來。」

「不知道梁夫人過來所為何事?」

「是這樣的,早上跟你姑姑通電話,聽說你昨晚有事要忙,沒能及時趕去見客,導致丟了一個重要的合作,剛好我認識你們口中的客人,所以我想著看看能不能幫上忙,我就立刻給對方打電話了,沒想到還真的成了,我跟他約了中午,不知道紀總中午有沒有空,如果有的話可以前去和他談談,也許這件事有迴旋的餘地。」早上聽紀佳夢說了這件事,聶曉雲就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通過這件事,她會讓紀澌鈞明白,不管是任何方面,梁家都能幫得上忙,聯姻是最正確的選擇。

「謝謝梁夫人。」

「客氣什麼,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聶曉雲推了一下旁邊的梁淺,「啊淺啊,一會中午你就陪紀總一塊過去。」

「是。」

周寧興在角落發出一聲冷笑,這個聶曉雲真是心機婊,梁淺有這樣的媽還愁嫁不進紀家嗎? 聶曉雲面帶笑容,望著紀澌鈞,說話也沒有用客套的辭彙,語氣自然到就像是和自家人聊天,「我約了你姑姑一塊去逛街,那我先走了。」

「嗯。」紀澌鈞應了一聲。

聶曉雲搭在左胳膊的手輕扯了幾下旗袍整理衣服,一想到過會紀澌鈞要親自送她下樓,樓下等待已久的記者會讓這一幕成為明天的頭條新聞聶曉雲就壓制不住嘴角的竊喜。

看到紀澌鈞往這邊走來,聶曉雲深呼吸一口氣,等著紀澌鈞說送她下樓,卻沒想到面前的身影直接路過,完全沒有停留的意思。

紀澌鈞就這樣走了?

她還沒走,紀澌鈞就先走了?就算他不送她下樓,那按正常禮貌來說,總會找個人送她下樓吧?

可這些全部都沒有,這一幕完全是在意料之外,如意算盤落空感覺自己不受重視和尊敬的聶曉雲臉色垮下,對紀澌鈞這種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行為感到不滿。

梁淺看到聶曉雲面色不對,不以為然笑著摟住聶曉雲的胳膊,解釋一句:「媽,紀總的性格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真是這樣還好,可千萬別是,他有柔情卻不是給你。」

「行了,我先送你下去吧。」她就沒見過紀澌鈞對誰溫柔過,何來她媽那句,人家的柔情不是給你。

從梁淺辦公室出來,想起剛剛聶曉雲不悅的表情,費亦行就忍不住問了句:「紀總,您怎麼就這樣走了,也不讓人送送梁大夫人。」

「你如果想陪她上熱搜,那你可以去送她。」

「上熱搜?」費亦行沒反應過來,想了幾秒后一臉驚訝,「那個梁大夫人在樓下安排了記者?」除了這個解釋費亦行想不出第二個理由,「真是人不可貌相,看她慈眉善目,沒想到居然如此有心機。」想要算計他家紀總。

