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我們現在可以去挑戰道館了,新館主來了,應該會容易許多的。」炎陽提議道。

桂竹思考了一下,比了一個不急的手勢,轉頭微笑的看著沐羽道:「沐羽,昨天你和炎陽對決了一場並且勝利了對吧?」

顯然是炎陽昨晚和桂竹敘舊的時候講述過了。

「嗯,怎麼了嘛?」沐羽說道。

「要不我們也來一場精靈對決吧,嘻嘻,我也很想看看打贏炎陽的人實力是怎樣的!」桂竹把精靈球給拿了出來,道。

沐羽遲疑了一下,炎陽忙拉住桂竹,明眼人都知道桂竹這是想要給炎陽報仇的。

「別這樣,先去挑戰道館吧。」炎陽道。

「沒事的,道館一直在又不會跑的。」桂竹道。

沒等沐羽回答,拉魯拉絲主動的走上前,同時也用著精神力對著沐羽道:「接戰吧,正好可以當做訓練目標。」

既然拉魯拉絲都這樣說了,沐羽也就沒有繼續猶豫了,笑著道:「沒問題的。」

就這樣,在附近的街道上找到了一處比較空曠的地方,一場精靈對決就此展開了。

炎陽只不過是攔了一下而已,事實上他也很期待沐羽和桂竹的戰鬥的,他跟著他們一起來到了這邊。

拉魯拉絲是提前放出來的,並且也表明了是要她出戰,沐羽倒也有點想知道,桂竹會拿哪一隻精靈。

「藤藤蛇,加油,給炎陽報仇。」或許是因為興奮,桂竹甚至都忘了改口。

炎陽尷尬的看著沐羽,沐羽也表示出了理解的眼神,隨著桂竹精靈球的打開,一隻渾身綠色的小蛇出現了。

儘管是蛇的外表,但是它還是有著四肢的,尾巴的末端是一個三個分叉的大葉子。

草系單屬性精靈。

屬性正常的對陣,沐羽初步推斷,這個叫做桂竹的女孩也是一個新人訓練師了。

「先發制人,使用藤鞭!」

一上場,桂竹迅速就做出了指揮,藤藤蛇的雙手一揮,兩條綠色的鞭子便從它的兩側探出,如同兩條迅猛的長蛇般抽向拉魯拉絲。

「拉魯拉絲,用魔法葉切碎它們!」

這一次,沐羽並沒有率先使用念力控制,反而是讓拉魯拉絲準備出魔法葉對抗了。

靈感來源於寒夜可可多拉的合金爪,既然鋒銳的爪子能夠切碎魔法葉,那麼用魔法葉的鋒銳應該也可以切碎藤鞭吧?

