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當然一半是玩笑一半是真,打擊張麗的那一半是他們老闆與下屬之間正常的玩笑,而說他有其他的發展計劃遠遠不止目前的兩家東琪則不是玩笑而是真的。

他的事業版圖,現在才剛剛開始。

隨即王旭東又認真地說著:「其實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現在做的已經很好了,我也跟你說過,想法和思路還有眼界這些,都不是天生的,都是慢慢去培養的,我也不過是比你見識和經歷多一些,然後多去琢磨了一些。」

「你以後可以不斷嘗試著多思考,站在顧客的立場上去想,站在以前從來沒有考慮過的角度上去想,慢慢你就會發現你有很多的收穫。」

「這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學到的事情,要是這麼容易,那這世界上到處都是天才了。所以你也不用著急,給自己時間在平時的工作中多注意方法注意去思考,總有一天你會超過我的。」

張麗笑著說道:「那我就期待著那一天了。那王總,現在這個活動方案,別的還有地方要改的嗎?」

她現在是巴不得王旭東能再找出幾處毛病,能夠再給點好的建議,也讓她好好開一把眼界能夠學到更多。

不過,王旭東笑著搖了搖頭:「別的都很好,我畢竟也不是那麼的專業,只不過是看到了這一點有自己的不同的意見和想法而已。」

「這個活動方案的策劃者,應該是個專業出身的人,而且經過多年的歷練,這個人一定要招進公司里來,這是你的任務,有了他以後,你的工作會輕鬆很多。」

張麗當然是點頭答應,她和其他人都已經研究這方案很久了,確實都對這個人大加讚賞,所以,她也已經開始讓負責人事工作的經理去聯繫他,爭取早日加入東琪。

「不過你要跟他說一下我這個改動的理由,同時也要跟他闡述清楚,這也是我們東琪未來發展的理念,不是為了給完美身材的人設計衣服,而是讓穿了我們衣服的人都變成完美身材。」王旭東說著,「而且,我們以後也要倡導健康的審美,盡量避免那種過度標準的審美。」

張麗點著頭,乾脆地說著:「那我回頭聯繫他確認以後,把這一點按照王總你說的去做修改,其他的就沒有問題,也就是說,這個方案最後還是第一名。」

「那這樣的話,我就對外進行公布,然後繼續接下來的活動流程。」 很快,東琪百萬獎金懸賞選秀活動方案的結果出來,第一名的方案也直接對外進行了公布,等於是把整個活動的大致流程都介紹了一遍。

當然,涉及到具體的環節,比如說選手的現場表演這個是要看選手自己的準備和臨場反應,還有最主要的,東琪的服裝展示這個屬於商業機密,就都沒有對外進行公布。

然而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這個選秀活動方案里特別介紹了,這一次選拔的模特身材標準是沒有標準,也就是說,任何人任何的身材都可以參與,只要有足夠的自信,願意展現自己,並且能夠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能夠把東琪跟自己最美的一面結合起來就可以。

這個介紹一出來,網路上一瞬間又沸騰了,很多人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或者是活動方案搞錯了,怎麼可能會出現這麼一條說明?東琪的選秀是多麼大的一件事情,價值一百萬懸賞從全國的各種方案里選出來的,最後是這麼一個方案?

也有人質疑,說之前在網路投票環節這份活動方案勝出的時候,上面是有備註說模特選拔按照國際標準來,這怎麼忽然之間就變了而且差距這麼大?

只能說明,這份活動方案是被改了的,一時間甚至於有人懷疑是不是有商業間諜在搗亂,這個說法當然是很快淹沒在網路的聲浪當中。更多人都相信這是東琪服裝公司自己的意思,也因此更加的質疑。

好好的一個選秀,選出來的模特未來要給東琪做代言,要做服裝展示的,不選那些腰細腿長的模特,難道選一個水桶腰大象腿的胖子?

