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陽和自己媳婦兒不用客氣,胡亂吃了一口躺在周子怡懷裡就睡了,他真累,早上的飛機飛過去,錄製了一天,凌晨的飛機飛回來,確實很困。

從機場到老郭家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其實比從易陽家要快,因為不堵車。

周子怡看著易陽秒睡的樣子,心疼了,明天一定告訴張明不要接這種太奔波的節目,又不靠著這個吃飯。

「老公,到了,醒醒吧。」

易陽揉了揉眼睛,可不是到了,外面停了不少車,估計也是得到消息的。

開門下車,進去之後也沒聽到人說話,進了大屋兒才看見徒弟們都在呢,看見他進來剛要打招呼,易陽擺了擺手,直接上樓了。

「師叔,我師父進去了,應該沒什麼事兒了。」

大霖看見易陽來了,趕緊迎了過來,又和嬸子問了好。

「那就好,我剛才看見你爸發微克了,兩個人一直在互相發是嗎?」

「對,唉,我爸也是,這種人理他幹什麼。」

易陽倒是覺得老郭這樣沒什麼不好,要是真能解決了還是個好事兒,其實再怎麼樣,這也是他的徒弟,從小帶著的,走到這一步,他的傷心沒人能懂。

「我進去看看,你去嫂子那兒,和嫂子聊聊天,大霖給下面弄點吃的,是不是都沒吃飯呢。」

「我媽弄了,都不吃。」

易陽也就沒再說什麼,走到書房,敲了敲門。

「師兄?」

「進來吧。」

老郭的聲音傳過來,一進去屋裡都是煙,易陽趕緊把窗戶打開。

「您兩位是抽了多少煙啊,一會兒書房都著火了,咳咳。」

他自己不抽煙,對煙更是敏感,老郭平常也不抽,估計這是真的煩了,老兩位在屋裡吞雲吐霧了。

「你怎麼來了,這麼晚了不好好在家待著。」

老郭開口說了話,易陽就知道這沒什麼大事兒了。 林楠和林忠夜裡抓賊的事情,只有父母二人知道,其他人並不知道,一大早林母便詢問結果,林楠則隨便找個借口給搪塞過去了,這件事不能傳出去,否則林偉在村裡也就沒法待了。

剛剛吃過早飯,林忠便跑了過來,眼圈還有些發黑,夜裡熬到凌晨三四點鐘,然後五點鐘又起床去地里幹活,整個人基本上沒睡覺,能有這般精神已然算是不錯了。

「林楠,果然是樹苗那孩子出事了。」林忠臉色不好看,一大早他就去了林偉家,林偉並不在家,只有一個嬸子在家,一問之下林忠才算是明白,敢情真的是家裡出了問題。

林樹苗,林偉的女兒,三四歲而已,煞是可愛的一個小丫頭,之前還會甜甜的叫聲叔叔,林楠也很喜歡,只要不是林偉在場,基本上林楠都會上前抱抱,但就在大半個月前突然身體不舒服,送到鄉衛生院之後,竟然查不出結果,無奈之下林偉夫妻二人帶著孩子上了縣城,最終確診了。

白血病!

「什麼?」莫說是林忠自己,哪怕是乍一聽說這個病的林楠都是臉色陡然間大變。

這個病,他自然知道一二,絕對是兒童中最可怕的病症,也是最常見的兒童重症,一旦得到這種病症,孩子能否救治還難說,單單那可怕的治療費用就不是一般家庭所能承受的。

隨隨便便,便是數十萬的費用,這讓林偉這種家庭如何承受。

「現在孩子的情況怎麼樣?」林楠沉聲問道,很是擔心,腦海中不是浮現出林樹苗可愛的模樣,這麼一個可愛的小丫頭,竟然患上這種恐怖的病症,可以想象將要承受什麼情況。

「很不樂觀,現在樹苗媽在縣城醫院照顧著,據說要三十多萬的手術費治療費,還要移植什麼的,聽起來都很嚇人,林偉現在正拚命掙錢。」林忠雙眼都有些通紅,從林偉母親那裡了解到這些,老人說著說著都要哽咽了。

