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她以前認識她,而且,還做過傷害她的事情嗎?

蘇北雖然不解,但是,也不想開口去問。

路西西看到蘇北冷著臉拒絕。

她冷哼一聲,向著路南走去。

那個穿迷彩服的人,被一群獵犬拖著,浩浩蕩蕩的向著山下走去。

蘇北咬咬牙,快速的跟上去,走在馱著路南的兩隻獵犬身邊。

剛才那群穿迷彩服的人,帶著的兩條惡狗,窮凶極惡。

可是,這個長相美麗的女子,她指揮的這群獵犬,卻非常井然有序。

一會時間,蘇北就不再害怕了。

走了一會,路南終於從剛才的事情中回過神來。

他看著路西西。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難道不知道,我這一年的時間,都在找你嗎?"路南說道。

路西西點了點頭。

"當然知道啊!"路西西說。

路南皺了皺眉。

"既然你知道,那你為什麼不回家,爸爸媽媽,還有奶奶和我,都很擔心你!"路南說道。

路西西的神色,沒有多大的變化。

"我回去幹什麼,聽你們講課嗎?哥哥,你自己不是不清楚,奶奶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來養,這麼些年,在別人眼裡,我是路家的千金,一家人都把我當成掌上明珠。可是,我並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我沒有工作,我喜歡操作電腦,奶奶說女孩子不適合,扼殺了我的想法,讓我待在家裡,好好的做一個大家閨秀!哥哥,難道女孩子,就只能待在家裡嗎?如果是這樣,我更喜歡現在這種,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生活,你們就當過去的路西西,已經死了!"路西西說著,神色有點激動。

路南一聲冷呵。

"西西,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你知道一家人多愛你嗎?你怎麼可以這麼沒心沒肺呢!"路南冷聲說道。

路西西神色有點僵硬。

"我知道啊,我正是知道,所以才沒有選擇回家,家對我來說,成為一種束縛的時候,那我寧願離開!"路西西說道。

路南看著路西西,突然有點無力。

他永遠不可能,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路西西身上。

既然她不願意待在南希市,現在,只要知道她好好的,那就好了。

也算是對家裡人,有個交代了。

"算了,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路南悶聲說道。

路西西看了路南一眼,她知道,路南不高興了。

可是,就算是這樣,那她也不想,再被當成金絲雀一樣的,養在家裡了。

"哥,那你現在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嗎?又為什麼會被那麼一幫人追殺,而且,還帶著一個包袱!"路西西看了蘇北一眼,無所顧忌的說道。

蘇北安靜的在一旁,充當一個木樁。

她從來都不知道,路西西這麼討厭自己。

當然,她更不知道,路南還有這樣一個妹妹,美若天仙,卻又牙尖嘴利。

路南看著路西西,瞪了她一眼。

"西西,好好說話,我跟蘇暖,只是上下屬關係,這次我們一起來安溪市出差,準確的說,是我連累了她!剛才那些人,應該是沖著我來了的!"路南說道。

路西西皺眉。

"就算是那些人是沖著你來的,可是,你跟蘇暖什麼時候,能這般和平相處了,你別忘了,當初我和蘇北,究竟是被誰抓走的,如果不是這樣,你和嫂子就不會分離,我現在也不會來帶安溪!"路西西氣憤的說道。

她不知道,這個女人,究竟給哥哥中了什麼蠱,哥哥竟然這般維護她。

"西西,過去的事情,想不要說了,況且,以前的事情,蘇暖她全都忘了,我相信,她現在已經改正了,你沒有跟她相處過,你不知道現在的她,是怎麼樣的,你就不能妄加揣測!"路南沉聲說道。

路西西有點不服氣。

"就算是現在的她,改邪歸正了,可是,她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情,就能一筆勾銷,全然抹去嗎?"路西西反問道。

