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虛擬的網路世界,沈笑瀾心頭一熱,摸出手機,打開之前加的那幾個同城靈異QQ群。

之前加了群她基本沒說過話,現在憋了一肚子談資,手指噼里啪啦一通飛快敲擊,一大段字就發出去了。

反正對面誰也不認識誰,她也不需要顧忌什麼。

在靈異群里說靈異事,不是很正常么!

在沈笑瀾發的消息下面很快有了動靜。

天涯浪子:喲,這麼晚了還有人編故事?

這話後面又接了一張「還不睡覺等著猝死嗎」的惡搞圖。

小蘭:我這是真人真事,剛除完靈,現在這靈還被我收了做鬼兵呢~

沈笑瀾的QQ昵稱「小蘭」,還配著今年重新流行起的復古QQ頭像,乍一看十分老土。這沒少讓林歡和其他同學吐槽,不過她自己覺得還不錯。

「小蘭」簡單好記,而且還是自己名稱的諧音。而且,單看這個昵稱,根本想象不到她真人會是什麼形象。

不減十五斤不改名:還真人真事……照片有嗎?視頻有嗎?有本事拿出來看看。

小蘭:不好意思,要照顧當事人隱私,這種東西怎麼能拍?

不減十五斤不改名:那不就是什麼也沒有唄?又一個煞有介事吹牛逼的。

小蘭:不信拉倒。順便打個廣告啊,如果誰家有什麼小兒夜哭不止、老人痴獃失憶、親朋好友突然行為不正常的……都可以來找我,價格好商量啊!

天涯浪子:喲呵,入戲還挺深,真以為自己能降妖除魔啊?

不減十五斤不改名:這就叫中二!

沈笑瀾看這兩人一唱一和,有些無語,正準備切出QQ,發現群里有陌生人發來小窗。

魂滅生:你說的鬼兵是什麼樣的?

這人的QQ昵稱,跟某個出名玄幻小說里的角色一模一樣……這才是中二吧……

沈笑瀾回複信息:就是凶神惡煞的那種唄。

魂滅生:能收得了這樣的鬼兵,你很厲害啊!

小蘭:你相信我說的?

魂滅生:是啊。為什麼不呢?

魂滅生髮了個好友申請過來,沈笑瀾猶豫了一下通過了。

難得有人能信一回……

魂滅生:你除靈怎麼收費?

看到這個問題沈笑瀾認真的想了兩分鐘,現在雖然沒有定價,不過既然有人問起了,以後當然也少不了去接單,價格確實要好好定一定。

總裁吃肉我喝湯 這種技術活,收多收少還是得看技術難度吧?

