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基本上安排妥當,葉修便交到道:「靚姐你照顧好嵐嵐,我去收拾這一群狂徒!」

「你知道他們現在什麼地方?」毛靚攤手說道,「沙漠這麼大,想找到他們很難吧?」

葉修搖頭回道:「我能夠感應到他們的氣息,就在不遠處的一個地方,我過去肯定能夠找到他們。」

「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嗎?」毛靚有些擔憂的說道:「剛剛我看……」

剛剛那一仗只能說是兇險,卻不能夠算成是辛苦,因為葉修完全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碾壓了顏狂等一群高手的。

顏狂等人在葉修跟前,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修為境界在哪兒放著呢。

就算葉修現在這個結丹期只是一個半吊子貨色,也不是他們幾個築基期能夠抗衡的!

如果顏翠全勝狀態下,和幾個高手聯合起來組成陣法,或許能夠勉強對抗葉修這個偽丹高手。

但顏翠已經完蛋了。葉修在吸收靈氣的時候,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煩,就把顏翠給殺了。

葉修今日所面臨的生死大劫,完全是有顏翠一手造成的!

……

葉修一個結丹期高手,收拾一群築基期小雜魚,完全是砍瓜切菜一般的簡單。

顏青等人躲在一個小綠洲跟前歇息,被葉修追上了腳步,幾個人拚死抗擊也未能擋住葉修。

四個人被葉修干翻了兩個,剩下兩個重傷逃竄進入了沙漠深處。

葉修有心吸收這兩人體內的靈氣壯大自身,可是葉修卻又感到自己體內的靈氣非常混亂。

體內的靈氣已經到了一個飽和值,現在葉修需要做的不是繼續增加靈氣,而是想辦法把體內多餘靈氣給釋放出去。

不然的話結丹恐怕都無法繼續。葉修現在就好像是一個吃撐了的人。迫切需要把多餘的東西丟出來。

當然,最為直觀的表現在於,葉修現在腹中火氣竄身,胸膛內一股子躥升的熱血激流涌動,難以自控。

正好顏慧從遠處走了過來,是毛靚讓她過來監視現場情況的。

顏慧看了看現場躺著的兩個築基後期高手,心頭抑制不住在狂跳,葉修這個混蛋實在是太強大了!

顏慧看葉修安然無恙,轉身要走。葉修卻斷然喝到:「顏慧,你給我站住!」

「啊?你找我有事兒嗎?」顏慧心頭一驚,不過她已經投誠成功,葉修應該不會對她大開殺戒。

顏慧停下腳步準備轉身,身後卻突然傳來一股子強大的氣息。

顏慧只覺得自己的后腰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抱住,回頭一看是葉修。

「葉修,你要做什麼!」被一個男人抱在懷中,顏慧現在非常緊張。

「做什麼?」葉修眯著眼掃了顏慧一眼,淡淡的說道:「我看你姿色動人,身材挺拔,實在是難以自控,咱們去玩玩吧。」

「啊!你放開我,你快點兒放開我!」顏慧大吃一驚,立刻翻手要掙扎。

葉修卻說道:「顏慧,噬靈真經你要不要了?功法的威力你知道了吧?」

「我……」顏慧突然放棄了抵抗,一頭扎進葉修懷中,紅著臉說道:「好老公,人家可是第一次,你稍微輕點兒,我怕疼。」

輕一點兒怕是有難度,因為葉修現幾乎是處於一種時空狀態之中。

體內的靈氣值數量飆升,就像是一個巨大的水庫,遭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侵襲,水憋滿了,必須立刻放出來才行,不認的話水庫的大壩都得崩了。

……

所以,這一次葉修非常殘暴。以至於一個小時之後,葉修是將顏慧從昏迷狀態喚醒的。

「啊!」 燕國傳奇之北朝情歌 顏慧睜開眼睛,扯著嗓子吼道:「葉修,你是個畜生,你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我不要你的功法了,你放了我,放了我!」