不過,除了這樣的質疑以為,還有更多的人則是不斷地想要確認這消息是否屬實,因為,很多人心裡其實都有一個站在舞台上聚光燈底下接受萬眾矚目的夢想,只不過一直以來這個夢想似乎都只屬於那些身材完美的模特,而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就只是個夢。

但是東琪的這個活動,激活了很多人的夢想,讓他們看到了這個夢想也是有著實現的可能的。

網上鋪天蓋地的都是在追問到底是不是真的,反對的聲音則說這不可能是真的,哪有選秀活動是這麼的兒戲,何況還是東琪的選秀。

但是也有一些人非常的堅持:先前的百萬懸賞已經讓他們覺得,任何不可能的事情在東琪看來都是可能的,東琪就是有這個能力把不可能變為可能,而且敢於挑戰和顛覆傳統,只要敢於去嘗試。

也許這一次,東琪能夠給所有人帶來一次全新的體驗,也讓所以那些躍躍欲試的人忍不住想要了解更多,畢竟,失敗了沒有任何的影響,照舊可以過自己的生活,但是萬一成功了進入這場選秀,那不光是有著誘人的獎金,還能夠成為東琪的代言或者至少成為展示模特。

要知道東琪的衣服一件都是好幾十萬,最便宜的也要好幾萬,一般人確實根本就買不起一輩子都只能是奢望,但是,誰也沒有辦法否認,東琪的服裝確實是值得這樣昂貴的價格,無論是獨到的設計,精美的做工和剪裁,還有昂貴的面料,東琪為任何一件作品都是不惜血本,所呈現出來的效果自然也是無與倫比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每一次新款推出來都會引起那麼的轟動。

而且,市面上每次都有大堆的跟風,去抄襲東琪的服裝還有鞋子,可是有一點是不可否認的,不管是怎麼樣的抄襲,跟真正的東琪相比較都是高下立判,基本上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哪個是正品哪個是山寨,所以很多人都說千萬不要穿山寨的東琪,因為只會顯得自己很low。

而這樣一來,也就造成了更多人對東琪的嚮往和追逐,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擁有一件東琪的服裝,畢竟又誰不希望展示出自己的美麗?

而現在東琪則是給了所有人可以擁有這樣美麗的一次機會,所以,很多人都想著去嘗試一下,就去報了名。

東琪的這一次選秀先經過各個賽區的海選,報名方式有線上和線下,線上可以通過網路在活動的官網上提交個人信息進行報名,也可以在線下通過各個賽區的報名點進行報名。

當然也有些人純粹是抱著惡搞和玩笑的心態也跟風似的進行報名,無非就是想看看東琪是不是真的能夠做到像活動方案里所說的那樣,真的是完全不按照模特選拔的國際標準,什麼人什麼樣的身材都可以參加。

結果就是當天報名人數直接達到了四十多萬人,網站還有各個平台上都已經被擠爆了,都是在問這個選拔標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都想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在東琪裡頭,幾乎所有人都在盯著電腦屏幕,看著各項數據的增長,還有不斷而來的問題,每個人的心情都是從一開始的興奮,緊張震驚,到最後就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因為東琪的確是隨時隨地都能夠在網路上掀起風暴。

一開始看到網上那麼多的問題和議論,負責客服和處理評論的人員一開始還打算直接回復和對外發布消息,告訴他們活動內容都是真實可信的,一切都以公布出來的活動方案為準,此次選秀的確是不按照國際標準,而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

但是張麗直接一道通知下來,無論網上吵成什麼樣子,東琪這邊所有人員一律不準發聲,都不要做任何的回復,也不要對外發布任何的觀點和言論,就先讓事件繼續發酵。

顯然,這是飢餓營銷是一個原理,故意吊足大家的胃口,直到這個話題不斷地放大,影響擴散足夠。

這個主意不是王旭東教的,這樣小的細節張麗根本不可能說再拿去問王旭東,王旭東把這個活動交給她,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慢慢放手,讓她開始逐步地真正去管理東琪服裝,張麗自己呢又是一個不斷努力的人,這些天以來跟著王旭東也的確是按照王旭東所說的那樣不斷的觀察和學習,也在不斷的反思。

所以這一次,她直接去按照王旭東之前思考問題的模式和應對,去試著這樣先把網路上的輿論冷處理,等到進一步熱化。

就這樣,當天報名數不斷地增長,網上熱火朝天,有的人覺得東琪自己舉辦的活動,按照什麼規則來自己說了算,有的說著完全就是亂來,總之議論紛紛,但是關注活動的人依舊是越來越多,都在希望東琪給一個明確的回復。

