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踢了他好幾腳,安傑害怕,用了全部的力氣,我根本踢不動。

就在這時候,身後那些慢慢悠悠的鬼已經到了跟前,一個身穿廚師衣服的男鬼舉起菜刀一刀砍在了安傑身上。

「啊…」安傑吃痛,手一松,我就抽回了腳,安傑又要往外爬,我回頭狠狠踢了他一腳,將他踢倒,安傑跪在窗戶邊,撕心裂肺的喊著。

我跳出窗戶,手上被玻璃劃破,我也不覺得疼,回頭看了一眼,看到那幾隻鬼紛紛對安傑舉起了斧頭和菜刀,安傑的聲音很快就聽不到了。

而那些鬼似乎不能離開廚房,繼續在廚房飄蕩,我走到門口的時候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廚房的大門從新打開了,窗戶的玻璃又變得完好無損。

我不敢多看,蹣跚著匆匆的出了門。

到了停車場,剛上車,顧不得什麼,趕緊發動車子,不想我太著急了,手也在發抖,鑰匙怎麼也伸不進鑰匙孔。

這時,一個人趴到了車窗上。

我嚇了一跳,鑰匙掉在了地上,顧不得去撿,我緊張的看著車外,是一男一女,挺年輕的。

是人!

我舒了口氣,打開了車窗。

「你沒事吧?」女孩關切的看著我,畢竟我現在渾身濕透,還有血,頭皮披散,半邊臉都腫了,看起來真不對勁。

「走,離開這!「我喊了一聲搖上車窗。

被他們一打岔,我反而沒有那麼慌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撿起鑰匙發動了車子。

外面兩個人面面相覷,不過看我的樣子也有了些猜測,趕緊上車也發動了車。

我們兩輛車一路往北開,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的雨總算是停了,我把車停在路邊,想休息一下。

那兩個人又下了車,走到我跟前。

我警惕的看著他們。

「別害怕,我們只是來送這個的!」女孩把一個小包遞給我,我看了下是緊急的醫療包。

我接過來說了聲謝謝。

「你沒事吧?」女孩問。

我搖頭。

女孩見我沒有什麼興緻,就回到了自己的車上。

我開始

處理自己的傷口,臉上沒事,就是腫了,過兩天就好了,手上卻因為被玻璃扎了,又被雨水跑了,加上開了長時間的車,傷口很嚴重,皮肉被泡的發白外翻著,還有細碎的玻璃黑扎在手裡,剛剛太緊張沒什麼感覺,如今疼的要死。

我拿出鑷子,試著夾了一下,疼得倒抽了好幾口涼氣,卻沒有將那塊玻璃夾出來。

沒有辦法了!

我下車,走到那輛車前。

「不好意思,能不能幫我個忙?」

女孩一看我就知道怎麼了,趕緊點頭:「我個是醫生!」

我才知道這兩人是一對兄妹,哥哥叫許彬在首都第一人民醫院上班,妹妹叫許悠,還在上學,他們兩的老家在燕省的一個村子,這次是回去給他們奶奶過八十大壽的。

許彬給我處理好傷口,又包紮好,我感激的說了好幾聲謝謝!」

許彬不好意思的笑笑,讓我注意不要碰水。

許悠挺能說的,也很熱情,就問我要去哪,我沒說話。

許悠就說:「正好我奶奶過八十大壽,雲曦姐也一起去吧?」

我一怔:「我?」

「對呀!」許悠說道:「你別擔心,我們村子很現代化的,算是個小有名氣的旅遊景點,你可以住我家也可以住那邊的民宿旅館,這個季節,很多人都會去那旅遊,不會有什麼安全問題的!」

許悠說完又補充:「何況,你現在這個樣子也不適合長途跋涉,不如去休息休息,在趕路也不遲!」

許悠推了推她哥:「哥,你說句話呀,是不是?」

許彬不好意思的笑笑:「是!」

我想了想,希寶也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再走肯定會被特殊部門發現,而且我也不想離開首都太遠。

「好!」我點頭。

許悠高興:「雲曦姐,我和你坐一輛車好不好?我哥那個人太悶了!」

「…好!」

許悠上了我的車,一路上還不停的給我指出這裡的旅遊景點。

我沒什麼興緻,滿腦子都是首都的事情。

許悠小心的問我:「雲曦姐,你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一愣,最後說:「那個休息站有鬼!」

