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男子快速竄進屋內,將門嘭的一聲關上!

葉浪快步來到第六間房間門口,二話不說,巨虎上前就是一腳!

「嘭!」

房門直接被踹開,便聽到一聲憤怒的大吼聲「草你們嘛的,你們是誰……」

「啪啪啪……」

巨虎先是反正倆嘴巴子,直接入拎小雞子似得拎了出來,按在護欄上,段成一臉蒙圈,光著身子便按在這裡,驚怒交加「曹你么的,你們到底是誰啊?」

「所有人轉身……」

巨虎當即下令,大喝一聲,眾人紛紛轉身背對著侍小天……

葉浪向前走去,徹底看清了侍小天,此時的侍小天,面色蒼白,身形顫抖,衣衫凌亂,臉上暴雨梨花,身形劇烈的抖動著,捲縮在牆角,搖著頭「不要,不要,放過我,求求你……」

葉浪心神一顫,他最不願意見到的結局還是發生了,葉浪上前輕聲道「小天,我是葉浪,大哥哥來了……」

葉浪嘗試著去觸碰侍小天,卻被侍小天狠狠的撓了一下,大叫道「不要,不要,不要……」

「小天,是我,我是你哥……」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好好好,我不動……」

葉浪急忙止步,心在滴血,眼眶都紅了,當即轉身,快步走到巨虎身旁,一把將巨虎的手槍搶了過來,大喝一聲「我槽你嘛,我要你的命,啊……」 天空一聲巨響,老子閃亮登場。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董卓登上城頭,身形出現的瞬間,亂鬨哄的廝殺雙方,竟在這一刻突然安靜下來。

「太師!」

「太師回來了!」

不知是誰先激動的喊了一聲,繼而有人發現那道高大的身影也在,更是熱淚盈眶:「飛將軍也在!」

「我就知道,太師和將軍不會拋棄我們的!」

這些幾乎快要放棄抵抗的漢子們,頓時感動得紅了眼眶,就要落下淚來。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原來我在他們心中,竟也這般重要。

呂布心中忽地有些愧疚,因為就在不久前,他是真的打算拋棄這些將士。

寧武手上提刀,在一眾將士的護衛下,登上城頭。守城將士傷亡慘重,寧武臉上露出的表情尤為兇狠。

他手上這把刀,其實大有來頭。

少年時,董卓在田間耕地,拾到一把刀,刀上面沒有文字,四面隱起作山雲文,斸玉如泥。後來董卓入洛陽,拿這把刀給蔡邕看,蔡邕說:「這是項羽之刀。」

董卓給它取名『熊貔』。

熊,是董卓的號。

貔,指勇猛的將領或者軍隊。

情況危急,寧武也明白當下局面,話不多說,提刀向那些攻城士卒一指,滿目兇狠,張口就是戾氣十足:「弟兄們,砍死他們!」

說完,董卓親自操刀上陣,先將一名近前的聯軍士卒砍翻在地。

這一幕,看得守軍是熱血沸騰。

殺!

有了董太師作表率,守軍將士為之大吼,本已經跌落至谷底的士氣,此刻猛然上竄,直衝雲霄!

雙方再度廝殺在了一起。

可惡!

不遠處的曹操見狀,心中低罵一聲,眼看就能搞定的殘局,居然因為董卓的出現,又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不過也好,至少肯定了一點:董卓這老賊,還在虎牢關上。

既然不走,那就合該受死!

曹操面色一狠,直接向董卓這裡殺來。

曹仁曹洪一路為他開道。

望見曹操往這邊涌,寧武知道他肯定是奔自己而來,卻也不怵,砍死擋道的兩個雜兵,同曹操激喝一聲:「曹孟德,你不是想殺我嗎?來啊,1V1男人大戰!」

曹操這時候也是一腔熱血,董卓邀戰,他何懼之有!

