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靜怡哆嗦著,一屁股癱倒在了地上道:「這下子完了!我們都要被這美女妖蟾給吃掉了!」

沒有想到竟然碰到了元嬰期的妖獸!

這美女妖蟾別看蹲在那笨笨的樣子,實際上速度奇快無比,想逃都逃不掉!

「凡兄,我們聯手,你用你剛剛的那個黑色火焰攻擊它,我來找他的弱點!」

陳躍海連退了幾步,目光中透露著凝重,對鹿一凡說道。

要我來擋住它的攻擊,你自己好逃跑嗎?

以為我是傻子嗎?

鹿一凡冷笑一聲道:「你是想在我攻擊它的時候,自己好逃跑吧?

告訴你也無妨,這隻妖獸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可我並不想保護你這種卑鄙小人!

靜怡,躲在我身後。」

「很好!」陳躍海眼中露出陰森之色,一股鋒利的氣息突兀綻放!

那柄手中的飛劍衝天而起,陳躍海一縱而上,並朝著這美女妖蟾連轟了十餘掌!

然後,他轉身便飛到了鹿一凡和張靜怡身後很遠的地方,桀桀的笑著道:「你們有選擇的餘地嗎?」

(本章完) 「這個『混』蛋!!!」張靜怡低聲罵道。。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陳躍海不是這美『女』妖蟾的對手,若是自己逃跑也無可厚非。

但他卻主動前把美『女』妖蟾給惹怒了,又往自己身後逃跑,這完全是把他們當『誘』餌的節奏啊!

「速度是嗎?」

鹿一凡戲謔的一笑,抱住張靜怡的腰,僅僅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瞬間便轉移到了陳躍海的身後,一掌對著陳躍海的『胸』口轟去!

「滾過去!」

「你……」

陳躍海身體被擊打的如同斷線風箏一般猛的飛了出去,隨即一聲慘叫,美『女』妖蟾觸鬚的一個果體美『女』手掌化為了獸爪,直接轟在了陳躍海的背部,鮮血飛濺,陳躍海的身體也倒在了地。

「還沒有人能把我鹿一凡當『誘』餌!」

鹿一凡面『色』冰冷道。

「啊~~~嗯啊~~~」

緊接著,一陣陣美『女』喘息呻(和諧)『吟』的聲音傳了過來。

看到那美『女』妖蟾觸鬚尖端幻化成的美『女』如飛蛾撲火一般,往陳躍海的身坐去。

陳躍海身的真元被瞬間『抽』的只剩不到十分之一了。

前夫,高攀不起 「噗嗤!」

邪少毒寵二手妻 一道劍氣劃過,陳躍海的慘叫聲回『盪』在整片森林裡。

鹿一凡仔細一看。

「卧槽!居然自宮了!!!」

為了保命,陳躍海竟然砍斷了自己的命根子,光榮的加入了太監大軍!

而此刻,坐在白骨山的美『女』妖蟾瞪著圓滾滾的白銀『色』眼睛,瞄向了鹿一凡。

那一群身材曼妙,容顏魅力的果體美『女』們,立刻帶著各自嬌(和諧)喘聲,沖著鹿一凡飛了過來。

「凡哥……怎麼辦?!」張靜怡哆嗦著問道。

「無妨,任他強橫如仙,我自一劍斬之!劍來!」

一聲暴喝,鹿一凡的周身無數塊嗡鳴的鐵片自虛空被召喚了出來,如同拼拼圖一般,快速的組成了一把熠熠閃光的大劍!

手持天罪,鹿一凡輕輕一揮!

吼!!!

巨大的鳥身龍首獸虛影自劍爆裂而出!

將這大蛤蟆觸鬚幻化成的美『女』在一瞬間給切割成了無數碎片!

「呱呱!!!」

一直懶洋洋的大蛤蟆終於憤怒的吼叫了起來,自白骨山一躍而下,朝著鹿一凡飛來。

距離近了一看,張靜怡只覺得心的恐懼愈發濃郁了。

只見這美『女』妖蟾背鼓起一顆顆瘌痢,圓滾滾的,兩個成年人抱在一起都大。

「凡哥小心,它的瘌痢會噴出毒汁,濺在身不但會幻毒,血『肉』還會化為膿血!」張靜怡顫抖著道。

美『女』妖蟾一路『逼』近,大嘴張開,通紅的長舌卷出,想要將鹿一凡二人吞入腹。

嗡!

金光閃過,鹿一凡一劍斬下,那美『女』妖蟾竟生生自間被斬成了兩半!

