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易陽又犯愁了,這三個人孫浩然其實就是湊數的,另外兩個易陽真是捉摸不定,這兩個人都是畢業了幾年的學生,抱著重在參與的心態來的,兩個人還是一個班級的,也沒想到恰好就把他們留下了,這會兒也正忐忑呢,畢竟到了這一步還什麼重在參與啊,都希望幸運能落在自己身上。

「林冰,你說說。」

「易導,這兩個人我也有點兒說不好,我看不如這樣,反正劇本是您寫的,讓他們兩個再表演一次,你給他們出兩個題,找一個更貼合的演員。」

易陽想了想,也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就這麼來吧,他先讓人通知了女主角的問題,讓三個演員進來。

「是這樣,經過我們商議這次女主角的人選確定是周子怡,其他兩位有機會我們再合作,我助理張明會負責聯繫你。」

易陽直截了當,不過顯然最後一句是告訴周子怡的,周子怡聽到自己入選了當然高興,但是又不確定是不是易陽幫的她,這時候又不能問,只能點頭出去了,剩下的兩個人也早就習慣了,這種事又不是沒經歷過,也客氣了兩句就一起出去了。

「張明,你跟出去,讓林靜靜等我一會兒。」

「老闆,你是想……」

易陽一看張明糾結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說什麼。

「想你個鬼,腦袋能不能裝點正常的東西,老闆我是那樣的人嗎?」

張明笑著出去了,和林靜靜說了又把三個男主角候選人叫了進來。

「孫浩然,這個角色與你無緣了,你的演技我是認可的,但是年齡上有差距,和我想象的趙吏不符合,你先去外面,張明你帶他去林靜靜那兒等我。」

張明帶著人出去了,易陽又看向了剩下的兩個人。

「說實話兩位讓我很糾結,劉毅和李元你們兩個我其實都覺得很符合這個角色,但是畢竟只能選一個人,所以我們商量之後增加幾個問題,你們表演一下,我們優中選優。」

兩個人自然沒意見,而且兩個人還互相擁抱了一下。

「第一個表演一下正氣凜然馬上轉變成嘻嘻哈哈,第二個在深情中馬上轉換成逗比的那種,第三個裝成一個精神病。」

易陽說完了,給兩個人三分鐘時間琢磨,然後看了兩個人的表演,結果看完他更糾結了。

「我說,你們兩個不是商量好來耍我的吧。」

兩人:……

「行了,你們先回去吧,等工作人員電話,真是頭痛。」

兩個人就這樣走了,易陽他們幾個商量了半天也沒商量出來什麼,最後王經理更是直接表示自己覺得都可以,讓易陽自己看著選吧,跑了…… 餐廳的美食,確實很不錯,秦嵐也很給力,端上來的都是餐廳的主打美食,林楠和周穎吃的很高興,雖然有著之前的尷尬,但後來無論是林楠還是周穎都沒有再提及這件事。

一頓飯下來,二人再度熟絡了很多,雖然這幾年他們極少相見,但對於彼此,也都很了解,聊著聊著,彼此間便不斷傳來一陣歡聲笑語,讓秦嵐在不遠處看的更是吃驚,這一刻她真是太好奇這個叫林楠的純種了。

到後來,眼看著二人吃的差不多了,乾脆秦嵐也加了進來,此刻已經是九點左右,餐廳生意也差不多要結束了,有著她的加入無疑變得更加熱鬧了,相比與周穎,秦嵐在對付男人方面強上太多,林楠現在也算是放開了不少,但幾句話之間就讓林楠難掩招架了,還是周穎幫忙解圍才算是結束。

一頓飯的時間,秦嵐也總算是了解清楚林楠和周穎之間的關係,雖然名義上是表姐弟關係,但實際上並不是,反而按照她的理解這應該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此言一出,當即讓林楠和周穎二人都臉紅了,秦嵐心中更是有數了,也就不再討論這個問題。

隨後,就是她期待的合作問題,她這餐廳生意現在一般,主要是市面上這種餐廳太多了,競爭太過激烈,為此就想引進林楠這種黃瓜和西紅柿,作為這種有格調的餐廳,西餐算是主打,但其中也有著不少需要用到黃瓜和西紅柿這種配菜,一旦讓客人品嘗到西紅柿和黃瓜,秦嵐相信肯定能讓他們餐廳生意好起來。

