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見戰御宸的臉色好了很多,就連呼吸也順暢了不少。

「真是太謝謝你了!」封嬈感激地說。

「你等等我。」修夏說完,就拿著洞里剩下的木柴,只見他修長的手指飛快地穿梭著,很快就編出了一個小巧的木筏。

「讓他躺在上面。」修夏指示封嬈,讓她把戰御宸給扶到了木筏上面,又在上面綁上了一條繩索,可以輕鬆地在雪地上拉著走。

封嬈拽著木筏,跟在修夏的身後,走出了山洞。

外面依舊是茫茫大雪,封嬈完全迷失了方向,如果不是修夏在前面引路,恐怕她這輩子都找不到地方。

「你一直都住在雪山裡嗎?」在路上,封嬈好奇地問道:「為什麼不去城市裡居住呢?這裡的自然條件這麼惡劣。」

修夏在前面迎著風雪走得很快,聲音卻穩穩地傳來,「我的國家曾經遇到了一場極大的災難,所有的城市都被毀滅了,族人也幾乎全死了。」

「只剩下了王族和一些隨從千山萬水來到了這裡,讓我們的族人可以延續下去,我們只想過一些與世無爭的日子。」

兩人邊說邊走,路越來越難走,修夏卻如履平地。

封嬈雖滿心好奇,卻因為走得太吃力,還要拽著昏迷在木筏上的戰御宸走,只好專心走路,不再說話了。

兩人通過荒原,進入一片峽谷,風雪被擋在了外面。

峽谷高聳入雲,地勢也變得十分陡峭。

兩側石壁刻著巨大驚人的神佛,不知道是否為了阻止外人,佛像面目都猙獰險惡,看著十分可怖。

山徑旋轉而上,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突然拐過一個大彎來,便遠遠看見一片金碧輝煌的建築群,殿宇重疊,樓閣燦爛。

彷彿是另外一座布達拉宮,但是比起布達拉宮要輝煌十倍!

「這裡就是你和你的族人居住的地方?」封嬈驚訝地問道。

她也算是見過不少大場面的人,但是看到眼前的情景,覺得以前見到的完全都是小兒科了。

她甚至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雪地里做了個夢,或者這些全都是她的幻覺。

重生豪門千金 修夏道:「走吧,我帶你去找威爾遜。」

一路上見到不少居民,家家戶戶門不閉戶,見到修夏全部都下跪跪拜,搞得封嬈十分不自在,但是修夏好像從小就完全接受了這種理所當然的跪拜。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封嬈向高處眺望,要不是親眼見到,絕對不可能想到,在大雪山裡竟然還藏著這樣一處的桃花源。

只見山下是明艷光大的土地,良田金翠,屋舍稠密,最遠處的小山上,有一座遠遠就能看見的綺麗宮殿。

「法王!」忽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封嬈轉頭看過去,頓時抽了一口冷氣。

站在不遠處的,是一個穿著異族的服裝的女人,她頭上戴滿了飾品,手裡持了一根蛇頭的金色長杖。

她絕對是屬於高貴冷艷的美女,一雙細長的丹鳳眼,面帶桃花,紅艷的嘴唇。

而她手裡的蛇頭金色場長杖,則顯示了她尊貴的身份。

「這是大祭司天瞳。」修夏頓了頓,嘴角再次露出了那種古怪的微笑,「也就是你要找的威爾遜。」

封嬈:「……!」

威爾遜這個名字,難道不是滿頭金髮,說著一口洋文,長得高高大大的歪果仁嗎!

為什麼會是這樣一個高貴冷艷的異族美女?

完全接受無能好吧!

天瞳的目光僅僅在封嬈的身上打了個圈,就重新轉到了修夏的身上,說道:「法王,您怎麼能帶外人到部族裡來?我們這麼多年為了避世,從來都不帶外人來,也不以真面目見外人,您怎麼能忘記了?」

修夏揮了揮手,道:「我是為了了卻一段因果,才帶他們來這裡的。」

封嬈眼神熱切地看著眼前的天瞳,激動地說道:「你真的就是威爾遜嗎?我是專門來請你治病的。」

「治病?」 小寶尋親記 天瞳打量了一眼封嬈,斷然拒絕:「我沒興趣給外人治病。」

封嬈急了,忙說:「是涼薄讓我們來找你的,說你曾經答應過要還他一個人情,請你看在他的面子上,幫幫我吧!」

「呵!」天瞳不屑地說道:「他是個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要他的面子?」

封嬈沒想到天瞳這麼不好說話,難怪來之前,涼薄就說這個人脾氣古怪。

正在猶豫時,便聽見修夏說道:「大祭司,不可以對貴客無禮。」

「是。」天瞳立刻收斂,恭敬地彎腰,對著修夏行禮。

「你先帶這位昏迷的客人下去休息。」修夏吩咐道。

「是。」

修夏轉頭對封嬈說道:「你隨我來,我會告訴你,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可是我丈夫他……」封嬈心裡很猶豫,畢竟這裡是個完全未知的世界,她不放心和戰御宸分開,何況他現在還一直昏迷不醒。