血水和毒液如雨水一般傾瀉而下,鹿一凡的周身卻生出一道厚厚的金『色』真元護盾,將張靜怡和自己包裹在了其。

自宮保命的陳躍海看到這一幕,驚得下巴都快掉了!

元嬰初期的美『女』妖蟾被一劍斬成了兩半?

這特么修為是有多逆天?

「不對!應該是他手的那把劍!那把劍一定是一個逆天法寶!」陳躍海眼神充滿了貪婪之『色』。

取出那美『女』妖蟾的獸核,又搜颳了一些蟾毒,鹿一凡滿意的點點頭道:「還是這森林裡好啊!凡塵之,哪可能生出這種恐怖的妖獸!

這裡簡直是天堂!」

張靜怡無語的看著鹿一凡,嘟囔道:「沒見過把地獄當天堂的……真是人人氣死人,妖孽!變態!」

「咱們走吧。」鹿一凡道。

正準備要走之時,此時一道聲音傳了過來:「等等!你們似乎把我忘了吧?」

此刻自宮的陳躍海只能趴在地,抬著頭仰視著鹿一凡二人。

「滾你麻痹的!!!」連張靜怡這個靜的美『女』都看不下去了,爆了一聲粗口。

這『混』蛋不但在關鍵時刻不顧他們安慰,反而還將美『女』妖蟾引向他們,差點將他們給害死。

「凡哥,讓這『混』蛋在森林裡自生自滅吧!」張靜怡氣憤道。

鹿一凡點點頭正要離開,看到一道煙火飛了出去。

張靜怡身子一顫,隨即停下了腳步。

「嗯?怎麼了?」鹿一凡問道。

「他……他使用了我們雲嵐宗呼叫長輩的獨『門』煙火……我師父可能很快要趕過來了。

她平時最疼愛陳躍海了,如果陳躍海倒打一耙的話……」張靜怡解釋了一聲,鹿一凡立即明白。

「師父是嗎?讓他來是了。」

聞言,鹿一凡非但不走了,反而席地而坐,閉目養神了起來。

陳躍海罵道:「張靜怡,你個本『門』的叛徒,還不快扶我起來,替我療傷!」

在張靜怡猶豫之時,濃濃的白霧竄出一道紅芒,緊接著,天空出現了一個『女』子!

天空的『女』子,一套素裙包裹著豐滿的嬌軀,手持一把模樣有些異,並且散發著紅『色』光芒的長劍,一頭青絲被挽成高貴的鳳凰髮飾,美麗動人的容顏平靜恬然,但眼神卻是透著一股發自靈魂的高傲!

「師父!」陳躍海大喜過望,立刻叫道。

「嗯?海兒,是誰將你打傷的?」

那美麗高貴的『女』子自天空飛下,立刻掏出一枚丹『葯』塞入了陳躍海的口。

陳躍海的周身立刻被綠『色』的光芒包裹住,片刻之後,他身下的血便不流了,人也勉強可以走路了。

「我師父是雲嵐宗的長老,元嬰期的恐怖高手,人送外號赤練仙子的雲海瓊!

凡哥,一會兒師父問話,你一定要放尊重一些!

我會將事實稟告師父,相信她老人家一定會秉公處理的。」張靜怡道。

鹿一凡笑而不語。

元嬰期?

巔峰時期的鹿一凡即便是嬰變初期,他也有能力一戰!

即便現在真元盡失,元嬰期修士於他而言,也與螻蟻無異!

要他雄獅一樣的人物,去尊重螻蟻一樣的角『色』?

可笑之至!

陳躍海站起來后,指著鹿一凡對雲海瓊道:「是他!師父!是他剛剛勾結張靜怡這個叛徒,害死了韓大壯和林毅!

更是狠毒的將我當『誘』餌,引來美『女』妖蟾殺我,自己卻逃之夭夭!

害我只能自宮自保!」

(ps:今天賊『雞』兒忙,對象嗓子發炎去醫院做霧化了,大半夜打吊瓶……我也是累個半死……) 「什麼?!」雲海瓊那高傲的臉色上掠過暴戾的慍怒之色,眼神掃過張靜怡和鹿一凡身上。

陳躍海見狀心中一喜,表面上卻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接著道:「不僅如此,徒兒剛剛從美女妖蟾的白骨山下得到的一柄絕世寶劍,也被此子趁虛而入給搶走了!

若非師尊您來的及時,怕是我早就被此子給殺死了!」

雲海瓊高傲的瞳孔內怒火熊熊燃燒!