只有東琪這方面一直是保持著沉默,始終沒有任何的解釋,就好像這樣盛大的活動反而是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就這樣,一直到第二天,東琪官方的說明和解釋才姍姍來遲,解釋因為活動過於繁忙,所以大家都在處理各方面的事情,沒有能夠及時解答網路上面大家的疑惑,一直到公司發現這個情況才第一時間做出處理,先對關注東琪活動的人說一聲抱歉。

然後官方說明裡頭也解釋了活動方案的情況,活動方案並沒有任何的問題,就如同大家所看到的那樣,東琪的這一次活動摒棄了以往模特選拔的國際標準,是因為經過考量和對顧客的實際調研結果,模特身材是正常人基本上根本無法達到的,即使是拚命地運動節食減肥也都很難實現。

而東琪的理念是提倡健康自然、多元的美,讓大家看到好的設計和服裝能夠改善缺陷讓人變得更美,而不是說只有完美的身材穿上才能夠呈現應有的效果。所以東琪歡迎任何身材的人踴躍積極報名參加,也希望更多不同身材的人最終入選,能夠讓大家看到,東琪可以為任何身材的顧客帶來美的提升,而不是挑選身材好的顧客。

包括對於年齡,同樣也沒有限制,因為人都是會老的,這是自然規律,而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經歷和閱歷,也都有著不同的心態和氣質,這些都是一個人的內在,反應出來就是不同的美,所以並不是只有年輕的美才是唯一的美。

聲明的內容非常的認真,很誠懇地在自后希望大家都能夠積极參与,能夠正視自己的美,同時也能夠帶來更多的不同形態的美。

這一份官方的聲明發布出來以後,再度引起了熱潮,所有人都轟動了:東琪居然是來真的,這一把玩的確實大,這也太轟動太顛覆了。甚至於很多人質疑如果說最後真的是選出來一個大胖子,那東琪要如何面對這個結果?

也有的人說,這一定只是做個噱頭搞炒作,說是人人可以參與,提倡真正的美,但是哪一場選秀結果不是已經內定的,表面上讓大家一幫普通人踴躍參加,其實都只不過是為了給活動壯大聲勢,真正到最後獲獎的勝出的依然是模特身材的人。

當然也有的人認為東琪的做法非常好,首先東海市的官方媒體就拿這個事件來做了一番說法,認為現代社會追求以瘦為美,結果就是大家瘋狂地減肥,節食運動甚至於吃藥,影響身體健康甚至於帶來嚴重後果的事件已經太多,是時候該回歸到健康的審美標準,這一點上東琪做的非常好。

而且,一味地追求以瘦為美,也不利於審美文化的多元發展,當細腰長腿高鼻樑錐子臉變成了大家公認的審美標準,美變成了模板化的東西,就很難再稱之為美了,大街上統一的都是一模一樣的面孔,這樣的美只會讓人索然無味。所以,的確應該認識到美的多元化和多樣性。

東海市的官方媒體都這樣支持東琪,主動為東琪說話,那這樣一來,顯然就更加的有說服力了。

而且,本身就有更多的人願意選擇相信東琪,因為一直以來東琪都是非常注重品牌形象和社會影響力的一個品牌。也一直都在傳遞著正面的信息。

再就是更多的人都抱著或玩笑或認真,也有的是想要碰運氣的心參與到報名當中去,無非就是要看看這個活動最後到底是能辦成什麼樣,能選出來什麼樣的人。

很快,海選正式開始,最大的站點當然是在東海市,因為報名人數太多,遠遠超出預期,最後不得不把海選的時間延長了兩天。

那一段時間裡,每天都會不斷出現各種各樣的報道,都是關於東琪這一次的活動的,還有的網站專門做了一個統計,去報道海選當中出現的體重最重的選手、年齡最大的、最小的,還有最有潛力的,等等諸如此類。

主要是因為,沒有身材和年齡的限制,有很多原本不可能出現在任何選秀舞台上的人,都來到東琪的海選去嘗試,就比如說報道中出現的,年齡最大的那個老阿姨,已經快六十歲了,還有一個兩百多斤的女孩,因為常年服藥激素導致的肥胖,已經永遠不可能減下來了,但是也勇敢地出現在了東琪的舞台。

不用說,這些人都是有著當模特的夢想,或者是想站到所有人面前,想要成功成名的機會,或者乾脆就是為了高額的天價獎金,不管是什麼樣的目的,他們背後總有一個個的故事,於是東琪也聯合幾家媒體,對她們分別進行採訪報道,然後連續播出。