話音落下,拉魯拉絲的幾片魔法葉瞬間飛出,破風聲之下,馬上便劃在了藤藤蛇的綠色鞭子上。

刺啦——

非常明顯的切割聲響起,藤鞭在魔法葉的鋒銳下果然被切斷了,並且魔法葉幾乎沒有受阻,繼續朝著藤藤蛇攻擊過去。 洪荒二郎傳 「藤藤蛇,使用青草攪拌器把魔法葉碾碎!」

桂竹自然知道魔法葉難以躲避,便指揮著藤藤蛇選取進攻來抵擋。

大量的葉子在藤藤蛇的身後旋飛而起,夾雜著一股勁風,如同一個漩渦般把魔法葉吸入其中。

葉子的互相撕碎聲響起,因為前面和藤鞭的戰鬥已經讓魔法葉銳頭大減,這次在青草攪拌器下直接破碎。

「藤藤蛇繼續上去使用緊束控制住她!」

話下,藤藤蛇的兩側又飛出了兩條藤鞭,馬上就來到了拉魯拉絲的周圍,要將她給纏住。

「拉魯拉絲用念力控制住它,打斷緊束技能!」

拉魯拉絲眸子微眯,眼底閃過一道紫光,下一瞬一片光幕便籠罩住了藤藤蛇。

它渾身一顫,身體就那樣的僵直在地面,而它伸出來的兩條藤條也在半空中止住了。

「這就是念力嗎?」

桂竹雖然在電視上看過,但這還是她第一次接觸和念力的戰鬥,「藤藤蛇,能走出來嗎?」

藤藤蛇無奈的搖頭。

「還要繼續嗎?」沐羽笑著道。

「念力這個技能,也太作弊了吧。」桂竹懊惱的結束戰鬥,把藤藤蛇給收了回來。

拉魯拉絲瞥了她一眼,好像是對作弊這個詞非常的不喜歡,畢竟這個也是屬於她們超能系的能力之一。

不過,在遇到不利的屬性前,這個技能的確可以說是在作弊了,沐羽如此想著,但是即便不用念力,還有瞬間移動在,打敗藤藤蛇也沒問題的。

炎陽打圓場道:「好了好了,咱們去挑戰道館吧。」

「道館我剛剛已經挑戰過了,只是可惜,寒夜館主的可可多拉沒有打過。」

沐羽尷尬的說著,同時也偷瞥了拉魯拉絲一眼,因為不能算是輸了,戰鬥還沒打完呢。

「可可多拉?鋼系和岩石系雙屬性的精靈,我的藤藤蛇應該沒問題的。」桂竹蠻有自信的說道,「只要不是昨天的隆隆岩,以我草系克制岩石系,我都沒什麼問題的。」

「隆隆岩?你昨天去和寒晰對戰了?」沐羽和炎陽異口同聲的問道。

「是啊,然後被……被虐的好慘……」往事不堪回首,桂竹臉一紅,低聲道。

想到昨天看到的寒夜和寒晰的戰鬥,沐羽對著寒晰的隆隆岩也了解了許多,桂竹具體被虐成什麼樣子,應該和雲嵐差不多吧。

「總之,那也只不過是昨天而已,今天我會戰勝新館主的!」桂竹輕哼一聲,信心滿滿的道。

沐羽附和著點了點頭,不置可否,因為她只有一隻精靈,對戰克制屬性的大岩蛇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那你們加油,雲嵐可能正在挑戰,你們先去吧,我回精靈中心治療一下超音蝠。」沐羽暫別一句,就前往精靈中心了。

炎陽和桂竹也沒多說什麼,兩人前往了道館。

……

精靈中心今天的人意外的有些多,基本上全都是訓練師,也許是知道了換了新館主的原因,那些被虐過的訓練師都找過來了吧。

不過隱隱間能夠聽到一點響動,應該是精靈中心後院的戰鬥場地被借用了,一些訓練師在進行對決吧。

「護士小姐,麻煩你了。」沐羽把精靈球遞了過去,那正是超音蝠的。

「沒問題。」護士小姐說道。

帶著拉魯拉絲坐在了休息區域,沐羽注意到了在附近牆上貼著的嶄新海報,準確的說,是一份通緝令。

通緝令上有一個男子的素描畫,五官還算是好辨認的,長而濃密的頭髮遮住了額頭,在發下眉上有一個形似蜈蚣的下半身圖案。

文字敘述的很簡單,亘古地區精靈聯盟守養的重要物品被盜,作案人便是此人,眉頭處有一個蜈蚣的紋身,讓各位民眾一旦發現蹤跡就上報聯盟,消息準確者還有許多獎勵的。

「這是……蜈蚣啊。」

一道喃喃聲在背後傳來,沐羽聞聲看去,說話的人居然是之前的代理館主寒晰!

他不是已經離開了嗎?

「寒晰館主,你怎麼還在?」沐羽震驚的道。

聲音有點大,使得其他在場的訓練師都聽到了,他們無不是警惕的盯著寒晰,大家都聽過這位惡劣館主名號的。

「叫我大哥就行,我也就比你大幾歲的樣子。」寒晰邊說著,提起了身旁的行李箱,「我忘帶行李了而已,聽到一些風聲就來看看了。」

忘帶行李可還行。

「風聲?是指這個通緝令嗎?」沐羽問道。

寒晰饒有興趣的摸了摸下巴:「沒錯,這個人應該就是蜈蚣了,沒想到銀星艦的膽子居然這麼大,都動到聯盟的頭上了。」

「蜈蚣?銀星艦?那是什麼東西?」沐羽聽的一頭霧水。

寒晰好像對這些事情很在意,在沐羽同桌坐下,道:「銀星艦是咱們亘古地區一個勢力非常大的組織,只不過近些年一直被聯盟打壓很少露頭了,這個蜈蚣就是銀星艦的頭領之一,可以說是擁有聯盟天王般的實力。」

沐羽聽完細思極恐,聯盟天王是什麼概念?那豈不是要比寒晰厲害百倍?