對此,林楠並沒有拒絕,反正賣哪都是賣,更何況這還是周穎的閨蜜,秦嵐更是直接開出了五十塊一斤的價格給林楠,這個價格比林楠賣到鄉鎮上的價格貴了兩倍多了,不可謂不高。

當然,相對而言,這種質量的黃瓜和西紅柿,哪怕是五百塊一斤都大有人願意購買。

一切都談定之後,秦嵐當場就給林楠打個十萬作為預付款,從周穎這裡秦嵐了解到林楠畢業后一直在家搞科研,家庭條件可想而知了,看看這身衣服就能看出一二,故而直接先付款。

十萬塊,對於林楠而言這意味著什麼可想而知了,在數天前林楠為了一萬塊房子都隨時可能被吳培軍推了,沒想到這剛剛來一趟省城,銀行卡內就多了十萬塊,秦嵐當場轉賬過來。

這賺錢的速度,絕對杠杠的。

這種關係,連合同都不需要,秦嵐當場和林楠約定好,知道林楠暫時產量可能不足,為此每個禮拜給她餐廳供貨兩百斤就行,以後多了再可以適當增加一些,直接發快遞過來就行,速度也快,不會怎麼耽擱。

如此,林楠也算是談了一個大客戶,穩定供貨了。

在秦嵐的建議下,三人更是喝了點小酒,不知不覺中等結束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半了,秦嵐還要盤點餐廳的事情,林楠和周穎也就離去了,準備先給林楠找個酒店住。

然而殊不知二人才剛剛從這裡離去,便被三四名小混混盯上了。

這幾人,正是江浩派來的人,從農大門口便一直尾隨林楠一直到這裡,不過之前在這種鬧市區,他們根本找不到機會,但眼下這快十一點的晚上,大街上人也少了太多,二人在大街上,正好給了他們機會。

「廢了這男的一條腿。」為首一名小混混暗自對周圍三人說道,雖然江浩說要往死里整,但這些小混混也不傻,肯定不能殺人,否則在這鬧市之中行兇殺人,他們也就徹底完蛋了,廢人一條腿,倒是還可以,以前也干過。

林楠和周穎相伴而行,雖然彼此間都沒有說什麼,但關係卻很近了,顯得很親密,那種感覺,讓二人都很高興,很享受,哪怕是快十一點了,二人依舊沒有任何困意累意。

漫步在街頭,霓虹燈下,二人彼此間都能感覺到那種特殊的感覺,哪怕是不說話,默默結伴而行的壓馬路,也是快樂的。

二人朝著周穎家的方向走去,距離這裡不過二十分鐘的路程,林楠要先把她送回家再找住宿的地方。

然而就在二人經過一處行人稀少之地,陡然間一直尾隨在林楠身後的四名小混混終於找到了機會,猛然間一個加速衝刺上來。

林楠正和周穎沉浸在這種氣氛之中,這麼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身傳來,下意識的引起了林楠的注意,只是在一瞬間,林楠便感覺到背後一陣冰涼。

「危險!」這一刻,沒有任何遲疑,林楠身形猛然閃動,同時一把將周穎攬在自己懷裡,原本提在手中的大包也猛然間朝後砸了過去。

「蓬!」一瞬間的功夫,一支鋼棍砸在林楠後背之上,那種火辣辣的疼痛感,讓林楠忍不住喊叫而出,但他強忍了下來,看都不看,猛然間一腳朝身後掃了過去。

「砰!」林楠全力爆發,一腳下去當即有一名小混混應聲慘叫,被林楠一腳踢到在地,慘叫不已,不過這個時候林楠後背也再度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棍,讓林楠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至於在他懷中的周穎,這一刻更是都不曾反應過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然後就看到林楠一臉的慘白,嘴角更是溢出了絲絲血跡,可想而知這兩棍的威力。

「林楠!」周穎滿臉的著急與擔心,誰能想到在這個時候會出現這麼一幕,被人這般暴打!

