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豪門子弟,就是薄情。

楊雅蘭看出經理的想法,她拉了拉慕姍姍的衣角,不讓她暴露過多的醜態。

畢竟這裡是格里銀行,能在這裡當經理的,接觸的大人物必定不少,免得引得對方不高興。

「不好意思,我女兒她跟小笛關係很好,她只是不想姐姐的東西留在冰冷的保險柜里,所以才會情緒激動,請不要介意。」

楊雅蘭的說辭,經理完全不相信,不過這與他無關的,別人表面功夫都做得那麼好,他還能說什麼呢?

「嗯,我明白的,我只是想告訴慕小姐,之前我們銀行發生爆炸,保險柜也受到影響,裡面有些資料沒了。」

經過楊雅蘭的提醒,慕姍姍也不敢表現過於惡劣,於是捏著喉嚨輕聲道,「資料沒了,那還有其他東西嗎?」

「有。」

經理帶著他們進入代取區域,用了備案辦法,打開保險柜,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這東西很神奇,那場爆炸,連保險柜都毀掉,而它卻一點事都沒有。」 小盒子是銀行的人另外配的,之前的爆炸威力太強大,很多東西都毀掉了。

慕姍姍迫不及待地打開盒子,盒子一來,耀眼的珠光寶氣差點亮瞎她的眼睛。

這,太漂亮了。

那是一套精緻的藍寶石首飾,寶石的色澤可以判定它的價值,而這一套,鐵定是價值不菲。

燈光折射進去,藍寶石顏色竟然逐漸變深,漂亮得使人睜不開眼睛。

「媽咪,這到底是什麼寶石,怎麼可以這麼漂亮?」

楊雅蘭也看呆了,她的娘家,曾經是容城著名的珠寶鑒定大家,從小就對寶石知識了解很深的她,竟然也看不透這種寶石。

「我,我也不清楚。」

「怎麼可能,媽咪你不是所有寶石都知道的嗎,怎麼會有你也不認識的?」

楊雅蘭眸色沉了沉,她拿起寶石,仔細地端詳,真的不知道,這寶石,根本就不存在她的認知里。

到底來源於什麼地方的?

慕睿怎麼會可能擁有這樣的寶石?

「可惡,爸爸竟然留著這麼好的東西給慕初笛那個賤人。哼,幸好她死了,不然東西就落到她手裡了。」

楊雅蘭,目光一直定在寶石上,並沒聽慕姍姍在說什麼。

「一定要好好保管它。」

隱隱之中,她覺得這東西會讓她們過上更好的日子。

……

容城機場

「咦,你看,這裡竟然還貼著慕初笛代言的照片,真是過分,那樣的人看著就噁心,膽小怕死,背信棄義,跟她同為容城人,我都會覺得羞恥。」

「對啊,不過話說貼一個死人的照片在這裡,不覺得恐怖嗎?」

「走快點,我總覺得這雙眼睛在看著我,噁心死了。」

不遠處,一個戴著鴨舌帽和太陽眼鏡的女孩坐在候機廳,嘴角輕輕地勾了勾。

顧曼寧還真是會扭曲是非。

「不出手?趁現在還沒上飛機,你提出來,我可以當是合作的內容。」

慕初笛看了看身旁貴氣凜然的男人,輕笑道,「不必。」

有權力的人,只要輕聲細語,每一個人也能聽得詳細;沒權力的人,就算聲嘶力竭,也沒人聽聞。

當她站在權利的最頂端,她說的一句話,便比現在說幾千幾萬句更加有用。

人,都是善變的。

而顧曼寧?她們來日方長呢!

此時,機場內響起標準的女聲,提醒他們航班已到。

慕初笛率先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徑直走向登機口。

每走一步,心便更加堅定一分,那些曾經的情愛,一點一滴地被封鎖在心底。

愛情,只是加快自毀滅亡的催化劑。

從此以後,她要絕情絕愛!

