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夕偏過頭,注意到她臉色不悅問:「怎麼了?」

溫如意猶豫了下,抓住她的胳膊拉著她往房間里走,到了房間里,她關上了門。

葉簡夕見她神秘兮兮的,不由得想到慕洛琛的警告,笑了笑說,「你不是想告訴我,安墨卿不是好人,讓我離他遠點吧?你放心,我今天和他碰上,純屬意外,以後我會注意的。」

「世上哪有那麼多意外?」溫如意語氣不好的說,「就算有意外,也別和他牽扯上。簡夕不是我說他不好,實在是安墨卿這個人太狠了,你知道他老婆是怎麼死的嗎?」

葉簡夕搖了搖頭,她怎麼會知道?

溫如意麵色凝重,「四年半前,安家不知道什麼原因,曾經被上面的人查過,當時整個安家都差點倒台,最後你猜怎麼著?是安墨卿出面,力挽狂瀾救了安家……」

「這不是挺好的嗎?」葉簡夕疑惑的問。

「他若是憑自己的本事救的安家,是挺好的。」溫如意冷笑,「可偏偏他為了救安家,把自己的老婆貢獻了出去。」

「當時負責調查的人和他老婆一家是世交,那個人的兒子是他老婆的發小,打小那家的兒子就喜歡他老婆。」

「後來安墨卿跟他老婆結婚的時候,他發小還因為喝醉酒出了車禍。安墨卿深知這一點,所以為了給安家爭取時間,把他老婆灌醉了送到了她發小床上,他老婆回來之後,就抑鬱的自殺了。」

「而安墨卿在他老婆死後的第二天,就談笑風生出席了認祖歸宗的宴會上,他是安家的私生子,可憑著這個,他成功進了安家的宗祠,安墨卿是他以前的名字,進了安家后,安老爺子親自給他改名,叫安知墨。」

「簡夕,他這麼狠的人,你跟他走的近,不知道哪天就把你給害了。」

溫如意緊緊的抓住葉簡夕的肩胛生怕她不相信自己似的。

葉簡夕蹙眉,她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

不過安墨卿若真的是安知墨,那當真是厲害的角色。

她當初看安家資料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安知墨是安老爺子很重視的一個孫子,說不定接下來會把安家交到他手上。

難怪洛琛提醒她,不要跟安墨卿走的太近。 第645章他身上是阿琛的味道

這麼看來,的確是不能和他走的太近。

一個連自己的妻子都能利用的人,還指望他會仁慈之心嗎?

葉簡汐想到這,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安墨卿臉紅的模樣,在心底微微的嘆息,真是人不可貌相,虧得她一直把他當作好人。

葉簡汐說,「我以後會和他保持距離的。」

「嗯,你這麼做就對了。」溫如意贊同的點頭。

葉簡汐抬眸看向溫如意,忽然又問:「不過……如意你是怎麼知道安墨卿這麼多事情的?」

按道理說,安墨卿和他老婆的事情,算的上是安家的秘密,外人不可能知道的,如意是怎麼知道的?

葉簡汐面帶疑惑。

溫如意眸光一閃,轉過頭避開了她的視線,摳弄著自己的衣服一角說:「還能是怎麼知道的?當然是子澈告訴我的。」

葉簡汐略微琢磨了兩秒覺得也對,容子澈的確可以探究到安家的這些事情。

當初安墨卿老婆死了,那麼大動靜不可能真的沒人知道。

溫如意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總結道:「總之,你不能再跟安墨卿糾纏了,我們來帝都,只是為了找洛琛的,現在我們等著他辦完事情就好了。」

提到慕洛琛,葉簡汐思緒立刻從安墨卿轉移到了他身上,想到今天和慕洛琛不歡而散,她隱隱的有些內疚。

那個時候生什麼氣呢?