林楠沉默了,怪不得林偉會幹出這種事情。

「走,跟我去一趟縣城醫院看看孩子!」林楠飯也不吃了,當即給田二叔打了個電話,正好他準備去縣城配送,順道帶上二人,要去一趟醫院看看。

一個小時后,林楠和林忠出現在縣人民醫院內,並且在病房內看到了林樹苗,從一個活潑可愛的小丫頭,而今變得渾身消瘦,臉色煞白,小腦袋上的頭髮也消失不見,光禿禿的,此刻虛弱的躺在床上,楚楚可憐。

咋一看之下即便是林楠都是一陣心痛,孩子的媽媽正陪在身邊,雙眼有些通紅。

「樹苗乖,叔叔來看你了。」林楠蹲在床前,拉著樹苗的小手。

小丫頭此刻當真是太虛弱了,勉強睜開雙眼看到林楠和林忠,想要笑,但卻笑不出來,鼻孔上還插著氧氣管。

「林楠叔叔,林忠伯伯……」小丫頭很可愛,開口叫道,聲音很小很小,林忠和林楠聞言,連忙上前應了一聲,滿是心疼之意。

「樹苗乖,痛不痛,叔叔是來給你治病的,我是個神醫,專治各種孩子的病。」林楠笑著說道,儘可能的想要逗林樹苗高興一些。

果不其然,聽到林楠的話,小丫頭臉上總算是有著一些喜色,還帶著一絲期待之意。

「真的嗎林楠叔叔?」小孩子很天真,和林楠聊了起來。

一旁,林忠和樹苗媽媽站在一旁,看著這叔倆,眼中也都帶著難過之意。

「林偉呢?」林忠看了病房一圈,並沒有看到林偉,開口問道。

回到古代當匠神 「他在家湊錢呢,孩子這病需要很多錢,我看著就行了。」樹苗媽媽眼中含淚,這段時間愁的不行,那麼一大筆醫療費他們承擔不起,現在林偉在家可謂是拚命掙錢。

「這麼大事,怎麼不說出來,大家都能幫助一些啊。」林忠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病房內,林楠陪著林樹苗小丫頭閑聊著,同時也直接在小小醫館下單,要查看林樹苗的病情,看看能否治療,這種病症在當世算是超級重症了,死在這種病症下的人太多太多。

不多時,小小醫館傳來消息,總算是讓林楠鬆了一口氣,雖然情況很不好,但至少還有的救治。

「五級重症,需要五瓶神秘小葯,請下單安排!」

五級重症,這個絕對算是很嚴重的那種,意味著五千靈氣值,再加上開啟通天眼的費用,全套下來,也要六七千靈氣值,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不過眼下人命關天,也不在乎什麼了,林楠前來的目的也是為了救人。

「你們先出去下吧,我想和孩子說點悄悄話。」確定下來之後,林楠轉頭,對林忠和樹苗媽媽說道,自己救人並不想讓他們看到,否則指不定又要引起什麼風波。

楊樹苗一聽林楠要給自己講秘密悄悄話,頓時也很是高興,讓兩人先出去,一副興緻勃勃的等待著林楠的悄悄話。

一旁的二人也沒有在意,這個時候只要孩子高興喜歡就好,當即走出病房,在房門口站著,林楠則直接將醫用簾也給拉上,徹底將兩人包裹住,不讓外人看到。

「樹苗乖,叔叔說了我是一名神醫,可以給你治病的,你要不要叔叔給你看病?」林楠低聲說道,在哄著小丫頭,希望她稍後不要叫出來,否則就麻煩了。

小樹苗連忙點頭,這段時間醫生每天進行化療,她很難受,但也很懂事,知道是為了給自己治病,並不哭鬧,林楠這位叔叔願意治療,並且告訴她能治好,她自然高興。

見她答應,林楠就好辦了,一翻手如同變戲法一般的取出五個小瓶,看上去就很漂亮,讓小樹苗眼中微微一亮。

「乖,現在叔叔喂你喝下一瓶傳說中的靈藥,能夠藥到病除的。」林楠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的喂服樹苗,畢竟是個孩子,林楠不敢大意,喂的很慢,生怕出什麼閃失,大手還在孩子胸口輕撫著,幫助疏通與吸收。