雙方將士見狀,彼此間的廝殺肯定不會就此終止,但也很自覺的給兩位大哥騰出地方。

二人相對而立,距離不過一丈。

曹操持劍,寧武提刀。

兩人對峙了稍許,都沒急著動手。

寧武道:「曹孟德,說實話,我很欣賞你。」

曹操對此置之一笑,繼而說道:「董卓,我承認你有些手段,可惜,我容不得你。天下,也容不得你!」

此時,天邊刮來一陣狂風,吹動得城頭旗幟獵獵。

寧武也因此伸手去擋迎面吹來的風沙,背對狂風的曹操見狀,暗道一聲『天助我也』,腳下當即踏前一步,長劍出手,直刺董卓要害。

曹操出劍的速度很快,以至於一個眨眼不到,就已經到了寧武面前。

玩陰的!

面對寒芒綻放的劍尖,寧武心頭一突,腳下急退兩步,隨後起刀與那劍刃磕上一下,將其推開。

要不是有所提防,這一劍十有八九會讓曹操得逞。

偷襲未能得手,曹操眼中閃過一抹遺憾,顯然是說,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

但他並不氣餒,一擊未中,再來便是。

只見他手腕翻轉,手中的長劍翩若驚鴻,一通連刺帶挑,速度之快,看得人目不暇接。

寧武倒也不怵,他有董卓的記憶,也有董卓的武藝,這具身體就像與生俱來,有何所懼?

遂揮動起『熊貔』,與曹操廝殺在了一起。

兩人一斗,就是二十餘合,勝負難分,有一點兒旗鼓相當的意思。

曹操的武力值比想象中的要強,不說爆表,但也絕對不低。

據傳,曹操十歲那年,譙水擊蛟,差點殺死一頭鱷魚。成年之後,曹操又膽大的潛入中常侍張讓府邸試圖行刺,張讓發覺後派人追捕,曹操揮舞著手戟,從庭堂一路殺將出來,張讓的門客無法接近,曹操且戰且退,退到垣牆邊時,縱身一跳,逾牆而出。

相比於曹操,董卓成名則在青年。

有『西涼飛熊』之稱的他,身形如熊,健步如飛。能在西涼這個窮凶極惡之地,收攏這麼多小弟,實力自然也不是蓋的。

史書上說他是:膂力過人,雙帶兩鞬,左右馳射,為羌胡所畏。

然則幾十回合拼殺下來,寧武卻不由得退後數步,拄著刀,急劇喘息。

跟三十來歲的曹操相比,四十多歲的董卓在體力上還是有些吃虧。

要是年輕的時候,別說吊打曹操,就是跟義子呂布,他也能扳扳腕子,但現在不行了。

加上之前,董卓在洛陽亂搞,把原先強壯的身體養胖了許多。

人一胖,動不了幾下,就喜歡喘。

見董卓有些後繼無力,在那兒喘氣,曹操心中自是大喜。

俗話說,趁他病,要他命!

那還等什麼!

曹操不作猶豫,直接上前動手,劍尖直指董卓心窩,口中猛然暴喝:董賊,受死吧!

他深知,以董卓現在的體力,根本避不開他這一劍。

寧武見狀,果然大驚失色,剛將身子直起,那一劍就已經刺中了他的心口。

叮!

出乎意料的是,劍入身體,只發出一聲清脆的錚鳴,沒有鮮血濺出的畫面,更沒有董卓就此倒地的場景。

看著眼前毫髮無損的董卓,曹操怔住了,怎麼可能!

寧武趁機順勢反擊,大刀一劈。

看似驚慌的表情下,掩藏著一絲不為人知的戲謔。

原來,他怕甲胄不靠譜,又在裡面墊了一塊鐵板。

以弱勢強,勾引一波,然後,回首——掏!

