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到這時候了,我為什麼要騙你?」慕洛琛反問。

「你想讓我死了,也無法安寧。慕洛琛,你何其歹毒!可惜,我不會上你的當!」

封太太咬牙切齒道。

「好,就當你說的對,是我在騙你。」慕洛琛慢悠悠道,「不過,你不用高興地太早,我女兒沒事。你就獨自活著,享受失去兒子的痛苦吧。」

「不可能!安清歡已經死了!護士說的!」

「護士說的,你就信了?」

慕洛琛拍了拍手,門口走進來一名護士。

「你跟這位封太太說一下,現在清歡的狀況怎樣。」

「安小姐的病情很穩定,沒有任何意外。」

「聽到了嗎?」慕洛琛譏諷道,「你謀劃了那麼多,也沒有傷到清歡半分。反倒把自己撘進來,你跟你兒子一樣,蠢鈍不堪。」

「不可能,你在騙我……」封太太低喃,否定現實。

她不信,慕洛琛說的話。

安清歡一定死了。

那個害死她兒子的女人,早就沒了!

「先生,怎麼處置她?」周文達問。

「按照老規矩,把她囚禁半個月,丟到大海里餵魚。」

一個企圖害死清歡的女人,他絕對不會留她在這世上,活的好好地。 「是,先生。」

周文達命令手下的人,把封太太拖出去。封太太不斷地掙扎著喊,「你一定是在騙我的!安清歡已經死了!你只是想讓我心裡不安,才故意那麼說的……」

漸漸地,她的聲音遠去了。

慕洛琛面無表情的轉身,坐上了車。

即便把封家的人千刀萬剮,也抵消不了妞妞承受的一切。

所以,把封太太殺了,無法使他開心半分。

……

慕洛琛回到醫院裡,跟葉簡汐說,已經把罪魁兇手處置了的事情。

葉簡汐沉甸甸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但始終無法釋懷。

兇手死了,又能怎樣呢?

換不回清歡的平安康健。

葉簡汐繼續按部就班的照顧妞妞,期望她身體能稍微好點,轉回A市治療。

至於喬崢……

她萬萬不想,他再跟清歡有任何瓜葛。

……

傅靖安得知慕洛琛強行闖入封家,把封太太帶走了,心情大好。

謀劃了那麼多月,終於得到了回報。

怎能不開心呢?

眼下,他唯一希望的是,妞妞能早點好起來。

他還想跟她重修舊好呢。

傅靖安決定,耐心的等待一個月,等回到A市,自己再找機會,慢慢的接近清歡,贏取她的好感。

而喬崢那個混賬,早晚自己會再次殺了他。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慕洛琛請了米國最頂級的專家,為妞妞治療。妞妞的頭痛癥狀稍微好了點,身體也比之前利落了不少。

可始終想不起來,以前發生的事情。

她的大腦好像缺失了一段記憶。

無論如何,都無法找回。

妞妞問葉簡汐,自己是不是以前跟一個人認識。

一個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人。

葉簡汐一聽她的話,便知道是喬崢,淡笑著搖了搖頭,說:「傻丫頭,你是經過這次的事情,腦殼裡出現了幻覺吧。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忘記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呢?你看你不是記得你爸爸,記得你媽媽嗎?還有家裡的親朋好友,你也都記得呀。」