阿琛本來就把她忘記了,稱呼她生疏也對。

是她太心急了,沒能把握好分寸。

改天再見到他的時候,一定要跟他好好談談。

葉簡汐笑了笑說,「嗯,我知道了。」

「你可別光說知道,不把我的話放到心裡去。」溫如意不放心的說。

「你見我哪次沒把你的話放到心裡去?溫大小姐。」葉簡汐眨了眨眼睛說。

溫如意仔細的想想,還真沒發現,簡汐對她說的話,向來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溫如意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

葉簡汐見她笑了,心情更加好。

現在阿琛已經找到了,如意也和子澈越走越近,一切都在變好。

她真的很開心,很開心……

葉簡汐等著和慕洛琛再一次的見面,可接連三天,她都沒接到慕洛琛的電話,也沒收到他任何信息。

她特地留意了關於安家的新聞,也沒能發現他的身影。

葉簡汐有些著急,跑去問容子澈,卻發現容子澈也變得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溫如意說他在帝都有事情要做,好像是政務方面的,需要有一段時間忙。

知道他要做正事,葉簡汐也不方便再打擾他,便找了周文達,去打聽慕洛琛的消息。

周文達讓她別太擔心,說是慕洛琛有保護自己的手段。

葉簡汐知道,可一個大活人,平白無故的失去聯繫幾天,怎麼看怎麼不正常。

她怎麼可能不擔心?

這天——

葉簡汐心不在焉的帶著天佑天寶,到酒店附近的小廣場玩。

剛出酒店沒多遠,一輛車就停在了她身邊。

車門打開,下來一個身形彪悍的男人,「葉女士,慕先生吩咐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裡?」葉簡汐聽到慕洛琛的名字,瞬間變得焦急。

「到了地方,您就知道了。」

男人說著,要把她往車上帶。

葉簡汐下意識的跟著他走了兩步,才生出警惕心,抓住天佑天寶的手,說:「你有什麼證據,說明是洛琛讓你來接我的?」

男人見她不肯往前走,從兜里拿出一枚戒指,「這是慕先生交給我的,他說,你看到戒指,一定會跟著我們走的。」

葉簡汐看到那枚戒指,放下了警惕心,因為那枚戒指是她和洛琛的婚戒。

哪怕死,她和他都不會摘下戒指。

能拿到這枚戒指,說明這個男人真的是洛琛派來的。

葉簡汐拿了戒指,攥在手心裡,緩聲道:「好,我跟你走。」

抱著天佑天寶上了車,葉簡汐坐在車廂里,緩緩地展開了手心,手心裡的戒指,散發著柔和的光,她嘴角露出淡笑。

天佑和天寶仰著腦袋,看著她問:「媽咪,我們要去哪?」

葉簡汐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說:「我們去見爸爸。」

天佑、天寶乖乖的點頭。

男人沉默不語的開著車,車子漸漸的從鬧市區離開,向著郊區行駛。

車度越來越快,一排排常冬青從窗戶外滑過,葉簡汐腦袋微微的依靠在椅背上,望著窗外。

車子開了很久,路邊的景色漸漸的變得有些冷清,男人才把車速降低了一些。

葉簡汐看著窗外的景色,正想問,還有多久要到。

男人忽然把車子拐彎,往路邊的一條岔路口駛去。

又行駛了大概十分鐘,停在了一處度假村前,從窗戶外,依稀可以看到大片的綠色草地,以及掩映在鬱鬱蔥蔥樹木間的別墅。

整個度假村,外圍環繞著淙淙的流水,那些水在陽光的照射下,飄著裊裊的熱氣。

「葉小姐,請下車,慕先生在等著你。」

男人下了駕駛座,打開車門,恭敬地說道。

葉簡汐聞言,拉著天佑天寶的手,往車下面走。

男人卻伸手,阻攔住了她:「葉小姐,把兩位小少爺交給我吧,慕先生只讓您一個人過去。」

葉簡汐猶豫了下,把天佑、天寶交給了他。

天佑天寶歪著腦袋看著她,「媽媽?」

「寶寶聽話,媽媽有事情,很快就回來。」葉簡汐吩咐了他們后,對男人說,「麻煩你了。」

「都是我分內的事情。」

男人說著,帶著天佑天寶上了車。

葉簡汐跟兩個孩子擺了擺手后,往度假村裡走,而在她走了沒多遠,男人就把車子開走了。

葉簡汐回頭看了一眼,又收回了目光。

茫無目的的往裡面走了一些,葉簡汐的視線飄落路邊的樹,注意到上面有東西,頓時愣了一下。

那些樹上系著指路的箭頭,箭頭一路指向度假村的深處。

原來是要跟著這些標識走嗎?