這種神秘小葯,並不苦,至少小樹苗喝起來沒有吵鬧,只是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林楠,帶著濃濃的期待,等待著林楠這位神醫叔叔能夠將自己的病治好。 易陽也不見外,自己找個地兒就坐下了。

「別提了,你這風太大,不光草吹的直動,樹都吹歪了,我能不知道嗎,再說,您這是不是犯不上啊,都這樣了,還顧及那些幹嘛。」

既然都撕破了臉,易陽覺得也沒必要給誰留面子,老郭還一直試圖講道理,在他看來,純屬是瞎耽誤功夫。

「你師兄還念著師徒情分呢,這種事兒,就自己懂那有多傷心。」

於老師說著又掏出來一根煙,易陽上去就搶下來了。

「您忍忍吧,一會兒鄰居打119了,就是念著情也不至於這樣啊,把自己折騰的和什麼一樣,再看人家,沒準蹭熱度蹭的很高興呢。」

老郭嘆了口氣,能勸自己的詞兒他自己都用完了,可這口氣不出不舒服,又不想砸了孩子飯碗,所以這才進退兩難。

「樓下人你讓他們散了吧,我也沒什麼事兒,等他們走了,咱們喝一杯。」

老郭說了話,易陽起身下樓,看到他下來,徒弟們心也安了些。

「師叔我師父沒事兒吧?」

「沒什麼事兒,讓你們散了該幹嘛幹嘛去,我們在這呢,你們都回吧。」

有不想走的最後被易陽也給勸走了,弄一堆人放在這兒,不知道還以為這是流氓聚會呢。

大霖把人都送走了,又去拿了酒菜,這是早都備好的,熱一熱就能吃。

本來天都快亮了,這飯吃完都快中午了,中間易陽吐了兩回,要不是強撐著,早就睡過去了,於老師沒事兒人一樣,易陽看著就佩服。

「媳婦兒,幾點了?」

「行啊,還認識我呢,你不當皇上了?」

一句話易陽懵了,然後又精神了,求生欲告訴他這裡面絕對有事兒。

「什麼皇上,你睡糊塗了吧,那個啥,我還沒睡醒,再睡一會兒。」

被子一蒙頭就想混過去,結果力氣還是成了弱點,被周子怡一下就把被搶過去了。

「別裝了,給你看看視頻為證。」

易陽硬著頭皮接過手機,打開視頻,裡面正是他坐在老郭家那把大椅子上,正指點江山。

「我和你們說,以後我就是皇上,都要聽我的,那個誰,趕緊把我的三宮六院都備好,誰不聽話就打入冷宮,上好的酒菜來兩桌,朕要吃飯……」

後面說的就越來越大了,恨不得直接弄個部隊,這要是在古代,非被殺頭不可。

「看好了吧,你挺有想法啊,還三宮六院呢?七十二嬪妃是不是也要弄好牌子給你啊?」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易陽感覺自己頭上都有汗了,自己這嘴,怎麼就這麼欠呢,說什麼不好,說這個幹嘛。

「那都是喝多了,瞎說的,瞎說的,咱們收拾下回家吧。」

說完麻溜的下床洗澡去了,周子怡在浴室外面直接拍門。

「酒後吐真言,回家我給你弄點兒好酒,今天晚上繼續喝啊。」

說完人就走了,易陽都沒敢回話,其實,女人吃醋生氣的樣子,好像還挺有意思,下次……呸,還是活著好,不要有下次了。

收拾完了和嫂子說了一聲,老郭還睡著呢,兩個人就走了。

微克上失戀的日子發了官宣上映時間,一月一日,沒有搶情人節,這也是當初易陽打聽到的。

「咱們也發消息吧。」

很快微克網上,易世界的官方賬號也發布了信息。

「許帥導演,易陽編劇,易陽周子怡主演的電影失戀三十三天將於元旦正式上映。」

有句話說得好,一塊石頭弄了一堆浪花子,易世界的一條消息讓很多人嗅到了一些不尋常的氣息。

要知道同檔期上映為什麼問題,但是同檔期同題材甚至標題都差不多就有意思了,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挖新聞的人。