誰也沒有想到,一個說起來簡單的選秀活動,能被東琪玩出來這麼多的花樣,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選秀了,跟著帶來的各種報道和採訪接連不斷,已經完全稱為一個獨立的綜藝節目,畢竟,選秀年年都還可以舉行,每一年都還可以製造出新的話題。

而圍繞著選秀帶來的這一切活動,不同選手的晉級,也讓大家看到,東琪這一次活動確實是一次顛覆性的,確實是像他們所宣稱的那樣,是要發覺不同形態的美,而不僅僅是一個口號。

王旭東有空的時候也會上網看一下相關的信息,但是總的來說他都等於是置身事外,徹底做起了甩手掌柜,因為張麗本身也是個獨立的性格,更多的是想自己提升能力,他也樂得輕鬆。

而且,他也是確實對張麗放心,因為明顯看得到張麗帶著東琪所有人,在這個活動的每一個階段,不管是統籌協調的能力,還是說對外的一些措施,都在不斷地提升著。主要是張麗確實有責任心,既然是交給她信任她,那她就一定要做好。

王旭東自己這邊,則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東琪大廈這邊,因為到時候活動是定在東琪大廈,總不可能說到時候活動舉行了,而大廈還沒有完工。

豪門婚殺:亡妻歸來 好在,工期的進度一切都很正常,王旭東自己也基本上天天泡在工地里,監督著工程進度和質量,確保一切都能夠按時按質完成。

誰也不知道,選秀活動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在全國上下掀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浪潮的時候,真正在背後掌控一切的王旭東,卻只是穿著最簡單的工裝帶著安全帽,像一個建築工人一樣每天忍受著風吹日晒,只為了確保這樣一個浩大的工程的質量。甚至於就連工地的負責人都開玩笑地問他是不是以後打算進軍房地產業或者建築行業。 就這樣,在王旭東的嚴格監督下,東琪的工期,包括整個的建設到後期的裝修,比之前的預計提前了大半個月,也給張麗這邊整個選秀活動留下了充足的時間。

整個大廈最終落成的時候,王旭東一個人到頂樓的天台上坐了很久,他沒有告訴任何人,甚至於手機都關了,在樓上坐了足足的大半天,最後是留下一地散落的煙頭。而他一個人就這麼靜靜地坐著,想著。

他想了很多很多,也由不得他不感慨,思緒萬千,畢竟這座大廈凝聚了他太多的心血,已經不僅僅是經濟方面的投資,這更像是他的一個作品。

而且,從有這個念頭到選址,再到現在完全的建成可以投入使用,這前前後後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可是這一年裡頭,對於他來說卻是經歷了太多,幾乎像是滄海桑田一般,這一年看似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失去了什麼。

這一年,他的身邊離開了太多的人,就像是他如今的情況一樣,他站在這整個工業園區最高的樓上,放眼望去視野幾乎毫無遮擋,可以一直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不管這個工業園區的發展速度有多快,最起碼好幾年內,都不會有能夠超越這座大廈的其他建築,可是哪怕是站在整個世界的最高處,身邊是空無一人,也會感覺到高處不勝寒的寂寞。

王旭東一個人抽著煙,自己都不知道,如今這一切是不是他想要的,他只知道,如果可以拿這一切去換取他失去的,那他絕對會毫不猶豫。

只不過,老天爺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他想交換也根本換不了,只能是在這條路上孤獨地走下去。

東琪大廈落成以後,東琪皮具跟東琪服裝就差不多是忙瘋了,因為一邊要籌備選秀的事情,一邊還要儘早搬遷,畢竟到時候選秀活動的決賽也要在東琪大廈這邊舉行,總不可能說在一棟空蕩蕩的大樓里舉行。

而且,活動的本意也是宣傳一個全新的東琪,到時候肯定是要展示東琪完整的風貌,包括新的辦公大樓、平時工作的氛圍,還有設計師的工作室、制衣間的場景等等這些,都要在這個新的大廈在活動中進行展示。

還有最主要的,員工們對這個東琪大廈也已經是期待很久了,之前落成開始裝修之後,就有員工自發地開車過去看現場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形,而他們所看到的一切,都跟之前王旭東展示給他們的效果圖一樣,那他們肯定是更加的期待能夠儘早搬進去。