尤其是感受到鹿一凡身邊那柄插在地上的飛劍類法寶上蘊含的驚人法力,怒火更盛了!

「師尊,不是這樣的!這位叫鹿一凡,之前救過我和韓大壯師兄的命!是陳師兄他自己招惹了美女妖蟾,還想害……」

啪!

張靜怡話未完畢,雲海瓊早已隔空一巴掌扇在了張靜怡的臉上!

「賤人,閉嘴!你身為雲嵐宗弟子,不但不幫著你師兄,反而夥同外人陷害你師兄!

現在又信口雌黃的誣陷你師兄,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

從今天開始,你不再是我的弟子!

發配你為宗門肉奴,任由全宗門任意弟子、雜役、僕從、罪犯發泄使用!」雲海瓊怒道。

張靜怡嬌軀一顫,眼淚吧嗒吧嗒的流了下來。

宗門肉奴!

那可是比宗門裡掃廁所的,甚至是關在地牢里的罪犯更下賤的存在!

只要是個男人,有需求了,就能隨時隨地的將你抓到任意的地方肆意的發泄和玩弄!

張靜怡沒有想到,自己實話實說,卻落得如此下場!

對於雲海瓊和雲嵐宗,她的內心在此刻已經是一片凄寒。

「鹿一凡,你可知罪?」一股冷漠的威壓降臨在鹿一凡身上,雲海瓊幽暗的瞳孔射來,質問鹿一凡。

「罪?何罪之有?」鹿一凡嘴角掠過一絲不屑。

就連齊天大聖都沒有資格問罪於我!

婚淺情深:前夫,請滾遠點 更何況你區區一個元嬰期的凡人!

「不明白?

你勾引我雲嵐宗女弟子,其為罪一!

害死我雲嵐宗女子,其為罪二!

趁虛而入,搶奪我徒兒得到的法寶其為罪三!

當然,這些都不是罪無可恕之罪。」雲海瓊美眸一冷,淡淡道.

「哦?那什麼才是罪無可恕之罪呢?「鹿一凡饒有興趣的問道。

「見到本尊,非但不上前跪拜,交出法寶,反而席地而坐,以平輩語氣回話,不尊重我赤練仙子!

這,才是你的死罪!」雲海瓊道。

「哈哈哈哈哈!」

漁婦 鹿一凡如同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大笑了起來。

「原來殺你弟子,搶你弟子法寶,都不算天大的罪過,不尊重你,才是罪過!

那你可知否,便是你宗門的宗主來了,也不敢用這般狂妄的語氣跟我說話!」

稍頓,鹿一凡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眼神微微眯起,看著雲海龍那凹凸有致的嬌軀和雍容華貴,冷傲無比的精緻面容,囂張的道:

「看你有幾分姿色,現在我也給你一個機會!

陪小爺我睡一覺,全套大保健給小爺伺候好了,我可以既往不咎!」

「大膽!!!」陳躍海厲聲喝道。

「凡哥!!!別再說了!你……你會被殺死的!」張靜怡瑟瑟發抖的說道。

「就憑她?也只配成為我胯下玩物的貨色?」鹿一凡不屑的道。

雲海瓊早已被鹿一凡這下流的言語給激怒的臉上血紅一片,嬌軀微微顫抖著。

她堂堂赤練仙子,雲嵐宗的長老,元嬰期的尊者,走到哪裡不是被人捧著,慣著?

何時受到過這般羞辱?

而且還是從區區築基期修士的嘴裡說出來!

雲海瓊眼中殺意凜然,一掌帶著雷霆萬鈞之勢,擊向了鹿一凡的身上!

這一掌雖沒有讓雲海瓊用了全部實力,但是碾死一萬個築基修士也綽綽有餘了!

鹿一凡一步跨出,不躲不閃,右掌迎著雲海瓊一掌正面硬杠!

嘭!

雙掌對接之時,雲海瓊只感覺自己的手掌好似打在了鋼鐵澆鑄的大山上!

巨大的反震之力,讓她喉頭一甜,狼狽的就要後退。

此時鹿一凡嘴角玩味,手掌化作龍爪狀,沖著雲海瓊身下的長裙一抓!

刺啦!

雲海瓊的靈寶級的道袍長裙,竟被鹿一凡一爪給撕爛了!

兩條白的如同牛奶一樣的修長大腿,就這樣毫無掩飾的暴露在三人面前!

最誇張的是,雲海瓊的丁字形蕾絲內酷也完全遮擋不住了!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