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師從架子上拿下了婚紗,傅歆擦了下眼淚,像沒有靈魂的木偶一樣任由別人擺布。

莫琰在外吸了不知道多少根煙,漸漸地就有點不耐煩了。

「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莫琰直接推開門,沖著裡面的大聲喝道。

莫琰看到傅歆的剎那卻愣了一下,也許他也曾在腦海中幻想過她真的穿著婚紗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吧,可是當她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時,莫琰心中卻一點喜悅都沒有,莫琰想,也許她心中並不想穿著這婚紗的她站在身旁的是他。

想到這,莫琰狠狠攥緊的拳頭。

「不好意思,馬上好了,莫先生。」化妝師小心翼翼的對著莫琰回答。

傅歆換好了婚紗,卻愣了一下,卻因為這婚紗不是那天她在雨中路過那家店換上的嗎?

傅歆莫名看著莫琰,難道他知道?

莫琰冷漠的目光掃過傅歆,隨即將手上的煙頭扔到了地上,看著傅歆穿著潔白的婚紗卻嘴角輕啟,「撿起來。」

那傲慢的語調與不屑幾乎讓傅歆沒有半點尊嚴。

然而,傅歆只是冷眼看著他,她知道他想要看著她跪地求饒的樣子,想要看她認錯,想她一點尊嚴都不剩下。

咬著牙,傅歆慢慢蹲下身子,跪在了莫琰的腳下,好,她就如她所願。

當她伸手撿起那煙頭時,莫琰無情地伸出腳碾滅了煙火,恰巧踩上了傅歆的手。

傅歆尖叫了一聲,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被煙灰燙的手又被莫琰狠狠地踩了一腳。 而莫琰只是皺著眉,「你在那個男人面前也這麼聽話嗎?」

莫琰彷彿恨鐵不成剛一樣,指著傅歆真想連她整個人都碾碎了!

傅歆抬眼,依舊倔強,「如果你這麼想,我也沒有辦法!」

外面已經響起了婚禮進行曲,主持的禮儀來跟倆位新人串詞,而莫琰發怒,直接讓對方不敢進來,莫琰與傅歆此時彷彿是一場戲中的男女主角一樣。

「好,傅歆,這是你想要的婚禮,你最好別後悔!」

莫琰冷聲道,一把拉住傅歆就到了更衣室。

傅歆大叫,「你要幹什麼?」

「干你!」

莫琰直接扯開了傅歆的婚紗,抵住她的身子,壓在牆上,從正面直入她的身體,沒有一點情愫可言,只是瘋狂的發泄一樣,莫琰要讓傅歆知道,就算是她嫁給了他,她依舊是他的玩物,他想要就可以要,想扔就可以扔。

「你現在知道你對我來說,是什麼了嗎?」

莫琰看著被扔到地上的傅歆冷冷地問。

傅歆不懂明明他不喜歡她,為什麼還要與她結婚?難道他們這樣相愛相殺他就會心安理得嗎?

敬往事一杯酒,再愛也不回頭 「莫琰,你真的要娶我嗎?」

「你想聽實話嗎?」

傅歆看著自己殘破的身體,冷笑著,現在就算是後悔也沒有用了吧?

「莫先生,請問您真的打算迎娶傅氏千金嗎?」

「傅小姐,您對今早的外遇醜聞是否有解釋?請問這是腳踏兩隻船嗎?」

「莫先生……」

酒店中記者採訪區已經彙集眾多記者,而這其中辛辣的提問也有不少,只是全部被莫澤擋下,而莫琰不留情面地直接走人了,傅歆跟在他的身後不得不緊步跟隨。

當婚禮正式開始的時候,等待傅歆的不是夢中的王子,甚至不是他的意中人,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做戲,整個婚禮的過程也一切從簡,看得出很多中間的環節被抽掉了,而莫琰更是在婚禮中途接了一個電話便離開了,剩下傅歆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一切。

外人看這場婚禮也像看笑話一樣,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傅歆只覺得疲憊極了,她究竟為什麼要把自己活生生逼到這個地步?她究竟做錯了什麼?

在休息室里,傅歆扶著額頭覺得渾身失去了力氣,而傅曦的出現又不適時宜,只見傅曦冷笑地看著傅歆,「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多行不義必自斃,傅歆,你說你怎麼這麼作呢?」

「不作呢,就不會死!」

傅曦連日來受到的所有委屈居然在傅歆的婚禮上得到紓解,應該說太痛快了,誰能想到傅歆自己找死居然在莫琰眼皮子底下偷男人,簡直是不知死活!