再者,現實條件也是要求他們必須搬遷,因為這段時間東琪的發展恰恰是最迅猛的一個時間,尤其是活動所帶來的一系列結果,包括他們所特別成立的活動項目組,又吸收了一批新的人員,還有在活動中所招聘到的這些策劃人員、設計師,還有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崗位,人員在不斷地增加,原有的辦公環境也是越來越擁擠,越來越不方便,所以,王旭東很快做出決定,在決賽開始前還有一個月的時候,開始了整個的搬遷活動。

因為搬遷之後,就正式在這裡上班,而考慮到交通問題,宿舍也在逐步地建設完成當中,主要是宿舍這一塊,王旭東不肯降低標準,想儘可能地為員工提供一個真正像家一樣的環境,所有的基礎設施、水電,還有裡面的裝修和設施設備都要求按照精裝公寓的標準來,所以需要的工期同樣很長。

但是目前來說東琪大廈已經耗費掉太多的資金,所以,在建設宿舍這一塊如果還是保持原有的投入不願意降低,那就只能按照原有的模式,先採取班車接送,然後等到宿舍建設完成以後,願意入住的就可以通過申請的方式住進宿舍,還是願意回去市區家裡的,那就依然有免費班車來回。

所以這一次搬遷,王旭東直接把班車也都採購回來,還有其他必須的一些設備,然後才開始正式的搬遷。

這是一項巨大的工程,也幸好是東琪大廈完成的及時,不然的話按照目前東琪皮具和服裝兩邊公司的擴張速度,再拖下去還要繼續增長人員增添辦公設備,到時候搬遷以來就更加的困難了。

好在安保公司和物業公司這邊有充足的人員,王旭東直接讓李小天和林婷婷負責人員的調度,從安保和物業兩個公司按批次調撥了大批的人手過來,幫助東琪兩家公司進行搬遷。

搬遷的當天,東海市政府特地搞了一個盛大的剪綵儀式,慶祝東琪正式入駐工業園,這不僅是工業園區第一個入駐的企業,目前來看也是規模和影響力最大的企業,再加上東琪一直以來對外的形象都非常好,對政府工作也都積極配合,而且一直都在傳達著一些對於整個社會有正面作用的信息。所以,東海市政府也是對東琪的發展格外重視。

剪綵的當天,王旭東是不可能缺席的,而張浩天作為東海市政府的代表,也是當初為了推動工業園區的發展做出重大貢獻的,所以也來到了現場。

自從和張曉芸離婚以後,王旭東幾乎就沒有去過張浩天的家裡,甚至於也沒有見過面,忙只是一方面,甚至於他是刻意地去忙刻意去逃避,因為在心裡感到無法面對。

不是他就這麼的殘忍冷血,跟張曉芸離婚以後就直接跟張浩天也劃清了界限再也不聯繫,而是曾經親密的如同一家人,可是因為他的錯傷害了張曉芸,這對於張浩天來說是更大的傷害,所以他確實無法面對張浩天。

而這一次終於見到,王旭東吃了一驚,張浩天一下子變得非常的瘦,而且最主要的是非常的蒼老,其實案例來說他這個年紀在仕途上正應該是年富力強的時候,何況他原本是個軍人,身體素質在那擺著,以往也是身強體壯的樣子,可是現在卻已經完全是個老人了。

王旭東當時就愣在了那裡:「爸……你身體還好嗎?」 儘管是和張曉芸已經離婚了,但是畢竟沒有對外進行任何的公開,特別是對張浩天夫妻兩個,張曉芸更是一直說著要瞞著他們,所以王旭東自然是不可能去露餡。

而且,最主要的是,雖然說夫妻關係不在了,但是王旭東心裡頭親情和親人的關係不會改變,曾經一家人的溫暖也不會變,所以張浩天在他心目中依然是個父親一樣的角色。

張浩天看著他,神情里也是很多的感慨,但最後也只是平靜地說一句:「還好,你呢,最近也一直特別忙是吧,照顧好自己。」

王旭東點點頭:「媽和曉芸最近都還好嗎?」

畢竟是夫妻家人一場,離婚很容易,斷掉所有的感情和關心哪有那麼容易。

張浩天遲疑了一下,淡淡地說著:「都還好,謝謝你的關心。」

這要是在以前,張浩天說什麼也不會對他這麼客氣第說話,王旭東心裡一陣心酸,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好在,剪綵儀式很快開始了,兩個人也就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張浩天還要代表東海市政府做發言,表示對工業園區的大力支持,對東琪在工業園區的投資建設,以及飛速發展的同事不忘記關注和回報社會的行為大加讚賞。