小蘭:視具體情況而定。

魂滅生:原來如此。挺有意思,希望以後能多分享這樣的經歷。

沈笑瀾還以為是遇到了個潛在客戶,看到這話有些失望。

小蘭:哈哈,當然。

魂滅生:不早了,我要睡了,安。

魂滅生頭像灰了,沈笑瀾也揉揉眼坐起來,看到天邊泛起一片魚肚白。

天真的亮了。

冼星堯麻利的拉上了窗帘。若是晚了,一會兒太陽出來他就不好受了。

沈笑瀾看著他的動作,有一瞬間想:自己的生物鐘似乎也跟著冼星堯而變得步調一致了。

晝伏夜出……這樣下去恐怕真要猝死了。 莫晉北越是漫不經心的靠近過來,夏念念的臉就越是更加紅了。

白玉生香,溫暖的身上還發出一陣陣的馨香。

夏念念的臉爆紅,她有些羞惱地扭身就走:「反正就是壞了,你過來幫我修好!」

她的心呯呯直跳,走在前面不時偷偷用眼角朝後瞥。

莫晉北低低沉沉地笑了一聲,然後就跟著她去了主卧。

三兩下,他就把浴缸的熱水管修好了。

「我要洗澡了,你先出去。」她紅著臉,一副小兔害怕的模樣。

「一起洗怎麼樣?」莫晉北挑眉。

夏念念哪裡經得住他這麼輕佻,害羞地跺腳:「那你先洗,我出去了。」

「回來。」他擋在門口不讓她走,黑眸定定的望著她,一字一句地說:「夏念念,你就是欠收拾。」

「我,唔……」夏念念被他猛地親住。

他的吻強勢霸道又急切,大手在她的身上不斷遊走,浴室里格外的安靜,令人臉紅心跳的接吻聲分外的響。

一個吻還沒有結束,夏念念就已經軟成水,任由他宰割了。

「過來。」 神醫世子妃 他拖著她走到浴缸旁,突然伸手推了她一把。

夏念念尖叫一聲,整個人朝後跌了下去。

她的真絲睡衣在水裡漂浮著,黑髮如絲般散落,美得驚心動魄。

莫晉北半眯著眼睛,欣賞眼前的景色。

他慢慢解開衣服。

雖然不是第一次坦誠相見,可夏念念格外的緊張。

沒完沒了的莫晉北,咬著她的脖子,在上面留下一個又一個他專屬的印記:「吵什麼!我當然可以,你是我老婆,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夏念念越是求饒,越是讓他興奮。

他最喜歡欺負她,看著她哭。

莫晉北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帝國老公,借個吻! 每次一碰夏念念,就有一頭惡魔從心裡鑽出來,控制不住的叫囂著,要征服她,要佔有她!

這種感覺從前在任何一個女人身上都沒有過。

他甚至在想,夏念念性格溫婉,大氣不吃醋,似乎讓她一直當著莫太太,好像也不錯。

結束的時候,他抱著她,覺得這一刻滿足極了。

浴室里逐漸安靜沉澱,兩個人這樣安靜地躺了很久。

泡在溫水裡的身體柔軟溫涼,隨著呼吸緩緩起伏著,多麼溫柔的一刻。

夏念念動了動:「洗洗吧,有點冷。」

「……」莫晉北沒反應。

夏念念幽幽轉眸,漆黑的大眼睛,眼眸低垂,小心地推了推他:「莫晉北?」

「……」他靠在浴缸的邊緣,往日深幽的黑眸緊閉,面部線條也放鬆了下來。

「莫晉北你這個大混蛋!」夏念念壯著膽子,提高聲量罵了一句。

莫晉北依舊沒有半點反應。

夏念念這才放下心來,躡手躡腳地爬出浴缸,裹著浴巾跑出去換衣服。

她剛剛換好衣服,突然卧室的門打開了一條縫,一個人影閃身進來:「念念,好了沒有?」

「好了!」

噹噹換上一身勁裝,拉著她就往外走。

夏念念突然喊道:「等一等。」

「怎麼了?」

夏念念抿了抿唇,說:「你等我一分鐘。」然後她朝著浴室跑去。

「快點啊!」

夏念念跑回浴室,莫晉北還趴在浴缸上昏睡不醒。

夏念念把浴缸的水全放掉,免得他不小心滑落到浴缸里淹死。

「莫晉北,雖然我很討厭你,但是也不希望你死。再也不見!」

夏念念說完之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噹噹還在外面焦急地等她:「好了沒有?」

「好了,走。」

兩人小心翼翼地走出別墅,噹噹帶著夏念念走的路線沒有遇到一個保鏢。

「人都給我解決掉了。」噹噹得意地說。

正說著,突然前面出現一個人影:「誰在那裡!」

噹噹黑眸一眯,人已經飛出,只一招那人便倒地不起。

夏念念驚得目瞪口呆,這種身手她只在電影里看過。

噹噹已經拉著她朝前跑了:「快走,帝苑的安保系統只能斷掉十分鐘。」

噹噹率先翻出前面的鐵欄杆,然後伸手拉著夏念念也翻了過去。

噹噹跑到角落,拉開一塊黑色的大帆布,裡面停著一輛摩托車。

「快上來。」噹噹戴上頭盔,又扔了一個頭盔給夏念念。

夏念念動作麻利地戴上,抱著噹噹的腰,摩托車立刻絕塵而去。

「我們現在去哪裡?」摩托車開得飛快,夏念念趴在噹噹的背上問。

「去和霍月沉匯合!」

鈴!