為什麼會拿寒晰作比較?不知道,別問我。

「這種事你不要摻和就行了,銀星艦的人心狠手辣,是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的傢伙。」寒晰好心的提醒一句,就連他的眸中也出現了一份不易察覺的畏懼。

沐羽點點頭,這種事留給那些大佬處理就行了,身為新人訓練師,乖乖的進行道館挑戰就行。

音樂系導演 「話說,你打贏了道館沒?」寒晰突然問道。

「沒。」沐羽如實說道。

「我大哥肯定各种放水,你這都打不贏,真挫。」寒晰鄙夷的看了沐羽一眼。

「嘖,怪我咯。」沐羽翻了一個白眼。

當下,寒晰便讓沐羽把道館戰的情況講了一遍,得知了事情全部后,他嘆了口氣道:「說你挫你還不信,鋼系精靈用一次念力控制不住就放棄了嗎?」

沐羽沒有和他犟嘴了,他隱隱感覺寒晰有什麼可以對付的辦法,虛心的道:「寒晰老哥,難道還有別的辦法嗎?」

「你主要控制不住可可多拉,更多的還是人家早就猜到了你的想法,鋼系精靈只要凝神,你精神力無法滲入了,這樣就打消了你使用念力的想法。」寒晰說道,「第一次失敗后,你就沒有準備第二次了吧?」

沐羽茫然的點點頭:「既然它都可以預料到,那我為什麼還要去再嘗試?這不是浪費機會嗎?」

寒晰毫不客氣的在他的頭上敲了一下,道:「所以我就說你挫啊,你不知道騙技能嗎?」 「騙技能?」

並不是不能理解,但沐羽心裡還是充滿著許多疑惑。

「簡單,這樣吧,我已經錯過了這班車,下班車在下午,我陪你練練。」

寒晰說完,指了指精靈中心後院的戰鬥場地,示意讓沐羽一起過去。

沐羽知道這是寒晰要做前輩該做的事情的,趕忙跟上去,兩人進入了後院戰鬥場地。

這裡有著不少的訓練師,還有的正在進行戰鬥,可是寒晰一來,他們就像是蔫了的茄子一樣自覺的結束戰鬥退到一邊。

寒晰也沒有驅趕他們,拿出了自己的精靈球,看樣子是想讓他們一起觀看了。

「來吧,讓你的拉魯拉絲和我對戰一場。」

看著寒晰準備的精靈球,沐羽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很謹慎的問道:「寒晰老哥,你不會想虐我吧?」

有雲嵐這個前例,他可不敢隨便和寒晰戰鬥。

寒晰沒好氣的道:「我會毆打我的小弟嗎?」

沐羽叫寒晰老哥?寒晰就叫沐羽小弟,好像也沒什麼問題。

「行吧,拉魯拉絲,小心點,一出問題就用瞬間移動回來。」

沐羽還是有點不放心的說了一句。

拉魯拉絲點點頭,上了台。

「波士可多拉,來教導一下這位可愛的後輩吧!」

寒晰如此說著,精靈球放出了耀眼的光芒,隨著一陣強烈的震動,一隻巨大的精靈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這是一種大型怪獸類寶可夢,全身被堅硬的鎧甲所包裹,它的頭臉覆蓋著銀色的鎧甲,天藍色的雙眼帶著一抹兇狠,背後有一根又粗又長的黑色尾巴。

