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玲看了眼丁如意收回眼神繼續坐在紅木凳子,好像並不畏懼這位爺。

坐在紀優陽對面的董雅寧面帶致歉的微笑看了眼旁邊的吳玲,示意吳玲起來。

董雅寧「發話」了,吳玲才慢悠悠從位置起身。

見吳玲和丁如意都起身了,紀優陽豪氣的坐姿才恢復自然。

「優陽啊,昨晚怎麼沒回來?也不打個電話回紀公館,大家都很擔心你。」董雅寧語氣關心詢問。

真的是擔心他?補回手機卡后,除了蘇嵐,沈呈,木小寶,駱知秋也就只剩下紀澌鈞給他來過一個電話,紀優陽並未發現有其她未接來電,這就是所謂的關心?真是虛偽到極點,紀優陽動作熟練將杯子打橫放在倒了菊普茶水的碗里,摁著杯身轉動洗杯子。「昨天跟二哥一塊去踩線,二哥的秘書掉進海里了,我就救了他秘書,結果救援隊把我們送到島上就走了,還好颱風不是正面襲擊景城否則我就葬身這個山竹之中。」

董雅寧聽到這句話臉上頓時掛滿擔心說話的時候語氣很是著急,「你這孩子,怎麼也不給你二哥打個電話讓他找人去接你,這要真是出事了我怎麼跟你媽交待,以後不管遇到什麼危險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你二哥,知道嗎?」

「是,小媽,快餓死我了,島上都沒什麼吃的,我到現在還沒吃早餐呢。」洗完碗筷,紀優陽趕緊用筷子夾吃的。

「你二哥也真是的,看到你沒回來也不會去找你,優陽你別生氣,回去我就說他。」董雅寧說話的時候用手調整茶桌上的木籠子,把好吃的都放在紀優陽面前,「你看看,還要點什麼?」

站在旁邊的丁如意彎腰從桌底下拿出iPad遞給董雅寧,董雅寧接過後把iPad給紀優陽,知道紀優陽來過也知道怎麼用iPad點餐,但董雅寧還是像個愛操心孩子放不下心的母親給紀優陽認真做解釋,「優陽,來,想吃什麼在這裡點,裡面還有圖片可以看,選中就能直接下單。」

「好。」紀優陽單手接過,將iPad放在茶桌上,低頭吃東西的時候手指點著屏幕開始點餐。

紀優陽點餐期間一直低著頭看iPad,在某個角度,紀優陽從iPad里看見對面的董雅寧目光很有目的看向他身後的方向,與其說找人倒不如直接說像是跟誰約好了,在等誰。

「小媽。」

他突然的叫聲好像嚇到對面的女人,從iPad屏幕反射的畫面紀優陽很明顯看到董雅寧身體顫抖了一下。

「怎麼了?」

「我只是想跟你說,別怪二哥,還好他沒來,不然……」

「不然怎麼了?」

歡喜冤家:野蠻小嬌妻 「小媽,你是不知道了,昨晚,有幾個人跑到島上來殺我。」

禕葉洛知天下秋 「啊……」那種下意識發出的震驚聲。「怎麼會有人去殺你呢?是不是誤會?」

紀優陽抬眸看了眼董雅寧然後又低頭繼續點餐,「不可能是誤會,那些人還帶槍,如果不是我察覺快,這會咱們紀家就得舉行喪禮了。」

「別說不吉利的話,這件事小媽一會就告訴你二哥,無論如何都要查清楚,看誰敢動你。」

借著iPad屏幕觀察董雅寧的表情,從董雅寧眉心緊皺,眼神震驚疑惑來看董雅寧好像並不知道這件事,難道不是董雅寧派人來殺他?不是董雅寧難不成是高博文?高博文敢這麼大膽直接派人暗殺他?

「優陽啊。」

正在想事的紀優陽回過神,「嗯?」

董雅寧說話的語氣帶著試探,「是這樣的,尋夏回來了。」好像擔心紀優陽會介意尋夏的存在,董雅寧一直盯著紀優陽看,留意紀優陽的態度。

紀優陽回答的語氣特別自然,好像尋夏回不回來都與他毫無關係,「我知道,二哥當時就是去救她,他那個叫木兮的秘書為了給二哥丟救生圈掉海里了。」

「優陽啊,因為尋夏的事情你和你二哥之間有些誤會,現在不管怎麼樣尋夏回來了,這個誤會解除了,日後你們兄弟倆之間就無需再因為這件事傷感情,兄弟倆齊心協力管理紀家的生意,這樣,咱們紀家才會更加強盛。」

後面那一句虛的,紀優陽直接懶得回。吐了一口氣,說話的時候眼神裡帶著安慰和洗脫冤情后的喜悅,「小媽,我這麼多年的冤屈總算是洗清了。」所有人都認為是他害死了尋夏,確實,他是動了手腳,但他只是弄壞了尋夏船上的發動機,發動機壞了也能弄死一個人?而且還是連人帶船一塊沒的?