『熊貔』破開近在咫尺的曹操外甲,划拉開很長一道血口,觸目驚心。

曹操急退,這才發現上當,胸口處流出汨汨血液,劇痛無比,他看著近前已經直起身來的男人,滿臉怒容,咬牙切齒:「董賊,你陰我!」

「有來有回,大家彼此彼此。」

寧武嘿嘿笑了起來,不著痕迹的揉了揉胸口。

雖然曹操沒能得逞,但那一劍的力道,真他嗎痛啊! 眾人只見葉浪紅了眼睛,如瘋了似得沖了出去,大吼一聲「都他么給我閃開……」

葉浪一聲怒吼,震的周圍眾人連連後退,驚恐的看著葉浪,這得需要多渾厚的內力?

在眾人震驚的眼神,葉浪飛身而起,膝蓋狠狠的撞在段成的胸膛之上!

「咔嚓!」

伴隨而來的一道骨頭斷裂的聲音,段成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嘩啦一聲,二樓的護欄瞬間斷裂,葉浪保持著姿勢與段成一同掉到了一層地面!

「噗!」

最強紈褲系統 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段成驚恐的看著葉浪,嘴裡流著鮮血,大吼道「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

段成瞬間嚇尿了,從未想到,有一天他會離死亡如此之近,慌忙大吼只有這一句!

「咔嚓!」

子彈上膛槍口直接頂在段成嘴裡,段成嗚嗚的發出一聲聲悶哼,眼淚,鼻涕,尿同時流了下來,周圍眾人震驚的看著葉浪,這誅神這麼狂野?敢在金牙子這殺人?而且殺的還是段少?

「葉少……」

巨虎站在二樓,急忙大喊一聲,葉浪猛的回過頭,巨虎心神一顫,那一雙通紅的眼睛,包涵了多少憤怒?

巨虎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卻未曾想到,某一天能見到一個眼神對自己這般有震懾力,額頭微微滲出汗珠,不留痕迹的吞了一下口水,不自然的不敢看葉浪的眼睛,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淡「葉少,小天妹子有話跟你說……」

聽到小天,葉浪的眼神才恢復了一些理智,這時,侍小天走了出來,不敢看葉浪的眼睛,此時的侍小天身形顫抖,臉色依舊蒼白,衣衫凌亂似乎已經整理了一番,顯然,侍小天還沒有徹底緩過來!

葉浪的猛的站了起來,看著侍小天,一臉的愧疚,曹你嘛的賊老天,小天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讓一個小女孩承受這麼多,葉浪的眼睛瞬間又紅了起來!

段成見葉浪站了起來,急忙竄起身形,想要逃離,然而,渾身就像散架了一般,剛剛站起身形,噗通一聲便倒地不起,旁邊的一名誅神兄弟見狀,上前嘭嘭就是兩腳,段成哀嚎兩聲,躺在地上打滾!

「哥……」

侍小天顫抖的聲音,在二樓輕聲呼喚,葉浪身形一顫,看著侍小天的樣子,點了點頭「唉,小天,哥來接你回家!」

「哥,對不起,我錯了……」

侍小天哇的一聲,從二樓跑了下去,在葉浪注視中的目光竄到葉浪懷裡,嚎啕大哭,葉浪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一抹心疼的笑意,輕輕的拍著侍小天的後背「沒事了,小天,沒事了,哥在呢,哥接你回家!」

「哥……我……我嗚嗚……我錯了……嗚嗚……我以後……我以後……聽你話……嗚嗚……在也不……嗚嗚……」

侍小天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不停的認錯,葉浪揉了揉侍小天的腦袋「好啦,沒事了,哥不生氣,不會哥現在要處理一個混蛋,你先等哥一會好不好?」

重生娛樂圈女皇 侍小天暴雨梨花的抬起頭,對著葉浪說道「哥,你是要揍那個混蛋么?」

聽到侍小天的話,眾人紛紛忍俊不禁,到底是個單純的孩子,這是要揍的節奏么?這分明是要殺人的節奏啊!