路南的神色有點難看。

其實,他剛開始遇見這個女人的時候,想到她以前做過的那些事情,那麼過分,他覺得,自己根本忍受不了。

可是,他們在一起相處了這段時間,他對她的印象,徹底改變了。

就不說別的,危機關頭,她不願意離開,寧願跟自己同生共死。

而且,就在前幾天,她還對自己捨命相救。

不管是哪一條,他都深深的感覺到,她已經不是過去的蘇暖了。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給她一個該錯的機會,也未嘗不可。

"西西,這些事情,我們先不要說了,你告訴我,這一年的時間,你究竟幹什麼了,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路南說道。

路西西癟癟嘴,有點不情願的樣子。

蘇北低著頭,一言不發。

她這會聽到的,一聲聲,一句句,全都是路西西質問路南,為什麼會跟自己在一起,接納自己。

她聽顧念城說過,過去的自己,不是個好人。

可是,那些壞事,她覺得,根本不像是自己做出來的。

可是,周圍知道以前事情的人,看自己的時候,他們好像全都帶著有色眼鏡。

蘇北苦笑了一聲,這或許就是作惡,付出的代價吧。

路西西聽見蘇北苦笑,她翻了翻白眼。

"一年前的事情,你不覺得,再簡單不過了嗎?我和蘇北掉入水中,她現在怎麼樣了,我想,你肯定比我清楚,我本來是活不了的,真的,如果不是靳東捨棄生命救我,根本沒有現在的我,我活下來之後,靳東卻昏迷了好久,幸虧他最後經過救治,醒過來了,不然的話,我肯定會自責死的!"路西西說道。

"靳東!"路南皺了皺眉。

"我這一年的時間,也找過他,可是,他每次都對我避而不見,我堵住他兩次,他都說不知道你的下落了!"路南說道。

路西西扯了扯嘴。

"因為我不想回家了啊,我告訴靳東,等我想好,什麼時候回去的時候,再說,現在,我就想安安靜靜的在這裡生活,不想有任何人來打擾我,其實,靳東他愛我,所以尊重我的想法,僅此而已,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些獵犬群,都是他從各地,給我搜羅來的!"路西西笑著說道。 董雅寧回過頭笑望著那個推銷人員,「沒關係。」

推銷人員沒有跟上,跟著董雅寧來到電梯門口的吳玲嘀咕一句:「那個搞推銷的,真是煩人,都說了不要還一直跟著。」

董雅寧看著那扇擦得光亮的電梯門裡反照出自己的模樣,打量數秒后,目光挪到吳玲身上,「吳姐,我一會要去醫院看小寶,你就先拿這些東西回去,對了,現在如意要嫁入紀家,日後也是紀家的人了,就麻煩你替我照顧下她。」

「夫人,你放心吧,如意是我們自己人,我一定會照顧好她的。」沒想到,這個丁如意還真是有本事,剛剛她聽夫人提起,還不相信,當看到夫人買了那麼多東西要送給丁如意,她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嗯,那你主意安全。」說著董雅寧遞了眼打開的電梯門。

吳玲笑著點頭,「放心吧,那我先回去了。」

董雅寧站在電梯門前,直到電梯門關上才轉身離去,董雅寧往前走的時候,經過剛剛那個跟她推銷的年輕又帥氣的青年男人身旁。

青年男人看到這回只有董雅寧一人,就壯著膽上前跟董雅寧繼續推銷自己的項目,「夫人,您皮膚真好,一看就知道是有做皮膚管理的人,您要不要試試,我們這款,我們店剛開張,現在正在搞活動,前一百名可以免費試用其中一個項目,我推薦您做經絡推油。」

「謝謝你的誇獎,我平時沒做這個,也不用做了。」董雅寧表現出一臉靦腆不好意思,目光打量著眼前這個年輕帥氣又陽光的男人。

看到董雅寧好像不懂得如何拒絕人,男人立刻逮住機會,半請半推帶著董雅寧進了電梯到二十樓的美容院。

前台看到董雅寧進來了,都對著董雅寧鞠躬點頭,「客人您好,裡面請。」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董雅寧揮著手拒絕。