「優陽啊,在我眼裡,你一直都是個好孩子,我相信你不會對尋夏做那種事情,不管過去怎麼樣,以後都不要再提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從今天起,如果你二哥再提這件事為難你,小媽一定說他。」

他那位二哥可不喜歡把這些事掛在嘴邊,如果不是他逼急了,他二哥是提都不會提,董雅寧說的真好聽,你二哥再提就說他,關鍵是人家壓根不會主動去提,還一起管理家族生意,呵呵……,這些話就如同成年人的世界,聽聽就好,千萬別當真。「小媽面子絕對是要給的。」點完餐,紀優陽把iPad遞給旁邊的丁如意,丁如意上前接過iPad。

站在旁邊的吳玲瞥了眼滑頭的紀優陽,這個四少,可真是像塊裹滿芝麻油的海綿,外表光滑裡面柔可藏針典型笑面虎一隻。

紀優陽拿起茶壺給董雅寧倒茶,「小媽,我這不請自來沒打擾你和朋友約一塊喝早茶吧?」

董雅寧雙指彎曲輕輕敲了敲桌面,「我自己來的,哪裡約了朋友,你能來陪陪我,我不知道多開心。」

紀優陽放下茶壺的時候,董雅寧從位置起身,「我去下洗手間。」

「嗯。」在董雅寧起身去洗手間的時候,紀優陽的目光跟著董雅寧移動。

「四少,請喝茶。」拿起桌上茶壺的吳玲走了過來,用身體擋住紀優陽的視線。

被擋住后紀優陽就不能繼續看董雅寧離開的方向,紀優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確定沒有約人?如果真的沒有約人董雅寧去上洗手間為何吳玲要擋著他是怕他看到什麼?

突然紀優陽有些好奇,董雅寧到底是跟誰約了?紀優陽抬手端起茶杯喝水,旁邊的吳玲還站在他旁邊隨時給他添茶,剛喝了沒兩口放下杯子,吳玲立刻將桌上的茶杯添滿茶水。

紀優陽眼眸輕垂,「吳姐?」

「四少有什麼吩咐?」

「這個……」紀優陽剛端起桌上的茶杯,好像沒端穩,整杯茶倒在吳玲身上,燙的吳玲連忙後退大叫,「啊……」

「抱歉。」紀優陽立刻將杯子放回茶桌。

吳玲放下茶壺后,不停用手去擦拭濕漉漉的衣服,這個紀優陽肯定是故意報復她。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紀優陽揚起手叫來一個服務員,「麻煩帶她去處理一下衣服。」

「好咧。」服務員笑眯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跟我這邊來。」

「不用了,我用紙巾擦一下就可以,夫人去洗手間了,我得留下來伺候四少。」吳玲抽了幾塊紙巾擦衣服。

紀優陽遞了眼站在旁邊的丁如意,「快去吧,這不還有一個。」

吳玲抬頭看了眼對面的丁如意,如果她不走是不是顯得心虛有鬼?吳玲眼眸一轉暗想了幾秒后看了眼對面的丁如意,「那我就先下去,你好好陪著四少。」

總裁追妻:搞定摳門助理 「是。」

生怕丁如意不懂她意思,吳玲抬步走向丁如意,壓著聲音小聲說了句:「四少這個人對咱們夫人很有敵視,你看好他別讓他離開餐廳,如果他去找夫人,萬一傷害了夫人,紀總追究起來拿你是問。」