「現在的男人是不是都腦子有病了,居然會看上你,說說,這一次又是誰呀?」

傅曦湊近傅歆,雖然新聞報紙上都刊登了照片,但是對於男主人公始終三緘其口,所以在這場醜聞中受到波及的只有傅歆,而這也成了傅曦的談資。

傅歆轉眼看著傅曦,她高高在上的模樣彷彿在俯視卑賤的她,目光中充滿了鄙夷。

哼,傅歆冷笑了一聲,看著對方如同小丑一樣,而傅曦不懼她的目光,依舊開口道,「我看琰哥哥這一次也看清了你的面目!」

「那又怎麼樣呢?」

傅歆站起了身,對著傅曦,冷笑道。

傅曦微微皺了下眉,「還能怎麼樣,他是不會看上你的,不然怎麼會連婚禮沒結束就走了呢?」

「所以呢?」

傅歆一步步走近傅曦,「那他選擇的也是我,不是你,難道不是嗎?」

「那不是因為你手裡有股權!」

「你手裡有嗎?」

「你!」

傅曦被傅歆幾句話就給噎住,想不到平時連一句話都說不利落的人,現在竟然敢跟自己對壘,傅曦揚手就要給傅歆一巴掌,可是她的手還沒有落下就被傅歆伸手抓住了。

傅曦使勁動了動,竟然死死被傅歆抓住一動都動不了,傅曦氣得直跺腳,「你這該死的女人,鬆開我!」

傅歆狠狠的甩開了傅曦的手,傅曦揉了揉被傅歆捏得生疼的手腕,看著嘴角噙著冷笑的傅歆一陣發憷,為什麼今天的她看起來這麼不同尋常?似乎跟以前那個軟弱的傅歆完全不是同一個人了!

「你果然是在裝蒜!你明明就在床上勾引琰哥哥,還威脅他要跟你結婚,你真是不要臉!」

傅曦直指傅歆,傅歆更想笑,她不得不佩服這女人的聯想的能力!

可是她說得又很正確,因為她真的就是即使上了莫琰的床依舊是一個隨時都可以丟棄的女人,一個毫無尊嚴可言的女人,甚至直接在這個房間的試衣間隨意索取的女人罷了。

「就算如此,你能把我怎麼樣?至少我上了他的床,跟他結婚了,你呢?」

綁夫成婚,萌妻要逆天 傅歆對傅曦步步緊逼,冷然地扯了下嘴角,「他甚至一眼都不願意看你!」

「你這個賤女人!」

傅曦氣得發瘋了一樣,伸手把傅歆的休息室直接給砸了,而傅歆冷冷地叫來保安,只說了一句,「把賬算在傅家千金的頭上!」

沒錯,傅曦,你就做你的傅家千金吧!

傅歆冷冷地笑著,也許她即將面對的是深淵,是地獄,可是就算如此,她也要讓傅家一起跟她墜落……

傅曦咬牙切齒,直接離開了,她越想越氣憤,難道這些年那個女人都是裝的嗎?

傅曦愈發不安,伸手拿出電話給祁瑾天打了電話,「瑾天哥,我有事問你!」

第五十二章氣勢洶洶

傅曦氣勢洶洶地離開了,依然不改她傅家千金的本色,而傅歆在傅曦離開后才覺得周身都空虛了,她拚命虛張聲勢,無非是在給自己勇氣,如果她連這些都無法正面對抗的話,她又如何能在虎口中脫生?

「原來這才是真的你!」

莫琰一直站在門外,靜靜地聽到傅歆如何在看待自己,只是覺得有些可笑,難道她真的以為她上了他的床,他就會要她了嗎?或許她真的比很多女人都聰明,不然也不會成為今天這場婚禮的主角,雖然這個婚禮也許不是她想要的。