修夏看出了她的擔心,說道:「你不必擔心,他不會有事的,你跟我來。」

封嬈咬牙,修夏要是想要傷害他們,就不會在狼群圍攻他們的時候出手相救了。

現在既然把他們帶到這裡了,肯定不會為難他們的。

想到這裡,她才點點頭。 封嬈彎腰檢查了戰御宸的身體,發現他的臉色不再蒼白,呼吸也很平穩,像是睡著了一般。

「麻煩你了。」她對著天瞳感激地說了一句。

天瞳正眼都沒有看她一眼,直接叫了兩個人過來,將戰御宸給抬走了。

「放心吧,大祭司會照顧好你丈夫的。」修夏淡然說道。

封嬈還是有些不放心地看了半天,這才轉身跟著修夏走了。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封嬈忍不住問道。

「你跟我來,就會知道所有的答案了。」修夏說道。

封嬈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只好默默跟在他的身後走著。

修夏帶著封嬈走在遼闊的石庭,眼前是一座座拔地凌空而起的大殿。

大殿鎏金銅瓦琉璃牆,飛檐如鳳,直指藍天,殿前一列盤龍黑柱,好比千年參天的巨木。

大殿之後,起起落落,重重疊疊。

還有更高更遠,數也數不清的樓台殿閣,其恢宏、俊麗、巍峨,簡直到了驚心動魄的地步。

修夏把封嬈領進一個深曲的紅石迴廊,路過一片綠葉金花的菩提林。

突然一陣風吹來,金色的花瓣落到封嬈的身上,她伸手拍掉。

抬頭看,卻發現花瓣竟然不能落到修夏的身上,正在驚奇,人已經踏入一座深暗的大廳。

大廳黑色的四壁,繪著金盤龍,卻有陽光從五彩玻璃處射下,照見整個地面全是瑪瑙,晶瑩奪目。

兩旁是一字排開的護法長老,手持各種法器,高大魁梧。

大廳深處有一個金雕玉砌的獅子寶座,修夏緩步走上了寶座。

一位老僧恭敬地將一件黑色的袈裟,披在修夏的身上。

修夏身著黑色的袈裟,在獅子寶座上端坐,更見得那昂藏的威嚴,讓人不寒而慄。

在一片莊嚴的氣氛中,修夏開口說道:「數百年來你是第一個來的外來人,是貴客。」

封嬈頷首答道:「因為遇到危險,得到王相助,所以才來打擾,還請見諒。」

修夏道:「你可知我為什麼會救你?」

面對修夏突然提出的問題,讓封嬈一怔,是啊,為什麼修夏要救自己?

兩人之前並不認識,於是她茫然地搖搖頭。

修夏道:「其實在你小時候,你已經見過我了。」

封嬈嘴巴張得大大的,「我見過你?」

這不可能啊,修夏身上這種奇特的服飾,如果她見過的話,肯定有印象,為什麼完全不記得呢?

「我們族人隱居在這雪山中,出世時不會以真面目示人。比如世人見到的天瞳,便是化名為威爾遜的男子。而我……」修夏微笑著說:「我曾經扮成了一個道士,救了一個瀕死的小男孩,還為他尋找了一位天定姻緣的小女孩……」

聞言,封嬈的瞳孔猛然一縮,手指著修夏,不可置信地說:「天定姻緣,富貴盈門,你……你就是那個道士?」

修夏點頭。

封嬈完全傻掉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冥冥中似乎有什麼東西,牽引著,讓她來到了這裡。

修夏又接著說道:「你和我王族有三世姻緣,修緣途漫漫,你們險些走散,我既然已經插手了,就再次插手到底吧。」

封嬈正想要問清楚,卻見修夏雙手結金剛印,大喝一聲:「洽!」

封嬈突然覺得頭上怪怪的,於是仰頭瞧去,什麼都沒有瞧見呢,便感覺一道黑光從天垂落到自己的頭上。

緊接著,一股磅礴的意識便衝擊到了封嬈的腦海里。

轟的一聲,封嬈便感覺自己的腦袋,在那一瞬間就爆炸了。

一句話都沒有說,眼前一黑,人便往後倒去。

昏迷之後,便是永恆的黑暗嗎?

非也。

人生如夢,夢如人生。

在昏迷的那一剎那,一陣磅礴宏大的意識,便在封嬈的意識之海中爆發開來。



黃昏時分,太陽落下,一場戰爭剛剛結束,空氣中瀰漫著鮮血的味道。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一位將軍滿身帶血急匆匆地衝進一座黑色大殿,大殿中端坐在寶座上的便是當今的夜郎王修寧。

只見他低著頭,十根指頭插在自己的頭髮里,彷彿正陷入深深的苦惱中。

將軍衝進大殿見到修寧立刻跪下,臉上帶著深深的悲戚說道:「王,我們快守不住了,漢軍不出五日便會兵臨城下!」

修寧從寶座上走下來,急忙把將軍扶起,問道:「我們還有多少將士?」

封嬈感覺自己彷彿是一道青煙,在看清楚那修寧的外貌后,渾身一震,那不是戰御宸嗎?!