許悠一愣,見鬼一樣看著我:「雲曦姐,你可別嚇我,什麼休息站?」

我一怔:「剛剛的休息站你沒有看到?」

許悠臉色煞白,搖頭:「是你的車停在路中央擋了道,我們才…」 我和許悠因為剛剛那件事都有些后怕,兩個人閉口不談那事。

可能是覺得氣氛有點尷尬,許悠開始介紹起許彬來,我越聽越不對勁,看了許悠一眼。

許悠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沒在說許彬的事情了。

車子在土路上走了半個小時,就看見路邊有顆大樹,掛滿了紅綢。

「雲曦姐,這個就是我們村的許願樹,很靈的,很多人都會來許願。」

許悠一臉自豪的說。

我笑笑,這種許願樹多的是,基本每個有寺廟的景點都有,算不上稀奇。

我跟著許彬的車進了村,許悠說的沒錯,他們村子的確是挺現代化的,村裡都是水泥路,還蓋起來不少農家樂飯店旅館,還有不少賣小商品的,可能是因為剛剛下過雨的關係,這個時候人並不多,路上也有不少的積水。

「先去我家吧!」許悠說:「要到飯點了!」

我不是很想去,畢竟太麻煩人家不太好:「我還是先去找住的地方吧!」

許悠一路上和我熟識了,看得出因為不知名原因她很喜歡我,於是說道:「要不住我家吧,我家房子多!」

「不用了!」我連忙擺手。

許悠拗不過我,只好答應讓我先住旅館安頓下來,晚上去他們家吃飯。

因為盛情難卻,我只好答應了。

我們很快找了家旅館,因為和許悠認識,入住很方便。

這裡的旅館很雅緻,名叫一品居,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婦,家裡還有兩個小孩子。

我來的時候這裡正好只剩下一個房間了。

在二樓的角落,屋子乾淨溫馨,我很滿意。

許悠兄妹走後,我去洗了個澡,跟老闆娘買了身舊衣服,好在旅館有洗衣機,我倒是省事,可是畢竟還是泡水了,手上的傷口一陣陣的發疼。

我躺在床上擦頭髮,一邊看新聞,新聞里關於首都的報道不多,看起來一切還挺正常的。

我拿出那部手機,也沒有希寶的消息,尋著那個號碼打過去也是關機。

看來只能等希寶聯繫我了。

下午我又睡了一覺,被一陣敲門聲吵醒。

開門,看到的居然是許彬。

許彬有點靦腆,卻也是溫文爾雅的人。

「我妹妹在家裡幫忙!」許彬不好意思的笑笑。

「沒事!」我跟著許彬出來,走在許彬前面,許彬,出了門,一陣冷風出來,我抱了抱胳膊,老闆娘只給了褲子和一件過時的T恤,我的外套又洗了,這冷風一吹,冷的很。

「你的衣服洗了?」許彬說著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我搖搖頭:「不用了,謝謝!」

我不太喜歡穿別的男人的外套。

「會著涼的,你一個人出門在外生病了可就不好了!」許彬其實也有潔癖,畢竟是當醫生的。可是對眼前這位他還真沒有,反而有種一見鍾情的感覺,彷彿這麼多年了,她就是他要找的最合適的伴侶。

所以他才會慫恿妹妹將人招呼到村子里。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我自然不了解許彬的話,不過我沒有潔癖,便隨手拿過衣服披上,畢竟我還要等希寶,萬一病了,舉目無親的,不好辦。

許彬眼底有笑意。

我們兩個聊著天,很快到了許家,許家還挺有錢的,也是二層樓,不過佔地面積更大一些,就是裝修一言難盡。

好多農村「豪宅」都是如此,外表不錯,裡面裝修很接地氣。

但是家用電器什麼的一應俱全。

我一進來,許悠就跑過來:「雲曦姐,你來了!」

「嗯!」

許悠看到我身上的衣服,沖她哥眨了眨眼睛。

我也是奇怪了,這兩人也不怕我是壞人,就敢這麼招一個陌生女人回家。

許悠很熱情的把我領進她的房間,我坐在椅子上,和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這衣服是三嬸的吧?」許悠問。