且說林楠這個時候的情況當真是不妙,後背之上火辣辣的疼痛,這幾人明顯是早有準備,手中都握著傢伙,林楠赤手空拳的,還要護著周穎,不一會又是被狠抽了兩下,右臂為了護住周穎,被狠狠的來了一下,都感覺要斷了一般,不過他也狠狠的賜予了兩人兩腳,讓兩個傢伙滿臉的痛苦之色。

「你快跑!」這一刻,林楠拚命護住周穎,隻身擋住身後四人,對周穎沉聲喝道。

周穎雙眼通紅,淚如雨下,她想要幫林楠,但卻根本沒有這個能力,她這種女神級人物何曾經歷過這種事情,只能在一旁大喊大叫。

「救命啊!」 「你真沒放水?」

「真沒有,我的大小姐,你都問了八百遍了,饒了我吧。」

「這麼說你對我不耐煩了。」

「我……」

易陽對於孔老先生的話又有了深刻理解,他就不應該來找她,否則哪有這些事,三個女人頂一群鴨子,看來這是真的。

「對了,你對劉毅和李元這兩個人有印象嗎?」

「今天面試的那個?好像聽說過,不過應該不怎麼出名,要不然學生早就炸了,你沒看到林靜靜來的時候,多少男粉絲來給她應援,大部分都是外校的,她應該算是她們那屆比較有魅力的,我聽說某人還留了人家……」

周子怡這話讓易陽差點出了汗,也不知道張明這嘴怎麼這麼快,把這事兒給說了出去,其實他還真是錯怪了張明,這事兒是林靜靜地男粉沒看到自己的女神出來,於是腦補了一段導演潛規則的畫面后,衝上來想要找人,結果林靜靜出來了,自然解釋了一下,而且當時孫浩然也在裡面,這才讓熱情的男粉熄火,周子怡當時還沒走,自然看的一清二楚。

「行了,看你那樣,開個玩笑嘛,怕什麼,真沒勁。」

周子怡顯得索然無味,易陽心想你心裡沒勁還行,要是心裡有勁了恐怕手上的勁兒更大……

「我留他們兩個是為了學校,你不記得咱們那天去的時候,盧主任說推薦兩個人,不就是他們嗎,但是這部戲我想了想,頂多能給他們兩個客串個小角色,不過我看了兩個人的演技還有形象真的不錯,很符合我另一部劇的男女主角形象,這部戲拍完我就打算拍那部,所以想先把他們簽下來。」

說到這周子怡也來了興趣,她覺得易陽的戲肯定不錯,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有種盲目的信任。

「什麼戲,還是靈異風格的?」

「不是,青春偶像劇。」

一聽是偶像劇,周子怡瞬間沒了興趣,現在的偶像劇快爛大街了,滿大街都是偶像劇,劇情看了開頭就知道結尾,無非就是談戀愛,第三者,誤會,分手,然後費盡心思又複合,還真沒什麼意思,也就中學生願意看。

易陽看周子怡不繼續問,也猜到了她的想法,他也沒有解釋,很多東西不需要解釋,真正做出來的時候才更震撼。

送完周子怡易陽回到家,登陸了好久沒上的微克,消息提醒都快炸了窩了,都是這幾個星期萬萬積攢下來的人氣,想了半天易陽實在不知道發什麼,說感謝的話好像俗了點,什麼都不說這麼多粉絲盼著呢,想著想著易陽突然有了主意,把自己和周子怡唱的那首給你們放了上去,這首歌是錄製好的,也可說是處理過的,雖然不至於像專業歌手那樣一句一句處理,但是也可以說幾乎沒有瑕疵了。