妞妞若有所思的點頭。

「所以啊,能被你忘記的,都不是重要的。別再多想了,等你康復了,我帶你回A市。咱們在家門口上大學,媽媽再也不會讓你出事了。」

妞妞圈住了葉簡汐的腰肢,說:「嗯,媽,我都聽你的。」

葉簡汐輕輕地拍了拍女兒的胳膊,眼裡閃過一絲的掙扎。

不知道,將來清歡想起來喬崢,會不會怨她。

可是……

她真的不能看著清歡和喬崢在一起了。

上次答應他們倆相處,那是妞妞保證了,絕對會保護好自己。

但事實證明,兩個不成熟的孩子在一起,面臨危險的時候,只有任由人宰割的份兒。

她要給女兒找一個強大的、能保護她的人託付終身。

喬崢,並不是妞妞的良配。

葉簡汐微微的嘆了口氣,心道:妞妞,你怪媽媽那就怪吧。

只要你能平安幸福的成長,媽媽願意被你責怪。

……

喬家。

喬老爺子忙完事情,剛回到家裡,便看到喬崢坐在院子里,擰了眉頭說,「你身體還沒好呢,怎麼能起來?不是說了,讓你乖乖的躺在床上休息嗎?」

「休息的太多了,身體酸。」喬崢淡聲道:「爺爺,清歡的病情怎樣了?」 聽到他提起清歡,喬老爺子直接轉移話題,「我扶你回卧室休息。」

「爺爺。」

喬崢知道,老爺子又在躲避話題,執拗道,「爺爺,若是你不告訴我,清歡怎樣了,我便自己過去看她。」

秀色田園:農家醜媳凶又甜 他想知道清歡的情況。

哪怕不讓他去看她,只是告訴他,她的近況就好。

「比之前好了一些。慕家財大勢大,慕洛琛和慕太太又將清歡奉若珍寶,怎麼會委屈她呢?倒是你,不好好地珍惜自己的身體,遲早會垮掉。」

喬老爺子強行抓住了孫子的胳膊,說:「走,我送你回去休息。」

喬崢沉默不語。

等到了房間里,喬老爺子招來了傭人,命他們二十四小時,貼身看著喬崢,不許他踏出喬家一步。

喬老爺子轉身離開時,喬崢出聲問:「爺爺,清歡記起我了嗎?」

喬老爺子沉聲道:「沒有。」

喬崢的臉色晦暗了幾分。

喬老爺子不忍心自己的孫兒,再報著虛無的希望繼續等待下去,很下了心腸說:「阿崢,慕家的人已經跟我說了,他們不希望清歡想起,和你有關的任何事情。作為你最親的親人,我的意思跟他們是一樣的。你們倆不適合在一起。越是強求,越會令彼此受傷更深。在丟掉性命之前,放棄她吧。」

話說完,喬老爺子深深地嘆息了聲,轉身離去。

喬崢坐在書桌跟前,想著爺爺的話,垂在身側的手,漸漸地攥成了一個拳頭。

放手嗎?

明明知道,自己放手,成全了清歡,她會碰上更好的人。

可眼前閃過一幕幕,和清歡相處的場景。

便無法做到放手……

他可以捨棄自己的性命,可以什麼都不要,唯獨無法不要她。

清歡,那個傻丫頭。

若是以後清醒過來,會怨恨他吧。

答應了和她攜手共度一生,可每次碰到困難,都是他先放手。

不想放手。

不甘心,不願意離開她……

心底里一個聲音不斷地低喃,彷彿要折磨他到死。

喬崢的手越收越緊,最後抬起來,嘭的一聲,砸在了桌面上。

傭人都嚇了一跳,慌忙想去找醫生。

對不起,我想要你 可還沒等他們走開,喬崢淡定的說:「我沒事,不要去找醫生,那樣會驚動爺爺。你們也不想,為了這點小事,受到爺爺的懲罰吧?」

傭人面面相覷,最後什麼話也沒說。

……

入夜——

所有人都沉睡了,喬崢悄悄地坐起來,摸到了藏在枕頭下的手機。

為了方便他使用手機,老爺子特地吩咐傭人,給他換了最原始的鍵盤手機。

而喬崢把自己好朋友,梁寒山的號碼,設置成了快捷鍵2.

只要長按2號,便能撥通梁寒山的號碼。

他想再見妞妞一面。

聽到她親口說,讓他放棄,他才會放手。

否則,不管克服多少困難。

他都會回到她身邊。

嘟嘟……

幾聲忙音后,梁寒山帶著濃重睡意的嗓音,透過電話傳過來。

「喂……」

「寒山,我求你幫我一個忙。」

「嗯?什麼忙?」梁寒山問。

「幫我逃出喬家。我要去見一個人。」

「……」

梁寒山打了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你瘋了嗎?你爺爺禁足你,不允許你踏出喬家一步,若是我出面幫你,喬爺爺會把我吊起來,打一百鞭子的!」

但凡跟從小跟喬崢認識的,哪個不怕喬老爺子?

那可是個鐵血手腕的老人!

他說一,誰敢說二?

梁寒山可不敢跟喬老爺子,明目張胆的作對。

「寒山,我必須去見她。我只要跟她說幾句話,否則,我死都不瞑目。」喬崢苦苦哀求。

梁寒山跟他認識那麼多年,還是頭一次,看到他低聲下氣的求人,心裡頓時軟了:「你要見誰呀,對你那麼重要嗎?」

「對,她是我在這世上,最重要的一個人。」

「安清歡?」

梁寒山猜測到了。

其實,根本不用猜,現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全是關於他們的緋聞。

「嗯。」

喬崢毫不猶豫的承認。

梁寒山抓了抓頭髮,說:「阿崢,不是我不幫你呀。即便我能助你,逃出你家。你怎麼突破重圍,去見安清歡呢?我聽我爸說,慕家把整個醫院的VIP住院樓都包下了,旁人想進去,難於登天。」

「這些,不用你替我操心,我自有辦法。」

梁寒山:「……」

為兄弟兩肋插刀,他這可真是冒著被殺頭的風險,幫喬崢了。

「好吧,我答應你。我明天過去你家,你記得跟喬爺爺說,我們倆要碰面的事情。」

「嗯。」

喬崢答應。

梁寒山掛斷了電話,咚的倒在了床上,來回翻滾。

真是要死人了。

自己怎麼能一時心軟,就答應了阿崢呢。

啊啊啊。

喬爺爺能放過他,老爸老媽也會混合雙打呀。

……

可不管怎樣,梁寒山還是很講究義氣的。

第二天。

梁寒山如期而至。

喬崢跟老爺子說,自己在研發盲人智能手機,需要梁寒山的幫忙。

對這個手機,喬老爺子是知道的。

妞妞拉了近百億的投資,要喬崢帶領一批專家研發。

那都是實打實的錢,半途而廢實在可惜了。

而且,喬老爺子總覺得他們喬家愧對妞妞。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