「是。」丁如意應了一句。

吳玲和服務員離開后,紀優陽放下筷子背靠著紅木凳子靠背,直到吳玲的身影消失在紀優陽視線,紀優陽才從凳子起身。

剛起身旁邊的丁如意就過來了,「四……」

紀優陽擦乾淨嘴巴,把餐巾紙摺疊放在餐桌上,「我去買個單。」

「四少,我去就……」

紀優陽立刻比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丁如意安靜。

因為還有把柄在紀優陽手上,丁如意不想為了保護董雅寧而得罪紀優陽,丁如意當做沒看見回過臉看向另外一個方向。

難怪高博文會選丁如意做眼線,看來這個丁如意還挺會來事的。

紀優陽離開餐凳立刻去找董雅寧。

……

與此同時去往海域的路上。

坐在後排的木兮左胳膊撐靠在車窗,唇瓣貼在拇指前,焦急到不停咬指甲。

開車的司機目光頻繁看後視鏡留意木兮的表情,觀察了一路發現木兮一直在看著車窗外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焦急之中根本無暇顧及旁邊的環境。 司機暗暗壓了一口氣,雙手握緊方向盤,目光飛快瞥了眼右邊的山,隨後開始緩緩提速超越前方的私家商務車,隨後車輛開始偏移往右邊的山使去。

被超車的商務車看見前車往右邊行駛便向左打方向盤變道以免撞上。

木兮的眼皮一直在跳,用手輕輕摁住眼皮,怎麼跳的那麼厲害,難道小寶他們遇到什麼事情了?「麻煩你開……」木兮回頭去看前排,突然看見車子快要撞上山邊木兮嚇得大喊:「小心!」

木兮話音剛落耳邊傳來巨大的剎車聲,因為路上全部都是水,車輪又壓到黃泥,緊急剎車後車輪一時間無法抓穩地面車子在原地打轉,眼前的畫面是天旋地轉,木兮緊緊拽著胸口前的安全帶默默在祈禱車子快點停下來。

車子一個甩尾,「咚!」伴隨著一聲巨大的碰撞聲,駕駛室以及後座這邊撞在山邊,鬆動的泥土從山上滑落蓋到車頂。

「嘀嘀嘀……」車子發出故障的聲音。

靠在車窗的女人,意識昏沉,反應遲緩,感覺頭皮發麻,用手去摸額頭,摸到濕熱熱的感覺女人才知道自己額頭流血了,耳邊的聲音就像是被隔了一層膜時遠時近始終聽不清。

費了好久才解開安全帶,女人爬到前坐去拉扯司機的衣服,迷糊的視線看見眼前的司機趴著不管怎麼拉扯就是沒反應。

她得去找救援。

木兮動作遲鈍,意識飄忽不定,從車上爬下來的時候,木兮只能看見沒有車的道路分不清那邊是去那邊是回,搖搖晃晃的身體一直往前走,大聲呼喊:「有沒有人,救命啊?」

木兮在前面的山路拐了一個彎看到有一部黑色的車,木兮揮著手,加快腳步跑過去,跑了沒兩步整個人就失去意識倒在地上,倒下後身上毫無知覺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的女人趴在地上眼皮沉重,不管她費了多少力氣最後還是無法睜開只能任由意識一點點流逝。

與此同時趴在安全氣囊的司機突然睜開眼一點昏迷和受傷的跡象都沒有眼裡殺氣騰騰,回頭看了眼後座打開的車門后,立刻打開收納盒,正準備拔出匕首的時候,突然聽見有車輛加大油門的聲音。

司機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發現一部的士開過來,不,準確來說是對著他這部車加大油門撞過來,司機眼瞳睜大,立刻解開安全帶想要從車裡爬起來,卻沒想到不管他怎麼拉扯安全帶就是無法解開。