她想要大聲喊戰御宸,卻發不出半點聲音,想要伸手拉住他,卻發現自己的手穿過了他的身體。

這一切難道只是幻境?

就在封嬈震撼的時候,又聽到那將軍說道:「加上王的親兵,也不過兩千人。漢朝派來的陳立實在是老奸巨猾,善於布陣,漢軍來勢洶洶,我無數將士子民都被屠殺了。而之前跟我國聯盟的那些小國見形勢不對,都紛紛倒戈投降了!」

修寧點點頭說:「將軍辛苦了,先將城裡的老儒傷兵從密道悄悄送出城去。剩下的兩千將士就由我親自帶領,死守夜郎城。」

將軍的血順著臉頰留下,但他並沒有伸手去擦。

他再次下跪,拔出寶劍橫放在手中,低著頭道:「屬下願意跟隨王,永不相叛!」

修寧伸出雙手把將軍扶起來,說道:「你現在就去安排撤退的事情,莫要張揚,以免被漢軍發現,可記住了?」

將軍道:「領命!」

說罷轉身離去。

空蕩蕩的大殿里只剩下修寧一個人,昔日不可一世的夜郎國難道就要葬送在他的手裡嗎?

向漢朝宣戰難道終究是錯了?

這時大殿中輕輕傳來一個聲音,「王!」

修寧沒有轉頭,依舊陷入在複雜的情緒中。

從修寧的身後慢慢走近一人。她身著紫色的衣飾,上面鑲有繁複華美的金色花紋,淺綉桃花,款式雅緻,綉紋精美絕倫。

只見她身材高挑纖細,一頭青絲挽成高高的美人髻,前額佩戴著一串精美的額飾。

衣領微微敞開,露出曲線優美白皙修長的脖子,一身紫衣更襯得肌膚如雪。

封嬈目瞪口呆,那不是她自己嗎?! 紫月漆黑的眸子深不見底,讓人覺得是好一個絕美又不失溫婉的女子。

封嬈眼睜睜地看著紫月穿過自己的身體,朝著修寧走過去。

「紫月,你說我究竟是不是做錯了?」修寧問道。

這女子便是夜郎國大祭師紫月,身懷高強的法力,擔負著守護王族的重任。

紫月搖搖頭,輕聲說:「王沒有錯,只是輸在天運。」

「天運!」修寧哈哈大笑:「難道我夜郎國氣數已盡?」

紫月道:「陳立得知王有佛珠,有大神通。這廝不知從哪裡尋來了一件法器,剋制住了佛珠,所以王才會敗。」

她頓了頓,說道:「屬下願意為王盜取法器,守護我夜郎國!」

修寧吃了一驚,轉過身來看著紫月,半響他說道:「你可知道那陳立的手段狠辣?如果你有什麼不測,我……」。

紫月堅定地說道:「為了夜郎國,為了王的子民……更是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修寧伸手握住紫月的手,說道:「我知道你的心意,我早就想立你為後,只是沒想到這場戰爭來得這樣快。」

紫月搖搖頭,輕聲說道:「王有這份心意就足夠了,我這就去了。」

此時漢軍帥帳內,陳立和數名大將正擁著美女飲酒作樂。

這次夜郎國聯合了下屬的五個附屬國,又脅迫了周邊二十多個邑縣一起反叛漢朝,漢成帝派他出征。

這場仗剛打起來時,漢軍節節敗退。

精通法術的陳立看出了端倪,派出密探到夜郎國打探,才得知原來夜郎王有一顆神秘的佛珠,有大神通,刀槍不入。

陳立派人尋遍天下,終於找到相生相剋的法器,剋制住了夜郎王的佛珠,這才把夜郎王打得大敗。

不出五日大軍便可直達夜郎城下,到時候一定生擒了夜郎王修寧這個小子!

想到得意處,陳立不禁地哈哈大笑,帳內一片歡聲笑語。

紫月單人一騎快馬到了漢軍營地,此時的她換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緊貼的修身衣服更加顯得她身材曲線玲瓏。

剛把馬藏好,就看到幾個士兵押送著一隊被俘虜的人群走過。

紫月帶上面紗,悄悄尾隨其後。

進了漢軍大營,俘虜們即將被安排到一座巨大的牢籠里,等著被殺或者被賣。

趁此時,紫月離開人群,悄無聲息地往正中央的帥營潛去。

帥營內一個將領向陳立敬酒道:「將軍這次可是立了不世奇功,把那個囂張的夜郎王打得落花流水,五天後直接滅了他夜郎國!到時候回到漢朝,還不加官進爵,哈哈哈!」

陳立大笑道:「到時候當然也少不了諸位的好處!」

正說到得意處,陳立突然大叫一聲,只見身上的法器突然離身飛去。

眾人驚慌失措,就在此時,看到帳篷的頂部陡然出現一個一身黑衣的女人。

她手中握著一顆拳頭大小黑色的石頭,而那法器便被吸附在上面。

帳篷里的人亂作一團,紛紛摸出各種暗器向女子身上招呼。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