基本上,有了政府的鼓勵和支持,任何企業的發展都會減少許多的阻力,也都能夠發展的更順暢。

這一點上,張浩天也是做了很大的努力,他也一直都是個公私分明的人,即使王旭東和張曉芸的感情不在了,但是他不可能說因為這去影響他對王旭東事業的態度。

何況,他內心裡對於王旭東和張曉芸的婚姻和感情更多的是痛心,也知道王旭東雖然有錯但一直在彌補,這段婚姻並不完全是王旭東的錯,而他本人對於王旭東也始終還是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也始終在推動著對東琪的支持。

本身剪綵結束以後,王旭東還想著找張浩天單獨聊一聊,但是其實他也只是想關心張浩天夫妻倆,卻不知道如果張浩天問起他和張曉芸的關係,他要怎麼樣回答。

而張浩天更是剪綵一結束就被其他人包圍著寒暄,他畢竟是副市長的身份,誰不想跟他拉一拉關係,他也沒有說跟王旭東單獨再聊私人話題的意思,於是就這麼不了了之。

而東琪皮具和服裝公司,就已經正式搬遷到了這個新的辦公大樓里來,王旭東自己圖方便,因為本身這裡距離市區確實比較遠,他的辦公室布置也比較齊全,包括像休息間還有衛生間這些都有,而且,現在食堂也開始正式運營,包括附近的村民也開始做起了餐飲生意,所以他乾脆拿了幾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平時有時候忙起來直接就在這裡住下了。

一方面是為了方便,省的來回跑,節省時間和精力體力,另外更重要的原因當然是因為他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大老遠從這邊回去冷冰冰的家裡,卻只有他一個人,面對著冷鍋冷灶連給自己做口飯的興趣都提不起來,所以有時候也確實不想回去。

好在,雖然情感上他已經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但是事業上面卻始終在有條不紊地發展著。

因為已經醞釀了足夠長的時間,包括所有的活動,從頭到尾吸引了那麼多的關注,任何一個關於東琪選秀的活動視頻,在網上都是好幾千萬甚至上億的點擊,這已經成為了一場全民的狂歡,可以說,到了最後的決賽時刻,已經是萬眾矚目。

甚至於是國際上幾個知名的網站,都開始對這場活動進行轉播,國外的很多視頻網站上都開始出現東琪的選秀活動,而且點擊量一直高居榜首。原本之前張麗說過的那個國際大牌的選秀,一直是公認的全球首屈一指的選秀,無論是從規模、影響力還有關注度來說都是如此,而且歷史悠久,已經舉辦了幾十年了,還能夠經久不衰,這個不是一般的品牌能夠做到的。

但是這一次,東琪這樣一個橫空出世的品牌,一下子打破了此前這個品牌創下的所有記錄,畢竟對方品牌的選秀,是靠著將近百年的品牌積累和沉澱,選秀本身也是幾十年的積累,才能夠有著這麼強的吸引力,而東琪作為一個後起之秀,卻能夠在第一次的活動就取得這樣的結果,這在所有人看來都是不可能的,可是偏偏東琪做到了。

所以,網上開始流傳一句話:在東琪,沒有任何不可能的事情,沒有東琪做不到的奇迹。

而選秀的最終決賽即將到來,也就是全民見證一個新的奇迹的時刻。

張麗他們雖然說已經見過了一個有一個網路上的奇迹,但是面對著這個最終結果即將到來的時刻,都還是忍不住激動。因為這是他們共同努力的一個成功,也是她無意中的一個小小的想法,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這個想法像是蝴蝶效應一樣,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力。

離決賽還有好幾天,幾家合作媒體都已經開始紛紛地進駐東琪大廈,選取到時候直播的角度,提前安排播報的流程等等,忙的熱火朝天,可以說,已經忙了那麼多天,這最後一戰顯然是要打的漂亮。