葉浪微微一笑不語,楚拎起手中的槍,走向段成,段成滿口鮮血,拚命的搖著頭「不要,不要,不要殺我……」

「哥,你要狠狠的揍他,他居然摸我,還扯我衣服……」

侍小天顯然也對段成厭惡至極,可以想象,一個未經世事的女孩子,被段成強行帶到這樣的地方,還如此對待,哪怕是侍小天此時也是驚慌憤怒!

念念不敢忘 葉浪腳步一頓,猛的回頭看向侍小天,巨虎也是一愣,好像事情有些不對勁,急忙道「小天妹子,他摸你哪了?」

聽到巨虎的問題,侍小天面色通紅,掐著手指弱弱的說道「他摸我大腿,我拚命踹他,他還扯我衣服……」

「額!」

眾人同時楞了,巨虎急忙問道「就這樣?還有么?」

忽然,巨虎感覺一陣難受,偏頭看去,只見葉浪不善的盯著自己,巨虎頓時一縮脖子,不在言語,而侍小天弱弱的說道「他力氣很大,扯我的衣服扯的很疼……」

葉浪通紅的眼睛瞬間冷靜了,原來段成沒有對侍小天做什麼?

不是段成沒有對侍小天做什麼,此時的段成也很無奈,除了摸了摸侍小天的腿,其他的地上段成還沒來得及碰,別看侍小天這麼瘦,反抗起來就像是一個發了狂的小豹子似得,折騰了二十分鐘,段成被踢了個夠嗆,楞是沒怎麼近身!

五虎覺得有些好笑,不由看向葉浪,葉浪思索片刻,轉身走向段成,段成驚恐急了,而此時的葉浪卻把手槍遞給了旁邊的兄弟!

葉浪給了巨虎一個眼神,巨虎揮了揮手「雷虎,帶小天妹子先去車了,好生照顧……」

「好……」

雷虎帶上幾個人保護侍小天,侍小天驚恐的看著幾人,葉浪回過頭微微一笑「小天,他們是哥的朋友,在車裡等我,我一會就過去,好么?」

侍小天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葉浪對著雷虎看了一眼,雷虎急忙道「葉少,放心吧!」

葉浪點了點頭,後面的事情,怕是不能讓侍小天見到,所以葉浪讓侍小天去車裡!

兩名誅神的成員一左一右,直接將段成拎了起來!

「滴答,滴答……」

段成嚇的尿的不行,褲子還在往下滴著!

「你對我妹妹做了什麼?」

葉浪話音剛落,巨虎搬來一張椅子,葉浪坐在椅子上,抽出一根煙對著段成問道!

段成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急忙吼道「大哥,大哥,我什麼都沒幹,我發誓,我要是對侍小天做了壞事,我死無葬身之地,我全家死無葬身之地……除了摸腿跟親手……其他的我真的什麼都沒幹成……」

葉浪猛的抬起頭,段成頓時一哆嗦,葉浪語氣陰沉「你還活著就是因為你想乾沒干成,親手了,摸腿了是吧?左手還是右手?」

「啊?」

段成疑惑的看著葉浪,葉浪擺擺手「兩隻手,都廢了……」

PS:恢復更新,欠的章節儘快補,每天更,爭取多更……么么噠…… 「主公!」

蜜糖初吻:我和偶像戀愛了 見到曹操負傷,周遭廝殺的曹仁、曹洪等人驚呼一聲,撇開身邊敵人,急忙趕到曹操近前。

曹操胸口溢血,整個人的臉色都慘白了幾分,顯然傷得不輕,若非有甲胄護身,董卓那一刀,就直接送他去見了漢朝二十四代先帝。

眼見曹洪等人趕來,曹操強忍劇痛,手指董卓,咬牙呼喝:「別管我,都給我上,去殺了董賊!一定要殺了他!「

於是,曹軍將士惡狠狠的直撲董卓。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