很快就要人了解到周子怡也在失戀的日子有出演,並且中間還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很可能這就是易陽為了幫媳婦兒出氣故意的。

「孫導,對於易世界的新電影你有什麼回應的嗎?」

「周子怡角色被換是真的嗎?」

豪門絕愛:愛情黑白計 「你對與易陽有什麼回應嗎?」

孫國慶也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

「我只能說有些人不自量力。」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網路上馬上就出了通稿,內容就是孫國慶懟易陽不自量力。

雙方粉絲也開始了網路大戰,他說他拍的是垃圾,他說他拍的才是,總之一句話,熱鬧了。

失戀三十三天發布會,張明之前問需不需要和記者溝通下,易陽拒絕了,沒什麼必要,而且大家猜測的都是正確的,有什麼不能說的,想問什麼他都做好了準備。

「易陽導演,請問下這部戲是您寫的嗎?」

「您好,您新片方便透露下內容嗎?」

前面的問題還算正常,後來就變了。

「請問失戀三十三天是不是和失戀的日子打對台?」

「您對孫國慶導演的話有什麼回復嗎?」

「當初周子怡小姐是否被更換了角色,原因是什麼?」

易陽等著下面問題說的差不多了,才讓下面安靜。

「我可以告訴大家,失戀三十三天就是為了打死那些自以為是的人產生的,我做人的準則就是從不相信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有仇當場就報了,不自量力,我拭目以待。」

易陽的那句我有仇當場就報了馬上就火了,同時他為老婆挺身而出的做法也圈了一批粉絲。

不過也有人跳出來說易陽不尊重前輩,這話去年易陽記得有人就這麼說過,後來被他打臉了,不知道今年……呵呵。

一晃就十二月末了,元旦適合情侶看的戲就這兩部,其他的都屬於另一個類型的,所以這兩部戲針對情侶也是大肆宣傳。

你在這個地宣傳我就去那個地兒,反正你來我往熱鬧極了。

元旦三天假期,也到了很多跨年電影的上映期,易世界和網站合作推出了9.9元看電影的活動,失戀的日子也做了19.9觀影,畢竟它有投資商,不像易陽這邊,權力比較大。

「看哪個?」

「三十三天吧,我覺得易陽很爺們。」

「失戀的日子吧,劉毅之前的戲我很喜歡。」

元旦第一天正式拉開了帷幕。 醫院大門外,林偉臉色難看,心中這一刻充滿了忐忑與不安,被林楠和林忠抓個現行,哪怕是他逃了,但也徹底暴露了,一旦林楠報警追究下來的話,他這偷盜罪不僅要坐牢,更是要賠錢。

這兩者,任何一個他都不願意,也不能承受,眼下孩子就躺在病房內,急需很多錢救援,他這個父親更不能出事。

去偷菜,林偉也算是被逼無奈,正常而言,就如林楠所了解的,他林偉不是一個大好人,但也絕對不是一個壞人,更干不出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無非是這次,為了孩子,為了救命的錢,他走投無路,動了邪念,趁著早起的時間,到地里偷盜林楠的黃瓜和西紅柿,然後再販賣給自己的飯店老闆。

第一次偷菜,林偉緊張了一整夜,整個人渾身上下都顫抖個不停,提心弔膽的,但卻很順利,採摘了七八十斤的黃瓜西紅柿,然後賣了兩三千塊錢,讓他嘗到了甜頭。

毫無疑問在走投無路的時候,這是一個掙快錢的最好辦法,接下來的半個月的時間,他基本上每天夜裡都悄然出現,然後悄然採摘一百斤左右的黃瓜西紅柿,前後換來了數萬塊的收入,然後都放在一起,等待著給自己孩子看病。

即便是如此,相對於數十萬的金額,還是差了太多太多,他不是沒有想過多偷一些,但卻又不敢,生怕被發現。

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的形跡還是被發現,被抓個現行,這讓他在那一刻有著不想活的衝動,太沒臉見人了。