甚至於每天到了晚上,東琪大廈依然是燈火通明,很多人都還在加班加點地忙碌著,為了這個決賽做準備。

王旭東自然是也不例外,也基本上每天都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忙碌著,實際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張麗在負責總指揮,其他人則是負責部署和執行,基本上沒有什麼需要他做的事情,不過,他很喜歡這種忙中有序的氛圍,也喜歡看到大家所有人都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一起奮進的樣子。

王旭東自己這邊除了關注這個活動的進展,一邊還要監督其他的工地,包括員工宿舍,還有安保公司和物業公司的辦公樓的工地進展,他的目標是爭取年底,他名下所有這幾家企業都能夠搬到這個工業園區,形成一個整體,然後員工宿舍落成,員工也都直接搬進來入住。

就這樣一直忙碌到決賽前的一夜,可以說是萬事俱備,就等著這最後的決賽了。這也不光是東琪上下所有人期待的,所有的觀眾也都同樣是期待著,都在等待著東琪最終能選出什麼樣的結果。 王旭東反而是放鬆下來了,他也同樣地不讓張麗再為這個事情繼續緊張,畢竟,所有的準備已經做足了,結果不可能差。

王旭東還直接找了瓶紅酒,把張麗跟其他幾個負責人叫到他辦公室里來,跟他們喝著酒聊天放鬆心情:「就當是提前的慶功吧,反正都到這地步了,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是等待結果就好,沒有什麼好著急和擔心的。」

他話是這麼說,不過張麗還是不免有些緊張,坐立不安地端著酒也喝不下去:「王總,我老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總覺得好像還差了很多事情沒有做完。不行,我沒辦法放鬆,除非是等到最終的結果出來。」

「等到結果出來,你更沒法放鬆了。」王旭東笑著說道,「到時候多少家媒體採訪,還有活動的收尾,包括後續的工作安排,這一系列的事情,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今天晚上是你難得的一個放鬆的時候。」

其他人也都逐漸地輕鬆下來,都在那開玩笑猜著這一次誰能夠最後拿到這個選秀的冠軍,還有氣質形象獎,誰最有希望,諸如此類的。

都正在聊著,這時候王旭東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是李小天打來的電話,他也沒多想,走到一邊隨手接了起來,「小天,怎麼了?」

李小天的聲音有些著急:「哥,有個事情我覺得我應該跟你說一下,保鏢剛才給我打了電話,說起來林曉雅,她和她那個男朋友,還有其他幾個人去一個飯店裡面聚餐,而且還喝了酒,現在這意思是晚上不回去了,可能要在外面住。」

「你也知道的,年輕男女,喝了點酒,這樣的情況下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人家談戀愛這事情咱們該不該管,但是林小姐的身份畢竟在這擺著,要說不知道也就罷了,知道的話那我肯定得跟你說說,你決定怎麼辦?」

王旭東當時就覺得腦子裡嗡一聲,隨即保持著冷靜說道:「我知道了,你讓保鏢隨時發他們的情況,我馬上來聯繫她。」

「好的。」李小天說著,快速地掛了電話。

王旭東跟辦公室裡頭幾個人說了一聲:「你們先聊著,我有點事情要忙。」

隨即他就出去開始打了林曉雅的電話。

但是不管他怎麼打,都始終是無人接聽,然後等他又一次撥打的時候,電話被直接摁掉了,然後再傳來的就是關機的提示音。

王旭東頓時就愣住了,這在以前還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林曉雅基本上從來不會說不接他的電話,特別是這樣摁掉然後關機,顯然是不想接。

王旭東的心開始往下沉,他已經預想到會發生什麼,但是要說這些事情發生在林曉雅身上,他還是不太能接受。畢竟林曉雅還只是一個小女孩,而且想到李小天說的,林曉雅喝了酒,這樣的狀態下發生一些事情,如果等她清醒以後後悔怎麼辦?