葉修拍了拍顏慧的香肩,微笑著說道:「慧慧,我剛剛是靈氣充斥全身,心智失控才那麼做的,現在你是我的女人了,我怎麼忍心再那般對你呢?」

「你騙我!」顏慧眼中的淚水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她哭泣著說道:「葉修你只是把我當成了一個洩慾的工具,你根本沒有把我當成是一個女人,你是一個畜生,是一個畜生!」

葉修也不生氣,而是攤手回道:「慧慧,你現在可是練氣中期修為,不相信的話你自己感覺一下。」

「嗯?」顏慧微微一愣,立刻自我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修為。

「啊?真的是鍊氣中期。」顏慧只覺得眼前一亮,急忙問道:「葉修你是如何做到的?你是不是給我吃了魔靈丹?」

「什麼是魔靈丹?」葉修一句話表明,老子根本就不懂的魔靈丹這個玩意。姑娘你是想多了吧。 蘇黎眸子黯淡下去,放在沙發上的手掌緊握成拳,指節泛白。

他只不過是她養的一個隨意可以丟棄的小白臉罷了,有什麼資格為她操心呢?

「我知道了。」

他垂著眸子,聲音輕輕的。

現在的他,也確實沒有為她分憂解難的能力,不是嗎?

風玫察覺到了蘇黎情緒的低落,卻只當他是擔心自己的演技,便寬慰了一句:「其實也不是多難的,晚上回來我幫你對戲。」

蘇黎睫毛一顫,立即顧不得失落了,抬眸看她:「你要出去?」

其實他想問的是她帶不帶他。

風玫點頭:「我讓司機送你回去,你在家呆著別亂跑。」

別說在那視頻中蘇黎已經露臉了,現在不知道多少人認識他,最主要的是,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蘇晏呢。

她不在,不放心他在外面。

蘇黎張了張嘴,最終什麼都沒說,只是安安靜靜地點頭。

風玫看了眼牆上的掛鐘:「走吧。」

蘇黎抱著自己的劇本跟在風玫的身後,兩人剛進入電梯,顧閱就又殺進了總裁辦公室,滿臉怒氣,卻沒找到人——

跟著這麼一個總裁,他早晚得猝死!

這都什麼時候了,她還能在那老神自在地發微博——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現在一大波網友都在猜測她這個時候發這麼一句話是什麼意思,他也想知道!

一波未平,她又掀起一波駭浪。

發微博的時間看,就是之前她躺在蘇黎腿上玩手機時發的!

他在那裡費盡心思地想著怎樣給她挽回形象,她卻在那裡優哉游哉地搞事情。乾坤聽書網

果然是沒有最坑,只有更坑!!

風玫自然不知道顧閱此時的怨念,下樓后,她將蘇黎送上車,看著車子離開后才徒步走向另一邊的一所高端會所。



是夜,天氣有些沉悶,空中一顆星子也沒有,似乎隨時都會下雨。

風玫將車剛停下,就看到等在門口的覃卓與他妻子李筱。

原本她都到了樓下的,突然接到覃卓的電話,便立即開車過來了。

她預計最早也該明天才能接到這個電話,不想覃卓比她想象中還要心急。

想到下午在會所與那人的談話,風玫唇角揚起好看的弧度,下車。

覃卓夫婦已經走到車邊,李筱一臉慈愛地開口:「知知,回來了,趕緊進屋。」

覃卓那還未安全消腫的臉上也掛著笑,絲毫忘了之前被風玫揍的事情。

風玫毫不關係他們的態度如何,率先抬步往大廳走。

自顧尋了個位置坐下后,她才問:「說吧,你所謂的電話中說不清的,我爸媽臨終前安排的事情是什麼?」

覃卓夫婦坐在她對面,還是李筱開口:「是這樣的,其實你爸媽給你定下了一樁婚事。」

話落,李筱小心地覷著風玫的神色。

風玫臉上始終帶著一抹淺笑,看著人畜無害的模樣,可是手中不知何時將桌子上水果盤旁的水果刀拿在手中把玩著,看的李筱心中一跳。

「繼續,婚事內容。」

聽著風玫的話,覃卓與李筱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詫異。

這般平靜的模樣,還真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了。

不過,她能安靜聽下去,是好事。

「你爸媽給你選的未婚夫是——」 「你沒有給我吃丹藥,那我的修為到底是如何提升起來的?」顏慧不相信這是她「自主」提升的。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自主提升修為不可能這麼快。