我點頭:「我的衣服都洗了!」

許悠說:「我們村有賣衣服的,明天我帶你去買,其實我有好多衣服,可升級雲曦姐你太高了,我的一衣服你穿不了!」

我點頭。

感覺沒什麼話了,這時候,許彬叫我們來吃飯,我原以為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頓飯,誰知道到了飯廳,才發現一張大圓桌上坐了一大桌子人,我瞟了一眼,都沒什麼概念,只記住了坐在中間那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應該就是許悠的奶奶。

這是…

我開始後悔來了,這根本就是家宴,我這個外人來,真是很彆扭,可是許家人卻是很熱情,除了許悠的媽媽。

「你就是雲曦?」王美鳳問。

「阿姨你好!」

王美鳳冷哼了一聲:「你就穿這樣?」

我一愣,但是她是許悠兄妹的媽媽,我也不好翻臉,只好說:「我的衣服被雨淋濕了,這是穿王嬸的!」

「出門連件換洗衣服都不帶!」王美鳳小聲的嘀咕。

「媽,你說什麼呢!」許悠趕緊揪住她媽。

「我說錯了嗎?空手來,一點禮數都沒有!缺家教!」

我一怔,看了許悠一眼,許悠沖我使眼色。

「阿姨,我不知道是…」

「還說什麼,坐下吧!」王美鳳直接打斷我,沒好氣的說。

我站著沒動。

餐桌上,大家都沒動,氣氛尷尬。

「怎麼?還要我請你?」王美鳳不悅的看了我一眼。

「媽,雲曦姐是客人,你怎麼能這樣!」許悠也生氣了。

「就是,美鳳啊,孩子第一次上門,興許不懂也是有的!」許奶奶打圓場。

「孩子,你別介意,坐吧!」王奶奶對我說。

我笑了一下。

「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看著一桌子人問。

王美鳳沒什麼好臉色:「誤會什麼?這不是明擺著?哪家的新媳婦第一次上門,空手來的?還穿成這樣?是看不起我們家怎麼著!」

我看了許悠一眼,見她並沒有急著解釋,我就知道有內情,我有些生氣。

「什麼新媳婦?我和許悠許彬今天才認識,原本以為就是朋友之間的一頓便飯,不知道是家宴,是我失禮了!」我說

所有人都愣了,看著一旁的許悠。

「怎麼回事?小斌呢?」王美鳳覺得丟了面子氣憤的說。

我才沒心情管他們,直接說:「既然是家宴,我一個外人不好參加,各位打擾了!」我說完就往外走,很好遇到從外面回來的許彬。

「雲曦,怎麼走了?」許彬急忙問。

我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徑直出門。

許彬要跟出來,被王美鳳叫住:「你是鬼迷心竅了?什麼不三不四的女人都往家領?」

許彬只好回去。

我聽到最後這句話,忍不住冷笑。 第413章婆神祭祀

回到旅館,也沒飯,我拿了一桶泡麵,出來打水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年輕人。

「你先吧!」他很有禮貌。

我看了他一眼,這人二十七八歲,長的還不錯,看起來也挺有故事的。

「謝謝!」

「一個人啊?」他問。

我沒說話。

「你也是來看祭祀的嗎?」

「什麼祭祀?」我問。

「看到前面的大山了嗎?據說裡面有「神奇」的東西!」那人說。

我沒說話,打了水就回了房間。

躺在床上又給希寶打了個電話,可是還是不通,我隱隱的擔憂起來,收拾東西的時候看到了商璟煜給我的電話號碼,我猶豫了下也打了過去,可是商璟煜的卻不在服務區。

我有點煩躁。 攻略小社會 躺在床上睡不著,想著要不要回首都看看,可是想來想去覺得還是不要回去的好,如果我回去,希寶的情況只會更糟。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窗外的街道傳來打鬥聲,我推開窗戶去看,發現是幾個混混看上了一個小姑娘,那小姑娘身邊的哥哥不讓,就打了起來。

不過那位哥哥還挺厲害的,幾招就將幾個混混打的滿地找牙。

「滾!」那位哥哥說完,那幫混混也跑了還放了狠話說絕對不會饒過他。

我見沒熱鬧看了,正要關窗戶,就看見隔壁那位也打開了窗戶,這人正是我打開水時候遇到的。

「真巧啊」」他打了個招呼。

因為有了許彬兄妹的前車之鑒,我對陌生人更加警惕了。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