「大鎚更新微克了。」

「什麼,錘錘來了,我要問問錘錘,是不是有了公主就忘了我們。」

「同去,同去……」

然後評論底下就翻車了,剛開始有幾個真的聽了歌評論歌曲的,瞬間就被歪樓的給擠掉了,一水的都是質問他和公主的故事。

易陽也沒想到,好幾個星期了,大家竟然還對這個劇情有著這麼深的感情,想一想還真是有點兒……害怕,然後他決定不能這麼繼續下去了,又更新了一條微克。

「我最愛的粉絲們,你們的評論我看了,咱們能不歪樓嗎?我對天發誓,我是個直男啊,你們老說這個,那些個小姐姐都不喜歡我了……」

不發還好,哪成想他這一回復下面CP粉更興奮了,有很多德雲男孩女孩直接刷屏,統一評論就是一個字。

「噫……」

感嘆於粉絲力量的強大,易陽默默的退出了微克,他決定退出這個舞台,和粉絲比,他的戰鬥機真是連個渣都算不上。

「什麼,還有這個事兒,你怎麼不早說啊,那就把他淘汰了吧,那個叫李元是吧,就他了。」

易陽下了微克正苦惱著男主角的事兒呢,沒想到張明就給他一個消息,那就是劉毅身體有點小問題,要說也不算毛病,就是不長鬍子,易陽正為選誰頭疼呢,於是,易陽就因為這個直接做了決定,估計劉毅也是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敗在了鬍子上……

沒有申請簽約,也沒人找我,現在我就是想寫完,給我僅有的幾個讀者,前面挖的坑有點兒多,又開始挖新坑,我要把這些坑都填上,才算完,剛開始看著有票有投資有收藏很開心,後來慢慢的少了有點急躁,到現在的隨遇而安,批評受了,讚美也受了,我現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寫,一定會寫完,現在有兩萬多字存著,最少五十萬完結,多了就沒準了,看後期情況吧,新店要開業了,也看後面的時間,感謝這一個月陪著我的讀者,雖然人很少,但是不可否認,你們是我寫下去的動力,一起加油吧 大街上,林楠遭劫,這四名小混混得到江浩的命令要廢掉林楠,儘管他們不敢要人命,但也要廢掉林楠一條腿,一出手便很歹毒,每個人手中都拿著傢伙,林楠本身之前就不擅長打架,更何況還要保護著周穎。

只是一開始,林楠便被幾棍抽的渾身疼痛,嘴角都溢血,可見這幾棍的威力。

但是林楠沒有移動身體,周穎就在自己懷中,被自己護住,一旦亂動,周穎就危險了。

「快跑!」這一刻林楠著急,這樣不是辦法,對周穎吼了一聲,已然開始開始拚命了,雙臂展開,不讓周穎受到任何傷害。

「林楠!」周穎哭喊著,被嚇壞了,更是擔心不已,同時也在呼喊著救命。

「快跑,你跑了我才能跑!!」看到周穎被嚇成這樣,林楠再度吼了一聲,周穎這才算是反應過來,連忙朝前方跑去,邊跑便呼喊著,不過大街上的人太少,即便是偶有幾輛車子經過,看到這一幕也都嚇得急速離去,沒有人敢參與其中。

周穎跑出數十米遠,便不再跑,連忙拿出手機快速撥打電話報警。

周穎跑走,林楠至少不用再顧忌她的安全,這幾人明顯是針對自己而來,之前因為護著周穎,他被打的不輕,但此刻周穎跑開了,林楠便能不斷的躲閃,雖然不常打架,但幾天他接連服用了兩枚大力丸,不知不覺中對身體的改造是巨大的,其它方面暫且不說,在力氣方面,林楠堪稱天生神力了。

「誰讓你們對我下手的?」林楠閃身躲過一人的鋼管,怒斥道。

「哼,惹了不該惹的人,廢了你再說!」為首的小混混冷笑一聲,隨即直接招呼朝林楠打去,想要儘快廢掉林楠,眼下他們這邊的動靜已然不小,很快就會有警察趕來。

林楠眼中冰冷,吃了這麼大的虧,他自然不甘心,雖然挨的不輕,但林楠也豁出去了,連大蛇都敢拼殺,搏命,這幾個小混混又算的了什麼!

這一刻,林楠也是拼了,確認周穎沒什麼危險,他更是沒有什麼好怕的,赤手空拳,直接迎上這幾人。

若是在以前,他或許還沒有這個本錢,但這幾天力氣大增,讓他充滿了自信,只要這些人挨上自己一腳或者一拳,也夠他們受的。

當即,林楠毫不遲疑,縱身和這幾人肉搏起來,他這股狠勁發起來,不容小覷,哪怕是拼著挨上一棍,也要一腳猛踹出去,一腳之威,直接將那位為首的小混混踢的踉蹌後退倒地,慘叫不已,林楠這一腳,讓這人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被踢爆了。