當年顏慧在神仙島那個靈氣充盈的地方,都是潛修了兩年多才把修為從練氣初期修鍊到中期的。

而這一次,顏翠的修為跌落下來,才幾天功夫。

葉修給解釋到:「顏慧,我剛剛不是告訴你了嗎?體內的靈氣吸收的太多了,我需要把多餘的靈氣釋放出來,不然我就要走火入魔爆體而亡!」

「你……這個混蛋!」顏慧掙扎著揚起粉拳,沖著葉修的胸口一通暴打,「你只顧你自己舒服了,你有沒有管過我的死活啊!」

葉修覺得自己征服慧慧大美女的方法是對的。

慧慧大美女這一次應該是真心追隨了。

葉修把顏慧從地上拉了起來,顏慧邁開步子沒走出一步,便慘叫一聲,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

下面那一股子撕裂般的疼痛,使得她無法忍受。

沒辦法葉修只得將她背在肩頭,一起朝著營地方向走去。

葉修之前擊殺的兩個高手,靈氣全都被毛靚殘酷的掠奪了。

毛靚一口氣吸收了五個築基後期高手的靈氣,是的體內靈氣暴增,修為也是憋到了極致。

葉修返回現場的時候,毛靚正在地上打坐,毛大美女渾身上下散發著驚人的能量波動,比葉修自己還要渾厚三分。

葉修想說,靚姐啊,你怎麼如此貪婪?這麼多的靈氣你一個人能吸收完?

葉修只是多吸收了一點點,尚且憋得渾身氣血沸騰難以自控,毛靚多吸收了這麼多,想已經無法控制。

「靚姐,你沒事……」

毛靚突然睜開雙目,本來一雙清澈動人的雙目,在這一瞬間竟然變的猩紅一片,煞氣衝天。

「我殺了你!」毛靚陡然暴起,抬手一巴掌沖著葉修的胸口拍了過來。

葉修急忙側身躲閃,躲開了毛靚瘋狂一拳,但是由於兩個人距離太近,還是被毛靚給追上了。

毛靚抬手一把卡住葉修的脖頸,膝蓋猛然暴起,要發動她的絕招,給葉修來一個斷子絕孫的招數。

前一次顏慧被踢中就痛的暈過去了,幸虧她是一個女人,如果是男人的話,已經被廢了。

這一招是葉修交給毛靚的,葉修可是知道這一招的威力。

所以葉修提前一步出手按住了毛靚的膝蓋。

毛靚一腿沒有能夠踢中,手上突然發力,要把葉修給掐死,葉修吃驚的同時,急忙用手掰開了毛靚的手掌。

「滾!」 億萬盛寵:大小姐,超凶的! 毛靚突然揚起另外一條手臂,沖著葉修胸口來了一掌。

真他媽瘋了啊。

毛靚現在氣息比葉修還要深厚三分,這一巴掌打下來,打的葉修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毛靚現在已經進入到了癲狂狀態,她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行為。

挨了一掌之後,葉修猛然發力睜開了毛靚的束縛,準備和毛靚解釋。

「葉修,你這個賊子,你搞來假結婚證騙我,我要殺死你殺死你!」毛靚現在這情況,要比之前精神病爆發還兇悍十萬倍。

「葉修,先打暈她,別讓她亂來……」

「好你個賤人,你想害我!」毛靚雖然癲狂,但是還沒有徹底變傻,雲嵐一句話讓她暴跳如雷。

她回身沖著雲嵐撲了過來,要弄死雲嵐,總之毛大美女現在和瘋狗沒什麼兩樣,看到誰都是「殺!」

葉修縱身一步走上前,抬手一巴掌排在毛靚的後腦勺上。

「啊!葉修你這個畜生,你竟敢打我!」葉修用的力道有點兒小了,沒有能夠把毛靚打暈過去,反倒是把毛靚給激怒了。

毛靚抬手從懷中摸出強,揮手一槍對在了葉修的腦門上。

但是她卻沒有立刻開槍,她眼中閃過一絲猶豫,痛苦的說道:「葉修你快走,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快走!」