看到莫琰時,傅歆顯得很冷靜,站起了身,嘴角甚至不自然地揚起,「你回來了?」

「如果回來晚點,可能就錯過一場好戲了。」

莫琰不乏鄙夷地道。

「如果你再晚一點,也許大家都忘了誰是新郎了。」

傅歆冷冷地道,對於這場婚禮她雖然並不期待但也沒有想到會這樣令人難堪。

莫琰握緊了雙拳,「恐怕最想忘了新郎是我的人,是你吧?」

傅歆抿著嘴角,面對他的諷刺,她昂起首,「你別忘了,提出結婚的人是你,我從來沒有想要跟你結婚。」

傅歆冷冷道,莫琰可以一聲不響地留下她一個人在婚禮現場,更可以沒有任何解釋地出現在她面前,質問她,只是因為他是這場遊戲的主角。

莫琰看著傅歆,將她撕碎的心都有,「所以那個男人到底給你了什麼,你又給了他什麼,居然這麼死心塌地想要離開我?」

傅歆太了解莫琰,如果他想聽她的解釋,她可以有一萬個機會,但是他如果不想聽她的解釋,那麼就算是她有一百張口,他也不會相信她說的一句話。

所以,傅歆緊緊咬著牙關,看著莫琰,挑釁地道,「你覺得我能給他什麼?」

莫琰一聽這話就又是一陣氣惱,而她臉上的表情也彷彿是一種嘲弄,傅歆就像是吃准了他一樣,明明知道他的底線卻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

「你就那麼飢不可耐,是嗎?」

莫琰沖著傅歆大聲地道,伸手捏起傅歆的下巴,手上的力度也逐漸加大,而傅歆只是咬著牙承受著他給她的一切,既然是她的選擇,她是絕對不會後退。

「飢不可耐的人,難道不是你嗎?」

傅歆想笑,直接推開了莫琰,莫琰對她的殘忍行徑才是飢不可耐吧?

「莫琰,你如果不想娶我,其實你根本不用走,你大可以讓我走,你以為我真的想要這場婚禮嗎?」

傅歆扯開莫琰的手,怒視著莫琰,沒錯,沒有人會希望被蹂躪之後推上婚禮的禮堂,傅歆只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好像被每個人都看透了,也許不僅僅是傅曦那麼想她,可能所有人都認為她不過是用身體勾引了莫琰,雖然事實也是如此,可是傅歆也不一定非莫琰不可。

「讓所有人都來看我的笑話,你覺得有意思嗎?」

傅歆看著莫琰,她如果不恨他是不可能的,他對她就算不用負責,可這樣的場面不該是她一個人來面對?

「那又怎麼樣?難道你現在還不知足嗎,至少我還娶了你,這不是你說的嗎?」

莫琰想到她說的話,就不禁諷刺地道。

「哈,那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

暖暖沁人心 傅歆冷笑,同樣不甘示弱。

「那倒是不必了,因為,我,根本就不會放過你。」

莫琰指著傅歆,陰狠的目光不留情面,「我會讓你知道,莫太太可不是那麼好當的!」

「還有,你別忘了,這場交易是由你開始的,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如果有不知好歹的人窺逾我的東西,你以為我會放過他?」

莫琰冷哼一聲,「你最好祈禱我永遠都找不到那個男人。」

莫琰冷眼看了一眼傅歆,傅歆只覺得渾身戰慄,莫琰的氣勢分明壓迫,而傅歆也彷彿看到了自己昏暗的未來一樣,她也知道莫琰根本不會放過她。

「另外,你出了這檔子事,那個男人去哪了?恐怕早就躲起來了吧,藏頭露尾的男人還想跟我搶女人!」

莫琰不屑地道,若是那男人真的敢出現在他面前恐怕早就粉身碎骨了!

「如果我說這真的是個誤會,我並不是故意的,你能相信我嗎?」

傅歆有些聲嘶力竭,然而她比誰都清楚,莫琰根本不會相信她的。

「你以為你是誰,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莫琰一步步靠近,氣勢讓人禁不住地顫抖,莫琰隨手拉過了傅歆,看著她有些花的妝容,「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是想娶你吧?」

不然,她怎麼這麼無法無天?

「你只是為了折磨我,我知道。」

傅歆顫抖著看著莫琰,聲音也有點顫……

「折磨你,你配嗎?」

莫琰笑著靠近她的耳邊,冷聲地道,帶著一股鄙夷。

「你覺得我會想浪費時間在你身上?」

莫琰覺得可笑極了,傅歆真的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傅歆,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傅歆怎麼會沒有自知之明,就算拿到了通往莫家豪門的鑰匙,傅歆也不認為莫琰會真的想要娶她。

而莫琰此刻才算是看清楚傅歆真面目,她的虛偽面目,他現在才算是看清楚。

莫琰顯然也不想對於這場婚禮中途離場有任何解釋,而對於傅歆來說,也沒有必要,反正他們之間的關係也不過是莫琰的一句話。

但是,傅歆永遠不會像其他女人一樣,她不會哭,不會鬧,就算是忍不住流下的眼淚,她也會偷偷擦掉。

「我從沒有要求你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我恨不得你去找別的女人,至少我一點都不會在乎。」

傅歆意有所指,就算是她私自見祁瑾天,傅歆也不認為這是一個錯誤,傅歆從沒有要求過莫琰什麼,所以莫琰對於祁瑾天的敵意讓傅歆不明所以。

莫琰聽到這話,冷哼了一聲,「你這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是嗎?」

「無論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我,不是嗎?」

傅歆看著莫琰,眼裡一片淚光,可是在莫琰眼中恐怕只是虛偽的淚水吧!