「特么的,給我弄死他!」這位小混混怒吼一聲,痛苦不已,其他三人被林楠這一腳之威嚇住了,先前也有兩人被林楠踢中,身上到現在還疼痛不已。

「一起上!」當即三人一起,手持鋼管,亦或者是鐵棍,直接朝林楠身上招呼著,林楠不敢抵抗,快速閃動著,也許是大力丸的改造,使得林楠在速度方面提升了好多,整個人明顯靈活的多,左右閃躲,雖然依舊挨上一棍,但再度將一人一拳砸的慘叫,門牙都掉了兩顆,慘叫不已,滿臉的鮮血。

這種戰果,讓林楠信心更是大增,先前被這幾名小混混傷的不輕,但這兩下也算是出氣了,打出了自己的威風,讓剩下兩名小混混嚇得臉色蒼白,林楠這兩下太狠了。

正在幾名小混混猶豫不決要不要跑路的時候,遠處警笛聲響起,當即讓四人臉色狂變,再沒有任何耽擱,趕忙轉身就跑。

看到幾名小混混跑走,不遠處的周穎連忙跑了過來,臉上還帶著淚痕,再也抑制不住,直接撲在林楠懷中大哭起來,先前的一幕著實是將她嚇壞了,太過兇險,看看林楠身上破損的衣服,還有嘴角的血跡,讓她擔心不已。

「林楠,你沒事吧?」周穎伏在林楠懷中,哭著問道,更是雙手在林楠身上不斷的摸索著,生怕出個什麼事情。

雖然身上很疼痛,但看著周穎沒事,他就放心了。

肉體上的疼痛,換來心裡的溫暖與幸福,他覺得值!

「沒事,放心!」林楠對周穎笑道,伸手將她眼角了淚痕擦去,同時還不忘調笑一句。

「好了,再哭的話精緻的妝容就花了,可就不漂亮了。」林楠安慰道,自己的身體他清楚,應該沒什麼問題,晚上再抽空服用一顆大力丸,保證第二天完好無損。

雖然林楠嘴上說沒事,但周穎依舊擔心不已,看看林楠身上的襯衫都出現了破碎,身上的烏青甚至隔著白襯衫都能看到一些,臉上的蒼白與嘴角的血跡都能說明著林楠的情況。

「都這樣了,還貧嘴!」周穎被林楠這麼一句差點逗笑了,也不哭了,能和她貧嘴,最少說明人還沒打壞。

正在這時,一輛警車停了下來,從其中下來兩名警察,詢問誰報的警,問這裡發生的情況,周穎當即上前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也是她打的報警電話,不過眼下小混混都跑了,而且這裡也沒有監控,漆黑的街道上,人一旦跑了也根本沒法追。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再回所里做個筆錄?」一名警察看著林楠身上的傷勢,開口說道。

周穎原本對那幾名小混混恨的不行,差點就要出大事了,不過林楠卻微微搖頭,這種小混混打人,哪怕是去派出所登記報案也沒用,而且林楠也已經大致知道是什麼人所為了。

「不用了,謝謝警察同志,一點小傷,一會就好了!」

隨即,兩名警察讓二人小心一些,早點回去休息,有什麼事情隨時打電話報警,便離去了。

「你怎麼不報警抓他們?」看著警察離去,周穎一邊用紙巾幫林楠擦去嘴角的血跡,一邊埋怨道。

「這麼黑燈瞎火的,你以為警察能抓到他們?」林楠攤攤手,周穎聞言也不再多說,執意要帶林楠去醫院做個檢查,林楠則不想這麼麻煩,這大半夜的,太折騰了,而且周穎明天還要上班。

「你放心我真的沒事,我現在很厲害的,沒看到四個小混混都被我打跑了嗎?我先送你回去,然後找個地方休息,明天一大早去接你上班。」林楠安排道。 「這裡的房租貴還真是有道理的,看這環境這氛圍屬於辦公集中地了吧。」