一個穿著打扮幹練的女人從裡面出來,上下打量董雅寧后對著董雅寧鞠躬,「下午好,客人,請問您有預約嗎?」

「我不做項目,不好意思,因為我一會還有事要離開。」

女人上下打量董雅寧后,笑著說道:「那這樣,既然您趕時間,這一次就做個頭髮護理,怎麼樣,下一次有時間再做個身體護理?」

「額……」董雅寧猶豫了一下,用手摸了摸頭髮,回眸看了眼帶著自己進來那個男人,「那就洗個頭可以嗎?」

「當然可以。」女人笑著比了一個手勢,「這位客人,這位就是我們電里的髮型總監,由他為您服務可以嗎?」

董雅寧笑著點頭,「那就聽你的安排。」

女人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照顧好這位客人。」

「是。」男人比了一個請,「夫人,這邊請。」

「麻煩了。」董雅寧跟著男人離開時還對著女人點頭。

董雅寧被帶到一間風景特別好,能看到樓下情況的包房洗頭,洗頭的時候,男人特別健談,跟董雅寧從小時候聊到未來的夢想。

洗完頭,頭髮在做補水護理的時候,男人起身來到董雅寧旁邊,「夫人,點心有水果和蛋糕,請問您要吃什麼?」

「水果吧。」

「好的,請稍等,馬上回來。」

男人離開后,躺著的董雅寧,放在一旁的手機響了,拿出手機看到是唐坤打來的電話。

「喂?」

「老闆娘,賴毓媛出來了。」

「知道了。」

電話掛斷後,董雅寧立刻給賴毓媛打電話。

「喂,媛媛啊,我在醫院對面的百貨公司洗個頭,一會就過去。」

「雅寧阿姨,不好意思,我一會要回公司開個會,我一回來就先過來醫院了,我現在從醫院出來準備離開。」

「這樣啊,那好吧,下次有機會咱們再一起見個面,對了,方便的話,我想約你母親一起吃個飯,你能幫我安排個時間嗎?」看來這個賴毓媛如她所料很心急,一回來就見了木兮。

「既然這樣,那就今晚怎麼樣?雅寧阿姨來我家。」

從賴毓媛的語氣聽起來,很放鬆,看來和木兮談的不錯,「好啊,那今晚見。」難怪,賴太那傢伙能如此淡定,看來賴毓媛是有主意。

電話掛斷後,董雅寧嘴角掛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別以為有機會嫁入紀家,就真的以為自己贏了,這個木兮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聽到有腳步聲進來,董雅寧把手機放到一邊。

男人將果盤放在桌子上,「夫人,這是我專門讓人為您準備的雜果盤,請嘗嘗。」

董雅寧作勢起身,頭髮上的水流了下來,又趕緊躺回去,「謝謝,我一會再吃。」

去他的公主人設 男人來到董雅寧旁邊,笑著問了句:「夫人,這頭髮做補水護理,需要二十分鐘,如果您不介意的話,要不要替您按摩,舒緩下疲勞?」

「我這肩膀和胳膊都有些酸痛,就麻煩你了,沒想到你們這裡服務那麼全面,洗頭還有按摩。」

男人回到剛剛洗頭的位置,坐下后,開始給董雅寧揉肩膀,那雙原本帶笑的眼睛,忽然浮現出一些小心思,眼睛一直暗中打量董雅寧的反應。

將軍夫人在線直播忙 給董雅寧揉胳膊的時候,手臂緩緩壓在董雅寧的胸部上面。

看到董雅寧沒反應,男人的手順著董雅寧的胳膊來到董雅寧的腰間,「夫人,您的肩膀很勞損,腰部也有些僵硬,我建議您回去以後,有條件的話,可以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拿熱毛巾敷敷腰。」

「是嗎,謝謝你的建議,沒想到你除了做造型以外還會按摩,手法還那麼好。」站在她頭那邊方向的人,因為要幫她按摩,以至於上半身都壓過她的腦袋,嗅著那陣清爽的荷爾蒙氣息,頓時感覺自己也年輕了不少。