十米遠拐彎后的道路,黑色商務車車門打開,從車裡下來的男人快步走向木兮,看到躺在地上的女人頭下的地面有血跡,男人嚇得眼瞳睜大趕緊攙扶人。

男人把木兮攙扶起來后,耳邊傳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咚!」

這一聲撞擊回蕩在山谷之中。

男人來不及去看發生什麼事情趕緊把人抱起快步離開現場,木兮被抱走後,馬路上留下了鮮紅的血跡。

颱風過後,景城的新聞正在播放受災現場。

電視機播放的聲音傳至卧室。

「叩叩叩……」站在門外的杜東輕輕敲了敲卧室房門,「高社長,方秦來了。」

一早給紀澌鈞打過電話的高博文又回到床上繼續和自己的新寵一塊玩,正玩在興頭的時候,門外響起敲門聲,高博文一臉不耐煩低聲罵了句:「他媽的,真是會挑時間來。」

躺在高博文身下的方朵摟著高博文的脖子。「高社長,誰啊?」

不管他如何看紀優陽不順眼,也不會蠢到在外人面前泄露紀優陽和方秦的身份因為這是底線,高博文抬起手拍打女人的臉頰,「不該問的別問那麼多。」

高博文從床上起身後,瞥了眼床上的女人,「我要見個客,你就在房間休息吧,沒我允許不能隨意離開這個房間。」

「知道了,高社長。」看來這個高博文還是有一些忌憚沒有當著她的面提起那些事情。

高博文撈起睡袍去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出來見方秦。

方秦正在看新聞,目光就注意到旁邊走來的人,放下遙控器,從沙發起身,「高社長。」

「方秦啊,怎麼一早就過來了。」 史上最強的血脈 高博文走到單人沙發坐下。

高博文一坐下杜東立刻給高博文倒咖啡,來到高博文面前,杜東彎腰把咖啡放在茶几上。

看向高博文的目光略過杜東臉頰上淤青的痕迹,「我剛陪東家從島上回來,有些東西要給你。」

「噢,是什麼?」高博文目光好奇,翹起二郎腿,遞了眼茶几上的咖啡示意杜東把咖啡遞到他手上來。

後退的杜東重新上前,彎腰端起咖啡遞給高博文。

高博文接過咖啡后,喝咖啡時雙眼看著對面的方秦。

方秦揚起手,右手輕拍左手掌心,「啪啪——」

兩聲過後,三個保鏢從外面推著三個不同顏色的膠箱進來。

高博文連咽數口咖啡。胳膊靠在扶手,輕輕轉動手上的咖啡杯,挑眉問了句:「這是東家從島上帶回來的特產?」紀優陽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真的給他帶特產了?

特產?高博文這個形容詞還真是夠貼切,方秦側過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高博文自己上來查看。

真是夠煩人,東西都送過來了,居然還要他自己去看,高博文把咖啡杯遞給杜東的時候,動作帶著幾分不耐煩,從沙發起身後,走到膠箱旁邊,手掌往上撥示意開箱。

在保鏢將固定在膠箱兩邊的膠扣打開時方秦立刻用手指頓住鼻子,腦袋偏向一邊。

膠蓋拿開那一刻,一陣惡臭味從膠箱裡面蔓延出來,常年跟這些打交道的高博文立刻猜出裡面是什麼。

果不其然是屍體!而且一下就是三具屍體。

膠箱里的屍體都是生面孔,高博文不曾見過這些人,抬眸瞥了眼對面的方秦,「這是什麼人?」

什麼人?高博文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方秦遞了眼膠箱裡面的屍體,「東家在島上遇襲……」方秦說話的時候語速緩慢聲音低沉目光一直在留意高博文的表情。

遇襲?「誰幹的?」

看高博文的表情很是驚訝一點都不像是演出來的,難道不是高博文乾的?「昨晚就是這些人潛上島要暗殺東家,還好及時被我制服,這些人都不像是本國人,在處理這些事情上你是專家,所以東家特地讓我把人送過來讓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和他們身份有關的信息。」

「沒問題。」不是他,那就是其他人安排的,會是誰呢?

「那就拜託高社長了,如果有什麼發現請第一時間通知我們。」

「你先回去告訴Augus,有發現我就給他電話。」

「謝謝高社長。」方秦輕輕點了點頭帶著保鏢離開,在走到拐彎的時候方秦回眸看了眼還站在膠箱旁邊看樣準備著手驗屍的高博文。

不管是表情還是動作都不像是知情人,難道幕後黑手真的不是高博文?那剩下最大嫌疑就是董雅寧了。

方秦離開后,高博文彎腰打量膠箱里的屍體,「一會抬出來驗屍,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收穫。」

他記得踩線前一晚高博文約沈呈他們一塊吃飯,吃完飯高博文就獨自離開了,也沒帶他,他剛看到屍體的時候還懷疑是那晚高博文出去安排人暗殺紀優陽,不過,現在看來不太像是高博文乾的,如果不是高博文乾的還能有誰?「是。」說完後方秦又帶著試探性的口吻問了句:「高社長,會是誰要對東家下手?」

「沈家以外沒有人知道他身份,那邊的人要殺都是殺沈呈這個替身,所以不可能是那邊,那應該是紀家的人。」高博文抿著唇想了一會吩咐一句:「去給我準備手套,我要親自驗屍。」AS集團是轉型集團,轉型之前高博文整日都是和這些人打交道,所以在驗明這些人身份上,高博文比他身邊這些人都有經驗。