趁著有時間,易陽讓張明帶著他看房子,中央廣場的地帶是真不錯,看起來也是高檔,而且離易陽的家不算特別遠,周圍交通也便利。

「是啊,就是房租有點貴,老闆我們用得著租這麼大嗎?」

張明早想問了,再他看來現在班子都沒組建齊全,弄這麼大的辦公室實在是浪費,不過易陽自然有自己的考慮。

「用的到,我們以後的業務肯定要拓展,我的想法是步子不妨邁得大一點,一次把導演製作演員這些全都弄齊了,這樣等我這部劇拍完的時候,下一步工作能夠快速進行下去。」

「可咱們的資金……」

資金這個事確實也是易陽頭痛的問題,他所有的錢都投到了新劇拍攝上,還在老郭那借了一百萬,如果租下這個辦公室加上所有東西準備完恐怕要一千萬左右,現在萬萬最高點擊量已經到了七千萬了,不是沒有破億的可能,但是這個還沒到結賬的時候,所以暫時還不能換現。

「資金的事情我來想辦法,我看就定這裡吧,雖然房租貴,但是也能看出我們的實力,以後招聘人才的時候也有底氣不是,這樣,你去和他們談,我們先交十萬定金,剩下的錢一個星期到賬,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張明應了,易陽讓他自己去談事了,他還得去弄錢,剛過來的時候他還想這輩子不會為錢發愁了,沒想到這才幾個月,直接打臉,他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老郭,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畢竟老郭要養那麼多人,一下子一千萬拿出來恐怕也挺費力。

「這老爺子還真是藏了不少好東西。」

此時易陽正在家裡翻著房產證,他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抵押房子去貸款,翻著翻著突然想起來老爺子還留了些老物件,他打開箱子裡面東西還真不少。

「赫,這瓷器,這字畫,這硯台」,易陽一看零零散散能有這麼十多件,只不過老爺子也沒交代這些都是什麼時候的,易陽也不懂這個,他怕拿出去賣便宜了吃虧,要知道,這古董的價格可不是普通人能弄明白的。

想來想去易陽也不記得自己認識這方面的人,得,還是找老郭吧,畢竟老郭喜歡擺弄這些東西,雖然可能不會鑒定,但是應該認識幾個人。

「師兄,你快罵我半個小時了,你不累我都累了,咱能歇歇嗎?」

易陽都快悔死了,自己這不是沒事找事嗎,老郭知道他有出手老爺子遺物的打算,當時就炸了,直接電話里就罵了他快半個小時。

「你現在趕緊過來,要是一個小時不到,你看我不打死你。」

「師兄,去你家還要上高速,我可……」

「自己想辦法。」

然後電話掛了,只不過在掛斷的瞬間,易陽好像隱隱約約的聽見一句「我的救心丸呢……」

沒敢耽擱,老郭一發火易陽還是有點害怕的,平常他是敢跟老郭對著干,但是要涉及到老爺子,他還真不敢,老郭對老爺子很是尊敬,最怕的就是易陽把老爺子的東西給敗了,所以才一直看著,結果到底易陽還是動了心……

「師叔,你每次來也不想著給我帶點吃的,還不如我師哥他們呢。」

少爺看易陽空著手來的,迎接的慾望都沒有了,易陽看他這樣想踹死他,要不是他爸一句話他能著急來嗎?

「你爸呢,不對啊,你怎麼在家呢?不是應該出去賺錢嗎?」

「您可小點聲吧。」

一聽這話少爺直接起來用手把易陽嘴堵住了,別說這小子還挺有力氣,易陽用了挺大力才掙脫出來。

「你想捂死我啊,什麼情況?」

易陽一聽這是有瓜吃啊,趕緊拉著少爺坐下,想看看是什麼故事情節,畢竟兩個人被罵總比一個人強不是,說白了,他就是幸災樂禍。

「別提了,拍完萬萬我又接了一部戲,結果在劇組碰到了走的那位,我直接就離開了,回家我爸就差沒讓我滾出家門了,覺得我不敬業,師叔,你說我沒罵他們都夠可以了,我爸這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少爺說的還有點委屈巴巴的,他就是為自己父親不值。

「你們兩個聊的挺開心啊,還有心思坐著呢,給我站起來。」

老郭黑著臉一句話說完,沙發上的兩位就跟屁股安了彈簧一樣,動作那叫一個快啊。

「爸,那您和師叔談,我先回房間了,正好打掃下衛生。」

少爺一看不好就想跑,不過哪有那麼容易。

「你非要今天掃嗎?」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