「能得到顧客的認同,是我們最大的榮幸,以後夫人有什麼問題不懂得,也可以請叫我,不方便直接過來,也可以加我微信,我們這邊,還提供上門.服務,希望下次還能有機會為夫人您服務。」

「嗯。」董雅寧一臉舒服應了一聲。

就在董雅寧享受得正舒服的時候,放在一旁的手機又響了,董雅寧臉色頓時出現不耐煩,半個身子趴在她臉上的男人起身後,笑眯眯看著她,「夫人,您先接電話,我幫您沖水。」

「好。」

董雅寧摸過手機,看到是唐坤打來的電話,立刻掛斷。

知道董雅寧不方便接電話的唐坤給董雅寧發了信息。

董雅寧看信息的時候,防著腦袋上的人,一隻手擋著。

【唐坤:紀總到了醫院樓下,還讓人拿了一個巨型玩偶上樓。】

仙醫嫡妃 紀澌鈞到了?

董雅寧立刻坐起身。

被董雅寧嚇一跳的男人,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一臉委屈看著董雅寧,「夫人,對不起。」

董雅寧揮手,「不關你事。」頭髮上滴落的水珠,讓董雅寧冷靜下來,重新躺下,「快幫我沖乾淨,我一會要走。」

「好的。」不敢耽誤,生怕惹董雅寧不開心,自己會失去一個客戶。

……

賴毓媛離開后,醫生過來巡房,做了簡單的檢查醫生就離開了,房間里又剩下木小寶給木兮讀故事的聲音。

「於是,公主殿下就這樣和王子在一起,並且幸福的生下了繼承人。」

木兮笑著對木小寶豎起大拇指,「了不起,普通話越來越標準了。」

「嘻嘻嘻。」得到木兮的誇獎木小寶笑得一臉開心,只是臉上的笑容還沒消失,身後就傳來敲門聲。

推門進來的夏明義快步走向木兮。

看到夏明義的表情,木小寶隱約猜到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眼神一直隨著夏明義的身影挪動。

拎著保溫盒上來的夏明義,走到木兮床邊,「木小姐,紀總來了。」

「知道了。」木兮臉上的笑容很快就被苦澀取代,因為小寶在這裡,木兮不能表現得太難過,只能逼自己笑,「小寶,媽咪和老紀有話要說,你先跟小夏夏去樓下散步好嗎?」

「嗯,媽咪你別怕,老紀要是敢欺負你,你就錄下來,發到網上去。」木小寶把木兮的手機點開攝像后塞到木兮手裡。

「木小姐,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做那麼多事,要不等到明天……」他知道,紀澌鈞對木兮的打擊很大,如果見面的話,說不定會影響康復。

「不用了,是我叫他來的,別擔心,我還撐得住。」

夏明義嘆了口氣,把保溫盒的蓋子打開,將湯勺放好后,才抱起木小寶,「寶少爺,我們走吧。」

「走安全樓梯,我不想看到老紀那傢伙。」真想把老紀綁起來吊到半空中去。

「是。」兩部電梯,也不知道紀總坐哪部,所以走安全樓梯是最好的選擇。

「你們兩個也先下去吧。」看了眼守在一旁的兩個保鏢。

「是。」就算木小姐讓他們留在這裡,也會被紀總趕出去。

夏明義帶著人離開后,在等待紀澌鈞過來的這段時間裡,每一分每一秒對木兮來說都是煎熬痛苦的。

她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堅強到能忍住淚水的人。

為了讓自己堅強起來,她必須得找些事情做,只有轉移注意力她才能穩住情緒。

木兮拿起勺子,輕輕攪拌湯水,一下接著一下攪拌。

「叩叩……」

房門外響起的敲門聲,令木兮猛地頓住手上的動作。

好不容易轉移的情緒,又迅速回到起點。

一想到他的欺騙和背叛,她胸口的疼痛就順著血管蔓延全身,在她痛到連唾液都變味的時候,病房門推開,進來的男人一隻手抱著一隻比她還高的小鹿,一手拎著兩個保溫盒。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