但是為了孩子,他堅持了下來,且不管林楠如何,他都準備應對,一大早他就去了鄉里,然後借了十萬塊的高利貸準備給孩子救命,再加上以前的積蓄,還有偷菜的錢,以及親戚家借的,勉強算是湊足了二十萬,這次他就是要把錢交給醫院,然後自己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徹底豁出去了。

無論是林楠報警抓人也好,亦或者是高利貸上門,他都無懼了,只要孩子能治好,對他而言,一切都值得。

來到病房前,林偉還在考慮著這件事,心中下了決心,甚至在考慮要不要自首,否則真若是被林楠報警,然後帶著警察上門,還不如自己自首來的痛快。

不過就在剛抬頭之際,陡然間他看到了林忠,竟然就站在病房門口,看樣子好像是在教訓自己老婆一樣,這讓他整個人都是一怔的同時,也是勃然大怒起來,連忙跑了上去,然後直接擋在自己老婆身前。

「林忠,你想幹嘛?有什麼事都沖我來!」林偉怒聲說道,看著老婆淚眼婆娑的,還以為受了林忠的欺負,更認為他們這是殺上門的架勢。

這一幕,著實讓林忠微愣,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林偉的老婆卻不解怎麼回事,先前二人站在病房門口也是在談論著孩子的事情,林忠是說了樹苗媽媽兩句,但卻是好意,責怪他們二人不該隱瞞,而她自己也是傷心落淚,自然沒有什麼欺負之事。

「林偉……」林忠剛想開口解釋一句,不料林偉再度開口,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咱們沒什麼好說的,有本事你們就把我送公安局,這件事與他們都沒關係,是我一個人乾的,是個爺們的話以後別欺負女人孩子!」林偉沉聲,大有拼盡一切的架勢。

聽到這話,林忠就完全明白了,林偉這是完全誤會了。

「林偉,你這是幹啥,林忠哥和林楠是來看孩子的!」林偉老婆見林偉如同發了瘋的一般,拉了一把林偉,解釋道,她雖然知道林偉不待見林楠,但也明白林楠他們是好意來看孩子,不能這麼對待人家。

「看什麼看?」林偉根本不相信,夜裡還在抓自己,這麼一大早就追過來,肯定是不懷好意,直接怒斥而出。

「林楠呢?他在哪,有本事你們都沖我來!」林偉沒有看到林楠,開口叫道。

病房內,林偉這麼嘈雜的聲音,林楠自然聽的到,不過這個時候正在給小樹苗喂服神秘小葯,沒有時間理會這些,看的出小丫頭也聽到了爸爸的聲音,帶著疑惑之色,林楠輕撫著小樹苗。

「樹苗乖,叔叔馬上就能治好了,到時候你爸爸就高興了!」

病房外,當林偉得知林楠竟然在病房內和女兒獨處時,那叫一個生氣,根本不理會林忠以及他老婆的阻攔,直接沖了進去,正好看到林楠正在給小樹苗喂服神秘小葯的一幕。

看到這裡,莫說是林偉傻眼了,哪怕是林忠以及林偉老婆也傻眼了。

「你在幹什麼?」林偉幾乎是怒吼而出,這一刻他想不到其它好的地方,想到的全部是林楠的報復之類的可能,這些年他沒少怒憨過林楠,沒有絲毫的好臉色,尤其是這次,接連偷盜了價值數萬的東西,猜測著林楠早就恨自己恨的不行,此刻林楠這般給女兒喂服東西,那還能有好?

一邊怒吼著,林偉一拳直接對著林楠砸了過去,阻攔林楠的行為。

麻雀要翻身 沒有時間和他們解釋這些東西,對於神秘小葯的治療效果,他很相信,五瓶神秘小葯林楠已然給小樹苗喂服了三瓶,此刻是第四瓶,小丫頭也很配合,眼看著就要完成。

眼看著一拳砸來,林楠直接一腳回應,剎那間將林偉一個踉蹌踢了出去,兩隻手此刻正幫著喂服神秘小葯,實在是沒空。

「林忠哥,還有嫂子,你們攔住他,我是在救人,別讓他礙事!」林楠看都不看林偉,明白他此刻估計是什麼都聽不進去,解釋了也沒用,所幸直接對林忠二人說道。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