看樣真不是高博文乾的。「高社長,我們來就好了。」

高博文揚起手,「不不不,我來,這件事得謹慎對待,一定要查出是誰對Augus下的手,畢竟是我把人送到島上去的,萬一紀董以為我對Augus下手,到時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就會功虧一簣。」他不能讓別人毀了他的大計。

方秦對著站在不遠處的保鏢揮手,做了一個四的手勢讓保鏢拿四個手套過來。原來是事關利益,難怪高博文那麼積極查案。「高社長,你說的沒錯,這件事一定得慎重對待,要是傳到沈董耳邊對你很不利。」

穿著浴袍不方便,高博文轉身準備回房換衣服,剛轉身就看見電視播放的新聞。

高博文停住腳步看著電視,旁邊的杜東看到高博文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盯著電視看,杜東的目光從高博文身上挪到電視,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交通事故新聞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為什麼高博文會看得那麼入神?如果只是一個普通新聞高博文必定不會浪費時間去留意,既然如此那這個新聞和高博文有什麼關係?

船抵達島嶼,停靠後,紀澌鈞抱著木小寶登島。

費亦行和保鏢紛紛從船上下來排列整齊成數隊。

「紀總,已經了解過這個島有三條路,到時分三路找人,最後回到這裡集合。」

「就按你說的辦。」紀澌鈞焦急的目光不停在四周來回掃視找人,說話的時候提步往前走,「來兩個跟我去……」話沒說完紀澌鈞口袋的手機響了。

木小寶比紀澌鈞快一步,彎腰去摸紀澌鈞的口袋,掏出手機后遞給紀澌鈞,木小寶生長在景城,普通話並不是很標準,「老紀,系萊恩總管別別的電話。」

紀澌鈞接過手機,用眼神示意保鏢跟上,一邊往上走一邊接電話,「喂?」

木小寶把耳朵貼在手機背面光明正大聽他們說話,看看會不會聽到和媽咪有關的信息。

「紀總,我是萊恩,一個小時前木小姐回來過,後來叫車出去了,我剛剛接到醫院護士用司機手機打來的電話說車子撞到山,司機和一個女士一塊被送去市中心醫院了。」 「把房號發給我!」紀澌鈞掉頭快步往船的方向跑。

「是。」

費亦行正準備發散保鏢去找人就看到前面的紀澌鈞掉頭跑回來了,費亦行趕緊上前,「紀總,發……」

「她在市中心醫院。」

「是。」看紀總一臉糟糕的表情那木小姐肯定是出事了,費亦行趕緊跟上紀澌鈞,揮手讓所有保鏢撤退。

木小寶聽到木兮出車禍了,眼眶頓時紅了,扁著嘴咬著嘴巴,「老紀,媽咪會不會……」

「不會的。」紀澌鈞立刻打斷木小寶的話,用手捂住木小寶的嘴,「不許說不吉利的話。」

木小寶用力點點頭。媽咪一定不會有事的,伸手抱住紀澌鈞的脖子,把臉埋在紀澌鈞肩膀上,小腿緊緊夾著紀澌鈞的腰,媽咪,小寶馬上就去找你,你不要有事噢。

紀澌鈞的臉貼在木小寶腦袋上,另外一隻手掏出手機給江別辭打電話,通知他過去醫院那邊。為了能第一時間抵達

醫院,紀澌鈞讓人安排直升機過來,回到沙灘后,立刻帶著人上直升機去醫院。

……

從洗手間出來的董雅寧,透過一面全身鏡看見站在洗手間門口的紀優陽,董雅寧眼眸一轉加快腳步出去。

女廁人太多,進不去女廁的紀優陽只能守在門口看看有沒有可疑人物,守了許久都沒見到有可疑人物,紀優陽開始懷疑董雅寧是不是在裡面打電話通知別人?

既然守不出結果,紀優陽打算回餐桌,剛提步就遇到出來的董雅寧。

「優陽啊,你也來上洗手間?」董雅寧主動開口說話。

「嗯。」紀優陽話剛應完就看見步伐匆忙跑來的吳玲。

吳玲停住腳步后最先看了眼董雅寧。

「那麼慌張像什麼樣!」董雅寧輕聲斥責一句。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