「砰!」說話間她就扣動了扳機。

葉修心頭咯噔一下,這次怕是要被這個賤人給爆頭了,還以為她清醒了。

葉修現在是結丹期修為,肉身便可以抗擊子彈,這一槍並未要了葉修的命,只是讓葉修覺得很痛。

毛靚一槍沒有能夠取得效果,立刻又是一槍,葉修發反應過來,再次出手用力一巴掌拍在毛靚的腦門。

毛靚白眼一翻,終於失去抵抗,無力的癱倒在地。

葉修終於算是鬆了一口氣,但是毛靚還沒有死,等她醒來之後,怕是還要繼續發瘋。

如果是之前那個普通毛靚的話,就算是發瘋了,葉修也能夠輕鬆應對。

但是現在這個毛靚已經今非昔比,葉修想要對付她都是難上加難。

雲嵐走上來,看了看毛靚體內澎湃至極的能量,說道:「老公,要不你把她體內的靈氣吸收了,這樣或許能夠讓她清醒。」

葉修點了點頭,準備嘗試一下。

珠光寶妻【完結】 顏慧急忙走過來阻止道:「葉修,那樣做是沒有用的,毛靚現在神智並未徹底喪失,是殺戮之氣蒙蔽了她的心智,想要讓她清醒過來,必須鎮服她心頭的殺戮之氣,讓她徹底順服。」

「你說的這些我也知道啊。」葉修反問道:「問題是我要如何做,才能夠鎮服她體內的殺戮之氣呢?我要如何才能讓她順服?」

顏慧白了一眼葉修,質問道:「男人征服女人真的很複雜嗎?就憑你那殘酷暴虐野蠻至極的方式,任何女人遇上你都得屈從!」

「呵呵……」葉修乾笑一聲,也不知道該說點兒什麼,畢竟葉修剛剛把顏慧這個大姑娘給禍害了。顏慧現在是基本上順服了。

顏慧特意提醒道:「你想讓她順服你,就必須得對她殘酷一點兒,讓她心頭對你產生畏懼之意,不然的話她永遠都是瘋子。」

顏慧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不過葉修和毛靚這可不是一兩天的交情,讓葉修對她施暴,還真是挺難的。

毛靚本就是一個運氣很糟糕的女人,無緣無故遭到周大成遺棄,對其內心造成了極大的陰影,之前都瘋過一次了。

真的要再打擊她一次?

葉修疑問道:「慧慧,靚姐之前有過一次急性精神分裂症,如果我再刺激她的話,她會不會?」

「這就得看她心中是否喜歡你了。」顏慧肯定的說道:「我敢肯定她是很喜歡你的,因為她剛剛對著你開槍的時候,有些猶豫。」

的確,毛靚剛剛雖然是開槍了,不過開槍之前卻是停頓了片刻,眼中還是滿眼的淚花。

雲嵐開口問道:「顏慧,如果我們現在吞噬了她體內的靈氣,她修為喪失,就算是發狂我們也能夠控制,我想用不了多久她就自己恢復了吧?」

「絕對不行!」顏慧斷然否決:「毛靚神智已經處在崩潰的邊緣,現在她僅存半分靈智,如果我們再掠奪了她的修為,她畢竟急火攻心!」

顏慧有些畏懼的說道:「到時候她神智徹底崩潰,就會淪為一個毫無理智的殺戮機器,只知道瘋狂的殺戮,一直到最後死了為止!」

「那我現在對她施暴,她還不是一樣會神智崩潰?」 豪門庶媳 葉修更加擔憂了,如果讓毛靚完蛋的話,周欣欣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她的。

顏慧反問道:「之前她神經病的時候,你們是如何治癒的?」

「額……」葉修便硬著頭皮把事情的經過給解釋了一邊兒。

幾個人在沙漠邊緣,商討了一個下午,終於商量出來一個有效的辦法,對毛靚先禮後兵。

當晚,葉修在毛靚跟前守了一夜,毛靚都沒有睜開眼睛。

清晨時分,葉修看毛靚的頭髮稍稍有些紛亂,便出手要撫平紛亂的髮絲,為毛靚整理裝扮。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