莫琰冷冷看了一眼傅歆,也沒有任何回應,徑直離開了傅歆,更不想對她解釋什麼。

從酒店回到家裡,傅歆這一路都在失神,一切都是由自己開始,傅歆不得不承認,甚至還連累了祁瑾天,如果她真的開始後悔的話,那麼遇到莫琰就是一切悔恨的源頭,可是一切又都是她的咎由自取。

而莫琰從離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最後還是莫澤派人將傅歆接回到家中。

「嫂子,你好好跟莫總解釋一下,別跟他鬧脾氣!」

莫澤看著一言不發的傅歆小心地道。 傅歆點點頭,只是她知道莫琰是真的發怒了,如今她在他面前可能一點發言權都沒有吧,他會給她機會解釋嗎?

傅歆只是苦笑,何況他也說了他根本不會放過她,他娶她不就是為了折磨她嗎?又怎麼會給她解釋的機會?

也許,從頭到尾他都未曾相信過她,甚至只因為傅曦的幾句話就否定她這個人,只因為那幾張模糊不清的照片就將她的尊嚴掃地!

所以怎麼可能會給她解釋的機會?很明顯,不會!

莫澤看著失神的傅歆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明明是今天的新娘卻狼狽成這個樣子,而莫琰如果不是公司臨時出現了重要合作項目問題,也不會臨時從婚禮現場離席,可是,莫琰處理完問題后立馬返回會場了,但是為什麼兩個人還是這樣呢?

莫澤對此真的有點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可以相安無事的兩個人非要在這內憂外患之際鬧得如此不可開交,這又是何必呢?

莫澤搖搖頭,算了,也許各人有個人的命運吧!誰也強求不得!

一場盛世婚禮,一對璧人,當一切真的結束的時候才覺得疲憊,可這還遠遠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始。

莫琰自從婚禮結束后就再也沒回到家中,隨之而來的豪門婚姻危機也成了新的談資,甚至有媒體預測他們不出三個月就會離婚,也有風水大師說傅歆的面相剋夫。

傅歆對此只是付之一笑,如果她真的克夫就好了,只是莫琰恐怕連看她都不願看她一眼。

祁瑾天從傅歆婚禮結束也一直在擔心,只怕是給傅歆帶來了麻煩,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莫琰竟然依舊和傅歆舉行了婚禮,而祁瑾天這些天一直在聯繫傅歆。

傅歆看著祁瑾天的電話只是皺了下眉,不是她故意不理祁瑾天,而是就像莫琰所說,如果真的讓他發現祁瑾天的存在,莫琰是不會放過他的。

而傅歆也知道,瑾天哥是真的在乎自己,不然也不會一遍又一遍地打來電話,傅歆的狀況現在也確實不太好。

祁瑾天一直聯繫不上傅歆便更著急,尤其是那日傅曦已經來找自己了,她開始懷疑傅歆的病情並要求看她病例了,只是被祁瑾天隨口搪塞過去了。

傅歆原本以為與莫琰冷靜幾天便能和平相處的,畢竟他們還是合作關係,而且相對於莫琰來說,傅歆現在不能離開莫琰,然而與莫琰相比,傅歆還是太天真了。

當三大電視台開始輪番滾動K集團準備發布公開聲明的新聞時,傅歆有些慌了,連忙聯繫到莫琰,傅歆看著新聞沖著莫琰怒聲道,「莫琰,你這是什麼意思?」

「K集團發布聲明將於明日舉行新聞記者會,澄清莫家連日來的緋聞,據悉,除莫家夫婦外,牽連此事的第三者也將出現在新聞發布會。」

新聞台的記者正在對此事進行報道,而這則消息也是由莫琰發布出去的。

莫琰在電話里也能感受到傅歆的怒意,「怎麼,現在還沒開始就心疼了,是嗎?」

「莫琰,我和你之間的問題為什麼要牽扯到別人?」

傅歆氣憤地道,就算他不相信她,但是也不應該把無辜的人扯進來吧!

「這也是我想問你的。」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