這天,容城的天空很藍,很晴朗。

天空中,一架飛機劃過,在蔚藍天空留下它存在的痕迹。

同時,容城醫院

滴滴滴滴

病床旁的心電監護儀數字遽降,然後數字突然變成平線。

「醫生,貴賓病房的客人心跳突然停下,心電監護儀器測試不到他的心跳。」

貴賓病房的客人無比的尊貴,醫院所有的出名的醫生全都趕了過來。

寬敞的病房,突然變得擁擠。 四年後

霍氏集團的總裁辦公室。

辦公桌上的文件掉落在地上,零零碎碎。

「霍總,你還好嗎?」

喬安娜一進門便見霍驍痛苦地壓著胸膛,桌面一片凌亂。

這番景象,她已經習以為常。

喬安娜連忙從會客桌的抽屜里拿出一瓶藥丸,打開倒出幾粒,帶上水杯快步向霍驍走去。

「霍總,先吃點葯。」

四年前,霍驍為了救慕初笛,身上好幾處都中槍,留下了隱患,特別是胸膛的位置,它歷時最長,又被壓迫力擠得沒入更深,所以每當下雨天,那些位置,都會疼痛。

最讓喬安娜擔心的是霍驍的心臟情況,當初車禍,他的心臟曾經停止跳動十來秒。

霍驍接過葯,吃了下去。

葯是賀易生提供的,藥效很快就出來了,十分鐘不到,霍驍臉上的痛苦便減少幾分。

「機票訂好了?」

喬安娜垂眸,點頭應道,「是,已經訂好今天下午兩點的機票。只是今天下午跟M國有個視頻會議,那關乎我們接下來的項目成敗,霍總不參與?」

我婆婆重生了 「如果你們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那可以直接到人事部領工資走人。」

「霍總,我只想說,你這樣找根本沒有意義,慕小姐她明明已經……」

啪,水杯甩在地上的響亮聲音。

「什麼事不該說,你不會掂量?」

男人凌厲的怒氣,壓迫力極強,四周的空氣也冰冷如刀,稍微一個呼吸,都像刀子刺入內臟。

霍驍不喜歡人提慕初笛死亡的事情。

當年霍驍帶著慕初笛的屍體要做DNA檢測,發生車禍,屍體燒毀,DNA也無法做檢測,他一直不相信慕初笛死去。

這麼多年,霍驍一直在尋找慕初笛的蹤影,下了全球通緝令,全世界地找。

只要有關慕初笛的一點點消息,霍驍都會飛奔過去。

這麼多年,他的時間大多數在飛機上度過。

可是,每一次,得到的消息都是假的。

喬安娜只是替霍驍累,真的,她這個旁觀者都覺得心累呢。

「我還有個會議,你先出去,時間到了通知我。」

霍驍早上還有個會議,這些年,他習慣了忙碌,他不允許自己有片刻的空閑。

只有一停下來,他的腦海就全是她。

那些美好的畫面,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當初他有多麼的無知和遲鈍。

他遲來的覺悟,使他飽受蝕骨的相思之苦那麼多年。

霍驍拿起桌面上的相框,那是他命人從夏冉冉哪裡騙回來的。

那時候他才發現,他竟然沒有她的一張照片,連回憶,都是一種奢侈。

照片里的女孩,穿著戲院的校服,甜甜地沖鏡頭笑,眉眼彎彎如月,梨渦淺笑,恍若天上的小仙女。

修長的指尖小心翼翼地碰觸照片,恍若那是什麼稀世珍寶。

慕初笛,你到底在哪裡?

全世界都覺得你死了,我偏不信,那怕找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我都要把你找出來。

我,真的想你了!