後面突然傳來一陣警報聲,背後的帝苑裡亮起了燈光。

「不好,他們發現了。」噹噹一擰油門:「坐穩了!」

前面的街口,突然出現了幾輛黑色的汽車,緊追不捨。

噹噹咬牙:「莫晉北的這群汪汪動作太快了。」

「我們被包圍了!」夏念念尖叫道。

一個帥氣的擺尾,噹噹停下了摩托車。

前面有三輛汽車排成一排,擋住了去路。

車裡有人下了車,站在對面大喊:「少夫人請你過來!」

噹噹勾唇:「好久都沒有這麼好玩了。」

夏念念嚇得緊張地問:「怎麼辦?」

噹噹突然手裡一甩,彈出了一隻匕首,拉過夏念念擋在前面,把閃著寒光的匕首對準了她的頸部。

「噹噹!」夏念念小臉刷得變得慘白。

夏念念的腦子裡一片混亂,噹噹不是來救她的嗎?怎麼會這樣?

「別怕,我嚇唬他們的。」噹噹在她耳邊小聲說,然後她對著對面的人大聲喊道:「讓開,否則我殺了她!」

對面的人立刻急了:「不要傷害少夫人!」

他們中有人立刻打電話請示,然後將汽車移開。

「不要傷害少夫人,你走吧!」

噹噹重新發動了摩托車,帶著夏念念朝著碼頭狂奔而去。 沈笑瀾坐在辦公桌前,眼皮都快睜不開了。

原本以為周末能好好休息調節一下,結果還是忙忙碌碌,尤其是晚上,根本沒法睡覺,時差給倒了。

「沈笑瀾!」有人在背後重重推了一把。

沈笑瀾腦殼一下子撞在了電腦屏幕上,懵了。

「沈笑瀾!我們大家都這麼忙,你好意思在這睡覺?」劉夢潔站在她身後叉著腰,大聲質問。

「你推的我?」沈笑瀾狠狠一瞪。

「怎嘛?我提醒你好好上班,有問題嗎?」劉夢潔被她那兇狠的眼神嚇了一跳,不過很快恢復了趾高氣昂的模樣,「這些報價單,你做成電子表格發給我。」

劉夢潔把一沓紙張塞給沈笑瀾,還不忘補了一句:「這是鍾總那個項目要的材料,時間很緊,下午就要,做不完你就別吃午飯了。」

沈笑瀾一瞬間有想把那沓紙甩在劉夢潔臉上的衝動。

不過她還是忍住了。

大家都在看她,尤其是一直還沒發話的劉穎。

她們都在等著她按捺不住,然後再借題發作。

沈笑瀾深呼吸調節心情。

不就是做報價單嗎,這些人也就只能拿這些事情來欺壓她。

看沈笑瀾表現漸漸平靜,甚至打開了辦公軟體開始動手做表了,劉夢潔有些驚訝。

她印象中的沈笑瀾可不是會乖乖聽話的人,怎麼今兒個轉性了?

這項目,她可以調撥沈笑瀾和梁菲菲幫忙,得到劉穎的提示之後,劉夢潔就一直琢磨著讓沈笑瀾吃點苦頭。

如果沈笑瀾不服,她就有了打小報告的機會,等三番幾次搞下來,就算是鍾總也該會煩了。

現在沈笑瀾居然忍了……不過,即便跟她想的不一樣,也沒關係。事情還是沈笑瀾做了,她能圖個輕鬆,怎麼也不吃虧。

劉夢潔這麼一想,哼笑一聲,扭著腰離開辦公室,轉彎去了洗手間。

沈笑瀾剛打完幾行數字,只聽到辦公室外隱隱傳來女聲尖叫。

「……誰呀?」

「怎麼了?」

大家紛紛停了手頭的工作,走出辦公室看情況。

沈笑瀾也跟著探出頭湊熱鬧,只見劉夢潔衣冠不整的從女廁方向奔過來,用力揪住了一個剛剛走到前台的男同事。

「是你嗎?!」劉夢潔氣急敗壞的問。

「啊?」男同事一臉懵逼。

「是不是你?!」

「……不是我啊……」男同事還是一臉懵逼。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