鋼系加岩石系的雙屬性精靈,屬於可可多拉最終進化后的形態。

這裡的訓練師大多數都是萌新,第一次靠著這麼近遇到這隻龐大的精靈,不少人都被嚇了一跳。

「卧槽!」沐羽也被震懾到了,一時間驚詫的不知該說什麼。

「來,試試吧,用念力控制波士可多拉。」寒晰說道。

「好,拉魯拉絲使用念力!」沐羽指揮道。

面對如此龐大的精靈,拉魯拉絲卻沒有那些人的震驚,她神色淡然,眼底紫光微閃。

來自念力的光幕瞬間就落在了波士可多拉的身上。

「能控制住嗎?」

拉魯拉絲嘗試了一下,雖然精神力已經釋放了出去,但是卻無法滲透波士可多拉。

現在的情景就像是,拉魯拉絲給波士可多拉照亮而已。

「這裡只不過是等級差距而已,控制不住很正常的。但是如果,在波士可多拉在準備技能的時候呢?」寒晰笑了笑,「波士可多拉,原地使用合金爪,只要打空氣就行了。」

波士可多拉會意,兩隻爪子探了出來,銀白色的光芒呈現下,兩道爪影便撕在了空氣上。

「拉魯拉絲,現在使用念力!」

抓住波士可多拉正在使用技能的時機,沐羽說道。

紫色的光幕再次落在波士可多拉的身上,相比起剛剛那一下,拉魯拉絲走了那種控制的感覺,成功的拉動了波士可多拉的身體。

不過並不能拉動多少,應該是實力的差距吧。

「真的可以誒!」沐羽驚喜的道。

寒晰道:「所以你應該知道了吧,你要做的就是讓對方釋放技能的時候用出念力控制,這樣就可以了。」

聞言,沐羽立刻就明白了意思,道:「就是要在對方進行攻擊或者防守的時候,然後抓住機會用念力進行控制?」

「基本上是這樣的,鋼系精靈即便抵抗超能系,但是如果不是全身心投入防備,念力照樣也能控制住。」寒晰說著,「所以,你可以選擇讓拉魯拉絲進行一個技能來騙對方也放出技能,趁對方防守或進攻方時候瞬間接上念力控制的。」

聽到這,沐羽恍然大悟,之前就因為第一次念力控制失敗,導致他都以為念力對鋼系無效了,所以就沒有想過更多了。

「那就再來試驗一下吧,先是騙對方放出技能,拉魯拉絲魔法葉奉上!」

拉魯拉絲點頭,幾片魔法葉瞬間飛出,襲向了波士可多拉。

「用合金爪撕碎它們!」寒晰選擇了用寒夜對戰沐羽的方式。

波士可多拉爪子一伸,銀白色爪子探出,抓在了攻擊過來的魔法葉上。

就在這時,寒晰原本想象的沐羽話語並沒有出戰,反而是另外一個技能:「拉魯拉絲,使用瞬間移動靠近波士可多拉!」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瞬間移動?還要來一個貼臉技能嗎?

這時的波士可多拉已經把魔法葉撕碎,警覺的回頭,捕捉到了拉魯拉絲瞬間移動的紫光。

還是魔法葉嗎?寒晰心想著,波士可多拉的合金爪又一次的準備出來了。

「用念力控制住它!」

說巧不巧,沐羽偏偏在這個時候讓拉魯拉絲釋放出念力進行控制。

「原來如此,可以啊,波士可多拉取消不了合金爪了,念力必中,然後合金爪也必定被打斷。」

寒晰滿意的點點頭,沐羽這是利用了訓練師對瞬間移動的防備心理,更深層次的騙技能了。

心理戰,玩博弈的人都臟。

念力成功的控制住了波士可多拉,令他的合金爪釋放失效了。

如果對手是可可多拉,拉魯拉絲完全可以在這個時候進行單方面的毆打了。

「不錯,這樣就沒問題了。」

寒晰笑笑,把波士可多拉收了回來。

「好,謝謝寒晰老哥了。」沐羽感激的鞠了一躬,看來寒晰也不完全是別人口中那樣惡劣的代理館主。

「對了,寒晰老哥,你知不知道有什麼給拉魯拉絲練習精神力的方法?」

現在的拉魯拉絲面對波士可多拉也只是勉勉強強的控制的,雖然說是等級差距,人家一個最終進化和一個初始形態,但是更多的還在於拉魯拉絲的精神力不夠深厚。

寒晰搖了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主攻岩石系的,超能系的問題你有機會可以去問問一下藝龍市的超能系館主。」

沐羽「哦」了一聲,不管怎樣寒晰還是給了自己許多啟發,除他之外,其餘在場的訓練師們也學會了許多。

看樣子,寒晰好像也不是傳聞中那樣的人啊。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