這一刻王旭東就像是一個著急的哥哥,想到自己妹妹即將面臨的情況,他就心急如焚。

王旭東想了想,又開始打李小天的電話,也幾乎就是在同一時刻,李小天的電話也撥了進來。

「有什麼新的情況嗎?」王旭東問著李小天。

「保鏢還在跟著,但是這種事情,她也不好出面上前,所以我只能是先讓她暫時按兵不動觀察進展隨時彙報。」李小天也知道情況可能一個不好就會變得很糟,畢竟林曉雅跟王旭東的關係在那擺著,所以說道飛快。

「還有一個事情,哥,這是我的錯,之前你讓我去查的,林小姐那個男朋友的情況,我後面找人查到了,只不過當時給我的時候我正在忙,跟政府的人談事情後面去吃飯,放在一邊後面就給忘記了,也是今天剛剛保鏢說這個事情,我才猛地想起來,然後看了一下之前查到的資料,這個叫周啟文的人,很不簡單。」

王旭東感覺一瞬間血液都在往頭腦上沖,他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慢慢地問著:「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

「這個叫周啟文的,從我找人調查的來看,屬於比較有能力但也很有野心的一個人,從以前中學時候就是老師反應很優秀但也非常現實的一個人。」

「之前在中學的時候就曾經談過戀愛,女孩子各方面條件在他們那個小城市都算不錯的,但是因為後來沒有能夠跟他考上東海大學,所以他就毅然地提出了分手。」

「而我這邊所調查到的情況來看,他實際上的私生活並不如他所在林小姐面前表現的那樣,包括保鏢也想辦法調查了一下,這個人上大學以後並沒有公開交女朋友,但是實際上一直私底下跟那些追求他的女孩子各種曖昧,而且,也一直努力去當一些學生幹部,想辦法去巴結導師,走後門之類的,總是人品可能並不是很好。」

「甚至於保鏢想辦法找人弄到了他開放的記錄,這個……反正確實這個人確實跟他所表現出來的截然不同,總之他對林小姐是什麼目的,可能真的很難說。」

李小天也是慌了,雖然說這是林曉雅自己的選擇,是她的戀愛,也是她選擇了對郭鈺隱瞞,可是她的身份在這擺著,她是華海的大小姐,如果說周啟文真的是想要利用她的感情,那就不僅僅是會對她造成傷害,包括對整個華海集團會有什麼影響,那都不好說。

而林曉雅的安保是他們負責的,這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就算是郭鈺不怪罪,他李小天心裡頭能過意得去?

「哥,都是我的錯,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之前已在叮囑我,對林小姐的事情務必要上心,都怪我那天忙當時忘記了,後來應酬又喝了酒,就徹底忘記了調查結果這回事情,如果我早點發現,可能事情就不會這麼糟。」

李小天也是心亂如麻地說著。

王旭東已經冷靜了下來:「現在不是去找責任的時候,現在主要是解決問題,避免進一步更嚴重的後果。」 即使真的要怪,他也不會去怪李小天,他更多隻會去怪自己,畢竟李小天只是聽他的命令去負責調查,跟周啟文並沒有任何的直接接觸,而他甚至於還親眼見過周啟文,當時內心也有過疑慮,可是卻並沒有繼續深究下去,反而是盲目地信任,相信林曉雅作為一個成年人的判斷,相信一個大學生的素質,另外也是因為他確實希望林曉雅能夠開始一段真正的感情。

而如果說林曉雅這一次出了什麼事情,那他才是真的難辭其咎,

他在腦海中已經想出無數種可怕的結果,林曉雅有被綁架的先例,誰也不敢保證這個周啟文會不會做出同樣的事情。

而且,周啟文根本無需用這樣的手段,喝醉酒的男女單獨住在外面,能發生什麼是不言而喻。

王旭東非常了解,別看林曉雅以前似乎很叛逆,但是對於感情方面她確實非常的執著和堅定也非常的保守和傳統,一旦發生了什麼意外的事情,而周啟文對她並不是真正的感情就只是看中她背後的華海,卻對她做出出格的事情,那這個結果她要如何承擔面對?

甚至於,還會有更可怕的後果,畢竟人性的可怕遠遠超出想象。

王旭東說話還算冷靜,但是實際上手心已經開始冒汗了,「我現在已經聯繫不到她了,手機關機,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聯繫保鏢,緊盯著他們,儘可能地阻止周啟文單獨帶走林曉雅,必要的時候,可以採取非常手段。總之,一切的前提是不能讓周啟文做出任何傷害林曉雅的事情來。」

「然後問一下保鏢他們現在的位置,我現在馬上趕過去。」王旭東當機立斷地說著。

保鏢畢竟只是負責保護林曉雅,林曉雅還算是她的僱主和保護對象,而這個情況,還不能夠確定林曉雅會不會真的有危險更多的還是涉及到林曉雅的隱私,保鏢根本不敢輕舉妄動,所以,王旭東必須是立刻趕過去。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