在記者抵達TX門口,紀澌鈞就接到這個記者所在雜誌社老總的電話識破聶曉雲在背後搞的小動作,就算聶曉雲不搞這些小動作紀澌鈞也不會送聶曉雲。

「紀總,那您中午真的要和梁小姐一塊去赴約?萬一這個梁大夫人又找記者來,那到時……」

「我有答應?」他不記得自己答應過要去。

這個梁大夫人再會千算萬算都忘記了紀總能走到今天憑的不是運氣,而是能力,想要算計紀總,也不翻翻人生簡歷。「紀總,如果梁大夫人聽到這句話,會大失所望。」

「噢。」紀澌鈞很冷淡應了一聲。

剛拐彎,就望見不遠處踏入電梯的女人。

紀澌鈞立刻提速跟上,丟給費亦行兩個字,「掩護。」

「是。」

木兮捧著一疊文件進到電梯后,轉身就遇到迎面走來的男人,一不小心就對視上他的視線,木兮的耳根子瞬間紅了立刻低下頭抱緊懷裡的文件摁住自己那顆狂亂跳動的心。

費亦行踏入電梯后,從口袋掏出時刻帶在身上的干擾器,原地跳起,貼在監控旁邊,監控的紅燈閃爍兩下后熄滅,接著費亦行走到樓層鍵前,背對著木兮跟紀澌鈞。

紀澌鈞步態自然走到木兮旁邊,與木兮肩並肩站在電梯里,沒有多餘的舉動,好像真的只是偶遇一塊搭電梯上樓。

明明兩個人都發展到最親密那一步,可在他面前木兮永遠都像個暗戀自己心儀男子的少女,膽怯到不敢與他有眼神接觸,卻又想看他,就像現在這裡,餘光偷偷從鞋尖挪到男人皮鞋,再上一些,是那雙寬厚手指修長的手掌……

男人注意到旁邊的小腦袋往這邊偏,看到她偷偷摸摸偷看的舉動,男人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故意動了一下手。

「——」偷瞄他的女人速度極快別過臉。

真是個小丫頭呢,膽也那麼小。

膽小還敢偷看他,像只小松鼠一樣,躲得那叫一個快,紀澌鈞覺得好笑又心疼。

男人垂落在腿旁的手往旁邊靠近,兩根手指像走路一樣繞到女人掌心。

那略帶粗澀的手指滲入女人每一根指腹時,那酥酥麻麻的感覺順著神經傳到心底,十指緊扣那一刻木兮的心底除了害怕電梯門突然打開被人看見外更多的是說不出口的幸福。

這位高高在上,許多時候不苟言笑一臉嚴肅的紀先生居然也有如此浪漫的一面,這種感覺真像做夢。

掌心傳來女人回握的收縮感,感覺到她開心了,紀澌鈞也因為她開心而感到愉悅。

這種舉動幼稚是幼稚了一點,可沒辦法——女人,誰讓本總裁寵你呢。

曾經她認為自己在雞湯和電視劇小說的熏陶下變成一個厲害的愛情導師,可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那一刻,她才知道那些所謂的雞湯,愛情真理句子根本沒用。

遇到他,她就成了個對愛情懵懵懂懂的情場生手,就連握手耳根子都會發燙。

也許是電梯里太過安靜的緣故,彼此掌心傳來的脈搏跳動的頻率特別明顯,明顯到彼此的心都控制不住在同步這個節奏。

木兮咬著唇抬頭看了眼跳動的樓層數字,做了一個小幅度的抽手動作,說話的聲音小的跟螞蟻一樣,「我快到了。」

「嗯。」男人應了一聲,但卻沒有撒開她的手,扣住她掌心的手輕輕用力回帶把人拉到懷中,雙手圈在女人腰間,低頭望著懷中含羞嗒嗒眼神躲閃的女人,抬起胳膊,修長的手指輕捏女人的下顎,像是在擦拭自己的心愛之物,「女人,我答應你邀請我共進午餐的安排。」

這傢伙,總是霸道把這些意願「強加」在她身上,看到男人的臉湊過來,女人的臉龐往旁邊躲,唇間纏繞著煙草味的唇瓣落在女人唇角,唇齒間的香味足以讓他意亂情迷,男人收緊摟住女人腰間的胳膊,溫熱的唇瓣微微張開,寵溺多過責問的嗓音隨著男人張合的唇瓣傳到木兮耳邊,「小東西,躲我做什麼?」

「叮咚——」門打開前一秒的聲音。

木兮如逃竄般用力推開紀澌鈞,抱緊文件轉身就跑。「我中午要去看外婆,改天再約吧。」

「砰——」在推搡中,女人裝在口袋的手機掉在地上。

看到她逃跑的樣子,紀澌鈞就忍不住納悶一句,怎麼感覺他像木兮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

外面那些女人,誰不想跟他扯上點關係,就她藏著躲著,真是個與眾不同的小姑娘,也對,就是因為與眾不同,所以才如此可愛迷人。

紀澌鈞彎腰撿起屏幕亮起的手機。

費亦行關上電梯門,拿走干擾器,讓一切都恢復正常。

從電梯到辦公室的路上,紀澌鈞一直都在想辦法解鎖木兮的手機密碼,無奈,無數個密碼沒一個對的上。

「叮咚——」剛坐下手機屏幕就亮起,彈出一條微信信息。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