葉簡汐邊看標識,邊往度假村裡繼續走。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箭頭消失在了度假村裡的一棟別墅門口,門是虛掩的,裡面沒有任何聲音。

葉簡汐抬手敲了敲門,刷——

一片紙從門縫裡掉了下來。

葉簡汐彎腰撿起紙條,只見白色的紙上,寫著一句話——說三聲我愛你,才可以進入房間。

葉簡汐愣了兩秒,嘴角彎了彎,「我愛你,我愛你,阿琛,我愛你……」

輕聲說了三遍后,葉簡汐推開了門,往客廳里走,

別墅的裝修以原木為主,腳踩在上面,沒有任何聲音,房間窗戶洞開,清新的空氣,從外面源源不斷的擴散到房間里。

葉簡汐感覺整個人的身心都放鬆了下來,跟著地板上的標識,往房間的深處繼續走。

走到了卧房前面,標識最終消失。

葉簡汐抬手敲了敲門,「阿琛?」

房間里沒有任何聲音。

葉簡汐等了幾秒,準備再度敲門的時候,房間的門忽然打開,然後一雙有力的胳膊伸出來,扣住她揚起的手臂,將她整個人拉到了房間里。

整個過程不到兩秒鐘,葉簡汐甚至沒看清楚來人,就被死死地壓在了牆壁上,而後灼熱的吻落下來。

那吻像是要把她整個人都吞沒一樣。

葉簡汐本能的感覺到恐慌,因為這個房間很黑,黑到她看不到眼前的人是誰。

她想要掙扎。

可剛動一下,男人扣在她肩頭上的手,就加重了力道,像是要把她的肩胛骨揉碎了一樣。

葉簡汐疼得皺了眉頭,身體無力的貼回了牆壁上。

男人再次吻了下來。

葉簡汐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慌亂的心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他身上是阿琛的味道。

她熟悉他的味道。

知道他是她的阿琛,無論他做什麼,她都甘之如飴。

葉簡汐抬手,輕輕的撫摸上他的背,承受他狂熱的吻。

黑暗的房間里,男人的呼吸聲越來越粗重,像是野獸一般。

吻到最後——

男人驀地彎腰抱起了她,踱步向黑暗中某一處。

「阿琛,你這幾天都去哪裡了?為什麼你不聯繫我?我不是責問你,只是想知道你的消息,這樣……我才不會擔心。」葉簡汐低聲喃喃,卻始終得不到男人的回應,聲音不由得越發的低。

而這時,男人把她放到了床上。

葉簡汐能感覺到身下的床很柔軟,柔軟的幾乎將她的身體淹沒。

離開了熟悉的懷抱,黑暗襲來,葉簡汐有些害怕的,抓住了身子底下的床單,問:「阿琛,可不可以打開燈?我有些害怕……」

黑漆漆的房間里,她的聲音輕輕的響起。

但男人始終沒說話。

「阿琛……」

葉簡汐張嘴又要說話。

男人再度俯身,封住了她的唇瓣。

她所有的話,都淹沒在了他的吻里。

曖昧的氣息在房間里瀰漫,很快滿室的旖旎,與窗外的風光,形成鮮明的對比。

葉簡汐再度醒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都像是被揉碎了,重新組合在一起,每一個細胞都透著濃濃的酸痛感。

無力的躺了很久,她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房間里已經開了燈,橘黃色的光,將室內的景象照的清清楚楚。

房間里只有幾件簡單的木質傢具,而她所躺的是一張寬大的水床,但並不感覺到寒冷,只覺得很暖和。

葉簡汐扶著床坐起來,環顧了一周,叫了聲:「阿琛?」

空蕩蕩的房間沒有任何回應。

葉簡汐以為他在外面,穿上衣服起身,從床上走下來。

剛走到客房的門口,她抬手想要打開門。

可在她開門的前一秒,門咔嗒一聲,從外面打開。

葉簡汐定睛看了眼門口的人,見他是之前帶她來的那個男人,開口問:「阿琛呢?」

「慕先生有急事,先走了,他吩咐我,送你回去。」 第646章你要是再不醒過來,我就親你了!

葉簡汐眼裡滑過失落,來到這裡,竟連一面都沒有見到。

「葉小姐?」站在她跟前的男人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斂了眸底的失落,淡笑著對男人說,「我沒事,等阿琛問起我的時候,能不能幫我轉告他一句,說我很想他,請他務必抽出時間,跟我來見一面。」

男人眸中露出微訝,因為她過於直白的話。

葉簡汐卻坦然的很,經歷過那麼多的波折,她明白,有些話該說的時候一定要說,不然以後再想說,也沒有機會去說了。

「是,葉小姐。」

男人靜默了幾秒說。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