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被蝕骨的思念侵蝕,你不放過我,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那怕你變成鬼魂,也要留在我身邊。 容城機場

「霍總,下周有個重要的拍賣會,奈申先生也會到場。」

喬安娜做著各種彙報,畢竟這次奈申先生,是他們尋找的最合適的項目合作夥伴。

所以,下周的拍賣會,至關重要。

她特意提醒多一次。

「嗯。」

霍驍大步向前,步伐帶風,似乎迫不及待。

途中,好幾個帶著小牌子,捧著鮮花抱著禮物的小姑娘從他們身旁走過,不小心撞了霍驍。

抱著小牌子的女孩意識到撞了人,連忙轉身道歉,「對不……」

起字,完全說不出口。

種田娘子 她被眼前的氣質男人給驚艷了。

這,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比她追的小哥哥都要帥幾百倍,那渾身的貴氣和成熟男人的味道,使她完全移不開視線。

男人幽深的眸子瞥了她懷裡的小牌子一眼。

DD?

就在小女孩還心跳加速,不知如何搭話的時候,霍驍已經大步向前,率先離開。

「喂,你怎麼還不走,DD要下飛機了。」

「別礙著時間啊,等下看不到DD,我會哭的。」

「我要親眼目睹DD的美貌。」

走在前方的幾個小女孩並不知道自己的同伴為啥突然停下來,她們只想快點去看她們的女神。

這可是女神第一次來容城呢,絕對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小女孩追星就是瘋狂,吵鬧的機場都能聽到她們的聲音。

由於慕初笛的關係,霍驍偶爾都會留意娛樂圈的消息,喬安娜便開始了彙報。

「那是近兩年火起來的國際巨星,下周有場著名的秀,好像邀請了她。」

「嗯。」

霍驍對別的女人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

「啊,DD出來了,DD看這邊,我愛你!」

粉絲的聲音過於尖銳,霍驍不滿地蹙著眉頭。

拐彎領登機牌的時候,似乎有什麼正牽引著他,使他情不自禁地看了過去。

粉絲很多,圍得水泄不通,霍驍並沒能看到那位國際巨星。

「霍總,時間差不多了。」

喬安娜催促道,霍驍這才快步向前,收回了視線。

另一邊被粉絲牢牢圍住的矯健身影,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終於上了車。

那是一輛黑色的商務車,看上去很平凡,只是那金屬的光澤比不同車輛要耀眼幾分,而玻璃也是讓人完全看不到裡面。

粉絲追了出來,車輛已經消失不見。

車內。

「你怎麼也過來了?」

梵缺踩盡油門,透過後視鏡看向車廂後面。

裡面的女人摘掉太陽眼鏡和鴨舌帽,露出一張精緻漂亮的臉,「先生過來談項目,我跟過來保護他啊!」

「嘖,你就扯吧,有我在,還用得著你來保護先生?」

「你這是在看輕我,慕初笛,你竟然看輕我!」

為了避免梵缺新一輪的爭辯,慕初笛直接投降,「行,我錯了,我只是回來看看。」

她也是時候回來了!

見慕初笛承認他的能力,梵缺這才轉移話題。

「那些老東西處理得怎樣,別忘了先生救你回來的目的。」

慕初笛吐了吐舌頭,「知道啦,小大人。」

看著窗外飛快閃過的景物,那樣的熟悉,常常午夜夢回,她都記得這裡,這個曾經要了她命的城市。

容城,她又回來了!

這一次,她是回來討債的。 得知有關於慕初笛消息的霍驍,如箭一般快速地離開容城,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嗯,這四年,他忘記的次數較為多。

江岸夢庭

斷斷續續的孩子哭聲從屋內傳來,伴隨著傭人們各種安撫的聲音。

「小少爺乖,不哭。」

屋內,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抱著個熊娃娃,可憐兮兮地掉眼淚。

「爹地是不是不愛我了,他都不回來陪我!」

哭著哭著,似乎想要什麼重要的東西,頓時停止了哭聲,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向張姨,長長的眼睫毛還掛著一滴淚珠,小巧的鼻子哭得通紅,讓人恨不得馬上把他抱入懷裡好好呵護。

「嗚嗚,我肯定是充話費送的,所以爹地才不回來的。」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